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货币单位明年6月发布 中国政府冷眼观潮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23:36:09

借助“海盗报告中心”等新加坡打击海盗机构的帮助,记者在新加坡对马六甲海峡的海盗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

2005年3月14日傍晚6点半,日本拖轮“Itaden号”航行在马六甲海峡西部海域,距离马来西亚的槟城不到100公里。

54岁的日本籍船长NobouoIndue安排好了晚间的值班人员,回到卧舱,正准备休息。

“啪,啪啪。”枪声突然响起来。“啪啪啪,啪啪啪。”枪声越来越密集。Nobouo船长冲到中央指挥室,打开船舷周围的探照灯——

三艘渔船把“Itaden号”围住。渔船上的30多人都戴着黑色面罩,他们登上“Itaden号”,扛走了装有2万多美元现金的保险箱,搜刮了船员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还绑架了Nobouo船长、一名工程师和一名菲律宾籍船员。一天之后,要求赎金的电话打到了“Itaden号”所属的航运公司。又过了几天,在泰国附近海域,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这伙蒙面歹徒,就是俗称的海盗。同样是这伙海盗,同样靠着他们手中的轻机枪和火箭筒,在两天之前还洗劫了一艘名为“TriSamudra号”的满载着化学品的日本货轮。他们同样绑架了两名高级船员,换得了一笔可观的赎金。

面对半个月之内的3起重大海盗案件,“海盗报告中心”不无忧虑地指出:“印度洋海啸之后大约两个月的平静期过后,马六甲海峡的海盗又重新活跃起来了。”

马六甲海峡这条“世界经济的生命线”,长不过1000公里,最窄处不足600米,全球贸易中1/4货物的运输和差不多一半的石油运输都要经过这里,狭长的海峡,每年过往的商船超过6.3万艘。

然而,就在这1000公里海峡之内,根据“国际海事局海盗报告中心”的统计,单单2004年,有记录的海盗事件就有37起。如果算上马六甲海峡西部的印尼海域和南中国海,这一数字达到了惊人的169起,占了去年全球海盗案件数的将近60%。在这些海盗事件中,总共有30名船员被杀害,另有30人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事实上,没有报案的海盗事件更多,差不多是报了案的海盗事件的两倍。”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许可博士这样告诉记者,许可博士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东南亚海盗问题。

“海峡太窄,船又太多,所以大家都要按照事先规定的海道分道航行,速度也不能太快,海盗的快艇很容易就追上了。尤其是走到一些浅滩时,如果碰到海盗,连走‘Z’字形加速摆脱的空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自己的船包围。”对这一点,在海上打拼了整整15年的秦文礼(化名)船长颇有感触。

根据国际海上通行的规范,商船航行只需离岸12海里。而在苏门答腊岛以北的印尼海域,当局“强烈建议”各国商船离岸50海里航行,因为如果靠岸太近,商船更容易受到海盗攻击(在非洲的索马里,索马里政府建议渔船远离海岸100海里)。“但并不是50海里之外就安全了,海盗的快艇,开出50海里是小意思。无非是说,在50海里之外,海面开阔,对海盗来说,要找到一艘商船相对会困难一点。”秦文礼船长说。

2004年底的印度洋海啸过后,马六甲海峡的海盗活动突然沉寂下来,整整两月,国际海事局海盗报告中心都没有接到一起报案。

“不光是平民,海盗组织在海啸中可能也损失惨重,需要时间重新积蓄力量。”许可博士这么认为。而据新加坡《海峡时报》的分析,这主要是因为前往灾区援助的各国军舰“对海盗活动强大的威慑作用”。

然而沉寂之后的反弹是惊人的。2月28日到3月14日,半个月内3起大规模海盗抢劫绑架事件,就其发案频率来说,尚无先例。而海盗团伙在这几起案件中都无一例外地动用了火箭筒这样的重型武器,“这在国际海盗史上也是第一次,”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海事局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这样写道。

骷髅旗、黑色面罩、铁爪钩、三桅帆船,在小说的描述中,这是海盗的标准配备。那么现实世界中的海盗呢?

“并不是所有的海盗都装备了火箭筒这样的大件的。”许可博士介绍说,“其实绝大部分的所谓‘海盗’,不过就是沿海的渔民。他们平常打鱼,有时候看到途经的商船走得比较慢,或者出了故障抛了锚,就会一哄而上,hitandrun(打了就跑)。”

“无非就是一条小舢板,配上一台雅马哈的大功率发动机,朝我们的万吨轮‘轰轰轰’地冲过来,冲上来了就抢点现金,冲不上来就拉倒。”秦文礼船长也这样描述他在航海中遇到的大部分海盗。他把这类人称为“小混混”。

新加坡《海峡时报》的报道引用了“海盗报告中心”的统计:在马六甲海峡北部,海盗有时会装备诸如AK-47、M-16等轻型冲锋枪;而在海峡南部,大部分的海盗只有长刀。还有那么一些海盗,更是充分实践了“盗”的准确含义。乘着夜色,他们坐着小舢板悄悄靠近商船,然后摸上船舷,溜进货舱,有什么就拿一点,然后又悄悄离开。

