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海力压德国脚 入《欧洲体育》本轮欧洲最佳阵容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33:15

“有两个十七八岁脏兮兮的乞丐走过来,他们俩个儿都不高,1.70米左右。我没搭理他们,后来我饿了,就掏钱准备买个麻花吃。”王芸说,“他俩说也饿,非要帮我去买,我就给他们身上剩下的4元钱,让他们去了。”

善良的王芸把乞丐买回的两根儿麻花都施舍给了他们,自己没吃。王芸善意的举动和含混的表达,让两个乞丐误认为她是个有精神障碍的“有钱人”,于是跟着王芸不放。

天渐渐黑下来,王芸看到沙堆旁一扇工地大铁门后面就是铁道,她想做火车回家,于是从铁门下面钻了进去,直接进到站台。可她没想到,那两个青年乞丐也紧紧地跟在她的后面。

“那两小伙突然把我架住了,我拼命地挣扎,可还是被他们拖到了火车道旁边一个变压器铁亭子后面,一个乞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另一个乞丐眼睛有点斜,他把我摁倒在亭子后面的废木头上管我要钱……”王芸靠在丈夫的肩膀上说。

“看我没钱,‘斜眼睛’顺手抄起变压器后面碗口粗的木头照我头上就是一下,‘嗡’的一声我就有点迷糊了。”王芸拼命反抗呼救却换来了更残忍的殴打。

“他拿着大木头棍子使劲打我,后来又觉得不解气,解下他的皮带拼命地抽我,这时他就想强暴我,往下撕我的衣服,但我死死抓着衣服,他见没机会了,就往我头上撒尿……”

说到这,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身旁的丈夫。“我头上脸上全是血,意识也有点模糊。”王芸说,“后来先前离开的那个乞丐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40左右岁的男乞丐,那男人一看我已经被打得不像样子了,就拦住了‘斜眼睛’,还说‘照你这么打,打出人命怎么办!’后来那个40多岁的乞丐让没打我的小乞丐把我背出了车站。”

“有个40多岁,拄棍子跛脚的乞丐,看上去是他们的头儿,他拦住我们问我身上的伤是谁弄的。”王芸说,“知道事情经过后,跛脚乞丐显得非常生气地说‘他年纪快赶上你妈了’你怎么能那样对她?还让那个斜眼乞丐跪在广场上。”

“后来从变压器后面救我出来的那个40多岁的男乞丐把我带走了。”王芸说,“我们走了好一会儿,他把我带到了一个还没完工的楼里,屋里有些简单的家具,他让我好好在那儿养伤,我就在那屋子里住了一晚。我自己睡一张床,他和原来已经在那里的另一个乞丐住另外一张床。”

接下来的两天,王芸说她一直在那间房子里养伤。“那两天我很想家,但我伤得特别重,根本动不了,整天躺在床上哭。”王芸说。

因为惨痛的经历,王芸发病了,她记不清自己待了两天的房子到底在哪里。第四天,王芸被带她走的乞丐领到了一个建筑工地的废弃集装箱里。“具体的地方我说不清了,就感觉是个没盖好的楼房,后来,看我恢复得差不多了,那个乞丐晚上就在我身上乱摸,还脱下了裤子,但他没强奸我……”第五天,王芸趁乞丐不在,自己偷偷跑到了建筑工地上。“工头见我伤得很重,就收留了我,住了两天后,工头给了我50块钱让我回家。”王芸说。第七天,来到火车站的王芸又遇到了那位带她走的40多岁乞丐。“他好像着急把偷的东西交给那个瘸乞丐,让我等他一下,我没等,跳上一辆公共汽车,坐了一会下车了。”

第八天,王芸已经沦为乞丐了,身上的衣服在遭受殴打时已经被撕烂,从街上,又遇到一个中年乞丐,他让我做他的乞丐婆,说会‘罩’着我。”王芸说她没同意,瞅准机会溜走了。

“等我走到一家店铺门口时,老板帮我打了‘110’,救助站的也来了,就把我送到了安宁医院。”

“110”赶到后,见到王芸衣衫褴褛,迅速联系了沈阳市救助中心,该中心将她送到了沈阳市安宁医院。在安宁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王芸的病情有了进一步好转,在她入院第10天左右,她突然记起了自己娘家的电话。

可是由于娘家的电话无人接听,王芸继续留院治疗,救助站也未能与她的家人取得联系。

与此同时,王芸的丈夫林先生也在家乡抚顺报警、贴寻人启事寻找着自己的妻子。“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以泪洗面。”王芸的丈夫说。

