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升级普及化 200万像素拍摄手机精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33:43

江油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干警来到现场,将许英、小敏和田青贵带到派出所做询问笔录。21日上午,江油市妇幼保健院对小敏做妇科检查显示:“处女膜完整,处女膜两侧基低部3点、9点处擦伤,局部发红充血。”6月21日,田青贵涉嫌强奸罪被江油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6月27日,江油市公安局以涉嫌强奸罪向江油市检察院提请批捕田青贵。7月5日,江油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作出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书,田被释放。9月30日,江油市检察院对此案作出不予批捕的情况说明:“嫌疑人田青贵只承认自己用手摸,且误以为床上的小敏是其母亲许英;案发当时,没有其他证人在场;现在的证据只能证明田青贵当晚的确是将小敏误以为许英,而且确实摸了小敏。”

本月10日下午,江油市检察院批捕科陈科长告诉记者:“小敏说的话太完整了,可能是大人教的。”记者问陈:“难道田青贵对8岁女孩和33岁女人的身体特征区别不出来?”陈回答:“即使田青贵猥亵了小敏,但构不构成犯罪呢?我们认为证据不足,不予批捕。”

许英等人对此不服,江油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四川太白律师事务所魏家琳律师为小敏及家属提供法律援助。魏家琳认为,现有证据足以认定田青贵犯强奸罪或者猥亵儿童罪。魏认为,小敏是8岁幼女,其母亲许英系33岁成年妇女,两人在相貌特征、形体大小上存在着巨大差异,田青贵却辩称误把女儿当母亲,这种辩解能成立吗?

前日下午,江油市检察院刘安宁检察长告诉记者:“如果公安机关不服,可申请复议,我们接到申请后重新调查处理此案。”江油市公安局获知此消息后表示:“我们马上写复议申请,将于今天正式递交到江油市检察院。”(记者辜英智特约通讯员陈开端)

莫斯科红场上的列宁墓为世人景仰和关注。80年来,列宁的遗体在红场陵墓为公众瞻仰。最近,关于将列宁遗体迁走和把俄各地的列宁纪念地私有化问题又引发公众辩论。俄共猛烈抨击这种抹掉历史的企图。移葬风波折射出俄罗斯的政治风向。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叶利钦在担任总统时无法说服俄罗斯人,将这位苏联缔造者的遗体迁出红场。最近,普京总统的高级助手格奥尔基·波尔塔夫琴科又重提这个曾让叶利钦遭受挫折的话题。格奥尔基·波尔塔夫琴科说安葬列宁的时候到了。波尔塔夫琴科的建议再次引发了有关列宁历史地位和陵墓位置的公众辩论,这场辩论折射出俄罗斯社会的状态。

一些人连忙对波尔塔夫琴科的看法表示支持,其中包括著名电影导演、俄罗斯文化基金会主席尼基塔·米哈尔科夫。他说,列宁本人希望同母亲一起安葬在圣彼得堡。“如果遵循东正教的教义,我们必须满足死者的愿望。”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猛烈抨击那些支持迁走列宁遗体的人,坚称列宁没有安葬在其他地方的愿望。他还先发制人地抨击了将其他已故苏联领导人遗体从列宁陵墓后面迁走的建议。久加诺夫9月30日在记者招待会上称,那些胆敢将共产党领导人遗体迁走的人“不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将他们的脏手和愚蠢的念头伸向国家的墓地”。

普京曾在2001年表示,他不希望因为迁移列宁的遗体而扰乱社会秩序。他说:“这个国家的许多人把自己的生命同列宁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埋葬列宁意味着他们的信仰是错误的,他们白活了。”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4日说,总统的立场没有改变。佩斯科夫说:“他并不支持那些主张立即迁移列宁遗体的人。”但不同派别的政治人士认为,总统是在试探人们的反应。

不论普京如何决定,已有迹象表明,时间可能会最终解决政治家们尚未解决的问题。年轻一代俄罗斯人几乎想不起共产党时代。正要离开红场的23岁的娜塔莎·扎哈罗瓦犹犹豫豫地说:“列宁。”她承认自己拿不准刚刚看过的是何人的遗体。“他是共产党人吗?”

