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雨中拉横幅示爱 数名保安维持秩序(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11:46

“但是我忍受不了老师的棍子。”小王龙说。据他讲,他们新来的一名臧姓老师经常体罚学生,学生训练稍不到位就会招来一顿棍打。木棍约一米长,外面套有一层塑胶皮,他们杂技团里的学生在上课时总是胆战心惊。

今年11月24日和12月14日,王龙先后遭到老师的两次毒打,老师让他俯卧撑在地上,用木棍抽他的屁股,还用棍子捣他的颈部锁骨。王龙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偷偷跑到校外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你快来救我吧!”。

郝女士接到儿子的电话后匆匆赶到学校,当儿子向她哭诉老师打人后她才放下心来,“老师为孩子好,打两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但当小王龙脱下裤子时,她心疼的泪水哗一下流出来了。小王龙的两块屁股已被打得黑紫一片,而且摸上去硬邦邦的,已经在内部结痂了。此景随后被青岛艺术学校的刘校长看到,她也忍不住流下眼泪。

“妈妈,不要送我去杂技学校。”郝女士说,小王龙现在几乎每天晚上都做恶梦,好几次这样叫喊着哭醒了。除此之外,小王龙还经常梦见杂技舞台上演出的不是演员,而是一群恶鬼,现在他甚至连杂技电视节目都不敢看了。而且,现在小王龙说话也变得磕磕绊绊,吐词不清,对什么都没有信心,这更让家长感到难过和担心。

学校:昨天下午记者从青岛艺术学校学管处王主任那里了解到,臧老师是艺校11月份从省杂技团聘过来的专家,学校已经在打人事件暴露后将他解聘。王主任告诉记者,王龙有很好的发展条件和潜力,但此次事件给他造成很大的身体和心理伤害,对此她感到十分惋惜。对于臧老师的这种教育方式,王主任认为,由于杂技是一项特殊的专业,臧老师以前以此种教育方式教育出许多学生,一些成名的学徒还感激臧老师的这种严教。因为2006年有个全国性的杂技大赛,臧老师的压力比较大,对骨干分子小王龙也寄予很高的期望,所以,这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家长:郝女士认为,“棍棒下面出高徒”没错,但如果过激而且因此给孩子造成心理伤害,那就是教育的失败。对此,学校和老师应该负责任。

专家:新远心理研究所的一位专家认为,这种体罚学生的做法不是建立在沟通的基础上,是老师将一种过高的期望强加到学生身上的不平等做法,没有尊重学生的人格,很容易给青少年留下心理阴影。近年来,在棍棒教育下导致少年心理畸形从而犯罪的现象也呈上升趋势,需要引起老师家长的重视。

教委:如果孩子受到老师体罚,父母可直接向当地教育主管部门进行投诉。如果由于老师打孩子造成孩子的身体或精神受到严重损害时,可以向法院起诉,依法追究相关者的法律责任。(记者杨海涛)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佛州一名53岁的男子贝特雷与同居女友吵架,后者趁其午夜熟睡时对准其脑袋开了一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9日当这名糊涂男子醒来后,居然对此浑然不知。直到他因头部血流不止去医院检查时,才震惊地发现脑袋里面竟有一颗子弹!据悉,贝特雷目前身体状况稳定。

28日晚,贝特雷酗酒后,又醉醺醺地和拉森大吵了一番,之后倒头就睡。半夜,女友拉森越想越生气,趁着贝特雷呼呼大睡之际,竟拿出一把小口径的手枪,对准贝特雷的脑袋“砰”的就是一枪。这一枪居然未能将贝特雷打死,子弹阴差阳错地卡在了贝特雷的前额颅骨内。更离谱的是,贝特雷睡得实在太死了,挨了一枪竟浑然不觉,翻了个身又接着睡觉了!

第二天清早,贝特雷醒来后觉得头很痛,有个小窟窿不断往外渗血。于是他问女友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趁我睡觉打了我?把我的头都打破了。”但女友没好气地说:“我不知道!”

