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玲接受访谈袒露内心 称对不起言承旭(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0:25:04

“最严重的是黄村那边,尤其是冬天,几乎没事做的人都干这行。前两天黄村二大队的一个姑娘出嫁,她父亲说不怕劫,硬是不听别人的劝阻,非要女婿带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来。结果,早就听到风声的劫婚者已经把三个路口都堵死了,并且点起了篝火取暖。”老板娘极有兴趣地介绍。

“从凌晨零点开始,他们就在各路口等候了,边取火聊天,边等着婚车好要钱。”

“后来,新娘父亲看到形势不妙,这真要劫住了,可不是个小数字,至少得几千块。不得已,只能委屈自己女儿了。”

老板娘讲得绘声绘色,忽然提高嗓门说:“没办法,他们给新娘找了个旧军大衣,连头都裹住了,让她弟弟骑着摩托车偷偷地出村。车队在很远的地方等着。”

“可那些劫婚者施了点小手段。他们在路上洒满了石块,是为了让汽车减速的。谁知新娘弟弟光为了逃脱了,没注意到那些石快,摩托车又飞快,结果,车和人一下摔了出去。”

“那边有个京都大酒店可以住宿,结婚的前一天好多新人就住那。”三十多岁的王师傅在这个问题上见多识广,对劫婚车现象很有发言权,他往北指着说。

他介绍说,这种“劫婚车”的现象农村比市里严重得多,但现在结婚大家都很重视,都到市里来盘头,精心打扮一番。但如果装个婚车一路招摇过市,不被劫上N次才怪。所以,很多新人便偷偷跑到宾馆来住,第二天就直接去了酒店举行仪式。

京都大酒店在三河市区的正街上,在当地还算高档,但新婚夫妇表示,宁可花两百多块钱住宾馆也不会白白送给别人几千块钱。

小张师傅高高的个子,染了个黄头发,年纪不大,在婚庆公司开车,当记者问到警察怎么不管时,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只有他操着特定的三河口音说:“还管,他们不要就不错了!”

“我以前就遇到过一件这样的情况。”他饶有兴趣地讲道,“刚刚从我们这装好的花车,还没接上新娘,可忽然被一个交警拦下了,司机很纳闷,便问‘我怎么了?’交警笑嘻嘻地说‘怎么了,你自己不知道吗?’然后就伸出了手。司机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忙拿出几盒烟,然后说‘我这新娘还没接到呢,别的没了。’那交警也笑着走开了。”

当然,也有劫的严重被打伤的情况,半年前一个司机就被打成了重伤,要钱太多了,没那么多钱,就不让婚车走,打司机。但,这种事毕竟是喜事,谁都不愿意向警察求助,也正是这种心理助长了劫车一族的气焰。

“这种风俗,三河很久以前就有,二、三十年前我记事起就有了,但那时就是要烟、要糖,没有现在严重。”王师傅介绍说。

“六年前,我姐姐结婚时就开始要钱了。”一个顾客进来并加入了我们的谈话。

这时,我打量了一下这个顾客,二十多岁的样子,穿了件黑大衣,但里面的红毛衣还能隐约看到。

“现在专门有一批人以此为生,他们组成一个个固定的小组,每天打听哪家要有婚事,他们称之为踩点,谁踩的点,在这次‘买卖’中就能拿大头。他们什么都要,钱、烟、糖都要。烟和糖他们会卖掉,结婚一般都是红塔山,一条也得几十块,他们都是一箱一箱的要,哪一箱也得几千块。”

“而这些人每月的收入都在三千块钱左右,在三河,这算很高的收入水平了。所以,他们干脆什么都不干,专门以此为生。”小张师傅煞有介事地说。

后来,到城建新村碰到那个送信让从后门走的师傅,他像个孩子似的笑着说:“当时三号楼也有一家结婚,被盯上了,我看到两个骑摩托的人,叼着烟在那站着,一看就是要劫车的。所以我们没有声张,偷偷逃过了一关。”

