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政府网站遭黑客攻击原因查明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02:31:44

金熙德说,中国的日本问题专家对在小泉的首相任期内突破中日关系僵局,都已不抱太大希望。小泉说的“愿意改善中日关系”,和中国讲的改善中日关系不是一码事。金熙德说,小泉所指的,是在否认日本侵略历史、接受他参拜靖国神社前提下的“改善关系”,这是中韩等国绝不会接受的。

王屏也说,日本真想改善和邻国的关系,就必须作出实质性的行动。没有实际意义的姿态并不能改变日本在东亚被逐步边缘化的势头。到那时,不排除东亚国家在本国发展战略中相应降低日本重要性的可能。

昨天,国内各网站都报道了某个晚报记者在并未采访当事的另一方就擅自发表的一篇报道:东航机长罢飞事件调查。在此,我暂且不论这篇报道的严肃性。我比较熟悉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在此愿与大家分享,以正视听。

1.这些机长不论是罢飞还是闹辞职,并非完全是为了闹待遇。东航江苏公司的安全运行环境确实令人担忧。现在到了该还公众知情权的时候了。报道引述东航江苏党委工作部负责人的话称:该公司最早引进LOMS系统对飞机和飞行员进行监控,安全绝对没有问题。该负责人十分的无知与好笑。即使在民航十分发达的西方国家,也没有哪个人敢说他们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何况在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的中国民航。况且,LOMS系统只能监控飞机与飞行员,却不能对整个公司的运行环境进行监控。大家都知道,航空安全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只依赖飞行与机务。东航江苏公司是国内几家还没有制定单发标准仪表离场程序的航空公司之一。而总局飞标司已颁布了两批共几十个须制定单发标准仪表离场程序的机场名单。在一些地形比较复杂的机场,在一台发动机失效的情况下,飞机的性能达不到爬升梯度的要求,如果没有单发标准仪表离场程序,飞行员不知道如何避开障碍物,飞机非撞山不可。吾等死了不足惜,东航会给我们的后人一个市场上死螃蟹的价格,虽然现在我们辞职公司会向我们索赔一二百万的所谓赔偿金。可惜就可惜了飞机上一百多名旅客和几亿元的国家财产。之所以还没有出事,不是像那位负责人所说的安全绝对没有问题,而是东(航)江苏(公司)十分的侥幸。在此奉劝东航江苏(公司)的有些领导,不要再热衷于票子与女人了,投入点精力到航空安全吧。

2.东航江苏是还在有旅客的航班上带飞飞行学员的航空公司。国航已经不在航班上带飞学员了,专门抽调了飞机用于飞行训练。可能东航江苏(公司)会辩称,在航班上,并不是教学员的关系,而是机长帮助未合格审定的副驾驶建立运行经历。呵呵,换汤不换药。如果不是教学员关系,那么在飞行任务书上为什么还有教员?如果我是一名旅客,当我知道了在驾驶飞机的是一个几乎毫无驾驶经验的飞行学员,我是不会乘坐那个航班的。

3.东航江苏在运行中存在的隐患远不止这些,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屡屡发生,不胜枚举。法规与东航的运行手册都规定,飞行时间是指自航空器借助自身的动力滑行到以自身动力结束滑行的时间段。这时间段包括空中时间与地面时间,这两者对每次飞行来说都不是固定的。而东航江苏(公司)却规定飞行员地面时间只能填写十分钟。而每次飞行地面时间都远远不止十分钟。这就造成了飞行员月飞行时间九十几小时,而实际飞行时间已超过法规所允许的一百小时。超时飞行有什么后果?会造成疲劳驾驶。疲劳驾驶会有什么后果?相信大家都知道。东航江苏安全运行环境还很恶劣,安全文化也还没有深入到每个部门,每个员工的心里,所以像“无菌驾驶舱”等的一些规定经常被打破。公司有着这些令我们忧心忡忡的安全运行环境,以我们的卑微之力,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4.其实,这些机长们并不是嫌收入不高,而是嫌相对收入不高。相对收入的多少才决定了人们的满足感。说到底是分配不公的问题。上次要求与公司领导对话的十八名机长,只占公司机长队伍的28%,却执行了公司40%的航班,而收入却不到整个机长队伍收入的20%。这如何让他们心理平衡?试想想,机长们干得多,责任大,风险高,收入却比不上那些天天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上网聊天的中层以上领导。这又如何让机长们心理平衡?如果让公众知道这些机长们天天带着满腹的委屈与情绪,又有几个旅客愿意坐这家航空公司的飞机?