俄罗斯《晨报》6日发表文章说,“列宁墓问题”年年被提上议事日程,似乎将领袖遗骸迁出位于红场的陵墓,一切就会顺利发展:国内生产总值将翻番,政客不再投机,知识分子不再堕落。有人期待着迁墓引发等同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的“解冻”效应:当时是揭露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但我们的时代没有与之相类似的地方。无论是作为理论家,还是实践家,列宁都已身处今日的大环境之外。他的名字与现今社会的任何话题都联系不上,他的一整套政治工具是用来推翻旧世界的。如果真的将列宁遗体迁出,那么第二天,共产党人就会批评总统政策失当,对政府大加斥责。那么,当局有可能作出强硬决定,遵照领袖本人的意愿,将列宁安葬于圣彼得堡自己母亲的墓旁吗?毫无疑问,可能。国内民众已经不会被这样的做法“激怒”并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了。尽管俄共领导人依旧激情洋溢,但没有人会积极对抗政权。俄罗斯还有其他问题需要解决。穷人要与“货币化”、低退休金和供暖问题做斗争。这些年尝到稳定甜头和变得更加富有的人,也不会搞出什么大动静。而已经成长起来的第二代俄罗斯人对列宁一无所知。社会早已对列宁思想以及列宁遗体的命运漠不关心。已经清楚的是,普京将不承担这样的职责。但他显然准备尽其所能,为在可见的将来、在下届总统任内最终解决重新安葬列宁的问题奠定基础。现在反复讨论它的目的只有一个:等到社会厌倦了这个话题,一切自然会风平浪静了。

据俄罗斯《新消息报》10日报道,俄罗斯总统全权代表格奥尔基·波尔塔夫琴科近日提出移葬列宁的建议,在朝野上下引起轩然大波。与此同时,散布在俄罗斯各地、日益老化且面临财政亏空的列宁纪念地,却在悄悄地被私有化。伟大领袖的故乡乌里扬诺夫斯克的市政府,计划将列宁故居的部分土地进行拍卖,以支付今年冬季全城的供暖费。商人们对这块位于城市中心地段、寸土寸金的宝地已觊觎多时。列宁纪念地一直靠财政拨款维持。苏联时期,它们接受亿万人的免费瞻仰,享受很高的国家补贴。如今,即使是收取门票,它们也入不敷出。地方政府自然不愿意承担这个历史包袱,而想将它们私有化。

乌里扬诺夫斯克市政府的做法无疑会引起全国其他地区仿效。事实上,莫斯科的列宁博物馆早在去年就已易主。而列宁所居住的戈尔基村,在戈尔巴乔夫时代就被瓜分殆尽。有关展品的保存情况也令人担忧。在位于帕韦列茨火车站的列宁殡葬列车博物馆,将领袖遗体从戈尔基村运往莫斯科的列车早已破败不堪,可是连油漆费都没有着落,更别说全面检修了。看来,政府至今仍对俄罗斯是否需要保留列宁纪念地的问题举棋不定。只有共产党人坚持认为,作为世界历史的宝贵遗产,博物馆应该流传后世。俄共主管新闻的书记库利科夫表示:“无论如何,列宁纪念地都不应该被私有化。这体现的既是政府对历史人物的最终评价,也是对整个时代的定论。现政权希望将列宁的名字从国民记忆中抹去,但这是我们国家的历史,不应被忘却。”然而,作为苏共的继承者,俄共并不打算将这些纪念地纳入自己的庇护之下。库利科夫解释说:“如果按照现行法律,开销相当庞大,我们肯定会破产。除非有特殊税率及低廉租金,才可考虑此事,但目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民主派人士认为,部分列宁纪念地应当售予私人,但他们出言相当谨慎。亚博卢集团副主席米特罗欣说:“列宁纪念地数量过多,这是事实,但不能全盘取缔并将之出售给私人,而需要维持一定的平衡。将那些确实与列宁直接相关的地方保留下来,而其余的一律出售。应由专家来确定哪些该私有化,哪些该保留下来。但我国缺乏这样的体制,因此,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所有列宁纪念地都难逃被拍卖噩运。”

