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撞死人逃逸 受害者家属怒称哪里还像个干部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52:12

孔翎坦承,远离了束缚的生活并非没有缺憾,比如缺乏两性身心交流,“这不像买米买面的烦恼,可以轻易解决。”孔翎曾经担心自己会因此变老,皮肤会干,不过她找到了一个替补途径,就是用心经营亲情,“和男女之情一样的道理。”

与她这种传统保守单身不同,也有人尝试一夜情,非婚同居、甚至多性伴侣,乃至“同志”的方式来缓解性渴望,可谓各有各的弥补方式,各有各的快乐准则。

中国性学会官方网站总编辑李扁认为,中国需要一部《性教育促进法》来保障单身质量,因为目前的中国单身缺乏性的解决之道,在性信息、性道德、性操作等方面缺乏促进,而“活着就要有活着的幸福”。★(本文原标题为中国新闻周刊:熟年单身)

声明:《中国新闻周刊》授权网独家网络转载,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新华网吉隆坡12月15日电(记者戚德良康兴平)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5日在吉隆坡与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举行会谈。双方就深化两国战略性合作达成广泛共识。

温家宝说,去年中马同意发展战略性合作,将双边关系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也为两国各领域合作注入了新的活力。一年多来,两国高层保持着密切交往,政治互信增强。经贸关系也有新进展,中马贸易额占中国与东盟贸易总额的近四分之一。双方在科技、文化、教育、卫生、国防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深化,在联合国改革、东亚合作等重大国际和地区事务中进行着良好协调与配合。

温家宝表示,中马两国政府都在制订下一个五年规划,加强中马合作是我们发展的共同需要。中方愿同马方一道,加深在以下领域的合作:一、保持高层交往,进一步增进了解与信任。二、由两国外交部牵头制订中马战略性合作共同行动计划,对各领域合作做出具体部署。三、继续扩大双边贸易,推进能源合作,积极探讨南海油气资源的共同开发。四、密切在东亚合作进程中的协调与配合,推动东亚合作不断取得进展。

巴达维说,马中关系不断扩大和深化,给双方都带来了重要利益。中国的发展对马不是威胁,而是机遇,我们视中国为可靠的朋友。马中两国都在快速发展,马方希望两国建立更加紧密的经贸关系,扩大贸易,增加双向投资,在能源、金融等领域加强互利合作。他感谢中国对东亚系列领导人会议作出积极贡献,表示将与中国密切配合。

巴达维表示,在听说中国公民在马遭受侵害事后,我非常重视,立即指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事件进行公开调查。马没有歧视中国公民的政策,欢迎更多的中国各界人士来马。

温家宝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这一事件。我们注意到总理阁下和马来西亚政府重视此事,并成立委员会对事件进行调查,还派内政部长赴中国说明情况。希望马方采取进一步措施,查清事实并惩处肇事者,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为两国人员正常交流创造条件。(完)

新华网北京12月16日电(记者俞铮李惠子)中国科学院院院长、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执行主席路甬祥院士16日在北京宣布,北京大学数学教授王诗宬等51位卓有成就的科学家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此次增选的院士包括8位数学或物理学家、9位化学家、12位生命科学和医学家、7位地质地理学家、6位信息科学家、9位技术科学家。

根据中科院公布的名单,新当选院士最大年龄72岁,最小年龄39岁,60岁以下的占47.1%,平均年龄58.7岁,是1991年院士增选制度化以来平均年龄最低的一次。经过此次增选,中科院院士总人数为707人,平均年龄72.37岁,其中60岁以下79人,占11.17%,50岁以下29人,占4.1%。

路甬祥说:“新当选的院士不仅要在科学技术上继续做出新的成绩,而且要积极参加学部的咨询评议工作,为国家的宏观科技决策提供咨询意见。要在科学道德学风方面严格自律,为科技界做出表率。”

路甬祥呼吁,全社会要以平和的心态对待院士称号,提倡学术民主和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根据《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每两年进行一次,2005年增选名额限60名。经国务院有关部委、直属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四总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科协等初选部门的推荐和院士推荐,共产生有效候选人295名。

这次新当选的51位院士隶属于6个国家部委和2个省区,其中教育部21名,中国科学院21名,国防科工委3名,国土资源部、水利部、解放军总参谋部、北京市各1名,香港特别行政区2名。(完)

