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个税法可能年内出台 免征额将提高到1200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46:34

打了19年羽毛球,在国家队呆了14个年头,张宁遭遇的重创,经历的坎坷比起身边的队友要多很多。

1994年的尤杯决赛,当时19岁的她出任第三女单,在决胜盘发挥失常,败给小自己3岁的张海丽,使印度尼西亚队从中国队手中夺走了尤伯杯。那一战让张海丽一夜成名,却摧垮了张宁的自信,阻住了她上升的势头。此后的数年时间里,这场球一直如噩梦般缠绕着张宁,也误导着大家对她的认知。渐渐的,叶钊颖崛起了,龚智超成功了,而张宁却一直半红不黑地沉默着、忍受着,成绩平平。

现在的张宁已不再年轻,功成名就之后,张宁仍不愿放弃,她说在自己心里她还很年轻,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宁的眼神恬淡、自信。

“我有过退役的念头,在2002年年底的时候,打了十几年的球到后来却几乎一无所获,我那时真的顶不住了。”张宁谈起她当时内心的挣扎仍显得心有余悸。“跟李永波教练说之前,我非常认真地想了好几天,晚上睡不着觉地想,当时于洋没有干涉我的选择,他说只要考虑清楚了,我怎么选择他都支持我。我当时真的没有信心了,完全看不到未来,觉得再打下去也是一无所获,所以我就找到李永波教练对他说我要退役。”说到这时张宁笑了,她说其实她还是舍不得羽毛球,李永波只几句话就把她留了下来。“李导当时对我说,‘别的我不多说了,我只问你,现在退役,你舍得吗?你甘心吗?’我当时就不吱声了。”

李永波相信他的眼光,他对张宁说他相信张宁的实力,说她应该留下来,哪怕是再等一年也好。于是,张宁留了下来。“我想过了,既然已经打了十几年球,一辈子最好的时候都花在这上面了,我还怕什么,我就在这耗上了。”张宁又笑了,“我还是不甘心,我觉得我绝不会空手而归。”

“我经常是忘了自己的年龄,我不觉得自己老了,更不觉得自己打不动了。”

“打了这么多年球,对羽毛球的看法都变了,现在我是在享受羽毛球。”张宁说,“这些年一直在打球,我觉得我不是慢慢变老,而是慢慢地成熟,到现在,在场上即使遇到什么不顺利的局面我也相信自己能扳回来,这种心态对我在场上比赛帮助很大,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30岁,对于羽毛球这种对体力要求非常高的运动来说算得上是极限,但现在张宁并没有要退下来的想法。“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老运动员,无论是在平时训练还是在场上比赛,我都没有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平时在队里,身边的都是年轻队员,但训练时我们的强度完全一样,我经常是忘了自己的年龄,忘了自己比她们大好几岁,我不觉得自己老了,更不觉得自己打不动了。”

但是毕竟已经30岁了,真的没想过要退役吗?“顺其自然吧,我心里并没有一个退役的时间表。现在应该说是我高峰期,经验、心理以及状态都处在一个比较不错的状态,如果这个时候退役了那就太可惜了。运动员练了十几年,等的不就是这个时候吗?”

看得出,对于未来张宁仍充满信心。“虽然从身体上讲我已经过了高峰,但现在我身体的各个方面都没有问题,体力上可以说我现在没有问题,而且我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的、能影响运动寿命的伤痛,所以至少从现在来看我还能将目前的状态保持一段。”

在这个话题的最后,张宁谈到了她的未来。“其实我不想退役,也不全是为了再拿到什么样的成绩,我也是离不开羽毛球,对于成绩我已经不像前几年看得那样重,更多的时候我是在享受它,享受这个过程。我不愿意在还能打的时候就走,什么时候我觉得打不动了,我很自然地就会告别赛场。我不愿意去想我还能打几年,我只是认真地打球、幸福地享受,然后在应该离开的时候离开。我没有退役的时间表,打到2008年也没什么不可以,不管到时我已经有多老,只要我能打我就会一直打下去。”

