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新影帝福克斯挑拍档 新片相中巩俐(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01:05

法国《解放报》:如果欧盟对中国纺织品实施特保条款,则意味着双方将陷入贸易战,这可能导致中欧关系遭到损害。欧盟内部就是否应该对中国纺织品设限也存在分歧,德国就反对这一做法,而法国工业界也对中欧关系蒙上阴影深感忧虑。中欧双方都是负责任的贸易伙伴,纺织品贸易协议的达成“埋葬”了一次贸易和外交危机。

法国《费加罗报》:中国不仅是“卖者”,也是“买家”,中国每年从欧盟进口大量的冶金产品、化学产品、机械设备以及汽车。曼德尔森在前往中国前就曾表示,欧盟倾向于以谈判解决争端,因为欧盟需要扩展在中国的市场。

英国《独立报》:中国和欧盟达成相关协议,避免了贸易战的发生。这一结果对中国是公平的,同时也为欧洲相关产业提供了调整空间。

英国《金融时报》:该协议的达成表明,中国在确立自身在全球贸易体系中地位的过程中,采取了一种建设性的态度。这充分表明中国是以一个负责任的、有价值的合作者姿态参与全球经济的。中欧之间达成纺织品贸易协议势必对美国形成压力,迫使美国考虑与中国达成类似协议。目前,美国各界对政府可能恢复纺织品配额制态度不一,零售商们认为如果那样,他们将无法购买到来自中国的物美价廉的服装产品。

“特保”是“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和“特殊保障措施”的简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WTO议定书》第16条规定:中国产品在出口有关WTO成员国时,如果数量增加幅度过大,以至于对这些成员的相关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构成“严重损害威胁”时,这些WTO成员可单独针对中国产品采取保障措施。“特保”实施期限为2001年12月11日至2013年12月11日。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工作组报告书第242段(纺织品特殊限制措施)》即242条款。242条款规定,如一个世贸组织成员认为《纺织品与服装协定》所涵盖的原产于中国的纺织品和服装产品自《世贸组织协定》生效之日起,由于市场扰乱、威胁阻碍这些产品贸易的有序发展,则该成员可请求与中国进行磋商,以期减轻或避免此市场扰乱。242条款截止日期为2008年12月31日。

赵玉敏(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专家):欧盟是全球高档纺织品和成衣的最大出口商,许多欧盟成员国内的服装产业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从中国进口纺织品。在整个利益链中,中国纺织品制造商只有10%的利润,90%的利润都属于品牌拥有者、批发商、分销商、零售商等各个环节。欧盟如果一味对中国纺织品进行打压,受损害的不仅是中国国内的纺织品生产企业和正常的双边贸易机制,而且还有他们本国进口商和零售商的利益。

梅新育(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国际贸易专家):中欧磋商的结果比较令人满意。一方面,出口限制增长率提高到8%到12.5%,比预想的高,让很多企业有了喘息之机,也挽回了中国在贸易摩擦中的面子;另一方面,欧盟承诺只对10种纺织品设置出口增长限制,而其他纺织品没有限制,这是本次磋商的最大成果。

曹新宇(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中欧达成纺织品协议有几大意义。第一,成功避免了贸易战,保持了与欧盟的战略合作关系;第二,纺织品贸易仅是中欧贸易的很小部分,目前欧盟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解决了纺织品贸易争端,对于中欧在其他领域的贸易合作更为有利;第三,中欧贸易摩擦的消除对于美国是一个刺激,也是一个启示,这将促使美国尽快与中国解决纺织品贸易摩擦问题。

宋泓(中国社科院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中欧就纺织品贸易争端达成协议对于澄清造成争端的根源以及树立解决争端的良好机制都会有所帮助。随着双边贸易关系的日益密切,各种各样的纠纷也会越来越多,但只要双方可以平等协商、释放善意,以双赢互利为目标,就能够找到平稳解决争议的方法。

张小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欧盟在去年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欧双方在贸易往来乃至各自经济发展上的相互依存程度与日俱增。纺织品贸易在中欧总体贸易中所占比例并不大,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把关系搞僵,显然不符合共同利益。

张汉林(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中欧达成一致对中国纺织产业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然而,国内企业仍然需要对可能面临的困难有清醒的认识,在扩大产能及出口问题上持谨慎态度。如果中国纺织企业因此而放松在结构调整和出口控制方面对自身的要求,可能还会重新面临新的外部考验。