由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一意孤行5次参拜靖国神社,中韩两国宣布不考虑在东盟峰会及东亚峰会期间与日本首相会晤,日本在亚洲的外交进入“冰冻期”。中日韩三方峰会计划能否起死回生?中日、韩日领导人能否进行奇迹般会晤?中日关系将走向何方?这些都成了东亚峰会上各国关注的焦点。

1999年,在日本前首相小渊惠三的提议下,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10+3会议期间专门举行了一次非正式的早餐会,次年亦然。自2001年起,在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的提议下早餐会改为正式的年度峰会。由于中日韩三国在亚洲的巨大影响力,这个两小时的闭门会议甚至抢去了10+3峰会的风头,过去4次中日韩峰会也为推动东亚合作作出了重要贡献。然而,由于今年10月17日,小泉纯一郎继续其担任首相以来的第5次参拜靖国神社,韩中政府先后表示,在今年的东盟峰会期间将不与日本首相举行单边会晤。

中国外长李肇星在参加东盟会议期间几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一再重申,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在此情况下,中韩不会与日本首相举行会谈。12月12日,在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表示,今年缺乏中日韩会谈的条件,日本应为此次三方峰会的流产负责,但他指出,此次是推迟了中日韩领导人会谈,而非取消或终止。他说,中国还是希望能够保持中日韩之间的合作关系,中日韩会谈会在将来举行,但“我希望需要负责任的一方应该尽早创造良好的条件和气氛,以确保中日韩会谈可正常进行”。

12月12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在吉隆坡香格里拉饭店的《东亚峰会特别领导人对话会议上》发表题为《中国和平发展与东亚的机遇》演讲后,立即在该酒店的贵宾室与韩国总统卢武铉举行了近一个小时的双边会谈。两国领导人共同谴责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频频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认为此举危害东亚国家之间合作。韩国总统助理丁宇说,两国领导人在闭门会谈时表示,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五次参拜靖国神社,已深深伤害了韩国和中国人民的感受,也为中日以及韩日关系设下许多障碍,阻碍了东亚合作。

尽管中韩两国领导人已排除与小泉正式会晤的可能性,但作为本年度东盟峰会和首届东亚峰会的东道国,马来西亚政府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为中韩日三国领导人创造会面的机会,希望充当中韩与日本之间的调解人。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和外长赛义德接受媒体采访时都表示,马方对中韩日三国领导人取消会晤表示关注,并表示只要有关方面提出,东道国会提供方便,安排三国领导人会面。

12月11日,巴达维总理在主持2005年东盟商业与投资峰会开幕式后向记者暗示,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可能会在出席东盟峰会时举行非正式会谈。他说:“我相信各国领导人碰面时,多少会进行一些交谈,这是我的经验,他们总会找一些理由讨论一些共同的话题。”

12月12日,在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午餐会之前,东道国精心设计了日韩中三国领导人先后进入会场,上演了“小泉与卢武铉及温总理的巧遇与寒暄”。日本外交部当天晚上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炫耀日本的“外交功绩”,以期炒作日本外交战的胜利。

日本外务省官员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中国总理温家宝及韩国总统卢武铉昨天出席亚细安加三峰会前,在一个等候室里碰头时,进行了15分钟的接触,并进行了幽默式交谈。小泉还向记者表示,在午餐时,他同温家宝总理有讲话。“温总理问我是否喜欢上海的大闸蟹?我说喜欢。”

韩国外长潘基文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小泉最先进入等候室,接着是卢武铉,“两人自然握手,并作了交谈”,但双方并没有谈及恢复双边关系及政治话题。随后,温家宝总理也走进来,但谈话仅在小泉和卢武铉两人之间进行。他说,小泉和卢武铉没有谈严肃的课题。小泉指着墙上的一个电视大屏幕问卢武铉:“这是不是三星等离子电视?我觉得韩国电子产品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卢武铉回应说,他注意到会场附近有一个日本商品展览会。两人也谈到席卷亚洲各国的“韩流”——韩国电视节目。小泉对卢武铉说:“韩国电视节目在日本很受欢迎,我听说中国人也爱看韩国电视节目。”卢武铉则说,这可能在本地区产生“文化融合”,小泉表示“完全同意”。潘基文引述卢武铉的话说:“过去2000年或2500年,中国文化对韩国文化有很大的影响,过去100年,日本文化影响了韩国,但仅仅5年,韩国电视就开始影响中国和日本。”

