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作品展遇尴尬 38幅作品无一真品(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51:02

布莱尔说,大量情报显示有一个恐怖组织在英国境内活动。从现场情况来看,爆炸绝对不是自杀式爆炸,爆炸装置可能被放在地铁列车的座位下面。他表示,警方将对制造爆炸事件的罪犯进行追踪,并将他们绳之以法。

布莱尔还说,目前由于爆炸地点仍需要进一步检查,死亡人数可能还会上升,但不大可能会超过100人。

另据英国广播公司8日援引伦敦警察局反恐部门负责人安迪·海门的话说,恐怖分子所使用的高爆炸药不超过10磅,可以用帆布旅行包携带。

英国外交大臣斯特劳7日说,爆炸事件显示出“基地”组织活动的明显痕迹。

因系列爆炸事件而一度中断的伦敦公共交通8日已基本恢复正常。13条地铁线路除了发生爆炸的地点和线路仍然关闭外,其余线路已完全恢复正常。另外,路面交通的爆炸地点依然被封锁着。

交通部门一名发言人说,目前地铁可能会有误点情况,部分线路也还不能开放。“我们力求提供接近正常水平的服务。”他说。

现在,环线地铁仍然关闭。3个发生爆炸的地铁车站作为犯罪现场仍被警方封锁,因此技术人员无法前去检查损坏情况。“我们的确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让整个(地铁)网恢复正常。”伦敦交通部门发言人说。

伦敦警察厅已经建议地铁乘客,如非必要,这两天尽量不要出门。警方呼吁市民保持警惕,有可疑情况马上报警。

调查人员认为,地铁中使用的3枚炸弹显然通过定时器引爆,30路公共汽车则系遭自杀式袭击者误炸。

一名官员说,在英国受到密切监视的数十名可疑恐怖分子似乎无人卷入伦敦爆炸案。

搜寻线索的调查人员说,在地铁中使用的3枚炸弹显而易见系定时器引爆,而非手机或其他遥控装置,更非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摧毁30路公共汽车的第4枚爆炸装置目标本非公共汽车。

伦敦反恐官员说,他们仍在试图确定爆炸物类型。其中一名官员臆测,7日上午9时47分车顶被炸裂的30路公共汽车误遭一名自杀式袭击者炸毁。

《纽约时报》网站8日援引美英反恐官员的话报道说,另一种理论后来占了上风,即袭击者携带炸弹前往摧毁预定目标时,炸弹提前爆炸,致使公共汽车遭殃。

针对有关地铁列车上发现两枚未爆炸包裹炸弹的报道,英国官员既不予以证实也不加以否认。

几乎所有伦敦人可能到达的公共场所,大多都有监控录像,它们无所不在。

而在7日这天,监控录像成为警方的寄托所在。警方认为,伦敦的监控录像有可能已经记录下爆炸元凶的行迹,依照录像所示,他们可以找到系列爆炸的幕后凶手。

警方披露,仅在伦敦各地铁站内就设有数千个摄像头,它们全天候监控着地铁内的各种活动。过去,警方通常使用遍及全城的摄像头缉拿刑事案件,借此曾成功破获不少大案。

统计表明,伦敦各火车站内设有1800多个摄像头,而在整座城市的地铁交通网内,摄像头则多达6000多个,部分公交车上也安装有监控装置。

此外,越来越多的伦敦人还习惯随身携带便携式数码相机,一些人的移动电话也有拍照功能。伦敦警方认为,随着调查的继续,线索会逐渐浮出水面。

“那是我们将优先调查的对象。监控录像一方面是我们线索来源,另一方面也是法庭证据。”伦敦警察局专员布莱恩·帕迪克说。

警方已经开始对安置在伦敦地铁和公交系统中的监控录像进行全面分析。同时,地铁出口和公共汽车站的监控录像也将纳入调查对象。

在7日发生的伦敦爆炸事件中,有这样一名幸运的公交车乘客。当他从一辆双层公交车下车后片刻,这辆公交车就发生了强烈爆炸,造成数人丧生。

这名乘客名叫理查德·琼斯,现年60岁,是一名项目经理。当他发现他乘坐的这辆公交车没有按照常规路线运行后,他立即下了车。大约10秒钟后,这辆车就发生了爆炸,车顶被爆炸掀开。

