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与小伙私奔 被丈夫以重婚罪告上法庭(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0:51:50

盖茨说,微软的竞争对手还包括索尼、苹果电脑、诺基亚等,但人们总喜欢把目光集中在Google身上。他说:“我不会去改变媒体的兴趣所在。(他们认为)Google是头号挑战者,苹果电脑次之。这对诺基亚、索尼和其他公司来说不公平。”盖茨还把Google的搜索技术与“手下败将”Netscape的浏览器及SUN开发的Java语言归为一类。

IBM的IT服务及软硬件在确定未来网络服务如何协同工作方面,给微软造成了巨大威胁。此外,IBM与东芝索尼合作开发的CELL微处理器已应用于索尼PS3游戏机,PS3是微软Xbox360的劲敌。

尽管盖茨口头不承认,但Google近几年的增长的确令竞争对手侧目。Google不仅牢牢占据搜索引擎市场的龙头地位,目前还在不断攻城略地,推出了从即时通信到电子商务等一系列网络应用软件,对微软形成了潜在威胁。尽管微软通过加大对搜索技术的投入来狙击Google在网络及桌面搜索领域的扩张,但仍无法阻止高管“叛逃敌营”。李开复跳槽案曾让微软CEO鲍尔默勃然大怒,甚至不惜与Google对簿公堂。

Google在股市的表现更加醒目。从2004年8月上市至今,Google股价一路飙升,目前已超过400美元,市值1230亿美元逼进IBM。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微软股价在过去5年里一直萎靡不振。

盖茨在采访中还表示,尽管微软在软件领域遭到广泛挑战,但在网络电话应用方面,微软几乎“天下无敌”。财大气粗的微软经常斥巨资发展新兴技术,只到这些技术成为主流应用,盖茨说:“目前正在实验室里开发的技术,如语音识别、墨水识别等技术5年内将得到普遍应用。”

“我们是一家很简单的公司”,盖茨说,“30年前,我们说自己是一家软件公司,5年、甚至10年以后,我们仍可以说自己是软件公司。”(清风)

2005年12月27日,在南通市狼山港区跃龙南路228号的南通宝港油脂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港油脂”)大门前,79名工人在拿到工龄补偿金后,脱下了印有“宝港油脂”标记的制服。

在走完6个年头之后,这个曾贵为“南通第一民营企业”的公司于2005年10月8日被宣告破产。

与此同时,南通市政府成立了由市法院、市国资委、市人民银行、市银监局、市劳动局、各银行代表以及原企业留产人员等组成的监管小组,负责宝港的生产经营活动。

突然间,说破产就破产了,大家都感觉可惜。“2005年12月28日,一位刚刚辞职的宝港生产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如果继续做下去,会是个前途很好的企业”南通市政府驻宝港监管组一位成员表示,宝港的生产活动目前仍在正常运行,从企业的原料加工、生产安全到人事、财务,各方面都非常规范。

“是上海方面点燃了导火线,宝港才出了事。”宝港油脂上述生产部门负责人说,他从去年9月中旬起,便感觉到气氛有些紧张。

在南通市,政府、银行,以及宝港油脂内部的人士都认为,点燃宝港破产导火线的是合作伙伴——上海金泰及其母公司上海五矿。

上海五矿系国有全资进出口企业,年进出口总额逾8亿美元。宝港作为上海五矿的大客户,每年从上海五矿进货1亿到1.4亿美元。

上海五矿方面的材料显示,2005年2月23日,上海五矿和宝港油脂签订了一份《代理进口协议书》,协议约定由上海五矿为宝港油脂代理进口5.5万吨阿根廷大豆,由上海五矿对外签订合同,对外开立信用证,办理对外付款手续,并负责货到目的港后的报关、报验、卸货及提货手续。

同时,《协议书》约定,宝港油脂在协议签订日将总货款10%的保证金交予上海五矿。余下货款带款提货,但最迟不得迟于上海五矿对外付款前5个工作日将款划入五矿公司指定的账户,在未结清货款前,货物的所有权仍归上海五矿所有。

随后,上海五矿在2005年5月2日至5月12日,将59306吨大豆全部卸货并报关完毕,原本宝港油脂必须付款1.558亿元,但其在9月1日前分期共支付6000万之后,剩余的9500多万未支付。