5.这些问题,之所以以前没有披露出来,也没有接受媒体的采访,是不想把问题搞僵,不想让东航江苏(公司)在公众心中的形象太差。本来国企的种种弊端,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些年轻的机长们,也是满腔热血,为东航,为民航计,做出了种种这样那样的举动。东航江苏(公司)应该反思,整个民航也应该反思。本人至今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东航江苏(公司)飞行部的领导做出了种种让事态升级,让矛盾激化的举措?难道他们不是为了公司与民航的发展,而是为了一己私欲?

本报记者高学军报道昨日下午,本报得到这封来信后,记者立即致电东方航空江苏公司相关负责人,告知他有材料列举东航江苏公司存在安全隐患,希望将该份材料传真给东航江苏公司,然后由其作出解释。但该负责人称在外地无法接收传真,而公司下午430下班,办公室已经没有人,也无法安排相关人员接收传真。

该负责人还说:“我可以接受你采访,也可以不接受你采访。”为了慎重起见,记者在下午430左右先后致电东航江苏公司宣传科和公司办公室,都没有人接电话。记者随后按照东航江苏公司某人士名片上的传真号码给其发去了上述材料。但无法确定是否有人收到。记者昨日下午登录民航人士聚集的BBS“民航社区”,发现上述材料已经被张贴在论坛上。但是还没有证据证明发帖人就是发第一个帖子的那位“Joseph75”,但是记者发现“Joseph75”在该帖后跟帖,用两个“顶”字表示支持(按照一般论坛上的行为习惯理解。——记者注)。

东航江苏公司飞行部相关负责人在前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经表示,东航江苏公司的安全业绩很好,东航江苏公司是国内最早投入巨资引进世界最先进的飞行质量监察系统(即LOMS系统)的公司之一,该公司已经连续保持了12年的安全记录,并连续三年获得了全国“安康杯”奖,这在全国也是为数极少的。

该负责人说,东航江苏公司没有任何安全隐患。他特意请来了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东航江苏公司自今年以来就没有发生过“严重差错”以上的安全问题,更没有发生大小事故。“我们有一个‘四不放过’的原则,即在出现了问题之后,不查明事故原因不放过,不认定事故性质不放过,不查处事故责任人不放过,不采取防范措施不放过。”该负责人说。11月23日,东航江苏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证实,目前东航针对飞行员是每飞4天,予以强制休息48小时,每月总飞行时间不高于90小时。另外,东航还对飞行员每年有休假疗养安排。

最近,东方航空公司十机长提出辞职的事情,经《江南时报》报道后,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一些知情网友在网上透露了“相关内幕”。东航江苏公司也在媒体上公开表示,这起事件直接原因并非外界传言的飞行员飞行安全问题,而是夹杂着各种个人因素,如家属、待遇等问题。作为其中一位机长的代理律师我本想把话留到法庭上去说,但既然各方关注,我还是想就媒体已经公开的事实谨慎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由于职业的关系,我认真研究了民航总局曾经作出的关于暂时冻结飞行员流动的通知和后来出台的关于飞行员辞职必须承担天价赔偿数额的文件,我总感觉到这些规定有些行业保护的味道。因为我国劳动法是保护人才流动的。只要想跳槽,法律都是允许的。如果劳动者有过错而提前解除劳动合同,赔偿用人单位的损失就是;如果用人单位违反劳动法和合同约定,赔偿劳动者损失就是。但劳动者的辞职权任何单位都无权“冻结”:暂时冻结也算违法。还有,我们既然知道培养一个飞行员耗资不菲,但当航空公司出现违反劳动法强制性禁止性规定时,主管部门也要出台一个航空公司赔偿飞行员的天价数额才叫公平。因为航空公司对飞行员的不法也是对技术人才的极大浪费!如果主管部门对飞行员的辞职不分过错,单方面制定一套对飞行员的赔偿标准,那贯穿《劳动法》始终的“公平正义”原则、“促进人才流动”原则就会被无情扼杀。

