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嫌犯盗用别人身份证 自称三陪女敲诈79名干部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37:59

与此同时,我们赞赏网友“一梦如是”的观点,“红星妹妹只是一个缩影和代表。她的美来自于大家,她美来自于她艰辛的工作。”

与此同时,我们更赞赏网友“生活艰难”的观点,“你们既然那么欣赏交警同志的工作,知道他们很辛苦,就请大家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碰见有交警把你挡下,请你接受处罚时,你们能积极配合,不要骂这骂那就行了。”

作为理性的网友,我们要大声礼赞执法为民的蓉城交警,无论他或她是不是红星妹妹。

长沙某中学高中生斌斌(化名)在父母和邻居眼中,一直是个乖孩子。今年10月17日,是斌斌16岁生日。斌斌提出要和自己的好友一起过生日,父母答应了。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儿子当天晚上竟与12名同学、好友一起吸毒!

市禁毒委公布的有关数据表明,据初步统计,截至2004年底,全市现有显性吸毒人员1.06万人,其中65%以上为35岁以下的青少年。到底是什么让青少年甘愿与毒品“亲密接触”?市公安局戒毒所有关负责人说,无知好奇、追求刺激,是青少年染上毒品的两大主因。

斌斌过生日那天是怎么吸毒的呢?记者事后了解到,当晚,斌斌和他的10多名好友、同学齐聚贺龙体育馆附近一酒吧内。经过一番唱歌跳舞、喝酒嬉戏后,有人提出这种玩法不刺激,要买点K粉、摇头丸来助兴。这一提议竟得到了大家的附和。13名少年男女凑了数百元,从一名经常出没于酒吧的贩毒人员王某手中,买来了一些K粉和摇头丸。在酒精的刺激下,他们开始吸食……很快,少男少女们的目光开始迷离,身体开始扭曲,沉浸在疯狂之中。

不久,他们被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侦查大队的民警带回了治安支队。经审讯得知,13人均为长沙市在校中学生或大学生,最小的才14岁,其中还有7名女学生。他们中的大多数此前曾多次吸毒。

事后,有家长无比心痛地问自己的孩子为何会染上毒品,孩子的回答竟是:“好玩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警世钟]据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侦查大队有关负责人熊海军介绍,与斌斌一道被抓的这13名学生中,有几名学生的家长早就发现了自己孩子出现过反常行为。其中一名学生的母亲,还是一名医生。在事发前,这名母亲曾注意到,孩子的举止有异,甚至注意到孩子的尿液颜色发生了明显改变。可她压根儿就没想到孩子已染上毒品。

昨日上午,在市公安局戒毒所内,记者见到了16岁的女孩晶晶(化名)。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告诉记者,两个多月前,她因为一些琐事和父亲大吵了一架,负气离家出走,结识了一名“小哥们”。一天晚上,对方带她去东塘某KTV唱歌。在唱歌喝酒后,有人拿出了一些绿色的小颗粒来吃。一起玩的少男少女还告诉晶晶,吃了这种东西,会让她忘记所有的烦恼。出于好奇,晶晶吃下了一颗摇头丸,不久就蹲在墙角呕吐起来。随后,她开始伴随着音乐疯狂扭动……可悲的是,直到被抓进派出所,晶晶才明白:原来吸食摇头丸是违法的。

[警世钟]市公安局戒毒所刘冯医生告诉记者,现在出现的不少新型毒品,不仅“披上漂亮的外衣”,而且有着动听的名字。对于这些新型毒品,有的青少年以为不是毒品,甚至把吸食摇头丸等新型毒品看成时尚。一些女孩子居然听信吸毒有助减肥、美容而毅然下水,最终懊悔不已。

刘冯说,有的年轻人自以为不会上瘾,或者认为自己有坚强的意志力,即使成瘾了也是能戒的。还有的抱着“你说危险我偏做”的逆反心理,不少人就这样成了毒品的俘虏。

张华(化名)可谓是少年得志,年纪轻轻就在邵东开了一家上规模的大公司,并娶了当地某电视台的一名女播音员为妻。过惯了安稳的生活,张华想追求刺激。在一所谓朋友的引诱下,张华开始染上了毒瘾。妻子对他失去了信心,坚决与他离了婚,而他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

家人将他送到长沙市公安局戒毒所时,出现在刘冯医生面前的张华,已不成人形。一旦毒瘾发作,他就会呵欠连天,鼻涕眼泪横流,跪在地上不断磕头,乞求医生给他毒品。才30岁的他,看上去就像50多岁的老头。因为在戒毒所无法吸到海洛因,当他的家人前来探望时,他竟拿出暗藏的瓷片,当着家人的面割脉,试图通过这种方式逼迫家人早日将他接出戒毒所。

