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观念太陈旧 难以理解有钱人为何爱过穷日子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6:16:11

当有记者很礼貌地问到私人生活时,黄圣依说她自己是一个生活单纯且非常重视朋友的人,所以即使她现在的工作是演员,但是很多从以前就一直持续来往的圈外朋友对他而言还是很重要的,虽然她非常重视也热爱这份演艺圈的工作,但她希望大家还是能公私分明不要将她的私人生活与工作混为一谈,至于之前媒体所传之绯闻,包括周星驰及圈外小开她都予以否认,仅说大家都是好朋友。

不约而同的是当记者问及叶璇跟田亮、熊倪先后传出的绯闻消息时,叶璇一脸无辜地说:“你想我说什么呢?那些当然都是假的,我们只是好朋友;所以这件事情请尽量少提吧,尊重我自己,也尊重别人吧。”

果然两位都是武功高超的侠女,在闪避绯闻话题时的功力也一样高招,令人不禁佩服。秀卿/文并图

2002年正月,64岁的刘生权与31岁的黄高学在客车上偶遇,交谈甚欢。第二天,黄高学特地从大足珠溪镇老家赶到大足三驱镇,多方打听找到刘生权的住处,希望和这个“能说会道”的阿姨常来往。交往10多次后,黄向刘表白。刘拒绝了。后黄再次赶到刘住处。这次,刘没再拒绝。

3个多月后,黄将“比母亲还大6岁”的“女朋友”带回了家。但旁人的非议和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让刘无法忍受。她趁黄睡觉时悄悄逃跑了。黄发现刘不辞而别,大哭着跑到后山欲跳崖,被父亲拉了回来。刘再次被感动,两人决定携手生活。为躲开旁人非议,两人一起搬到陌生的龙水镇上摆摊谋生。

媒体对刘、黄二人传奇般的恋情铺天盖地的报道,不光打扰了二人原有的平静生活,也让大足宝兴镇74岁的老人陈树荣颇为恼火。

陈是刘生权的表兄,两人1957年结婚后,生了两儿三女。由于近亲通婚,其中3个子女有智力障碍。因为子女问题,两人经常吵闹,发展到后来还不时打架,关系十分恶劣。1988年,刘被拐到河南后,与陈失去联系,之后逃回大足也未回到陈家,分居已达17年,但一直未办离婚手续。

最初,陈是从邻居口里得知妻子找了个比儿子小很多的恋人。因分居多年,陈也未太在意。去年6月,众多媒体纷纷报道后,刘生权的黄昏恋成了十里八乡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儿女们不敢出门了,女婿魏后成说“上街都只有把头埋倒”。大儿子更是从此不再与母亲来往。陈一出门,便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更有人当面开玩笑:“你老婆好能干,给你戴了这么大顶绿帽子!”有一次陈乘车外出,又被车上乘客讥讽。

一家人的生活被打乱,陈再也无法忍受。他到龙水、珠溪等地调查妻子与黄高学的事情。之后,陈多次到三驱法庭,欲状告妻子重婚。由于自诉重婚必须提供基本证据,而陈无法提供,法庭未予立案。

去年11月20日,陈又一纸诉状将刘告上法庭,提出离婚,并要求刘给付4000余元赔偿。法官经过10余次调解,陈终于同意,只要刘不再与黄一起流浪,可以不要补偿费,双方自愿离婚。近日,他俩拿到离婚证书。

对于刘轰动全国的一场恋情,陈树荣“感觉很受伤”:虽然分居17年,但一直把刘当成一家人,还有感情。她闹出这场事,太丢人!但事到如今,并不恨刘。只要她哪天愿回来,还是欢迎。

刘、黄二人已是龙水镇上的“知名人物”,记者很容易地找到了刘生权摆在桥头上的小摊。当天正值黄回乡下平整秧田,刘独自守着小摊忙得不亦乐乎。

刘说,很多人都好奇我们夫妻生活怎样,其实我们“这方面的事很少”。两人每天的生活模式很固定:早上由她做饭,吃完饭由黄搬东西出门摆好摊位,然后黄卖东西、刘替客户缝补衣服。提起小恋人黄高学,刘说他有个最大的特点是“会说话”。最初在一起时,经常给她说“热天不会热着你,冷天不会冷着你”,让刘相信他会好好对她。去年夏天,刘感冒不能起床,黄背着她在医院和家之间跑了许多趟,逼着她输液治疗。

刘叹了口气,说有的东西也会变:“原来黄一个月不吃肉也不说什么,现在每天都要吃肉。就像又带了个儿子,累得很。”她说,以前一个人生活,每天两块钱就足够过一天,现在两个人平均每天得10多元钱才行。

