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家公司发布业绩预告 9家预喜8家预减8家预亏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2:35:47

检察机关指控,2002年2月至9月,王小石与当时担任东北证券有限公司驻福州办事处负责人的林碧共谋后,利用王小石担任证监会发审委助理调研员的职务便利,接受福建凤竹纺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请托,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其他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帮助该公司申请上市,并非法收受贿赂140余万元。2002年三四月间,林碧还在甘肃亚盛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过程中,向该公司索要贿赂31万余元。

王小石在庭审时承认,他牵线让凤竹纺织公司的老总和审核该公司上市的发行审核处官员认识,并收了60万元。但是,王小石表示并不知道凤竹纺织为什么给他这些钱。当公诉人询问王小石是谁让他帮忙找证监会的人时,王小石只是简单搪塞“是企业领导”,但记不清具体是哪个企业的领导。

为此,公诉人在法庭上质问王小石:“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想过没有,你拿了钱,帮凤竹纺织上市,然后导致全国的股民拿钱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你损害全国股民的利益了吗?你这种行为正当吗?”王小石无言以对。

王小石对起诉书指控的内容提出意见,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受贿。他表示,他介绍福建凤竹纺织公司人员和证监会发审委的工作人员认识时,自己已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筹建创业板,不在发审委工作了,借此推脱自己的责任。

但当公诉人询问王小石“证监会是否有规定禁止申请上市的公司人员和发审委委员私下接触的制度”时,王小石承认有这项制度,但表示他所介绍的人只是发审委的工作人员,而不是发审委委员。

出庭为被告人王小石辩护的是著名刑事辩护律师田文昌。在法庭辩论阶段,田文昌与另一位辩护律师以王小石的行为不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等为由,为被告人王小石作了无罪辩护。林碧的辩护律师也为林碧作出无罪辩护。

在最后陈述阶段,王小石认为自己的行为没有构成犯罪,但承认收受他人给予的钱款是错误的。林碧在最后陈述时多次哽咽,以致事先准备好的陈述意见都没有读完。

经过近一年的侦查取证,因在凤竹纺织上市过程中的行为,公诉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被告人王小石、林碧涉嫌受贿、共同犯罪;因在甘肃亚盛谋求发行可转债过程中的一些行为,公诉人起诉林碧涉嫌公司人员受贿罪。

王小石的辩护律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林碧的辩护律师认为,林碧在凤竹纺织一事中只能以介绍受贿罪定罪,在甘肃亚盛一事中,林碧并无犯罪行为。

公诉内容没有涉及此前舆论普遍猜测的王小石涉嫌收受贿赂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

王、林二人分别于2004年11月5日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以涉嫌受贿罪刑事拘留,11月18日,经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二人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逮捕。

但是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05年4月19日、7月4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两次将案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鉴于案情重大、复杂,其间延长审查期限三次。

王小石1996年4月进入证监会,1999年1月在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工作,2001年8月至2003年下半年在深交所筹备创业板。

林碧1998年至2003年在东北证券上海投行总部福州办事处工作,后来公司办事处被撤销,林碧离开东北证券。

起诉书显示,2002年2月至9月间,被告人王小石、林碧经共谋,利用王小石担任证监会发审委助理调研员的便利,接受福建凤竹纺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请托,通过证监会发行部其他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帮助该公司申请上市,非法收受该公司贿赂款人民币140余万元,后被二人伙分,其中王小石受贿72万元。

2002年3、4月间,被告人林碧利用担任东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驻福州办事处负责人的职务便利,在东北证券为甘肃亚盛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发行可转债的过程中,向该公司索取贿赂款人民币31.8万元。

王小石辩护律师认为,王小石受贿罪、共同犯罪、斡旋贿赂罪罪行均不能成立。

对于受贿罪名,王小石辩护律师认为,王小石案发期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深交所只是受证监会监督管理,并不是上下级单位,在此期间王小石的工资、考核等均不在证监会,其在深交所的工作内容与证监会发行部并无关系。

