http://www.chexianinfo.com

线上车险集体“装死”,网络车险是伪命题么?

时间:2017-07-07 17:14   来源:网络整理

汽车后市场,汽车保险,车险

车险市场乱象整治利剑高悬,保险公司纷纷暂停网销车险,监管重拳出击的背后逻辑是什么?网络车险是伪命题么?车险改革和互联网车险出路何在?

《关于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征求意见稿)》的影响还在继续发酵,面对高悬在头顶上的“利剑”,各家财险公司和第三方平台纷纷下架在线车险产品,修改宣传页面,据今天观测到的主要车险三方平台界面,除极个别平台和保险公司,绝大多数已进行了“整改”。
       保险行业的感觉是对的,坊间流传的监管领导车险整顿内部讲话像一把已经磨好的利刃,这次车险监管风暴来势汹汹,在强风暴面前,家家闭户似乎是最佳选择。为了避其锋芒,一些公司将线上车险的销售费用率将为“零”,有些公司甚至直接下线了车险产品。
       每次整顿都会有心存侥幸的人出现,因为历史上,一些不听话的人反倒在竞争中占据了先机,但他们恐怕低估了这次风暴的力量,和已无任何退路,颜面尽失的监管者对抗或者继续搞猫捉老鼠的游戏,很可能会受到“史无前例”的惩罚。
       当然,市场对于这些“试探红线”的人抱着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一方面谁也不愿意在自己规范的情况下,看到其他人因违规获利;另一方面,市场也急切的希望看到监管对这些试探行为做出的回应,以决定是否快速效仿和跟进。
       所以,这次整顿一定会有违规者被祭旗,也只有这样才能打消市场的侥幸心理。
车险改革成败“命悬一线”,确实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的时刻,我们欢迎车险市场的有效治理,但也有三个问题,供大家讨论。
       风暴过后呢,车险市场的恶性竞争会不会再次反弹。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从中国车险市场引入多家竞争主体那天开始,所谓“恶性”竞争就从未停止过,风暴之后,雨过天晴,小伙伴们多半会重操旧业,市场又一次进入新的“轮回”。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有效治理,目前这种“休克疗法”很可能造成日后严重的市场反弹。
       我们之前分析过,中国车险恶性竞争的根源在于供给侧无限制的供应和有限的市场需求,而以价格为核心竞争导向,以及“拍脑门”的保费增长目标,使得供给侧状况进一步恶化。
       就像2002年的车险改革和2015年的汽车市场一样,当绝大多数市场主体陷入亏损的泥潭,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便没有人因此负责,普遍的市场舆论导向政府应当站出来挽救市场,走到关键时刻的市场化改革“戛然而止”。
       所以监管的责任第一就是调节好供给。我们很高兴看到此次整治通知中提及对各保险公司业务计划合理性的关注,无节制的价格竞争和高费用核心根本还是与自身发展能力不匹配的发展目标造成的,阈值管理中对综合成本率的监控应加强对业务发展速度和承保利润的监控。
       另外,产品改革(非单纯价格改革)也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手段,我并不是说现在要马上放开保险公司自主开发产品(很明显,许多公司即不具备这种开发能力,也不具备市场自律能力),但车险产品的结构和部分基础费率确实需要朝着有利于实现更大社会价值的方向合理调整。
       比如:对车辆类型需要根据市场发展重新定义,特一、特二、货车等车型划分已不符合市场实际,基础费率与风险存在偏差;高保额三者险如何通过更有效率的方式实现普惠;车辆全损风险与部分损失风险的划分;绝对免赔额条款的适用等等。
       线下治理难度远大于线上
       整治车险市场乱象的通知并非只针对线上车险,但由于网络车险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取证简单,更容易定性,相比之下,传统保险代理渠道和电销渠道更加隐蔽,特别是4S店、修理厂等兼业代理渠道更加灵活。
       所以,车险整治是否能够真正有效降低车险实际费用率还需要市场检验,如果不从根本上理顺供给侧的问题,我不相信高费用率的问题能够得到根本解决,短期内压制住了,长期看还会逐渐暴露出来。
       除了电销渠道外,线下业务治理的另一个难点是保险公司并不掌控用户,汽车厂家、经销商、修理服务行业、保险业务员对用户的直接控制力更强,在渠道为王的保险市场,高费用的烈火很难平息。
