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伙歹徒持枪火拼 开枪伤及8名路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8:18:16

阿赫利队虽然三次夺得沙特联赛的冠军,但是他们夺冠的年份是1978、1979、1984年,也就是说现在的阿赫利队在沙特国内也没有什么强队的身份。此次参加亚冠联赛,阿赫利俱乐部是以上赛季沙特国王杯亚军身份获得亚冠联赛的参赛权的,由于冠军阿尔-伊蒂哈德队,他们作为卫冕冠军直接进入八强,这样阿赫利队才幸运的参赛。

在吉达(伊蒂哈德队和阿赫利队的总部都在吉达),阿赫利队一直生活在同城对手——阿尔-伊蒂哈德队的阴影中,虽然在沙特国内阿赫利队不是绝对的一流球队,但是在吉达,他们却是唯一一支可以向伊蒂哈德队挑战的球队。老天似乎有意跟阿赫利队作对,他们虽然一直对同城的伊蒂哈德队不服气,但是他们这一次却不得不受到了死敌的恩惠才得以参加亚冠联赛——伊蒂哈德队作为卫冕者直接进入八强,国王杯亚军的获得者阿赫利队才得以获得参赛资格。

阿赫利队是一支善于打杯赛的球队,本赛季球队在巴西人吉尼尼奥的指挥下表现不错,他们在亚冠小组赛中表现稳定,他们先是在客场2-1胜伊拉克扎瓦拉、主场3-1胜叙利亚阿尔-贾伊么、主场3-0胜乌兹别克斯坦棉农,由于小组赛第二轮两届亚冠联赛的四强球队乌兹别克斯坦棉农队意外的在主场输给伊拉克扎瓦拉队,因此三连胜后,阿赫利队已经牢牢的占据了出线的主动。虽然他们在客场1-2输给了乌兹别克斯坦棉农,但是当他们在第五轮比赛中主场5-1大胜伊拉克扎瓦拉队后就提前晋级八强。最后一轮在出线已定的情况下又在客场4-0击败了叙利亚阿尔-贾伊么队。

在另一个杯赛阿拉伯俱乐部冠军联赛上,他们也一路杀进了四强,只是在半决赛中主客场两回合输给了突尼斯CSS队才错失了与伊蒂哈德队争夺冠军的机会。在国内联赛上,他们现在只排名第五,已经失去了进入前四名打季后赛的机会。

对于深圳健力宝队来说,与阿赫利队的竞争主要就是如何防住他们前锋线上的巴西铁三角,阿赫利队的进攻主要靠三名巴西外援,这个进攻铁三角以中场的弗拉维奥为中心,前锋线上的另两位巴西前锋负责把球送到对方的球门里,在亚冠小组赛的六场比赛中这三人就联手为球队打进了10个球,其中亚历桑德罗打进了5个球与中国的郑智一起并列在射手榜的第一位。另外一位前锋罗罗热里奥虽然只有3个球进账,但是他的攻击力也令人生畏,他目前在沙特联赛中打进了13个,与伊蒂哈德队的哥伦比亚国脚赫雷拉一起排在射手榜第二位。

科技讯美国当地时间6月14日(北京时间6月1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摩托罗拉高增长市场战略运营主管戴维-泰勒(DavidTaylor)周二表示,今后将“主动出击”,推出一大批新手机,以重新提高在中国手机市场的份额。

在日前于新加坡举行的CommuniAsia2005大展期间,泰勒接受外界采访时作出上述表示。他说:“我们已经专门针对中国市场推出了数款新手机,并希望以此来收复失地。”据Gartner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期间,摩托罗拉中国手机市场第一位置被诺基亚所取代。在此期间,摩托罗拉中国手机市场份额由上一年同期的17%下降到12.1%,诺基亚则由15%上升到19.7%。

泰勒说:“在中国市场上,我们将针对低端市场主动出击,并将为此推出一大批新产品。”在CommuniAsia2005大展上,摩托罗拉对外展示了14款新手机,其中4款为具备3G功能。如V1150为3G产品,C117和V360则为低端手机。摩托罗拉称,计划今年推出20款新型3G手机,目前已经有16款投放市场,预计明年推出的新机数量还将增长。通常情况下,摩托罗拉每年会推出50~60款新手机。