“(2005年)9月4日之前,我们的合作还是很正常的,宝港还给了我们一笔货款。第二笔货应该9月16日到款,但是我们没接到款。”上海五矿副总经理钮为民向记者表示。

“我没见到董事长陈保存,公司其他人说没钱。既然没钱,那我们就不能把货放给宝港。我们要求提货。”钮为民说。上海五矿去提货时,发现码头上的货已经没有了。

一般来说,贸易公司进口货物,卸在港区,港区凭提货单放货。中国国家交通部法规明令规定,货物滞留港区期间,港口有监督保管责任。无单放货在港口行业属违规行为。

很显然,在上海五矿没有开出提货单的情况下,负责监管责任的担保方———狼山港已经将1.5亿元的货物放给宝港提走。

钮为民表示,之后几天,上海五矿几度与南通市政府及南通港口集团交涉。政府一方面承认,宝港油脂把货提走,狼山港务方面是有责任的。同时又强调,码头放货的原因,是宝港资金链出了问题,希望上海五矿继续支持宝港,将后面的货继续放给宝港。

“你前面这个账没算清,我后面的货怎么可能放给你呢?你暂时没钱可以,但应该承诺什么时候给。但他们一直没有这个承诺。”钮为民说。

去年9月21日,准备再次进行商谈的钮为民发现,宝港油脂的生产和销售已经被政府部门监管。钮为民说:“他们已经开始大量抛售宝港的库存。

钮为民表示,此间,上海五矿参股的上海金泰粮油国际贸易公司,也有一笔价值0.95亿元的货被宝港提走,同样没有开出提货单。这意味着两家公司共有1.9亿元的货物被无单提走。而且,上海五矿表示,他们从市场上了解到,其中部分货物已经被移库转移加工,甚至销售。

2005年9月26日,上海金泰和上海五矿向上海警方报案,称在与宝港公司的几次生意往来中,两公司进口的大豆原料已被宝港油脂陆续用于生产,但货款却拖欠至今,累计欠款2个多亿,屡催不还,有经济诈骗嫌疑。

“(去年)9月28日,上海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来人,找宝港的财务老总,他们还封了宝港的办公大楼和董事长陈保存居住的别墅。”宝港油脂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称。

2005年10月8日,宝港油脂进入破产程序。上海五矿提供的材料显示,早在2005年9月19日,港口集团就对宝港油脂的财务、提交货物流程实施监管。

南通市当地银行界一位人士证实,早在2005年9月初,南通市政府、市崇川区府、市经贸委、人民银行等部门共十几个人组成一个监管小组,专门处理宝港油脂担保债务解决问题及宝港油脂资产的摸底核算问题。

2005年9月份,宝港到期债务有好几笔,其中包括南通市信联社2000万元,工行南通分行3000万元等。“宝港1个月要还掉5000万,基本上从(去年)8月下旬开始到9月,都是这个情况。”

2005年9月中下旬,南通市人民银行组织南通市8家银行召开2次会议,“重点研究在宝港油脂资金链紧张的形势下,是让企业死还是活的问题。”南通市一位曾参加会议的人士称。

他表示,会议召开之初,各银行也曾有争议。交通银行和浦发行两家贷给宝港油脂的信贷数额都比较小,一个1000多万,一个300多万。

因此,他们同意封了宝港油脂。而南通市商行和工行都是上亿元的大额信贷,他们更愿意放宝港油脂一马,以保全自己的利益。持中立态度的是建行,由于有宝港油脂下属的长城大饭店做质押,宝港的死活对建行并不是至关重要。

到第二次会议结束时,南通市银行界基本形成共识:帮助宝港,暂时不采取任何措施。

2005年9月28日,上海方面来人要带走宝港油脂董事长陈保存。后因未见到陈本人,查封了宝港油脂的大楼及陈居住的别墅。

南通市某银行人士表示,即便在(去年)9月28日当天,陈保存还到他们银行亲口表示,贷款的事没问题,很快就可以还。

2005年9月30日下午,交通银行南通分行以借款合同纠纷为案由,向南通中级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要求保全宝港公司价值1550万元的财产。法院准许。

“交行当时第一个动手的理由是,他们是上市公司,这么大的风险,总行要查下去的话,他们担当不起。”

当日,南通市商业银行向南通市崇川区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要求冻结宝港公司人民币存款6050万元,扣押相应价值的财产,原因仍是质押合同纠纷。崇川区法院当即裁定同意其要求,并扣押了宝港公司的三辆小轿车。

