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出现骇人一幕 61岁老翁街头惨遭斩首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1:52:30

不妨回顾缅甸籍的宇丹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时期对非殖民化过程的推动,秘鲁籍的德奎利亚尔担任秘书长期间,帮助促成南美洲民主化的重大进展。

对比之下,身为黑非洲儿子的安南连任两届秘书长,非洲的经济发展和民族生存灾难却日益恶化,由此可以看到安南在任上关心的主次。

伊拉克战争以来,安南与美国开始交恶,原因是安南原是克林顿政府看中的人选,在华盛顿的渊源大都属于民主党一系。

布什在外交上走的是与克林顿截然相反的单边主义,在九一一之后,摆出“踢开联合国搞反恐”的一意孤行架势,尤其在伊拉克根本不把联合国放在眼里。

这难免引起联合国上下和安南本人的怨言,惹恼了对联合国向来没有好感的美国右翼。

2004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安南与其他联合国大员都有暗中支持克里的行径,布什政府因此与安南几乎彻底翻脸,抓住安南儿子卷入伊拉克石油换取粮食计划中的腐败行为,放出要安南引咎辞职的风声。

经过原克林顿政府驻联合国代表霍尔布鲁克的斡旋,这一紧张关系有所缓和。可是安南与华盛顿的密切关系再也无法复原,更毫无可能竞选连任秘书长。

由于伊拉克泥沼和“反恐”的其他挫折,布什政府重新注重联合国和多边外交,下一任秘书长的人选自然成为关注焦点。华盛顿目前的公关宣传重点,是企图破除联合国秘书长人选的地域轮换惯例。

按照这一惯例,因为前四任秘书长分别来自欧、美、非三大洲,下一任秘书长理当是亚洲人。美国目前和英国串通,宣扬作为欧洲一部分的东欧地区从来没有出过联合国秘书长,所以应该打破常例,让东欧人出任下届秘书长。

这里的如意算盘,是“新欧洲”是当今世界普遍反美潮流的例外,华盛顿在该地可以予取予求。

笔者认为美英这一策划的胜算极低。因为第一,地域轮换虽是不成文惯例,但行之已久,深入人心;第二,随着中国和印度的经济起飞,亚洲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重心,而欧洲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却在不断下降;第三,“新欧洲”是美国蚕食俄罗斯势力圈的前沿,莫斯科因此决不会轻易放弃在安理会的否决权,而在联合国受制于华盛顿。

这也提醒北京必须充分行使中国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大权,保护自己的外交利益,决不能在秘书长人选问题上“韬晦”。所以可以说,下一届秘书长的成功人选,只能是中美两国可以达成共识、共同接受的亚洲人士。

在这一前提下,国际上出现许多人选猜测,比较热门的有泰国副总理素拉吉、韩国外长潘基文、东帝汶外长霍达(Ramos-Horta)、斯里兰卡籍的联合国副秘书长丹那帕拉(Dhanapala)等人。以笔者之见,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和外交家许通美也都是恰当的人选。

国际传媒几乎毫不注意的另一重要事实,是联合国成立60年,从来没有过穆斯林秘书长。进一步说,除了宇丹,所有的秘书长都是基督徒(安南自幼在加纳的美以美教会寄宿学校受教育),埃及人加利虽然来自回教国家,却出身基督教世家,他的名字布特罗斯,便是基督教人名彼得(伯多禄)的阿拉伯语形式。

在西方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隔阂对立日益加深之际,由穆斯林出任联合国秘书长,似乎是帮助缓和“文明冲突”的有效途径。问题是华盛顿很难接受一个真正独立的回教人士,而北京则必须防范美国借此推举所谓“温和”回教国家如土耳其、约旦等国的西方代理人。

中新网2月22日电据澳大利亚《时代报》报道,“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的得力助手、二号人物扎瓦赫里在最新公布的一盘录像带中炫耀自己曾经4次在美军抓捕或轰炸中死里逃生。

扎瓦赫里称最惊险的一次是在2004年3月,当时巴基斯坦军队正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边境地带对“基地”组织的一个藏身地进行突袭。他说自己当时就在那里,只是在巴军队开枪后侥幸逃脱。

扎瓦赫里在录像带中还对穆沙拉夫进行了嘲讽,声称这位巴领导人在任的时间已经屈指可数。扎瓦希里警告穆沙拉夫说:“你的美国主子们正在逃离伊拉克和阿富汗,所以你将为自己对穆斯林人实施的暴行付出代价,而且这一天很快就要来临了。”