[警世钟]市公安局戒毒所的负责人董淑纯告诉记者,历年来收治的戒毒者中,年轻人占了很大比例。交友不慎是不少青少年误入歧途的重要原因。再者,不少年轻人精神空虚也让毒品找到了可乘之机。“成长的烦恼”谁都避免不了,成绩下降、家庭矛盾、早恋受挫……于是,为了寻找安慰、排遣烦恼、寻求刺激,一些人把目光投向了毒品。此外,家教不当也在吸毒诱因中占有一席之地,父母对孩子管教过严、过宽都可能引发悲剧。

丽丽从小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优秀,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曾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前年丽丽考上了省内一所高校的热门专业。

进入大二后,丽丽开始变得周末经常不回家,有时父母去学校找她,她竟然不在学校。父母问她几句,丽丽总是很不耐烦或敷衍几句,还常常发脾气,回家吃饭也没什么胃口。她的生活费,也由原来每月几百元上升到了2000多元。父母虽然感到反常,但一直没有细究此事。直到有一天,丽丽突然失踪了。两个月后,她的父母接到浙江警方的一个电话,称丽丽在当地因吸毒卖淫,已被送强制戒毒。

回家后,丽丽又反复进出过戒毒所。随着时间的推移,丽丽的毒瘾越来越深,她成了一个为了毒品不惜出卖肉体,甚至偷抢父母钱财的人。

[警世钟]市禁毒办有关负责人提醒家长,吸毒是一种隐蔽性很强的行为。从开始接触到被旁人发现大约需要一年的时间,但如果仔细观察,家长也能发现青少年“瘾君子”种种异常的地方。吸毒者爱犯困、食欲不振,身体往往会明显消瘦,金钱支出也会有突然增大的迹象。如果孩子总爱长时间关在自己房里,或者突然学会抽烟,家长们都应该提高警惕,仔细看看家里有没有可疑的锡箔纸,或者孩子手臂上是否出现以往不曾有的针眼。另外,一旦吸毒,人的性格也会发生改变,比如暴躁、爱发脾气、动不动砸东西。

“吸毒与犯罪是一对孪生兄弟。”市禁毒办有关负责人说。据统计,在我市2004年打击处理的36316名违法犯罪人员中,涉毒人员多达6174名,占到了打击处理总数的17%。特别是盗窃、抢劫等侵财型案件的作案人员,20%以上是涉毒人员。加强对青少年的禁毒教育,已刻不容缓。(本报记者刘韶林)

“2005重庆首届单身节”单身性情调查启动以来,不断有“光棍”来信来电,讲述他们的单身性情故事。

“我身边从没缺过女人,但仅限于性,到现在,连她们的名字也记不得。”朋友眼里,30岁的房地产销售人员陈军(化名)从没将女友带到公开场合亮相。事实上,他身边美女不断,他对她们却没感情。

调查表中,陈军坦言,主要靠钱解决生理需要。通常是完事付钱走人,绝无感情交流。酒吧是陈解决问题的第二途径。“那里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寂寞。”他跟她们玩“一夜情”,醒时各分散,绝不有第二次瓜葛。

“我记不清自己的性伴侣有多少。”陈军很坦率,他得过性病,尽管已治愈,但他常常担心会影响到将来的孩子。

目前,他没有结婚打算。“主要是觉得自己不爱任何人。”他的上一次爱情发生在5年前,因成天忙于事业,深爱的女友离他而去。

●心理咨询师点评:这种“爱无能”多见于感情受过挫折的单身族。他们只“性”不爱的生活方式对男女双方都有害,一是意外怀孕,二是性病传播。并且,这种方式带来的也仅是初级阶段的肉体快乐,于精神而言,会感觉空虚。

28岁的“浪子”是广告人。他的麻烦在于见一个爱一个,至今也不知道该谁来结束他的单身。

“浪子”是公认的“花心大萝卜”,一表人才加事业成功,引得大帮美女飞蛾扑火。“浪子”幼年父母离异,对家庭,他始终有份渴望,但身边美女的“保鲜期”,通常不超过6个月。

“我知道她们爱我,我也真心对她们每个人,但她们的控制欲我受不了。”长期单身,每逢爱上一个人,“浪子”都会跟她们同居,同时跟以前的女友藕断丝连。“她们因此常跟我扯皮。”到后来,他干脆决定,暂时不进围城,以免像父母那样,无休止地争吵。但内心深处,他盼望有个家。

27岁的江南(化名)是个“结婚狂”。调查表“性伴侣”一栏中,她填写的是“没有”。“我常感到压抑。”江南家在外地,大学毕业后留渝工作。因工作环境相对闭塞,认识异性的机会很少,至今,桃花运平平。