当天早晨,第一次爆炸在伦敦地铁内发生。之后,大量地铁乘客涌上街头,于是这辆公交车改变了行车路线。目睹爆炸后,琼斯不断对人们说:“那时,我刚刚下车。”他对路透社记者说:“我只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我刚下车,就感觉到了这次巨大的爆炸,并听到一声巨响。”

地铁遭遇第一次袭击56分钟后,30路公共汽车在塔维斯托克广场响起爆炸声。

“我当时紧挨一名年轻男士站立。他不断把手伸入一个袋子内,”现年61岁的目击者理查德·琼斯告诉媒体记者,“他看起来像外国人。因为他看起来紧张,我便对他留意起来。”

另外几名乘客也说,这名肤色深的男子看起来25岁左右。爆炸发生前数小时,他把手伸入袋子。“他不断弯腰把手伸入袋内。”一位姓斯科特的乘客说,这名乘客在爆炸发生前数秒钟下了车。

如果自杀式袭击者的说法得以证实,那么袭击公共汽车在欧洲还属首次。综合新华社电

伦敦7日发生系列爆炸案,英国警方和安全部门的应对显得有些仓促和混乱。爆炸发生后,伦敦警察厅副助理督察布赖恩·帕迪克强调说,在此次恐怖袭击发生之前,英国警方和安全部门没有收到任何警告。

“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此次袭击的警告,”帕迪克向新闻界表示,“没有任何机构或组织向我们警告将会发生的事情。”

英国媒体此前曾报道说,以色列驻英国使馆曾提前收到了有关恐怖袭击的警告,但是以色列使馆对此断然予以否认。

分析人士指出,此前英国政府曾多次拉响恐怖袭击的警告,并采取了严密的安全保护措施,但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此次恐怖袭击发生前,英国政府却没有收到任何情报,更没有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这表明当局耗费巨资打造的反恐网络和情报系统存在问题和漏洞。

部分英国安全专家指出,英国想要防范所有恐怖袭击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简氏情报摘要》编辑亚历克斯·斯坦迪什说,即使在防范恐怖袭击措施最为严密的以色列,也不可能挫败所有袭击行动。斯坦迪什说,要想挫败这样的袭击行动,必须有情报人员渗透进入恐怖组织内部,获得相关信息,然后当局才能采取行动。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目标,英国情报部门显然还欠缺火候,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情报部门也不敢夸下这样的海口。

斯坦迪什认为,和4年前的“9·11”相比,英国安全和救援部门的应对显得从容得多,这表明政府制订的反恐措施还是收到了一定成效。英国安全和情报专家查尔斯·布莱克莫尔也持相同观点。

“任何社会,无论是否做好了准备,面对这样技术极端的恐怖分子都显得很脆弱。”布莱克莫尔说。

但是,也有一些安全专家指出,虽然政府的情报工作无法面面俱到,但是如果从以往其他国家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可以将袭击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

10年前的7月,来自阿尔及利亚的武装人员在法国首都巴黎的地铁站中制造了类似的系列爆炸案,造成8人死亡,150人受伤。这起地铁爆炸案发生后,包括将地铁站中的垃圾桶焊死,使恐怖分子无法在里面放炸弹,这些措施至今仍然生效。相反,英国政府在这方面的措施就没有那么严密,从而给恐怖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新华社记者冯俊扬

中国青年报昆明7月8日电(记者喻劲猛)对农民王树红实施刑讯逼供的3名警察刘自春、李光兴、卢梁甲能否受到法律追究,曾经悬在一线之间。

从王树红提出控告,到3名警察因涉嫌刑讯逼供罪被刑事拘留,先后历经3次调查,历时一年有余。

前两次经过当地有关部门调查后,该案曾一度处于撤案的边缘。直到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督办此案,派出骨干力量到文山督促进行第3次调查,查清案情只用了7天时间。

2003年6月24日,丘北县公安局抓获真凶王林标,事实证明王树红一案是错案。当年7月1日,王树红被释放。

王树红对笔者说,他被捕进入看守所后,曾先后3次对提讯他的检察官表示,他遭到办案警察刑讯逼供。他被释放后,于7月10日就此事向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提出书面控告。

