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默认美将向印巴同时出售战机以应对中国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1:25:52

“不是照不上相是照的相不合格,不是啥非常神奇的事,每个人都能照上相。”那天给叶相亭照相的董文霞说。

她向记者演示了杨庄派出所正在使用的ID———DP03制证用数字照相系统的运行过程,当一个人坐在镜头前的椅子上被数码相机拍照时,他的上半身像会出现在屏幕的左上角区域内,然后系统会把证件需要的头部照片在屏幕的中间放大显示出来。

由于这套系统对人头像的精度要求比较高,它会自动检测被照人的眼睛是否正对着镜头,耳朵位置是否左右对称,肩膀是否高低不同。如果有个别要求不达标,就会在头像显示区域的下方提出修正意见。当一个人头像的大部分指标都不符合要求时,头像照片就不会在显示头像的区域出现,叶相亭的所谓“照不出来”就是在左上角的区域能够显示半身像,却在头像区域显示不出来。

董文霞解释说,叶相亭的“照不上”很有可能是因为当时屋里人多嘈杂,“老年人眼神分散,不看镜头,或眼睛不正对着镜头”所致。当一个人坐在镜头前,脸是歪的,或肩膀头不正,就会出现在屏幕左上角区域可以显示,却不能在头像区显示的情况。

由于当时照相任务十分繁重,一天可能要照数百个人,后面人都在等,她只好说,“照不上算了”,因为“不能为一个人照不上耽误大家时间”,然后,就让叶相亭先退款,将来再照。对于叶相亭是不是在这里照过9次都没有照上,董文霞表示“记不清了”,但是按照她的工作规律,“第一次如果照不上,会最后才让他再照。”

董文霞说,由于照相采集系统开始设置比较精确,所以头像无法显示的情况很常见,“一百个人里就有一两个”,“舞钢每一个派出所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经过技术人员的调整,类似情况已经不再出现。

为找到神奇的“隐身人”叶相亭,记者开始试图得到《大河报》1月6日报道这一事件的首席记者牛仲寒和通讯员刘广申的帮助。1月11日,记者联系到牛仲寒时,他表示这件事情他做过电话核实,找叶相亭可直接与刘广申联系。记者打通刘广申电话时,刘说“现在很忙”。记者表示只是想让他帮助找到叶相亭,确定他在村里好去采访,刘表示,可以代为联系,让记者下午4点再找他。

接近4点时,刘广申告诉记者,他没有和叶相亭联系上,叶相亭好像并没有在村里,外出打工了。听到记者对临近春节叶外出打工表示怀疑,想先到舞钢市再请他帮忙找人,刘广申马上表示,愿意再联系一下,不想让记者“扑空”,让记者7点后再和他联系。但8点拨打手机时,记者却发现刘广申已关机。

在两天的调查中,虽然叶相亭、见证人、派出所工作人员,对事件很多细节的还原并不完全一致,但是有两点确实肯定,1月6日的报道中,工作人员让叶相亭认真地检查了一遍、找来别人和叶相亭合影的事实并不存在。

1月13日,在回京列车上,记者意外看到当日《大河报》A11版新闻追踪栏目中,有牛仲寒、刘广申联合署名的文章《照身份证相不显像疑与采集系统有关》,文中竟有“董女士说,有一次一位农妇带着小孩来拍照,结果在电脑中农妇的头像显示不出来,而作为陪衬的孩子却显示出了清晰的图像”的表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此文并未主动澄清,显示不出来的像只是证件需要的头像,而半身像是可以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的。

经过记者的调查,河南“隐形人”的事件总算真相大白,当然并不是真的见鬼了。但是,在某些书籍、杂志或者在网络上,一张张女鬼显形、灵魂浮现的灵异照片,常常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加上许多照片的旁边还附上“并非造假合成”的字样,更是让许多人信以为真。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中国杂技理论研究会副会长傅起凤介绍说,一般所谓的“灵异照片”,绝大部分都是电脑合成的,是人为刻意假造的。有些照片即便经过检验确定不是刻意制造,其实也不是“灵异照片”,只不过是某种巧合所拍到的失败的摄影照片罢了,与“灵异”没有任何关系。

傅起凤说,最常见到的巧合就是异物遮挡,也就是说相机的镜头有一部分不小心被各种异物遮挡住,而在底片和照片上出现光亮的色团或线条。通常,会遮住镜头的东西是手指头和相机背带。例如,当手指头遮住了一部分镜头时,拍出来的照片就有可能发现,在照片的某一部分会出现一团圆形或椭圆形白色的怪光;当相机的背带遮住了镜头的一角时,冲洗出来的照片上也会出现一条深色的曲线,这些都是因为焦距不准而形成的模糊影像。如果这时使用了闪光灯的话,将会出现模模糊糊的白色曲线。如果这些模糊的曲线出现在照片上某一恰当的位置,呈现出类似人形似的影像,常常就会被人误以为拍到“灵异照片”。

