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女子建博客自曝欢场浮世绘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1:38:26

从纳入指数的个股来看,G天威(600550.SH)、片仔癀(600436.SH)、华电国际(600027.SH)、五矿发展(600058.SH)、中原高速(600020.SH)等业绩较好、成交较活跃的公司成为指数的“新成员”。

上证180指数成份股是在各行业中根据总市值、流通市值、成交金额和换手率对股票进行综合排名而确定的,而上证50指数是从上证180指数成份股中选取流通市值和成交金额排名靠前的50家股票。指数成份股的调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相关个股在指数调整周期(6个月)内的整体表现状况。

统计显示,此次样本调整后上证180指数的总市值占市场比例达到66.94%,流通市值占市场比例达到57.78%,今年以来的成交金额占比上升至57.48%。上证50指数的总市值占市场比例为47.85%,流通市值占市场比例为36.77%,成交金额占市场比例达到32.86%。

调整后,按照目前水平上证180指数市盈率为13.43倍,上证50指数市盈率12.61倍,上证红利指数市盈率9.64倍,分别较市场平均水平低13.80%、19.05%和38.12%。

本报讯(记者唐远知鲁进峰阎世德)11月30日下午,礼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武建勋和另两名民警在外出办案返回途中酒后驾车,在西和县长道镇将56岁的张牛过严重撞伤,之后,肇事者置伤者于不顾驾车逃逸,被撞者因延误救治不治身亡。这起震惊全省的肇事逃逸案经本报等新闻媒体曝光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日前,礼县县委对“11·30”案的有关领导做出处理决定:同意县公安局局长李岷平和政委杨科引咎辞职的请求,免去主管刑侦的公安局副局长李根第的职务,并对全县政法队伍展开全面整顿。

12月11日下午,记者与礼县政法委和县委办有关负责人取得联系。据介绍,“11·30”案发生后,引起了陇南市委、市政府、省公安厅等部门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12月8日晚,礼县县委常委会就“11·30”召开专题会议作出处理决定,同意县公安局局长李岷平、政委杨科引咎辞职的请求,免去李根第县公安局副局长职务,并履行了有关程序。12月9日,另两名涉案者、礼县刑警一中队中队长孙志刚、技术警员张军因涉嫌包庇罪被西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日,礼县公安局局长李岷平、政委杨科引咎辞职,主管刑侦的公安局副局长李根第被免职。

据礼县政法委主要负责人介绍,“11·30”案暴露出该县政法系统,尤其是公安队伍中存在的作风问题,礼县县委常委会做出决定,从12月8日起,对全县公检法队伍进行全面整顿。12月9日下午,县委县政府组织全县政法系统召开大会,县委书记通报了“11·30”案的调查情况,常务副县长宣布全县政法系统队伍整顿、执法整改的两个方案,要求全体干警认真学法、模范守法、公正执法,学习公安部“五条禁令”,严禁干警酒后驾车,对执法犯法者一经发现从严处理。

【本报讯】(记者刘伟)日前,TCL集团(资讯行情论坛)与法国罗格朗集团签署协议,将旗下国际电工公司和楼宇科技公司以总价近17亿元卖给全球开关插座巨头罗格朗,年底前完成交割,TCL占有上述两家公司80%的股权。据悉,这是TCL集团首次出售旗下资产。

协议规定,TCL国际电工转让价为14.57亿元,TCL楼宇科技公司转让价为2.34亿元。罗格朗将继续保留TCL的管理团队,维持骨干员工和经销商的稳定,继续使用TCL品牌。

12月9日,曾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南通儿童福利院切除两名智障少女子宫案”在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后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此前,该案于今年6月3日首度开庭,庭审中第一被告原南通儿童福利院院长缪开荣和第三被告主刀医生王晨毅的辩护律师对公诉方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检察院提供的“两名少女重伤的司法鉴定”提出异议而宣告延期审理。

本月9日,原南通儿童福利院院长缪开荣、副院长陈晓燕、主刀医生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妇产科医生王晨毅和苏韵华,时隔半年再次出现在法庭上,检察院对四人的公诉罪名依然是故意伤害罪,四名被告的律师也一致进行了无罪辩护。

据第一被告缪开荣的辩护律师翟建透露,此次开庭仍然是不公开审理。此前,12月8日下午,记者试图通过崇川区人民法院门口传达室的电话联系院方,该院一位自称审判长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包括此案的进展情况、何时开庭都无可奉告。

