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连夜雨 年关临近大多数基金无红可分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4:04:34

被抓获的两名嫌疑人一名叫郝明彦(男,37岁,焦作市解放区自力西街36号)、一名叫卢新全(男,25岁,焦作市马村庄大王镇人)。对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昨晚迅速进行了抓捕。

二七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兵分数路,一路对抓到的两名犯罪嫌疑人展开突审,一路赶往焦作实施抓捕,另外几路人马赶往各地布控。刑侦大队教导员张合斌带领5名侦察员赶往黄河桥进行布控,在赶往黄河桥的途中,张合斌得到消息:杀害竹卫东的犯罪嫌疑人康战国还没有离开郑州,即将接近黄河桥。电话中,后方人员向张合斌强调犯罪嫌疑人的相貌特征:平头、上身穿黑皮衣,下身穿黑裤子,脚上穿着黑色旅游鞋。

昨晚21时,张合斌率队赶到黄河桥,侦查员迅速在黄河桥收费站秘密布控,对发往焦作的车辆进行盘查。

21时30分,一名男子溜进了侦查员的视野。这名男子站在路边,一直朝一辆驶往焦作方向的客货两用车挥手。“平头,黑皮衣,黑裤子,黑色旅游鞋,太像了!”张合斌一挥手,几名侦查员立即靠到男子旁边,抓住了他的胳膊。张合斌一摸男子的裤兜,触到一个弹簧跳刀。男子惊慌失措,企图摆脱民警的控制。几名民警一起发力,把男子摁在地上。

戴上手铐之后,男子被押上警车。随后,侦查员从这名男子身上搜出两部手机,一部关机,一部没卡。打开手机往侦查员的手机上打去,显示的号码正是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交代的号码。打开弹簧跳刀,上面还有些许血迹,康战国的身份被确认无疑。拿到确凿的证据,张合斌厉声喝道:“康战国,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这名男子低头说道:“知道,今儿掂包时扎了一个人。”“知道抓的是谁吗?”“可能是派出所的吧。”

22时03分,三辆警车驶回二七公安分局,犯罪嫌疑人康战国被带到讯问室。至此,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一名在逃的犯罪嫌疑人正在抓捕中。

20时08分,竹卫东的妻子王军英和女儿被接到了医院。8岁的小女儿竹筠眨着大眼睛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叔叔阿姨围着她和妈妈。她只知道爸爸在抓小偷的过程受伤送到医院了,她扭头看看妈妈:“爸爸呢?我找爸爸。”

王军英并没有使劲问,她只是在默默地等待丈夫确切的消息。竹卫东的同事先和她说了基本情况,是在抓小偷时受了伤,领导、同事、医院正在加派最好的力量对竹卫东抢救。“谢谢你们,谢谢大家!”王军英搂了搂身边的女儿。她焦急而迟疑地问:“我能不能看看他,他伤的怎么样?”

见实在瞒不下去,大家小心翼翼地说了竹卫东因公殉职的消息。还未说完,大家的眼圈都红了,王军英什么都明白了。她大喊了声:“卫东!”便泣不成声,围观的人都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小博雨看到这么多人在哭泣,好象也明白了,使劲搂着哭泣的妈妈问道:“妈妈,我要爸爸,爸爸去哪儿了?我要爸爸......”王军英已经说不出话了,一个劲地抱着8岁的女儿不停地恸哭。

20时50分,大家把竹卫东的尸体从楼上电梯里运下来。王军英的腿都软了,已经从大声哭泣变成嘶哑的哭泣,她未走两步就瘫软在地面上。竹卫东的战友赶紧把王军英背到肩膀上,抱着小博雨朝5楼跑。当得知已经运到一楼时他们又飞奔着朝一楼跑,在一楼,大家都围在电梯门口准备看英雄最后一眼。

20时55分,电梯门打开了,医生把竹卫东推出来。王军英哭喊着扑到丈夫的身上:“你不要我们了,不要我们母女了!”悲痛欲绝的王军英几乎昏厥过去。

竹筠在看到爸爸从电梯推出来那一刹那轻轻地说了一句:“爸爸没了!”一句话很轻声音也很小,但是很重很响地敲打着每个人心理。

本报讯(记者廖卫华)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目前正在北京接受检方审查。记者昨日从权威渠道核实,韩桂芝涉嫌受贿案,已由北京市检一分院成立专案组,对其进行秘密审查。由于该案事关正部级领导,曾主持过成克杰受贿案、李纪周受贿案等要案,有多年公诉经验的市检一分院检察长方工亲自挂帅任专案组组长。

据知情人士介绍,韩桂芝将成为继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原市长王慎义之后,在京受审的与“新中国第一大卖官案”相关联的第3位黑龙江省高官。