据报道,中国外交部官员也同时表示,温家宝总理在当天午餐会上与小泉有着短暂的接触和交谈,但绝非日本所说的“与中韩进行了15分钟的接触和交谈”。

12月13日,东盟国家领导人在“东盟—东亚峰会”上要求日本修复紧张的日中关系。作为此次峰会的主席,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向小泉表示,“考虑到东亚的团结与合作,日本应修复与中国紧张的政治关系。”巴达维说,“我们认为日中关系是东亚合作的主要支柱之一,我们很担忧日中关系的分裂,经营好日中关系非常重要。”他表示,东盟认为在建设东亚共同体的过程中,日本通过10+3合作机制能够发挥领导作用。“我们期待日本在东亚峰会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菲律宾总统阿罗约也向日本首相表示,日中都是我们的好朋友,两国的经济关系非常好,只是政治上存在分歧,日中应能解决这种政治分歧。她说,日本或许可借鉴菲律宾与中越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合作。尽管菲中越三国对南沙群岛岛屿的主权归属方面有着争议,但这没有阻止三国之间正在进行的联合油气勘探项目。日本与中国在东海也存在着类似的领土摩擦。阿罗约向记者表示,东盟在日中之间应该发挥这样的作用,“与日中会谈,向他们表达,日中解决政治纷争对该地区是何等的重要”。

马来西亚战略与国际分析研究所首席分析家、曾为马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之一的黄永安说,中韩推迟中日韩峰会显示两国的外交政策在转变,中韩已不是过去的弱小国家,中韩结合起来将平衡日本,在经济方面有能力取代日本在东亚的地位,这是大势所趋。日本曾通过向东盟提供官方发展贷款援助(ODA)来拉拢这些国家,也为日本增加在东南亚的政治影响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历史原因,东盟许多国家对日本仍保持警惕心理,他们今后在获取海外发展援助方面将有更多选择。参拜靖国神社是中韩与日本关系的主要症结,如果日本首相不停止参拜,不改变其唯美马首是瞻的外交政策,中日韩关系很难改善,东亚合作将面临更多障碍。

据路透社12月16日报道,16日这天,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一改往日的习惯,骑着一辆美国Segway牌子的二轮充电自行车上班,这让在一旁看到了的日本环境大臣小池百合子和记者们感到十分意外。

这辆美国二轮充电车,是美国总统布什上月访问日本京都时送给小泉的一件礼物,骑车人只能站在两个轮子之间的位置。小泉告诉记者:“这车骑起来相对来说很容易,容易操控的。”从首相官邸到办公室大楼,小泉今天骑了大约150米的路程。小泉说,为了能骑着这辆电动车上班,他昨晚上已经在家进行过练习。今天之所以要骑着它上班,是因为“天气非常好”。

不过,按照日本交通法规规定,Segway二轮电动车不能在公共道路上行驶,因为这种车没有刹车装置。(北方)

韩国“克隆之父”、首尔大学教授黄禹锡突然承认,其科研小组在今年5月《科学》杂志发表的论文中的胚胎干细胞大部分“不存在”,并要求《科学》杂志撤销该论文。

论文作者之一、韩国米兹梅迪(Mizmedi)医院理事长卢圣一昨天向韩国媒体透露,黄禹锡曾于14日晚和15日上午分别向首尔大学教授和他本人表示,他在上述论文中提到的“体细胞克隆胚胎干细胞”大部分并不存在。该医院向黄禹锡研究小组提供试验用卵子。

首尔大学医学院昨晚向韩国媒体确认了这一消息,并称昨天是韩国科学界的“国耻日”。

《科学》杂志对早报记者表示,正在对这个消息进行证实,不能在此时对此发表任何评论,但杂志会在美国东部时间15日下午发表声明。

据韩国报纸《韩民族新闻》报道,当天上午9时30分,卢圣一到首尔大学医院看望黄禹锡,当时黄禹锡说“心境惨淡”,并说出了上述事实。

卢圣一当天对韩国MBC电视台也表示,他去看望黄禹锡教授后,获悉了之前不知道的几个事实,深信不疑的胚胎干细胞其实不存在。

卢圣一说,研究小组K研究员证实了以上事实,K研究员说“黄禹锡和姜成根教授曾指示伪造数据”。

卢圣一说:“K研究员根据黄教授和姜教授的指示尽力提供了论文所需的照片和证明资料,匹茨堡大学的夏藤教授则负责撰写了论文。”报道说,黄禹锡向卢圣一表示,他保留了研究过程中的所有数据,目前正准备对数据进行验证,以得出最终结果,但卢圣一对此表示怀疑。卢圣一表示,之所以公开以上事实,是因为他认为只有主要负责人黄禹锡才能了结此次事件,因此一直在等待他有所举措。但黄禹锡的发言与事实有很大出入,为了尽快消除韩国国民的疑惑,避免不必要的浪费,他才会决定披露这一重大消息。他要黄禹锡尽快站出来说明真相。