受传统教育长大的江南至今仍是处女。对性的了解,多来自通俗小说、电视,“有时也很向往。”但家教甚严的她打死也不敢进行“一夜情”之类的操作。每天下班,独自回到独居的小屋,看电视到深夜。

●心理咨询师点评:越是封闭,性压抑会越严重。为什么不走出去,早日消除这种压抑?记者路易实习生陶庆

当地时间11月9日晚9时,约旦首都安曼3家豪华酒店发生爆炸。当地警方称,爆炸原因尚不清楚,可能与“基地”组织的自杀性炸弹袭击有关。爆炸发生时,正在约旦访问的我国防大学学员代表团下榻在其中一家酒店。爆炸造成该代表团3人身亡,1人受伤。当地华人华侨、中资机构人员迄无伤亡报告。我驻约使馆已启动应急机制,主要官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积极协助救治伤员,处理有关事宜,并与当地华人华侨及中资机构保持密切联系。

昨日上午市一中院报道昨天上午10时半,市一中院开庭审理一起强奸案,此案早前南岸区法院依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判嫌犯无罪,并当庭释放。后经南岸区检察院提起抗诉,再次开庭。

嫌犯庭上辩称,当时双方是你情我愿。庭上双方就指控强奸罪存在的多处疑点激烈辩论。

南岸区检察院指控,家住南岸长生桥的张峰,于2003年5月11日早上7时许,来到年轻女子王芳在镇上才开几天的发廊门外。他见大门紧锁,发现发廊开着的窗户很低,于是翻窗入室,对王芳使用暴力,致使王芳衣服被撕烂,身上受伤,然后将王芳强奸后独自离开。

张峰自我辩护称,当天确实和王芳发生了性关系,但属你情我愿的事,且王芳还很“主动”,“我当天是约王芳去赶场的,也是大大方方从大门进入她屋子的。”其律师质疑检方提供的证人证言,认为关于张峰翻窗进入的证据有矛盾。

张峰称,他与王芳在案发当天的前两三天,还曾发生过一次关系。事发当天,双方本相约出去玩,他是应邀去接王芳,自然而然就再次发生了性关系。且事发一个多小时后,王芳对现场进行清理才报的案。

检方指控,事发后,张峰主动找到王芳要求私了,但王芳未同意,执意要将张峰绳之以法。

但庭上张峰称,是王芳及其男友先找到他,要求他拿5万元了结,张峰同意私了,但要求王芳先到公安机关销案,后来双方因为金额分歧谈判破裂。

张峰的代理律师问:假设“强奸”成立,为何王芳不第一时间报案,且还要自毁现场?随后在家里煮了一碗面,吃后才不慌不忙去报案,这种反应不符合妇女受害的常理。

且王芳拿不出伤痕、淤血、撕烂的衣报等证据,未能形成证据链。因此不能定罪。

中新网11月10日电最近英国《泰晤士报》教育周刊发布了2005年全球大学排行榜,北京大学排在15位,名列亚洲第一。对于此次评估,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指出,高校对待此类排名应做到“眼开眼闭”,既要重视它,也不要把它看得太重。他同时呼吁媒体能够对这个司空见惯、屡见不鲜的问题,加以正确的引导。

章新胜说,高校排名的问题随着中国的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构建,竞争也就开始了。所以,有这样那样评估结果的不同,他认为可以司空见惯。因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每一个杂志、刊物或者电台或者评估机构所使用的评估体系和指标体系是有所不同的,这就造成了评估位次的不同。同时,人才的成长和人才的形成,它的过程和受教育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主张教育的模式、教育的体系应该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要是单一个培训和教育评估过程。

章新胜说,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教育资源相对有限,如何使它更加合理地配置和使用?对这样的评估,建议高校做到“眼开眼闭”,一个眼开是要重视它,另一个眼闭,也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同时,对高校也是有益的,眼闭就是还是要埋头苦干,感到自己高校所确定的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战略发展目标和学科建设目标,以及校园建设的规划,埋起头来,扎扎实实干五年、十年、十五年,把自己的学校搞上去。

新闻回放:长春市双阳区奢岭镇爱国村李贵江住在全村最好的四间大瓦房里,而他74岁的老母亲赵树春却住在围墙外一间不足4平方米、四面漏风的砖坯房里,当地人把这样的砖坯房叫“猪窝棚”。

