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亿春运客流背后的反思:折射中国农村发展不足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2:03:30

金丰投资的股东大会,丝毫没有由于周梅森的缺席而显得冷落,股民中群情激昂的反对者向股改支持者投掷茶杯和矿泉水瓶,其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台湾议会。

周梅森振臂一呼和张卫星的理论与专利,可以作为2005年股改民粹最写实的一笔。他们高呼着:凯撒的归凯撒,人民的归人民。在股民的簇拥中,奔向2006年凯撒的仓库。

上交所与深交所,上演了15年的战争,2005年股改是双方决胜的关键一局。于是双方都在股改的大形势下,利用政策对股改的倾向性,大演夹带私藏部门利益的好戏。

深交所首先打出夹带私藏的第一张牌:中小企业板“大跃进”式股改。深交所自2000年以来朝思暮想的就是如何超过上交所,至少也得以“中小企业融资天堂”的身份,和上交所并驾齐驱。

中小板的相对独立性,使深交所9月5日急令各中小企业以10送3为底线两个星期内完成股改,从而上演了一场“股改大跃进”。中小企业板的企业,几乎不问业绩、行业、性质,一律10送3.5,在两个星期内全部上报方案停牌,这是2005年股改的一大景观:不是民企想10送3.5,是深交所着急交卷发行新股。

随后,上交所打出了夹带私藏的第二张牌:宝钢权证(资讯行情论坛)T+0。上交所这一招,让深交所傻了眼:人家不玩股票了!不但如此,T+0打开了券商营业部客户资金地下融资的黑箱,买卖权证的资金成几何级数放大。一时间权证供求关系严重失衡,废纸炒成了天价。每一个买入废纸的人都可以赚钱。宝钢权证的交易量超过了深交所全部股票交易量。上交所笑了,笑得舒心,笑得豪爽。

遭遇一个回合的挫败,深交所咬咬牙,甩出了夹带私藏的第三张牌。中小企业板T+0。深交所很快识破了上交所的秘密:吸引大批资金炒作权证的关键不在于权证而在于T+0。于是,深交所在加紧打包权证上市抢市场的同时,提出了中小企业板率先T+0的宏伟设想。这一招立即引起了中小企业板的11月30日狂涨。然而这一招却被监管机构不冷不热地处理掉了。深交所的这一次夹带私藏,虽然对投资中小企业板股票的股民来说是个绝对的好消息,但因此变得希望渺茫。

上交所打出的夹带私藏第四张牌:武钢权证创设机制。11月25日以涨停价格买入武钢权证的股民,再次印证了杨百万10年前的一句话:股市里的傻子比韭菜还多,你割都割不过来。

创设武钢权证,给券商提供了到价格虚高的权证市场圈钱的免费大餐,因此,武钢第一天创设的权证数量就超过了其发行数量的三倍。问题是:股民拿到手里的权证,本来是作为股改对价换来的。现在,券商在上交所可以随便印新权证来冲击市场,那股改对价无疑就被兑了水。上交所这一夹带私藏,富了券商,肥了上交所,坑苦了“比韭菜还多的傻子”。

刻舟求剑的人也是傻子,这一点没有人反对,可是300家股改公司的股改对价都是采用的刻舟求剑法,却没有人自称傻子。

颇具代表性的是G铜都。铜都的对价底线是大股东背后的江西国资委确定的10送2.7。公司于是拿出了10送2.5的方案试探投资者的反应。怎么解释10送2.5的合理性呢?大家都采用对流通权估价的办法,以国际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合理溢价水平,推算本公司的流通权对价水平,于是,G铜都也从Bloomberg上找来所有美国、日本上市铜矿的市盈率。

这一下问题来了:这些企业的市盈率从10倍到50倍都有,而且每天都在变,G铜都怎么说服大家自己应该10送2.5呢?于是,找几家市盈率正好等于铜都10送2.5后的市盈率的国际上市铜矿说事儿,把不符合这个市盈率标准的其他铜矿删去。

如此计算,10送3可以得到依据,10送5可以得到依据,1股不送也可以得到依据,当然,让股民倒贴送股,一样可以得到依据。

这就是我们300家G股的股改对价计算的真正依据:大股东先想好了10送几,然后保荐人和董秘去Bloomberg或者其他地方来找“依据”。

“投票门”最终不了了之,广发买票贿选,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其他券商也好不到哪儿去。“投票门”反而成了券商拉业务的活广告——他们真的有本事扫清外围。

5个问题,直到300家企业进入股改后,也没有说清楚;7个月了,股民投票为什么一直既没有结果反馈,也不能查询结果?营业部收取上市公司的3分~1角的拜票费用算不算贿选犯罪?营业部替股民投票,有没有监管手段?交易所和证券登记公司为什么每天都把投票结果实时送达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在投票前为什么能轻而易举地查询到所有股民的精确地址与持股情况?