贝特雷只好自己去看病。医生看过X光片后发现贝特雷的前额头骨内竟然嵌着一颗子弹!贝特雷立即猜到凶手可能是女友拉森,于是报警。

本报讯(见习记者姜姝)棒棒昏迷在家被送医急救,相恋4年的女友却在其生病后神秘“失踪”。昨日下午,痴情的文明(化名)不顾家人的劝告,离开医院去寻找“失踪”的女友。

昨日上午,还在大渡口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的文明告诉记者,2005年12月30日下午,他昏倒在百花村一出租房里,邻居发现后打急救电话将其送到了医院。经诊断,文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伴有轻度的肺炎。醒来后,他再也没有女友的消息了。据文介绍,他是綦江人,4年前在重钢一工地干活时和陈某一见钟情。陈大约39岁,家住白市驿,在鱼洞一摩配厂上班,离过婚。因陈称其前夫很凶,怕对他不利,两人每月见两三次,都是陈来看他,每次亲热后,他则会借给女友几千块钱。文称,四年来,女友向他借了3万元,那是他当“棒棒”6年的所有积蓄。

昨日中午,护士告诉记者,因身无分文,文在输完液后,撇下500元的账单悄悄离开了医院,离开前,他对护士说,要去白市驿寻找女友。

一个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无业青年,竟假冒新华社上海分社图片社名义,游走于一些知名企业且骗得信任,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诈骗款物折合人民币约1000万元。案发后,上海警方高度重视,将其列为该市第三号重大督捕逃犯上网缉捕,2004年8月协查通报发至我省网监部门,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利剑出击,通过半年艰苦追踪,终于去年1月25日在肥西县桃花新村“时代”网吧将骗子抓获,给这个轰动一时的诈骗案的侦破工作画上圆满句号。合肥市公安局日前首次透露了该案的侦破过程。

2004年8月,连日酷暑,合肥市的气温一路飙升,水泥路面被白花花的阳光刺得炫目。

17日下午3时,时钟的指针刚指向上班时间,安徽省公安厅网监总队接到了来自上海警方的一份协查通报,此协查通报是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卫总队刑警大队领导率民警登门送来的,可见案情非同一般。

协查通报上的案情是这样的:2000年12月份,有一伙人相互勾结,假冒新华社上海分社图片社的名义,通过合同诈骗骗得8家单位纸张1070吨,后以低于市场价格抛售套取现金后逃跑。

骗子盗用新华社名义,使多家知名企业受损,此案在上海引起社会各界震惊,上海警方高度重视,点上布兵,线上布阵,成立了以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卫总队精干警力组成的专案组迅速展开侦查。

通过大规模调查取证,很快查明案情,这一系列诈骗案均是以江西人刘震为首的诈骗团伙所为,刘震伙同张宏明、夏贵忠于2000年八九月密谋利用“借鸡生蛋”的方式进行诈骗活动。同年10月至次年1月,刘震、夏贵忠积极活动,他们盗用新华社上海分社图片社名义,四处游说,骗取了金光纸业等7家纸业公司的信任,提取了价值800余万元的纸张后逃匿。2000年10月,刘震指使徐浩东成立上海浩英工贸公司,由张宏明担任该公司总经理,全权负责诈骗所得纸张的销售,将纸张分别销售给上海群捷公司、河北廊坊兴旺公司等处,得赃款480万元。

同年11月,刘震又与张宏明合谋以浩英工贸公司名义与百氏康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向百氏康公司订购磁性床垫7500条,价格为每套人民币900元,但实际只支付每套370元,从中套取现金53万元。2000年12月,刘震又假借新华社上海分社图片社名义,与浩英工贸公司签订了磁性床垫的购销合同,并再次将价格抬高至每条1300元,用以抵冲债务130万元,妄图达到将床垫抵押给被骗单位,造成民事债权债务关系的假象,企图逃避打击。2001年1月5日,刘震在诈骗泥潭里愈陷愈深,又以非法手段将浩英工贸公司一张40万元的现金本票从海南某证券所套用,至此,以刘震为首的诈骗团伙已狂骗获赃物赃款计1000万元。