两死者均为成年女性,周围非疫区;卫生部专家称,当地在新病例及时上报和病案完整保存方面有所提高

11月23日,安徽省休宁县发现1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这是安徽发现的第二例。

记者分赴安徽枞阳与休宁采访,发现两病例有诸多相似之处:均为成年女性,发病前曾出外打工,而且,其周围目前并未被确认为疫区或疫点,其传染源成谜。

但最新发现的这一病例与前者相比,在及时上报及病历保存完整程度上均有所提高,卫生部专家认为,这对防治人禽流感极具价值。

11月11日,许丽枝觉得身体不舒服,有发热症状。3日后,许被家人送往休宁县五城中心卫生院救治,11月22日病重身亡。卫生部专家称,许丽枝的病案是已发现的三起人禽流感事件中保存最好的,非常有价值。本报记者钱昊平摄

11月23日22时,卫生部宣布,安徽省休宁县发现1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确认患者气管分泌物H5N1禽流感病毒核酸阳性。

与此前发生在该省安庆市的一例人禽流感病例相比,这一病例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均为成年女性,发病前曾出外打工,最重要的是,其周围目前并未被确认为疫区或疫点,其传染源到底为何,至今还是一个待解之谜。

但这一病例与前者相比,在及时上报及病案保存完整程度上均有所提高,卫生部专家认为,这对防治人禽流感极具价值。

11月22日因感染禽流感病毒去世的许丽枝今年35岁,休宁县山斗乡金勾树村人。

金勾树村离休宁县城50多公里,全村32户,124人,常住人口70人。村庄三面环山,仅有一条通道可以通达。

11月24日下午,村口两公里之外处已有警察和乡村工作人员把守,严禁一切人员进出。工作人员说,23日夜里,卫生部通报许丽枝死于禽流感之后,当地政府便开始限制人员进出。

休宁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今年春节过后,许丽枝和丈夫一起到杭州打工,丈夫在工地做活,许丽枝给工地上的工人做饭。

由于其发病与在外打工相隔已经有两个多月,当地人均不认为两者有所关联。

周毛娅,24岁,枞阳县周潭镇严潭村人。11月21日,其姐姐周九妹告诉记者,周毛娅今年初到江苏常熟一家服装厂打工,干了三个月后嫌工资不高就到张家港做油漆工的男朋友那里去玩,一直没有上班。

10月7日,两人从张家港坐长途汽车回到枞阳,并于10月31日办理了结婚登记。次日发病。

据其家人介绍,回家后,周毛娅几乎都呆在家里,只是发病前一天到安庆登记结婚,但安庆至今也没有发现疫情。

卫生部发布的《人禽流感诊疗方案(2005版)》中表明,根据对H5N1亚型感染病例的调查结果,人禽流感潜伏期一般为1~3天,通常在7天以内。而周毛娅10月7日回家至11月1日发病,相隔已有20余天。

按休宁县委宣传部提供的信息,11月16日县人民政府得到了医院关于许丽枝病情的通报。

11月11日,许丽枝觉得身体不舒服,有发热症状,在村医那里治疗两天后,13日身体稍有好转,便回到家中休息。

次日,许丽枝又开始发烧,再次到村医那里救治,情况仍旧不见好转,丈夫骑摩托带她到就近的五城中心卫生院。

一天之后继续恶化的病情让五城中心卫生院医生感觉情况不妙,认为症状与禽流感相似,便在11月16日下午与黄山市人民医院取得了联系。

与此同时,五城中心卫生院向休宁县卫生局作了汇报,并逐级向休宁县人民政府作了通报。

11月1日发病的周毛娅,其病情上报是在11月7日。她曾辗转四处医疗地点,此前,均无人怀疑其病情与禽流感有关。

据其家人介绍,当天早上起床时,周毛娅觉得身上没劲、头晕、发热,和家人提了一下后自己去了村卫生室。

村医严九高回忆,周毛娅当时的体温有39.2度,他认为是普通感冒,用青霉素加盐水给她打了一天吊针,没有开口服药品。

11月3日,周毛娅还是感觉身体有点酸软,母亲带她到了临近的横埠镇医院(枞阳三院)看病,走时穿了一身运动服,青色的褂子,黑色的裤子,这身打扮一直伴她到死亡。

为其接诊的妇科医生左玲丽说,周毛娅当时怀孕三个月,妊娠反应强烈,体温为37.3度,没有达到感染禽流感的表征体温(39度左右)。

在左玲丽建议之下,周毛娅去验了血,结果是白细胞4.0×109/L、红细胞3.23×1012/L、血红蛋白78g/L、血小板89×109/L.