昨天下午4时许,一辆挂京H牌照的黑色奥迪A6行驶到郑州市大石桥立交桥下逆行违法,不顾民警阻拦逃逸。逃出千米被民警拦截后司机拒绝出示证件并辱骂“郑州警察都是混账”。车上女子看有人围观,就骂围观女子“是啥东西”,这引起围观众人愤慨。与围观众人发生厮打后,轿车突然加足马力撞翻几人和7辆电动车,冲开10多名民警的包围圈,疯狂向北逃窜。逃出近1公里后,该车被另外一组交巡警包围。聚集的500多名市民开始打砸轿车,并欲将其推翻。

市交巡警支队支队长到现场后,紧急调集市交巡警一大队和五大队共150多名民警紧急到现场,维持秩序并设法解救该车上的两人。最终,该车被清障车拖走。

昨天下午5时15分,在岗杜北街和南阳路北50米,记者看到许多人围在一辆奥迪车前,该车车牌号为京H57843。围观众人纷纷指责车上男女的霸道行径,并开始用手捶打轿车。听到有人辱骂,车内男子就放下车窗玻璃“回击”。无论围观众人如何喊,民警如何劝,车上两人坚持不下车,男子坐在驾驶座位置,女子坐在副驾驶位置。车前挡风玻璃处,记者看到一张写有“开元新城银田花园”的通行证。

交巡警一大队民警王旭平说,当时他们在该路口值勤,接到大石桥下21号民警电台指令,说一辆奥迪车在大石桥下违法逃逸,要求对其进行拦截。几分钟后,该车被他拦截。他敬礼后,要求司机出示驾驶证。司机不愿出示证件,并当众辱骂他说:“我就看不惯你们流氓警察。”“我当时就蒙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王旭平说。随后,司机欲开车离开,终于出示证件,但也只是隔着车窗让他看了看。“我要求司机再出示证件时,司机拒绝并强行开车。从路口拖了我五六米远,当我告诉司机如果再不停车将是妨碍公务时,司机才停车。”王旭平说。民警王威说,当时该车在大石桥西侧工商银行逆行到石桥东里并拒听指挥。当时,民警一再示意其停车。

站在车前的市民贾凤英说,当时她看到这里发生事情就过来了。刚站到车旁,车上女子看到其围观后,就骂她是“啥东西”。很多群众看不过去,就要求司机赔礼道歉。没想到司机却坐进车,根本不理。目击者汤金涛说,当时该车的确将民警拖行了五六米远,而且对民警和群众进行了辱骂。本来是小事,对方只要道歉就可以把事情解决。

在记者劝说下,该车司机放下车窗玻璃和记者说话。他说,他现在仍不认为自己违法。当时在桥下见民警,民警正处理一起出租车事故,并未见民警出手对其拦截。由于他不信任郑州的民警,才不想把驾驶证交给对方。民警曾两次和他交谈,到现在他们也未给出一个结果。“我现在拨打110至少10次了,可他们到现在也不见有人来处理。现场的民警根本不能让人相信。”司机说。

下午5时35分许,郑州市公安局督察科的民警到达现场。当民警欲劝退人群时,遭到众人的拒绝。随后,交巡警一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杨文斌坐到车内并准备和车内两人驶离现场处理,但车被围困。

下午6时05分,愤怒的市民越聚越多,并开始推晃轿车。当众人要求司机下车时,司机下车说:“你们河南人怎么都这样?”此时,愤怒的市民开始出手和司机厮打。司机挨了几拳头后,在民警掩护下回到车内。市民将车后窗玻璃砸碎,并欲揪出司机。

下午6时07分,司机关上车窗,突然启动轿车开始往前冲。此时,在一旁的记者闻到汽车散发出刺鼻的焦糊味。随后,轿车推着车前的几十名群众往前冲。撞翻5个人和7辆电动车后,轿车快速向北跑。民警没来得及拦截。