       网络车险是伪命题么
       监管风暴来临,网络车险渠道被快速关闭,反应出中国的线上车险市场还很不成熟,真正意义的网络车险占车险市场比重仍然很低,暂时“放弃”对大多数保险主体来说,决策成本并不高。
       今年前四个月,网销车险已出现40%的降幅,未来几个月,全行业的网络车险发展将接近冰点,我们不禁要问:网络车险是伪命题么?
       (1)网络车险到底触动了谁的神经?
       对监管而言,高费用率难以解释,车险规模的负增长同样难以接受。
       按照计划,车险费改采取逐步推进,大多数用户车险保费预期逐步下降(8%以内),受新车、二手车销售,投保率上升,置换车型升级等因素影响,车险市场规模整体稳步增长。
       但互联网似乎没有传统渠道那么“听话”,为了GMV,一些第三方车险平台给予30%以上的各种现金、购物卡、积分、红包返还,在传统车险渠道,除了个别4S店渠道,车险的优惠很难抵达终端用户,很多用户甚至根本不知道车险还有高额佣金。
面对大幅优惠,用户们大喜过望,一些保险公司加上三方平台补贴的线上费用甚至超过线下渠道,也在吸引很多线下渠道通过线上出单。
       公示在网络上的各种车险优惠和高额的费用率被不断曝光,车险定价合理性受到质疑,用户希望一步到位的改革,而客观上监管必须推进循序渐进的改革,一步到位必然导致一些主体快速出局,也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对行业造成巨大伤害。
       国家希望看到市场化改革最终是百花齐放,主体繁荣的局面,而不希望出现德国车险改革导致的一支独大的现象,一步到位常规是市场上盈利能力最强的主体所期望的,可以快速使竞争对手失去战斗力,无奈很多保险主体迫于压力和能力,并不领监管的情,采取的措施更多是“一步到位”的送死做法,而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虽然不是主角,却站在了明处。
       所以,想使车险改革重回正轨,必须先把网络车险的“乱象”灭掉,线下的老问题不可能根除,只能控制,一句话:车险改革是解决车险乱象的根本出路,此次治理要解决的是影响车险改革计划的乱象。
       (2)价值决定价格
       不是价格低,用户就满意。
       恶性价格竞争(高佣金也是价格竞争的另一种表现)背后是车险价值的缺失,反映出保险行业长期忽视保险的服务属性。恶性竞争,促使亏损的保险公司惜赔,盈利的保险公司滥赔,肥了中间商,损害了用户和社会的利益。
       用户有时候不是不知道有佣金,而是关注更重要的价值,良好的服务给保险产品带来溢价,形成更稳定忠诚用户群和稳定的收益,稳定的收益带来更好的服务和更强的竞争力。
       一个行业没有利润,怎么能有好的服务,而利润恰恰来自于服务的投入,很有意思的正向循环,而没有服务价值的价格失去了支撑,只能陷入不断降价,不断亏损的死循环。
       行业车险条款将附加费用率预定为35%,希望能进一步就费用的结构,特别是服务投入占比进行引导,增强车险产品的核心价值,提高车险比价的难度。
       (3)分工的不足
       互联网车险解决的不是网上卖保险的问题,首先要通过互联网技术改造车险的基础生态。
       一个车险养活了太多人,臃肿低效的销售队伍,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充斥假货欺诈的配件和维修市场,整个汽车产业链“吃保险”的现状反映了中国汽车保险行业分工的不足,分工不足就一定会导致效率低下,成本高企。
       所以网络车险想“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其他基础问题没解决,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可喜的是,互联网科技正在改变车险网络化的基础,科技、数据、网络正在不断深入和改造车险销售、核保、风控、理赔、配件、维修等各个领域,很多重要环节的效率大幅提高,信息不对称减少,服务质量明显提升,明显的案例像车险代理移动SaaS系统的普及,智能化风控和自动化理赔服务的进步,以及配件数据和供应体系的试用。
       一些大型保险公司正在着手科技对整个车险生态体系的改造,我相信未来保险的产、销、服会分离,产、销、服的内部也会分化出更具体,更专业的分工,专业化分工和广泛协作会带来更丰富的生态和车险市场的繁荣,互联网车险的内涵将更加丰富。





上一篇:2017汽车保险政策车险费改最新条例 以530le举例
下一篇:二次商车费改政策落地 部分地区车险保费最低3.8折
热门新闻排行榜
随机推荐
你可能会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