这5个问题,直接导致了股改投票的作弊,遗憾的是,我们直到今天也看不到一个全面系统的解决方案,毕竟,投票都顺利通过,才有利于股改全面结束。

一家上市公司进行股改,除了要送股,造成大股东账面财产流失、股民真金白银贴权流失之外。还要支付:50万~100万元的券商保荐费;30万元的信息披露费;0~100万元的广告公关费;0~500万元的拜票费。

除此之外,还要承担“其他费用”,这些费用,是拿来支付给“代理投资者投反对票”的某些媒体的:一旦有企业进入股改程序,这类媒体的记者就给董秘打去电话,大意是我们编辑部天天接到贵企业股民的倾诉,要反对你们的方案,现在我手里已经有几十万股的反对票授权,你买我一个广告,我就忘了这事,还可以写个正面文章,如果不给,我就写负面文章,组织反对票。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都本着花钱买平安的心态,交了“保护费”。

按照10送3的标准,送股到账之后,中国股市的流通A股总股本将由2028亿股,增加到2640亿股,增加500亿股,而股市资金没有任何变化,既没有放开T+0增效,又没有放开新资金增量,平均股价出现贴权,在所难免。

截止到11月18日,133家G股贴权导致的股民损失已经超过126亿元,这个数据完美地印证了上文的宏观统计损失:股民在股改全面结束后最终将承受超过500亿元的总贴权。

贴权是一把双面剑:从股民的屁股上反弹回来后,同样深深地戳伤了大股东。

著名经济学家韩志国在这一片乱局中终于坐不住了。他继刘纪鹏之后以更大的分贝呼吁“股改标准真实讨论”。他认为,缩股才是避免贴权达到双赢的最佳办法。

客观地说,吉林敖东(资讯行情论坛)缩股后确实没有立即自然除权,反而着实上涨了几天,可到了今天,缩股的吉林敖东也贴权了。

缩股、送股、扩股的真正差别,借鲁迅先生的话讲,就是“茴香豆的茴字的三种写法”。说白了,三种写法写到最后,指的都是茴香豆,对股民来讲,贴权的命运都是一个样。

股改后股价贴不贴权,真正的决定因素不是采用缩扩送的差别,而是能否改变资金与股票总量的供求关系。

要判断和讨论这个关系,就必须牢记“讲政治”,股改也要讲政治,因为只有上升到脱离股市,包纳全国资金系统的政治高度,才能改变股市局部资金的供求。

2005年的股改在一片大乱中,完成了唯一的作用:10送3降低了目前的整体股价,股改行政除权把股市搞到了实际的700点。这使外围资金目前投资股市的风险大减。

这个结果对股民来说有些残酷:7000万股民将为大乱殉葬。但事实是,QFII们抄底的机会2006年真的来了。前来抄底的新资金,无论是QFII还是年金、储蓄资金等等新机构资金,正是龙精虎猛,这就是大乱后的大治。

放在讲政治的高度,党和政府只要把外围资金的阀门稍微拧松一点,奔涌而来的新增量资金或者T+0的放大存量资金,都会把股市翻个个:股市总市值1万亿元人民币的规模,无论是比照13万亿元储蓄资金、7000亿美元外汇储备,还是100亿美元QFII的需求、T+0几何级数放大融资效应,都太轻了。

一旦股市供求关系发生逆转,每一个人都挣钱的美梦就会成真,更多的钱就会追来挣钱,牛市的循环就此打开。到那个时候,事实将再一次告诉我们:股民最大的特性就是见利忘义,当股价真的开始上涨时,殉葬者所有的抱怨都将化作凝视盘面的聚精会神与盈利的喜悦。