而此次开庭和6月份开庭最大的变化在于一份由南京鼓楼医院专家组出具的医学鉴定报告。

这份由五名专家签名的鉴定报告认为,“南通市儿童福利院切除两名智障少女子宫符合医疗常规,两名智障少女的情况符合手术适应症,符合医疗常规,并确认切除两名智障少女子宫是个医疗过程。”鉴定报告出具的日期为今年9月14日,与上次开庭检方提供的结论为两名智障女孩为重伤的司法鉴定完全相背。

专家组认为两名智障女孩兰兰和琳琳经期不能自理,存在长期痛经的现象,同时也存在意外怀孕的可能性,而且她们属于重度智障,本来就属于我国法律规定应当节育的对象,子宫切除手术也不失为一种解决痛经问题的方法。根据专家组收集的材料,他们认为对智障女孩切除子宫尽管在我国法律上是个空白,但是在全国各地都存在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惯例。同时专家组并没有发现兰兰、琳琳手术后有其他并发症。最后专家组认为,医护人员受兰兰、琳琳监护人也就是福利院的委托,实施有利于她们的手术,属于具备手术指征的特例,不违反医疗常规。

在9日的庭审上,两名南通市儿童福利院护理人员作为证人出庭作证,证明了兰兰、琳琳痛经和经期不会护理的事实。据了解,正是她们当初向时任福利院副院长的陈晓燕提出切除子宫手术建议。

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兰兰和琳琳自从今年4月在南通市城东医院做了手术后,除了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做过一次鉴定离开过福利院外,一直都在福利院里,并没有去南京接受专家组鉴定,同时也没有消息说鼓楼医院的专家来到福利院对兰兰和琳琳进行过鉴定。

早在6月份,早报经过调查就发现,兰兰和琳琳并没有痛经的历史。兰兰月经初潮是在春节前才来的,手术是在4月实施,实际上兰兰只有数次的处理月经经验,并且从来没有痛经的历史。

琳琳虽然来月经已经两年多了,但是据此前护理琳琳的护理员介绍,琳琳自己收拾得很好,而她同样没有痛经的历史。

崇川区法院法官在9日庭审上说明,崇川区法院曾经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打报告,要求重新做司法鉴定,江苏高院回复说要先做医学鉴定,根据医学鉴定再做司法鉴定。崇川区法院于是委托鼓楼医院做了医学鉴定,委托内容要求确认兰兰、琳琳是否具备手术适应症和切除她们子宫是否违背医疗常规。

奇怪的是,这起国家公诉的案件重新鉴定的费用却是第一被告缪开荣和第三被告王晨毅出的,他俩各支付了4000元的鉴定费。

翟建对这种做法表示非常不理解,如果鉴定机构做出了对被告有利的鉴定,那么被告则涉嫌用金钱得到有利鉴定,如果鉴定机构做出对被告不利的鉴定,那么被告出钱得到一份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就更加莫名其妙。

鼓楼医院的鉴定出来后,江苏省高院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自2005年10月1日起,各级人民法院一律不得受理各种类型的鉴定业务的司法解释,拒绝了为此案再做司法鉴定的要求,崇川区法院9日庭审时说明,决定不再对此案进行司法鉴定,最终,缪开荣和王晨毅支付了鉴定费得到的仅仅是一份医疗鉴定。

南通市儿童福利院原院长缪开荣至今仍对卷进这个案件感到不理解,庭审后他回忆当时在汽车里,陈晓燕告诉他兰兰、琳琳痛经,准备切除她们的子宫,并表示以前也做过,缪开荣于是认为切除子宫是个正常的事情,“没想到会犯法。”

王晨毅的律师谈臻的看法很明确,鼓楼医院的医学鉴定意味着这是一个手术特例,可以认定为一种医疗措施,是一种医疗行为,被告不应该承担刑事责任。

谈臻认为必须解决四个问题,福利院是否滥用了监护权?医务人员手术是否有手术指征?次全子宫切除是否符合兰兰、琳琳的最大利益?在我国还没有对此类案件的司法审查情况下,四名被告是不是需要为法律的缺失负责?

