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3-11爆炸案嫌犯曾预谋袭击纽约中央车站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2:45:11

连日来,记者采访得知,一些迪厅、酒吧、夜总会、宾馆是“陪嗨妹”经常光顾的地方,这些地方公开招聘的“KTV女服务员”、“KTV公主”等等其实大部分是“陪嗨妹”。除此之外,朋友间相互介绍,也是“陪嗨妹”入行的主要途径。

从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一种名为“麻古”的新型毒品在吸毒者中广为流传,吸食后很容易将自己的秘密和隐私通过交谈等方式随意告诉他人,不知不觉受人支配、出现狂想等症状,极易被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该药又被称为“唠嗑药”、“抢劫药”、“强奸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常有一些“陪嗨妹”因吸食量大而直到次日凌晨仍不能将药性完全“嗨”出来,以至于被陌生人带走,她们遭遇抢劫、强奸的事件时有发生。

那么,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陪嗨妹”出现呢?记者为此采访了黑龙江省戒毒中心毕世梅主任。

据毕主任介绍,许多年轻人在第一次吸食摇头丸等毒品时都是因为好奇,当被同伴告知“不会成瘾”时,便轻信对方所说的,以为仅仅是“找乐儿”,不会出大问题。但事实上,像“麻古”、“K粉”等新型毒品,对吸食者可以快速成瘾并危及生命。吸食者一旦成瘾,就需要大量的金钱来供自己消费,而那些想“嗨”又“嗨不起”的年轻女性很自然地就选择了“陪嗨”这一途经。“以陪养嗨”,既能暂时解除毒瘾,又能赚到不菲的钱,听起来像是不错的“职业”,但却是危害深重。女孩子一旦当上“陪嗨妹”,她的生活习惯和人生轨迹都将产生致命的转变,却不能自拔。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绝非一句简单的口号。在“6·26”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之际,希望本文为那些正徘徊在“毒品”边缘的女孩们敲醒警钟……白云吕星见习记者周玥君本报记者邹慧颖宋辉

本报讯(南方都市报记者喻尘)昨日早晨6时50分,上饶市原市委书记余小平自杀案重要疑犯、已逃亡两年的江西春来集团董事长黄春发在河南省安阳市落网。据悉,黄是被河南省高速交警支队民警在京珠高速公路河南与河北两省交界处的安阳北站将其抓获的。早上8时10分,黄春发被移交给江西省警方。

2003年8月26日,江西省原上饶市委书记余小平在家中被发现自缢身亡。而7天前的8月19日,春来集团董事长黄春发秘密出逃。据查,余小平自杀与黄的出逃有直接关系。2004年7月5日,江西省纪委通报余案调查结果时指出,对余小平的经济违纪问题,要待黄春发归案后再作深入调查。

黄春发,福建南安人,1972年生。据查,在上饶开发春来大厦东门菜市场中药城房产项目时偷逃税款计1400余万元。同时,还涉嫌虚假出资等其他经济犯罪。黄与余交往甚密。2002年夏某晚,余在黄的安排下,在黄的住房内,与卖淫女刘某发生了性关系,余付给刘某嫖资200元。

“昨天下午,我们接到河南省公安厅的通知,让我们派人在高速公路上进行堵截。”河南省高速交警支队安阳大队长程志告诉记者,黄春发的车是在北京被发现的。15日18时50分许,警方开始在京珠高速布警,公安部的领导也赶到了现场。在河北界内距河南界200米处,安排了数十名身着便装的警察,以防黄春发发觉后调头逃跑。与此同时,程志带领另一队人在河南安阳北站收费站埋伏。当晚23时许,河南省公安厅、江西省公安厅派出警力增援高速交警。“上级的指令是:哪怕守三天,也要等到黄春发。”程志说。

目标车辆是辆凌志车,车牌号为闽CL2901.“来了!”昨日早晨6时50分,目标终于出现了。一辆凌志车由北向南驶来,进入正守在河北界内的民警的视线内。仔细一看,车牌照是闽CL2901.民警立即用电台联系前方民警进行堵截。车到安阳北站刚一停下,众警立刻一拥而上抓获车内人员。

经增援现场的江西警方辨认,车中有两人,其中一人正是追逃了近两年的春来集团董事长黄春发,另一人为其妻弟。

2004年7月5日,江西省纪委通报调查结果称:上饶市原市委书记余小平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该通报称,对余小平的经济违纪问题,因重要涉案人黄春发尚未归案,待黄春发归案后再作深入调查。