一男在美容店耍小姐时花钱欲带三陪小姐“出台”,不料小姐嫌其长得丑坚决不从。伤了自尊的男子欲强行带走小姐,店老板出面制止与其发生纠纷。男子恼羞成怒,纠集3名同伙,持刀将店老板杀伤。店老板在医院因抢救无效死亡。日前,4名作案男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金牛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3月9日23时许,犯罪嫌疑人张军到金牛区天回镇大湾村5组一美容店内“耍小姐”时,看上了三陪小姐小杨。张提出带小姐“出台”,并与美容店老板刘福谈妥了“出台费”。让张没有想到的是,杨小姐嫌其长得丑坚决不从,声称宁愿接五六十岁的老头,也不跟他“出台”。张觉得很“没面子”,欲强行将杨小姐带走。店老板见状,赶忙出面制止,并表示愿意返还张的“出台费”。张不答应,刘福就说:“人家不挣你的钱,你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嗦,真是不知羞耻。”惹得张军火冒三丈,两人当即打了起来。在美容店伙计的助阵下,刘福把张军“扁”出了美容院。

吃了亏的张军越想越气,为发泄心中的怨愤,他向“铁哥们”李茂述说了自己的“悲惨遭遇”。李茂听后大怒,让张在美容店附近准备家伙“等倒起”,他马上带兄弟王波、赵学过来帮他“摆平”此事。

半小时后,4人齐闯美容店。店老板刘福见势不对,从上衣内拽出一把事先准备好的砍刀,对着张军背部就是一刀。惹“毛”了的张军忍痛抱住刘福,并从身上抽出一把猎刀,向刘福连捅数刀。刘倒地后,李茂三人也上前分别对刘福实施按压及殴打。刘福被送往成都陆军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文中人物为化名)周艳君见习记者唐雪元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张卫华实习生孙薇通讯员袁怀容)报道:10日凌晨,河南一演出团在路过阳新前往九江演出时,在阳新与江西瑞昌交界处遭到8名冒充警察的歹徒劫持。这8名歹徒在劫走钱财后,对4名女演员进行了猥亵。阳新警方在江西警方的配合下,当晚将8名疑犯全部抓获。

10日凌晨零时许,河南一演出团一行16人乘坐一辆货车途经阳新枫林检查站时,担心被交警检查而罚款,该团负责人带着演员下车步行。

当他们走过检查站后,8名男子骑着4辆摩托车赶了上来,来人自称是警察,要求检查驾驶证。当司机将驾驶证出示后,这些人又要检查他们的身份证。因未带身份证,该演出团负责人拿出了演出证,歹徒称演出证是假的,提出让老板花点钱“意思”一下。

河南老板解释,他们没带钱在身上,歹徒遂要求连人带车到派出所接受处理。深信不疑的河南老板便跟随着他们走向附近一乡村的公路。走了一段路后,在一处偏僻的山脚下,8名青年将演出团的4名男子叫到一旁,捡起路边的棍棒将4人打晕在地。

继而这伙歹徒返回货车上,对12名女性进行威胁,并从她们身上搜走了现金1300元,还抢走了一部手机。在抢劫得手后,歹徒将其中4名年龄不足20岁的女演员拉下车,对她们进行猥亵。凌晨2时许,8名歹徒骑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接到报警后,阳新公安局十分重视,成立了侦破专案组。经摸底调查,侦破民警锁定瑞昌市黄金乡的4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在瑞昌市刑侦部门的配合下,当晚8时许,抓捕小组将其中6名疑犯抓获,另两名逃往武穴的疑犯也于当晚被专案组缉抓归案。

据疑犯交代,10日凌晨零时,他们一行四人在阳新枫林镇一网吧门口,发现一群打扮入时、“衣着暴露”的外地口音男女经过。一时好奇,遂骑着摩托车尾随其后。

走了一段路后,他们便生歹意,于是用手机与江西瑞昌市黄金乡界首村的王某联系,让王等人迅速赶到枫林镇来。

几分钟后,王某等4人骑着两辆摩托车赶到了枫林镇与尾随演员的4人会合。经密谋,他们8人冒充是公安人员,对逃避检查站检查而步行的河南人演出团进行检查,随后便发生劫案和猥亵女演员的事件。