“不惊动船上的任何人”,是这类海盗最高的行动准则,至于摸到了一些什么货,他们并不计较。

“在印度的瑙拉基港附近的海域,我正在值夜班。一天的工作下来,耳边除了有节奏地拍打船舷的海浪声,就只有间或经过的其他商船的几声鸣笛。突然,我远远看见船尾有几个人影晃动。我悄悄地靠过去,朝其中一个一把抓过去。哪里知道他们都光着身子,全身上下没有可以抓住的地方。他们也吓了一大跳,连偷到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抱上,就‘扑通扑通’地跳到海里逃跑了。我再一看,他们想偷却没偷成的东西,就是4桶油漆。”

这些小海盗们的一样得力的工具,是“飞虎爪”。所谓“飞虎爪”,其实就是一个金属的钩子,后面系上一段麻绳。明抢或者暗偷的时候,他们就把这种“飞虎爪”往商船的甲板上一抛,爪子就勾在了船舷的围栏上,顺着麻绳,海盗们攀援而上。大部分的商船,干舷(从海平面到甲板的那段船舷)都有4米多高,“飞虎爪”是绝大部分海盗登船的惟一方式。

至于那些以冲锋枪和火箭筒作为登船掩护的大型海盗组织,“在马六甲海峡其实并不多见,”许可博士说,“相信这些大型海盗组织与亚齐运动、泰米尔猛虎组织和阿布沙耶夫武装有密切的关系。而其他大部分的海盗,就是沿海的渔民想抢口饭吃,他们搞不到冲锋枪,也无意伤人。”

“我们的船往西开,迎面而来的一艘商船上的船员提醒我们说,前面有一伙海盗,有机枪,想抢他们没抢成,要我们小心。但是航线既定,不能随便更改,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我们在船舷四周都挂上探灯,至少照亮船周围的海面,提防海盗的船不声不响地贴上来;全体船员都上了甲板,壮壮声势。”

而他们最有力的武器,是排满在船舷四周的几十个水龙。这些水龙常规的功能是防火,但是现在,一旦海盗试图登船,总控制室就会立刻打开水龙,抽上海水来往船舷冲,阻止海盗登船。

“大概是我们准备充分吧,反正那伙海盗远远地盯了我们一阵子,然后就离开了。”

和绝大多数的商船一样,秦船长的船上并没有配备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武器。因为如果配了,进入每个国家的海域就都要报关备案,这对本可以自由进出各国领海的商船来说,“凭空多了很多麻烦”。

“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小心,用我们的土办法和海盗斗。”秦船长说,“但公司有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海盗上了船,船员就不再抵抗。毕竟命是自己的。”

在秦船长看来,海盗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各国海军“才懒得管”。但是马六甲海峡周边的三个国家,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他们的海军还真没把海盗当成是“鸡毛蒜皮”。2004年7月起,三国海军共出动17艘巡逻舰,(其中印尼7艘,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各5艘),联合在马六甲海峡相关海域巡逻。取三国各自英文国名中的一部分,联合巡逻的代号定为“MASINDO”(即取了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英文国名的几个字母合成)。

联合巡逻被认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根据三国国防部公布的相关统计数据,在三国联合巡逻的海域,2004年只有1起海盗案件的记录。

然而并不是所有船长都能感觉到联合巡逻带来的安全。一位要求匿名的有31年航海经验的船长告诉新加坡《海峡时报》的记者,当他发现有疑似海盗的快艇跟踪他的船时,就立即通知新加坡海军要求支援。但是新加坡海军给他的答复是让他的船“尽快返航”,因为当时他的船已经进入了印尼管辖的海域,新加坡海军“爱莫能助”。

不仅如此,就连新加坡海军的一位中校在一次关于海盗问题的研讨会上也不得不承认,17艘巡逻艇对付整个马六甲海峡和周边海域的海盗,“确实是杯水车薪”。

“保证马六甲海峡的安全决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新加坡防卫力量总司令(Major-GeneralofDefenceForce)NgYatChung在三国海军签署联合巡逻协议的仪式上说。

“总之,对付海盗,一切都还是要靠自己。”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船长一再强调。本报见习记者郭力

中新网7月28日电据中国法院网报道,近日,广西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警务人员参与的贩毒案作出一审判决,主犯黄锦雄、唐达章、何世容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李杰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

2004年10月份,黄锦雄、唐达章共谋贩卖毒品海洛因,并由唐达章找何世容到龙州县购买毒品运回平南。同月17日,何世容在龙州县邮政储蓄所新开一账户后把账号告诉唐达章,唐达章又把账号转告黄锦雄,黄锦雄亲自或叫李杰到平南县邮政局往何世容所报账户汇入人民币共187600元。2004年11月11日,何世容在龙州县城购得毒品海洛因346.5克,于同日约21时坐车将毒品海洛因运输到平南县城交给唐达章,唐达章把何世容运回的毒品送到平南县城二环路黄锦雄家里交给黄锦雄。黄锦雄接到海洛因后于同晚23时许打电话给李杰,叫李杰帮忙运送到广东。李杰同意并来到黄锦雄家里接毒品,当黄锦雄让李杰离去时,被公安民警当场抓获。警方从李杰携带的塑料袋内缴获毒品海洛因346.5克。同日晚,公安民警在贵港市港北区庆丰镇路段抓获唐达章、何世容。

