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犬进地铁引发恐慌 民警称是防暴犬安抚乘客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3:50:47

同学们都叫他“中医”,因他曾就读于辽宁中医学院;家住沈阳,是该校成人教育专业法律班的大二学生。

3月15日下午,“中医”和同学在寝室里打扑克。15时许,“中医”接了一个电话,当时电话里有个女声喊:“打架了……”

原来,与“中医”同班的三个女生在距学校不远的宁山浴池洗澡时,与另外一名洗澡的女性发生争执,向“中医”求救。

接到电话后,“中医”马上穿衣服出去。“他当时就是想去劝架,顺便把那几个女孩领回来。”“中医”的一名同学说,“中医”一个人先去了,身上没有带任何凶器。

另外两名同学因为穿衣服慢了,所以走得晚了一些,他们还顺手拎了两根铁棍子。不过,他们赶到宁山浴池门口时,发现“中医”浑身是血倒在地上。

“中医”被送往沈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据急诊室陈医生回忆,“中医”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失血性休克,他的胸廓内动脉被扎伤,腹部也挨了一刀,大肠黏膜破裂。医生决定为他手术。但手术未能挽救“中医”的生命。

昨日,同学们告诉记者,“中医”是班级的学习委员,也是学生会的干部;喜欢帮助同学,几乎是有求必应。“所以那几个女孩和人发生争执之后才给他打电话。”一位同学说。

案发地宁山浴池当班的服务员昨日休息,记者从接班的服务员口中了解到:当时3个女同学和另外一名女浴客因争抢一个浴头发生摩擦,但“当时浴池里的客人并不多”。

洗完澡后,双方在浴池的楼梯上撕扯起来,“我们服务员劝架也不好使。”

“中医”先赶到浴池,对方女子也叫来了一名男子,“中医”与这名男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宁山浴池附近一店铺的店员看到那名男子用什么东西扎了“中医”几下,之后和那名女子一起打车离开现场,“中医”就倒在地上。

“一股特殊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只想闭眼睛,浑身发软。多亏了那两个阿姨,要不我就遭了。”昨日,沙坪坝歌乐山的夏小姐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遭遇迷香又幸运脱险的惊心一幕。

15日下午,夏小姐和男友朱先生一起到沙坪坝三峡广场办事。下午4时许,办完事情后,男友去吃东西,夏小姐就独自一人逛街。

当她走到凯瑞商都门口的时候,一名20多岁的瘦高个男子突然横窜到她面前,抬手拦住她。该男子叫了声,“小姐,你好”。同时,一股特殊的香味扑鼻而来。夏小姐说,她一闻到这香味就感觉到想闭眼睛,浑身发软。“我心里明白,遭整了。”在下意识的支配下,夏跑向四五米远处的两名清洁工。“阿姨,给我一个凳子坐嘛,我遭整了迷烟。”两名清洁工立即拿来一个小板凳让她坐下。

夏小姐坐下休息了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给男友打电话求救。十几分钟后,男友赶到。由于两名清洁工一直守护在夏小姐的身边,夏小姐身上的手提包里1万多元钱,才没被“迷”走。

夏小姐说,直到昨日上午,自己才清醒了一点,才回想起一些当时发生的事情。“幸亏那两个阿姨一直守在我身边,要不然就惨了。”

昨日下午,夏小姐和记者在三峡广场找到了那两名清洁工。两人都不愿说出名字,只是一个劲地说:“没得啥子,女娃娃出门要小心点。”一清洁工说,自始至终,那个施迷烟的男子都站在不到10米远的地方,盯着夏小姐。直到夏小姐的男友将其搀走后,男子才悻悻离去。本报记者郭刚实习生王峰沙坪坝现场报道

坐在记者面前的董敏一开始不爱说话,她手里一直攥着一个小手拎包。记者向她提出,可不可以看一看她用的化妆品时,她很高兴地说:“可以看,只不过这里的东西都是很便宜的,也没什么好看的。”记者看到了一个装在塑料袋里的十几种小盒小瓶。这些东西对董敏而言,是她每天面对自已和外界的一个保护伞,没了这些瓶瓶盒盒,她是不敢出来见人的。自己买的胭脂之类的东西,有的只有1.5元钱。这次回白山,市公安局的佟大姐特意陪她买了好多高档化妆品,董敏一件件的把这些自己从没用过的化妆品拿给记者,话语中充满感动。