在CommunicAsia2005大展上,诺基亚和索爱等手机巨头也展示了各自的新产品。据Gartner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期间,摩托罗拉全球市场份额为16.8%,稍高于去年同期的16.3%。在此期间,诺基亚全球市场份额则由去年同期的28.8%增至30.4%。今年第一季度期间,全球手机销量增长了17%,达到1.806亿部。(明月)

体育讯北京时间6月15日凌晨,国青队在一场跌宕起伏的比赛中3-2击败乌克兰,成为世青赛24强中首支提前赢得小组出线资格的球队。这样一场辉煌的胜利之后,国青将帅也理所应当地成为了赛后媒体追逐的焦点,而代表团团长杨一民也在赛后受到了记者们的“围攻”。显然两战两胜的成绩让杨一民心情愉快,面对记者们连珠炮般的问题杨一民侃侃而谈,以下是杨一民访谈内容。

杨一民:比赛一开始我们目标就没说要保,我们的目标就是拿三分,但在力争的过程中,有可能会是平局,也可能输掉这场比赛。但在指导思想上,还是希望能拿三分,因为这对我们的比赛可能会铺垫一个比较好的基础,可能会有更多的锻炼场次。

杨一民:也不能说是完成了,因为这次比赛,我觉得都是08年一组的队伍。我们的任务最主要的就是锻炼,通过这种比赛一个是了解世界,再一个看看我们自己,看我们如何照准差距照准目标,为自己更好的发展提供一个平台,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

问:应该说您跟这支队的时间也不是特别长,可能您这次看到队员精神方面的不少,在技战术方面是否有质的变化呢?

杨一民:这个队伍、队员还是有一定实力的。这支队伍成立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在2001年就已经有一个基本的架构了。

杨一民:这支队大部分都是去年青年队的队员,在这次比赛中,关于战术方面,我觉得第一个大家确实拼的比较猛,坚持到了最后,我觉得这次大家在这两场比赛中最可贵的,一直拼到最后腿都抬不起来了。在这个前提下,我觉得还有一点就是队伍的团队精神,团结统一,首先在整个战术上,在战术思想和战术行动方面,我觉得大家统一。比如三条线的移动,可以看出是整个一支队。

克劳琛在战术上的部署应该说也是越来越细,对队员的特点也了解得越来越多。我们现在特别强调战术纪律,就是比赛场上只能有一个声音,一个行动。在这一块,也明确大家统一,确定全队以克劳琛为核心的整个训练和比赛的体系。在一个队伍里面,主教练绝对是最重要的,所以说一个队必须要听从主教练的安排。

问:咱们队里有纪律的,那么朱挺这场比赛里得了红牌,咱们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杨一民:黄牌红牌还要具体看,是因为什么因素,是不是故意找牌。我们对朱挺表示理解,他的整个表现都很不错,他这种情况下并不是有意识去找裁判的麻烦。这种情况下,可以理解,但是这也需要总结,说明他还不成熟,这一点我刚刚也和他说了,因为这一个犯规可能会把整个局势改变。虽然今天打得不错,在不利的情况下,把比赛给改变过来了,有一段时间比较主动,但是你在正常里面打得都不错,但足球比赛往往就一秒钟,可能大家90分钟的努力就在1秒钟化为泡影,所以足球比赛也是比较残酷的。你像土耳其就比较典型,最后一秒钟改变了90分钟的努力。足球比赛就是这样,有可能轮到你,也有可能轮到他。

杨一民:下场我们有些黄牌,但我们这支队的阵容确定一直都是很难,大家队员基本实力都相差不大,所以每次准备会上我都说,不要因为你上不了场,大家就有些泄气。实际上你们的实力都差不多,只可能是今天的比赛哪几个队员会更合适一些,每个队员都差不多。

杨一民:我们每场都是为了锻炼队伍,不是为了选择对手,所以我们希望每场比赛都能打得更好。

杨一民:我觉得这应该归功于我们队员的拼搏,很多机会可能是你的,但也可能是我的,可能通过多跑一步或者多拼一下,可能就把机会给抢过来了,我觉得这两场比赛,我们比较欣慰的就是我们的队员表现除了很强的拼搏精神。

问:我们现在把欧洲第二赢了,欧洲第三也赢了,那咱们现在对这支队的定位是怎么样的?

