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秘书长否认东盟成员国一致支持日本入常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4:55:23

《21世纪》:欧美市场是不是竞争最激烈,也是最后要争夺的核心市场?谈谈这个市场的成绩?

时报讯(记者何华高)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伤者,夏先生的亲属一筹莫展。事情缘于前晚11时45分发生在天河区东圃大马路11号麦当劳餐厅二楼的一起枪击案。案发后,警方迅速赶到现场,并当场抓获了策划这起枪击案的主谋——广州某出租车公司司机李某,但枪手趁夜色逃脱。据介绍,这起枪击案缘自一场债务纠纷。

“我当时正在用餐,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随后就看到一名男子头部鲜血喷涌倒地!”目击者王先生向记者讲述案发的那一幕时,仍掩饰不住惊恐。他说,事发时是晚上11时45分,麦当劳准备打烊,店里没有多少顾客。

昨日上午11时,记者来到事发地麦当劳餐厅,餐厅里面人来人往一片兴旺景象。“就是在这个位置发生的枪击案,血迹当场就被清洁工人清洗掉了。”在麦当劳二楼,王先生指着门右边的一个餐桌告诉记者。王先生称,遭枪击的男子年龄约三十五六岁。“当时我看见上来两名男子,悄悄来到那名男子旁边,那男子正在吃麦当劳,没有感到危险的逼近。其中一名男子用手指着那名男子说了句‘你在这里’,接着另一名男子迅速摸枪对准那男子的头部就是一枪。”

餐厅对面做生意的档主龙先生说,当时发现两男神色匆忙跑出麦当劳大门上了路边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后面好像还有五六名彪形大汉,也紧跟了上去。

麦当劳一员工说,“枪击案发生后,我们立即报警。警察来得十分迅速,并很快控制场面,同时对案发现场展开全力侦查。”知情人士透露,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枪杀案。相关人员介绍说,警方首先对事发的麦当劳暂时封锁,询问了在场的目击证人,同时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对凶手展开了全力追捕,当场抓获了策划这起枪击案的主谋——广州某出租车公司司机李某。而餐厅当班经理以“这里没有过这样的案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昨日下午1时,在天河区红十字医院,伤者夏先生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里面,仍处于昏迷状态。嘴巴鼻孔等插满了输氧管,只有电子仪表还显示心脏在跳动。医生称,枪手从从右太阳穴射击伤者,经诊断发现子弹已经穿过大脑。医生表示会尽力挽救伤者的生命。

对于为何会发生这起出租车司机买凶枪击同是出租车司机的案件,夏先生的亲属讲,事后他通过了解得悉,此事缘自一场债务纠纷。出租车司机夏先生与买凶出租车司机、广州某出租车公司司机李某多年前认识,并来往密切。李某有一次手头紧向夏借4万元并立下了借据。后来夏多次催李还款,李不但没有还款意愿,还要夏把借据交给李某自己保管。由此双方纠葛不断,导致前晚这次买凶枪击案。

但也有人告诉记者,这场枪击案的原因是两个司机打牌赢输引发纠纷。不过这些说法,当地警方均以“不方便透露”婉言谢绝记者。

但是,监管的利剑还是短暂遏制了宝钢权证的疯狂。9日,宝钢权证结束了连续8个交易日的上涨行情,大跌29.59%,以上市以来的首个跌停板报收。

短暂的暴跌之后,10日宝钢权证继续挑起战火,大涨20.79%,成交29.32亿份,换手率高达606.73%。11日开盘高开7.07%,全天上涨15.21%,成交33亿元,占沪市交易额的60%。

8日,上证所发布公告,称近期该所经过约见谈话和现场走访的初步调查,发现个别会员营业部在权证经纪业务中存在交易前端控制不力、为客户违规融资等行为。

这种违规融资事实上是在营业部经纪业务中一度相当普遍的行为,只不过此次权证的激情演绎,对违规融资作了一次更为瞩目的操练。

在炒作宝钢权证近20亿的资金中,这些钱从何而来?细心的投资者发现,此前屡屡上榜的华夏证券总部营业部“消失”了。

“营业部为客户进行融资(主要指当天补平的透支行为)主要源于营业部传统的客户保证金券商存管模式。”一位曾直接操控营业部透支操作的交易部经理坦言。

他指出,在券商存管模式下,客户保证金存放在券商账户内,银行无从分清此账户内资金属于保证金还是券商自有资金,因此极易产生挪用客户保证金的现象,给客户提供透支就很容易做到。

