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提穷人经济学 称贫富差距关键是穷人太穷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2:24:23

8月28日13时许,52岁的某公司经理张斌和李宇、赵飞(48岁)参加完朋友婚礼后,觉得不够尽兴,就一同来到李宇家接着喝酒。一瓶白酒下肚,几人醉意正浓。席间,李宇和赵飞话不投机发生口角,两人争执起来。赵飞将桌子上的碗、盘子砸到地上,两人进而厮打在一起。

张斌说:“姓赵的是李宇以前的同事,我和他不太熟悉。上去拉架时,也同姓赵的厮打起来,姓赵的突然咬我舌头一口,把我舌头咬掉了。李宇见此情景,忙拨打报警电话。”

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分局普阳派出所民警随即展开调查。李宇向警方交代时说:“我以前的同事到我家喝酒,喝酒期间我与赵发生争执,我往外赶他,他将碗、盘打碎,还将我老伴儿的脚打伤。他咬住我右手大拇指,我就推他一下,他才把我放开。”民警询问赵飞怎么咬的张斌舌头,李宇回答不知道什么原因赵飞将张斌舌头咬下一节。

对于张斌、李宇二人的指认,赵飞显得颇为反感。赵飞说:“老李的朋友老张侵犯我,我把他舌头咬了。我们一起喝酒时,老张看我这个人不错,想和我交朋友。那天我喝得有点多,姓张的要跟我好,要亲我,还上来抱我。他把舌头伸到我嘴里,我就咬了他舌头。”

赵飞的委托代理人认为,两人打架怎么可能发生舌头被咬掉的情况,这在他十多年的执业过程中从来没遇到过,这件事让人觉得有些危言耸听。

8月29日,长春市公安局临床医学鉴定张斌舌头前三分之一缺损、出血明显,口唇黏膜处有约4厘米长的创口,影响语言和吞咽功能,张斌所受伤已构成轻伤。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医院对赵飞做入院查体:赵飞双眼睑肿胀、广泛弥漫性充血、皮下淤血。双眼球结膜下大片状出血,口唇轻度肿胀、青紫、口唇内黏膜有破损。

9月21日,长春市绿园区检察院认为此案的被害人属轻伤,属自诉案件,检察机关不予以批捕,赵飞出院。“被害人”张斌认为,赵飞给他身体造成伤害,应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要求赔偿医药费、误工费等三万元以上赔偿。

日前,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法院对张斌舌头被咬掉一事立案,法院将择日开庭。(东亚记者王之光)(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深交所总经理张育军昨日表示,深交所可能会在一两个领域推出T+0交易,而权证产品也将推出创设制度安排。

在该所媒体交流会上,张育军指出,“两法”的修改为T+0的推出提供了空间,深交所正在对此进行研究。该所将根据市场需求决定在哪一个品种中做T+0交易,可能会有一两个领域涉及T+0,这主要是看哪些板块流动性比较弱。他强调,T+0至少目前还不会全面推出。

他介绍,深交所正在积极准备权证上市,条件成熟时会很快推出。对于创设制度,深交所正在认真研究、观察效果,该所也会推出这样一个制度安排,但会借鉴其他市场的一些经验予以完善。

除了权证以外,深交所还将不断完善其他产品链。张育军介绍,首先是继续发展股票债券产品;在此基础上,完善其他产品,比如基金产品,深市的ETF预计将在今年底明年初推出;此外,该所还会进一步研究股指期货、个股期货、指数类产品等衍生品种创新。

张育军在交流会上还介绍了该所对于股改进展的安排。他表示,深交所将争取尽快实现两个过半,一个是重点公司重点地区的股改市值过半,一个是股改上市公司家数过半。

如今,博客方兴未艾,黑客、闪客、极客、优客、忽客……各种“客”层出不穷。曾在两千年前出现过的“门客”如今又在京城悄然出现,他们大多上知天文地理,下晓柴米油盐,扮演着为人或出谋划策,或排忧解难,或聊天解闷形形色色的角色。那么,他们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我们又怎么看待这一群体?