在有一类灵异照片上,有时会出现拍照时并没有的神秘人物的影像,或者会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鬼脸,这些情况主要是因为“重复曝光”所造成的,也有可能在拍摄时,人的影像被现场的镜子或者玻璃所反射,拍摄者当时又没有发现,往往都是在照片冲洗出来后才被人发现,加上这些影像通常都是很模糊的,所以常常也被人认为是“灵异照片”,其实这都是属于失败的摄影照片。

傅起凤说:“在一些被视为‘灵光照片’上,你将会看到各色各样光亮的线条在照片中跳舞,这种情形通常是相机不小心的快速晃动所造成的。一般来说,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是拍不出来的。”

科普研究员郭正谊说,“很多所谓的‘灵异照片’的出现,都是装神弄鬼的假把势,都是一些人对摄影知识的无知或者刻意宣扬炒作的产物。”

出现“灵异照片”可分为“人为刻意制造”和“非刻意制造的意外效果”两大类,在“人为刻意制造”部分可细分为以下几种方式:

“几天前,叶相亭和其他人一样去该乡派出所照身份证相片。可当他坐在相机前时,怎么也显不出影像来。工作人员仔细检查了一遍相机,发现相机正常,就重新给他拍照,可电脑中仍然显不出他的影像。工作人员以为他身上可能装有什么东西影响了相机的正常拍照,就让他认真地检查了一遍。随后工作人员就又让他坐在相机前,从多角度对他进行拍照,可还是一无所获。工作人员很纳闷,找来别人和他合影,令人奇怪的是电脑中只有别人的影像,叶相亭的影像仍显示不出来,只得作罢。”

1月18日第四届正官庄杯三国女子围棋擂台赛在上海圆满落幕。中国棋手叶桂五段在今天进行的第13局比赛中,执黑216手以半目的微弱优势击败韩国主将朴志恩六段。这样,中国队勇夺了本届正官庄杯冠军,喜获7500万韩元冠军奖金。同时,中国队也在这项唯一一个女子团体战中达成二连霸。

今天的比赛颇具戏剧性,叶桂最后赢了半目相当有趣。前两天朴志恩连赢了两盘输定的棋,运气之好令人难以置信。中国有话俗话“再一再二不再三”,今天真的应验了。朴志恩总翻人家的盘总不能一直翻下去吧,也该轮到她失意了。叶桂今天前半盘下得挺好,但中盘时意外失手,几乎输定。没想到的是,奇迹在官子阶段出现了。朴志恩因优势而放松,一送再送正好送到叶桂半目胜。

叶桂执黑的布局今天下得不错。在右上张开模样后,朴志恩前来掏空,选择不当,只得暂时放下上边4子,叶桂一举得到好局面。朴志恩实战经验丰富,她看到当时的情况下,如果盲目消黑阵倒会帮黑棋拿定实空了。于是,她选择了豪赌一把,彻底抢实地,逼叶桂下“宇宙流”。

第64手,朴志恩深深投入黑腹地,似乎决定胜负的战斗就要打响。意外的是,在厚实的背景下,叶桂没有直接上手强攻,而于65手脱离主战场,估计还是想做攻击准备。但是朴志恩真的马上出动时,黑已经不好攻了。

随后叶桂有了转向实地的想法,朴志恩也趁机跑出大龙,形势仍然两分。叶桂本局的大失误是黑83、85两手棋,当时只要守好左边,棋还是可以的,因为整体黑厚实。也许是因为叶桂当时已经有了转向实地的想法,才导致这一失误吧。

朴志恩抓住机会86手点入,然后下出88顶起的强手。瞬间之内,本是黑势力一部分的左边两子落入白手中。左上全成白空,形势急转直下。仅仅不到两分钟内,形势由势均力敌变为白棋基本胜定。

大优之下,可能朴志恩以为简单消一下中腹就拿下了,可这回轮到她失算了。让中央黑棋大大成空,是朴志恩丢失优势的开始。读秒中难以清楚判断形势,即使中央黑棋围出巨空,朴志恩仍然为优势意识所控制,随后的官子一错再错。其中,白150手没有在157位挤是本局的败着。叶桂占到此位,成功翻盘。这盘棋进行至216手结束,叶桂执黑半目获胜。

叶桂今天的半目胜,使中国队提前夺冠。至此,世界唯一一项女子围棋团体战在创办两年来,全部以中国夺冠而告终。

回顾一下本届比赛,中韩日三方均有出色的表现。中国先锋、刚刚成为职业棋手的王祥云初段开局拿下5连胜,为本届比赛的最大亮点。日本队的知念薰四段也以三连胜成功地为日本女子围棋正名。韩国主将朴志恩六段在最后阶段的表现也为中国夺冠制造了相当大的麻烦。