杨一民:所有参加世青赛的队伍,大家的实力其实都差不多,谁都可能赢谁也可能输,这个就是谁把握住机会谁就拿下比赛。

明朝末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一个出身贫苦的陕北农民率众揭竿而起,17年后,崇祯皇帝在景山自杀,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划上了一个句号。那个昔日曾经饱受苦难的普通农民,最终登上了皇帝的宝座,他就是在中国历史上威名赫赫的闯王李自成。然而,就在北京登基后不久,李闯王的命运再次骤然逆转。他屡战屡败,公元1645年,李自成兵败九宫山,与过去无数次神奇地化险为夷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遍览明清两朝官方历史文献以及诸多私家著述,大都对李自成的人生结局作过记载,兵败九宫山,最终被当地乡勇围困,死于乱军之中。

在清军铁骑的围追堵截之下,李自成一路南撤,逢战必败,溃不成军,这一天,李自成逃至湖北九宫山,与前来追杀的英亲王阿济格再次激战。

九宫山之战应该说是两战,一战是在清朝军队穷追李自成到九宫山下,这一仗中间李自成基本上是全军覆没,这个时候李自成只带了二十来个人突围。

一路上,李自成又被当地乡勇截击,随行部从四散逃逸,他也单人匹马落荒而去。然而,险峻、陌生的九宫山让逃亡变得异常茫然而艰险。

童恩翼,湖北大学历史教授,对中国明清的历史做过极为深入的研究,李自成最终的下落结局,强烈地吸引了他的好奇心,在几年的时间里,他曾无数次亲赴九宫山实地考察,在考证之后他对当年的情况作了这样的推测。

李自成刚刚翻过牛迹岭,到达小月山,由于势单力孤,李自成在朱寨的外面被当地的乡勇包围,被杀身亡。

这就是今天位于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境内的闯王陵,据考证,李自成当年就是逃到这里后落难被杀的。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童恩翼在《清世祖实录》第十九卷中却发现了一段记录,这同样也被其他很多专家、学者注意到,正是这段记载,将李自成生命中最后一段历史变得扑朔迷离,李自成的最终命运,也将因此充满变数。

当年负责一路追剿大顺军的英亲王阿济格,在九宫山之战后曾马上表奏清廷,报告说,李自成逃跑后被九宫山当地乡民包围,无法脱身,最终上吊自杀。

阿济格的奏报,第一次的奏报,他主要的意思就说,贼人已灭了,军队也被打垮了,那就说消灭李自成了,所以他的奏报到了北京之后,清朝廷非常高兴,他打的旗号就是好象为明朝报仇来了,来剿贼来了,因此他很重视,这当然是大功了,朝廷很高兴,就祭祖了,我们得胜了,把李自成消灭了。

刘重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明史学会名誉会长。在对阿济格奏报的研究过程中,他发现了其中的一个最关键的疑点,这个疑点确实无法回避。

后来得到的消息说李自成没有死,贼兵还很多,所以就下了一个谕,口谕,就谴责阿济格,说你欺骗朝廷。

作为直接追剿李自成的前线最高指挥官,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作出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而第二个结论更是石破天惊,李自成竟然没有死在九宫山。

因为李自成被当地乡勇所杀,地点在深山之中,清军又不在现场,因此,在奏报朝廷李自成被杀后,为慎重起见,阿济格还是专门安排认识李自成的人前去辨认尸体,结果却出乎意料。

王戎笙,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清史学会会长,根据清宫档案和历史记载的深入研究,王戎笙发现,阿济格并没有掌握真正李自成已死的确凿证据。

他说是认尸,认尸又尸朽莫辨,就是尸已经腐朽了,弄不清到底是不是李自成。结果又有第二个奏报,第二个奏报就说得更含糊了,更不清楚了,因为找不到尸首,说李自成死了,你找不到尸首,找不到证据啊!

验尸的结果竟然是因腐烂而无法辨认!这是一个令人尴尬的结果,它的不确定性不仅可能改变李自成的最后命运,就连其他当事人也将遭逢命运的突变。

阿济格的第二份奏报到达北京后,摄政王多尔衮在震怒之下,对他的谎报军情进行了严厉地训斥:先前你说李自成被杀死了,但是现在又说他逃跑了,你怎么能这样欺骗朝廷呢!

