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附近野狼出没 美专家建议布什与其和平共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2:46:11

那么西华大学这次对学生的退学处罚究竟有无法律依据?学生们认为,今年9月1日开始实施的《普通高等学校管理规定》中,没有勒令退学纪律处分种类。那么学校在2005年9月19日做出的处分中采用的就是已经作废的规定。

西华大学认为:学校对学生做出的勒令退学处罚决定虽是根据旧的《普通高校学生管理规定》,但是事实上的情况是,在今年7月份,学校查出学生们的考场作弊和代考行为时,这个新的《规定》还没有正式开始实施,新规定是今年的9月1日才开始实施的,所以学校对《规定》没有实施前学生们的代考行为按照原有《规定》进行退学的处罚,是合乎《规定》要求的。

高倩还代表西华大学说:事实上,开除和退学只是说法上不同而已,开除学籍是更严厉的做法。学校的选择是带着感情色彩的,选择了稍微弱一点的处理办法。开除学籍给《肄业证》,勒令退学发《学历证明》。

高倩向《时代信报》出示了电脑中保存的一份学校领导开专门会议时研究的草案,记者看到,在这份会议摘要里,有三条记录。第三条是:如果学生再考回西华大学,目前已有的学分可以保留的字样。

学生们请的律师王家静对此表示反对,王家静律师认为:高教部2005年3月29号就发布了新的《规定》,通知下发责成各高校应该按照新的规定修改自己的文件,也就是说,3月20日起,这个《规定》就进入了准备期。该校在学生们的事情发生之时,已经在处理过程之中了,而这个时候,新的法规已经出来了,那么对于还没有处理结束的问题,必须执行新的法规。

另外,这些学生因为怕交代考费造成经济困难,而决定帮助自己的兄弟们渡过难关,那么这些代考的学生是出于良好的动机,进行了错误的代考行为,但是并没有主观的恶意。学校没有顾及这一事实,将责任全部推给了学生,把所有的学生推给社会,也是不负责任的,违反了教育以人为本的原则。

王家静同时认为,学生和高校之间存在着的主客体关系应该得到明确,学生在受教育的权利上应该具备自己的主体地位,高校有义务为学生提供服务,在这样的层面上,高校也可以主张自身授课和管理的权利,但是学生享有依法获取知识和文凭的权利是不能被非法剥夺的。

“学校在学生申述期内,就没收了各种学生证件,是对学生受教育权利的又一次严重侵犯。学校处理问题时想当然,处理之后不进行任何措施对学生人身和各项事宜加以保护和关心。还要驱赶学生。这是违反教育原则的。即使从法律上讲,学生在申述期开始的30个工作日内,也享有在学校停留的权利,现在没到期限,学校凭什么赶人?”王家静说。

尽管如此,西华大学还是向《时代信报》出示了一个证据。既在去年的12月,全校学生和该校的考试中心签订的《考试承诺书》。

记者看到,上面有这样的语句:我已认真阅读了《考生诚信考试承诺条款》,对其内容知晓、认可,并在考试过程中自觉遵守。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和规定。如有违反,自愿接受学校校规、校纪的处理。

学校反问记者道:既然他们这些学生都签了,我们按照这个承诺书对这些学生进行处理有何不妥?做人难道不该讲究诚信吗?

据了解,在10月13日,预料之中的校方复议结果下来之后,学生和家长们已经准备在代理律师的陪同下,于本月19日赴四川省教育厅申述,按照法律程序走完这一历程之后,最终可能的结果将是双方对簿公堂。而校方向《时代信报》表示: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样的一场预先张扬的官司,最后的输赢暂且不论。仅仅是为什么目前在我国许多地方的校规与国家的法律法规之间都存在着明显的冲突就可略见这一问题的解决之途是何等艰难。

成都某大学有将情侣当众拥抱、接吻而作出勒令退学的处分的,还有拒绝录取长相丑的学生,不准学生在校外租房,有关人士评论这些校规都与我们国家的现行法律法规存在着明显的冲突,其主要表现在校规限制和剥夺了学生的一些基本的法定权利。

那么高校制定的内部管理规定和上位法之间的关系将如何界定?高校内部管理问题存在着的固有矛盾将如何获得最终的制度性的解决。是教育界和法学界以及政府都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

