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新品居榜首 春节市场热门关注排行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39:52

“三位主讲者对中国宏观经济在今年下半年、明年以及更远一些的未来走向作了分析,三位主讲者基本上有比较一致的共识,那就是我们的宏观经济中有通货紧缩的苗头。”

7月30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卢锋如此总结“CCER中国经济观察”第二次报告会前三位演讲者的发言。在第一场讨论中,三位演讲者——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王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宏观室主任袁钢明分别就宏观经济上半年运行情况和未来走势发表了个人见解。

会上,卢锋公布,国内12家经济研究机构预测第三季度GDP增长率的简单平均值为9.23%,11家机构对第三季度CPI增长率的预测平均值为1.47%。

林毅夫认为,通货紧缩不能避免。中国经济在今年下半年尤其到第四季度、明年年初,很可能会再度出现通货紧缩,而通缩的苗头目前已经出现。他表示,即使有通货紧缩的苗头出现,但对中国经济整体健康发展还是充满信心。不过,有关方面对造成通货紧缩的原因仍需密切关注,并抓紧有利时机加快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改革,使中国经济早日走出通货紧缩的阴影。

此前,林毅夫曾撰文指出,最迟到第四季度,我国的商品零售物价指数会出现负数,今年全年和明年也可能为负。中国刚控制了通货膨胀马上又陷入通货紧缩,是因为我国从1998年以来绝大多数制造业部门生产能力严重过剩的情形,并未因为2003、2004年的少数部门投资过热、物价上涨而消除。因此,当宏观当局将房地产、汽车、建材等过热部门的投资增长控制住,并且,当这些过热部门的投资变成供给或生产能力时,少数几个在前两年价格上涨的部门止涨回跌,原来价格下跌的部门继续下跌,再度出现通货紧缩的情形也就不可避免。

林毅夫预测,今年和明年的消费增长率会维持在7%或更高的水平,今年投资增长率至少是20%,明年至少是15%,因此,今年的GDP增长率应该在9%左右,明年不会低于8%。

他强调,通货紧缩、物价不断下降背后的原因是生产能力全面过剩、供给全面大于需求。要最终解决通货紧缩的问题,必须消除过剩的生产能力。就目前而言,关键是要启动需求存量,特别是将财政政策向农村倾斜,加强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将有力地释放农村已有的实际消费能力,解决产能过剩,增加就业和缩小城乡差距。

“我同意林教授通货紧缩的逻辑判断,今年四季度估计会出现明显的通货紧缩,但是发生生产过剩应该在2007年。”王建说,“今年保九,明年保八,今明两年都没事,要有事就在2007年。对2007年要发生的事情一定要警惕,2003年到2007年这一轮的投资高峰在2007年要到头了,到那时我们就会出现大量的生产能力投放的情况,会产生生产过剩的问题。”

王建认为,今年上半年需求仍在高水平上增长,而只要需求的增长速度很高,经济增长速度就降不下来。但由于供给的增长速度比需求的增长还要快,所以企业的效益指标会很差。这样的情况会延续到下半年,所以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会降下来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他预测,今年的GDP增长速度为9.3%到9.5%,由于明年投资、消费、出口的情况都要比今年差一些,所以明年的GDP增长速度应该是8.5%的水平。

他表示,2003年到2007年这一轮的投资额是非常大的,并且它的投资主体也发生了变化。2004年,非国有企业投资占总投资的65%,今年一季度,非国有企业投资的比重继续上升到71%。非国有企业投资比总的上升使得投资的投入产出比大大提高。“如果总量很大,投入产出比又很高,那么这一轮能释放出来的生产能力我们真的不是很清楚。”他认为,现在已经有了生产过剩的征兆。

王建说,收入分配的差距导致了相对的过剩,要解决过剩问题当然应该从解决收入差距入手。但是解决收入差距绝对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它需要一个相对较长的周期,而两年过后我们就可能面对生产过剩的问题。