黄没有另找工作,两人共同经营的小摊每月只能收入三五百元,经济困窘,两人经常因为钱吵架。刘说,她是老年人,提倡节约;黄是年轻人,爱吃爱穿,有时看中了一件衣服,也不管有钱没钱闹着要买,而且每天还要吃零食,不同意就容易发生争吵。

对这样的情形,刘显得很无奈:其实最初我只是认他做干儿子,经常一起来往。但周围的人都议论我们如何如何,后来干脆就这样了。纯粹是舆论把我们推到这步的。

刘说,虽然和前夫离婚了,也不准备和黄结婚,一个人过更轻松。刘甚至托人给黄介绍过两次女友。

对于两年的共同生活,黄高学第一句话是“说不出啥滋味”。他说,以前自己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上坡干活,很空虚很寂寞。遇到刘后,觉得很谈得来,慢慢有了感情,是自己主动追求她的。虽然夫妻生活“还算和谐”,但现在有些东西淡化了,失去了感觉。

黄说自己很看重感情,一旦真心就“付出生命也愿意”。刚和刘一起时,觉得她一辈子没穿件好衣服,他借了40多元钱为刘买了件衬衣。而刘并不这样对他:总是把钱全掌握在手上,不让他买看中的衣服,甚至吃顿肉都得向她“请示”。“感觉她好像始终防着我,对我一点不大方。”黄坦言,亲戚朋友都反对和刘在一起。媒体报道后,最初不时有人专门到摊位上歪着头“看稀奇”。精神压力很大,可以说“放弃了一切,牺牲得太多”,但没得到相应回报。

黄说,与刘一起生活时,曾有人为他介绍过女友,他未同意。但今后,也希望有缘的姑娘出现,可以将刘当长辈,3人一起生活,毕竟刘无法生小孩,不能传宗接代。如果没有这样的人出现,他也会继续忍受下去,不会主动离开刘。但也不会去办结婚手续,因为“手续并不重要”。

对这对轰动一时的老“妻”少“夫”,人们的看法不尽相同。不少人表示很难理解,甚至认为小伙子黄高学“脑壳有问题”;也有人认为正常,“感情这东西很难说”。

为何在选择之初能承受重压,舆论平静之后压力减小反而都喊累?重医附一院心理卫生中心主任蒙华庆分析,可能有几方面原因:首先,两人当初走到一起并非是感情水到渠成的结果;其次,年龄差距太大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若年龄相仿,两人可以共同经历衰老的生理和心理过程,若差距过大,观点、价值观的冲撞也会更厉害,因此带来的矛盾也会更多;最后,经济问题、社会舆论的影响也是长期的。所以,社会上“年龄不是问题”的说法并不全对,婚恋仍应适当考虑对方年龄。

刘生权:大足县三驱镇人,初中文化。18岁与三驱镇的表兄陈某结婚,生育5个子女;25岁开始,在当地一小学任民办教师22年;1988年,被拐卖到河南,其间做小买卖,8年后逃回大足;此后,在三驱一庙里主办庙会谋生;2002年偶遇黄高学,两人从三驱迁往龙水镇做小生意。

黄高学:大足县珠溪镇人,未婚。初中毕业后,随父亲四处为人编织蒸笼,间断做小生意卖衣服、日用品等。(记者张一叶实习生赖芳杰采写记者陆纲实习生李文科/图)

本报吉林市电家住吉林省桦甸市红石砬子镇江南街的李某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做完疝修补术后,他的左侧睾丸不见了,他将桦甸市红石砬子镇中心卫生院告上法庭。因不堪种种压力,他赶走妻子。官司打赢后,他又得了脑血栓和尿毒症。绝望时,离婚4年的妻子毅然回到他的身边。

1958年,李某出生在磐石县一个小山村,家里一贫如洗。18岁那年,他来到桦甸市红石砬子镇,几经周折,在水电站上班。后来,经人介绍,他与当时家庭条件很好的村书记的女儿吴桂华结了婚,不久后便有一对儿女,一家人生活得幸福美满。

1996年3月3日,李某身体不适,到桦甸市红石砬子镇中心卫生院就诊,被医生姜殿荣诊断为左侧腹股沟肿物,要用疝修补术进行治疗。3月5日,由姜殿荣主刀、李化民担任麻醉师对他进行了疝修补术。经过1个半小时的手术后,李某被推回病房休养。手术后第三天,李某发现左侧刀口上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同时他发现自己左侧的睾丸不见了。他马上找到姜医生,姜医生一口否认了他的说法。

出院后,李某一直痛疼难忍,后又回到该医院,姜医生通过透视确诊为肠粘连,并给他洗了肠,但仍未见效果。医院要给他做第二次手术,李某没有同意。

4月9日,李某来到桦甸市人民医院进行了腹腔囊肿囊壁部分切除、腹腔引流术。4月22日,术后恢复较好,李某出院。

发现睾丸丢失后,李某一直想给自己讨个说法。1996年到1997年,他多次到桦甸市卫生局申请做医疗事故鉴定,但迟迟未果。后来在桦甸市政府的过问下,桦甸市卫生局同意给李某做医疗事故鉴定。可红石砬子镇中心卫生院将他住院时的所有资料全部丢失。桦甸市卫生局的医疗事故鉴定结果是他患有先天性隐睾,与红石砬子镇中心卫生院的手术治疗无因果关系。