“我想好了,即使最后不能用一种圆满的方式离开赛场,我也不后悔。”张宁非常肯定地说出这句时,她的表情执著却让人觉得平和。

结婚了,被比赛耽误了三年的喜宴也摆了,但张宁与她在羽毛球队当教练的老公于洋仍然无法过上正常家庭的生活。“我吃住都在队里,过的还是运动员的生活,根本没法过普通人的那种生活。他是个好丈夫,我却不是个称职的妻子。”张宁说,这也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

于洋是国家羽毛球队的教练,在羽毛球队驻地也有自己的宿舍,但两人能在一起相聚的时间只有在晚饭结束后至熄灯前的这段时间。“白天训练时虽然经常能碰上,但精力都放在训练上,连说话的机会都少,经常是他带队在这边,我在旁边的场地上各练各的。中午虽然有休息时间,但为了下午的训练,我们都得睡一觉,也没有在一起的机会。只有吃了晚饭后,我们俩才有在一起的时间,可以聊聊天、散散步,有时逛逛附近的市场,在晚上熄灯之前我得回到自己的宿命。”说到两人目前的生活,张宁说因为她的缘故于洋过不上正常的家庭生活,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丈夫。“虽然是他的妻子,但我基本上没怎么照顾他,吃住平时都在队里,连洗衣服也都有统一的人负责,现在说是结婚,但实际上跟以前其实差不多。”

“我当然也羡慕那种正常的生活,平时做做饭、带带孩子,一家人在一起过幸福的生活。但现在对这些我想得并不多,毕竟现在是运动员,精力也都放在训练、比赛上,平时根本不敢多想这方面的事情。”张宁嘴上说是不敢想,但与其他女人一样,她的心里同样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谈起自己的未来,张宁便又打开了话匣子:“你看我以前的那些队友们,基本全都嫁人生子了,我当了一对龙凤胎的干妈。”说到孩子,张宁露出了笑容。“我和于洋都想要孩子,不过现在不行啊,要生也得退役以后。”随后,张宁还透露了她心中的宏伟蓝图:“于洋喜欢女孩儿,我喜欢男孩儿,看来只能生个双胞胎了。不过真的有这个可能,说来挺巧,我姥姥和于洋的姥姥都生过双胞胎,不是说隔代遗传吗?”

“将来打不动了,我就专心当教练,看着年轻队员一个个得冠军,也是件幸福的事。”

被问及比赛之外印象最深刻的事时,张宁毫不犹豫地说是在大连举行的婚礼,她说这一天让她终生难忘,她说那一刻她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所以她哭了。

婚礼上红地毯两侧的羽毛球拍围成的篱笆、头上戴的羽毛球的发饰,张宁说她的一生因为羽毛球而充满激情与感动,她这辈子都离不开羽毛球,尽管羽毛球让她尝到了失败的苦涩,尽管羽毛球让她与爱人经常身处两地。

去年十一的婚礼结束后,张宁与老公于洋在一起只呆了三天,此后丈夫带队去了加拿大参加世界青年羽毛球锦标赛,而当丈夫回国的时候,张宁又到了广州。羽毛球当初让他们走到了一起,现在羽毛球却又让他们无暇相聚。“这么多年也就习惯了,只是连累了于洋,幸亏他对我非常支持。”