据介绍,韩桂芝涉嫌受贿案,2004年7月由中纪委直接移交最高检反贪总局介入侦查。随后,最高检将该案指定北京市检察院反贪局查办。今年年初,反贪部门侦查终结后将该案移交到市检一分院公诉二处审查起诉。

市检一分院有关人士昨日称,“为防止受到干扰,韩桂芝案专案组目前在院外工作,还在审查韩桂芝受贿的相关证据和事实。”市检一分院公诉二处负责人昨日在电话里向记者表示,该案是由检察长直接督办,他不清楚案件的进程情况。

此前,有媒体报道,经初步调查,韩桂芝在任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省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涉嫌收受马德、曹某某、沈某某、某公司董事长姚某等多人多次所送钱款共计人民币950万元。

马德在2002年被双规后和今年3月21日在市二中院开庭受审时,都曾供认给韩桂芝送过80万元。有消息称,韩桂芝当年曾不主张任用马德,后她将马德送上的80万元人民币存入银行,存折送给了妹妹。目前,韩桂芝的妹妹、两个儿子和儿媳均被双规。

黑龙江原政协主席韩桂芝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04年11月4日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黑龙江省委决定,给予韩桂芝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全文]

黑龙江省政协常委会撤消韩桂芝省政协委员资格2004年09月17日17日在哈尔滨闭幕的黑龙江省政协九届八次常委会,通过关于撤消韩桂芝省政协委员资格的决议。此前,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通过决议...[全文]

新中国最大卖官案今日开审涉及韩桂芝等高官2005年03月22日今天上午,北京市二中院将开庭审理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卖官受贿一案。据悉,马德受贿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卖官案,绥化市有半数以上的处级以上干部卷入其中...[全文]

核心提示:昨日傍晚,郑州市福寿街河南金林市场门前惊现悲壮一幕:在抓捕一个盗窃团伙的行动中,年仅35岁的反扒民警竹卫东血洒街头,终因伤重不治,壮烈牺牲。准备外逃的行凶者被抓获。

反扒民警勇擒贼据市公安局反扒支队谢建国副支队长介绍,3月23日13时许,反扒民警姚勇军、范跃歌从东明路乘501路公交车执勤,在郑汴路长途汽车站下车后,发现有4名30岁左右的男青年形迹可疑,即暗中跟踪侦查。这4个男青年在公交站牌处多次下手扒窃均未得手,之后4人又乘501路车到陇海路烟厂站下车,几次下手又未得逞,然后步行至长途汽车南站公交站牌处行窃。这4个男青年体格健壮,为确保一网打尽,民警姚勇军电话通知竹卫东增援(竹卫东、姚勇军均为反扒窃二中队民警),竹卫东立即带领联防队员刘淼、满文奇驾车赶到南站与姚勇军会合。

不久,那4个男青年中的一名胖子下手偷了一个女乘客的手机,但失手掉在地上,被女乘客发现拾起。为取得确凿证据,民警没有立即抓捕,继续跟踪。之后,这4个男青年徒步向西到布厂街公交站点伺机作案,仍未得手,又步行到银基商贸城,进入银基商贸城东北角麦当劳餐厅,民警一直跟踪。16时许,竹卫东到建中街派出所提取一份办案材料,姚勇军等同志继续留守侦查。17时许,这4个男青年先后窜到敦睦路、福寿街、二七广场、西大街等公交站牌处伺机行窃,均未得手,后又来到福寿街金林市场公交站牌处伺机行窃。这时竹卫东赶回到东方红站牌处,与姚勇军等民警会合。

18时许,81路公交车进站,4个男青年中的一个瘦子上前挤住车门假装问路,阻挡后面的乘客上车,其他3人挤住一名女乘客行窃,其中一个胖子(后查明叫郝明彦)偷出东西顺手放入其右裤口袋,挤出人群准备逃窜。见时机成熟,民警不约而同立即上前抓捕,竹卫东第一个冲上去,联防队员刘淼亦冲上去协助抓捕。竹卫东抓捕的那个男青年极力反抗。竹卫东奋力与其搏斗,搏斗中那个男青年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刺中竹卫东的左胸,受伤的竹卫东仍紧紧抓住男青年不放,终因体力不支倒在地上,那个男青年趁机挣脱逃跑。

围观市民救英雄据现场目击者李先生介绍,事情发生时大约是18时5分,当时有5名民警突然冲向4个男青年,并将4个男青年掀翻在地。当时事情发生太突然,现场的市民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人还以为是在拍电视剧,都围着看热闹。当围观的市民真正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已经有两名男青年被民警抓获,竹卫东则倒在了血泊中。人们纷纷围着上前抢救英雄,有人上街拦车,有人打110报警,还有市民在血泊里抱着英雄,等待120到来。很快,竹卫东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民警姚勇军、范跃歌等控制住两个男青年后,立即抢救竹卫东,向110指挥中心报告情况,并立即将竹卫东送往市二院抢救。18时30分许,竹卫东终因抢救无效,不幸壮烈牺牲。