当他再去王芸娘家询问时,娘家人埋怨他又没照看好自己的女儿,林先生怕亲属为她担心,就谎称王芸找到了。王芸的家人看到来自沈阳的未接电话也就没有留意。

妻子走失的时间越来越久,终于王芸丈夫向亲人承认了妻子至今未归的事实,王芸娘家这才查到了来自沈阳安宁医院的未接电话,王芸丈夫经过21天终于找到了妻子。

害怕妻子提到沈阳的经历犯病,直到昨天认为妻子已经基本痊愈,他才敢带着妻子到沈阳报案。

昨天15时许,在记者的陪同下,王芸和丈夫来到沈阳站前公安派出所报案。

民警带着王芸,一点一点地回忆当天的事情,终于找到了王芸记忆中第一次遭殴打的变压器箱。在箱子后面,民警发现了王芸遗失的鞋子。

“这样看来,王芸虽然有精神疾病,但这鞋子证明她当时确实遭到了殴打。”派出所值班所长李军说。但王芸的讲述并未能为警方提供更多有价值的破案线索。“除了第一现场,其他犯罪地点讲述得太模糊了,尽管我们找到了嫌疑人实施暴力的第一现场,但对抓捕嫌疑人没有更多价值。”

沈阳站站前派出所值班所长李军说。根据这样的情况,16时,派出所紧急布置警力,在沈阳站前广场周边展开排查,王芸在丈夫和记者的陪同下也开始在沈阳站站前广场寻找记忆中的几个“丐帮”成员。10分钟后,警方的排查工作没有进展。“再等等,晚些时候也许还有一部分乞丐会聚集在附近。”值班所长李军安慰王芸说。15分钟后,寻找到站前纪念碑下的王芸表情变了……“就是那个人……”王芸小声对丈夫说。记者看到,一个白衬衫脏成灰色的少年在纪念碑西侧的一个面包车后面横躺着。

卷毛、1.7米的个子、眼睛有点斜……一名记者不动声色,悄悄离开了广场,同时另一名记者留在原地盯住了躺在那里的青年。3分钟后,记者带领派出所刑侦副所长赵忠军从两侧包抄过去……“别动!”赵所长一声断喝吓了青年乞丐一哆嗦,乘机将青年乞丐按住。

意外的是,一名嫌疑人被抓获后王芸却“变卦”了,她不愿指证嫌疑人转身要走。“根本没有发生那事!他(指‘斜眼睛’)当时是想强暴我,可是我奋力反抗,根本没有那事。”王芸显然有些激动,“那个老乞丐也只是猥亵我,没强奸我!”

在丈夫和记者的劝说下,王芸勉强来到派出所但仍拒绝指证嫌疑人。在民警最后的审讯中,“斜眼睛”乞丐交代,当天他不但对王芸实施毒打而且对王芸实施了两次强奸!

“她一定是被人强暴过,我爱人的大腿内侧有很深的抓痕。”王芸的丈夫红着眼眶说,“她说谎一定是因为怕我知道这事情跟她离婚,她真傻!”

据警方透露,被逮捕的那名“斜眼睛”今年17岁,沈阳人,是长期在沈阳站混迹的乞丐。据嫌疑人交代,当天的另一名小乞丐外号叫“刚哥”,已经很久没在沈阳站附近出现,至于跛脚乞丐头和那名40多岁的男乞丐,“斜眼睛”说那是“刚哥”带来的,他不认识。“由于头部受到严重撞击,王芸对所发生的事并没有连贯性的回忆,她不愿指认嫌疑人,这给案件的审理带来了很多困难。”派出所民警说。

截至昨晚22时记者发稿时,尽管民警和丈夫苦苦劝说,但王芸仍拒绝指认嫌疑人。本报记者冯勇实习记者李晔

如果没有更好的选择,我肯定舍不得辞职的。但目前这更好的选择是不是真的更好,我却拿不定主张了,希望大家能帮我出出主意。

我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女的,只是比较要好,她目前已经结婚),去年初她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业务是做企业形象设计(企业包装、Logo设计……)和网站建设,到现在生意一直还不错,感觉比较稳定(真实的财务状况我不是很清楚)。

她当初开业的时候由于资金周转不灵,于是向我借款10万元,承诺年利为8%,利息按年结算,本金我可以随时抽回。去年底她准时付了我8000元利息,我看这个钱来的真容易,很是合算,于是我决定再把本金借她用一年。

她希望我能接手公司,因为她想为她老公专心抚养下一代,这样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管理了。

她提出来给我的工资只能是3000元一个月,公司注册资本50万,我的10万按入股算,分20%的红利,另外由于我是亲自经营,再加10%的红利作为支付我的管理费。

她说公司的年利润现在维持在20万到30万之间,她希望我来了之后能做的更好。

我大概算了一下,20万的30%是6万,再加3万6的工资,那我的年收入是9万6,和我在原公司基本持平。但是如果我经营的好,那我就可以获得更高的利润。

哪个男人不想自己创业?而且我没有女朋友不用担心失业了会有后顾之忧。本意上我是很想干的,可又觉得这事儿是不是有点儿不靠谱儿?她的人品我倒是信的过的。那我还在担心什么呢???可能还是担心收入是否能保证,是否能多于我现在的工作。担心我自己的能力,担心这行业的前途……

更担心我的将来,万一我要是失去了稳定的工作,而创业又失败,那我不是一无所有了吗?而现在我好歹还有份稳定的工作。

5000元月薪,3000元工资,8%的稳定年利,30%的投资分红……这些天这些数字就老在我脑袋里转啊转的……

“潜水出来发的第一个贴子就是求助,真不好意思......”希望大家不要吝啬自己的砖头,也许眼下只有砖头才能让我更清醒吧。

还是继续当你的债主吧!不要做你不熟悉的行业。我和这类企业接触很多,我的几个朋友也在做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普遍不景气,竞争激烈,新开的小公司能维持生计已经不错了。去年开的,就能赢利20-30W,如果不是有后台,就是