而目前券商大多采用第三方(通常指银行)存管模式,虽然此种模式下,券商挪用客户保证金的行为将被比较有效的禁止,但由于交易清算是于每天收盘之后,那么只要有足够的头寸,或者即使头寸不够,只要能在收市清算前将头寸补足,也不会被察觉,因此,融资行为仍有机可乘。

比如某客户账户内有股票10万股,市值100万元,资金余额5万元。某日,该客户觉得该股票可能先跌至一定价位后反弹,他想低买高卖赚取差价,但账面余额仅5万元,于是与营业部协商,为其提供50万元的透支服务,营业部通过后台操作,在其账户内虚存50万元,即资金余额虽然仍只有5万元,但可用资金为55万元。

得力于强大的T+0交易规则,宝钢权证就更让这种违规操作双方大大有利可图。

如上举例,如果违规操作交易标的对象不是股票,而代之以宝钢权证,那么由于T+0交易的模式,客户可以在买入权证后,在一个交易日内来回数次,交易量可以放大至无数倍。只要在清算前补足头寸,账面仍难以发现漏洞。

这样做的结果是,客户通过营业部透支的50万虚拟货币,赢得了放大倍数的盈利金额,而营业部则在客户交易量的放大中,赚取了远远超过50万交易量所带来的佣金。

一熟悉权证内部操作的业内人士透露,某营业部正是通过这种方式,以200万的底盘炒作宝钢权证,做了两个亿的交易量。

目前证交所规定证券营业部收取权证交易佣金不得超过权证交易金额的2.5‰。按照市场比较普遍的佣金额度(权证交易金额的1.5‰)以及两个亿的交易额来算,一天下来,证券营业部仅权证交易项就可以收取30万的佣金。

面对每天30万的诱惑,营业部代为融资也成了大胆试水之举。这正是监管部门虽然三令五申,禁令重重,仍有营业部支持逆势而行大炒宝钢权证的主要原因。

此外,除上述营业部代为融资的技术操作手法外,还有证券营业部作为中间人,为需要资金的客户以及愿意放出资金的机构搭桥,通过三方私下签订协议的方式,达到融资目的。证券营业部作为中间人进行监督,不做担保承诺。这种方式更为隐讳和不易察觉。“营业部只要表示不知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以坐享佣金收成。”有业内人告诉记者。

上述人士透露,目前宝钢权证的交易通过这种方式融资的情况也不少,不过需要一定股票作抵押。由于形式相当隐秘,更让监管部门难于查证。

特种纤维(0285.HK)停牌后,故事的主角陈顺利如人间蒸发般,踪迹难寻一位刚从陈顺利的家乡——福建长乐市漳港镇路顶村探访归来的人士告诉记者,陈顺利已经去了加拿大,同去的还有陈顺利的妻子、弟弟、妹夫等一批“走得近”的亲戚。

陈顺利留下的是一堆巨额债务和诉讼。据统计,在清盘前,特种纤维欠银行贷款7.2亿元,陈顺利以质押股票的形式从证券公司和财务公司获得资金2.81亿元,此外,还有数亿拖欠的各种原材料款、设备款和水电费。

陈顺利以何种手法获得如此巨额资金?伴随各债权人的一轮密集相关诉讼,真相逐渐显露。

位于福建长乐市的福建顺达涤纶有限公司目前已经被法院查封,据本地人介绍,以前很是热闹的工厂,现在除了几个保安外,已经没有了一个工人。

尽管各路债权人对陈顺利旗下资产的追索一直没有停止,但收获寥寥。11月4日,福建省华夏拍卖行拍卖大厅,当拍卖师念道“和顺商贸城”后,无人举牌报价,人们对这座仅完成建筑框架的物业,能否达到1700万的参考价心存疑惑,最终流拍。