与陈萧的交谈开始并不顺畅,始终处在有一句没一句的状态中。这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梳着普通的分头,身穿名牌但并不张扬,家中的摆设也很普通,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务实、低调。气氛的活跃源于墙上的一幅字——“长铗归来兮”。这是战国时齐人冯谖说过的话,作为孟尝君的门客之一,他曾因为“食无鱼﹑出无车”等生活待遇低而多次弹剑而歌,皆以“长铗归来兮”作为首句,孟尝君知道后对他特加礼遇。

虽然陈萧并不承认自己是一个“门客”,但他还是说要感谢这位两千多年之前的古人。5年前,陈萧还在外地的一个政府机关里担任“芝麻绿豆大”的一个小官,生活清闲而紧巴。”当时在后备干部培养当中输了,情绪特别低落,就给自己写了这么几个字。

“不过说来也巧,我写完这几个字大概一个多星期,就遇到了现在的老板。”那时的陈萧在土地规划部门任职,正遇上转型房地产市场的现老板老张(陈萧对他的称呼)来此办事。“什么也不懂,就是有钱。”明知道老张在技术、程序上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正是一肚子闷气的陈萧好好地把他折腾了几回。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老张不仅没记仇,还把陈萧召入门下,一并带到北京打拼。“我觉得真的有天意在,要是之前没写那几个字,我可能也不会辞职了。”陈萧笑着说。

陈萧以“自己人”的身份帮着从事房地产经营的老板打理业务,疏通关系。

用陈萧的话说,他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给老张找麻烦”,由于老板涉足房地产业不久,虽然招募了一批专业人才,但在关键环节的疏通和衔接上仍然需要陈萧这种“患难相交”的“自己人”来打理。“我主要参加项目的前期规划,主要的任务就是提醒老张哪里容易出麻烦,主要还是在项目审批上该在哪儿使劲,有时候难免还要动用老同学这样的关系(来疏通)。”

陈萧说:“老张挺真诚,关键还是够大方,要不然我也不能辞职。”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出年薪多少,但记者从陈萧三室一厅的房子和开着的别克君威,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他现在“食有鱼﹑出有车”的生活。其实,陈萧不用每天上班,也没有明确的职务,老板也并不是按月发薪,“工程周期长,(空闲时间)大多数还是陪老板吃吃饭什么的。”

采访随着陈萧7岁儿子的放学回家戛然而止,这是陈萧事先同记者约定好的。“我的事不能让儿子知道。他一直觉得我是被单位调到北京来工作的。”

殷东方主要是适时提醒老板凡事都有前因后果,具体工作由老板自己决定。

相对于陈萧的否认,殷东方则高调地表示:“我就是一个新时代的门客。”他说,古时候的门客依附在大夫和诸侯身边,但他们绝对不是奴隶,因为他们享有人身自由,如果主公失势或对他不好,他就可以选择离开。“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做个门客没什么不好的。”

还没等记者抛出第一个问题,他又接着说:“‘至圣先师’的孔夫子,他也免不了一副门客的姿态,他说自己三日无君便惶惶不安,所以才会在各国之间奔波。”接着,他又一连串地引用了《吕氏春秋》、蔺相如、陈涉起义、项羽、刘邦等等一堆历史典故,以证明门客的巨大历史作用。

殷东方说他其实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我只跟老板讲讲道理,告诉他凡事都有前因后果,具体的工作老板自己定,我从不参与。”他现在有房有车,衣食无忧,都是现在的老板给的。虽然不肯说更多的信息,但殷东方透露老板来自山西,身家过亿。

记者对这种“靠嘴皮子”生活的方式颇不以为然,但对他这番旁征博引、谈古论今的言论,却也不由得心生佩服。可就在记者觉得他“的确有些东西”时,却发现其言论皆出自某文化名人的一篇文章——《“门客文化”探源》,甚至有些词句是原文背诵。现在,记者只剩下佩服他的记忆力了。

从经济学家到大学生,从艺术鉴赏人士到维持秩序的壮汉,“门客”可谓不拘一格。

据记者了解,现在一些艺术鉴赏方面的专家成为“抢手货”,因为艺术品收藏成为越来越多的老板的喜好。不少艺术品大型拍卖会上频频出手的老板身边,都会坐着这样一位艺术鉴赏专业“门客”。