上海警方查明案情后,迅速将张宏明、徐浩东捕获,而涉案诈骗千万元的始作俑者刘震却侥幸逃脱了,上海警方在辖区展开地毯式清查,也未能捕捉到刘震的行踪,遂将其列为第三号督捕逃犯上网缉捕。

2004年8月上旬,上海警方经过缜密侦查,获取一条重要线索,犯罪嫌疑人刘震可能在安徽省合肥市开设网吧隐身,并将情况通报安徽省厅。安徽省公安厅网监总队得知情况后极为重视,田扬畅总队长亲自给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通报情况,要求合肥网监支队全力配合。

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支队长刘声接到任务后,高度重视,立即调集支队侦查队全力以赴展开侦查,以期尽快侦破此案。

支队长刘声果断要求侦查队民警从刘震可能的藏身网吧入手侦查,对全市628家网吧逐个调查。这一侦查方向反倒增添了民警破案的信心,因为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对网吧管理相当规范,侦查队民警通过网吧资料库检索很快发现一家叫“轻松时代网吧”的业主与上海警方通报线索很吻合,此网吧业主姓刘,肤色白净,中等个头,长方脸,江苏口音,衣着非常讲究。

可当侦查员王琛、沈浩着便装急匆匆赶到这家位于庐阳区亳州城后门街道上的网吧时,却已人去楼空。据周围群众反映,数日前,“时代网吧”业主刘某与房东发生争吵,一气之下,将机器悉数变卖,刘某去向不明,良好的抓捕机遇就这样阴差阳错似地与民警失之交臂。

上海警方无功而返后,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一直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查,他们多次前往市文管办调查,“轻松网吧”证照一直未作转卖,民警们又在全市各网吧布网,也一无所获,案件侦破工作再度陷入僵局。

支队长刘声在听取侦查队民警汇报后分析,刘震将网吧机器变卖后,网吧经营许可证一直未作转让,此证在合肥市面上的价格约在五六万元左右,有此利诱惑,刘震还会再开网吧或将证照转卖。支队长刘声告诫侦查员一定要沉住气,耐心布控,刘震还会再次现形,此后,侦查队民警一直采取内紧外松的侦查策略没有放过一条可疑线索。

2005年1月13日,合肥市发生一起袭警案。有两个窃贼在凌晨时分撬盗马鞍山路上的门面房,市公安局防巡支队四大队接警后迅速出击,在包河公园一树林里将这两名仓皇逃窜的蟊贼抓获,在将二人押上警车的途中,其中一名歹徒突然对巡警施暴,将巡警击伤后逃脱。合肥市公安局领导对此案相当重视,指令包河公安分局尽快将袭警歹徒缉拿归案。

包河公安分局责任区刑警一队接手此案后,立即开展侦查,对抓获的窃贼突审,获知此人与袭警歹徒素昧平生,只是作案前夜在小旅馆结识,合谋结伙盗窃,作案前,他曾亲眼看见那家伙将一把自制左轮手枪掖在怀里。

民警展开调查,于1月18日发现线索,袭警案嫌疑人正在临泉路与胜利路交岔口一家网吧上网,因歹徒可能持有枪支,包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与防巡支队四大队、110直属大队、网监支队联袂出击,侦查民警王琛搜索到网吧靠窗户一角落终于发现嫌疑人,包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队长李涛、探长任景辉、网监支队侦查员王琛等人一拥而上,将此人生擒。经突审,此人正是1月13日凌晨实施盗窃后袭警的疯狂歹徒,名叫王健康,系安徽寿县人,此人还是南京铁路公安处上网通缉的涉嫌持枪抢劫逃犯。

