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罗志祥夜访蔡依林 模仿周杰伦逗其开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51:58

在股指单边下挫后,上周出现了温和回稳,虽然有些犹豫,但量能却是同步有所增加和恢复。其中,中国石化继续大幅蹿动,前周是大幅下跌,上周则是强劲反抽,对整个股指的回稳立下了汗马功劳。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

自去年底以来,股指确实呈现了大涨小回的运行格局,上周的走势再度证实了这一点,同时也显示了一旦快跌或者回落后,日线图上的区间指标显示调整已经基本到位了,但随后股指还是有一定的抗争力的。不过,在这一来一回之后,热点的烈度上却是淡散了许多。

就目前来看,困扰股指的问题可能有两个:一是绩差股业绩可能将会面临着集中性的公布,二是随着转为G股的股份在增加,对价部分的扩容压力也在增加。在这种背景下,即使股指有所回稳,但越是向千三靠近,其压力也会渐次增加。

但是每一次整理或者消化,均是以夯实基础为目的的,未来的上行应该是可以期待的,只是在近期可能会有所反复而已。所以,在这种环境下还是保持半仓操作为好。而在持有的品种上,尽量应该以年报高含权个股,同时业绩又有增长、有较好的分配预案,同时市盈率又较低的品种为好。

晨报锦州讯(记者尤宏韬)7年前,她由男人变成了女人;7年后,遭受爱情挫折的她想收养一个孩子。

昨日,在锦州一家咖啡店里,记者见到了穿一身粉色紧身服的寒冰冰。她说喜欢粉色,因为粉色才能代表女性多彩的内心世界。

寒冰冰递给记者的名片上写着“北京某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艺术总监、舞蹈演员、服装设计师、北京爱心大使、中国红十字会会员”。

寒冰冰4岁开始学舞蹈,十几岁南下打工,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1999年她做了变性手术,由男性变成了女性。随后经过几年的拼搏,她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此次寒冰冰是到锦州参加一个商务活动,抽空她去了葫芦岛和锦州的福利院,“我想收养一个孩子。”寒冰冰对记者表示。

昨日,记者询问了锦州市社会福利院,一位工作人员证实,寒冰冰在3月4日到福利院看望了孩子,还询问是否有健康的孤儿可以收养。

但福利院没有符合条件的,寒冰冰就留下了自己的电话,说有合适的告诉她。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按照《收养法》的规定,收养人只要同时具备无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和年满三十周岁这些条件,就可以收养。如果寒冰冰符合这些条件,他们不会因为她是变性人而予以拒绝。

辽宁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系胡金生博士认为,变性人是否可以领养,取决于他们的心理素质、社会关系和对孩子的教育水平。

胡博士表示,如果变性人存在心理疾病,社会关系复杂,周围人不理解,又不能掌握好教育方法等,这些问题都可能对孩子的未来产生影响,使孩子长大后无法面对父亲或母亲是变性人的事实,也无法承受周围环境的排斥。所以,变性人收养子女一定要慎重。(奖励线索提供者王先生60元)

寒冰冰:大约3年前吧,当时在海南差点就收养一个女孩,我特别高兴,把孩子的奶粉都买好了,但后来没谈妥。

寒冰冰:我没有炒作,我有自己的事业,现在不需要拿一个无辜的孩子来炒作自己。

寒冰冰:如果收养一个孩子,我打算瞒着他(她),当他(她)上高中的时候再告诉他(她)真相,相信那时他(她)能坦然接受。

据本报数据中心统计,在370家已披露年报的公司中,2005年末股东户数较去年三季度股东户数增加和减少的数目悬殊较大,分别为128家和242家;与2004年末相比,分别为87家和283家,其中有216家公司股东户数在持续减少,将近七成左右。在排行榜中可以看到,华夏银行、浦发银行、山东铝业、G明珠去年四季度股东户数减少最多,减少数均超过1万户。

就人均持股数看,370家公司去年四季度人均持股平均值为7200.23股,而去年三季度人均持股平均值为5132.12股,2004年四季度这一数值为3995.32股,整体来看去年四季度人均持股环比增加40.3%,同比则增加80.22%。人均持股超过1万股的有71家公司,占比19.19%,其中有27家公司人均持股超过2万股。金融街、G吴中、G上港、苏宁电器等公司人均持股数居前,均超过4万股,其中金融街人均持股为67804股,居第一位。

数据还显示,去年四季度有110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合计持股超过2000万股,而去年三季度只有95家公司。就持股集中度看,有132家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比例超过10%,其中有28家这一比例超过30%。持股集中度最高的是片仔癀、华胜天成、厦门钨业等小盘公司。从持股集中度变化情况看,已披露年报的公司中除了3家公司未发生变化外,有182家公司持股集中度环比得到提升,有185家持股集中度下降。在持股集中度提升的公司中,G合加、峨眉山A、平高电气、成发科技、G宝胜、G广控、G卧龙等七公司环比增仓幅度非常惊人,其中G合加十大流通股股东合计增持了30.40%的流通股份。

