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四国国防部长会议决定加强军事政治合作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25:51

据了解,在该演讲团全国各地400多次的巡回演讲中,有一个一成不变的程序,即:演讲后,演讲团工作人员总要向现场听讲的学生推介一本由演讲团编写,据称是根据清华大学高考状元成功经历而专门为中学生们设计制作的“励志图书”。

大兴区某中学曾接待“清华大学高考状元励志演讲团”并组织学生听演讲。记者找到了多名该校的学生及家长。一名学生李亮(化名)对演讲的评价是:“讲得挺吸引人的,他们说只要下工夫,谁都可以上清华北大,我们都想看看他们的书,看看怎么才能考上清华北大。”

不过,在本报记者接触到的多名学生及家长中,对此质疑的不在少数。一名学生家长说:“什么‘公益演讲’,实际上,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卖书来赚学生的钱。”

对于“励志图书”,这名家长说:“300多页的书里,一大半是空白页,什么实质内容都没有。”

在“BBS水木清华站讨论区”上有一篇署名为“乐忧”的帖子。“乐忧”说,他是河北保定一中的学生,2005年11月25日,郑山林到他们学校作了“励志讲座”。

“乐忧”在帖子中说:“尽管很多人捧他,我还是要说,他的演讲太令人失望了!他的演讲,贯穿始末的是一个观念: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从介绍自己看到大专辩论会清华队有个漂亮女生而将之作为考清华的动力,到大侃人怎么活都是活但得比同龄人过得好……处处填满了功利,飘满了轻浮。”

主讲人暴强说,演讲团成立于2004年6月,主讲人是他和郑山林两人,另有七八个工作人员负责联络工作。演讲团的基本运作方式是,先由工作人员通过电话、传真等方式跟各学校以及各地教委联系,征得同意后安排主讲人前往演讲。

郑山林:清华大学高考状元励志演讲团团长、山西省右玉县挂职副县长;曾担任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团委常务副书记、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团委书记;他高考时以作文满分,数学满分的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现为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硕士研究生。

暴强:清华大学高考状元励志演讲团首席演讲,曾经担任清华大学电视台台长、清华大学演讲与辩论协会顾问兼教练。

采访中,许多学生表示,两名主讲人的身份非常“权威”,这也是吸引他们去听演讲的原因之一。然而,这些身份都是真实的吗?

1月10日,清华大学方面对此的回复如下:清华大学不存在“高考状元励志演讲团”。郑、暴二人确为清华大学毕业生,但郑山林并非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硕士研究生,他只是1997年入学的一名土木系专科生,入学成绩比一般本科生要低很多。暴强则是在清华大学读的第二学位。郑山林未曾担任过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团委常务副书记、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团委书记等职务。暴强也未曾担任过清华大学电视台台长、清华大学演讲与辩论协会顾问兼教练等职务。

此外,山西省右玉县办公室也对记者表示:“右玉县政府没有郑山林这样一个挂职副县长。”

另据了解,郑、暴二人并非当年的“高考状元”。对此,暴强解释说,因为他和郑山林两名演讲团主讲人都来自清华,“清华的学生都是最优秀的,类似于从前的状元。”因此在演讲团成立时取名为“清华大学高考状元励志演讲团”。

暴强说,在宣传资料中“粉饰”身份和履历,有个人虚荣心的成分,也有演讲初始不太自信的因素。

2005年7月之前,演讲团卖的是一本叫《成长日记》的书。该书标注为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书中收集了杨振宁等三名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国内著名科学家的求学情况及7名在校“清华状元”的学习经历和心得。

这本书定价38元,有近三百页,文字寥寥,有几乎近半的空白页,据说这是为购书学生写励志日记特地留出来的。

“这是一本盗版书。”前天下午,高等教育出版社打击盗版办公室的吴主任告诉记者,2005年7月初,出版社接到一位家长的投诉,“说你们怎么出了这样一本书,这么高的价格,有一半是空白的,这不是蒙人吗?”

