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上届议会议长被任命为临时总统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6:49:11

由于前期的宝钢权证神话,以及武钢权证的蝶式创新,武钢权证引起了市场极大的关注,大资金追捧迹象非常明显,但G武钢却波澜不惊,与武钢认沽权证高达69.83%的涨幅相比,G武钢的4.53%显得微乎其微。武钢权证再次上演权证与正股脱离的走势。

“场内资金主要是在投机。”科技证券首席分析师唐永刚认为,武钢权证受到的高度追捧与此次武钢权证的蝶式组合关系不大,场内资金根本不会考虑避险。当然随着时间的延续,在某个时间点,武钢权证的蝶式组合的避险效应应该能够体现出来。

唐永刚预计,24日武钢权证将继续高开,涨幅在30%左右,并存在双双涨停的可能。大幅高开之后,可能会有震荡,但趋势肯定向上。

值得注意的是继22日武钢正股突然爆发式上涨之后,23日,G武钢再次上涨4.53%,收盘价2.77元,成交额2.77亿元。在22日,G武钢的成交量近4.49亿元,而G武钢复牌前的成交量基本维持在1亿元左右。22日有市场人士分析,武钢正股大涨的诱导因素可能是证券公司为创设武钢认购权证而争相买入武钢正股及市场对此的预期。创设机制的设立成就了G武钢。

2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外公布了《关于证券公司创设武钢权证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强调:创设认购权证的,创设人应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开设权证创设专用账户和履约担保证券专用账户,并在履约担保证券专用账户全额存放武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股票,用于行权履约担保。这意味着如果这些证券公司准备创设认购权证,就必须拥有用于行权履约担保的全额G武钢股票,就要在二级市场上购买G武钢。

根据已经发布的公告,创设机制将于28日起正式实施。有媒体称,上证所23日将召开研讨会,并可能在下周一前再次发布操作细则,也就是说,最快自28日起,武钢权证就可能被连续创设。

有市场人士称“连续创设”机制的推出和权证的疯狂热炒将加强权证和正股的联动性,增加相关正股的短线机会。这也意味着上交所充分吸取了宝钢权证疯狂异动的教训,在武钢权证的交易过程中由创新试点券商来协助交易所担负起降低市场风险,防止过度投机炒作。

唐永刚认为,在连续创设机制下,投资者更应关注武钢权证的合理价值,随着创设机制的实施,武钢权证未来的价格将趋向理性。“但短期内,创设机制作用不大。”唐永刚分析说,创设权证是一项新业务,对于准备创设权证券商而言,发行备兑权证需要考验其股票估值、权证定价能力以及股票市场趋势判断能力,因此武钢权证不会短时间内被创设出来。

本报讯为配合12月1日“预防艾滋病日”宣传,4名大学生对发廊女作“性调查”,结果在多数发廊吃了闭门羹,更被个别发廊老板斥责为“居心叵测”。

昨日下午5时,来自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的王婧、周娟、王轶、张群受“杜蕾斯”公司委托,前往龙溪、渝州路等地发廊,向被列为艾滋病高危人群的发廊女发放“杜蕾斯全球性调查”问卷。本报记者随行体验。

4名大学生首先选择龙溪街道武陵路。为避免误会,4人一男一女分两组分别调查。为了准确,他们初定“目标”为,没有店名、灯光以粉红为主、店内年轻女子多、没有美容美发工具的发廊或按摩院。

武陵路177号一家美容厅,经验不足的大三女生王婧话音未落,屋内几名女子便赶紧关门。好不容易通过套近乎进入名为“沙丽发型设计”的发廊,光线昏暗的屋内,三名打扮入时的少女很好奇地答应配合调查。但“你总共有多少性伴侣?”“平均多长时间进行一次性生活?”等直白的问题,惊得三少女花容失色。得知有安全套赠送,其中一年长女子显得很高兴,她透露平时经常到隔壁药店自费购买很便宜的安全套。答完卷,三人争着索要安全套赠品。

在武陵路177号旁的小巷里,有四家“发廊”、“按摩院”。在靠里的一家无名保健屋内,五个十七八岁的小妹主动接受问卷调查。但当她们埋头答卷时,一西装平头青年和一中年男子走进屋来,两人很警惕地打量张群一阵后,中年男子直问“哪里的?调查这些干啥?”随后鼓动众小妹拒绝答卷。

在碧桂苑小区旁的无名发廊,四男四女正围在一起闲聊,4名学生刚介绍完调查目的,就被轰了出来,一男子嚷嚷“我们只对钱感兴趣,对调查不感兴趣。”街边,一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前几年的龙溪发廊生意好得很,就因为前年出了个艾滋病小姐,搞得现在发廊生意一落千丈。

截至昨晚7时许,4名大学生先后走访“发廊”、“按摩院”近30家,结果仅有8家同意问卷调查,有27名发廊女认真填写了问卷,并明确表示对性健康很关注。走访的发廊中,几乎所有老板都拒绝配合调查,但多数发廊女并不排斥,她们在调查中纷纷表示对如何预防艾滋病和性病知之甚少,希望加大免费安全套发放力度。