通过对比发现,公司持股集中度大幅提高多为一些机构联手入驻所致。基金、QFII、社保等机构在去年四季度可谓是全力以赴,它们的身影在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频频闪现,尤其是基金更为突出。

G合加去年三季报持股集中度仅为4.74%,而到去年年末狂升为35.14%。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均是新进成员,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为富通银行,去年四季度持股424.98万股,占流通股数的5.23%;其他的九个股东均是清一色的基金,其中基金金鼎持股368.24万股、海富通精选持股324.56万股、海富通股票持股256.16万股、基金兴科持股201.03万股跻身前五大流通股股东。平高电气持股集中度也由去年三季度的18.31%提升到31.56%,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均被基金把持,包括基金安顺、基金汉兴、华夏成长等七家基金,社保基金107组合新进240万股,华夏回报则增仓120.15万股。峨眉山A同样也受到基金青睐,三家基金新入驻,两家基金大幅增仓。

山东铝业持股集中度也由去年三季度的13.39%提升到23.31%,3家QFII去年四季度的持仓量猛增到约2096万股占山东铝业流通股本10%以上,环比超过122%。成发科技则被东方证券增仓87.72万股。G卧龙持股集中度去年四季度提升了10.51%,在新进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社保基金104组合新增持695.16万股,占流通股比为9.20%,除基金安瑞、基金安顺等八大新进基金外,中信证券也增持了109.73万股。此外,“申能系”和申银万国在去年四季度大手笔增仓G士兰微。申能旗下的上海申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申能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上海申能房地产公司合计持有910万股占G士兰微在外流通股份的12.08%。而在三季度季报中并无上述公司的身影。另外申银万国证券的持仓量也在一个季度内陡增3倍至593万股。

研究股东人数的变化、筹码集中度以及机构持仓情况,重点在于分析各大机构的持仓动向。总体上看,已经实施股改的个股和中小盘股成为机构增仓的重点。在集中度上升最快的前十只股票中,有包括G合加、G宝胜等在内的六只G股,同时峨眉山A、平高电气、成发科技、山东铝业等中小盘股也在其中。在这些股票中,各大机构在选择增仓的过程中,都比较重视公司的业绩,但同时又有着不同的喜好和标准。

基金增仓是提升公司筹码集中度的最大动力,集中度提升较快的公司也多为基金集体入驻所为。基金重仓的股票多为机械设备、社会服务、房地产业,比如G合加、平高电气、G栖霞等;QFII增仓公司所属行业特征并不明显,但重视热点的概念及公司长期的发展优势,如增持山东铝业、东方锅炉,除了业绩突出因素外,还看重其潜在的并购价值;社保基金则更偏重于绩优蓝筹股。去年四季度新持仓的有平高电气、G宝胜、G卧龙、G沈机、厦门钨业、华胜天成、G金发等,这些公司每股收益均超过0.3元。

综合来看,已披露的年报给投资者带来的是上市公司最新业绩情况,也带来了机构持仓的新动向。筹码集中度提高,一方面是上市公司业绩优秀、投资价值提升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机构固守价值投资理念导致的选股思路。业内人士对此认为,随着筹码集中度进一步提高,情况也会发生变化,过于集中的持股状况还会使得这些公司蕴涵流动性风险。

“我无法在社会生存,我要报复,我选择了与王府井同归于尽!”31岁的河南农民艾绪强在法庭上声音洪亮地说。去年9月11日,艾绪强制造了震惊京城的“王府井劫杀的哥连撞9人造成3死6伤”的案件。今天上午,艾绪强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出庭受审,公诉机关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艾绪强犯有抢劫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开庭前,被害“的哥”李文发的妻子刘女士默默地走进法庭。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发黄的结婚证。“我们结婚都快20年了……”刘女士声音哽咽,“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他(艾绪强),为什么要扎死我丈夫?我们跟他无冤无仇……”刘女士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一滴滴地落在结婚证的照片上……

9时37分,31岁的艾绪强被带进法庭。他个子不高,目光冰冷,身形甚至有些瘦弱。面对记者的镜头,艾绪强面不改色,哪边相机的闪光灯闪亮,他就把目光转向哪边。当法官对艾绪强讲明为他指派了律师后,艾绪强大声说:“我要自己辩护。”

据检方诉称,被告人艾绪强为报复社会,于2005年9月11日10时许,骗乘李文发驾驶的出租汽车。当车行至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西侧路北时,艾绪强用事先准备的铁块猛击李文发头部,并用随身携带的尖刀猛刺其胸部,劫得李文发驾驶的出租汽车。后艾绪强驾驶该车沿王府井大街由北向南急速冲入步行人群,先后将9名行人撞倒,其中53岁的陈某、19岁的杨某被撞身亡,6人被撞伤。出租汽车驾驶员李文发也因被刺伤胸部及双上肢死亡。