记者得到的资料显示,目前特种纤维涉及的银行贷款总计7.2亿元,贷款银行包括:工商银行五四支行(贷款总额2.66亿,房地产抵押)、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贷款总额1.45亿,厂房机器抵押)、农业银行福建省分行(贷款总额2235万,办公楼抵押)、光大银行福州分行(贷款总额1665万,机器设备抵押)、东亚银行厦门分行(贷款总额9387万,机器设备抵押)、中国银行佛山分行(贷款总额3000万,无抵押)、浦东发展银行东门分行(贷款总额2986万元,机器设备抵押)、中信银行香港分行(贷款总额2760万,机器设备抵押)、香港怡泰福银行(883万,机器设备抵押)以及福建省长乐市的数家单位。

停牌前,陈顺利所持特种纤维的11.96亿股中,有11.61亿股分别抵押给了友邦银行、深创投、利高证券、台证证券(香港)、Tonwell投资、敦沛证券、兴伟联合证券有限公司、LaSalleStreetVentures、新鸿基、TopNewFinance等9家机构,获得资金2.81亿元。

相比于有物业抵押的债权人,那些以机器设备和股票为抵押的债权人更显艰难。伴随着特种纤维的停牌和退市,他们手上的这些抵押物,要么日益缩水,要么成废纸一堆。

相关债权人之前已经开始陆续向法院递交诉状,在记者得到的几份法院判决书和起诉状显示,陈顺利获得这些贷款和资金时,多采用上市公司资产抵押或上市公司担保的方式,在陈顺利“破产”,特种纤维除牌的背景下,这种担保或抵押的保障意义,着实有限。

根据2004年10月11日的一份清盘资料显示,特种纤维当时共有银行存款7.9万元,厂房机器设备2.1万元,其他资产912元合计仅有10万余元。

9月3日,福建高院在厦门对特种纤维位于福建长乐的物业宏航新城进行拍卖。宏航新城是1996年陈顺利抵押给工商银行福州分行五四支行的,一同抵押的还有部分开发项目用地,此笔交易,陈顺利共获得8500万元贷款。

这8500万贷款,五四支行当年以三笔短期借款合同(L3520099016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4500万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6月至2000年6月;L3520099017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2900万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6月至2000年4月;L3520099018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1100万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6月至2000年5月)的形式贷给了和顺(中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顺中国”)。

然而,一份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这三笔本金共计8500万的贷款,直到约定还款日的4年之后,即2004年6月30日(判决之日),和顺中国仅归还60万元(每笔20万),剩余8440万元和659万元利息分文未付。

而且,五四支行给陈顺利的贷款远不止8500万。特种纤维停牌之后的五四支行一份起诉状显示,在提供完上述8500万贷款之后,五四支行至少又给陈顺利先后提供过三次贷款。

首先是在2001年前后,五四支行给和顺中国提供了L3520099059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3300万元,到期日为2003年7月30日。

值得注意的是,在提供这笔贷款时,陈顺利此前的8500万贷款已经到期,但仅仅归还了60万元。

在此之后,五四支行又给陈顺利提供过两次贷款,2002年9月30日,和顺中国与五四支行签订了编号为2002(五四)工银(短)总字第16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金额3300万元,用途是归还L3520099059合同的借款本金。

2003年8月29日,和顺中国与五四支行签订了编号为2003(五四)工银(短)总字第13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2800万元,用于归还2002(五四)工银(短)总字第16号合同项下的借款本金。

显然,后面三笔贷款的目的就是“新贷还旧贷”。但即使是这样,陈顺利依然未将旧贷还清,五四支行的起诉状显示,直到2003年12月,3300万的这笔贷款依然还有500万的本金未还。

五四支行提供的后三笔贷款,均是在第一批的三笔贷款几乎分文未还的情况下借出。为什么五四支行不在第一批8500万贷款到期后及时追索,申请法院查封抵押物?记者注意到,五四支行的起诉状日期,都是在特种纤维暴跌而被联交所停牌的数月之后。假如特种纤维不被停牌,“新贷还旧贷”的套路是否会不断延续?