李某对此结论不服,又到吉林市卫生局重新申请鉴定。1999年12月25日,吉林市事故鉴定委员会下发了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是:此事属严重医疗差错。

就在此时,整个红石砬子镇都知道了李某的“睾丸丢失案”,他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话题,流言越传越可怕。每当他从街上走过时,有很多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地说:“就是他,就是他!”后来,他几乎不敢走出家门。碍于压力,他向妻子提出了离婚,但妻子坚决不同意。

此后,他经常故意找岔与妻子吵架,心情不好时,他无缘无故发脾气、摔东西。看到妻子在一边落泪,他总告诉自己不能心软,妻子应该有更幸福的生活。2000年7月,桦甸市法院判决李某与妻子离婚。

李某于2000年1月14日依据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向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判决称,由于红石砬子镇中心卫生院的手术给原告李某造成严重医疗差错,李某应当得到赔偿。但他在规定期限内未向法庭提供有效标据,故对他的实际损失无法支持,本案受理费由原告李某自行负担。

接到一审判决书时,李某表示不服,上诉到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11月13日作出民事裁定:撤销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发回中级法院重审。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红石砬子医院应给予李某合计6万余元的赔偿。

李某和红石砬子镇中心卫生院都对此重审判决表示不服,上诉到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年9月12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最后,经法院调解,红石砬子中心卫生院按月向李某支付赔偿金。直到2002年年末,赔偿金才如数到了李某手中。

得到赔偿金后,还完打官司期间所借欠款,李某身无分文。2003年年末,李某突得脑血栓,住进桦甸市人民医院,而后转到吉林市一家医院救治。在病床上,他告诉女儿,他不想让儿女和妻子和他一起受罪才狠心离婚的。2004年5月,他又被确诊为尿毒症。

与此同时,妻子出现在他的床前。妻子流着泪说,女儿已经把事实的真相都告诉了她,她决定回来陪着他,再也不分开。2005年2月,他和妻子在红石砬子镇租了一间平房。天冷时,他们就蜷在一起取暖,日子虽苦,但两个人都觉得心里暖和。

目前,夫妻两人已经决定,最近几天就到桦甸市婚姻登记处复婚。-记者孙桂芳/报道

“我们家晓霞丢了半年多了,至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连个音讯也不有,求求你们快帮我们找找孩子吧!”昨天下午,记者赶到了莱西市江山镇展家埠村孙晓霞的家中采访时,孙晓霞的母亲刘吉云躺在床上哭成了泪人。“晓霞这孩子在学校学习虽说不怎么好,但为人却很老实,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如果出远门她肯定会打回来一个电话,但这么多天了一直没有她的电话,从孩子失踪后我的手机全时开机,就是想着那一天孩子会突然来个电话……。”孙晓霞的父亲孙贵山告诉记者,晓霞是2002年4月到莱西职业教育中心服装班学习的,到了去年4月份,被学校外联办统一安排在城阳区纯甄轻工业制品有限公司实习。去年过五一节时,孙晓霞还回过一次家,到了6月份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后,从此就失去了联系,至到现在孩子下落仍然不明。

“晓霞一去这么多天没一点消息,我们庄户人也没多少办法寻找,我们天天就这样为孩子的安全担心。”孙贵山告诉记者,孩子失踪后,孙贵山的妻子刘吉云象得了一场大病一样,整天精神恍惚,夜里做梦全是女儿的声音。由于担心女儿,本来身体十分健康的刘吉云整整瘦了一圈,整天吃不进东西。

刘吉云哭着向记者说,去年10月6日,晓霞已经近4个月没有和家人联系了,于是她一路打听来到城阳纯甄轻工业制品有限公司,公司保安告诉她,孙晓霞已经不在这里上班了。在这之后晓霞的父亲又一次来了这家公司寻找孩子的下落,好不容易听一位认识晓霞的女职工说,两个月前孙晓霞和几名同事一起离开了公司到日照去了。家人立即按照这名女职工提供的地址寻找,但最终没有找到。眼看就要过春节了,孙晓霞的父亲孙贵山又来到莱西市职业教育中心,但没能和校方有关负责人联系上,最后在快过年时,孙贵山将孩子失踪的事反映给了莱西市教体局就业办的王主任。王主任答应立即给学校和实习单位联系调查此事,但由于过春节一直拖到现在。