退役是迟早的事情,但张宁的一生都将与羽毛球联系在一起。在去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开始前,张宁与队里其他几名队员都向队里递交了兼做助理教练的申请,而在去年年底张宁的申请已得到批准。打了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有些东西可以也应该传下去。除了羽毛球,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了,而且我也真的不想离开羽毛球。现在我的主要角色还是运动员,将来打不动了,我就专心当教练,看着年轻队员一个个得冠军,也是件幸福的事。只是这样一来,我还得四处随队比赛训练,还要经常和于洋分开,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只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这么少,如果你打电话时我正关着机,你就别来找我们了。”说到最后,张宁笑了,能够一辈子都做自己喜欢的事,张宁笑得很开心。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有关美军虐囚的丑闻似乎层出不穷。据路透社报道,一群美国大兵曾将他们在伊拉克虐囚的场景自拍下来,制成DVD,并起名为“拉马迪的疯狂”。美国佛罗里达的《棕榈海岸邮报》获得了这盘DVD,并于3月7日在网站上公布了其中部分内容。

这些场景是由佛罗里达州国民卫队士兵拍摄的,当时他们驻扎在反美武装活动频繁的伊拉克逊尼派城市拉马迪。据悉,这盘DVD是他们在2004年1月制作完成的,DVD由不同场景组成,他们还为每个场景起了标题,比如“那些狡猾的小杂种”,以及“又一天,又一项任务,又一个烂货”。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曾透露这盘DVD的存在,但五角大楼并没有公布这盘DVD,并表示DVD遭到了损坏。但佛罗里达的《棕榈海岸邮报》3月7日在网站上公布了DVD的部分内容。(www.palmbeachpost.com/news/content/news/epaper/2005/03/06/m16a_videoscene_0305.html)

其中有一个场景是,一个被捆绑着的囚犯在地上爬行,他的子弹伤口清晰可见,一名美军士兵走上前去踢这名囚犯的脸。当时一名美军士兵说:“尽管这个家伙会死,我们并不着急找医生。”而在另一个场景中,一名士兵抓着一个刚刚毙命的伊拉克卡车司机的手臂,对着摄像机摇晃。

据五角大楼的资料显示,美军曾对此事进行过调查,认为这些士兵在录像带中的行为的确“不恰当”,但还不构成犯罪,决定不对这些人提起刑事指控,一位五角大楼发言人说:“调查表明,这些士兵的行为还没有到犯罪的程度……我相信已经因此受到训诫。”

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律师指出,录像带中的一些内容应该属于犯罪行为。(孙晓慧)

不管将国青队直接升格为国家队的方案能否获得批准,未来几年内中国足协的工作重点都肯定放在2008奥运队上。作为这一年龄段中非常拔尖的队员之一,陈涛也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不过,由于与金德俱乐部在合同问题上始终难以达成一致,陈涛现在已经负气回家。如果新赛季中他真的无球可踢,国青队势必将受到不小的损失。

结束欧洲拉练回国后,金德俱乐部为球员们准备好了一份“包身合同”。他们为球员定下的工资本来就不高,这一回又大幅度降低了赢球奖金。而且,俱乐部要求以同一标准连签5年,这令队员们普遍感到不满。最终,陈涛、张烈等5名拒不签约的球员遭到了俱乐部的停训处罚。

由于陈涛、张烈个人实力突出,而且均具备进入国足的潜力,金德俱乐部昨天又给了他们第二次考虑的机会,通知他们去俱乐部商谈合同问题。两人将此事告诉了另外3名受罚球员,但当杨福生、张可、尹良毅随他们一道去了俱乐部后,却遭遇俱乐部冷脸。“谁让你们来的?我们找的是陈涛、张烈。”

金德俱乐部的强硬态度表明,杨福生、张可、尹良毅3人很可能缺席新赛季。如果不是因为陈涛和张烈能力出众,恐怕也不会得到“补救”机会。但让二人感到意外的是,昨天俱乐部并没有提高他们的待遇,仍然要求他们按照原定条件签约。

如果仅仅是工资、奖金低也就算了,让二人无法接受的是,俱乐部在合同中规定,如果球队不能进入前五名,队员将只能拿到一半工资。对此,陈涛、张烈强烈反对,并要求俱乐部取消这一条款。他们同时提出,要签只能签一年,他们不可能在这么低的待遇下一签就是5年。谈判最终又是不欢而散,陈涛随即离开沈阳返回鞍山家中。