《韩民族新闻》还补充说,黄教授和首尔大学医学院教授文信容以及卢圣一等人已经以3个人的名义向《科学》通报要撤回论文。

随后,首尔大学医学院副校长李旺载昨晚在接受韩联社电话采访时表示,已经确认,黄禹锡研究组公布的所谓成功培养出的胚胎干细胞事实上不存在。

李旺载说:“已得到黄教授研究组方面的证实,胚胎干细胞不存在。安圭里教授也知道这一事实。”他还说,“今天是韩国科学界的国耻日”。

卢圣一则在接受韩国KBS电视台采访时透露:“黄教授称培养成功的11个胚胎干细胞中9个确实是假的。另外2个也不能确定真假。”黄禹锡研究小组5月19日在《科学》杂志发表的论文宣布,首次成功利用11名不同疾病患者身上的体细胞克隆出早期胚胎,并从中提取了11个干细胞系。

卢圣一同时透露,黄禹锡还表示,他14日晚已向首尔大学医学院教授安圭里说出了同样的事实。

安圭里则在接受MBC电视台时表示:“我确信胚胎干细胞的存在,但不知道目前有几株。”

安圭里称,去年,从狗饲养场飞来的霉菌感染了胚胎干细胞,相当多的干细胞被毁损,尽管试图救活细胞,但已经难以恢复原状了。

安圭里还说:“我确信干细胞的存在。但有很多被毁损,或被调换。照片也有虚假的部分。”

《韩民族新闻》也引用熟悉黄禹锡情况的消息人士的话说,黄禹锡曾表示,他们的干细胞研究确实取得了成果,但在干细胞的保管过程中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造成试验材料破损,现在他正在对未经确认的几个干细胞株进行最后确认。

胚胎干细胞研究造假的消息曝光后,黄禹锡在他住院的首尔大学医院闭门不出,也没有发表任何声明。

昨晚20时40分,黄教授的夫人从病房出来,艰难地挤出记者的包围,但她未说一句话就乘车离开。

21时左右,黄禹锡曾说会向守在病房外的记者表明立场,但一直没有走出病房。

据悉,昨晚21时30分,黄禹锡在病房与兽医学院教授李柄千教授讨论了今后的计划。

黄禹锡是这篇发表在《科学》上的论文的第一作者,匹兹堡大学教授夏腾是唯一合著者。《科学》15日就此发表声明说:“《科学》杂志一直在对这些论文进行一系列的评估。”2004年2月,黄禹锡研究小组在《科学》杂志发表论文,宣布在世界上率先用卵子培育成功人类胚胎干细胞,被称为韩国“克隆之父”。

“我们欢迎韩国有关机构正在进行的调查,以及匹兹堡大学进行的调查,”《科学》杂志主编唐纳德·肯尼迪博士14日说,“(《科学》)杂志本身不是一个调查机构,但我们在得出自己的结论之前,将等待来自作者以及来自官方的结论。我们正尽力跟随这一事件的发展,而且我们将继续尽我们所能,使科技界获知这一事件的发展。”

今晨零时30分,早报记者致电《科学》杂志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总部,媒体联络官丹尼尔·凯恩表示无法对黄禹锡要求撤回篇论文发表评论,但凯恩说:“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关于此事的调查才刚刚开始。”

早报讯黄禹锡研究组的胚胎干细胞研究成果造假的消息曝光后,韩国政府着手调查真相,并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应对措施。

据韩联社报道,日前,媒体提出造假疑惑后,韩国科学技术部仍对研究成果深信不疑,再三阐明了支持的态度。因此,昨天接到有关报道后科学技术部受到不小冲击,显得茫然失措。该部基础研究局局长金暎湜表示,将在确认真相后,慎重采取应对措施。

韩国保健福利部也在忙于了解真相,并讨论如何应对。该部为黄禹锡担任所长的世界干细胞中心制定的各种支持方针可能都会被取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