随后,另4组民警骑摩托车紧追该车,警笛呼啸。同时,很多围观者也开始向北追赶。

在追出近1公里后,奥迪车被民警拦截在黄河路与南阳路交叉口向北200米处。接着,民警对司机严厉训斥。愤怒的市民随后追到,不顾民警阻拦,开始打砸奥迪车。一个愤怒的市民跳上奥迪车,用脚猛踹轿车前挡风玻璃。部分群众开始打砸轿车一侧的玻璃和捶打车身。此时,司机仍欲发动汽车往前冲。在记者和民警的劝说下,司机才将车熄火。围聚的市民越来越多,导致整个南阳路交通堵塞。

下午6时20分,市交巡警支队支队长胡建立和交巡警一大队大队长孟可昌赶到现场。随后,交巡警一大队紧急增派40多名民警。民警劝说市民离开,但市民大都不愿离开。同时,另一部分民警开始疏散交通。

下午6时32分,交巡警一大队的事故清障车到达现场。由于市民的阻拦,清障车无法靠近轿车。随后,交巡警支队要求交巡警五大队前往增援。10分钟后,交巡警五大队40多名民警也赶到现场。

晚7时05分,围聚众人开始掀车。在众人吆喝声中,轿车被前推10多米。随后,众人又将其推回,场面混乱。众民警全力制止,轿车才基本保全。

晚7时40分,该车被拖到建业路交巡警一大队停车场,民警对车上两人进行调查询问。

从司机驾驶证上看,该男子名叫邵炳忠,新疆昌吉市人。另据交巡警一大队副大队长李勇介绍,邵是深圳百瑞达科技有限公司郑州办事处主任。在民警对其调查时,邵炳忠认为自己非常有理,称当时的民警处理他时,违反了规定。他并不承认自己曾骂民警是流氓,是围观众人曲解了他的话。自始至终,邵不认为自己有错。

正在民警对邵炳忠调查时,交巡警一大队二中队的杨志伟民警值勤回到队中,看到邵炳忠,一眼便认出了他。杨志伟说,他至今仍然保存着7月22日的记录,邵炳忠开着这辆车违法,且态度蛮横。杨志伟回忆说,当天上午8时许,正是高峰岗,该车在红灯前违法变换车道,他上去进行纠正时,对方摇下玻璃说:“咋回事?我没有违法。”之后摇上玻璃,骂骂咧咧地开车离去。由于当时的车很多,杨担心和他纠缠下去会影响交通,就没过多理他。但杨志伟说他一下记住了这个司机,并记下了车牌号。

交巡警一大队副大队长李勇说,邵炳忠的行为已经涉嫌扰乱社会治安和涉嫌故意伤害,但为了显示公正,他们调查后将请示相关领导。

戚发轫,这位把毕生精力献给中国航天事业、满头白发的七旬老人,已经使五艘神舟飞船安全送上了太空,其中包括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乘坐的神舟五号飞船。今年,他从总设计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担任神舟六号飞船系统的顾问。

日前,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神舟宾馆,全程参与了神舟六号飞船的研制、测试全过程的戚发轫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戚发轫:不紧张,我这次压力并不大,我们飞船的设计进一步提高了可靠性和安全性。

戚发轫:当时我有很大压力,那是我国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行,人命关天。我们的飞船能否带航天员安全完成太空之旅,不仅是对飞船系统整体安全性、可靠性的考验,更是中国综合国力在国际上的一次展现。

新京报:不过,据说当天你在现场谈笑风生,好像没有什么压力,不紧张。这是什么原因呢?

戚发轫:保证航天员的安全是飞船研制过程中的头等大事。飞船运行的各个阶段都设计了不同的救生措施,在火箭点火后的上升段设计了8种故障模式,而在运行和回收段则设计了108种。争取出现各种紧急情况时,如太空陨石击中舱体,飞船漏气、航天员生并起火等,飞船都可以自主应急返回地面。

新京报:从神舟五号发射成功到现在,你对每一次的发射成败一点都没有担心过吗?