从目前情况看,金德俱乐部在此问题上态度极为强硬,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让的打算。他们宁愿“废”掉5名球员,也不愿意给他们增加一分钱工资。不过,对于陈涛、张烈这样的绝对主力,俱乐部倒也不会因为两次谈判破裂就不再给他们机会。有消息称,只要两人能接受“包身合同”,金德俱乐部就会与其签约。

另外3名球员的境遇则无法同陈、张二人相比。相对来说,同样能够打上主力的杨福生也还有机会。如果他接受俱乐部的条件,也有可能得到工作合同。至于并非主力的尹良毅、张可两人,就算他们现在向俱乐部低头,恐怕还是会遭遇麻烦。在金德这样的俱乐部里,任何不服从老板意志的人,都将遭遇铁腕封杀。

虽然足球大环境越来越差,几乎所有中超俱乐部都在大幅度降薪,但金德开出的条件也确实低了些。如果陈涛、张烈按照俱乐部定下的条款签约,他们的年收入最多不超过20万。如果球队进不了前五名,他们能拿到手的还要更低一些。更何况,俱乐部要求球员连签5年,这让陈涛、张烈根本无法接受。

只是,不低头就没球踢。一旦遭遇铁腕封杀,陈涛想再进入国青队、国奥队乃至国家队,就将难上加难了。如果缺乏系统的训练,他根本就没法保证自己的状态。为此,陈涛也是极其矛盾。但鉴于金德俱乐部对待球员一直都很强硬,过去两年内已有多名主力遭遇封杀,现在陈涛也没法多说什么。回家后,他马上关掉了手机,将自己与外界隔绝起来。首席记者隋海涛

本新闻为半岛晨报独家提供给网,其他网站如需转载、改编,需与网直接联系。

新快报讯据韩国《东亚日报》3月7日报道,现定居韩国全州市的朝鲜王朝最后一位王孙李锡将登上大学讲坛,给大学生们讲授朝鲜历史和王室的传统文化。韩国全州大学透露说,为了宣扬历史精神并发展文化产业,特聘李锡为历史系客座教授。李锡是朝鲜王室的最后一位王孙,是义亲王的第十一个儿子,因演唱《鸽子屋》歌曲而广为韩国民众所知。

体育讯北京时间3月8日消息:休斯顿火箭明天将远赴西雅图,挑战西北赛区领头羊超音速。这场比赛也揭开了火箭为期一周的客场之旅的序幕。

目前火箭仅领先排名西部排名第九的掘金四场胜差,因此如果他们在这次的客场旅行中稍有闪失,就有可能被身后的球队一一追上。但当我们翻开火箭的这次赛程表时,却赫然意识到四连败的可能并非是在杞人忧天。

未来一周内,火箭客场的对手均是西部球队,分别为超音速、太阳、国王和勇士。前三者的实力已经不用多说,超音速主场战绩为21胜8负,太阳22胜7负,国王则为20胜11负。而勇士现在虽然排名西部倒数第二,但他们在前段时间的转会交易后,实力也有了显著提升。理查德森和巴朗-戴维斯所组成的恐怖后场,足够让全联盟任何一支球队所胆寒。

火箭目前的客场战绩为15胜13负,胜率也算不错。不过,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改打小前锋的麦迪在接受采访时也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但同时也不失自信。“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场艰巨的挑战。但这也能检验出我们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并且前进的方向到底该是什么。”麦迪说道,“这些比赛我们都是有机会拿下的。我们要坚信这一点。我们现在必须要打出自己的水平和状态,在场上更加集中好注意力,而且要坚持上48分钟。我知道,在客场做到这一切会很艰难。”