韩国连续两年没能拿到冠军,也许下届比赛时,他们的女子最强赵惠连六段将会出现在韩国阵容中。联想到芮乃伟九段在本届比赛中意外失手,一旦赵惠连代表韩国参赛,中国争取三连冠将面临相当的困难。

中新网1月18日电据香港《大公报》报道,英国《每日电讯报》17日援引美国一位高级反恐官员的话说,西方国家遭到恐怖分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攻击已是无可避免的事。

美国国务院反恐事务协调官员亨利·克伦普顿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警告说,恐怖分子正企图使用生物武器,以获得比核武器破坏更大的杀伤效果。

克伦普顿曾是中央情报局官员。他表示,恐怖主义正在发生变化,与恐怖主义的斗争还要持续几十年。

他称,“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集团一旦拥有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会付诸使用,这仅仅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克伦普顿说,“我估计恐怖组织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可能性很高,这只是迟早的问题。”

克伦普顿表示,“我担心的不仅是核威胁,我想不管怎样,生物武器的威胁都会上升。”

尽管核武器和生物武器破坏力同样巨大,但他指出,生物武器袭击更加难以防范。而且生物袭击事件一旦发生,普通人很难确定是否是恐怖袭击行动。

他透露,二○○一年联军部队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后,发现“基地”组织正在研制炭疽武器。对此他说:“基地组织雇用了十分有经验的生化专家,而且没有理由认为他们已经放弃了生化袭击的图谋。”

中国姓氏统计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是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袁义达,袁义达长期以来进行姓氏的遗传学研究,成果丰硕。他说,他们进行姓氏研究最初是受到国外同行的建议。20年前,美国斯坦福大学群体遗传学家卡瓦利·斯福扎教授在对意大利人的姓氏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经济学的问题。此后他又开始研究台湾中国人姓氏的分布,发现台湾的姓氏大多数来自于内地,他觉得中国人的姓氏在遗传学方面具有很高的价值,中国人几千年来有关姓氏的记录,有可能解开人类遗传的奥秘。当时他就希望能与中科院遗传所合作开展中国姓氏与遗传信息方面的研究。自此,国内开创了人类群体遗传学的一个分支:“姓氏群体遗传学”的研究。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姓的国家,大约在5000年前,姓就被定为世袭。在中国5000年的文明发展中,绝大部分是父系社会,中国人都随父姓。而从遗传学角度来说,只有男性具有Y染色体,因此,Y染色体就同姓氏一起遗传给他的后代。由此推断,具有同一姓氏的人群也就具有了同样类型的Y染色体以及它所携带的遗传基因。

袁义达进一步解释说:“如果你把每一个姓氏看做一个遗传基因,那么姓氏的遗传和分布,就可以体现一个种群基因的遗传和分布,姓氏的分布和Y染色体遗传基因的分布应该是平行关系。”

那么中国人的姓氏是不是如想象的那样具有这样的特性呢?而且姓氏在5000年中是稳定的代代相传,还是如同日本一样是偶然一次出现的呢?

日本在明治维新前,只有少数的几个姓,明治天皇为了改革,才要求全国人民都要有姓。于是短短几年时间里,出现了8万多个姓,而且多数是以地名来命名的,比如松下、井上、田中等。日本人的姓氏就很难与遗传联系起来。

上个世纪90年代,为了弄清楚姓氏传承的稳定性,袁义达对中国人姓氏在历史上的分布也进行了一次调查。他对宋朝、明朝、清朝和当今这四个时期的姓氏进行了统计,通过比较,袁义达惊喜地发现,一千多年来中国人姓氏传承非常稳定,每个时期的姓氏分布曲线基本重合。

“看到这种情况,我们觉得实在太有意思了。”袁义达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非常兴奋:“我们预感到中国人的姓氏不仅仅是一种传统文化,从科学角度来看,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非常好的研究遗传学的标本,是历史上男性活动的忠实记录者。”

两次姓氏统计完成之后,袁义达根据各个姓氏在不同地区的分布特点,自编软件把100个大姓的分布制成了一张张彩色的姓氏分布图,通过分布图可以直观地了解每个姓氏在全国的分布区域和在当地人口中的比例。

在撰写报告的过程中袁义达突然发现,这些姓氏分布图好像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查阅了《中国人口主要死因地图集》中的疾病分布图,竟然和他的姓氏分布图有重叠,比如糖尿病在山东地区比较高发,而孔姓在山东出现的频率也是最高的。