贵港市中院认为,被告人黄锦雄、唐达章明知是毒品而贩卖,他们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何世容明知是毒品而贩卖并运输到平南,其行为已构成了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李杰明知是毒品而运输,其行为构成了运输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黄锦雄、唐达章、何世容在共同贩卖毒品犯罪中,黄锦雄、唐达章先起意并共同密谋贩卖毒品,何世容亲自购买毒品并运输到平南,三人的行为均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当按照他们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三人犯罪主观恶性深,犯罪后无任何法定从轻、减轻情节,依法应予以严惩。

目前,本案被告人已向广西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作者:覃锦丽)

中新网7月28日电据路透社报道,印度警方及救援官员27日称,过去三天时间里,印度西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遭到暴雨袭击。暴雨引发一系列泥石流,造成至少418人死亡。

当地一名救援官员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称,“死亡中有一半是孟买人。我们目前正在统计详细情况,死亡人数还会进一步增加”。

孟买警方称,在孟买以南150公里处的一个村庄里,暴雨引发的泥石流将100余人埋没。

近三天来,印度遭到百年不遇的强降雨袭击。在印度金融中心孟买的郊区地带,仅一天的降雨量即达到94.23厘米。孟买是印度最大的金融中心,拥有1500万人口。由于铁路、公路及其它交通全都受到严重损坏,孟买目前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在印度历史上,最大一次的降雨发生在1910年7月12日,当时的日均降雨量仅为83.82厘米。(春风)

关于中日恩怨的故事,典型的版本是——日本人对当年侵略中国、屠杀中国人的历史不肯悔改,中国人对此的愤怒日益增加。

7月14日下午,刚刚从中国大连参加完WTO非正式小型部长会议的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忽然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授权日本最大的天然气公司——帝国石油公司,在东海海域的中国专属经济区试开采石油天然气。

仅仅在一天前,中日两国还决定将原定于7月中旬在东京召开的东海油气田问题第三轮磋商推迟到8月份。

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崔天凯召见日本驻华大使馆公使渥美千寻,向日本政府批准企业试开采东海油气田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日方的这一行为是对中国主权的严重挑衅和侵犯。也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崔天凯对渥美千寻说。

当天,日本共同社刊登了一篇题为“日本批准东海油气试采是埋下祸根?”的文章,称日本一位政府人士强调,“日本方面若真的开始试采,估计中国可能会派遣舰船至附近海域进行示威”。

中国人民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黄大慧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中日历史问题原本早就可以解决,但这一页却怎么也翻不过去,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日益复杂。如今,东海油气纠纷凸显中日现实的利益冲突,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的孙伶伶博士也认为,历史问题具有复杂性、长期性和非理性的特点,短期内很难解决。而现实问题,尤其是在钓鱼岛和东海划界问题上的冲突,涉及领土主权归属和国家根本利益,存在矛盾冲突激化的可能。

不可思议的是,一直声称让东海成为“合作的海”的小泉首相,在中日关于东海油气磋商的进程中,却一反常态。7月16日,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说,日本经济产业省已经给这3处油气田命名,分别是“白桦”、“楠”和“桔梗”。

“政冷经热”一直是近年来描绘中日关系的最合适词汇,其中代表的美好期待是——中日两国经济的迅速融合能消除过去的仇恨。毕竟,从2004年开始,中国开始取代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本对华(含香港)贸易额实现了22.7141万亿日元。

但日本政府最近的举动似乎想为红火的中日经贸降降温。日前,日本经济产业部发表本年度的通商白皮书,警告日企:投资中国有风险!

白皮书重点分析了中国投资热所带来的一些副作用,包括将带来严重的电源的不足,资源、能源价格将会提高,以及房地产价格和租金的上升等。

在分析中国投资热潮时,白皮书也对中国目前的经济结构问题泼冷水,称“中国虽然取得显著的经济增长,但是贫富悬殊,乡村与都市的经济差异也越来越明显。目前,已经浮现了失业、坏账等问题。”

另一方面,日本经济产业省还提醒日企:“为了日本企业今后的竞争能力,必须密切留意中国的产品研究开发以及收购外企的情况。”这是日本首次以文件形式来针对中国市场,可能会影响日本企业今后考虑投资中国的热诚。

与此同时,日本正警惕地注视着中国在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活动。法新社今年4月刊登了一篇名为“日本对中国和拉美建立更密切的经贸关系感到忧虑”的文章。

文章中,日本财务省负责国际事务的次官渡边博史称,他已经告诫在美洲开发银行工作的一些同僚,当心中国经济力量带来的威胁。“我对他们说,在从原料供应到零件组装这个过程中,他们必须制订更加明晰的分工计划,否则中国可能垄断整个流程。”渡边说。

早在2002年底,日本副财长黑田东彦就提出中国向世界输出“通货紧缩”的谬论,要求人民币升值。当时,黑田东彦在英国的《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称“中国应承担起将人民币升值的责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