这个企业投资恐怕有你的10W也就够了,除非规模很大。不过,从年收益20-30W来说,也就投资10W的水平。老大,恐怕。你的¥¥要飞,去做心理准备吧。

还是做债主。广告行业现在不算很好,一般都是为了广告做广告,对市场、企业、客户群体没有指导性。如果你不熟悉这些,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接手公司?什么概念?职业经理?换老板?如果是职业经理,你有什么优势比你的同学干得更好?简单的看,人家是两个人,你是单身,关系网就比你大一倍。如果换老板,你就欠你同学40万,按8%回报就是32万,你掂量吧。还有如果我开公司借别人10万,公司年回报20万以上,我又没有其它好的投资项目,我会把欠款尽早还了,毕竟8%不是小数字,我看这事有点悬。我的建议:你的同学因怀孕不能工作还有3-5个月,你用这段业余时间,仔细考察公司和市场,然后再下结论。事缓则圆。

先去公司了解一段时间再做决定。比如公司现有客户资源(各类别)以及公司人员现况,从而判断公司经营预期。

同时你还可以做另一种选择,前提是对自己管理能力有信心接下为股东的建议你去找一名职业经理人帮你打理,相对而言你有退路,即目前的工作。

你先详细了解它公司的业务来源。然后想想,你接手后是否也能这样找到订单。

不赞成辞职。虽然说自己开公司比给别人打工有诱惑,但是有两点对你很不利:

1,你的工资和你去合伙人的公司的工资相差不大,但是从风险来说拿工资比自己开工资稳定多。虽然你的朋友说每年能有20到30万收入,但是这个数据确切吗?假如你来管理能达到她的水平吗?很明显,里面的风险非常之大。

2,如果你同意你朋友的条件那你就从债权人变成合伙人,按照你朋友的说法你借给她的钱只占20%的股份,但是事实是不是这样呢?她有没有投资40万进去呢?假如她只投入很少的资金或者没有投入资金只是利用你的借款开的公司呢?所以很难说你这10万元究竟应该占多少股份;相信朋友固然好,但是也要留一点戒心,不能让人糊弄。

再说你的债权变成股份,假如你又经营公司失败之后你会面临一个绝对的绝境,工作没有了,钱也没有了,你会一无所有,或者你连朋友也没有了!如果你还是继续工作的话,你会保有目前的一切。虽然我一向支持自己创业,但是象你现在这种情况我认为还是给人打工比较好。

在经历多年高速增长之后,长期资本是否对中国投资环境判断有所改变,因此选择逐步撤离中国内地?

6月13日,商务部发布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外资投资企业数量与实际利用外资金额均出现下降。1-5月份,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6437家,同比下降4.75%;合同外资金额649.71亿美元,同比增长14.88%;实际使用外资金额223.66亿美元,同比下降0.79%。

而令人瞩目的是,近两个月来,中国外商直接投资(FDI)却呈急剧下降趋势。商务部早先的数据显示,5月份FDI金额为48.93亿美元,同比下降22%,而该数据已经连续两个月同比下降。4月份的FDI仅为40.8亿美元,同比下降27%。

有媒体观点认为,商务部公布数据的变化,正反映了中国内地持续对房地产等行业实行宏观调控,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底集体学习强调提高利用外资质量、内外资所得税酝酿合并等一系列反省引资政策的大背景下,外商投资积极性有所降低。

“没有必要过分关注几个月的数字,”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对本报记者表示,“上述FDI数据变化幅度很小,说明不了太多问题。毕竟,货物贸易、实质经济部门与虚拟经济部门不同,不是几个月甚至几个小时就能决定最终盈亏命运的。”

“看上去数额微微下降,但对比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数量与实际使用外资,粗略地来看,投资企业的平均规模反而比去年同期提高了至少4%;如果对比合同外资,可以看出今年签的项目规模膨胀更是明显。”

另外,“减少的是真外资还是假外资还很难说。”梅新育认为,1-5月对华投资前十位国家/地区依次为: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日本、韩国、美国、台湾省、开曼群岛、新加坡、德国、萨摩亚,其中数个是国内企业资本“出口转内销”路径的热门选择。

软库金汇集团执行董事长温天纳向本报记者表示,中国吸引FDI的魅力,至少从中期来看不会有大的变化,也不会受宏观调控的太大影响。加拿大CNQ证券交易所主席IanBandeen在今年5月底接受本报采访时也曾表示,国外投资者看中中国的成本优势与自身市场,而这两个因素都有相当的稳定性,并不受某个时期的调控影响。

温天纳说,国家外汇管理局在1月底和4月初发布了关于境内居民境外投资直接或间接设立、控制境外企业以及个人境外投资登记、外资并购外汇登记的有关规定,他猜想这会影响到一部分财务投资者,从而一定程度上影响到FDI的数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