而云南省检察院派人到丘北调查期间,丘北县检察院辩称,“王树红在看守所内几次被提审时,均对遭刑讯逼供一事只字未提。”

省检察院督办此案的检察官说,王树红被释放前一天,省、州两院的检察官到看守所看望王时,“他一脸惊恐,讲话不流利,只会说警察打他。本来,此时检察机关就应该行使监督权,进行调查。但当时与公安方面达成协议,先由公安内部调查。”

7月9日,文山州政法委、州公安局、州检察院组成调查组找到当时的办案警察进行调查,他们一致否认采取过刑讯逼供。调查组认为,办案警察有诱供行为,但刑讯逼供证据不足。

之后,文山州人民检察院收集到一些新情况,报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批示,由丘北县人民检察院于7月30日立案侦查王树红被刑讯逼供案。省检察院督办此案的检察官说,这一次,检察机关查明,直接讯问过王树红的刘自春、李光兴、卢梁甲有刑讯逼供的重大嫌疑。

但是,案件调查并未深入下去。“当地检察机关提出撤案申请,但我们没有同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督办此案的检察官说,当地检察机关的理由是:找到当事警察谈话时,对方要么不说话,要么否认,案件还是无进展。检察官调查后认为,因案发时间较长,有关证据的查找难度大。尤其是检察机关以刑讯逼供立案后,一些不明真相的公安民警情绪较大。

2004年3月,法医为王树红所作的伤残鉴定显示,王已达到7级伤残。省检察院遂决定把此案立为督办案件。该院渎职、侵权犯罪检察处副处长李维勤解释说,由于立案级别达不到由省检察院直接办理,所以只能督办或指导。

李维勤说,7月,文山州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打来电话称,有几名警察愿意出面作证,“但不愿和当地的检察官谈,只愿和省里下来的人谈。”

8月,李维勤受命带领侦查科长杜洪到文山,抽调州、县两级检察机关的干警组成一支9人的专案组,恢复对此案的调查。

当时,专案组对该案的调查取证,难度主要在两方面:一是“零口供”,3名涉嫌警察均否认曾经刑讯逼供;二是主要犯罪工具灭失,那部老式手摇电话机已无从查找。

但是,从8月12日到18日,专案组在7天时间内就获取了5组核心证据,足以构成完整证据链。

专案组首先从看守所医生的笔记本打开了突破口。那上面有给王树红多次发放阿斯匹林类止痛药的记录。与王同监舍关押的人犯证实,洗澡时看见王直不起腰,背部有青紫淤血,晚上,王疼得睡不着觉,却不敢叫出声。与王同监舍的3人证实,自己也在县公安局遭老式手摇电话机电击过。有一人伸出双手,拇指根部被电线烧糊了的黑圈仍清晰可见。

丘北县公安局几名警察证实,李光兴办公室里有部老式手摇电话机,用电话机对犯罪嫌疑人“测谎”,是他长期的办案风格。

王树红和作证的警察,可以从摆放在一起的很多种电话机中,同时指出编号为5号的电话机就是李光兴用的那种。

王树红从丘北县公安局提供的33张民警的照片中一眼就认出李光兴和卢梁甲就是打他的警察。指认现场时,王刚上到公安局二楼人就开始发抖,直接指认就是在最顶头的一间办公室被刑讯逼供。

云南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省高院联合鉴定认为,王树红胸椎11、12节及腰椎1、2节压缩性骨折,是高处坠落所致,损伤程度已达轻伤(甲级)。王如何从高处坠落?其腰椎所受的伤与警察的行为之间有何必然联系?有关专家和王的说法解开了这个谜团:电流通过王的双手直接打击心脏致其昏迷倒地,王还被警察抓着衣领往地上砸,都是腰椎着地,骨折由此而来。

在证据已经充分的情况下,专案组于2004年8月20日将3名涉嫌警察带到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刑事拘留,进行异地关押。

展开调查前,李维勤查看了原来的案卷材料。“我发现,证据材料单一,其中除了王树红的控告外,只有3名嫌疑警察的否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