北京师范大学丽泽4号楼有个杂货店,店主是一对年过七旬的老夫妇。和别的小店一样,进货的小三轮车停在窗前,店内油盐酱醋一应俱全,只是简单的店牌透露出店主的“用心”,一块棕色木板,工整且颇见功力的几个楷体字——“勤敬学食品店。”

铺子不大,开了十几年了,丈夫进货看店,妻子推车“串楼”,“啤酒、酱油、醋……”的吆喝声一年四季不曾中断。“四年一流水”的学生们亲切地称呼他们“大爷、大妈”,心中暗自佩服“两位老人真能干”,而老邻居们则尊敬地称呼男店主一声“孙老师”。原来这位74岁的“小货郎”曾为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是著名书法大师启功的得意门生,退休后没能颐养天年,“弃文从商”,只是为了延续患尿毒症儿子的生命。

昨天下午2时,和以往一样,带着水果和换洗衣服,孙老师来到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子孙武刚从透析台下来,看上去很疲劳,脸上沾满汗水。放下东西,老人立刻用湿毛巾忙着给儿子擦汗。

为等待合适的肾,两个月之前孙武住进了医院,这也将是他的第三次肾移植手术。孙武今年33岁,十七年前,他被确诊为尿毒症。

“每次手术费用约10万元。”老人平静地说,“每次500元的透析,以及平时服用的药物,这么多年一共花了150万。”

孙武得病初,学校将宿舍区和家属区之间的一间房子批给孙老师经营杂货,为了多挣点钱,除了守着店铺,夫妇俩还轮流推着小货车“串楼”叫卖,儿子的医疗费大部分来自老夫妇“啤酒、酱油、醋……”的吆喝声中。

1990年退休后,进货、卖货便成了孙老师的全部生活,原为中文系副主任的他开始远离书本。为孙武做了第一次手术的医生,在十年后再见孙武时,感叹道:“这样的家庭,自费治疗十七年,简直是个奇迹。”

十五年间,从大三轮到小三轮,这个家共换了六辆小货车。“别小看了三轮,在我们家,它可发挥了大用处。”孙老师说。孙武二十几岁的时候,坐着它去北京各大医院,当时六十几岁的孙老师便是司机。孙武每次病重的时候,大声痛哭惊扰邻居,还是坐在小货车上,母亲推着他到校园的大操场上去“遛弯”,一个小时、二个小时,孙武哭完了叫完了,老母亲才推着他回家。

看着小货车上的孙武,邻居们曾多次感言“这孩子这次快……”可没多久,再次走出家门的孙武让邻居们惊讶“这是什么样的父母呀!”

在与两位老人交谈的过程中,小杂货店的敲窗声不断响起。“爷爷,一瓶酸奶!”“大爷,两瓶啤酒。”孙老师一次次快步走到窗前,拿货、收钱。“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了。”老人平和地说。

“开始的时候,也张不开嘴叫卖。可当时搞学术、出去讲课,都没有卖汽水、茶蛋赚的多。这一卖就十几年,想到孩子,什么架子都放下了。”老人至今难忘,一次一位年轻的母亲将孩子拉到老夫妇的小货车前,现场教育说:“你现在不听话,老了就变这样。”看了这位年轻母亲一眼,老夫妇没有解释,用孙老师的话说,“和别人说这些没有用,我们只知道勤劳工作才能救孩子的命。”

“这么多年,他们一次学校组织的旅游都没有参加过。”楼上的老同事吴老师告诉记者:“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但这样的父母天下难找。”

33岁的孙武,对父母仍十分依赖,在医院一天要给父母打几个电话。患病多年,孙武缺少三十几岁男人应有的成熟,面对记者的采访,他不断地推着近视镜,孩子般天真地回忆,“至今佩服父亲能在杂货店里住了七八年,那里极度闷热,夏天的晚上是绝对睡不着觉的,而且有一次还被人打劫,夜里满头是血回家求救,事后,仍然坚持经营小店。”

一个下午的交谈,孙武没有说更多感恩之类的话,只是说:“看过太多放弃治疗的家庭,我知道没有他们我就活不到今天。”

孙武还在等待匹配的肾,主治医生说:“患者抗体很高,手术还需等待。如果第三次肾移植不成功,今后做透析都难了。”可孙老师很乐观,“现在的生活已经不错了,不那么累了,孙武也在一天天变好。”他坚持,“只要我们活着,就要一直维持他。”