清晨的三河,因为下雾还有些朦胧,但几个青壮年的出现还是让人倒吸一口冷气。车玻璃慢慢摇了下来,轿车在这十个人面前显得那么弱小,两批人不停地争执着。

“这种时候就要看哪方的人多了,哪方的人多,哪边就能占优势、取胜。”边看带子,摄像师边恰到好处地介绍道。

“怎么也得给点钱吧!”从乱糟糟的争论中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这样的话语。

摄像师说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停止拍摄了,但答应了我,只能冒着砸机器的危险给留下了这些不太清晰的画面。

“最后,只能每人给了几百块钱,那一次,新郎共花了七千多块钱。”看着不清晰的画面,摄影师认真地介绍道。

“这虽然是风俗,但现在把结婚弄得挺恐怖了,结婚前都不得不考虑这些问题。如果逃了这一劫真是万幸。如果逃脱不了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找一批人护送吧,再说万一打起来,大喜的日子可让人不舒服。”那位正准备结婚的准新娘担心地说。□本报记者张娜

和蝴蝶一起生活8天后,更奇怪的事发生了:主人一叫“宝贝”,蝴蝶就扑到主人身上“飞舞”。

昨日上午,记者在沈阳市铁西新区沈新园吴女士家里看到了蝴蝶,“除夕晚上出现蝴蝶,这是好兆头啊!”吴女士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一口一个“宝贝”叫着。

回忆起花蝴蝶的出现,吴女士既兴奋又惊奇,“除夕晚上7点50分左右,家里人都在客厅等着看春节晚会,自己在卧室里突然发现有个东西在飞舞着,一会落到窗帘上,一会落到灯罩里面,急忙招呼家人进来观看,费了好大劲抓住,发现是一只蝴蝶,全家人都不敢相信,大冬天的屋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只这么漂亮的蝴蝶呢?”

吴女士21岁的女儿拿着蝴蝶更是兴奋,“过年前几天,我们屋里都打扫好几遍,也没有发现什么蝴蝶啊,这么冷的天不应该有蝴蝶飞进来啊,屋里突然冒出个蝴蝶,真是太神奇了!”

吴女士家出现一只蝴蝶的消息传开后,亲戚、朋友、同事都纷纷过来观看,看过蝴蝶后都纷纷表示,除夕夜蝴蝶来给“拜年”真是太吉利了。

由于从来没有在冬天看见过蝴蝶,吴女士一家人将这只蝴蝶视为“掌上明珠”,每天将它放在盆花上,也不知道蝴蝶吃什么、喝什么,吴女士就每天往花上喷些水,有意思的是,吴家还为蝴蝶准备了一个用纸壳做的“小窝”。“家里没人时,就把它放在里面。”吴女士说。

蝴蝶拍打起翅膀更加漂亮,两个翅膀展开有70mm,触须到尾巴有50mm,体表披有鱗片和毛,身体为黑色,记者注意到这个蝴蝶有两对翅,在黄色衬底的前翅上,自前向后排列着几根如虎斑的粗黑条纹,后翅外缘呈锯齿状,外缘黑带内点缀着黄色和蓝色的圆斑,远远望去漂亮极了。

由于蝴蝶和吴女士一起生活了8天,似乎已经有了深厚感情,也不是很怕人,轻轻触摸也不飞走,只要吴女士喊叫“宝贝”,蝴蝶就飞到吴女士身上,拍打着翅膀,翩翩起舞。

辽宁大学生命科学系教授刘明玉表示,“这种现象应该属于成品蝴蝶越冬,从描述的外部颜色和形状来看,这种蝴蝶应该属于虎凤蝶的一种,正常情况,其他蝴蝶冬天都死亡了,都是卵、蛹过冬。”

刘教授说,“这种成品蝴蝶越冬一般都是四五月份出现,这么早就出现还没有听说过,也很少见,蝴蝶突然出现在屋里,很可能是隐藏在暖气管道或者温暖的地方,遇到特殊情况就出现了。”

