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郑希怡代言纤体秀美背 嫌自己上围不丰满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58:14

昨日,记者还没有赶到现场,就发现马路上已有些堵塞了。在麦德龙超市门前,聚集了上百名群众,警方已在现场拉上了警戒线。

在一根路灯柱子旁,放着一个长约80厘米、宽40厘米、高约60厘米的木箱子,朱红色的木箱子用两个细绳捆绑着,上面覆盖着大量的报纸。破旧的箱子,四周已经用透明胶带封上了,没有盖。

迟先生说:“我走过来的时候,两个女的站在那儿浑身直哆嗦,不停地喊着‘人头,人头’,旁边也围了许多人。我就问她们,‘什么人头,哪里有人头?’她们俩指着路边的一个箱子说,‘就是那里’。我走过去一掀报纸下面的棉被,露出了一个人脑袋,吓了我一跳,再仔细一看还有大腿、身子,是一具女尸。”

现场办案的铁西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韩大队长介绍,由于尸体被抛弃在繁华的马路旁边,当场尸检一是可能带来交通堵塞,二是围观群众太多。这种情况下,尸体连同木箱子很快就被警方带走。

在铁西公安分局霁虹派出所里,记者见到了环卫工人王师傅,他目睹了箱子被丢弃在繁华马路上的整个过程。

“当时也就8点半吧,我正在那儿铲雪,就看见一辆红色的出租车从北面的珠江桥上下来,停在了马路边上。”王师傅说,“从车上下来一个男的,司机帮他从后备箱里抬下一个箱子,他们将箱子扔在了我身旁的路灯底下,然后出租车就向南开走了,那个男的在那儿站了两三分钟后向北走了。”

“我合计他去找人了呢,也没有太在意,到了10点半我就离开了。早知道那里装着个尸体,我说啥也报警了。”王师傅说。

据王师傅回忆,男子穿着黄色上衣,年龄在30多岁,个头在1.70~1.75米之间,方脸。

据警方介绍,被害女子身上没有明显的被害迹象,怀疑为窒息而死,上身穿有帽子的薄棉服,脚穿白色皮靴,年龄约40岁,个头1.50米,体态较瘦。衣兜内除了四元五角钱外,无其他有效证件。

警方紧急寻找那位出租车司机。知情者请与警方联系,公安机关将对线索提供人的身份予以保密,并对提供线索协助破案的群众予以奖励,警方联系电话:25855692,李警官:13904016662。

本稿件系《私人理财》杂志授权理财独家门户网站发布。未经书面许可,请勿转载。

编者按:2005年12月19日,本刊编辑部收到一篇自由来稿,作者是中国工商银行某支行的工作人员。标题是《还有比“等本金”法更省利息的还贷方式》,本刊编辑在阅读该文后,觉得该文题材新颖,角度独特,道出了一些不为人所知的银行按揭还贷的内幕。本刊编辑随即联系该文作者,经审核作者确为银行内部人员,于是要求该作者作出更缜密、更细致的分析,并按照本刊的风格重新改写此文,该作者欣然同意,并约定于12月21日把稿件交与本刊。

然而,12月20日,本刊编辑又接到该作者的电话,称:“文章我已经做了一多半了,但是我觉得此文不大妥当,如果刊发出来或许对我和我的单位不利,因此我决定放弃此文的写作。”经本刊编辑一再劝说,该作者仍然不愿意为本刊继续撰稿。于是本刊编辑决定采纳该作者提供的线索,重新采访调查,继续完成这篇因不可抗拒外力而无法完成的文章。

12月21日、22日两天,本刊记者全体总动员,经过周密的调研和计算,并实地采访了4位曾在中国工商银行贷过房款的按揭购房者,用本刊一贯独有的风格完成了这篇文章。

我们不想哗众取宠,也并非想揭露什么,我们只是贯彻本刊“帮大众赚钱,为大众省钱”的办刊宗旨,捍卫公众知情权,以促进公正、公平的和谐社会的建设。

在房价不断高涨的今天,不少都市人在置业时,都会选择银行贷款购房。现年29岁的黄海新(化名)是一名外贸公司的普通职员,黄海新于2005年3月购买了一套价值70万元的两房一厅,购置新家准备结婚新房。黄海新只有20多万元的积蓄,他打算首付20万元,再向银行贷款50万元,20年还清。

黄海新在开始考虑贷款时就想到选择何种贷款方式为好,尽量少“付账”给银行。在还款方式上,黄海新打算对等额还款法和等本还款法两者中作出比较,再选择哪种方式更划算。黄海新决定自己亲自算算这笔账。