这或许就是证券市场的魅力所在吧:从非理性果壳里压榨理性是每一个参与者——从股民到经济学家的本能行为,虽然这种行为本身就是非理性的。

一个普通的温州女人,在几次被遣返后,成功地偷渡到了俄罗斯。然后徒步穿过中亚和欧洲,睡马路和火车站,靠做清洁工攒路费,历时16个月,终于到了目的地西班牙。现在,她在西班牙当地拥有一家服装厂,在国内至少拥有两家,出门时通常乘坐着自己的顶级宝马轿车。

这样的海外淘金梦在十年前的温州并不少见,而现在,这样的创富故事对温州商人来说正在失去吸引力。

经年累月的反倾销调查、接连不断的商品被焚被扣事件以及走出国门后种种难以预料的风险,让自力更生了近三十年并在国际市场上高歌猛进的温州商人们回头一望,突然意识到了站在背后的政府的力量,政府的服务正在成为他们最渴望获得的东西。

由商务部投资促进局和温州市政府共同主办的“民营企业对话世界500强论坛”正在召开。知情人士说,此次会议是在商务部贯彻六届五中全会和200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精神,和这两年温州强势政府大力倡导招商引资的背景下召开的,意义深远。

如果不是这两天商务部在北京首次举行“中国自主创新与自有品牌”表彰大会,薄熙来部长也将亲临此会。

会上,原本以“继续扩大利用外资”为演讲主题的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却遭到了中国温州企业家的“围攻”,企业代表们大倒苦水,并强烈要求政府对“走出去”的民营企业给予必要的支持。

第一个发言的是华峰集团董事长尤小平,他对政府的信息预警机制感到不满。“在西班牙、法国等国家,很多国外企业对中国企业有意见,这样的意见很早就对中国政府方面提出来了,但到企业知道的时候,都是最后了”,他说,因为不能快速掌握海外市场信息变化,这两年温州有大量的产品不能顺畅入关或被全部退回。尤小平问道:“政府部门能否将预警信息提早告诉企业?”

华峰集团虽然是个化工企业,没有直接生产皮鞋,但作为上游厂商,温州生产的几乎所有的鞋子的鞋底,都是由该公司提供的原材料制成的。目前,全世界的鞋子有一半以上是中国生产的,而在温州生产的鞋子又占到了全国的1/5以上。自90代初中俄边贸开放,温州鞋首次走出国门以来,质优价廉的温州鞋便四处出击,所到之处无不给当地相关产业带来巨大的冲击。

在西班牙,每双鞋子的生产成本是300元人民币左右,而在温州只有二三十元人民币。从1999年到2003年,西班牙从中国进口的鞋子的数量增加了108%,进口量占其鞋类进口总额的47%。而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西班牙对温州鞋子的一把大火则被视为国际市场上的一个危险的信号,温州企业靠低成本打拼出来的市场份额正面临一次严峻的考验。

论坛上,报喜鸟集团董事长吴志泽对魏建国说:“政府应当在检验标准、出口制度等方面给企业更多支持。”他说,对于鞋来说,这两年是多事之秋。现在欧洲市场上出了问题,俄罗斯市场上因为自己互相杀价做坏了,现在二次创业更难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欧洲市场上。

据相关统计,2004年,我国鞋业出口额152亿美元,出口市场中美国占39%,欧盟占15%,日本占8%,俄罗斯占5%。

康奈集团副总经理周津淼说,我们需要政府支持的是,如何理解品牌,如何支持龙头企业,让龙头企业去带动更多品牌,创更多名牌。奥奔妮服饰集团董事长郑晨爱说:“我们建议政府要多组织跨国文化交流”。在郑看来,只有本国的文化先出去,本国的产品、品牌才能更好地走出去,前段时间,她自己带队拿产品去法国,自己的产品质量好,价格和其它也没问题,但法国就是不愿用我们的品牌。郑晨爱还建议政府要规范中间商,因为他们现在很不规范,“来了就知道杀价”。

金龙机电总经理金绍平告诉记者说:“国家对专利、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远远不够。”他以手机码头为例说明,金龙机电按定单报价是0.6美元,而温州其他企业的产品模仿得和我们一模一样,报价是0.4美元,这样,往往一笔定单就没有了。这叫做“不怕老外,怕老乡”。