抓捕战斗一结束,细心的侦查员王琛便发现该网吧证照不齐,网吧业主——家住瑶海街道的余某介绍,她正在从一外地人手上购买网吧经营许可证,价格5万元,已交25000元给对方,等各种证照更变手续办全后,再补交余款,购买的网吧叫“轻松时代”。王琛一听,心中暗喜,但他并没有喜形于色,经过对网吧经营者的进一步询问和转让人照片比对发现,卖证人正是上海警方通缉的网上逃犯刘震。警方踏破铁鞋,终于发现了狐狸的行踪。

网监支队立即将案件进展情况向上海警方作了通报,上海警方迅速派员前往合肥市公安局协助抓捕,双方共同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同时对余老板晓之以利害,让其协助警方,以余款25000元为诱饵,诱刘震上钩。

经过合肥警方的精心部署,一场围捕诈骗犯罪嫌疑人刘震的战斗拉开序幕。1月24日,经警方授意,余老板以网吧转户为由,拨通刘震的手机,要刘震到市行政服务大厅办理有关手续并交割余款。刘震爽快地答应,并与余老板约定下午在市行政大厅门口碰面。

网监支队立即在市行政大厅门口布下大网,可侦查民警布控至下午5时30分,也不见刘震人影,看来刘震依然心存戒备。民警再次授意,余老板再次拨通刘震手机,可刘震只答应将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传真过来,他本人却以种种借口拒绝露面。

第二天,网监支队果断调整缉捕方案,考虑到刘震异常警觉且行踪飘忽不定,一旦围捕失败,今后将难以将他抓获。支队长刘声最后决定再掷诱饵,让余老板变诱为逼,以网吧证审核一两天内到期为由,逼刘震马上签字,否则责任归咎刘震,25000元余款泡汤。这下,刘震终于沉不住气了,说出了自己的藏身地——肥西桃花镇一网吧。

网监支队副支队长杨小勇率侦查员王琛、沈浩会同上海刑警火速赶到肥西县公安局,在该县公安局网监支队的大力配合下,调出所有开设在桃花镇境内的网吧档案,逐一侦查。

下午3时,当侦查员王琛搜索到桃花新村时代网吧时,发现此网吧生意异常冷清,向网管一打听,业主正是刘震。此时刘震正在二楼办公室午休,众民警悄悄登楼逼近,待到办公室门一打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睡眼惺忪的刘震的脑袋。

1月26日,上海刑警与安徽警方匆匆话别,将刘震押解回沪。迷雾散去,东方一轮朝阳正喷薄而出……音卫东许敏

2005年12月21日,《商务周刊》和零点公司联合发布的“2005宜居城市排行榜”显示,北京市的排名由2004年的第3位跌至第15位。遭遇同样下跌窘境的还有天津、广州、郑州、南京等十几个城市。这些城市此前都曾公开表态要建设“宜居城市”,本次民意调查的结果却显示,它们的宜居程度都不高。

2005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规划中首次明确提出,北京要建成“宜居城市”。此后,“宜居城市”的概念迅速在全国范围内普及。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任致远认为,“宜居城市不是自封的,不是长官说出来的,在这个问题上,在城市中生活居住的人最有发言权”。零点公司研究人员也表示,他们此次发布的《2005中国城市宜居指数报告》正是基于“居住者”的角度做出的。

报告指出,2005年中国城市宜居指数的平均得分为65.7分,只能算“勉强及格”。其中,交通条件、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经济水平、社会治安和社会保障等被广泛认为是评价一个城市是否“宜居”的重要标准。

从这个标准来看,北京市在宜居榜上排名的下跌,显然是被交通条件拖了后腿。数据显示,74%的小城镇居民花在上下班路上的时间不到1小时,其中三成多的人只需要10分钟。“这在北京简直就是做梦。”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王先生早已习惯了用手机在公共汽车上和客户开会、谈判。他说,现在经常是公交车到站了,他的生意也谈妥了。