记者向当事人原工商银行福建省分行副总经理陈建兴询问此事,陈告知记者,他已经被调离福州,不在原单位工作,至于以前的事情,不愿再提起。他表示,自己并不是经办人,当时怎么贷的并不清楚,只是后来问题出来了,参与过一些处理。

不论怎样,最终结果是:“新贷还旧贷”不仅让五四支行成为最早贷款给陈顺利的银行,也成为贷款最多的银行(贷款和信用证垫款总额共计2.66亿)。

在特种纤维停牌近一年后的2004年6月,特种纤维的香港债权人怡泰富财务(香港)有限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迅速发表声明,至2004年3月31日,特种纤维担保广东佛山和顺东利特种纤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顺东利”)所借款项1.45亿元人民币,据此反对怡泰富进行清盘。

1.45亿的贷款规模,让光大银行深圳红荔路支行成为仅次于五四支行的债权银行。而陈顺利获取红荔路支行贷款的手法,与之前获得五四支行贷款的手法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红荔路支行声明所说的和顺东利,是2002年陈顺利收购的企业。前身是佛山东利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佛山东利”)。2002年6月,佛山东利以8200万元转让给特种纤维和福建长乐顺氏集团,二者分别占62%和38%的股份,并更名为和顺东利特种纤维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佛山东利化纤成立于1994年,总计投资超过5000万美元。转让陈顺利时,佛山东利总资产约为3.5亿,负债2亿多元,净资产在1亿以上。知情人士表示,在转让时,佛山东利的债务全部剥离,陈顺利仅用8200万元的代价换得了高达3.5亿的资产。

但当时主导佛山东利重组的佛山市工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转让的背景是佛山东利不能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已经出现了“难以为继的经营困境”,而转让给特种纤维,主要出发点是希望能够凭借其香港上市公司的实力让佛山东利经营状况能够根本改善,而且此举同时也可以为地方带来新增投资和新增产值,因为根据收购协议,“甲方(陈顺利)要在佛山投建2万吨无纺布项目。”

但陈顺利入主佛山东利后,不仅没有增加投资,也没有按约定交付收购款,而是首先取得了中国银行佛山分行3000万元的无抵押贷款,在此之后,陈顺利又将和顺东利一部分资产抵押于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获得8000万元贷款。

根据约定,陈顺利必须在半年之内付清收购款。然而,即使在获得以上总计1.1亿贷款后,陈顺利依然并没有将所贷的资金偿付收购款,而是以购买原材料或设备的名义将8000万元分四笔转入其妻子杨秀慧及其他关联公司名下。知情人士表示,所谓的原材料和设备从未送到佛山的工厂。

截至2003年8月,和顺东利仅仅只支付了3116万元,仍然拖欠6000多万元的资产转让款未付。无奈之下,佛山东利将和顺东利告上了法庭,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当年8月发出了民事调解书,表示“和顺东利必须尽快支付佛山东利6389万元(含利息)的收购款,否则佛山东利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有权申请收回该公司资产”。

于是,此前曾贷款8000万元给和顺东利的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面临尴尬:如果强制执行,曾经被作为贷款抵押的和顺东利的资产将被强制收回,此前8000万元的贷款自然打了水漂,要么是“放水养鱼”,再给和顺东利追加贷款,以偿还收购款。

最后的选择是后者。8月25日,福建长乐顺氏集团又以所持和顺东利股权抵押担保,从红荔路支行再次获得6500万元贷款。相关人士表示,之前红荔路支行提供的8000万元贷款是以和顺东利资产作为担保,而此次贷款,是以拥有和顺东利资产的公司股权作为担保,属于资产重复抵押。

至此,陈顺利在8200万元收购款大半未付的情况下,已累计获得了1.75亿元贷款,而这些贷款中,除了归还佛山东利的收购款,其余的,据知情人介绍,大多被陈顺利以购买原材料或设备的名义转到了其他关联企业。

记者了解到,早在中国银行佛山分行发放3000万元无抵押贷款的时候,香港廖绮云律师事务所受当事人(一特种纤维股票承押人)委托,曾经以挂号律师信以及电话、传真的方式给中行佛山分行的负责人发出了风险警告,表示特种纤维可能出现严重的财务和控股权转移的问题,但此举并未对银行发放贷款产生影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