在警方提供的一份2005年为竹卫东申请优秀共产党员准备的材料中,记者了解到一些他的生平事迹。

竹卫东,男,现年35岁,中共党员,郑州市公安局反扒窃警察支队民警,一级警司警衔。1989年3月~1991年11月,在北京军区某部服役。1992年7月~1999年11月在郑州市公安局防暴警察支队三大队工作。1999年12月~2003年7月在郑州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工作。2003年7月至今在郑州市公安局反扒窃警察支队工作。

竹卫东主要负责的26路、67路、101路公交车是出入火车站地区的重点公交线路,他负责的103路、46路、58路等公交线路则是贯穿市区的长线,经过的地点多靠近商业区,流动人口多,物流集中,也是扒手活动比较集中的区域。

2002年,因成绩突出竹卫东被评为优秀公务员。2003年一年,他抓获处理违法犯罪分子40名,他成功破获了“2004.4.5”盗窃手机案和“2004.8.5”团伙盗窃手机案。2004年,在郑州市公安局反扒窃警察支队组织的夏季严打反扒会战中,竹卫东荣获第一名,被树为支队标兵,获省人民优秀警察称号。

昨日18时至21时的3个小时里,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大楼被巨大的悲伤和愤怒所笼罩。据介绍,竹卫东为本市警方2004年以来因公殉职第一人。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姚待献讲,警方已连夜将竹卫东的事迹上报公安部、省公安厅,申报一级英模。

抢救无效竹卫东英勇牺牲英雄的遗体被推出急救室,他的家属及同事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哭喊着再看一眼自己的亲人。

19时,记者赶到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五楼手术室,正巧碰到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证实了竹卫东因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孙德强,竹卫东所在反扒窃警察支队城市客运警察大队大队长。据他讲,竹卫东是18时10分被送至市二院的。

19时20分,市二院住院部大厅,刚刚赶到的五六名民警等候在电梯口。大家都很沉默,偶尔有人低声交谈几句,一双双眼睛都布满血丝。

本周二,在对黑龙江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的审判结束后,这起被媒体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卖官案暂告一段落。据马德的律师钱列阳预计,法院将在下月对本案做出判决。昨天上午,记者前往钱列阳所在的中孚律师事务所,试图从对钱列阳的采访中更进一步地了解马德及案件背后。

钱列阳:依马德的犯罪情形可能被判死刑,由于他本人没有委托辩护人,因此,人民法院有义务为他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辩护律师。我在3月份接到指定,在征得马德的同意后,就签订了相关手续进入案情交流。

钱列阳:这个问题不太清楚。可能是马德的妻子也因为与他非法收受贿赂而被立案处理,因此家属无法为他请辩护律师。

钱列阳:因为是法律援助,只能拿到500元的交通费,还要在法院判决后才能得到。

记者:据我了解,起诉书认定了马德向绥化市财政局副局长田德臣索贿5000美元,但是在检察机关举证时,有部分行贿者的证言指称马德还另有索贿情节,马德对此是不认同的。

钱列阳:马德几乎承认了检察院的所有指控,但当庭仅对这一点提出了异议,我也支持他。我认为,在当时特定的情景下,马德作为市长不可能说出那样的话。

钱列阳:我认为这些人的证言证词是在特定因素下做出的,是不客观和不符合逻辑的。

钱列阳:他们提供的证据质量很高,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让我可以挑剔的地方不多。检察院的这份起诉书还是比较客观公正的,需要我做的事情不太多。

钱列阳:如果是死刑他应该会上诉,无论怎样要搏一下。我想他应该还是会有些心理准备。

钱列阳他没有提很多要求,我们完全是在法庭辩护的策略和方法上讨论。

中国台湾网3月25日消息据台媒报道,“立法院国防委员会”24日上午进行潜艇采购项目报告,在报告中指出,由于台湾经济97%依赖海运,所以,为了防止大陆的数十艘潜艇封锁台海,台湾海军在2010年至少需要购10艘潜艇,才能对台湾的海运护航,并截断大陆日渐依赖的的进口能源与粮食,采取反封锁手段。不过“立委”们担心计划透过美国采购的8艘潜艇,如果美国无法从其它国家代为采购,台湾将会重开柴电潜艇生产线。

据悉,台湾海军在2010年至少需要购买10艘潜舰,计划透过美国采购潜艇8艘,而台海军也证实,如果美国无法从其它国家代为采购,将重开柴电动力潜舰艇产线,那样知识产权将归属于台湾。(潇凝)