殷东方告诉记者:“其实我们都不过是小打小闹,满足一些先富起来的人的个人喜好,就像给鳄鱼剔牙的小鸟,各取所需。真正称得上‘门客’的是那些高级的经济学家们,他们所服务的东家是我们所无法企及的。一个主意就要动用多少个亿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门客须有超大脑容量,要上知天文地理,下晓柴米油盐,不事事精通,也得八九不离十。

身为现代“门客”,不但要懂得为“客”之道,还必须具备五种基本能力。

·三寸不烂之舌:想要立于“江湖”,游走四方,能说会道是必需的。一旦功成,使将出来,就让人觉得黑与白、真理与谬误之间不再那么清晰可辨了。

·柔韧的腰杆:老板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得罪的,该低头弯腰的时候绝不含糊,否则饭碗难保。在老板面前不能太聪明,也不要太糊涂,太聪明了,老板会担心自己被蒙蔽,太糊涂了,老板会另请高明,分寸和火候都要拿捏得到位。

·锐利的眼睛:有的老板好大喜功,有的老板谨小慎微;有的老板善良忠厚,有的老板黑心黑肺,因此要会察言观色。

·超大的脑容量:上知天文地理,下晓柴米油盐,言必旁征博引,雄辩滔滔。即使不是事事精通,也得八九不离十。人家没有想到的,你要首先想到,别人不关心的,你要去关心,要走在时尚和潮流的前沿,既能与人狂聊周杰伦的新专辑“十一月的肖邦”,也能就股市K线的走势大发见解,最好还能谈谈工笔画与“野兽派”画法的共通之处。

·非凡的第七感:月晕知风,础润知雨,见人所不见,知人所不知。其实门客们也不好当,谁知道哪片云彩要下雨呢。所以在关键时刻,能嗅出不同的味道,立即掉转船头,躲过大风大浪来袭,“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是老板们而绝不是门客应该说的话。

目前,一些高级经济学家也充当起“门客”。袁岳对经济学家做“门客”并不反对,他认为,部分经济学家可以堂皇而公然地成为特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这样可以在现实的经济活动和矛盾冲突中,通过激烈的论辩和交锋“有力地刺激经济学的进步”。

知名学者鄢烈山认为,门客可能既不是武士(荆轲、朱亥、庞涓),也不是文士(毛遂、苏秦),可能仅仅是有鸡鸣狗盗等一技之长的“食客”。我国古代传统门客文化中的主客关系说到底是主奴关系,决定了门客的工具性,即使互称“知己”,也是一种假相。

其实,作为“门客”,无论是在古代,还是2000多年后的今天,都是指有权势的人收养的有学问有技能的人,三教九流都有,他们通过依附某个主子,将自身“工具化”,以实现或求富贵、或建功业的人生目标。所不同的是,现代“门客”群体早已摆脱了封建时代的主奴关系,更多地充当出谋划策的“人才储备库”的角色。在与这些人的接触中,记者感受到,这些人的收入并无固定标准,全凭“老板”的喜好,他们低调、务实,从江湖术士到饱学之士都有,这是一个在社会发展过程中随着收入差异而产生的新人群。

两年前,在广东教育学院读书的张平清成为全校唯一应征入伍学生(学籍保留)。上周六,他刚刚从西安某部队退伍回来。

昨天早上,小张在番禺乘坐公交车时,因制止车上一小偷扒窃遭到其同伙的疯狂报复。他的肺部被利刃穿透,伤口离心脏只有一两厘米。

被暗算后,小张勇敢地和歹徒搏斗,并最终夺过歹徒的刀刺向对方的胸口……经医生抢救,小张脱离危险,歹徒不治身亡。

本报讯昨日上午8时半许,广东教育学院大四学生张平清在番禺区17路公交车上制止一小偷扒窃,在大石镇上滘牌坊附近,他遭到小偷同伙背后暗算,肺部中刀,仍奋勇夺刀刺死对方。小偷同伙在送大石镇人民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张平清则在3个小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左肺被部分切除。

据了解,突遭不测的张平清刚刚退伍三天。两年前,刚刚升入大四的小张作为全校唯一应征入伍(学籍保留)的学生加入西安某部队。11月26日,他刚刚退伍回到广州,准备完成学业。