案发后,艾绪强已经做了司法精神病鉴定,结论认为艾绪强既往患有神经官能症,但实施犯罪行为时有完全的行为能力。

根据艾绪强自己的供述,他在家乡时曾经受人欺负,后来又和妻子离了婚。艾绪强就来到北京打工,2000年到京后一直做农民工,开铲车。

艾绪强说,自己虽然没有开过小轿车,更没有驾驶证,但认为自己以前开过铲车,“应该能够控制”。但发动了出租车后,艾绪强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没想到那么快!比铲车快多了!”“我也不知道我撞了几个人。”艾绪强回忆着,语气里听不出悔意。

据现场目击的证人证言,艾绪强发动出租车很费劲,每次点火,车都使劲儿地往前蹿一下。发动成功后,车就一直没有减速。好几名被害人都被撞飞。一名被害人被一直顶在车前的机器盖上,直到车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才停下。

这是一段艾绪强与公诉人之间的对话,在对话中艾绪强所说的作案动机让人感到愤慨而又可悲,引发了旁听席上的唏嘘不已。

艾绪强:因为我要报复社会,报复富人。我觉得现在10个城里人有9个都是黑心的。

艾绪强:对此我表示遗憾,我要报复的不是他。我就是想把他砸晕,可是他反抗,他咬我,我就用本来想自己自杀用的刀把他扎死了。

43岁的田长元坐着轮椅上了法庭,他的右小腿骨折,至今不能下地。在去年9月11日之前,他是一名普通的司机,家里经济并不宽裕,孩子在一所职高里上学。

案发那天田长元去王府井办事,像平常一样走在街上,忽然感到一阵猛烈的撞击……当田长元醒来时已经躺在病床上,除了小腿骨折,头部也被撞伤淤血。“现在光医疗费就花了5万多元,钱都是东拼西凑来的。”田长元摸着头上的一块块伤疤对记者说。“因为交不了医疗费,都停药了。”田长元的姐姐在一旁补充着。田长元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姐姐。几个月不上班,田长元几乎断了生活来源。“我的工作单位效益不好,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下地,上班赚钱更是指望不上了。”田长元长叹了口气。

在原告席的一角,坐着一位皮肤黝黑的农妇,她就是被害出租车司机李文发的妻子刘荣霞。李文发家在顺义农村,几年前,做木匠的李文发为了多挣点钱补贴家用,就学了车,成为中真出租车公司的一名“的哥”。他每天都不休息,早上出去晚上回来。刘荣霞说,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没有工作的刘荣霞在家种地养猪,两个女儿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小学。李文发70岁的老母亲坚持每天出去捡破烂儿,每月能卖四五十元。刘荣霞还记得案发那天早上8点多送李文发出门时,自己依然叮嘱丈夫“路上小心”,然而晚上却等来了丈夫的死讯。刘荣霞向记者述说着,眼泪无声地滑落。邱伟王萍/文高志海/摄

3月19日下午,体重300斤的胖姐肖扬向胖友们一展歌喉。由南京金陵晚报推出的“胖友俱乐部”在玄武湖莲花广场拉开帷幕,200多名胖友欢聚玄武湖,在横幅上签名、表演节目、做游戏,充分演示自己的才艺,玩的十分开心。(记者祁恩芝阿董)

1984年,美国一名男护士罗伯特被控使用致命的心脏药物在加利福尼亚毒杀了12名老年病人;1987年,护士助手唐纳德·哈维也承认在俄亥俄州和肯塔基州谋杀了至少34名病人,被判终身监禁。他们的恶行曾引起了全美很大的震动。

然而,跟本月被判刑的宾夕法尼亚州男护士查尔斯·库仑相比,他们都只能甘拜下风。库仑在16年的护理工作中,谋杀了大约40名病人。每次杀了人受到怀疑时,他就转工作。16年间,新泽西和宾夕法尼亚两个州的7个县都留下了他罪恶的足迹。3月初,他被两个州判处总共18个终身监禁。

3月初,在美国新泽西州,一名叫查尔斯·库仑的男护士因被控谋杀至少29名病人而被判11个连续的终生监禁。加上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另外7个终生监禁,总共18个终生监禁。他在多年的看护生涯里,采用很难检测到的药物(通常都是强心剂类药物)注射方式毒杀了至少29名病人,在美国医疗系统历史上“名列前茅”。

在新泽西州北部和宾夕法尼亚州东部一系列的法庭审判中,库仑已经承认29项谋杀及6项企图谋杀。然而,据库仑自己称,被他毒倒的病人差不多有40个。虽然目前该案的调查已近尾声,但今后一定还有更多的起诉。