刘教授表示,民间有玉蝶送吉祥的说法,除夕夜在家里出现蝴蝶应是个好兆头。

2005年,广州市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7.31%,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标准,恩格尔系数在30%~40%为富裕。这是否意味着广州城镇居民已进入富裕阶段?与此同时,记者发现,山西在2003年恩格尔系数就达到33.5%;2004年宁夏城镇恩格尔系数为36.0%,这意味着山西、宁夏居民比广州居民更早进入富裕阶段?面对上述似是而非的问题,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广州市统计局的专家介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标准,恩格尔系数在59%以上为贫困,50%~59%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为富裕,低于30%为最富裕。而节前,在广州市政府召开对外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统计局副局长贾景智公布了2005年广州市经济发展情况,根据公布的数据显示:2005年,广州市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7.31%,如果用上述标准来衡量的话,广州可说是进入富裕阶段了。但贾景智在回答记者上述有关问题时并没有正面作回答,而是说:“衡量一个地区的生活水平有很多指标,恩格尔系数只是其中之一。”

而在另一次采访中,记者同时了解到,山西省在2003年恩格尔系数就已降至33.5%;2004年宁夏城镇恩格尔系数为36.0%,均低于同年广东的相关数据,更低于广州2005年的这一指标。如果仅用上述标准来衡量,山西和宁夏的城镇居民就比广东、广州人富裕。事实并非如此。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呢?一位统计部门的专家向记者阐述了他个人的观点,恩格尔系数是用食品支出占消费总支出的比例来说明经济发展、收入增加对生活消费的影响程度。众所周知,吃是人类生存的第一需要,在收入水平较低时,其在消费支出中必然占有重要地位。随着收入的增加,在食物需求基本满足的情况下,消费的重心才会开始向穿、用等其他方面转移。因此,一个国家或家庭生活越贫困,恩格尔系数就越大;反之,生活越富裕,恩格尔系数就越小。这是一个带有规律性的标准。但在实际中,还要考虑到一些不可比的因素,我们国家是个多元化的国家,经济发展水平、风俗习惯等差异较大。比如,广东人、广州人在吃方面的喜好非常突出,故有“食在广州“之美誉,在餐馆订年夜饭这个习惯,据说是由“广州带动广东、辐射华南、影响全国”的,可见,食品支出在广州人的消费支出里是很重要的。而北方地区,特别是西北地区的城镇居民对吃的“追求”远不如广东地区,反倒是北方寒冷的天气更让人注重穿。从这一点看,用恩格尔系数来“比富”,广州人、广东人并没有优势。而山西、宁夏的恩格尔系数比广东、广州低也就不奇怪了。

统计专家强调,恩格尔系数反映的是一种长期的趋势,帮助人们了解消费结构的变化,即便是处于其逐年下降的每一年的横截面,还要剔除很多不可比的因素。说到消费结构,专家提出,目前的情况,用服务性消费支出占总支出或许比恩格尔系数更有说服力。2005年广州市城镇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占消费性支出总额的35.02%。

市民的感觉也如此。“富裕的标准很难说,但起码要有楼、有车,经常旅游,还可以轻松出国游,衣服是名牌等”,市民张先生这样认为。而根据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5年,广州全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3839元。看来,每月不到3000元的收入,小康还可以,富裕就难说了。

1857年,世界著名的德国统计学家恩思特·恩格尔阐明了一个定律:随着家庭和个人收入的增加,收入中用于食品方面的支出比例将逐渐减小,这一定律被称为恩格尔定律,反映这一定律的系数被称为恩格尔系数。(记者苏婉波)

2月4日,南京的宝庆银楼刚刚推出的“天价”金碗,每个金碗标价238888元人民币。一推出就被人订购,其中一只金碗已在春节期间被买家取走,另一只预计于近日也将被买家取走。据工作人员透露,买走金碗的买家均为南京市民。

本报讯(记者罗小光实习生纪希李吟)昨晚6点过10分,SS7C0156火车头拖着两个绿色车厢,徐徐开进井口货场。100多名乘客大包小包地下车。乘客们感叹,“唉呀,终于解放了。太苦了,以后不坐这种车了”。

SS7C0156乘客田老师告诉记者,昨天早上7点多钟,秀山火车站挤满了旅客。列车员来后,打开车厢门,对围住车门的人说,不要上车,这是内部工作车,不能装客。但一会儿又说,“上吧,上吧,不收车钱。”人们排队上车。很快,两个车厢全部坐满,连过道也坐满了人。

乘客李先生说,车到黔江时,两个车厢挤了500人以上,空气污浊不堪,许多人喊头痛,打开车窗却又极冷。

田老师说,车到黔江后,列车员开始向乘客收车钱。乘客们不答应,列车员却说,“没有人说不收费。坐车交钱,天经地义。”