火箭要想实现麦迪所描绘的目标,那明天对阵超音速就显得尤为关键。不仅是因为这是场开门之战,更主要的原因就是火箭在未来的季后赛中,有可能首轮就将面对的是超音速。如何提高在客场的作战能力,将是火箭能否冲入季后赛第二轮的关键。在不久前的主场较量中,火箭对超音速外线的遏制能力还算不错,要不是最后关头姚明被罚下场导致内线失守,火箭本有很好的机会取胜。虽然场场让超音速投不进球也不太现实,但趁现在他们状态低迷之际(上场超音速迎战太阳时,三分球27投仅3中),火箭如果很好的发挥姚麦组合的威力,客场报一箭之仇也并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至于和太阳一战,获胜的可能性确实不大。但象这样本来在意料之中的失败,即使输了也无甚所谓。而火箭如果在放掉包袱的情况下打出超水平,那这便宜就捡大了。全队的士气和自信心也肯定就会有显著提高。

国王在走了韦伯之后,队内又连续出现伤病情况,因此他们现在正处于一个低谷时期。虽然昨天他们战胜了卫冕冠军活塞,在失去韦伯后取得主场的首胜,但仍不足以证明国王已经恢复到了过去的鼎盛水平。如果在火箭来到萨克拉门托时,莫布里等人依旧没有伤愈,那火箭也是有机会再捞回一胜。

火箭如果能携一胜两负的成绩来到金州,那对勇士这仗就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虽然勇士主场战绩还算不错,且新近加盟了几员猛将,但一个新组合要想改变全队的水平并非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更不是简单的数据叠加。火箭也只有趁对方磨合未完之际予以痛击,才能不至于惨淡结束这次的魔鬼旅程。

以上种种分析可能其实都是出于我们对火箭和姚明的美好希望。火箭现在的水平,打弱队确实不错,但在面对强敌时总是不能给人以惊喜的表现。所以我们还是放正心态静观火箭未来一周的比赛。如果他们能挺过这次的难关,相信迎接他们的必是灿烂的明天。

闭幕式上,常昊一身笔挺的西装,满面春风气质洒脱,他圆满完成了中国围棋界的重托,顶住巨大的压力为中国带来首座应氏杯冠军奖杯,这也是5年来中国棋手首次夺取世界大赛的冠军。自3月5日晚夺冠起,两天来各方祝贺不断。今天的闭幕式上,常昊频频举杯四处敬酒,他敬亲任大赛总裁判长的91岁高龄的吴清源大师,他敬多年来一直倾力支持围棋事业的应明皓先生,还有恩师聂卫平,还有多年来并肩作战的队友们……常昊致辞时更是感谢了所有为中国围棋事业付出巨大努力、鞠躬尽瘁的人们,今夜属于常昊,属于中国围棋!

现任应氏集团总裁应明皓先生是应氏杯创始人应昌期老先生之子,无论是已经故去的应昌期还是子承父业的应明皓都非常希望中国棋手能拿到应氏杯冠军,在苦苦等待了16年后,今天他们父子的愿望终于实现。应明皓先生在闭幕式上致辞,他激动地说:“我非常希望今晚之后中国棋手可以再创辉煌,我会把常昊和崔哲瀚这两盘棋的棋谱在父亲的坟前燃烧,以告慰先父在天之灵。”

多年来一直为中国围棋奔波劳累的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倍感欣慰,他感慨道:“今天与其说高兴,不如说我松了一口气,应氏杯冠军是我就任中国棋院院长以来中国夺得的第一座冠军奖杯。”不过感慨之余,王院长仍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表示:“我在这月初说过,3月份中国棋手出征三项世界大赛的决赛,我们是低调出征,即使常昊夺冠了,剩下的两项我们仍然是低调,毕竟周鹤洋在春兰杯上面对的是强大的李昌镐。”

今夜是中国围棋界的庆典,无论是棋坛名宿还是活跃在一线的棋手无不欢欣鼓舞,不过正如常昊所言“我以后将继续努力,给大家打来更多的喜悦”,愿今夜过后,中国围棋继续前进,借应氏杯春风,向更多的冠军进军!