2004年7月16日,上海杨浦区法院开庭审理南京籍女生程某诉复旦大学案件,她在即将拿到毕业证书时,在一次考试中,被第二专业修读学校上海交大认定为代考,取消了她的修读资格,随后,复旦大学据此开除了她的学籍,并扣发了她的毕业证书。该女生将复旦大学告上法庭。

在这样的一个判例中,该案的代理律师刘元峰认为:高校处罚学生所依据《教育法》中授权给普通高校的“奖励或处分”的权利应该有一个最高的上限,即,在我国的现行的法律体系中,处分、处罚的分界点一般应以是否涉及到剥夺被处分者的基本权利为标准的。学校开除学生学籍的处分,已经涉及到学生做为公民的基本权利——受教育权。

换句话说,这位律师认为:高等学校没有开除或者是让学生退学的权利,开除学生的学籍这样的决定不该学校做出。学校做出这样的决定是越权行为。

这位律师还认为,既然学校的这种处分决定是越权,那么学校依据法律授权而又超越法律授权范围做出的“勒令退学、开除学籍”这样的“处分”,理应由行政诉讼受理。从法律实体意义上讲,这样的决定不具有法律效力。当然,学生违反刑事法律或者是经济犯罪应有相应的法律进行约束。

但是一个矛盾随之产生,如果依据上述原则,则最终问题会走向一个矛盾的境地。对于学生来说,维权会最终触及到无法避免的雷区;对于高校来说,究竟将如何管理学生?

那么,正像一些教育学者说的那样,即使解决了法律上的冲突,问题的最终解决还要依靠高等教育在体制上的安排,高校教育改革进入深水区之后,贫困生、女学生卖淫、研究生招生黑幕、高校腐败的学术评价体系已经成为了更为尖锐的、不可避免的社会问题。

众所周知,中国的高校是行政治校而不是教授治校,现行的《高教法》在教育转轨之后也并未做有效的跟进和改良。一些学者认为:这才是中国的高等教育产生种种问题的根本之源。只有中央政府在制度上更合理的对教育制度进行合理安排,高等教育加速立法进程,可能才是真正杜绝“西华大学事件”的最根本解决之途。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使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感到惊喜,发出了迎接黎明的欢呼。这在巴金的思想发展上也呈现出历史的转折。他毅然投入到新社会的怀抱,义无返顾地跟着时代的步伐向前迈进。只是以后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使不少知识分子陷入困境,尤其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浩劫,巴金也同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受到莫大的冲击。

文革开始后,巴金被当作“上海文学界最大的罪人”来批斗,接着就是无数次迫害接踵而来。

一个晚上,几个中学生翻墙进来,为首的只不过十四五岁,是从北京宋的干部子弟,他们都是经过天安门城楼检阅过的红卫兵,以陈伯达、江青、张春桥为首的中央文革小组为他们壮过胆的“天不怕地不怕”的“革命小将”。他们蜂拥进入中门,一声吆喝,叫全家的人都站出来。萧珊看他们深夜闯入,来势汹汹,怕巴金被他们揪走,就溜出大门,到对面派出所报告情况,要求民警出来干预。谁知派出所只有一个人在值班,迫于眼前情势,不敢出来管。而那个为首的红卫兵发现了萧珊的行动,跟着赶到派出所,竟然当着民警的面,用铜头皮带对萧珊狠狠地抽了一下,以至左眼内出血,眼圈四周发黑,作痕长时间没有消退。并把他押回来,同巴金和他的两个妹妹以及还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书的21岁的女儿小林一起关在厕所里。萧珊挨铜头皮带打的这件事让巴金终身难忘。

巴金天天晚上要吞几片安眠药,才能入睡,他的满脑子都是“想不通”,他虽然想不通,但又怀疑自己真有罪,思想改造不彻底。现在他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受苦,来净化心灵,你们斗他,他低头认罪,你们高举双手喊:“打倒巴金!”他也高举双手,高喊:“打倒巴金!”