作为长期从事遗传学研究的袁义达,他也知道姓氏和疾病是没有直接关系的,而且疾病和Y染色体的关系也不大,疾病多数发生在常染色体上。

可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并不只是一两张图有相似之处,或者某个姓氏和疾病表现出某种关联性,而是所有的姓氏和常见疾病之间似乎都存在一种说不清的重叠现象,二者之间一定存在某种内在联系,但又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袁义达的研究欲望再次被调动起来。

这种重叠想象的出现是否和几千年来人类活动的结果有关呢?如果把常染色体的突变看作疾病,我们5000年历史,肯定是以男性为主进行群体迁移,Y染色体在迁移,和Y染色体同在一个个体上的常染色体必定也在随之迁移,研究Y染色体的分布规律也能找出常染色体的某些分布规律,必定对研究某种疾病的起源有帮助。

“这就好像我们现在研究禽流感病毒,也在采用通过研究候鸟迁徙路线的方法来研究。”袁义达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我们现在没有直接研究疾病的分布,而是通过研究载体的分布,找出一些疾病分布的规律。”

现在袁义达的研究工作还在深入进行,他认为对于姓氏和疾病关系的探究,可以为研究疾病起源的专家提供一些新的线索和资料。

袁义达说,现在医药学领域就开始关注姓氏和遗传基因的关系,有可能为新药和个性化药物的研制提供线索。同样的病在不同人群身上的反映是不一样的,比如同样的感冒药对某些人可能十分有效,对某些人则没有半点效果。“如果找到姓氏和遗传基因的关系,现在有些专家所提出的根据姓氏开发出个性化药物,甚至‘对姓下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袁义达说。

新华网莫斯科1月17日电(记者宋世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7日说,乌克兰方面通过地方法院裁决方式单方收回俄黑海舰队相关设施的做法是荒谬的,俄方期待乌方对此做出合理解释。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驻扎在乌克兰的俄黑海舰队雅尔塔灯塔的3名工作人员13日因遭到灯塔所在的雅尔塔港保安人员拦截,未能进入工作地点,致使保障黑海民用和军用船只安全通行的设施无法正常运转。14日,又有7名不明身份的人企图进入黑海舰队的萨雷奇灯塔,但被灯塔保安制止。

拉夫罗夫在17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就上述事件发表评论时说,乌克兰总统尤先科与普京总统11日在阿斯塔纳会晤时重申,将无条件遵守两国签署的有关黑海舰队的协定,但两天后就发生了上述事件。俄方从乌总统办公厅得到的解释是,上述行动可能是某些青年组织采取的挑衅行动,而乌外交部声明则称,俄非法占有黑海舰队的水文设施。他说,乌方前后不一和相互矛盾的表态让人有些迷惑不解。

拉夫罗夫说,1998年俄乌划分黑海舰队时,双方做出决定,包括雅尔塔灯塔在内的98个设施由双方共同使用,而这方面的问题最后应由双方签署单独协定加以解决。他说,俄方曾起草有关协定,乌方也曾同意签署该协定,但后来又要求立即归还全部设施。双方就这一问题的谈判未果,乌方开始通过地方法院单方面收回这些设施。从法律上说乌地方法院的裁决是站不住脚的。

据俄军方称,驻扎在乌克兰的俄黑海舰队雅尔塔灯塔被乌方控制后,黑海舰队加强了对黑海沿岸军用基础设施的保护。

点评:保罗上周因为拇指内侧的韧带撕裂而被迫休战,但他仅缺席一战就奇迹般复出。随后黄蜂便在他的带领下上周取得了三场胜利。本周二,保罗以24分、7个篮板、6次助攻和4次抢断的成绩带领黄蜂战胜山猫。现在黄蜂的胜场数已经和上赛季持平。

点评:尽管尼克斯周二输给了森林狼,但弗莱在防守中的表现仍然值得称道。就拿对方哈德森投中的那一个致命三分来说,弗莱当时在内线防守加内特,但看到哈德森有突破的可能时,他又及时拉出来防止对手的突破。随后在加内特得到空位前,弗莱又回到内线站住了自己的位置。

点评:博格特上周六在比赛中本赛季第二次拿到了17个篮板,随后的两场比赛里,状元秀又在只有52分钟的上场时间内抢到17个以上的篮板。虽然他在进攻中得到的机会不多,但其稳定的表现足以让雄鹿教练感到满意。

点评:维兰纽瓦在周一和尼克斯的比赛中表现相当出色,他全场上场20分钟,10投6中拿下15分,并还有6个篮板进帐。不过他在之前的两场比赛里表现糟糕,这也是他为什么这周排名下降的原因。维兰纽瓦是这个十佳榜里唯一一名本赛季到现在还没有得到一次首发机会的新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