但翟建表示,他听说这个案件还是会做有罪判决,而且要拉开四名被告的量刑档次,他们现在骑虎难下。如果做了有罪判决,那么坚决要上诉。

谈臻则表示,公诉人依然是沿袭了上次开庭的思路并认为四被告应该以故意伤害罪判决,因此他对判决结果并不是很乐观。

王晨毅的律师谈臻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案例,他们希望案件结束后组织一次学术研讨会专门就此案进行研究,并通过人大代表等途径将立法建议送交全国人大,从法律上明确界定此类行为性质。王晨毅的另一名律师谭小欣表示,如果该案最终作有罪判决,将从判例上确认所有此类行为的性质。那么,类似情况都应追究刑事责任,影响会非常大。

但一位从事福利工作的人士说,如果此案的被告被判无罪,是否意味着以后所有儿童福利院的智障少女都可以被“合法”切除子宫?如果通过司法审查才能确定是否应该切除子宫,那么怎样确认如此案中鉴定结论所说的痛经、经期不能自理及智障程度等是事实?如果不能对这些细节问题进行详细规定,恐怕也会产生严重后果。

我有个毕业两年半都没有联系过的同寝姐妹,昨天给我发邮件,今天给我打电话,闲聊了几句,就问我借钱,说她现在没有工作,身上只有50,房租也欠着,身份证、电话都丢了,实在没有办法,想借点钱买个小灵通找工作。

我这个同学有特殊情况,她父母双亡,上学的钱就是亲戚朋友的,不过比较矛盾的是,她家条件很好,上学也一直大手大脚的花钱,比我们都过的好多了。现在她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是同学又是同寝室的份上,我也不能不帮忙啊?

我不是不想帮忙,问题是,我也没有钱,她觉得我工作了,应该有积蓄,其实我才工作不到一年,在北京一家出版社,工资才1400,房租450,前几个月我还丢过一次钱,大病了一场,还有一些其他事情,总之根本就没有积蓄。我现在还想着过年给父母拿点钱回去孝敬一下,所以,现在我都不敢乱花钱,天天掰着指头算钱。可以说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可是她毕竟是同学,我也不好意思说:不借!没钱!我也想帮助她。可是这怎么帮阿?我卡里现在才有600。呜呜大家帮忙出出主意

实话实说,但是态度要诚恳,如果她真的把你当好同学,应该不会为难你。

如果她一点没为你考虑,因为你不借钱而恨你的话,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了。

我们已经大学毕业近10年了。今年5,6月吧。我老公的上铺兄弟给我爱人打了个电话,想借5万。说是做生意陪了,目前生活也有些困难。我当时正好在旁边,听到了。当时我的反应就是坚决不能借。10年都没联系了,今天突然跟你要钱。这也根本没拿你当朋友啊。我老公当时很犹豫,想借,毕竟是上下铺,说什么他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朝自己开口借钱,肯定是遇到很大困难了,等等。

我很真诚的给老公分析了一通:毕业10年,一个人品还可以的人总应该有自己一定的圈子吧。即使生意赔钱,周围的朋友,同事,亲友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如果一个人,周围已经没有朋友可求助,他一定是自身出了大问题。因为一般情况下,谁没有个着急求助的时候,如果人实在,让人放心,谁会见死不救。另外一个情况就是,一般人借自己周围朋友同事的钱,一般是铁定了要还的,因为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还还怎么活人啊。但是借远方朋友的钱,明显的就有不还的企图。为什么?不在一个城市,已经没有共同的生活圈子了,不还钱对借钱者什么都不影响。并且这个借钱的本来跟我爱人就不是一类人,属于大学脑袋就比较活的,包舞厅放电影什么的,他们关系也一般。后来大学同学的聚会从来都没参加。大家都不知道他去哪了的一个人。再说,我老公也已经有过一次借钱给外地平台同事后来辞职再无音讯的事情了。

后来,老公听了我的,没有借钱给那位同学,但按照帐号打过去5000,说就算资助,不用还的。我才放心,也算安心。

就这,后来,没有再收到这位同窗的任何消息。当时的手机号码已经是空号了。

当然,说这个绝对不是告诉大家,朋友同学有难了求助别帮助。我们只是说要分别对待,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善良被别人当成了傻来对待。该解囊的时候还得慷慨解囊。

“我们做了一次严肃、认真、动真格的无记名调查。”何敏她们事后这样评价自己的举动。

何敏说,考虑到“性”的话题比较敏感,可能会涉及到被调查人的隐私,在王士宇的建议下,她们将问卷一一装入信封。记者在检视调查问卷时注意到,问卷开头特别注着一行字:“出于保护你的隐私考虑,请在填完问卷之后将问卷放回信封,我们一并收回。”