昨日上午10时一刻许,记者赶到大石镇人民医院,看到几名警察坐在急诊科抢救室门口凳子上,其中一人拿着手铐,目不转睛地盯着抢救室。

虚掩的抢救室玻璃门后,几名医生正在为一名男子做手术,男子满身是血,连床单都染红了。旁边椅子上放着一件红色外套。一名出来的医生说,听说受伤男子是小偷,刺伤了别人,又被别人反过来刺了。“不管怎样,先要救人。”

在医院住院部7楼病房,几名医生正在为一名受伤男青年包扎,医生说,男青年左后背被刺一刀,胸腔内有大量出血。几分钟后,院领导急匆匆赶来,说已经紧急联系番禺区人民医院的胸科专家,争取尽快做手术。

外边走廊里,几名男女拿着一个书包和一件白色衣服,焦躁不安。他们是张平清的哥哥、嫂嫂和同学。据他们介绍,受伤的男青年叫张平清,是广东教育学院大四学生,在公交车上制止小偷扒窃,遭到小偷同伙报复。

张平清的嫂子姓陈,她告诉记者,事发时她一直在场。几分钟后,一名警察上来,将陈小姐带进医生办公室做笔录。

陈小姐对警察说,张平清因为从学校应征入伍,两年没回过家。26号回来后,张平清提出先回中山看望母亲,因为张平清的哥哥有事,她就陪同。两人在南村上了17路公交车,车上人比较多,两人都站着。快到沙溪村车站时,张平清发现一名男子拉开了一乘客的背包,于是就提醒该乘客注意,男子很恼火,同张平清吵了几句。车子靠站后,男子恨恨地下车走了

陈小姐说,她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麻烦在后面。车子开了两站到了上滘站,车上一名红衣男子突然将张平清推下车,她赶紧也跟着下了车。下车后,红衣男子对张平清推推搡搡,她突然发现红衣男子手上持有一把匕首,而张平清白色衬衣上已经有血。张平清和红衣男子扭打起来,并夺过匕首,刺了红衣男子一刀。两人最后都倒在上滘牌坊下面。她慌了,报警后,警察和救护车先后赶来。

陈小姐愤怒地说,红衣男子和张平清都被抬上救护车,但红衣男子还不罢休,又爬起来掐打张平清,被警察拉开。

上午11时10分许,民警正在医生办公室为陈小姐做笔录,一名警察走进来,低声说:“急诊科那个人没救活。”记者立即奔往急诊科,记者最初见到的那名在抢救室里接受救治的男子被推了出来,送往医院太平间。据一名医生介绍,该男子心脏中刀,失血太多。

张平清则在上午11时半许被推入手术室。下午3时许,从番禺赶来主持手术的番禺区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吴主任出来了,他安慰家属说:“手术状况较好,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吴主任介绍说,张平清左后背中刀,贯穿了左肺,因此造成大量出血,他们在张平清胸腔内抽出1900多毫升积血,接近人体总血量的一半。“差一两公分就刺中心脏了,如果那样就糟糕了。”吴主任说,从伤口上来看,凶器应该非常锋利,而且对方明显是要一刀致命,可能是匕首碰到肋骨,才偏离心脏刺穿了左肺,而且对方好像还故意转动了匕首以给张平清造成更大伤害。手术中,他们切除了张平清的部分左肺。

记者在医院还见到广东教育学院的高老师,她介绍说,张平清是该校2000级学生,2003年完成大三学业后,作为当年全校唯一学生应征入伍去了西安某部队,今年11月26日才从部队退伍。学校原本准备昨日上午为他举行欢迎会。昨日上午8时23分,张平清给她打电话说先去老家看看妈妈,过几天再回学校。没想到9点多钟,就听说张平清见义勇为受伤了。

得知张平清见义勇为被刺伤,广东教育学院所在的海珠区赤岗街道党工委、街道武装部领导立即赶往大石人民医院,为张平清送上慰问金和慰问品。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黄素平说,张平清非常勇敢,赤岗街道将积极向番禺有关部门反映,照顾好张平清。

街道武装部部长吴舜华表示,要同番禺区公安局协调,保证张平清的医疗和生活费用。

张平清2年前入伍时,广东教育学院高老师参加了欢送会。现在,张平清光荣退伍,也是她在准备欢迎会。高老师说张平清活泼勤奋,人缘很好,各方面表现都很不错。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