她告诉记者一个秘密,“我洗完脸后从来都不看镜子,我就拿着这个粉那个蜜,用一种感觉往脸上抹,我知道在这张脸上,哪里的刺字重,哪里的字轻,等我感觉基本全抹平了以后,我再照着镜子补补这或那。”另外,这些化妆品从市场到自已手中这一个环节,也是让人理解起来有点陌生的:她让自己身边的人去买这些化妆品,一买就买十几盒。用她自己的话讲:“我不能去商场,我也不看别的女人,我尤其是不爱看像你(指记者)这样的皮肤很好的姑娘,我心里很痛。”

我们很多读者都不明白一件事,她为什么会在丈夫给自己身上刺满字后仍然忍辱而不报案?而且是一忍再忍十五年?为了让她说出这个秘密,记者费了很大的劲才得到答案:其实与孙刚生活这么久,她是有机会逃出逃的,但自己从来没有逃过。她认为孙刚是个蹲过监狱的人,为人狠,而且孙刚还多次威胁过她,说她若是敢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就会祸害她全家。考虑到家人的安全,她不得不一忍再忍。

“我娘家人有几次家里玻璃被砸,东西被偷都是他干的,从监狱里出来后,他越学越坏了。”董敏给孙刚下了这样的定义。董敏说,当初孙刚因强奸幼女被判刑入狱后,自己家人都劝她不要再等他了,但她坚持要等,每年她都要带着自己省吃俭用给孙刚买的衣服用品等,到位于镇赉县的监狱去看望孙刚,可换回来的却是自己一次次的忍受他的虐待。第一次被孙刚在脸上刺下了一个周字后,董敏一次回娘家时被父亲发现,她骗父亲是被煤灰崩的。董敏说,当初是自己坚持要等,换来这样的结果自己只能自食苦果,她怕让家人知道了笑话自己。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包东喜通讯员胡锐王佩莲)汉阳洲头街一居民楼下出现神秘“地热”,并呈范围扩大趋势,中心温度达50摄氏度以上。当地居民对此甚为担忧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洲头街道口新村170号楼下,见到居民杨树英老人正将水壶放在地面“烧”水。记者当即用手摸,在粉笔画的圆圈范围内,“地热”很烫手,“地热”由圆圈向四周扩散、减弱,但周围半平方米范围内仍能感到热量(如图)。

这一现象最初是居民艾少堂发现的。3月12日刚下过雪,家住三楼的他在楼下择菜,无意中发现放在地上的菜很快发蔫、变色,屋上滴下的水珠也很快干掉,还冒热气。他一摸,地上有一股热量。众居民闻讯都来观察,并迅速报警,但警察来后也无法查明原因。

此后,有居民将产生热量的地方画了个圆圈,并隔日观察热量变化。昨日,有居民拿来温度计测量,发现其中心区域温度超过50摄氏度,打来一壶水,两小时左右,水被“烧”热。

居民们自发在周围寻找热量的来源。发热区域30厘米远是水管道和水表,旁边紧靠居民楼,也没有热量来源。一时间,神秘“地热”引起当地居民种种猜测,有的居民甚至怀疑地下有“炸弹”,也有人称是地热\(一种地质现象)。但据分析,洲头街一带一百年前是沙滩,其地质条件不可能产生“地热”;由于楼房建设时曾经开挖附近地面,后来地表都铺上水泥,因此也不可能出现爆炸物。

本报讯(记者汪城)前天中午,报亭老板吴宝亮在过人行横道时被一辆警车撞死。昨天,死者家属称,肇事车主是花园路派出所一位民警,至于车祸原因,交警表示还需要做技术鉴定。

死者表弟徐继辉(音)说,家属昨天中午去花园路派出所了解情况时,看到事发现场的柱子上张贴了交通队“寻找目击证人”的告示,但从派出所回来时却看到告示被撕掉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另据吴宝亮姐夫王清礼介绍,海淀交警告诉他们,肇事车的车主是花园路派出所一姓孟的民警,当时该民警到加油站加油后准备回派出所,至于造成车祸的原因,交警表示还需要做技术鉴定,鉴定结果要20天左右后才能出来。