2004年,北京市政府投入350亿元用于改善北京的交通状况。从现在开始到2008年,政府预计还将为此投入1800亿元。然而,交通似乎不是一个高投入就可以高产出的项目。在不少人眼中,北京至今仍是个“交通残废”的城市。

公交车是北京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从几年前开始,北京市政府陆续更换了一些公交车型,从以前的“大通道”、“双节棍”,换成了更舒适的车型,还同时增加了不少新线路,开辟了公交车道。但是,问题并没有就此解决。“坐着舒服点儿的车都不能用月票,票价也贵,能用月票的车肯定人多,空气还不好。”一名市民向记者抱怨道。

在北京,沿三环路行驶的300路公交车算得上是典型中的典型了,它每天的总载客量和冰岛整个国家人口的总数持平。某网友就回忆说:“1996年坐300路,我提前站起来往门口挪准备下车。可凭我1.80米的个儿、80公斤的体重,两分钟愣是没站起来,我拼命往门口挤,还是没下去车。”

几年前,300路更换了新车型———“陆地巡洋舰”,个头儿比原先大了不少,发车的频率也提高了。可是,还是有很多人只坐了一次,新皮鞋就被踩烂了。

对于北京市的交通状况,有专家称,单靠修路、增加公交车次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是要处理好人和车的交叉、车和车的交叉问题。在2004年的北京市人大会议上,有代表提出地铁换乘设计不够人性化,王岐山市长高调支持说:“我太同意这个意见了。”

事实的确如此。北京地铁1号线距离客流量庞大的北京西站1.5公里,人们出了火车站,不得不扛着大包小包步行20分钟左右才能找到地铁。地铁13号线在西直门换乘2号线时,乘客必须全部出站,穿过一个广场,耗时10分钟以上。

从现实情况来看,一味指责市政府不作为显然有失公允,但如果以“人文”标准来衡量,北京市的一些举措确实与“宜居”标准有着不小的差距。

居住在人民日报社院里的李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家门口的交通改造:2005年夏天,好像一夜之间,金台路、朝阳路上的大树就被挖走了,精美的汉白玉栏杆也被扳倒堆在路边,烂摊子搁了足有两个来月,道路拓宽的施工才开始,而且进展缓慢。将近半年的时间里,金台路、朝阳路交叉的红庙路口附近老堵车,下班高峰时间,李女士经常提前两站下车,步行回家,直到最近一周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零点公司的调查发现,像李女士这样关心周围居住环境的居民多是中高收入者,更多低收入者的最迫切要求还只是改善自己的住房条件。

2005年12月中旬,北京市政府向市民反馈了年初时承诺的54件事,其中就包括“本市已竣工经济适用住房面积272万平方米,超额建设72万平方米”。

一周之后,12月21日的《新京报》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北京市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回龙观龙跃苑小区多栋楼房一楼发生地面坍塌和下沉,最深处下沉10厘米。部分尚未入住的业主非常担心发生整体坍塌。

12月27日,北京另一个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天通苑又开始放号了。毫无悬念的是,这次仍然有上百人坚持自带帐篷、棉被和干粮在楼外彻夜守候。本报记者成梅

昨日,演讲结束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三年级学生冷伟给了洪战辉(中)这位可敬的大哥哥一个拥抱。本报记者陈杰摄

本报讯(记者李立强)昨日上午,CCTV“感动中国”2005年度候选人之一、12年来带着捡来的“弃婴”妹妹求学的学生洪战辉,来到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演讲,受到热烈欢迎。洪战辉的真情故事打动了在场的师生,许多人热泪盈眶。演讲结束后,该校宣布欢迎洪战辉来该校深造,并且学习期间,费用全免。

上午10点,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宁远楼报告厅,500人的报告厅爆满,过道和讲台下都挤满了学生。身材瘦小的洪战辉出现在门口时,报告厅响起长时间的掌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