从反胡风、反右到十年浩劫,特别是萧珊的去世,巴金经历了终身难忘的迫害、凌辱。因此“四人帮”垮台后他的反思如巨涛翻滚,迫不及待地要以文字形式a发泄出来。

于是在“文革”之后,巴金用了8年时间写了150篇《随想录》,计有42万字。巴金说:“五集《随想录》主要是我一生的总结,一生的收支总账。”学术界认为这是一部“力透纸背,情透纸背,热透纸背”的“讲真话的大书”,是一部代表当代文学最高成就的散文作品,它的价值和影响,远远超出了作品的本身和文学范畴。

巴金在《随想录》(第2集)的后记中说:“是大多数人的痛苦和我自己的痛苦使我拿起笔不停地写下去……我写作是为了战斗,为了揭露,为了控诉……”揭露、控诉、讲真话,构成了《随想录》的基本格调。它的可贵之处在于:在“文革”后极左思潮还禁锢着人们的思想之时,巴金率先拿起笔来开始“呐喊”。巴金比较早地提出“文革”不仅仅是“四人帮”的事,每个人不但是受害者也是参与者,是推波助澜者,是有责任的。并且巴金首先拿自己开刀,认为自己在“文革”中也说了假话。所以巴金在《随想录》中一遍又一遍地提倡说真话,认为“文革”的产生是由说假话造成的。巴金说,说的真话并不一定是真理,但真理是在真话的基础上产生的。

他写这部散文集已不存在任何功利的目的,正如他在五个集子的合订本的序言中所说:“讲出了真话,我可以心安理得地离开人世了。”

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要做到完全讲真话,都是十分艰难的。当年巴金虽然不能完全地公开讲真话,却实实在在地为中国文学办了几件大事。现代文学馆的建立如果没有巴金的奔走呼吁现在还不知在哪呢!他亲自创办的《收获》杂志在新世纪的今天也是公认的中国一流的发行量最大的能发表真正的优秀文学作品的刊物,而这一切和巴金提倡的讲真话是分不开的。巴金以《收获》为阵地发表了大量在当代文学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作品。

但即使到了《随想录》已经出版,老人宣布搁笔以后,那些阴丝丝的冷风仍然没有消除对老人的敌意。1991年,北京一家报纸上公开发表署名文章,含沙射影地攻击老人晚年用生命来呼喊的“讲真话”口号,这篇奇文以“真话不等于真理”为理由,把一盆盆污水朝老人头上泼去,甚至把“说真话”与“自由化”联系在一起,诬陷“真话”是“投向党和人民政权的石头、枪弹”。这种言论里包藏的祸心,老人不会不知道,几年来他几乎过着隐居生活,不再发表惊世之论,以求安全度过晚年的平静生活,可是这一次他忍不住了,他必须捍卫这个经过几十年惨痛教训换来的人生格言。

于是,在那一年四川成都举行的第二届巴金学术研讨会上,老人发表了一篇公开信,反驳那些文坛上的鬼魅们:“我提倡讲真话,并非自我吹嘘我在传播真理。正相反,我想说明过去我也讲过假话欺骗读者,欠下还不清的债。”老人真的火了,他愤怒地说下去:“因为病,我的确服老了……以后我很难发表作品了。但是我不甘心沉默。我最后还是要用行动来证明所写的和我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说明我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一句话,我要用行为来补写我用笔没有写出来的一切。”

本报讯(记者赖颢宁廖卫华)昨天,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唐贤明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此次“神六”发射共花费9亿人民币,完全是国家政府投入。预计2007年中国可实现航天员太空行走。

唐贤明称,“我们按照预定计划,十分圆满地完成了这次载人飞行任务。这是一次非常完美的飞行任务。”他说,神六飞行“没有出现任何一个引起我们担忧的问题”。

唐贤明说,神六飞行任务的顺利实施和圆满完成,表明中国完全有能力独立自主地攻克尖端技术,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他说,预计在2007年左右就要实现航天员出舱和在太空进行行走。2009年至2012年,我们要完成发射目标飞行器,同时在空间轨道上实施飞行器的空间轨道交会对接技术。

昨天,中国航天员中心航天员选拔训练分系统主任设计师吴斌透露,“神七”拟派3名航天员上天,届时将有1名航天员出舱,在太空行走。

吴斌说,“神七”计划于2007年发射。按照设想,执行“神七”任务的3名航天员中,将有1人是执行过飞天任务的人,这意味着杨利伟有望重返太空。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唐贤明称,“嫦娥”一号绕月探测卫星正按计划研制

昨天上午10时30分,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唐贤明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许达哲,介绍有关“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的情况,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记者:请问在太空进行了哪些具体的科学实验?对这些实验有没有什么初步的判断和评价?