该院院长唐意宪告诉记者,这些指标正常,稍微有点贫血,“但怀孕期间有点贫血正常,而且我们这里很多女孩子都贫血。”

医生给她开了三天的青霉素,周毛娅到外面买好药后去了男朋友家里,但打了两天吊针仍不见好转。

11月6日,周毛娅感觉呼吸费劲,又和男朋友一起赶到陈瑶湖镇人民医院(枞阳四院),医院测量的体温是36.8度,初步诊断为“支气管炎”,并建议去大一点的医院治疗。

第一个接诊周毛娅的呼吸门诊医生丁红梅回忆,当时周毛娅心跳为118次/分钟,每分钟呼吸37次,经心电监护仪检测,其脉氧饱和度只有69%,而人的正常指标在95%以上,这是严重缺氧的表现,直接的表现是她当时嘴唇、指甲紫绀。

发热、咳嗽、呼吸困难,丁红梅产生了警觉,当场就问周毛娅是否与禽类有过接触,得到的答复是肯定的。

王长秀要护士采取防护措施把周毛娅送到发热门诊,同时通知了感染疾病科主任吴同生。

10点过后,呼吸内科主任、感染科主任、重症监护室主任紧急会商的认定报告送到了铜陵市疾病控制中心,报告认为:病人和患病家禽有过接触,先期用大计量青霉素治疗无效,病人病变迅速,很难用常见肺炎解释,且不符合常见肺炎特征;系病毒性肺炎可能性极大,暂时诊断为不明原因的重症肺炎。

中午12时,铜陵市人民医院院内专家再次对周毛娅的病情进行讨论,结论是不明原因重症肺炎。

铜陵市疾病控制中心收到报告后,于当天下午4时,组织了疾控中心和铜陵有色职工中院的有关专家赶到现场进行会诊,与上述结果基本相同。治疗组决定立即上报安徽省疾控中心及卫生厅。

11月23日,许丽枝死亡次日,卫生部专家和安徽省相关专家在休宁召开了会议。休宁县委一与会干部听到卫生部的专家如此评价休宁的这起病例:“没有像其他地方,到了县、市医院才上报,而是在乡镇卫生院这一级就上报。”

卫生部的专家同时表示,许丽枝的病案保存得非常完整,“是在我们已发现的三起人禽流感事件中保存得最好的,非常有价值。”

16日,在接到许丽枝病情通报后,休宁县卫生行政部门组织县内专家,于下午4时进行了会诊,期间,黄山市人民医院负责组织患者的治疗工作。

按照通报程序,安徽省卫生行政部门接报后也派出两批专家对许丽枝进行诊疗。

“但是她很顽强,又继续与病魔抗争了几天。”一人士说,一直到11月22日下午1点48分,医疗部门正式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在许丽枝被宣布为禽流感感染病例之后,休宁县确定分管卫生的副县长吴江为本次事件的新闻发言人。对于许丽枝发热时的体温这样的具体数字,吴江表示“那是治疗病案里的内容,不便透露”。

11月7日,铜陵市人民医院对周毛娅进行了抢救。根据院方介绍,先采用鼻导管供氧、后用面罩供氧、再用无创机械供氧,可是都不行,直到晚上切开患者气管用有创机械供氧,患者的脉氧饱和度恢复到90%(正常值为95%)。

“医生告诉我们,可能还有生还的希望,听过医生的话我觉得女儿不会死的。”周毛娅的父亲周美龙接到病危通知后就赶到了医院一直守在女儿身边。

这一状态仅维持了一个晚上,8日上午,周毛娅的脉氧饱和度却又开始下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