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银行炙手可热 广发行控股权叫出241亿天价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59:17

不止一个盛大的员工表示过,陈天桥在战略的制定上有其过人的魄力,在执行上也表现出高度的细心。他会就一个很具体的工作环节对下属进行指导,并似乎以此为乐。

也有人说,陈天桥是外紧内松,他的“劳心”是一种姿态,是一种成长型公司的精神支柱。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盛大的成功主要是战略上的成功,陈天桥带领盛大进入了一个高成长、低竞争的行业,并且他超过对手的绝技是:当对手还在自视为高科技公司时,他就看出盛大是一个媒体公司;当对手把网络游戏当作是艺术品而在孤芳自赏时,他已经用卖快速消费品的思路迅速建立起通畅的渠道。

这种战略制胜的思路在今天看来仍然不被广泛认识。因此,陈天桥并没有试图将他的战略详细说明,而是给出一个模糊的愿景,然后发出一道道行动指令。

网络游戏用一种全新的方法把娱乐内容组织起来,并成功地销售出去。在此之前,能够与之相提并论而且如此成功的并不多。电影、电视,或者更早点的报纸。

陈天桥在网络游戏运营的实践中明白了这一点:网络游戏其实就是一种媒体,一种“在电脑屏幕上收看的互动电视”。

现代传媒就像美丽的烟花。然而,在一个并为完全成熟的商业社会里,陈天桥小心翼翼。他不再提传媒,而言必称娱乐;网络游戏甚至被反对者激烈地比喻为“电子鸦片”,让人联想起美丽的罂粟花。

网络游戏在形式上的孤立吸引了几乎要超过其承受能力的压力。陈天桥认识到这一点,决心从网络游戏走出来,在孤立的在线娱乐和传统的家庭娱乐方面架起一个桥梁,开辟一个阵地——盛大家庭娱乐中心。

对于陈天桥来说,他要让那些认为盛大在贩卖电子毒品的人无话可说,至少,对“盛大盒子”不会超过对香烟的反感程度。

对外界来说,存在一个很有趣的差异:人们一方面对网络游戏的火爆感到生气,一方面又对“盛大盒子”的成功可能嗤之以鼻。他们没有仔细分析,操作这两样生意的是同一个人。

对“盛大盒子”,陈天桥已经表露了他自信的源泉:他就像拔萝卜的小老鼠,在他之前,老爷爷、老奶奶都已经把萝卜拔松了,所以虽然他力气并不大,但仍然可以把萝卜拔出来。

然而,从陈天桥的财富实力来看,“盛大盒子”的成败并不会改变盛大的本质,也动摇不了陈天桥的财富根基。对于陈天桥来说,操作这个项目,不过是造个更大的烟花放一放。

传媒项目的奇妙性就在这里。如果你制造的烟花被很多人看到,并且对后续的内容开始期待,那么对这个烟花制定收费计划就是可能的。“超级女声”就是一个成功的烟花,这个烟花甚至吸引了陈天桥与之合作,利用“超级女声”的人气为自己造势。

从根本上说,陈天桥掌握了盛大发展的本质从而制定出了正确的战略。但是,要把正确变成适合,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进军硬件,其实是在打造一个新媒体,这个由企业梦想制造出的巨大烟花实际上受到了某些限制。对于IPTV的政策限制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咨询公司麦肯锡的一份报告称,中国缺乏训练有素的大学毕业生,这可能阻碍中国的经济增长以及发展更先进的产业。

报告表示,如果中国缺乏应用技能、英语水平低下,那么中国将更难以发展服务产业,比方像印度信息技术外包业。在过去10年里,印度一直在专门从事这一产业。

这一研究突出表明,中国正处在努力从以制造业主导的经济,向服务和研究产业转变的过程中。中国面临人力资源困难,尽管中国目前毕业新生数量巨大。麦肯锡还预测,跨国公司欲在华招聘高质量员工也将困难重重,因为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在华扩张业务。

“一方面是短缺,一方面是丰富,这是个自相矛盾的问题,”麦肯锡上海办事处负责人、报告作者之一高安德表示,“中国的毕业生人数很多,但很少有能力胜任服务出口业的工作。”该报告基于对83位人力资源高管的访谈。这些人士认为,中国毕业生中只有不到10%拥有为外企工作的技能,而相比之下,印度的该比例则达到25%。中国今年将有310万大学毕业生,美国则为130万。

但他表示,许多中国学生所接受的那种教育,没有教给他们为全球企业工作所需的实用和团队协作技能。

据麦肯锡称,中国每年新培养出约60万名工程师,是美国的9倍。然而,在中国160万名年轻工程师中,只有约16万名具备为跨国公司工作所需的实用技能和语言技能。能为跨国企业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人数比许多企业意识到的要少,而且由于中国经济强劲扩张,这些企业也面临中国本土企业争夺毕业生的激烈竞争。