昨天下午,记者在莱西市教体局有关负责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莱西市职业教育中心,该校办公室曲主任告诉记者,负责学生实习一事的是学校的外联办林主任,但由于林主任和姜校长到河北出差了一时联系不上,除了林主任以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学校工会王主席介绍说,学校每年在学生实习之前,都要到实习单位进行考查,经过考查符合学校要求的企业才能安排学生实习。城阳这家实习企业与学校签定了有关协议,对学生在实习期间的安全和管理问题都有详细条文。王主席还告诉记者,他们前天已经就此派人到城阳实习企业进行调查,尽快查清实习学生孙晓霞失踪一事。莱西市教体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他们立即发动全校知情人士展开搜寻工作。

“晓霞这个学生学习不是怎么好,但她曾经上过网,在网上交了很多网友。”昨天下午,记者在在学校见到了孙晓霞班主任全老师。全老师说,去年过春节时她知道孙晓霞失踪后曾到处寻找过但没有结果。

全老师:从去年初开始发现她曾过偷着上网,并交了许多网友。她是个网迷,有时会在网吧呆上一个通宵,有一天早上我在上网吧里看到她和一名地方青年在一起上网。

全老师:知道。去年腊月28,孙晓霞的父亲的教育体局的王主任分别找过我,说孩子在城阳实习时突然失踪了,我当时就打电在同学中寻找,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

全老师:我知道这件事时已经快过春节了,我想学校领导已经知道这事了,这件事我不好回答。

“记者同志,这个事我也不好回答,你还是不要问了吧!”前天晚上,记者拨通了莱西市教体局就业办王主任的电话,王主任告诉记者,他并没有收到有关城阳纯甄轻工业品有限公司发来的关于孙晓霞私自离开公司的传真。

王主任:学制是三年,孙晓霞是2002年6月来学习的,去年4月被安排到城阳纯甄轻工业品有限公司实习。

王主任:这个事我不好回答。当时已经过过春节了,我们也到处寻找过,但没有结果。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孙晓霞曾实习过的城阳纯甄轻工业品有限公司进行调查,该公司办公室一徐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04年3月份,孙晓霞和莱西职业高中的其他学生被安排到公司实习。2004年8月20日,公司给这些学生发了工资,拿到工资后第二天,孙晓霞在没有通知公司的情况下就离开了公司。在同一天,该校在此实习的另外13名实习生也不辞而别。

徐先生说,根据公司的规定,无故旷工三天就作退社(该企业为韩国独资企业)处理。8月23日,该公司给莱西市教体局就业办的王主任发了一份传真,内容是“学校的13名学生旷工离厂,公司已作退社处理。”次日公司又单独给莱西市教体局就业办的王主任发了孙晓霞私自离去被退社的传真。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莱西职业教育中心去年3月共安排了68名实习生在该公司实习,之前,学校、学生和家长三方签定了一份协议,学校在协议上着重提到了学生在实习期间将跟踪管理这一条。

随后,记者在该公司生产统计窦先生的帮助下,见到了曾和孙晓霞同一生产线工作的职工公艳华。公艳华告诉记者,8月20日,孙晓霞拿到公司发的600元钱后,第二天就没有上班。她临走前,没有告诉任何同事。过了三四天以后,孙晓霞和同事周扬娟一起回来过一次,当时,她告诉同事,她已经在其他地方找到了工作,回来是为了收拾行李。前段时间,孙晓霞的父母来找过她,不过,所有同事都不知道她的下落。

据窦先生介绍,经过了解,周扬娟和孙晓霞不是一个学校的,她比孙晓霞来的晚,由于她离开公司的时间太长,现在公司已经没有关于她的资料了,不过找到周扬娟可能就会知道孙晓霞的下落。

窦先生说,服装公司的职工流动性很大,公司职工资料很多,经常有职工不辞而别,公司一般不会保留他们的资料。经过查找,公司没有找到周扬鹃的详细资料,他只是听职工说周扬鹃是莒县人。不过窦先生答应记者,有结果后会及时通知记者。

孙晓霞的失踪会不回与工作单位有关呢?针对这个问题,记者与该公司办办公室的徐先生进行了对话。

徐先生:公司不能限制职工的自由,他们可以自由出入公司大门,如果他们不打招呼就离开,公司根本无法知道。

徐先生:根据公司规定,职工无故旷工三天,公司就作为退社处理。退社以后,公司就不会对他们负责任了。

徐先生:作为服装公司,职工在不通知单位的情况下离开非常普遍,公司不可能为少了一名职工而进行寻找或报警。记者康晓欢王涛

本报讯(记者卢国强通讯员宁彤彤)昨天上午,一条体长达1.5米的黑贝犬突然闯上地铁四惠东站,引起乘客短时惊慌。公交总队值班民警急中生智,以“这是派出所养的防暴犬”迅速缓解乘客的惊慌情绪。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