虽然被美国宇航局选拔为宇航员已有7年,乔治·扎姆卡至今还没有机会执行过任务,在宇航员训练营中,类似扎姆卡的“待岗”宇航员约占三成,有的人可能要等上10多年才会有“上天”机会,然而,由于航天飞机将于5年后退出太空任务,有的人可能一生也无法实现行走太空的愿望。

自从“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坠毁事件发生后,美国宇航局(NASA)在近两年内没有进行过任何航天飞机的发射任务,在那些渴望美国的航天飞机能够尽早完善设计去执行任务的人当中,恐怕没有谁比那些“待岗”宇航员们更心急的,这些宇航员在训练营里待了多年,但还没有机会“上天”一观太空的真实模样。

乔治·扎姆卡就是其中一位。他被宇航局选拔为宇航员已经有7年了,至今还没有机会执行过一次太空飞行任务,他说:“我们当初经过层层选拔来到训练营的目的,就是期待有一天能够执行太空飞行任务,在太空中体验当宇航员的真实感觉,每个人想到此时都会感到兴奋不已。”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幸运之神眷顾,美国现在有142名宇航员,其中有46人还没上过太空,这些人当中,有些是刚刚结束培训的新手,有的则已经为此等待了多年。

去年6月中旬,11名新学员开始在休斯顿约翰逊航天飞行中心进行为期一年半的训练,这是美国宇航局从2000年以来首次将一组新的候选人编入宇航员队伍,他们从近2800个申请人中脱颖而出。加入培训班时,负责人曾告诉这些准宇航员,一些人可能无缘航天飞机时代的太空飞行任务,因为美国宇航局准备在5年内结束目前所使用的航天飞机,改用新型太空运载设备,而新设备可能要到2015年才投入使用,届时,那些年龄超过限制的宇航员将被“弃用”。但情况并没想象的那么遭,这一期学员还担负着另外一个任务——美国宇航员队伍的年轻化,他们中的佼佼者很可能会在2009年完成飞向更深远太空的使命。

谈起这期培训班的学员,扎姆卡说:“他们很清楚,自己到来时正处于两个时代的交替时刻。虽然负责人在他们来到训练营前曾提醒过他们,但他们最终还是来了。”

与那些刚刚完成培训的宇航员相比,扎姆卡相对比较有耐心,他认为自己不会再等太长的时间,估计两年内就会排上执行任务的大队,真正的飞行则可能在此后的4年内进行。到那时,他为自己的第一次太空任务已经等候了超过10年,“太空飞行本身是一项风险很大的事业,”扎姆卡说,“虽然一部分风险通过推迟任务排除,但大部分风险是预见不到的,有些事情超出了我们的控制,就像我现在遇到的情况。”

马克·波兰斯基是宇航员当中比较幸运的一个,他已经进行过一次太空飞行,明年的飞行任务中,他将作为指挥官。他坦承,一些同事向他表达了他们对飞行日程的关心,打听自己的飞行任务什么时候到来,但他很遗憾自己无权决定谁去谁留。

对于不能执行太空任务,扎姆卡尽量不去想,只是在闲暇时偶而会闪过焦虑的念头,“排解的方法是尽量不让此事占据自己的大脑,我们会尽量把注意力放在手头的工作上,为有一天能执行任务做好一切准备。”

前任宇航员的经历也是用来自我安慰的好资料,扎姆卡常拿斯托里·马斯格雷夫(StoryMusgrave)作比,他等待了16年才得到飞行任务,而且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服务时间最长的宇航员,并创下了太空行走时间最长的纪录。

马斯格雷夫1967年就被美国宇航局选中,开始接受培训,由于当时的飞行任务不多,而在职宇航员又很出色,时运不济的他一直没有被安排飞行任务,直到1983年,他才等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太空飞行。顺利完成任务的马斯格雷夫并没有“我终于做到了”的激动感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