记者昨日对随机进行的发廊女性调查问卷进行了粗略统计,结果发现近半发廊女担心染上艾滋,超过一半的人除了客人外还拥有2个以上性伴侣,最多的达到10个。

27名随机接受问卷调查的发廊女中,年龄在20岁以下的有18个,具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有20个。受访者首次接受性教育的年龄在16岁以下的有17人,首次发生性行为时年龄在18岁以下的有18人。受访者几乎都采用安全套进行避孕,她们最关心的疾病依次是梅毒、淋病和盆腔炎。回答有两个以上固定性伴侣的有17人,1人坦陈自己有10个性伴侣。8人表示每天至少过一次性生活,但同时有8人认为自己性生活很乏味。在关于对政府的建议里,加强在学校的性教育、更大范围地推广安全套、鼓励年轻人实施安全性行为、建立一个性健康日是受访者选择最多的。在性生活中,坚持每次都使用安全套的有13人,但另有12人表示自己进行过没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担心患上性病、艾滋病。

昨日,国储按计划向现货市场拍卖2万吨铜,虽有部分最终流标,但国储仍然宣布30日再拍卖2万吨,继续按部就班地进行抑制铜价的操作。与此相反,近期与国储争夺铜价的多头基金则采取了平仓方式收缩战线。

对阵的双方,一方从容不迫,一方偃旗息鼓,战斗的结果自然清晰明了。21日至昨日电子交易时段,伦敦金属交易所(LME)3个月期铜价格出现大幅下跌。昨日电子盘交易时段,LME期铜价格最低探至4015美元/吨,较21日纪录高点下跌了230美元。

昨日,近期表现较LME期铜较弱的上海期货交易所期铜价格也出现了大幅下跌。主力0601合约期价较上一交易日下跌了1420元/吨,报收于35610元,创10月以来的新低。

东亚期货信息部经理陆祯铭对此表示:“市场变化情况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储的优势在不断显现,铜价控制的主动权已掌握在国储手中。”

在国储介入调节铜价时,市场中有各种质疑的声音,如国储是否拥有足够的铜可以抑制铜价,缓解国内铜供给紧张的局面;国储在LME期铜市场中拥有大量头寸等等,在这种氛围中,国储的调控效果并没有得到体现,铜价也在质疑声中不断创出新高。

然而随着国储不断向市场释放库存,市场也逐渐明白国储手中拥有“市场无法想象的库存”。国储对铜价的控制能力得以增强。

“国储此次介入市场,对铜价进行调控明显是有备而来的。”鑫国联期货执行董事奚家松表示。

奚家松认为,国储之所以能掌握主动,一方面是操作的循序渐进,另一方面得益于强大的后盾支持:在国储高调介入抑制铜价之前,发改委就发布了国内铜冶炼行业投资过剩的调查报告;在国储第一次向现货市场抛售2万吨铜后,发改委又公布铜价的分析和预测报告予以配合。而近期又有消息指出,2006年中国可能会上调精炼铜出口关税,以抑制铜工业部门过度投资。

而此前对国储最为不利的因素,现在正在成为国储的一个有力武器。国储官员日前表示,国储在LME期铜市场并没有空头头寸,即使有也是个人行为。

“如果这些空头头寸仅是个人行为的话,那么国储这一战,将是必赢的一战。”上海一金属交易员表示,“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基金失去了交易对手。就算国储出于中国信用考虑,与国外经纪商谈判解决这些空头头寸,国储也是站在有利位置上的。这些头寸可以向后展期,甚至交割,由于国储拥有现货铜,最后的赢家也可能是国储。”

22日,当市场流传国储可能已经将12月21日到期的铜展仓至2006年或2007年时,LME3月期铜出现了120美元的下跌,多头集中性回吐成为最大的下跌动能。而近期在韩国釜山不断增加的库存也让多头如坐针毡。

陆祯铭表示,从短期来看,由于国储在与基金的较量中处于上风,国储还将按计划向市场抛售铜,铜价将进一步承受压力,LME期铜可能向下调整,这种价格的调整幅度很难预测,但是经过调整后的国内、国际铜价将能满足正常的贸易。从长期来看,铜价转势与否还需要看全球铜的供需状况,毕竟铜价的变化最终还是受基本面影响的。

昨日,武钢认购权证(580001.SH)和认沽权证(580999.SH)开盘即告涨停,集合竞价分别成交6591手和138002手,涨停板上买盘分别显示为10374225手和4010834手,可见认购权证的惜售程度和投机热情均超过认沽权证。

经历了开盘初近20分钟的巨量成交后,两权证成交量开始萎缩,直至收盘,涨停板岿然不动也是毫无悬念,认购权证报收于0.822元,认沽权证报收1.16元。

联合证券分析师陈鹏认为,资金意志而非内在价值主导了武钢权证价格走势。他指出,在B-S模型这一价值评估体系被市场忽视的情况下,目前权证市场仍以“博傻”式交易为主。

平安证券研究员焦健表示,武钢两权证首日双双涨停基本在预期之中,在创设机制还未实行前,这种蜂抢稀缺性资源的行为不足为奇。

万国测评分析师李荣昌表示,算上权证,武钢(600005.SH)流通股股东在股改过程中实际收益率已经超过15%,兑现压力非常大。

李荣昌认为,周四一些获利颇丰的机构投资者在高位减持的意愿估计将会比较坚决,如果两只武钢权证高开之后出现巨量换手现象,可能说明上述机构的减持行动已经开始。

华夏证券分析师冯雷指出,从价格看,昨日认沽权证的炒作比认购权证更为疯狂,认沽权证要在当前价位受到内在价值的支撑,必须有武钢正股跌至2元以下的明确预期,而这即使在钢铁行业景气度下滑的今天也难度颇高。