于是,SS7C0156在武隆站停了。500多名乘客和列车员对峙着,互不妥协。一个多小时后,列车员主动让步,拿来了车票。张女士从包里摸出6张红色的票单,上面写着“成都铁路局慢用专用客票”。乘客们很快发现,票上标明,160公里收费10元。而秀山离重庆约不到500公里,按理该收50元,他们为啥要收80元?一番讨价还价后,列车员同意每人少收20元并给了票据。

火车停靠井口时,记者立即找到胸前配戴列车长符号的一个中年女士。她说,“没得法,秀山站乘客太多了,我们不让上他们非要上。”

女列车长不回答。几分钟后,火车启动。列车员在车上回答:“那些坐车的人,都是我们工作人员的亲戚。”

记者随意问了几个正要离站的乘客,你们是列车员的亲戚吗?乘客们全部摇头。

昨天,渝怀铁路总指挥长何明新说,渝怀铁路去年12月30日经国家铁道部验收后,已将其铁路的营运权,全部交给了成都铁路局。除了工程方面的原因外,渝怀铁路在营运中如果出安全事故,由成都铁路局负全责。工作车载客,显然违规。

记者就此电话采访了成都铁路局办公室,接受采访的刘先生却说,渝怀铁路是新修路段,在没投入客运之前都归渝怀铁路指挥部管,出了问题由他们负责。在记者的再三请求下,刘先生透露了局长办公室的电话。记者拨通这个电话并说明来意后,接电话的人立即告诉了记者另一个手机号码,称这是成铁局某某科长,直接负责此事。记者第一次打通电话被告知该科长正有事,晚点再打来。但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记者多次拨打科长的手机,无人接听。

新华网北京2月4日电(记者张毅)记者4日从商务部外资司获悉,为了进一步简化审核程序,稳步推进分销业的对外开放,自今年3月1日起,商务部将外商投资商业企业的审批权,绝大部分下放到地方商务部门负责。

日前,商务部发布了《商务部关于委托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审核外商投资商业企业的通知》,委托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和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自2006年3月1日起负责办理绝大部分外商投资商业企业的审批工作。包括不涉及特殊商品的批发企业;单一店铺不超过5000平方米,店铺不超过3家,总店数不超过30家的零售企业;单一店铺不超过3000平方米,店铺不超过5家,总店数不超过50家的零售企业;以及单一店铺不超过300平方米的零售企业。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我国认真履行承诺,完善服务贸易领域外商投资相关规定,使服务贸易领域对外商投资稳步有序开放。2005年我国颁布和修订的相关法规规章主要涉及分直销、分销、特许经营、拍卖、租赁、汽车品牌销售、成品油市场开放、民用航空和国际货运代理等。

商务部在总结服务贸易领域开放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将一些领域设立外商投资企业的审批权限委托给符合条件的省市商务部门,为服务贸易领域外商投资进一步提供了便利。(完)

本报讯(见习记者常宇)怀胎6个月,产妇在医院引产生下一体重仅1100克的早产活体男婴,但护士在为婴儿称重时却发生意外:男婴从1米高处坠地,头上一伤口出血,住院抢救治疗两天后死亡。目前,双方正为婴儿死因争驳不休。

1月29日是大年初一,孕妇向爱香在丈夫付超军陪同下,住进万州某医院产科保胎。此前,向爱香因胎盘受感染,已两次上医院保胎。

大年初三,产科医生诊断后建议向爱香引产,否则母子均有危险。此时,向爱香腹中胎儿已有26周胎龄(即6个月),而正常分娩胎龄在37周左右。为保住大人,付超军最终签字同意引产终止妻子妊娠。大年初四凌晨两点多,向爱香顺利引产生下一1100克重的早产男婴,有微弱心跳呼吸。向爱香及家人见产下活婴,十分惊喜。

产后卧床休息的向爱香亲眼目睹护士为婴儿称重,只见护士用卫生纸提起婴儿时,卫生纸发生断裂,男婴从1米高处摔落地上!

向爱香心里猛地一震。到昨天她向记者描述时仍十分难受。她当时立即叫来丈夫查看,发现男婴头皮上有一处伤口,并有血渗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