王小石反复强调,自己受林碧之托,约请证监会发行部审核一处和二处的齐蕾和楼坚吃饭,只是为了帮助企业更好地和证监会沟通,他跟这二人都说过,“该怎么审,还怎么审”。

辩护律师认为,王小石从主观上和客观行为上都没有利用“职务谋取不正当利益”。如果王小石和林碧受贿罪名成立,那么行贿的应该是凤竹纺织,但是目前并没有把凤竹纺织当做行贿者对待。

林碧的辩护律师认为,首先,林碧供述证词前后矛盾,并当庭否认,应以法庭陈述为主;其次,林碧证词未得到其他证据印证,当视为孤证,不可采纳。另外,林碧作为承销商项目小组成员,有义务为上市公司的顺利发行进行公关,因此不存在共谋犯罪。

对于斡旋贿赂罪,王小石的辩护律师认为,王小石与证监会审核人员不存在纵向或横向的制约关系,从身份要件上不构成斡旋贿赂罪的条件;其次,证监会给凤竹纺织的意见函中,认为凤竹科技上市不存在重大违反法律法规现象,谋取不当利益条件也不存在,因此斡旋贿赂罪不成立。

林碧辩护律师赞同王小石律师的观点,认为王小石上述罪名不成立。因此,林碧受贿罪、共同犯罪也不成立。

对于在甘肃亚盛谋求发行可转债过程中,林碧的辩护律师认为,林碧收取人民币31.8万元款项的依据是林碧个人公司与亚盛集团的财务顾问合同中约定的,与亚盛集团可转换债券的承销不能混为一谈。并且林碧不是亚盛项目组成员,在项目组中没有任何权利,林碧与东北证券构成同业竞争关系。因此,林碧公司人员受贿罪罪名不成立。

王小石在跟凤竹纺织公司领导人见面之前究竟知不知道将得到这笔数额巨大的“好处费”,是本案的关键点之一。

由于公诉人是以“涉嫌受贿、共同犯罪”为由起诉二人,并且认为王小石“斡旋犯罪”,那么,如果王小石在主观和客观上均没有“利用职务谋求不正当利益”,那么其受贿罪名就不成立,“共同犯罪”也就无从谈起。

对于这一点,林碧在第二次侦查供述推翻了第一次侦查供述的说法,在法庭上一再表示:侦查供述不属实。

公诉人邸桂珍陈述,在凤竹纺织上市过程中,公司领导让林碧疏通证监会关系,林碧找到了当时在深交所筹备创业板、担任创业板公司上市审核小组组长的王小石,希望利用王小石之前证监会发行部副处长的工作经历,帮助凤竹纺织尽快上市。之后林碧和王小石在深圳约见了凤竹纺织的公司负责人。王小石见过公司领导人之后表示,这家公司过会的可能性很大,答应帮忙。这一段各方均无异议。

随后,王小石专门飞到北京,帮助凤竹纺织企业领导约见证监会发行部审核一处和审核二处此项目的两名预审员齐蕾和楼坚,这二人这是凤竹纺织的预审员。

公诉人陈述,此后凤竹纺织答应给150万的费用,林碧打电话给王小石,王小石说,他要80万,剩下的归林碧。并且林碧还说,当时王小石说,双方都用别人的卡打钱进来。

他说,林碧在找到他时确实对他有过承诺,在介绍认识证监会相关人员之后,会给自己一些好处费,但当时没有提具体的数字。

公诉人反复追问:林碧提钱的事,是在王小石见凤竹纺织领导人之前还是之后?王小石表示,记不清楚了。

王小石说,在完成帮凤竹纺织企业领导约见齐蕾和楼坚之后,林碧自己提出要给好处费,“他提的,我就收了。”至于钱的来源,王小石说,自己压根“没问”。

林碧对公诉人的提问,例如:和王小石是怎么谈的,王小石和凤竹纺织领导人是怎么谈的,王小石给公司什么帮助,王小石是否介绍证监会人员和企业认识,有没有跟王小石讲过这笔钱来自于公司,王小石有没有问过这笔钱的来源等问题,大部分都回答以“记不清了”。公诉人在法庭上厉言劝他“端正态度”。