本报讯(侯健赵亮记者卢华实习记者陈阳)自称儿子住院无钱看病,夫妻双方因此发生争执,王勇竟将自己出生仅8天的亲生儿子从医院的四楼一病室的窗户扔出去,致使儿子当场摔死。

3月16日12时30分许,发生在蓝田县医院儿科住院部四楼惊心动魄的一幕令所有在场的医护人员至今不愿回忆。家住蓝田县普化镇普化村三组的王勇与妻子杨东侠于1998年结婚,在这之后连着生了两个女儿,王勇便一心想让妻子生个儿子。8天前,妻子在蓝田县医院妇产科生下一男婴,可是令王勇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原来刚刚出生的儿子因早产被医院诊断患有缺血性脑病。昂贵的医疗费用对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

3月16日中午,夫妻双方再次发生吵架,妻子生气离开病房走到楼梯口,一个人生闷气。王勇一人留在病房照看儿子,看着躺在病床上依然在襁褓中的儿子有病,以后生活都是麻烦,又想到妻子的埋怨,王勇竟将儿子抱起从窗户扔了出去。

中新网3月17日电据中国外交部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今天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美国会众院通过所谓决议案,对中国《反分裂国家法》妄加评论,无理指责,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有记者问:美国会众议院就中国《反分裂国家法》通过决议案,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刘建超说,美国会众院通过所谓决议案,对中国《反分裂国家法》妄加评论,无理指责,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他说,《反分裂国家法》充分体现了中国人民愿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一贯立场和主张,同时表明绝不允许“台独”势力以任何名义和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的坚定意志。这是一部和平统一的法律,不是“对台动武法”,更不是“战争动员令”。中国全国人大高票通过该法并受到国际社会普遍理解和支持,充分表明这项立法是得民心、顺民意、符合当今世界潮流的正义之举。它将有助于反对和遏制“台独”,有助于维护两岸关系的稳定发展,有助于维护台海和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也将有助于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

刘建超指出,美国政府应该以实际行动履行坚持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反对“台独”的承诺,明确反对上述决议,立即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并消除其恶劣影响,与中方共同反对和遏制“台独”,维护台海地区和平和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

中国台湾网3月18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台湾4800亿的军购预算已获“行政院”通过,目前就待“立院”闯关。而国亲两党也公开声明,4800亿军购预算并没有实质删减,反“凯子军购”立场没有改变。而台湾“国防部长”李杰昨日又为军购喊话,李杰称,解放军目前不具三军全面渡海“犯台”能力,但如台湾不采购爱国者三型导弹系统、柴电动力潜舰及远程固定翼反潜艇三项装备,到2020年至2035年,大陆就有三军全面渡海攻台能力。

“立法院国防委员会”昨日邀请李杰报告军购特别预算案并备询,“国防部”报告内容指,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加上大陆发展军力,每年进行各项针对性的演训,都是解放军积极从事“犯台”准备的征候。

李杰报告还指,建立导弹防御及反制封锁能力,是台军建军的当务之急,其中以获得爱国者三型导弹系统、柴电动力潜艇及远程固定翼反潜机等三项武器系统为战备急需项目,“国防部”原先编列军购特别预算为新台币6108亿,但经过新汇率计算、删减合作造艇款及部分配合款后,已下修为4759亿元。

无党籍“立委”李敖则质询表示,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日前赴美见到美国国防部官员,美国官员向宋楚瑜表达,即使台湾购买这三项武器,也保护不了台湾,只能展现台湾防卫自己的决心与诚意而已,但李杰强调,台军若能获得相关军购装备,可有效确保台海安全。(潇凝)

新华网北京3月17日电(记者熊争艳赵嘉麟)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梁光烈17日下午在八一大楼与到访的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巴卢耶夫斯基举行了会谈。