唐贤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这次航天员脱去舱内的航天服,进行舱内活动是我们第一个重要的体验和实验目标。打开返回舱和轨道舱之间的舱门进行操作,然后关闭舱门进行气压的检漏,这些都是为我们将来航天员在轨道上进行更加深入复杂操作的一个基本条件,这次实验是成功的。

再一个,这次是二人五天,在返回舱和轨道舱里进行生活、工作和操作,环境条件和医监医保的条件也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通过这次实验证明,我们飞船的环境条件是非常舒适的,是能够适应航天员在轨道上较长时间的驻留、工作和操作的。

记者:下一步载人航天飞行计划将会有多少名宇航员?有没有女宇航员?有没有非军方的社会上的宇航员?

唐贤明:我们中国的航天员队伍里还没有女航天员。但是,根据我们载人航天的发展计划和规划,我们在下一轮选拔新一批航天员的时候,有这样的考虑,会选一些女性的航天员进入我们的队伍。

虽然这项计划现在还没有被付诸执行,但是我相信,中国有两个古老的传说和美丽的神话,就是女娲补天和嫦娥奔月,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先行的女航天员。

许达哲:现阶段中国要做的是“探月”,而不是“登月”。中国正在开展的月球探测工程,分为环绕、降落、返回三个阶段。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积极参与了这一工程,目前正在按计划进行“嫦娥”一号月球探测卫星和运载工具的研制工作。

发射人造地球卫星、载人航天和升空探测是人类航天活动的三大领域。中国在前两个领域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实施以月球探测为主的升空探测活动将是我国航天活动的必然选择。

记者:我国第三步的载人航天发展计划里是不是把“登月”也做在计划之中了?

唐贤明:中国的载人航天工程发展战略的“三步走”最后一步,可以跟大家说一下,就是要建造一个空中永久的空间站。

我们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参与了探月工程的“嫦娥”一号月球探测卫星和运载工具的研制。

现阶段我们做的是探月,而不是登月。我们主要是突破环绕、降落、返回,对月球探测这三个发展过程。

许达哲:中国“长征”系列火箭在历史上,在国际商业发射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由于大家知道的一些原因,从1996年到去年,我们在这方面有些合同没有执行。

“神舟”六号这次飞行任务是我们“长征”系列火箭第88次发射,也是连续第46次成功,它给我们“长征”火箭带来了很好的信誉。

我们很乐意参加国际商业卫星发射和国际合作,实际上我们今年也发射了一颗外星,并签订了多颗整星出口的合同。

新华网上海频道记者赵兰英10月17日报道巴金逝世,引起全国人民的悲痛。关于巴金的病情,海内外读者都很关注。记者对此跟踪采访多年,现将情况报告如下。

1981年,巴金动作开始有些迟钝,1983年确定为帕金森症。这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变性疾病。主要症状是:震颤,四肢远端和舌、唇、下颌等出现有节律的颤动。僵硬,肌张力增高,关节活动不灵活,行动困难,面部表情减少等等。这年10月起,巴金每月来医院2次,做帕金森检查与治疗。1987年10月起加大这方面的用药。可以说,至1993年,巴金的主要疾病是帕金森症。20年来,巴金的帕金森症,应该说是控制得比较好的。但是,这个病还是发展了。他后来说话困难,手颤抖,写字困难,行动不便等,都与这个病有关。

1993年,巴金身体的主要问题由帕金森症转为内科。这年2月,巴金出现晕厥症状:站起来后,突然眼睛凝滞、流口水、面色苍自、嘴唇发紫、神志不清、血压降至0-60。以后又发生过多次。这种情况如不很快控制,会造成脑供血不足,心肌梗塞,非常危险。有时候尤其是早晨,巴金还会出现高血压症状。无论是低血压还是高血压,医院都不轻易给药,主要靠物理办法治疗。巴金的植物神经功能一直不平衡。1952年,他在朝鲜战场时,也晕厥过。那是太紧张、太劳累造成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