“通货紧缩已经临近。”袁钢明说,“现在的价格是全面下落,我们估计,即使现在生产还比较高,但是它一定会造成整体上的封杀、下落。而且根据前面的价格来看,有几个重要的价格已经变成负数,这是通货紧缩时期最重要的证据。”

袁钢明表示,今年三月份,工业品的生活资料价格增长已经变成负数,消费价格和零售价格也都已下降入通货紧缩的警戒区。而原材料、生产资料的价格又会被生活品和消费品价格的下降拉下来,六月份生产资料的价格也降了下来,现在连投资品都由高涨变为下落了,产成品资金也在下落。

他认为,这两年中国经济比较热的两个主要因素是粮食价格的上涨和房地产的高热。粮食价格上涨带动了消费需求和食品消费的提高。食品价格的上升带动了经济的上升,但如果食品价格下降,就会带动经济的下落。而正在降温的房地产则会产生两个结果,一是在降低房地产的高热的同时把经济也拉了下来,二是可能伤及无辜,把正常的消费也拉下来,而这会造成工业企业效益的下降。

袁钢明认为,以上这些现象都表明,中国宏观经济的通货紧缩时期已经临近。

本报玉门讯(记者董开炜)安西县人民法院法官李某借办案的便利条件,竟以帮忙为由强奸了一名当事人。7月22日,这一法官审“法官”的案件由玉门市法院在肃州区法院不公开审理。

据了解,2004年下半年,李某所在法庭接到一起民事案件,见到当事人崇某(女)李某便产生邪念。办案过程中,李某以“可以帮忙”为由,寻找各种借口与该当事人接触,当年11月1日晚9时许,李某将崇某骗至酒泉市肃州区公园路某旅社客房内,不顾崇某极力反抗,对其实施了强奸。案发后,崇某向肃州区公安局报案,该局于11月3日将李某刑事拘留。李某矢口否认其犯罪事实,经警方反复勘查现场,又经甘肃省公安厅DNA检验,在一系列证据面前,李某最终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

2005年7月2日,此案由玉门市检察院向肃州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7月22日,肃州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有关此案情况,本报将继续进行关注。

本报讯(记者陈江通讯员胡拥军)进入7月以来,国际油价涨势惊人,为阻止原油成本上升带来的利润滑坡,中石化系统内炼油企业精打细算,在进口原油采购上做文章。

如何消化占生产成本70%以上的原油成本?中石化系统内企业将文章做在进口原油采购上。选购油种———以往中石化炼油企业只吃低硫原油、轻质原油等“细粮”,如今企业原油加工技术不断提高,吃“粗粮”也能炼出优质油,于是纷纷将采购重质、高硫原油定为长期努力方向,有效控制原油成本。调整进度———根据目前原油价格大幅上涨的态势,公司对原油采购进度与炼油生产计划迅速作出调整,逢高缩减,逢低吸纳,灵活把握采购节奏,减小风险成本。降低运费———管道运输成本远低于油轮运输,目前甬沪宁管线已建成投用,中石化炼油企业的管输油比例约57%,企业将进一步优化运输方式,争取年内管输油的比例达到70%以上。

本报讯(记者林文龙刘建宏)昨天凌晨,北京林业大学艺术系2002级一位男生因涉嫌强暴一位同校女生被警方带走。该男生为本校教职工子弟,事发地点为其父母在校的宿舍。目前该男生已被警方刑拘。

昨天凌晨1时30分左右,值班保安看见两辆警车驶进校园,北京林业大学保卫处一位工作人员称,之前,一名女生报警,说自己被强暴了。

据校保卫处有关人员介绍,昨天凌晨0时左右,该男生把女生带回家,并施暴。凌晨1时左右,女生跑出门后报警。有关人员称,女生也是北京林业大学学生,之前彼此并不熟悉。这位人员强调,他们并非男女朋友关系。记者昨日未能采访到该女生。