梁光烈说,多年来,不管世界风云如何变幻,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始终保持良好发展势头。加强两军合作是深化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近年来,两军高层互访频繁,各层次、各专业领域的交流务实深入。不断加强中俄两军交往与合作,对促进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维护地区和国际安全有重要意义。他还重申了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

巴卢耶夫斯基说,建立和发展俄中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两国人民的共同选择,是俄罗斯的既定战略目标。近年来,俄中两国两军关系不断深化,在各领域的合作富有成效。俄方愿继续与中方一起,把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进一步推向前进。

巴卢耶夫斯基表示,俄方将继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

双方还就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两军关系、两军首次联合军演的筹备情况及共同关心的其它问题交换了看法。

中国台湾网3月18日消息据日本《东京新闻》报道,日本防卫厅拟派二百名自卫队员,驻距离台湾约200公里的石垣岛或宫古岛,监控台海局势。

日本去年的防卫计划大纲首次表明需注意中国军事现代化,对此日本防卫厅决定将派驻琉球本岛的第一混成团升格为旅级部队,从1500人增为2000人。

由步兵、高射武器和飞行队等九个部队组成的第一混成团若升格为旅级部队,原有两个中队将增为四个。新设两个中队之一将驻扎那霸,另一中队约200人则考虑派驻石垣岛或宫古岛。

石垣岛或宫古岛距钓鱼岛不远,宫古岛目前只有防卫雷达设备的警戒队。报道指出,自卫队若派驻石垣岛将与中国临近对峙,防卫厅内部认为有必要派驻实战部队加强警戒。(言恒)

荆楚网消息(楚天都市报记者邹汉青实习生张思丹通讯员三奎)今天,将成为武汉铁路史上的一个转折点:经铁道部批准,阔别22年的“武汉铁路局”重回九省通衢武汉。

新的武汉铁路局,由原武汉铁路分局、襄樊铁路分局合并组建,管理41个站段和2000多公里的铁路线,成为铁道部17个直属路局之一。

铁路方面人士称,这标志着武汉向全国铁路枢纽迈出重要一步。据铁道部规划,将在全国建设四大铁路枢纽,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武汉。

武汉曾是全国为数不多的直属路局所在地之一。1983年被降为分局,划归郑州铁路局管辖。随着长江黄金水道的失色,这种铁路格局,已与经济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

武汉新火车站、天兴洲长江大桥建成后,武汉将成为国内惟一拥有三大客运火车站、两座跨长江铁路通道的城市,在全国铁路路网中的区位优势将更加凸显。

中国台湾网3月18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台“外交部长”陈唐山透露,“反分裂国家法”出炉后,美方期待台湾“冷静以对”,台湾的冷静获得美方肯定,他相信“好处慢慢会来”。陈唐山甚至称,现在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后,可思考在适当时机提出希望重新检讨“台湾关系法”,听听美方看法。不过,陈唐山也表示,并不清楚,“反分裂国家法”的通过是否可以成为说服美国思考“台湾关系法”的理由。

陈唐山说,“台湾关系法”施行至今逾25年,台湾曾向美国建议重新评估,将台湾人民意见纳入“台湾关系法”。但美方人士认为,“台湾关系法”是国内法,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有人认为,如果要改变“台湾关系法”,大陆也会加入意见。陈说,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之前,台湾曾向美国表达检讨“台湾关系法”的想法,美方认为要再评估;“反分裂国家法”通过后,是否多了一个可以说服美国重新思考的理由,并不清楚。(潇凝)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3月18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在日本侵华战争性暴力中国受害者(慰安妇)状告日本政府的二审判决中,支持东京地方法院的一审判决,决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这次诉讼从起诉到现在已经近10年。1996年2月,日本侵华战争的两名受害妇女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包括,要求日本政府赔礼道歉、公开谢罪并总计赔偿4000万日元。2002年3月29日,东京地方法院一审宣判原告败诉。法院认定了当年的侵害事实,但以“个人没有权利起诉国家”为由宣布原告败诉。之后,原告又向东京高等法院提起二审诉讼。

2005年3月17日,两名原告之一、来自山西的79岁老人郭喜翠远赴日本,作为原告代表听取二审宣判结果。1941年二战期间,年仅15岁的她被日本兵抓进了慰安所。(信莲)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