当股权分置改革第二批试点渐行渐近时,两大交易所成为推动改革前行的“主力角色”愈加明显。

作为市场化推动的一场改革,证监会一开始就把交易所推向了前台。就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推出之时,证监会内部就已定调,“要发挥两个交易所和相关市场机构的作用。”并指出,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业协会、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等对市场进行深入调研,从各自角度积极探索股权分置改革背景下推进交易所各项工作的具体措施。同时,证监会“交待”给交易所的三大任务是:一线监管、创新产品、技术支持。

上证所和深交所的有关人士近日在记者电话采访时都表示,“继续试点是无疑的,我们目前正在积极准备第二批试点工作。”

“大公司进入试点,是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取得成效的关键。第二批试点如果没有大型上市公司,也就不成为第二批试点,因为它与第一批没有区别。”深交所办公室的有关人士6日对记者表示。

据这位人士介绍,自证监会和国资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后,深交所与数十家大型上市公司进行了沟通。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些公司还存在着一定的“担忧”和“困难”。

5月26日,记者在北京采访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理事长陈东征,他表示,中小企业板是否进入第二批试点,最后由证监会统一安排。他表示,中小企业板公司进入试点对整个试点和中小企业板本身都是有利的,交易所在这方面也做了一定的考察和研究。

6月6日,记者就此问题再次致电深交所,有关人士表示,对于中小企业板公司进入第二批试点,最近深交所已与证监会进行了全面的沟通。据介绍,此前,深交所就试点问题已与所有中小企业板的公司进行了对话。据透露,已有三家公司正在设计试点方案。

一位参与有关公司试点方案设计的券商人士向记者透露,第二批试点公司大约为8至10家。在这些公司中既有绩优上市公司,也有中小板企业,可能还有央企上市公司。至于具体方案,既有缩股的,也有送股的,但权证方案还来不及使用。

这位人士同时表示,第二批试点公司之所以预计在6月中旬推出,是因为必须对第一批股权分置改革试点进行总结,并且在第一批方案顺利通过股东大会表决后再亮相。部分券商已接到证监会指示,要求抓紧完善手头的股权分置试点项目,尽快上报证监会。

对于市场的呼声,上证所理事长耿亮6月1日在北京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批试点的上市公司只有四家,目前市场各方希望推出规模更大、代表性更强、影响力更大的上市公司参与第二批试点。交易所鼓励公司推出有利于保障公众股东权益的试点方案,积极创造条件,促成非流通股股东与流通股股东就改革方案达成一致。”

“事实上,交易所在股权分置改革的过程中担任着一线监管的责任。从目前来说,需要对前一阶段的监管作一些总结,使接下来的试点工作更加规范。”上证所研究总监胡汝银表示。

5月上旬,有媒体揭露,“金牛能源(资讯行情论坛)大股东的关联方长期涉足公司股价的炒作,目前仍然或明或暗地持有大量流通筹码,它们极有可能在股权分置方案表决时与大股东联合踢假球”。

深交所在得知这一情况后,第一时间与金牛能源联系,了解有关真情。两天后,金牛能源公布了股权分置改革方案的修改方案,成为四家试点公司当中大股东在送股之外还作出补充承诺的第三家公司。金牛能源非流通股股东河北国资委实际控制的邢台矿业?集团?公司将原先承诺的获得流通权后不实施流通的时限由18个月变更为24个月,并确定届时出售股票的最低价格为每股8.71元。

邢台矿业集团还承诺,在其所持有的非流通股股份自获得上市流通权之日起的24个月内不上市交易或者转让,在此期满后的18个月内,邢台集团挂牌交易出售的金牛能源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5%。

“对于第一批试点监管中出现的情况,我们将进行归类,分析原因,制定和完善相关监管制度。”深交所公司部的有关人士表示。据透露,在第二批试点中,深交所将从三个环节加强监管。一是完善申请试点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说明书》、《保荐机构意见书》、《法律意见书》等相关文件的审查制度。二是做好试点公司信息披露监管,督促试点公司做好信息披露工作,充分保障投资者的知情权。三是密切关注每家试点的实际运行,制止和严防违规违法行为。