出版社接到投诉后展开了调查。“这本书书号是盗用的,盗用我们已经出版过的一本《多媒体技术与应用》的书号。”

根据高等教育出版社的举报,2005年7月7日,海淀区文化委员会执法人员会同海淀区警方,联合对位于海淀区华清嘉园的“清华大学高考状元励志演讲团”的办公地址进行查抄,现场抄得600多册非法出版的《成长日记》,并将演讲团负责人郑山林和暴强拘留审查。

郑、暴二人对执法人员说,他们二人编撰书稿,然后以每本书5元的价格委托某文化公司的刘某代为出版。《成长日记》一书自2004年11月开始第一次印刷出版以来,共印刷出版6次,共计31000余册,印刷费用共计17万元,售出25000余册。主要销售对象为中小学生及家长。经执法部门查实,该单位售书非法所得共计50多万元。

据了解,因为非法出版《成长日记》,郑、暴二人至今还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就在“取保候审”期间,郑暴二人继续他们在中学里的演讲,并继续签售“励志图书”。在《成长日记》被查抄之后,他们又编出一本《敢对自己说———谁比谁差》,以供演讲后销售之用。这本书照收了《成长日记》里的原有篇章,并增加了“50个励志小故事”。

《敢对自己说———谁比谁差》在书脊上标有“内部资料”四字,在封底标注“工本费25元”,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标注,包括出版社名称。

记者向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咨询得知,按照相关法规,“内部资料”只能在单位内部使用,不允许在社会上销售。

市新闻出版局一名工作人员说,就《敢对自己说———谁比谁差》而言,没有准印号,没有印刷单位,应属于非法出版物,在学校里销售非法出版物则属违法行为。

这样一个主讲人伪造头衔、签售非法出版物的演讲团,为什么有那么多学校愿意接纳他们,并组织学生听演讲呢?

对此,曾接待该演讲团并组织学生听演讲的大兴区某中学政教处老师的解释是:“他们是‘公益演讲’,不收学校、学生一分钱。既然不收钱,还主动上门,那就让他们来讲吧,鼓励一下学生努力学习,总没什么坏处吧?”

至于对两名主讲人身份及所签售的图书的核对工作,这名老师连称“疏忽”。他说:“谁能想得到呢?”

是因为“资源过分向大医院集中,公立医疗机构公益性淡化,以及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的问题社区卫生服务资源短缺,服务能力低下、不适应群众卫生服务需求。”这些明确的表述来自国务院将在近期出台的《关于大力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这是自医改争论出现以来,国务院出台的首个关于医改的正式文件。

据知情人士透露,2005年12月27日,国务院已经召集全国10个省会城市、6个地级城市、2个县级市的主要领导和有关负责人座谈,《决定》已经基本定稿。

《决定》明确城市社区卫生服务“属于公益性事业单位”的性质,提出了到2010年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的蓝图,并要求“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的责任在地方,各级政府要建立对社区卫生服务稳定的投入机制”。

该《决定》目前还属于征求意见稿阶段,待意见收集完毕并定案后,将于近期公布。

届时,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和有条件的县级市将建成较为完善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城市人口覆盖率达到80%。

同时,《决定》中还明确,要维护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公益性质,注重卫生服务的公平与效率,防止盲目追求经济效益的倾向。

目前,我国只有部分大中城市建立了城市社区卫生服务,大部分中小城市都没有社区卫生服务。

“社区卫生服务提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是城市公共卫生的基础,应该是全体居民人人享有的。”复旦大学医学院教授陈洁说。

对如何达到这样高的覆盖水平,《决定》中有细致的规定。“在大中城市,政府原则上按每3万~5万城区居民设置1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根据居民卫生服务的需要,下设若干社区卫生服务站。”

对具体的实现步骤,《决定》中同样已经勾勒明确。“东中部地区地级以上城市和西部地区省会城市应加快发展,提前实现。”而且,“经济较发达的县和乡镇,可以借鉴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做法,加强农村社区卫生服务建设”。

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目前,我国公共卫生支出占整个GDP的比重为0.9%,而世界平均水平是4%,在一些发达国家,这个比例更高达40%。

“现在上海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只在预防保健这块有一点人头费,就是按照辖区内人口,大约是每人10元左右,其他都要靠中心自己创收了。”陈洁教授介绍。