对于为什么当庭说“侦查供述不属实”,林碧回答,他是近视眼,看不清楚笔录;而且身为福建人,福建话和北京话差别很大,询问时期男同志的声音浑厚,听不清楚。另外,他还说,之所以侦查供述不属实,是因为当时他“态度不好,所以很多地方回答有纰漏”。

林碧在法庭上翻供说,收到企业140万之后,没有跟王小石说过钱的总额,只是给了他72万。至于给王小石这笔钱以及数额,是公司的决定。

但在凤竹纺织公司领导人出具的证词中说,是林碧主动向公司索取150万费用,公司扣除了一点前期费用,分两次给了林碧140万。

在最后的陈述中王小石说,自己在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工作期间,有很多机会被要求介绍和透露发审委名单,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做过,他说,“这件事教育了我。”

林碧最后当庭流下了眼泪,他说:“站在被告席上是我没想到的,直到现在也不能相信自己触犯了法律。”

晨报讯(记者李隽琼)兴致勃勃前往欧洲参加最大的农用化学品交易会的19家中国公司,却在英国的格拉斯哥遭遇“驱逐令”。记者昨天获悉,因为巴斯夫等公司向中国公司发出37项禁令,19家中国公司被禁止在11月初举行的为期三天的销售展会上展示自己的产品。

巴斯夫这家全球最大的化学品生产商与另两家未公布名称的公司一起,指责中国公司在农用化学品交易会上涉嫌专利侵权。接到“驱逐令”的19家中国公司包括安徽华星化工、河北威远生化、中化(青岛)实业有限公司和淄博新农基农药化工等。

“会展中某些公司因为被‘举报’侵权而遭到驱逐,这样的事情在中外都有先例。它对企业的影响十分消极,至少该公司产品的销售渠道会受到重创。”昨天接受记者采访的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曹津燕说。

这位资深的专利事务专家对19家中国公司的建议是,应当迅速确认自己的产品是否侵权,一旦确认没有侵权行为,应立即提出自己的申诉,以保护公司产品在国际上销售渠道的通畅。

现在,这一提议正得到19家中国公司的积极回应。被巴斯夫等列入“黑名单”的一家中国公司——河北威远生化国际业务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已有申诉想法。目前,公司已分别聘请了英国方面的律师和中国方面的律师处理此事。”

这位工作人员认为中国公司在英国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他对记者说:“希望19家中国公司团结起来应对此事。”

截至本报截稿时,巴斯夫中国公司负责公共事务的人员尚无法向记者提供巴斯夫方面是否有确凿证据表明中国公司有侵权行为。巴斯夫中国公司告诉记者,该公司中国区的负责人尚未得到相关事件的具体通知。

由于有国家质检总局禁令,家乐福总部上月底就以紧急通知的形式,要求下属超市立即全面停止使用PVC保鲜膜,进而改用合乎标准的保鲜膜。而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省高性能与功能高分子材料重点实验室昨天提供的检测结果却表明,该公司在广州的超市目前仍在使用PVC保鲜膜。

从前天开始,本报记者与广东电视台《财经第一线》栏目记者一起,分别走访了好又多淘金店、吉之岛天河城店、百佳超市正佳店和家乐福超市员村店等广州市的多家大型超市。随后,记者将超市的保鲜膜取样送往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省高性能与功能高分子材料重点实验室检测。检测结果显示,吉之岛、家乐福等超市用于直接包装肉食和熟食的保鲜膜仍为PVC。另外,这些使用PVC保鲜膜的超市,也没有标出“严禁加热”等字样的消费警示。