武钢此次同时发行认购和认沽权证,两者存续期、到期日均相同。从理论上讲,认购与认沽权证之间存在平价关系,当同一只股票的认购权证与认沽权证价格偏离平价关系时,投资者可以通过买入一组资产,如:认购权证+现金;卖出另一组资产,如:认沽权证+股票,实现无风险套利。

但是,由于平价等式成立有一个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是能够卖空,而国内市场无法满足,因此武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的认购权证与认沽权证可能会因为缺乏套利机制,而偏离平价关系,投资者很难实现无风险套利。

陈鹏认为,由于国内权证市场还不完善,特别是缺乏卖空机制,因此武钢认购与认沽权证之间短期不受平价关系约束。换句话说,认购权证和认沽权证价格之间并不会互相制约,两者出现同涨同跌的现象实属正常。

在武钢权证双双涨停后,机构对其后两权证的走势预期也出现了一定的分化。

有券商认为,武钢权证23日双双涨停,预计认沽权证的上方抛压较大,压力主要来自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放弃利用武钢认沽权证的套期保值策略,而武钢认购权证由于宝钢权证的比较效应,短期仍有继续向上突破的机会。

也有机构认为,认沽权证毕竟是再开权证市场的第一只,在炒新热情高涨的情况下,也不排除武钢认沽权证再度冲高的可能性。

这个规律在易平(化名)身上表露无遗——坐在本报记者面前,他头发蓬乱、手颤抖、目光呆滞、呼吸时快时慢。

血案发生在11月12日晚8点左右,易平邀请的3个老乡,菜刀狂砍31刀致人于死。

16个小时后,易平拨通了本报新闻热线。“想找这里的记者谈谈……我是你们的忠实读者……”一个浓重的湖南口音说,“我杀人了……我想自首。”

交谈的地点选在报社旁一家西餐厅。易平走在记者身后,低着头,敦实的身体一直颤抖,白色的T恤泛黄,灰长裤和黑皮鞋上沾满泥浆。

血案的发生,现在像慢镜头一样被他重放——广州员村某小区B栋,一间由车库改造的商店里,一名手持菜刀的年轻人冲了进去,对准一个外号叫“桂桂”的男子猛砍。

当23岁的桂桂夺路逃跑时,另外两人从门口把他堵了回去,血在20平方米的屋子里飞溅。

“他们砍人时,我站在50米之外。”易平回忆,“这个过程只有两三分钟。”

次日上午,桂桂死亡的消息传来——一个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挨过31刀呢?据死者的哥哥说,桂桂的肠子流了出来。“我的弟弟死不瞑目啊,11月13日他就要去领结婚证了。”

死于刀下的桂桂,算起来与易平还是老乡,如果不是因为赌博,他们或许仍将称兄道弟。

几年前,易平认识了桂桂。两人是赌友加老乡。在易平的描述中,桂桂是这一带的黑帮小头目,带着几个马仔,靠收“保护费”为生,家里藏匿着枪支。

但桂桂的二哥称,自己的弟弟并没有那么坏。而易平“嘴巴不好、喜欢骂人,因此在打牌时总是跟人发生矛盾,三天两头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

另一些赌徒则证实:桂桂的背景比易平更复杂,两人的个性都很强,喜争强好胜。

“今年3月,桂桂从我这儿借了1700元,他赌输了。”易平回忆,“但他一直不还钱,即使最后我说还600元了事。11月10日,他还因此打了我。”

易平抬起头来,右眼眼圈上有被拳击的痕迹。他无法再忍受这种耻辱——1999年,也是因为他去讨赌债时,别人将其右手几乎砍断。送到医院抢救时,易平已休克,最终留下了右手的一道长疤。

狂躁的易平找到了3个老乡,要给桂桂一个教训。3个行凶者都来自湖南邵阳,廖素宝(音)——人称“宝宝”,曾广平(音)——绰号“老细”,还有一个外号叫“老小”的人。他们都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身高均在168cm—173cm间。宝宝最明显的特征是脸上有道疤。他们长期混迹于石东,也以赌博为生。

“但我告诉他们不要买匕首,”易平强调,“当三把菜刀拿回来时,我挨个检查了,认为那些家伙砍不死人。”

11月12日,易平在事发现场徘徊了一个下午。他自称给了欠债者最后的还钱机会,但桂桂没抓住。这几个小时,桂桂一直在打麻将。

提起灰色的生活时,易平言辞闪烁,目光暗淡。赌博的最终结果是输钱,他因此欠下了数万元债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