老人的学生遍布在世界各地,从事着各种职业,到北京都会来看望老师,有不知道老人家事的,听到老师在学校东门附近的叫卖声后,一时间呆在了老师的面前,不知该说些什么。

“朋友和亲属的帮助,我们这辈子不会忘。”采访过程中老夫妇不断向记者讲述别人给予的帮助。亲属、学生不间断的汇款,学校领导多年的照顾,以及恩师启功三次共计一万余元的捐助。

孙老师夫妇将这些钱记在本上,能还的将一笔笔还给人家。“这些捐款虽说对孙武的病只是杯水车薪,可这份情我们得记着。”老人说。

两位老人如今虽说身体硬朗,但毕竟年事已高。伸出苍老的手,老人笑言:“茧太厚,现在摸不出真假钞了,老收假钱。”

去太阳宫进货的时候,路上经常有人在后面偷偷“卸货”,无奈,老夫妇一个在前蹬车,一个在后看车。

去年,老夫妇的退休金提高了,“加起来有4000多。”老伴王大妈说,“我也不出去‘串楼’了,腿伤了走不动了。”

现在闲时,老夫妻俩也重新拾起笔练练字,店铺里满墙诗词字画都是两位老人的“偷闲之作”,书架上的旧书、桌上写字的废报纸,与另一间屋中的啤酒、酱、醋成了老人晚年生活的全部。

答疑解惑、授业传道,这是为师之道;赐予生命、养育成人,这是为人父母;两者皆是人间至善伟大之事,这位老人都做到了。

诚如那几个工整的招牌字:勤、敬、学,老人或许早就如谙透书法那样谙透了生活,所以淡定、所以平和。

中国台湾网6月17日消息外传台军曾计划于1990年登陆钓鱼岛,炸毁日本灯塔,但因遭到当时在任的李登辉反对而喊停。

报道称,当年空降突击部队演练登陆钓鱼岛的兵棋推演,还曾经拿了遗书给队员签署,而且为了战死后的尸体可以返台,还发给队员“立可白”在衣物上写下姓名、兵籍号码,以便认尸。但最后由于李登辉和当时的“行政院长”郝柏村意见不合,加以反对并在出发前喊停。

不过对此消息,台“国防部长”李杰今天表示并不知情,而台联党主席苏进强则说,“这种传言像是推理小说的情节”。(言恒)

“玉平,你安息吧!4年了,法律终于还了你公道……”日前,拿着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赔偿判决书,黎克翠泪如泉涌。

至此,引起重庆市社会各界密切关注的保险员死于公安局内事件尘埃落定: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公安局赔偿黎克翠的丈夫王玉平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224336元、王玉平被违法留置盘问5天的赔偿金319.15元。

2001年7月27日,家住重庆石柱县的周显凤被发现死于自家房内,场景惨不忍睹:她被人勒死后,颈部被人用自家的菜刀割断,屋内到处溅满了鲜血。

时年40岁的周显凤,原是石柱烟厂的职工,后来自己开起了门市,她曾经的邻居王玉平在重庆石柱县人寿保险公司做营销员。两家关系不错,周便将全家人的保险交给王玉平做。

而就在周显凤死去的前一天,周曾打电话叫王去收保险费。时年36岁的王因此被认为有犯罪嫌疑,2001年7月28日,石柱县公安局将王叫到刑警一中队办公室进行询问。

当时,警方的解释是,王系畏罪自杀。具体的说法是,当日早上,正在接受公安局询问的王玉平要求上厕所,趁看守他的警察不注意时,撞碎5楼玻璃幕墙后跳楼身亡。

对于这一说法,王的家属难以接受:警方说法中所指称的玻璃,与走道地平面平行,框架仅高60厘米!

他们分析说,从现场来看,王玉平跳楼自杀是不太可能的。因为玻璃幕墙是被金属架固定的,而且撞碎的那块玻璃与楼道地面平行,高仅60厘米。“难道,在警察的看护下,一个成年人,他还可以弯下腰去撞下面的玻璃?他真要畏罪自杀,怎么会不直接撞齐腰高的上面那块玻璃?‘畏罪自杀’的解释,明显地违背常理。”

有媒体报道说,据周显凤居住地的人介绍,在家被杀的周显凤与丈夫郎明中关系不是太好,周死前,郎便与她闹着离婚。周死后下葬没几天,郎便找来一辆大卡车将家具拉走。事后,朗将一套价值10多万元的房子仅以2.5万元卖掉,此后,郎便没在石柱县出现过。