“我们这样做,也是希望让受调查的人没有顾忌,给出最真实的答案。”何说。

经过前期准备,11月23日、24日晚上9时,在学生结束晚间课程后,包括调查小组成员在内的8名学生开始在全校范围内所有女生宿舍发放问卷。

据介绍,北外现有在校学生6000余人,男女生比率接近1比2。发放到女生手中的调查问卷共600余份。

“寝室里当时有几个女生,我们就发几份,随机的。”小组成员之一的刘静(化名)告诉记者,考虑到大一的女生不住在校园内,而且入校时间不足3个月,所以问卷的发放对象主要是北外本科二、三、四年级的女生以及女研究生。

“发完一个楼层后,我们立即返回去收上一个楼层的问卷,中间有五六分钟,足够填完这份问卷。”何敏说,正是这种调查方式,保证了问卷的高回收率。发出去了600份问卷,回收的有效问卷有461份,回收率接近八成。

对于这次调查结果,何敏在其博客中写道:这份现如今拿在手里的结果本身,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比网上的胡言乱语要好得多,纯洁得多,可信得多。

“我们现在保留了所有操作过程中的文字和数据,461份有效问卷由小组成员刘静保管,以备今后有怀疑的人核查。”何敏告诉记者。

到了大四,大家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别的念想了,很多同学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找工作上。在那个年代,大家还是认为找份好工作是一辈子的事儿。

我的专业属于工科偏理,毕业论文任务很重。可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好出路,我也一样花了很大的精力在找工作上。我去过很多毕业生招聘会,包括北京市的,以及其他高校的。可是结果实在不容乐观,我连简历都没有投出几份。几乎所有的单位的答复都一样:京外生源不要、女生不要、专业不对口不要。

我还记得在外校的一个招聘会上,我到一家小有名气的公司投简历。其实,当时我一门心思换专业,而且也不想回本省,原本并不想投这个本省公司的。可是,被拒绝的次数太多,我也学会了妥协。没想到这家小有名气的公司一看我是女生,连简历都不接,我告诉那位中年女士:看看吧,好歹看看我的条件,人家阿姨说了,看也没用,我不接你的简历是对你负责。瞧瞧这高风亮节,咱们中国人怎么就那么容易对人负责呢。

说到这儿,可能有很多朋友说,是不是你学习太差,或者大学表现太差啊?其实,我大学虽然没有走传统的好学生之路——学习好,表现好,当学生干部,入党,保研,留校,但是,客观的说我也有我的亮点。呵呵,自夸一下。我参加过北京市的数学竞赛,虽然没有得奖,但是我们班只有我一个人入选校队;我拿过北京市的大学生演讲比赛的二等奖;我参加过高校辩论赛,获过最佳辩手;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保证着文章的见报率,没有丢下写作的特长。我的书法、武术都小有名气。还有,我还在校会混了个宣传部长呢,呵呵。这样的条件至少应该能够找到一份工作吧。

后来因为简历投不出去,我还曾设法搜集了很多单位的地址,采取邮寄的方式,至少邮寄了大约100多份吧。但是,给我回信的只有一个,那是上海的一个单位。关于跟上海这家公司的情况,我会在下文写到,现在先来说说另外一家公司吧。

当时很多同学的工作已经有点眉目了,反正大家是八仙过海,大显神通,很多同学的七大姑、八大姨、上届师兄师姐之类的人突然都跑了出来,看样子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我因为屡次遭拒,心中十分苦闷,又没有什么关系,更觉得前路渺茫。

那天经过学校的公告栏,看到一个广告,一家非常著名的日用品公司到我校招聘。最令我惊喜的是:不限生源,不限性别,不限专业。而且这种外企,应该也不会要托什么关系、走什么后门吧。

我找到了招聘工作人员,要来了他们的登记表,就是现在流行的“职位申请表”。我还记得那表其实是一本册子,有20多页,大16开,印刷十分精美,内页都是用的很厚的铜版纸。里面全部以问题的方式要求你填写,诸如你大学期间最辉煌的经历啊?你的爱好是什么啊?等等。但是他的问题设计得很好,问得很细,让你没有办法造假,而且20多页的问题,如果造假,到时候面试就很有可能因前后矛盾而露馅。

我认真的填写了上面的每一个问题,全部是实话实说。据说这一轮淘汰掉的是70%,然后公布了进入笔试的名单。笔试在外校,好像全北京的学生都集中在一起考。考的题目很多样,有计算题,历史、地理,简直五花八门,甚至还有股票。题量很大,时间很短,很多人没有做完。凭着大学期间的博览群书,我做得很轻松。当时就很自信,我会进入下一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