因此,胜利班师还朝后的阿济格不仅没有得到封赏,还因为欺诳罪由亲王降为郡王,罚银五千两。但是事情并未就此结束,阿济格自己也不会想到,此后他的人生会继续因为李自成而跌宕起伏,最后竟至天翻地覆。

处罚了阿济格,很快阿济格就平反了,把他降为郡王,降为郡王后来很快又恢复亲王了,甚至于到多尔衮临死的时候,把他当作最亲信的人。

阿济格的再度升迁似乎是清廷为他的欺诳罪翻了案,透露出清廷可能最后还是相信李自成被杀了。但是到了乾隆四十三年正月,一道谕旨却彻底改变了阿济格家族的命运,谕旨重点提到阿济格“往追流贼、诳报已死”。

有人说给阿济格翻案了,但是有乾隆的批谕证明了没有翻案,而且阿济格子孙都被削去爵位了,成为庶民了,而且乾隆批示里面就说:第一你是欺骗朝廷,李自成已经被灭了,后来你打仗的时候,你还在地方搜刮,虽然说你有一点点功,但是功不抵过,所以子孙削了爵是咎由自取。

此后,清廷谁也没有再为阿济格翻案,也许这才是清廷对李自成下落的最终态度。那么,历史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有关李自成的最终结局,除去清史中的相关记载之外,还有当时偏安江南的南明朝廷。对他们而言,任何人都可以忘记,唯有李自成,这个让他们国破家亡的人是永远不能忘记的,这一次事件的主角则换成了南明湖广总督何腾蛟。

何腾蛟也有一个向南明政府的一个奏报,这个奏报说李自成已经死了,也是和南明联合抗清的一部分将领他们讲的说李自成已经死了,李自成死了,他的主要来源就是这个,而且说是满营痛哭。

《明史·何腾蛟传》对当时的情况作了这样的描述:南明皇帝大喜,立刻封何腾蛟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仍总领军队,但是却暗自怀疑李自成没有死,原因就是何腾蛟的调查结果也与阿济格一致。

这是通山县组织的一次文物普查行动,任务是在可能的范围内寻找文物线索,并无明确的目标。按照事先掌握的情况,他们即将抵达的是一处早已毁坏的寺庙遗址。

上午我们赶到当时的杨林公社,经过和乡镇干部的了解,和我们找一些老农、当地有一些知识的人了解之后,我们得知,距杨林公社三十里外有一座非常古老的庙宇叫东台寺,所以我们觉得这一个地方我们不应该放弃。尽管说它非常古老,也可能成为一片废墟。

然而,这一次例行的普查工作却让队员们有了意外的发现,这个发现则可能成为李自成结局考证工作的重要证据。

首先我们发现那是一个挺不错的地方,树木竹子都长的非常好,它适合一个庙宇建设的地方。但是看到这个庙宇,到处都是残墙断壁,杂草丛生。我们好象发现了一个铁钟的顶部,露在砖石碎瓦堆的上面,这样我就雇了两个民工,花了三十块钱,让他们帮我们掏出来。

在挖出铁钟之后,范国干开始查看并摘录铁钟上的铭文,突然间几个字印入他的眼帘。

当摘录到崇祯十七年“闯贼据庵、僧溃无遗、庵又衰也”的时候,我的心动了一下,我感到这似乎有些格外有用的价值。

根据经验,有人提出在寺庙里一定还会有功德碑。再次寻找之后,结果与预期是一致的。

当时庙里也有另外的两块碑,但是好象与李自成的进山没有任何关系,纯属功德性的。接着我们又把其他的颜色质地,就是表面上也象石碑的几块石头,五六块吧,把它们拼起来一看,它们仍然也是一块碑,这块碑叫摩阿逸多碑。我们就接着读这块碑的碑文,果然在这块碑的第二行还是第三行,也有“崇祯之末、毒遭闯踞”的这一段文字的记载。

事实上,大顺军进驻通山境内是早有记载的。在康熙版的《通山县志》中就记录了“顺治二年五月初四,闯贼数万入县,毁戮四境”的情形,这一点应该是毫无疑议的。尽管东台寺钟铭和碑文的发现从侧面证实大顺军部队确实曾经到过九宫山,但是,是否就此可以断定李自成一定就在其中呢?

闯贼不是李自成的专有名词,就是说,李自成的任何部下的一股军队,一个将领,在一般的记载里,都可以把他叫作闯贼,你怎么能说闯贼两个字就是李自成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