王玉平死后,石柱县人民检察院委托该县人民医院进行尸检。检验报告认为:“尸表各创口不规则,创口形状不一,边缘整齐,推测致伤工具形状不一,系较锐的工具所致。”

当年8月,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做出尸检结论:王玉平全身广泛性皮肤擦伤、裂伤、裂创、表皮剥脱、划伤、骨折等,分析为多部位接触锐、钝性物体所致,并属生前伤。

针对畏罪自杀一说,王玉平的家属们当即表示不服,他们多次找到县公安局,要求确认对王留置审查的行为违法。

2003年5月30日,石柱县公安局作出《不予确认违法决定书》,同时,警方并不认可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作出的尸检结论。

王的家属随后向石柱县法院提起诉讼。但该院审理后,2003年12月20日判定,公安局在留置盘问期间,安全防范措施不力,对其人身安全没有尽到积极的保护义务,给被盘问人得以坠楼的机会,应承担次要赔偿责任,即40%。原告应提供公安局与王之死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的证据,但其没有提供,应承担主要责任。

2004年7月6日,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撤销石柱县公安局《不予确认违法决定书》;撤销石柱县人民法院维持《不予确认违法决定书》的行政判决;确认石柱县公安局对王玉平的留置行为违法。该案出现重大转机。

今年5月24日,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石柱县公安局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

判决称,王玉平为什么要跳楼自杀的证据,只能由石柱县公安局举示,但石柱县公安局并没有举出证据,称其是畏罪自杀,却至今没有提交王有罪的证据;石柱县公安局在4天多时间中,在深夜或者凌晨都在对王进行询问;从尸检报告看,如果王的伤仅仅是跳楼时所形成的,应当说只存在于某一个侧面或几个侧面,不应当是全身性的皮肤擦伤、裂伤、裂创、表皮剥脱、划伤、骨折,并属生前伤;根据有关盘问的规定,石柱县公安局应当将王安排在安全、通风的场所,而该局没有为之。

最后,法院依法判定,由石柱县公安局赔偿王玉平的死亡赔偿金等共计224655.15元。记者田文生

新华网深圳6月17日电(记者李南玲)记者17日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备受关注的安惠君案16日有了结果,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安惠君利用其担任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区分局副局长、政委、局长职务之便,通过操纵下属人员岗位调动和职务升迁、利用工程招标及购置办公用车等方式,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63.8万元、港币53万元、美元1000元、54英寸SONY背投彩色电视机、25英寸SONY彩色电视机各一台。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法院认为,被告人安惠君无视国法,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多人巨额钱财,已构成受贿罪。安惠君的行为已严重侵害国家工作人员公务行为的廉洁制度,损害了国家公务员队伍的形象,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和严重后果,应依法严惩。但鉴于被告人安惠君在司法机关未掌握犯罪事实前,尚能交代犯罪事实,依法可以认定为自首,且最终退清全部赃款,故依法从轻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0万元。安惠君受贿所得赃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收入构成项均有增长。分构成看,工薪收入仍然是城镇居民总收入的主体,占总收入的比重为69.0%,比去年同季所占比重70.9%略有下降。经营净收入、转移性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分别是5.9%、23.4%,比去年同季都略有上升。财产性收入所占比重为1.8%,与去年同季持平。具体来看,人均工薪收入2160元,比去年同季增长8.4%(以下分析中增长速度均不扣除价格变动因素)。工薪收入增长趋缓的主要原因是:部分地区在2003年大幅度提高了机关事业单位职工的工资或增加补贴,这些调资政策翘尾影响已逐渐消失。人均经营净收入为183元,比去年同季增长39.1%,增幅高于24.4%的去年同季水平。主要原因是国有集体企业失业下岗内退人员转到从事个体经营活动的人数不断增加,带动经营净收入快速增长。在全国城镇居民家庭中,国有经济单位职工人数比去年同季下降了11.1%,城镇集体经济单位职工人数比去年同季下降了10.0%,而城镇个体经营者人数比去年同季增长了18.2%。人均转移性收入为732元,比去年同季增长15.6%。其中,养老金或离退休金及社会救济收入增长很快,增幅分别达到18.4%和15.5%,说明社会保障程度得到提高。一季度人均财产性收入为57元,比去年同季增长了11.3%。其中,保险收益、出租房屋收入比去年同季分别增长86.8%、27.8%。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