半个月前,国家质检总局明令禁止使用PVC保鲜膜直接包装肉食、熟食,但连日来,本报以及广东电视台多次接到有消费者的投诉,称仍有部分超市违规使用PVC。与此同时,广州市的各大超市却纷纷发表声明表示已经停止使用了PVC。

6日上午,本报记者与广东电视台《财经第一线》栏目记者对好又多淘金店、吉之岛天河城店、百佳超市正佳店、家乐福超市员村店等五家大型超市进行了暗访,并在每家超市购买了用保鲜膜包装好的生鲜肉制品及熟食。

在吉之岛天河城店,记者发现该超市使用保鲜膜包装鲜肉及熟食(如:炸鸡腿)等食物。超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知道PVC保鲜膜可能致癌的消息,但是对于超市方面是否撤换了保鲜膜的消息并不知情。家乐福等其它超市的生鲜肉专区的工作人员也都表示,“这些都是领导决定的,我们并不知道。”

在超市内,记者随机访问了10个消费者。这10位消费者均知道PVC保鲜膜可能致癌的消息,其中9位表示信赖超市,认为超市肯定会遵守国家的相关规定。在天河城吉之岛购物的贡先生表示,自己一般都选择广州市大型超市购物,“我相信这些超市已经将致癌保鲜膜撤换了,因此并不会担心安全问题。”

前天下午,记者将数家超市的保鲜膜样本送往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省高性能与功能高分子材料重点实验室,经检测,吉之岛、家乐福等用于直接包装肉食和熟食的保鲜膜仍为PVC保鲜膜。

据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省高性能与功能高分子材料重点实验室刘运春表示,一般外面专家建议的通过烧的方法检测保鲜膜的做法是不够准确的,只能做一个初步的判定,而如果保鲜膜中添加了其他的助燃物,这种方法就会不够准确。因为每种化学物质的分子结构是不同的,因此通检测分子的光谱图就可以对保鲜膜做出区别

刘运春称,此次检测的仪器为“傅立叶变换红外光谱仪”,主要是通过数学原理测试分子活动,“从检测的结果看,吉之岛、家乐福等超市使用的保鲜膜呈现的分子运动与PVC的结构标准光谱图基本相同,位于整个图案右方指纹区是体现氯原子运动情况和波动的峰值区域,这几家超市所使用保鲜膜鉴定图的右方都有明显的氯原子震动轨迹,而百佳和好又多超市的保鲜膜的分子运动与PE的结构标准光谱图基本相同”。

刘运春认为,鉴于PVC和PE的分子结构“相差十万八千里”,因此可以肯定,吉之岛、家乐福等超市用于包装鲜肉的保鲜膜为PVC保鲜膜。

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专业陈志泉教授介绍,PVC是一种叫氯乙烯的化学物质的聚合物,氯乙烯本身对人体是有害的,尽管它的聚合物———聚氯乙烯原则上无害,但任何化学物质的聚合都不是完全的,一定数量的氯乙烯没有完全聚合,但又无法从中分离出去,这些未聚合的氯乙烯就是PVC材料致癌的“祸首”。另外,PVC本身比较硬,但制作以PVC为材料的产品,一般会添加增塑剂来提高柔软度。PVC保鲜膜对人类健康的危害也来自增塑剂中的有害化学成分。

陈志泉教授表示,正是因为危害严重,欧洲早在数年前就禁止使用PVC作为食品包装材料。日本也在2000年杜绝了PVC食品包装。据世界包装组织理事会资料,美国、日本、新加坡、韩国和欧洲各国现已全面禁止使用PVC包装材料。

新快报讯10月25日,国家质检总局通报了对进口和国产食品保鲜膜的专项检查结果。

据国家质检总局初步调查,国内生产食品保鲜膜企业共47家。其中,生产PVC食品保鲜膜生产企业6家,绝大部分为中外合资或外国独资企业,PVC食品保鲜膜年总产量约1万吨。其中,10%出口,90%在国内各地销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