2005年10月3日,上海第二中级法院将一份民事裁决书贴在了宝港公司的大门口。原告上海金泰国际粮油贸易公司请求冻结了宝港公司的3400多万元人民币存款,理由是代理合同纠纷。

2005年10月5日,南通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接到交通银行南通分行、中国工商银行南通青年路支行、南通市郊农村合作信用联社、上海浦东银行南通支行等债权人的申请,宝港公司法人陈保存、公司总经理陈剑名下的所有资产已被法院查封、扣押、冻结。

“十一”假期结束后,南通市外四家受累于宝港油脂的银行:深发展、民生、南京商业银行、光大也相继闻风而动。

“其实,当初陈保存要是不走的话,我们大家也不会动手的。找不到他了,大家只好动手了。整个宝港的崩塌不可避免了。”南通市一银行界人士说。

2005年10月11日,南通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公告称,已于当年10月8日立案受理南通市商业银行申请南通宝港油脂发展有限公司破产还债一案,宝港公司已进入破产还债程序。同时在宝港油脂公司接待台旁设立“债权申报处”。公告还称,法院将于2006年1月18日上午9时30分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届时所有债权人都应准时出席……

放贷给宝港油脂的南京市商业银行不甘被动,与南京几家银行一起,将矛头对准狼山港务公司。

“南京市的银行现在只能抓着担保人,要告狼山港务,连带告港口集团。”南京市某银行界人士表示。由于狼山港务的资金调拨全部在南通港口集团控制,南通港口集团内部有自己的银行,所有的资金发放都由南通港口集团控制,所以南京银行对港口集团提起诉讼。

2005年10月18日,失踪近20天的宝港公司总裁陈保存被南通检察机关从厦门带回;其子陈剑则被从深圳带回。

“我们跟银行的关系一直不错,没想到他们会动得这么快。”宝港一位中层人士说,在宝港最红火的2003年,各大银行追上门送贷是常见的景象。“当时我在生产部门的时候,晚上还有银行的人来车间,来生产区到处看。”

南通当地一银行负责人透露,宝港油脂繁盛时,每家银行每年可从宝港身上赚三五百万还不止。

监管组成员主要由市法院、市国资委、市人民银行、市银监局、市劳动局、各银行代表以及原企业留产人员等组成,主要负责清算、审计、评估三方面工作内容。宝港事发后,央行与国家银监会也曾派人前来督察过。

“现阶段我们的工作是内债审核、外库清理、人员分流等。”12月28日,政府监管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

这意味着将会导致两种结果,第一,宝港油脂真正破产;第二,宝港油脂进入和解整顿阶段。“

业内人士分析,如果选择第一种情况的话,宝港油脂将会产生4种债权:职工内债、别除权(指债权人因债权设有担保物,而就破产人特定担保财产在破产程序中享有的优先受偿权利。)、担保债权和普通债权(无担保的债权)。“如果走这条”真正破产“之路的话,宝港只需偿还50%的债务,之后拍卖即可完结。”如果走第二条“和解整顿”之路的话,所有债权人将按照同一比例受偿。

“政府现在是要保护宝港油脂,不希望有破产结果,但是要走破产程序。”上述监管组人士表示,目前监管组倾向于走第二种道路,即和解整顿程序。“不过这种选择需考虑到宝港油脂的资产现实情况。”宝港油脂目前尚欠银行8亿资金,加上保证金等,外债共计12亿。要“按照同一比例受偿”债务的压力可想而知。

同时,如果走第二条“和解”之路的话,监管组还需考虑到类似“免三减五”这样的后续措施。

上述人士透露,目前意欲重组宝港油脂的对象比较积极。其中包括新加坡莱宝、东海粮油、美国嘉吉、港德油脂四家公司。

“这个公司有人才优势。它的中层管理者负责业务和技术的,都是外聘来的专业人士,很有实力。“监管组人士表示。

其次,宝港油脂在品牌上已有建树。旗下拥有一批行业认可的资质证书及品牌,如“华洋豆粕”、“禧万年”油等。2005年9月,“禧万年”还被评为全国著名商标。

“另外,宝港油脂生产厂区的安全制度及污水处理等都搞不错,新公司进来两三天就可以直接生产。”

令监管组人士意外的是,宝港油脂的公司管理非常规范,尤其是财务报表。“很正常,我们清查时,发现几年前的职工内债报销情况的单据都会在财务上有反映。”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