若黄海新选择等额还贷法,那么,按照他贷款金额为50万元,按贷款年利率5.508%折算成月利率为0.459%,使用等额还款法,黄海新每月的还款额为3441.7元,其中第一个月的还款利息为500000×0.459%=2295元,还款本金为1146.7元。在等额还款法中,还款本金金额有第一期的1146.7元增加到最后一期的3424.46元,利息则有第一期的2295元逐渐减少到最后一期的15.72元。这样,20年的贷款期限内,黄海新的还款利息总额将达到326006.48元。

黄海新又开始计算等本还款法,每个月偿还的本金为500000÷240=2083.33元,而第一个月还款利息为50000×0.459%=2295元。这样第一个月的还款额为4378.33元,到最后一期,利息金额由第一期的2295元逐渐减少到9.57元。这样,黄海新的还款利息总额为276547.99元。

算完这笔复杂的账后,黄海新发现等额还款法比等本还贷法多付了银行49458.49元的利息,于是黄海新打算选择等本还款法。在选择在哪家银行贷款时,黄海新心想,各家银行的情况估计相差不会太多,不必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而本身持有某银行的存折,于是就选择该行房屋贷款,办理完手续后,黄海新开始于2005年6月偿还第一笔贷款。黄海新万万没想到,由于选择了这家银行,他日后的还款要比在别家银行多付许多。

本报衡水电(记者孟宪峰)12月23日中午12时许,饶阳县一村民孙某遭遇车祸,在实施抢救后被医生确认死亡并送进了医院太平间。下午1时许,孙某的女儿得知消息后赶到医院太平间,伏在母亲的身上大哭,谁知这一哭,孙某却又重新睁开了眼睛。

据了解,孙某当天去县城赶集回家途中,在村东公路上与一面包车相撞,事故现场很快围满了群众。120急救车赶来后,发现孙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口腔、鼻腔里有少量血,右上股外伤骨折,脑部少量出血,医护人员对孙某做了进一步检查,发现她的呼吸和心跳都已经停止。

在送往医院途中,医生在救护车上对孙某采取了通畅呼吸道、供氧、心肺复苏等抢救措施,然而20分钟过去了,孙某仍然没有呼吸和心跳,颈动脉搏动也在消失状态,双侧瞳孔对光反射也不存在,根据孙某当时的情况,抢救医生确认她已经死亡。

救护车到达医院后,孙某的“尸体”被送往了医院太平间,孙某的女儿赶来后,哭哭啼啼要见母亲最后一面,当她见到躺在冰冷停尸间内的母亲后,忍不住扑在母亲身上大哭起来,谁知,这时的孙某却在女儿的哭喊声中睁开了眼睛。孙某的亲属见状立即通知了医生,医护人员再次对孙某进行了紧急抢救。

孙某从医院太平间里“复活”的消息,一时间在饶阳县城传得沸沸扬扬。记者获悉,目前,40多岁的孙某伤情已经基本稳定。

本栏所荐个股为上周末本报以及其它证券类报刊《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购物导报。证券大周刊》、《青年导报。证券大参考》、

《金融投资报》、《江南时报。大江南证券》、《大众证券报》、《信息早报。价格与时间》中推荐频率较高者,亦即本周股评家最看好的个股

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昨天清晨7时许,白云区同德围泽德花苑一户贫苦人家发生火灾,过火面积虽仅有9平方米,但房间里的一家三口均被烧死,其中一名死者是6岁男童。由于起火时发出爆响,有邻居怀疑是煤气爆炸,但消防部门尚未作出相关结论。

同德围解困小区泽德花苑一家三口惨被烧死,有邻居疑是煤气爆炸,据称与家庭矛盾有关

事故发生后,白云区同德围泽德花苑被警方严密封锁,无关人员一律不得入内,广州市和白云区的公安刑侦部门、消防部门、火调专家均赶到现场进行勘察。由于事发楼房位于西槎路边,不少群众站在小区铁门外围观,从下往上看,59栋8楼的窗户玻璃被强大的冲击力震得粉碎,外墙在烈焰的烤炙下变得漆黑,就连9楼放在墙外的一台空调机也披上了“黑衣”。

起火房间是59栋的802房,这是一套一房一厅的小户型住宅,面积仅有29平方米。记者了解到,这场火灾的过火面积只有9平方米,主要集中在房间和厨房。事后,消防人员在房间里发现了3名死者的尸体,尸身已经被烧黑。