事发地点为19号楼,这是一栋教师宿舍。一位住户称,房主姓高,有一子,是本校艺术系2002级学生。事发时,房主夫妇均不在家。

艺术系2002级学生所在的11号学生宿舍楼距事发宿舍不到20米,该男生住在12层,昨天中午,一位室友说,出事男生喜欢踢球,人不错,近来在学车考驾照,比较少住在宿舍里,前晚也没在宿舍住。

周一两市股指开盘平稳,沪综指开于1082.80点,微幅低开0.24点;深成指开于2886.74点,微幅低开0.83点。沪综指最高1094.15点,最低1081.12点,收于1088.95点,上涨0.55%,两市共成交107亿元。

消息面上:千差万别的企业能否定义统一的国资控股比例?随着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推进,该问题越来越需要给投资者一个明确的交代。五类标准渐具雏形,但是,具体比例中央和地方国资委还是各有侧重。详情请见:国资最低持股比例渐成型国资委考虑分五类限定

今日大盘平开后在石化、煤炭指标股的推动下有所冲高,但是由于追涨盘的不足,尾市又因金融股的回落,股指冲高回落,盘中涨幅榜前列的主要是超跌股。午市开盘半个小时后,大盘再度回到了前日收盘点位,将上午的上涨点数一笔抹去,但下档还是受到5日均线支撑,显示大盘仍维持强势形态。从技术上看,大盘上下两难,主动权在于成交量。均线上,多头还有使行情延续的能力,但所剩时间有限。有专家分析认为,由于短期获利盘的抛压和部分护盘指标股的连续上涨所导致的整固压力,大盘在1100点附近徘徊不前,短线大盘将以震荡为主。

个股方面:中孚实业、郑州煤电、广州控股、长力股份等股改试点个股表现强势。锦州六陆、郑州煤电、泰山石油、鲁润股份、兰花科创等煤炭石油板块个股表现也较为出色。中国石化也表现得较为活跃,而中国联通则低调调整。纺织板块个股表现较差,上海三毛、海欣股份、ST民丰、维科精华、龙头股份等跌幅居前。

31岁的泸州市纳溪区未婚女精神病人孙晓(化名),被医生徐友忠借输液、打针之机,多次强奸致使其怀孕,并于今年元月9日产下一女。5月5日,本报以《看病之机医生强奸漂亮疯女?》为题报道了此事。报道发出后,全国众多媒体转载,、搜狐、网易等门户网站也强烈关注。截至目前,全国已有数万名网友跟帖讨论。

从5月5日到现在,快三个月了,事件进展如何?7月21日至23日,本报记者再次前往泸州纳溪区,追踪调查。

报道刊发后,承受着各方压力的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一直关注、跟踪着事件的发展。其间,仅记者与孙晓哥哥孙大明之间的手机短信联系,就多达近百条。

孙家本来就贫穷,为应对各种难堪,孙大明夫妇不能再出去打工,孙家至此失去了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只靠种地和以前的微薄积蓄维持生活,连粮食也要向那些善良的邻居和亲戚借。节约每一分钱,对孙家都至关重要。因此,我们和孙大明之间,最好保持长期联系的方法,就只有手机短信。不分时间地点,只要有任何一点新的进展,我们就相互联系、相互鼓励。

不间断的短信联系,让我们随时掌握了事件的动态。当得知纳溪警方已第三次向纳溪区检察院提请逮捕徐友忠时,7月21日下午,本报记者再次出发,驱车赶往泸州。

7月21日晚,在纳溪区,我们从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纳溪区检察院前后两次拒绝批准逮捕徐友忠的缘由。

第一次,今年4月,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是:“被鉴定人孙晓患有精神病”;法律能力意见是:“其被他人奸淫时性自卫能力消弱”。纳溪区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不能批准逮捕。“‘患有精神病’,患有何种精神病?没说清楚;‘性自卫能力消弱’,消弱到何种程度也没讲明白。”4月5日,纳溪检方第一次将案卷退回了纳溪警方。