对此,《决定》给出了确定无疑的答案: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的责任在地方。此处的地方就是地方政府。

今后,各级政府要建立对社区卫生服务稳定的投入机制,调整卫生投入结构,新增城市卫生资源主要用于社区卫生服务。

具体说来,政府对公立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应按照公益性事业单位的政策,建立规范合理的收支运行管理机制,同级财政根据社区人口、当地发展水平、卫生状况、服务数量、本地综合医院的工资水平等因素,采取定额补助和综合补助等方式,核定日常经费补助,配备必要的基本设备和房屋等设施,维护公益性质和日常运转。

此外,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收支两条线,就是机构的基本运作不依赖服务收入,但同时,财政的保障是‘扶而不包’,不能回到完全依赖政府的老路上。财政拨款可以根据不同情况采取相应办法,比如按医疗人员人头的定额补助、根据整体运作费用估算的综合补助,或者根据估算服务收入进行拨款的政府购买服务。”曾任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的蔡仁华解释说。

这对政府的财力无疑是一大考验。上海市长宁区正在进行社区卫生服务改革综合试点,其中政府的投入达到了50%。而一般仅有10%左右。但这种模式显然难以复制,欠发达地区的财力不够。

和之前完全由本级财政负担本级医院的投入机制不同的是,这次国务院要求省、市财政应该对区级财政给予必要的支持,中央对中西部贫困地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必要设备配置等项目给予适当支持。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体系建立后,医疗资源过渡向大医院集中这一结构性顽症将有望解决。

“三个等级医院之间的定位差异性不强、提供的服务雷同,加上曾一度实施的转诊制度也不复存在,造成了整个医疗体制非良性循环,医疗资源配置极不经济。”蔡仁华表示。

为此,《决定》对不同级别医院的分工做了明确的划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只能是“常见病、多发病的基本医疗服务和疾病预防、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指导、残疾人康复等适宜的公共卫生服务”。

大型医院应集中力量从事危急重症和疑难病症的救治。目前的区级医院,及大多数二级医院,可能将逐步消化,从而不复存在。市辖区政府原则上不再办医院。

“如果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达到预定的目标,三级医院的‘瘦身’也未必不是好事。”蔡仁华认为。一般来说,整个医疗体制应当是金字塔形的,而目前我国却是倒金字塔形,顶端的三级医院无法体现出应有的技术水平和价值。

《决定》中规定的首诊制度很可能成为推动医院体系重构的起点:要采取有效措施推定建立社区首诊制度,引导参保人员首先到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就诊。

《决定》要求定期组织高资质的医务人员到社区提供诊疗服务和技术指导;有计划地组织社区卫生服务人员到医院和预防保健机构进修学习、参加有关学术活动。

“在社区医院的建设中,完全可以将三级医院中的一些技术人才调配过去,充当业务骨干。”蔡仁华说。他还指出,“一些有一定技术但精力有限的医务人员,在目前的三级医院中无法适应高强度的工作,就可以到社区机构去发挥自己的业务才干。”

晨报讯(记者杨芳)“两种版本”没有掩住撞人的事实。26岁的杜博被警方抓捕后,直到审讯的第12个小时,才交代自己驾驶宝马车撞人的事实。

1月11日23时30分许,沈阳市文艺路小南街交通岗附近,一名骑自行车的女子被一辆轿车从交通岗东侧撞到了交通岗西侧,女子当场死亡。

交警调查后认为,骑车女子是在要右转弯时与一辆直行轿车发生事故的。由于肇事车已经逃逸,沈河交警大队副大队长马俊紧急部署了追逃计划。

一位目击撞人过程的的哥告诉交警,肇事的是一辆深色宝马车,车牌头两位是“36”。

12日清晨,交警拿着肇事车辆的遗留物走访了宝马车的经销商和11家配件公司。最终确定肇事的是一辆525型宝马车,肇事车辆的车牌号是假的。

13日上午,交警接到举报,南湖公园西门附近一个汽车修配厂里停有一辆严重破损的灰黑色宝马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