深交所办公室有关人士表示,交易所将为第二批试点进一步充实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在接下来的试点中,深交所将进一步加强专项市场监控,实行“每日一报”,严防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虚假披露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每日一报”同时也及时报送证监会。

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日前举行的第29次基金业联席会议上强调了基金业推进股权分置改革与实现证券市场和基金业发展的良性互动的问题。

当时,基金公司纷纷表示:此讲话在证券市场最关键的时刻对基金行业来说无异于一剂强心针,使大家对市场重拾信心。但随后,多只基金在投票前就减持了所持有的三一重工(资讯行情论坛)、清华同方(资讯行情论坛)等试点公司的股票。

作为手握重要投票权的基金,无疑是此次投票中举足轻重的角色。“这几天,我们与基金沟通不少,希望机构投资者看长远看大局,共同维护市场的稳定。”上证所有关人士表示。

深交所会员部的有关人士也表示,交易所将与基金进行对话,建立密切的信息沟通。

两个交易所的有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和配合,将为第二批试点创造和谐的市场氛围。同时创新产品,为投资者在试点中创造更多的投资工具也相当重要。

深交所国际部的隆武华表示,最近,深交所已组织一个研究开发小组,研究“权证”的交易规则,制订风险防范措施,做好相应的技术准备。

“上证所的权证方案已经成型,并已上报给了证监会。证监会也同意了这个方案。”上证所研究总监胡汝银6日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

胡汝银表示,上证所正加紧研究推出权证等新产品,为解决股权分置试点创造更好的市场条件。他说,权证产品是国际上成熟的产品之一,把权证产品与股权分置改革结合起来,有利于解决改革试点中金融工具不足、改革方案单一等问题,为试点公司和投资者提供更多可选择的工具。

据透露,交易所将推出“流通权证”。胡汝银说,“在主板市场开设一个权证市场,非流通股股东想流通,就买这个权证。这样对股民最公平,最能将保护投资者利益落到实处。”

另据介绍,除权证外,上证所还将为试点公司开发新的指数,单设新的板块,以便为投资者提供新的投资标尺。在试点公司达到一定规模后,上证所将为这一板块的行情进行另板显示。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李昌建实习生卢芳池慧华报道:1982年,荆州菜农汤秋蓉的丈夫去世,28天后,女儿出生了,却是一个脑瘫儿。23年过去了,正当生活露出些许曙光时,她意外发现女儿竟已怀孕数月!谁是作恶者?这位母亲背负着沉重的负担,在荆州有关部门帮助下,开始了艰难的寻找……

5月26日下午3时,一场暴雨突然袭击了荆州某地的一个小镇。在镇子东边集贸市场外摆摊的十多名摊贩急了,忙着将摊位向里挪,市场内顿时一阵骚乱。

汤秋蓉的13号摊点上挤满了人,但她没有摆摊。“她很久没来啦!”有人大声地告诉记者,“在和人打官司哩。”

此时的汤秋蓉正和孩子的姑妈讨论官司的问题,女儿夏佩佩在一旁坐着听她们谈话。

夏佩佩今年已经23岁了,可由于患有脑瘫,依然吐字不清,“说话”时借助手势比画,近似哑巴。治好她的病是母亲汤秋蓉最大的期盼。

1982年,汤秋蓉的丈夫因病撒手人寰,留下她和年仅两岁的儿子。丈夫去世28天后,女儿诞生了。几个月后,她发现女儿与别的孩子有些不同,忐忑不安地抱着女儿到了医院,她拿到了一张几乎令她绝望的诊断书。

“是我没有把孩子照看好,才让她成了一个脑瘫儿。”回到家后,汤秋蓉在丈夫坟前一遍又一遍地责怪自己。但她同时又对丈夫说,你也要放心,我多卖点菜赚钱治好她的病。

每天晚上,她把菜洗干净、整理好,常常忙到次日凌晨才睡觉。凌晨四五点就起床,把菜装车,然后拉到市场上去卖。收摊后,她三步并作两步赶回家,一边烧饭,一边安置女儿。她先给女儿穿衣服、端屎端尿,接着打水为她洗脸洗口,再喂女儿吃喝。

在透支了22年的心血后,汤秋蓉迎来了人生的春天:儿子从武汉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比较理想的工作;女儿身体状况有所好转,没有出现病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