该研究报告称,10年后,中国将需要7.5万名具备某种国际经验的经理人。中国目前仅有约5000名此类人才。

1000亿美元!2005年,中国的贸易顺差极有可能触摸这一前所未有的高点。但是,刚刚作出这一预测的中国商务部,却无法为新的纪录欢呼喝彩。

昨天,商务部外贸司发布《今年前8个月我国外贸运行情况及全年走势》报告,公开表达了对庞大贸易顺差的担忧。

“只要5年时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9月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对中国出口实力的乐观评估言犹在耳。商务部的最新报告则成了这一预测的有力注脚。

报告称,今年前8个月,中国进出口顺差达到602.2亿美元,按照这一进度推算,全年贸易顺差将接近1000亿美元,超过我国历史最高年份1998年1倍多。

不断增加的贸易顺差虽然在拉动经济增长、增加外汇储备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商务部毫不讳言这一数字的负面影响。1至8月,中国对美欧顺差增长50.7%和124.7%,这种大幅增长必将引发更多的贸易摩擦,同时成为欧美对人民币继续升值施压的重要筹码。

巨额顺差给中国贸易带来的隐忧正引起更多关注。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主任赵玉敏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尽管在中国的全部出口中外资比例高达50%至60%,但不断刷新的高贸易顺差往往被美国与人民币升值联系在一起而成为口实。美国正是中国贸易顺差的最大来源地。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中国已经开始勾画一条渐进的汇率改革路径。但是,赵玉敏认为,美国“人民币小幅升值无法有效抑制中国出口”的声浪可能借顺差问题再次高涨。日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为如何减少中国经济增长对外贸的依赖开出“药方”:扩大内需。赵玉敏昨天对记者表达了相同的观点,“这也是许多国际组织对中国的建议。”

不过,赵玉敏也同时表示,这个看似简单的方法在中国仍然存在现实的障碍。例如中国有很高的储蓄率,但是,在教育、医疗等方面改革没有完全到位,使居民在这些方面的风险预期大大增加,在日常消费上的支出受到抑制。

1939年正月,安阳的村民还沉浸在浓浓的节日气氛中。武官村的荒地里,一个神秘的黑影在忙碌着。对于他来说,这个夜晚注定不同寻常。

深夜的荒地里,只有探杆不断搓土的声音,探杆逐渐深入地下,突然,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他隐约意识到,这一次很可能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一片荒地正是安阳的武官村。安阳位于河南省最北部,如今已是八大古都之一。但是在10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城市,直到20世纪初,安阳小屯村带字甲骨的出土,这里才闻名天下。甲骨文是中国最为古老的文字,它的发现使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武官村位于洹河的北岸,小屯村位于洹河南岸。随着这一带大量甲骨和各种器物的出土,一个3000多年前的王朝—一殷商,逐渐浮现出来。骤然间这里成为了考古学家们和古董商人的搜宝之地。多年的考古挖掘和古董商的光顾,使得附近的村民,对墓葬的勘探都具有一定经验。1939年,当安阳被日军占领之后,村民们私自探宝、挖宝竟蔚然成风。

这一夜,武官村的荒地里,有人发现了什么东西,然而惊喜的探测人并没有立即挖掘,而是向村里跑去,他急切的要去找另外一个人——吴培文。

吴培文是武官村的村民,如今已是84岁的老人,而当年他只有18岁,已是家里的当家,吴家拥有武官村三分之一的土地。那一片荒地曾经是吴培文家的祖坟地。

采访吴培文(河南安阳武官村村民):蒋介石的那个政府往南京跑了,跑了以后,那老百姓,明在自己地里挖,暗着在别人地里偷,就成了风了。所以就定了一个土政策,那老百姓自己定了一个土政策,说不分地界,不管在任何人地里挖,有你地主一半。

东西是在吴家的地里发现的,按照当时村里定下的规矩,如果真的挖出了宝藏,那么吴培文就要拥有宝藏一半股份,他应该是宝藏最大的股东。

两个人仔细分析着,探杆是最为直接的线索。刃子卷了,说明碰到的东西肯定异常坚硬,深入地下12米,凭借经验,这个东西很可能是古人留下的。他们仔细查看,希望可以准确的推断出碰到的是什么?

采访吴培文:他说,不知道墩到啥了,把我的探杆墩给我顶坏了。我说咱俩研究研究,我说是不是石头?他说不是,如果墩到石头,一定要有白印,如果墩到铜,他说也不是,如果墩到铜器上边,有绿锈,我说不是就墩到金马身上了,他说如果要是金马呢,没印,铁呢,是黑印,他说啥都不是。

对于有着丰富探测经验的村民来说,这一次的推断却让他们感到异常疑惑。石头、铁器、铜器、都被排除了,探杆碰到的到底是什么?难道他们真的探到了一个从未遇到的东西?