被抓后,库仑同意跟调查人员合作,讲清楚他的犯罪行为,奇怪的是,所有涉案的七个县的检方均答应了库仑此举的交换条件:不判其死刑。

在16年的工作中,库仑先后换了10间医院,足迹遍及两个州的7个县,毒杀了40名病人。

库仑已经承认,他在16年看护生涯里,通过使用致命的药物(通常都是强心剂地高辛),在新泽西和宾夕法尼亚两个州的7个县的10个医院和看护点谋杀了差不多40名病人。2003年被捕时,他跟当局说,他谋杀的都是“生命垂危”的病人,并称他的行为是让病人安乐死。然而,根据调查,被他害死的病人很多都不是危重病人。受害人中年龄最少的只有21岁。

由于他的罪恶行动受到质疑,他先后被五家医疗机构解雇,并从另外两间辞职。但每次,他都能再找到一份工作,部分原因是相关的医疗机构因为怕被起诉而未将他们的怀疑透露给其它医疗机构。

被库仑毒杀的很多病人在死亡时都没有被认为是谋杀,因为很多受害者都是老人或百病缠身。直到一间医疗中心发现死亡的病人体内强心剂高得很不正常后,事情才暴露,并最终导致了库仑的被捕。

由于库仑记得不清以及医疗记录的不准确(有些记录甚至已经被毁掉),当局并没有确认所有的受害人。案发后,库仑工作过的医疗机构由于工作失察已经收到了20多宗诉讼。

在新泽西州的森默塞医疗中心工作时,库仑疯狂作案。在短短13个月里,就毒杀了15名病人。

2002年,库仑在宾夕法尼亚州伯利恒的圣卢克医院工作时,医院当局在垃圾桶里发现了治疗心脏的药物,并开始对69名病人的死亡进行调查,而验尸官也确认当时没有任何犯罪行为的迹象。为了躲避调查,库仑离开了该医院。当时,该医院的护士们向州护士协会、法律机关、县验尸官甚至库仑的下一个雇主汇报说,库仑可能是一个杀手。两间邻近医疗机构的护士们还要求解雇库仑并对其进行调查。然而,医院管理当局拒绝对此事进行深究,一名护士甚至因为披露此事而遭到解雇。

如今,在库仑认罪之后,其中的很多的案件都将被复查。那些病人都没有毒物检查报告,而且只进行了一例尸体解剖。换句话说,当时的调查只是蜻蜓点水。如果怀疑被证实的话,下一步可能要掘地寻尸进行调查了。

新泽西州的森默塞医疗中心是库仑工作的另一个地方,也是受害最重的医院。医院的代表说,雇佣库仑时,他们不知道他在其他地方还受到了调查。在核对其工作经历时,没有发现任何不雇用他的理由。然而正是在这里,库仑的行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短短13个月的工作中,就杀害了12到15名病人!

实际上,早在2003年7月,新泽西州毒物信息和教育系统执行主任、毒物学者史蒂芬·马库斯就曾经警告森默塞医疗中心,称中心里可能有一名下毒的员工,他还给出了至少四个案例。而医院官员却对他的话不屑一顾,还向州卫生部门投诉马库斯,称他贸然下结论,给他们带来了不当的压力。如果该院对相关的警告信息重视的话,情况决不会如此糟糕。森默塞医疗中心目前正面临着大量的调查。

面对悲痛的受害人亲属的严厉质问以及法官的谴责,库仑安静地闭目养神,丝毫不为所动。

3月初,大约60名受害人亲属出席了对库仑的判决。在法庭上,受害人亲属们第一次被允许见到这位“超级病人杀手”的真面目。他坐在被告席上,毛衣下穿着防弹衣。离他不到5米的地方,就是受害人亲属的坐席,他们不停地流泪,并愤怒地称库仑是“畜生、垃圾、无耻小人、魔鬼,最底层地狱派来的勾命鬼”,称他不但践踏生命,破坏了幸福的家庭,而且动摇了人们对当地医疗行业的信任。最高法院法官保罗·阿姆斯壮也指责库仑“背叛了医护行业救死扶伤的基本道义”。然而库仑对这一切均充耳不闻,安静地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理查德的母亲2003年被库仑谋杀,他愤怒地对着库仑说,“如果你忘了我母亲的模样,现在就看看我的眼睛!”父亲被库仑谋杀的约翰说,他的家人“在医院里再也不会感到安全了。再也不会相信医疗机构。”玛丽21岁的儿子也被库仑害死,他也是库仑最小的受害者。她说,“我的心总在为儿子痛,好像已经破了一个洞,整天像行尸走肉一样。”

有的人说,库仑应该像被他害死的人那样,注射毒针而死。有些亲属对库仑的刑期表示满意,而另一些人则报怨说,对库仑的判决并不能减轻他们的痛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