本报讯(东亚记者蒲长洪)好房子自已住,把母亲赶到破窝棚;被媒体报道后,马上办离婚手续,财产全归老婆;当地政府欲调查此事时,李贵江和前妻赵贵芬突然不知去向。

几天来气温不断下降,赵树春老人还住在“猪窝棚”内,儿子和儿媳不知去向,老人没法住进瓦房。记者从双阳区妇联得知,这几天不少好心村民给老人送来吃的,爱国村六队已经着手为老人安排“搬”家的事,在老人儿子未露面前先安顿好老人的生活起居,等待政府部门调查、处理。

昨日,爱国村六队队长赵庆冬说:“自从媒体报道后,李贵江和赵贵芬就很少待在家里,估计是躲出去了。”双阳区妇联工作人员郭女士说:“这几天,妇联一直想调查此事,但至今未找到李贵江夫妇。我们已经安排相关人员和该队村民在他家附近守候,现在乡党委、司法所和妇联已经联合行动,派出所在必要时也将共同处理此事。”

一个被“请离”,一个因争端主动离开,另一个则心灰意冷。曾如世外桃源般安和的学校,如今却开始在他们眼中有了不确定的凶险

李逸杭总忘不了13岁男生哈巴欲哭又不敢哭的眼神。9月12日那天,她被校长尼玛命令从此离开学校,哈巴和其他孩子都看到了双方的怒气。他们可能吓坏了,当李逸杭提出想和他们合影,没有一个人靠近她身边。

就在头一天,这些孩子还喊着“李老师”,希望她坐在自己的长凳上一起进餐。他们给她编织过很多花环和花球,一个8岁的男孩在课堂上会突然站起来对她说“我爱你”。

“我被校长赶走,只因我给学校做事太认真。”1个多月过去,李逸杭仍很伤心。

这天,另一名志愿者张浩也一同离开学校,随尼玛前往香格里拉县查看英国方面的第二笔捐款是否汇到。除了教学,他与李逸杭的另一个共同身份是代替英方监督这所学校新校舍建设的中间人。这个特殊身份最终也让张浩与学校关系决裂。

到达香格里拉后,尼玛提出学校获得的生活捐款剩余不多,不够支付1.5万元的新校舍铲土施工费(这笔钱由学校自行承担),希望能从英方捐款账户里先取1.5万元垫付,否则铲土施工方要扣学校的面包车。身为会计师的张浩给予拒绝,认为英方捐助是专款专用,如挪用就是挪用公款罪。最后,他把施工方喊来,经过磋商,尼玛给对方打下欠条,欠条上显示的施工费却是1.2万元。

张浩认为受到欺骗,以前对尼玛的种种不满在这一天终于爆发出来。“很明显他想吃掉这个差价。我警告他:你别做得太过分了!”张浩说。自此,他和李逸杭一样,再也没有返校教书。

由于新校舍建造中达不到英方的要求,李逸杭和张浩一直拒绝支付第二笔款项。尼玛和承建商四处寻找他们,与此同时,“志愿者卷款逃跑了”的说法不断传出。10月5日,张浩在距学校32公里的奔子栏镇一家饭馆吃饭时,店主叫他接听电话。“尼玛在电话里要我交出英方捐款账户的印鉴和存折,我不敢再呆下去,赶紧走人。”张浩说。

在李逸杭离校当天,附近一户养牦牛的人撬开李逸杭的小屋住了进去。这里还有她留存的大部分物品尚来不及搬走。10月10日,这两名志愿者随英方代表回学校开会,发现他们价值几千元的物品几乎全都失踪,张浩一直记账的账本也被丢在宿舍地上。第二天,在奔子栏镇,他们和尼玛等人再次发生争执,一方坚持要回校找回物品,另一方坚持要去香格里拉取第二笔工程款。僵持不下时,“我看到尼玛用藏语和不懂汉文的德玛老师(喇嘛)说了几句话,德玛立即愤怒地攥紧拳头对着李逸杭。”张浩说。他赶紧上前劝解,德玛说:“我是和尚,没有子女,打人杀人去坐牢砍头无所谓。”

那一刻,李逸杭“已说不出话来”。她无法把眼前的德玛老师和以前那个“喜欢孩子般咧嘴傻笑”的德玛老师联系在一起。他曾慈父般拍着她的脑袋说她“像娃娃一样”,他会抱柴来生好火与她说着互相听不懂的话聊天,周末她搭车去镇上洗澡,一上车就接到德玛电话,用生硬简单的单词叮嘱她早点回来。

“不懂汉文的德玛老师显然被利用了。”李逸杭这样想。等到她回校因找不到物品与尼玛又起争执时,尼玛给德玛打电话,说“他们不肯走,你上来收拾他们一下”。粗通藏语的张浩听后,只得和李逸杭仓促离开。曾如世外桃源般安和的学校,开始在他们眼中有了不确定的凶险。他们再不敢踏进学校半步,而几千元的物品至今也未有下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