在新华社预发了神五发射的消息后,美国宇航局通过外交部给我发了一封邮件。他们首先预祝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发射成功,同时提醒我们说,太空空间碎片会对载人航天飞行器有很大的损害。他们说,假如我们有困难,愿意提供帮助。

的确,太空中有成千上万个碎片,我们国家还没有能力解决空间碎片问题。但我们不会也不应该让美国人来帮助,否则就把我们的发射时间、轨道都告诉他们了。

不过依靠美国公布的材料,我们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分析和计算。经过分析,我们认为飞船运行成功是很有把握的,空间碎片撞击的概率太小。

新京报:这次神六飞船和火箭系统的很多负责人都是“新人”,对于他们,你放心吗?

戚发轫:1992年,载人航天工程上马的时候,我们飞船和火箭系统的总指挥、总设计师都是年龄大的老同志。经过10多年的锻炼,特别是通过前5次飞船的成功发射经验,他们已经成长起来。神六有一个重大的意义,就是科研队伍的新老交替,承前启后。

据了解,“神六”的7大系统18名正副“两总”中,共有13人进行了岗位调整,主要是老同志让贤,年轻同志担纲。

中新网10月14日电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说,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13日在莫斯科一次集会上被一名革新派政党的男性领导人泼了一杯水。

戈尔巴乔夫在集会上进行了题为“给我国带来利益的改革”的演讲,而泼水的新派政党领导人指出,“前总统对苏联解体、背叛国家、背叛党负有直接责任”。并批评道:“他呼吁所有年轻人团结起来,却并不能让人接受。”

戈尔巴乔夫则从容镇定得说道:“这不是我第一次被泼水、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显示了俄罗斯社会的政治文化。”这名领导人随后戈尔巴乔夫的保镖架出了会场。

这时,一男一女从路边透出粉色灯光的发廊走出,进入马路对面的铁路职工家属院。这个女人是苟丽(化名),23岁,圆脸,大眼睛,喜欢笑。跟在她后面的那个男人头发杂乱,衣着破旧,沾满油渍的裤管塞进袜子里。

苟丽是那家发廊的小姐。这天中午,她其实已收拾好离开的行囊,还向发廊旁那家经常打交道的性用品商店老板告了个别:“急着还债的钱筹到了,准备明天开始不做了。”

但令性用品店老板没有想到的是,这真的成了苟丽的最后一单“生意”。这天深夜,苟丽死了。

她是一丝不挂地被勒杀在出租房的,一根自行车刹车线深深地嵌入她柔软的脖子,那个“裤管卷在袜子里”的男子早不知所终。

正是这一个特征,使兰州警方锁定了两类人:一类是蹬三轮的打工者,另一类是搬运钢筋的打工者。9月15日,已历12昼夜排查的兰州警方,终于在一个工地找到了完全符合涉案者特征的唐姓青年。当警方在他枕头下搜出苟丽的小灵通时,这名青年立刻瘫了下去。

他向警方交代,这次杀小姐完全是为了泄愤,他曾经在其他城市的一次嫖娼中被小姐抢过200元并遭毒打,所以他要报复整个小姐群体。

就在警方以为圆满结案时,一个新的发现让办案警官唏嘘不已,他们从苟丽的遗物中找到了两本日记,篇篇几乎都离不开对丈夫一往情深的思念。

“震撼,太震撼了,谁能想到这么个小姐,竟然还是多情女呢?”一位警官感叹。

苟丽作为一个妻子时的过往,由她的丈夫陈小林(化名)向本报记者一点点地忆起,再经本报记者到她婆家的数日走访,遂得以逐步还原。

苟丽的幸福生活始于2003年底列车上和陈小林的相遇,她要去一个城市打工。

“她笑起来真的好看,所以我就动心了。”当时陈小林坐在苟丽对面,但却不敢与苟丽说话,已有感应的苟丽就借他的电话用,两人认识了。

下车后,借助电话,爱情迅速升温。陈小林问:“我们家很穷,你嫌吗?”苟丽说:“不嫌。”苟丽很坦诚地告诉他,她有过一个男朋友,对她不好,还为这人流过产,所以只要真心爱她并不嫌她,她就愿意跟随小林一生一世。

苟丽家在陕西省宝鸡市麟游县的一个交通极不便利的贫困山区。苟丽从小丧父,两个哥哥勉强供她读完中专,毕业后仍只能以打工为生。陈小林家5口人,姐姐已出嫁,除父母还有一个弟弟。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