火灾发生时伴随着一声爆响,声音来得很突然,以至于让住在楼上901房的老何吓了一大跳,“觉得地面震了一震,还以为地震了”。

火灾发生在昨天清晨7时07分许,老何的妻子和孩子均在熟睡中被惊醒。早在事发20分钟前,他就听到楼下传来了“咚咚哐哐”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拖着煤气瓶在房间里行走。直至一声爆响时,这种声音总是不间断地传到老何耳中。

7楼的住户也向记者证实,事发前较长时间听到过煤气瓶在地面上拖曳发出的声响。“应该是开煤气自杀的,夫妻俩可能还争吵了好一会,争执之下更加冲动,这才双双走上绝路,还搭上了那个可怜的小男孩”,昨天,小区居民对火灾议论纷纷。

住在58栋9楼的周女士同样在睡梦中被巨大的爆响声惊醒,起初她还以为是爆胎。起身查看时,她发现滚滚浓烟正从对面8楼的阳台上往外冒,不久,火苗熊熊燃起,火舌从东侧的窗口伸出窗外,径直往空中蹿。记者在现场看到,受火灾影响,9楼的窗口也是一片漆黑,玻璃全部被烧碎,只剩下几根漆黑的铁条歪歪曲曲地立在窗台上。

“着火了,大家快跑啊”,爆响初始,有住60栋的居民大声示警,紧接着,59栋的楼梯上乱成一团。“快点,赶紧跑,要爆炸了”,“哎呀,烟太浓,看不见”……急促的呼喊声与杂乱的脚步声刹那间交织成片。目击居民说,不少人睡眼惺忪,衣裳不整便急急忙忙跑出门外,有的身上只穿着睡衣,逃到楼下的空地上冻得直打哆嗦。

隔壁60栋的不少群众发现火情后积极救火。据60栋住户梁女士介绍,当时,十余名男性居民打破了楼梯转角处的消防栓箱,迅速从里面取出消防水管接驳到顶楼的天台上朝火场喷射。

然而,尽管59栋与60栋之间相隔仅5米,水柱硬是无法抵达“目的地”。大家愕然不已,重新检查,才发现水管的喷头竟被人盗走了。

据悉,市公安消防局昨天上午7时12分接到报警,立即调遣4辆消防车赶赴现场。消防车在西槎路进入泽德花苑前,却被门口的水泥墩堵住了路。消防人员只得持工具先将这些“路障”一一清走才得以最大限度地接近火灾现场。大火不到10分钟就被消防人员扑灭,经查,除了起火房间的一家三口之外,楼内无其他居民伤亡。

“小男孩模样儿怪讨人喜欢。”谈起在事故中丧生的6岁小男孩薛俊华,泽德花苑小区的街坊无不叹息。薛永德隔壁房的住户说,平时吃晚饭时,小男孩经常过来跟他们一起看电视,“他长得胖胖的,挺好玩,人也很聪明”。据了解,薛俊华正念小学一年级,入学还不到半年。

听说可能是人为纵火杀己害人,死者邻家的老大妈有些惊愕,愣了一会说,小男孩才6岁,不可能拖着煤气瓶走动,她认为,孩子应该是死于父母手上的,“不是说虎毒不食子吗?怎么会这样?”一名老大伯则忿忿不平地说,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父母不应该把矛盾和恩怨扯到孩子的头上。

对于这起自杀事件,邻居们既叹息家庭矛盾的激化和演变,也为小男孩的命运和凄凉下场喊冤叫屈。

泽德花苑是广州市发展最早的解困房及安居房的大型居住区,死者薛永德一家于1998年从老市区搬迁到小区内。据知情人士透露,薛永德在越秀区一德路某单位上班,每月工资650元钱,妻子陈娜玩没有工作,在家照看小孩,夫妻俩均为广州人。一家人靠薛永德的收入和72岁的薛母每月800余元的退休金过日子,经济上捉襟见肘。

据了解,消防官兵抵达现场后,发现起火的802房铁门已被反锁,当机立断,用消防斧头破门而入。此时,大厅里已经烟雾弥漫,能见度极低,消防官兵立即用水枪击碎玻璃,待到浓烟消散后,发现房间内火势汹涌。

据介绍,消防官兵用破拆工具打开房间大门时,眼前的场景十分惨烈:仅9平方米的房间里横躺着3具尸体,尸身几乎已被烈焰烧焦,家具等物品几乎被烧了个精光。更让人惊惧的是,一个正在熊熊燃烧的煤气瓶赫然摆放在房门后。