温州当地知名学者洪振宁认为,并不是现在的温州企业开始一窝蜂地找政府要政策,而是政府的公共产品供应不足造成的。他说,企业该做的都做了,而政府该改革的地方慢,公共市场和公共产品的提供不足,各部门之间的协调不够等等,这些问题不是企业本身的问题。“温州商人都是靠零散的力量进入海外的,不成熟,别人想打就打。国内200多家商会,民间组织很强大,可以组织抱团发展,但在国外,大使馆、商务部对企业了解不深入,民间势力也不强”,洪振宁说。

郑晨爱认为,很多企业的事情,有政府的帮助或出面是最好的。据他介绍,上个月奥奔妮和温州5家企业一起去法国参展,因为参展企业多并找到了一些关系,才得到中国驻法大使馆的支持。他说:“国外展会很多,供应商很多,我们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和他们交流,也希望有更多机会把他们请到中国来。这些方面,国家驻外机构是否该更多出面呢?”

康奈品牌部丁经理说:“我们希望驻外部门多与华人协会、商会联络,不能坐等企业找上门去。”

日丰打火机总经理黄发静告诉记者,政府需要改变一些观点,企业不是越大越好,不能只为纺织等涉及国内员工多的企业服务,也要有为打火机等这些小企业服务的意识。

对于温州的鞋,说一口流利汉语的RicardoBlazquez先生充满了好感。作为西班牙瓦伦西亚自治区对外贸易局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他已经在中国生活了10多年,为了把中国的产品介绍到西班牙,他常常要到湖南、湖北、四川等地考察。

作为一个政府官员,他没有忘记为该国企业争取发展空间的使命,他提醒记者说:“温州的鞋在西班牙很有竞争力,我们欢迎。另外,很多西班牙企业也想来中国投资,他们大都是些小企业,规模1000万美元左右,希望来中国独立建厂。”

在座谈会上,面对众多企业的抱怨和建议,魏建国表现非常积极,他表示,这是企业家们诚挚的谈话。魏建国说,其实商务部一直在为“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做服务,以信息发布为例,发布海外市场的法规行情,是商务部义不容辞的职责。今后将完善已经建起的预警机制,除去在商务部官方网站发布以外,将在全面论证之后,实施一个高效、快捷、方便的预警发布,以此更好地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

但民族文化的传播、外交机构为企业服务的意识的提高,以及国家层面的一整套支持体系的建设,显然不是一个部门在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

温州市政府新闻办副主任章先生说:“以前温州政府是无为而治,因为那是计划经济时代,政府有作为反而会阻碍经济发展,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也要有所作为。就是招商引资,优化产业结构。”

而洪振宁对目前政府的有为与无为的边界感到担忧。他说,政府应当提供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这些政府远远做的不够,反而需要企业做的政府却去插手了,比如抓经济发展、产业发展等等。

目前,温州正在大力吸引外资并雄心勃勃地酝酿建设一个投资近百亿的大型石化项目,以此带动当地经济结构转型和GDP的跳跃性增长。(详见本报《温州重型化》)

座谈会上的场面虽然热烈,但企业与政府的利益取向却并不完全相同,商务部和温州市政府对引进外资、对接世界500强分外热心,并希望以此改造温州的企业;而企业们想要的只有两样东西——政府服务和公共产品。

康奈品牌部丁经理说:“企业真正需要政府的是政策指导,信息指导、而不是多少钱。”

2004年9月17日,温州模式在西班牙遭遇真实“烤”验。事发西班牙东南部小城埃尔切市,当日凌晨,400名西班牙人纵火烧毁装有温州鞋的一辆卡车和一座仓库。被烧的温州鞋价值约合800万元人民币。以低成本进入西班牙市场,并将当地竞争对手逼到死角的温州制造,遭到了最直接的暴力抵抗。事件引发了国内关于温州制造模式的大讨论。

中国证监会本周颁布了《会员制证券投资咨询业务管理暂行规定》,将监管矛头直指股市“黑嘴”,违规操作者将受到严惩。新的《证券法》修改后,对违反的行为设置了3万~20万元的高额罚款。这也是首次将“禁止黑嘴”写入《证券法》。但仍有人明示或暗示投资者一定会获得投资收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