第二次,5月18日,纳溪警方再次将孙晓带到了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这次该中心的司法鉴定结论是:“被鉴定人孙晓患精神分裂症,该病症呈持续状态,可时好时坏。”警方据此再次向检方提请批准逮捕徐友忠。检方再次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案卷退回给了警方。这次检方拒绝批准逮捕的理由是:“该病症呈持续状态,可时好时坏。那么,她和徐友忠发生性行为时精神状态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是好的还是坏的?没说清楚。”

那么,第三次司法鉴定的结论究竟是什么?能被检方认可吗?我们决定向纳溪相关部门求证。

22日上午10时41分,我们来到纳溪区公安分局,未见到局长雷宏。拨通他的手机,他说:“孙晓案?我们还在侦查阶段。等一段时间,结了案再说。”

上午11时许,我们来到纳溪区政法委。政法委办公室的同志说:“我们不清楚具体进展,你们还是去检察院采访吧。”

上午11时15分,我们再次来到纳溪区检察院。就在这时,孙大明几乎是跑步过来,兴奋地告诉我们:“逮捕了!已经批准逮捕了!11点22分,检察院信访室的同志打电话通知我的!”为证实这个说法,我们来到信访室。打电话给孙大明的一位同志说:“是真的,我哪敢随便说?”我们想看看批捕的“内部文件”,但被拒绝。

在纳溪的调查,很多问题没得到证实。我们灵机一动,决定迂回到自贡调查,并顺利采访到了第三次为孙晓进行司法鉴定的三位专家:自贡市第五人民医院(专业精神病医院)院长、自贡市医学会精神专委会主任、四川省精神专委会委员、主任医师谭友果,以及魏庆平、陈茂娟。

谭友果拿出了编号为“自精司鉴2005—70号”的司法鉴定,那是一本厚厚的卷宗。鉴定结论是:“被鉴定人孙晓患有精神分裂症,该病系持续病程。”“对法律能力的意见:被鉴定人在上述被他人奸淫时无性自卫能力。”

这个结论,从某种程度上讲,已“铁定”徐友忠涉嫌强奸孙晓!“法院开庭时如有必要,我们专家组将出庭作证。”谭友果说。

谭友果仔细阐述了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第一,依据的是警方的讯问材料、旁证材料,还有孙家的精神病家族史;第二,7月6日来鉴定时,孙晓有听幻觉、视幻觉,有被跟踪、被监视感,自知力缺失(即否认自己有病,对自己的病感无知觉)。这些完全符合‘CCMD-3’(即《中国精神分类诊断标准第三版》)规定的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特征诊断标准;第三,重点依据是孙晓母亲和邻居证实:去年3月开始,孙晓病情明显加重,徐友忠给她看病、输液,每次输液后她都睡着。因此,我们专家组一致认为:与徐友忠发生性关系时,属精神分裂症状。”

谭友果说:“纳溪警方人士告诉我们,与前两次鉴定时不同的是,这次公安机关补充了很多材料,其中有很重要的证据。”案卷中警方的讯问笔录显示:今年1月6日19时55分到21时30分,徐友忠在纳溪公安分局接受刑警七中队当时的负责人段明福等人的讯问时说:“我听本社人说过,她(指孙晓)有间歇性精神病,东跑西跑的,没嫁人。”谭友果称:这就证明,徐友忠明确知道对方是精神病人。

7月31日上午11时26分,记者从泸州市公安局纳溪区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刑志奇处得到证实:7月28日,徐友忠因涉嫌强奸精神病患者孙晓,已被公安机关逮捕,现羁押在泸州市公安局看守所,等待法律审判。

目前,孙家生活更加困难。婴儿一直是孙大明的母亲和妻子在抚养。孙大明说:“徐友忠不管。孙晓以前有很长的头发,剪下来卖了105元。徐友忠强行拿走52元,说是刚生孩子时徐家花了的钱要还。”孙家已请了民事代理人,将向徐友忠提出附带民事索赔。本报将继续关注“孙晓案”,直到最终结果出来。