1998年8月,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下令美军发射巡航导弹对阿富汗境内的一个“基地”组织训练营进行攻击,那次攻击险些要了他的命。

2001年12月,作为对9·11恐怖袭击事件的报复,驻阿富汗美军在阿富汗塔拉博拉山区对“基地”组织成员进行围剿并发射了导弹,他差一点儿被导弹击中。

2006年1月18日,美军对巴基斯坦一处可疑的“基地”成员藏身地点发动空袭行动,扎瓦希里的女婿被炸死,扎瓦希里说他本人也险些丧命。(春风)

英国媒体公布查尔斯香港日志,查尔斯告上法庭,督促秘密听证防止再度扩散

据英国《泰晤士报》21日报道,在英国王储查尔斯眼中,中国政府官员都是一些“可怕的古老蜡像”。查尔斯的看法记录在一本私人的“香港日志”之中。

去年11月英国一家小报《星期日邮报》披露了英国查尔斯王储私人日志的部分内容。查尔斯一怒之下,把这家报纸告上法庭,指控他们触犯了个人隐私保护和版权保护法规。然而在法庭的审理过程中可能会泄露更多秘密,因此查尔斯力促法庭关门听证。

这份“香港日志”中披露的一些内容涉及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时,查尔斯对此事的一些尖酸刻薄的评论,以及他对中国政府的极端不信任。

近日英国法庭将传唤相关证人,其中一位是39岁的马克伯兰德,他于2003年离开皇室。伯兰德曾担任查尔斯的顾问长达7年之久,是查尔斯最信任的人之一。为了避免一些私人谈话内容被进一步泄露,查尔斯决定让伯兰德在法庭的密室内作证。

据悉,伯兰德的证词中会有查尔斯的私人秘书与英国内阁大臣的一些谈话细节。除此之外,在伯兰德的证词中,还将有查尔斯于1999年指示他向媒体透露,决定以英国女王的名义,抵制中国举办宴会的细节。

查尔斯对这一切都予以了否认,还试图让伯兰德秘密作证。英国法院还发布了一条指令,要求维护查尔斯“香港日志”的保密性,直到由其它渠道予以公布。

查尔斯的行为遭到了英国媒体的一致反对。代表英国《泰晤士报》、《卫报》、《独立报》等媒体的律师表示,基于公众的关注,他们反对这种作法。但查尔斯官邸克拉伦斯宫则表示,作出这个秘密作证的决定,是因为所有皇室的工作人员都受到保密协定的限制。一位发言人说:“我们要提交一个申诉,避免在法庭审理案件期间泄露其它的秘密信息。这是一个原则,不是压制新闻自由的问题。”但英国《星期日邮报》否认他们触犯了有关版权或保密的法规,声称这本日志早就广为流传了。重庆晨报蒋建平编译

中新网2月22日电据法新社报道,伊朗原子能机构负责人戈勒马雷扎·阿加扎德21日称,建在地下掩体内的伊朗铀浓缩设施将能抵御任何军事打击。

半官方的ISNA学生通讯社援引阿加扎德的话称:“这些铀浓缩设施,特别是纳坦兹的铀浓缩设施都位于地下,没有任何军事打击行动可以破坏它们。”纳坦兹核工厂位于伊朗首都德黑兰以南270公里。

阿加扎德还声称,伊斯法罕核工厂就像是一个要塞,这个工厂也位于地下坑道内。他还说伊朗有丰富的铀资源。他说:“我们已对铀矿进行了非常好的利用。我们可以从班达尔阿巴斯、萨加德和亚兹德的铀矿提取铀。”

以色列官员曾威胁说对伊朗的核设施发动空袭,美国也拒绝在解决伊朗核问题时排除军事打击方案。伊朗称,其核项目只是为了用于生产电力的和平目标,但美国和欧盟指控其正试图研发核武。(春风)

2月21日,日本《产经新闻》在头版披露日本外务省利用国民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在当事人被中国安全部门逮捕后,日本外务省有关人士又拒绝兑现事先承诺,无情地将其抛弃。报纸还在同一天的3版刊登了对这位日本人的长篇专访,认为外务省利用普通国民搜集机密情报已经超出外交范围,其在搜集情报和保护国民等方面做法拙劣。