本报讯(记者苟明)给自己开的店取名字是自家的事,别人一般不会过问,但凡事过了头就不那么简单了。鹅岭一家按摩院竟取了个“干部保健院”的名字,招来不少指责,并将受到管理部门查处。

近日,鹅岭一带不少居民向本报反映称,他们那里新开了一家“干部保健院”,实际是按摩院,他们觉得这很不妥。昨日中午,记者在位于鹅岭浮图关公园门口一栋小楼前看到,一块10多米长的牌子上写着硕大的字:“保健、按摩、浴足......”在这些广告字前面,写着“干部保健院。”

按摩院老板李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里不是政府部门的干部保健院,只是她开的按摩院。因为怕怀疑有“歪”业务,所以取了这个名字,以觉得比较正规。

3月23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发表告国民书,强烈谴责日本为侵略史翻案和霸权主义的图谋。当天,韩国还通过了《日本歪曲历史教科书对应方案》,决定把历史教科书问题推向国际舞台,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等。韩国将日本教科书问题国际化,无疑是对日本右翼势力挑衅行为的一个有力回击,是一个十分必要的举措。

日本历史教科书歪曲历史的问题,困扰亚洲国家久矣。包括韩国和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为此进行过坚持不懈的斗争,本期望能在双边关系范围内化解这一问题。但是,日本近年来在政治上向右急转,极力淡化、美化它的侵略历史和战争罪行,甚至企图把参拜靖国神社经常化、制度化,一再伤害亚洲各受害国人民的感情。就当前的形势看,教科书问题似难以在双边关系的范畴内获得妥善解决,因此,把这个问题从双边范畴推升至国际层面,争取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应当说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如何更好地利用国际机制来维护自身利益,对不少亚洲国家来说还是需要学习的一课。西方国家就非常重视建立并利用国际组织和国际制度,善于在国际层面上维护自己的利益甚至推广自己的价值观。它们常常把有关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国际化,以争取国际社会的声援与支持。而日本教科书问题,虽然在本地区多年来闹得沸沸扬扬,却并未引起东亚以外国际社会的多少关注。从已故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一书在美国引起的震惊,就可以看出西方人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侵略行径还不甚了解。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欧洲国家正在筹划一系列重大的庆祝活动。亚洲国家也应该抓住这一时机,进行反法西斯教育,把日本教科书问题国际化,让国际社会更多地了解日本侵略历史的真相,应是题中应有之义。人们有理由相信,这样做不仅有助于教科书问题的早日解决,更有助于教育日本和各国的青年一代正确认识这段不幸历史,更好地面向未来。日本也应该认识到它若想改变其“政治侏儒”的角色,若想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就应该拿出直面历史的勇气,改善自身形象。张勇

新快报讯(记者张文敏徐静实习生谭鹏)18岁的四川姑娘小蓉因为杀死了与她同居四年的男友,被控故意杀人,昨天在广州市中院受审。在庭审的过程中,小蓉一直在哭,她说,她之所以与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是因为她13岁时被其强奸了,在无知与恐惧中,她忍受了对方长达四年的虐待,最终忍无可忍夺其性命。

公诉人诉称,被告人小蓉与26岁的被害人周五一原为同居恋人关系。2004年8月24日晚,小蓉在天河区小新塘与周五一合开的燕子酒吧里,将“三唑仑”放入周的啤酒中,待其昏迷之后,与弟弟(另案处理)用摩托车将周载到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学城览月路尖峰山的一条小水沟旁,用西瓜刀朝周头颈部连砍多刀,并用手扼周颈部,致使周五一颈部血管破裂失血休克而死。

在庭审过程中,小蓉从开庭一直哭到结束。她哭诉了自己悲惨的命运:她一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小学毕业后就到广州打工;1999年认识周五一,没想到一晚在夜总会喝酒时被周灌醉,被其带到宿舍强奸了。事后,小蓉纵身从三楼跳了下去,却没死成,只好委身于周,因为她觉得“既然身子给了他,那就是他的人了”。

小蓉情绪激动地说,在四年的同居生活中,周对其进行了残忍的虐待,常用烟头烫她,用脚踢她。她曾试图逃走,却被抓回来扒光衣服打骂。周还一再要挟她,如果她敢逃,就杀光她家人。她一直委曲求全,直到一天弟弟到来,却被周某用西瓜刀架在脖子威胁。小蓉大受刺激,起了杀心。

在陈述过程中,她护弟心切,一直说弟弟毫不知情。她的辩护律师认为,在小蓉还是嫌疑对象,公安机关仍未对她进行正式刑事审查的情况下,小蓉就如实交待案情了,属于自首,希望能从轻发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