徐友忠终于被逮捕了。从他第一次被警方刑事拘留到最后被逮捕,这其间经历了太多,包括时间的跨度,包括孙晓家人的辛酸,包括媒体的坚守,也包括警方辗转两地、三次提请司法鉴定,更包括检方的两次拒绝批准逮捕和最终批捕。

在这次历时三个月的“孙晓案”调查中,我们听到当地执法部门经常有人提到“佘祥林案”:“我们不想把这案子也办成冤案”。因此,为了孙晓及其家人的公道,警方前后三次提请司法鉴定;为了不让徐友忠蒙冤,检方一次次拒绝批捕。这一次次反复的过程,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司法,正向着更文明、更准确的方向进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中的规定:“明知妇女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痴呆者(程度严重的)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应以强奸罪论处。”

工作几个月来,曲文不时感到郁闷,甚至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出生在一个大款或官员家庭。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家庭背景不同,才导致他和一位同学的工作差距。

来自苏北农村的曲文今年毕业于南京某大学新闻系,因为老师的介绍和自己实习时的出色表现,他留在了一家电视台新创办的频道做节目后期制作工作。在家里人看来,这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曲文却不这么认为:“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没有合同,没有保险,即使出差时出了车祸,台里也不会负责任。”

但曲文的一位同班同学则幸运多了,两人同在一家电视台,后者享受的却是“台聘”待遇,曲文没有的他都有,比如各类保险、住房公积金、年终奖和过节费等等。“他即使不干活,也比我收入多。”曲文觉得自己就算拼命跑也追不上那位同学,“因为一起步,人家就把我甩出了老远。”

曲文认为,出现这种差距并不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实力差别,而是家庭背景。“关键在于他父亲是某电视台的台长。”对此,曲文的另一位同学也表示认可:“能够被‘台聘’的,家里都有很硬的关系。”

家庭背景越好,越容易找到好工作,这已成众多大学毕业生的共识。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毕业生就业”课题组在一次针对200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的问卷调查中发现,家庭背景越好,毕业时的工作落实率和起薪额越高,说明不同阶层子女受高等教育之后的结果也不均等。“父母的社会地位越高,拥有的权力越大,社会关系越多,动员和利用这些资源为其子女求学和就业服务的能力越强。”参与这次调查报告撰写的北大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教授文东茅认为,家长们甚至可以“直接通过关系和权力决定子女的就业”。

2002年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刘延就是一个优越家庭的受益者。他有一个在某省财政厅任要职的父亲和在一家著名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母亲,父亲的很多大学同学都在全国的财政金融机构有着或大或小的权力。他毕业后进入的北京一家外资公司的负责人就是父亲的大学师兄。工作还不到3年的刘延,已经成了有房有车一族。“他(指刘延所在公司的负责人———记者注)是看着我一步步长大的,大三下学期我就确定了这份工作。”尽管刘延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但他认为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和家庭环境有关,“在我的就业中,爸爸一直都在起作用。”

在大学时,父亲也鼓励刘延去找工作,只是想让他拥有这样一种经历。而母亲则希望他能出国留学或者去考国际公务员。刘延将找工作视为人生的重要一课,“但我缺课了”。

2001年12月,刘延和同学一起参加过在武汉的一场招聘会,不同的是:同学们都西装革履郑重其事,满怀着就业的期待,而刘延则一身休闲服,也没有准备简历,“我就是去看看”。在同学们天南地北地赶着参加各种招聘会的时候,刘延依然过着颇有规律的生活:上午在图书馆查资料,准备毕业论文,空闲时还会打打保龄球。找工作过程中的艰辛、焦虑,刘延难以体会。

刘延还告诉记者,他父亲的一个上司的侄女,只是财会学校的中专生,毕业时进了当地一家国有银行,而该银行是很多优秀的金融系本科生都难进的。“毕竟,我们还是生活在一个‘熟人社会’,有背景的孩子会有很多人给他们介绍工作,在一般人看来极为稀缺的工作机会在这些孩子眼中就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