这名因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窃取中国机密情报而被判8年有期徒刑的日本人名叫原博文,今年40岁。他的母亲是二战后日本人留在中国的孤儿。1991年原博文随母亲回到日本,并取得了日本国籍。由于在中国曾办过杂志,回到日本后,他创办《中日经济新闻》,专门报道中日经济信息。不料此举却引来了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的关注。1994年,外务省国际情报局的I先生找到了他。I先生能讲十分流利的汉语。开始他们俩只是随便聊一些有关中国最新情况的话题。随着交往的增多和关系的加深,I先生对原博文提出要求,希望能看到中国的内部资料。当时原博文常往返于日中两国,在中国政府部门也有一些朋友。于是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让自己的朋友搜集并复印了一些中国的内部资料交给了I先生。I先生对此十分高兴,还给了原博文10万日元作为酬谢。

这种情报提供逐渐由不定期变成了定期,内容也从当初的经济扩大到政治、军事等各领域。从1995年开始,原博文每个月都能从I先生那里得到报酬,如果提供的资料价值大,报酬还会增加。在日本联系时两人也使用“木村”这个假名。当时的日本外务省什么样的情报都需要,包括“邓小平的健康状态”、“中国的对外政策”、“中国领导人对解放军的内部讲话”等。

一段时间之后,原博文感到忐忑不安,他害怕这样大量搜集中国情报总有一天会暴露,自己会有危险,于是向I先生表示洗手不干了。但I先生拿“日本的国家利益”不断劝说他,并保证,即使有一天原博文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逮捕,日本外务省也会通过外交途径解救他。

在I先生开出的空头支票下,原博文又开始了他在中国的情报搜集工作。他承认,自己先后向外务省提供了在中国作为密级刊物发行的内参以及中国有关部门内部秘密文件100多份。

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原博文长期大量搜集并携带中国机密文件复印件出境,引起了中国安全部门的注意。最终,他以涉嫌非法窃取中国机密、犯有从事间谍活动罪在北京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逮捕,并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约7年)。向他提供机密文件复印件的中国有关部门工作人员也分别被判处5到7年有期徒刑。

原博文对记者说,在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拘留审查期间,他原以为日本外务省会通过外交途径将他保释出来,但事实上日本外务省根本就没有为他做任何事,I先生的许诺全都是谎言。这些人打着为了国家利益的旗号要求他搜集情报,可他被捕后,他的存在就成了外务省的麻烦与尴尬,因此他们装作与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把他给抛弃了。

原博文为此付出巨大代价,在中国蹲了7年大狱。出狱后,他回到日本,几经周折,终于又找到了原来动员他搜集中国机密情报的I先生。可I先生不仅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甚至还告诉他一切已经成了过去,不要再提,并且“善意”地劝慰他,如果生活有困难,可以去申请生活保障。日本外务省这样的做法使原博文十分寒心,也感到万分悔恨。

就原博文一事,《产经新闻》20日采访了日本外务省。外务省有关人士说,因为这一问题“涉及到特定的人和事,无法就此做出回答”。关于外务省的情报搜集活动,他们也表示“无法具体说明”,采取了回避姿态。该报认为,外交本来应该是为了保护国民而展开,但现在的外务省根本就没有保护国民、甚至外交官同事的想法。若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日本在国际社会将难以生存下去。

有关分析人士认为,日本报纸以如此大的篇幅公开报道与外务省有关的间谍被中国安全部门逮捕,并被判有罪的经过,同时还发表原间谍从事搜集情报活动的自述文章,这表明日本媒体对政府“过河拆桥”行为的强烈不满。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张莉霞

本报综合报道日本《产经新闻》21日报道,一名男子指责日本外务省指使民间人士对中国进行间谍活动,日本外务省拒绝对该指责发表评论。

向《产经新闻》透露上述消息的是一名40岁的日本男子,他自称就是受到日本外务省指使进行对华间谍活动的当事人。据称,该男子是于1999年同身为日本人在华遗孤的母亲一起回到日本的。

该男子称,他回到日本后的1994年,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官员就委托他从事对华间谍活动,而后该男子利用出差等机会,收集中国情报多达十余次,并悉数交给日本外务省,每次获酬劳10万~20万日元。该男子交给日本外务省的资料包括新华社的内部机密文件———经济决策情报、内部参考和国际内参等。

由于长期从事间谍活动,该男子越发感到不安,遂要求日本外务省提供保护,而日本外务省称,如果被捕,外务省会通过外交途径解救他。但后来该男子被捕时,除日本驻北京使馆一职员看望过他之外,日本外务省没有提供任何帮助。该男子称,他在北京某监狱服刑七年回国后,外务省也没有向他道歉。《产经新闻》的这篇报道说,对于该男子的指责,日本外务省拒绝发表任何评论。