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喜悦之情。但是根据探宝人所说具体位置,吴培文的脸又沉了下来。这个地方正在他家的祖坟附近,这使得他感到非常为难。

早在1927年,中央研究院考古队便开始在安阳进行考古研究,到1937年,共进行了10年共15次的考古挖掘活动。而当时他们已经发现,在吴家祖坟附近很可能有大型王陵存在。

但是由于日本入侵中国,1937年6月,安阳马上就要沦陷。考古队必须立即撤走。临走前考古队负责人要求吴培文把祖坟平掉。以免给日军留下任何可以寻找陵墓的标志。为了保护古人的陵墓,也为了使自家祖坟免遭日军挖掘的厄运。吴培文终于平掉了祖坟。4个月后,安阳彻底沦陷。

事隔两年,如今祖坟具体位置,连吴培文自己也无法确定。然而此刻,他们探测到的东西就在这一片区域。如果挖下去,很有可能真的会亲手挖到祖坟。吴培文陷入了矛盾之中。

吴家祖上是世代中医,他虽然没有继承医术,但是却继承了100多亩土地。日子过得十分富裕,为了挖宝要破坏祖坟,他总是难以决定。但是如果自己不挖掘,祖坟是否就能够保住?

此时日本入侵中国已有2年多,安阳的飞机场已被日军占领。距离武官村不到1公里,是日军的军事重地。驻军,对这里的一切都紧密监视着。任何风吹草动日本人都会第一时间赶到。掠夺中国的古董也是日军重要任务之一。

日本对于中国的古玩中国的国宝,他们这种兴趣是由来已久,尤其是20世纪初,这个甲骨文发现,以至于后来的大量青铜器的传世以后呢,他们这种欲望呢就越来越强,开始呢就是通过倒买倒卖这种手段,后来呢就想直接来掠夺来霸占,这个终于在二战的时候达到了高峰。

从安阳发现甲骨文开始,日本古董商人就蜂拥而至。1911年,当刚刚开始从事甲古研究的中国学者来到安阳收集甲古的时候,这里的村民竟然把他当成日本人。日本拥有甲古12443片,是国外12个国家和地区中拥有甲古收藏最多的一个。侵华战争暴发之后,日本考古学者,从原来的学术考察变成了直接的公开掠夺,开始在中国直接进行考古挖掘,甚至军队也直接参与。

这一次,村民们已经探测出了东西的具体位置,如果自己不挖掘,日本人会不会得到这个消息呢?

陷落以后呢,日本在安阳就推行那种保甲制度,当时的安阳叫安阳县,那么安阳县就分了10个区,105个保,1200多个甲,他们推行那个保甲连坐制度,就是要求家家户户给他们贡献,尤其在小屯武官村这一带,就是要求给他们献宝。

日军对于收集中国古玩的策略是软硬兼施,这样难保消息不会走漏。经过二人商议,吴培文终于决定尽快挖掘。

深夜,吴培文找来了七八个兄弟,带着工具朝坟地走去。谁也不知道他们将会挖到什么,每一个人心里都充满了各种期待。然而此时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一次原以为普通的挖宝行为却引来了日后无数的麻烦。

因为那时候离日本人太近了,飞机场3里地就有日本人,黑田,我们村里还都占着连保,保护飞机场,他要知道咋办,所以夜里,夜里开挖。

村民们很快就找到了当初探杆探下去的地方,挖掘工作立刻开始。一切都进行得似乎异常顺利。

夜里开挖,挖了有不到2尺宽,不到1米半长,结果下去,越得挖,越得挖,下边12米多,13米就是水,那时候水脉浅,13米就是水,

按照常规经验,五个小时后,村民们开好了一个二尺来宽,七尺长的坑。他们急切的想看到,这一次到底发掘了什么,真的象他们分析的那样是金银宝藏吗?然而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

吴培文只身来到坑底下,拨开泥土,他看到一截圆柱形器物,继续清理上面的泥土,露出了精美的文饰。这一截圆柱形器物到底是什么呢?经验丰富的村民,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出来。它还深深的镶嵌在泥土之中,根本无法移动。这难道仅仅是器物的一个局部吗?村民们似乎隐约感觉到,他们挖到了比金银更加值钱的宝物。

此时已经传来了村里的鸡叫声,天就快要亮了。是否继续挖掘?他们陷入了激烈的讨论当中。如果天亮之前不把东西挖出来,就很可能会被日军发现。终于他们还是决定要将坑填回去。

你不平上,你叫别人发现了,告给日本人说咋办,原封把那所有土又平上,第二天夜里挖吧。

2尺宽,7尺长的坑,都没有看到器物的全貌,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中央研究院考古队,在这里进行了10年的考古挖掘,出土的各种器物,村民们几乎都见过,但是如此巨大的器物又会是什么呢?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

如果这个器物真的像推测的这么大,那么它的重量也一定是大的惊人,又如何把它从十几米的深坑中拉上来呢?这无疑又要增加人手,日本人随时可能得到消息。如何迅速结束行动,如何躲过日军耳目?种种问题在吴培文的脑海中思考着。

吴培文在焦急中等待天黑,这一天似乎比往常更加漫长。黑幕终于笼罩了大地。第二天夜里,为了加快行动,他找来了四十几个人,而这一夜时间对于他们来讲并不宽余。大家加快了动作,一个更大的坑被挖了出来,坑上又架起了辘轳,土被一筐筐吊上来,五六个小时过去了,坑一点点深了下去,宝物即将露出全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