在场的警员证实,火灾中死亡的是一家三口,事故原因尚有待调查。昨天,现场有多名群众表示事发时听到一声爆响,他们怀疑是煤气爆炸,据小区物管处的一名保安称,死者家中有三个煤气瓶,其中一个发生了爆炸,但经记者向消防部门求证,目前并未得出煤气爆炸的结论。

昨天傍晚时分,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经缜密调查,这起重大火灾初步认定为屋中人纵火自杀,但具体纵火人员和纵火经过还在调查当中。

记者在昨天的采访中发现,泽德花苑小区居民谈论得最多的,就是薛永德一家三口自杀死亡的原因。

薛永德一家于1998年从老市区搬迁到泽德花苑。知情邻居刘老太说,薛永德夫妻俩关系一般,邻居们偶尔会听见他们的吵架声,此外,陈娜玩跟72岁的婆婆常常闹翻,薛又是孝子,夫妻矛盾日渐尖锐。刘老太说,数日前双方又发生争吵,婆婆搬走且扬言不再回来。据了解,事发当日是薛母生日。

有知情人士则表示,12月21日,薛母又一次与家里人发生争吵,一气之下搬离泽德花苑,还将自己名下的社保卡、存折等带走,不再以退休金提供支援,薛永德当时曾说了一句,“你将东西带走了,不是要了我们的命?”数日之后,惨剧发生。

继华港花园老总马豪自杀事件后,这是短时间内广州发生的第二起家庭成员自杀事件。对此,晴朗天心理咨询中心主任袁荣亲说,这两起自杀事件应当给予广大家庭以警示:人在困境中要学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袁荣亲表示,家庭矛盾引发出来的悲剧,一般都是以极端的方式来表现。在这两起事件中,家庭成员不光自杀,还将家人也连带进去,其中有两种可能:其一,家庭成员已经对生活绝望,认为自己没办法给家庭以支援而感觉羞愧,这个时候便产生了自我毁灭的念头,并且在头脑中形成一个模糊边界,将整个家庭看成了一个个体,毁灭自己的同时也毁灭了家人;其二,家庭成员可能会为报复而采取极端方式,主要是打击报复对象所关心的人和事。

袁荣亲说,这两起自杀事件警示,人在困境中要学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否则危难在思考中会一次次扩大,最终导致悲剧的产生。生活中遇到挫折时,可能一时解决不了,这时候每个人都应该回想一下自己走过来的路,经历过的每一次挫折,这样,生命才不会被自己轻易放弃。(本报记者陈捷生周炯)

有一天我去上班,那天早上下小雨,从住的地方要打车去公司那里,要车的人多,根本打不到车。刚刚轮到我就要上车的时候,一个女孩子从路边冲过来,头发已经淋得不像话了,拉开后门就要上车。我回头刚想出口请她下车,看看她淋得那样,再说让一个女孩子出去我还说真不出来,她也好像也实在没办法了,看着我脸红红的。我就对她笑了一下,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在同一个地方见面了。那天是晴天,大家都在等公交车,她一见我就主动向我报以歉意的笑容,我指着快来的公交车笑着说:“你不会把这辆车也抢走吧?”,她呵呵笑了,说:“今天就让给你了!”。

她叫芸,来自湖南。她不仅有湘妹子的美丽温婉,也有湖南女子的泼辣和善解人意。她也是刚到上海,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

我们迅速的认识,相知,然后热恋。也许热恋还在相知之前。我至今也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会忽然爱的一塌糊涂。也许是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刚刚脱离了生存的威胁,也许是我工作后一直嘻嘻哈哈惯了,忽然有个好女孩出现了,也有了真实的感情我就缴械了。

我们因为住的近,下班后每天都在一起,芸说我第一次拥抱她时,她就离不开我了,她说我的体味让她无比迷恋。热恋时我感觉我的精力无穷,每天陪我的芸到夜里11点12点,灵感来了还去公司加班,那段时间工作效率也很高。朋友们都说我的眼睛熠熠闪光。我们一天不见就如隔三秋。看着她的眼睛我会忘了饥饿,有很多次我心里碰碰跳着回到住所时,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受不了了,呵呵。

有一次我去崇明跟项目,因为晚了船班次停了回不来,所以给她打电话说不回来了。我们一晚上竟然通了50多个电话,不是她打过来就是我打过去。第二天一早我一下船,居然在码头上发现了我的芸---要知道那里打车也要1个小时的路,她流着眼泪说一夜没睡,一早就来等我了。我们相拥而泣,幸福异常。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