日本媒体近来报道说,为加强海外情报搜集,日本正在积极扩充间谍队伍,组建新的间谍机关,提高日本的情报搜集能力,为日本强军、谋求军事大国服务。日前公布的日本财政预算草案显示,2006年度日本自卫队的防卫费用为4.813万亿日元。其中7.7亿日元专门拨给防卫厅搜集海外情报的间谍机构“国际情报局”。

体育讯北京时间2月22日消息,在经历了全明星赛的喧嚣之后,火箭队马上就要重新投入赛场。在北京时间2月23日的一场NBA比赛中,火箭队就将再次和快船队交手。在从黄蜂被交换到火箭之后,兰佩还一直没有获得上场机会。在全明星赛之后,兰佩终于和火箭队进行了第一次合练。

兰佩是在2003年的选秀中被尼克斯选中的,他给火箭队带来的是大个子在中距离的准确投篮。虽然说他还没有在NBA中完全证明自己,但是兰佩看起来是和当年火箭队帕吉特差不多的一名球员。

兰佩自己表示:“如果我只需要给球队展示我能够做到的事情的话,那么我将会非常高兴的。这是我合同的最后一年,我希望能够将合同延长一年。”

兰佩一直希望能够展现自己的技术,他在2004年1月被尼克斯交易到了太阳。此后他又在2005年1月被交易到了新奥尔良黄蜂,由于收到背部和脚步的伤势困扰,兰佩本赛季之前仅仅出场了2次。来到火箭队之后,兰佩表示:“我会给所有人展示我的能力。首先,我需要向范甘迪展示,他表示对我的第一次训练相当满意。”

兰佩特意提到了范甘迪,但是范甘迪依然抱着等等看的态度。范甘迪表示:“过早的给这个大个子一个评价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如果他希望能够成为一名NBA水准的球员,他依然需要好好练习。一切都不确定,他也许能够在这儿获得机会。”

范甘迪在全明星周末获得了难得的空闲时间,他当然也看了比赛,不过他对于西部全明星赛的比赛并不满意。范甘迪表示:“罚球只命中了一半左右,三分球47投10中,这可是最伟大的篮球。麦蒂是西部明星队中唯一一名投中三分球的球员。”

范甘迪虽然对全明星赛不太满意,但是他对于新科扣篮王内特-罗宾逊还是相当的震惊。不过范甘迪对于罗宾逊在比赛中过多的尝试还是有些不满,范甘迪表示:“他那次试了很多次的投篮就像是在进行一次本垒打比赛,你一直没有成功,到最后才将球打了出去。谢天谢地他最后完成了一次那样的扣篮。”

中新网2月22日电据路透社报道,日本岛根县今天举行活动庆祝“竹岛(韩国称独岛)日”,部分日本右翼分子还宣称将登岛以宣示主权。韩国政府对此表示抗议,并称将使用武力驱逐那些登上争议岛屿的右翼分子。

报道说,日本岛根县街头四处悬挂着“竹岛自古属于日本”的标语,各电视台也循环播放广告,该县并向民众发放内容为“竹岛为日本领土”的宣传册。岛根县22日还将举行“竹岛日”一周年的纪念活动,并已经向日本外务省东北亚洲科、水产厅国际科及5名岛根县出身的国会议员发去了邀请函,但是均遭到了拒绝。

日本岛根县的纪念活动触怒了韩国各界,韩国民众22日再次前往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门前,焚烧了日本国旗以及印有小泉头像的标语牌。为应对日本右翼分子可能登岛,韩国海警目前已经在距离这个争议岛屿一个小时航程的郁陵岛部署了钢壳充气艇。据悉,这艘钢壳充气艇共耗资1.89亿韩元,可装乘15人,一个小时内就可从郁陵岛赶到独岛。

韩国政府称,如果日本右翼分子企图登岛,韩国的特种机动部队将乘坐钢壳充气艇驰援独岛守备队,并会以武力将登岛分子驱逐出独岛。

韩国媒体此前曾报道称,65岁的韩国渔民金诚斗、他68岁的妻子金申烈以及协助他们捕鱼的李艺均,日前已经正式表示将再次移居独岛。他们将成为近10年来首批在独岛居住的韩国人。金氏夫妇曾在独岛居住数年,直到1996年家园被暴风摧毁才最终离开。目前,韩国海事部门已经为这个3人在岛上修建了一座房屋,并在里面配设了厨房、居所以及电机,同时还存放了足够的食物、饮用水及发电机的燃料。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