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为寻刺激专到厕所偷拍女人如厕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6:12:08

“这些司机的行为构不成犯罪,不用承担刑事责任”。针对许多人担心这7个“奔的”司机是否会被逮捕的担心,郑州天翔律师事物所的李华阳律师答复说。

李华阳解释说,出租车司机开走自己租赁承包的车辆,并不是以占有或者非法倒卖为目的,而是直接开进了公安局。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讨回自己的押金,是想中途撕毁自己和出租车公司的合约。这只是一种民事违约行为,因为采用的形式比较极端,算是一种民事违法行为,但不构成刑事犯罪,因此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李华阳律师说,这些司机所要负担的责任,只是按原来的约定,在开走车辆期间,继续向公司交纳承包费。

昨日下午,记者通过杭州电话叫车中心28811111,跟一位“奔的”司机肖先生联系上。对于河南7名司机开车回河南老家事件,肖先生表示完全支持。”我们的处境需要关注,也需要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他说。

肖先生说,作为外地人,来杭州就是挣钱的,7名河南同行并不容易,他们也需要养家糊口,但现状是他们挣不到钱,

在车价都一样的情况下,“奔的”的承包费用要比其他车辆高,而且其他成本也比较高。据肖先生介绍,除非上高速公路,在市区开“大奔”油耗很大,每天的油钱平均要比一般出租车多出30多元。因此“奔的”的大部分时间会用于接跑长途业务,而不大会空车在市区“荡生意”。有人算了一笔账:奔的承包金平摊下来是每天近400元,油费如以一般情况来算,每天约需近200元。修理、保养不算,每天做600元生意才能保本。“很多奔的司机大都挣不够本。”

肖先生认为,这7名河南同行因为老是赔钱,他们不想再做了,他们承包了一年,想要退回剩下的7万元押金,但没有协商成功,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方式。他们的利益在杭州得不到当地政府部门的保护,把车开到自己的老家,寻求老家政府的保护,是完全维护自己利益的行为,谈不上违法不违法,这就像在国外留学的学生寻求中国大使馆保护一样正常。现在一些媒体把他们说成逃,张先生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妥当,因为只要他们给公司交钱,他们想把车开到哪里都是正常的。

“这个事件至少表明了杭州这些出租车公司的退出机制不够完善”,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道兴介绍说。

刘道兴分析说,司机们选择把车开回公安局,是个很明智的决定,他们是想寻找一个政府的依靠,找到一个相对平等的谈判权。不能简单地把这些司机的行为归结不讲信誉或者撕毁合同,更不要提高到违法或犯罪上去。

这7名司机集体“出逃”,反映出杭州这些“奔的”公司的退出机制不够完善,司机们在无奈之下,只有采取了过激行为。对于这个事件,杭州的出租车公司和政府部门也应该反思,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奔的”大面积亏损,生意没法作下去。也更应该考虑下,有适当的退出机制,让这些司机们可以后退的余地。如果亏损只有司机们单独承担,出这些矛盾也只是迟早的事。

另外,对于这些外地的出租车司机来说,也应该增强自己的风险意识和法律意识。要有在市场经济下辨别和承担风险的能力,不能总是采取一些非理性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刘道兴说,这个问题既然出来了,双方都要冷静下来,都退让一步,圆满地把这个问题解决,才是最好的办法。(今报记者姜柯安李长需)

本报讯(记者赵鹏)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今年起,无论是企业还是事业单位的职工,如在上下班途中遭遇机动车等事故将有权获得国家统一规定的工伤保险赔偿。这标志着工伤保险的覆盖范围从此前的只针对企业扩大到事业单位和民间非营利组织。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胡晓义说,劳动保障部会同有关部门日前发出的通知指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其工伤范围、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待遇标准等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执行。

据介绍,事业单位的工伤保险分为3类情况:不属于财政拨款支持范围或没有经常性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参加工伤保险基金统筹;依照或参照国家公务员制度管理的事业单位,执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伤政策;上述规定范围以外的事业单位,可参加统筹地区的工伤保险,也可按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有关工伤政策执行。

“中国目前的事业单位正在逐步走向市场,其中有些单位规模不大,对风险的承担能力不强,如果让这些单位独自承担职工的各种职业伤害和上下班途中机动车事故等工伤风险,将会给它们带来无法承受的压力和负担。”胡晓义说。

信报讯(记者郭志霞)因在新世界商场地下超市男卫生间等处放置爆炸装置,21岁男子魏海波被公诉机关以爆炸罪起诉到崇文法院。记者昨天获悉,此案已被正式受理。

公诉机关指控,2005年上半年,魏海波出于报复社会的目的起意实施爆炸行为,随后在其老家自制爆炸装置。同年7月5日,他携带多枚自制爆炸装置乘坐火车来到北京。7月6日至8日,魏海波先后在本市宣武区饶丰宾馆805号房间床下、北京天坛公园东天门中门、崇文区新世界商场地下超市男卫生间、北京火车站站前广场西侧南花坛分别放置4枚自制爆炸装置,7月8日下午两点多,北京火车站站前广场所放置的爆炸装置引爆。魏海波随后被查获,警方同时起获其随身携带的自制爆炸装置,其余爆炸装置后也被起获。

红网1月11日讯(记者刘怡斌)今天下午,在全国春运电视电话会议后,湖南省政府、省春运领导小组随即召开全省春运电话会议,副省长、省春运领导小组组长郑茂清在会上强调,要落实责任,精心组织,确保完成“十一五”开局年春运工作任务。

郑茂清在会上指出,在40天内要完成这么大的旅客发运量,任务十分繁重,同时也面临不少的困难。按照湖南客流的规律,春节后民工流、学生流、探亲流集聚叠加,形成客流高峰的时间可能会更加集中,疏运任务较重,节后交通运输压力大。按照广铁集团春运方案,今年铁路继续实行“停短开长”,并且新增了停办或限办客运业务的车站,我省短途客运能力减少。衡阳等站安排应急临客较多,而客车车底不足,增加了湖南节后应急临客行方案的实施难度。按照以客为主的原则,铁路将继续大幅度开行直通临客,将使湖南企业发运广东和上海方向的物资很难保证需求。加上今年春运期间可能出现阴雨、雪天和冷冻恶劣气候,将使道路运输带来困难。

郑茂清强调,对今年春运一定要高度重视,精心组织,科学调度。一是科学安排运力,确保旅客运输快捷方便;二是要积极做好引导工作,努力实现民工有序流动;三是要发挥综合运输优势,提高应变能力;四是要兼顾货运,安排好重点物资运输。

“运输安全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社会稳定,必须摆在春运工作的首位予以高度重视!”郑茂清在会上还透露了今年全省春运安全的总体目标,即不发生一起死亡10以上的群死群伤特大恶性交通事故,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特大交通事故明显下降,把一般事故降低到最低水平。

为此,郑茂清要求进一步强化安全意识,落实安全责任制;要严格准入制度,禁止不符合安全技术要求的运输工具和未取得营运从业资格的驾驶人参加春运;加强站场安全监管,严格'三品'查堵;加强线路安全运输安全畅通;查处交通违法行为,制止车、船超载。加强治安管理,创造良好的施行环境。

省军区、省政府办公厅、省委宣传部、省发改委、省经委、省交通厅、省公安厅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出席了今天的会议。

近日,东南沿海某药厂的一位销售经理前来本报,述说他所亲身经历的高药价利益链和内幕。

他所说的是否客观?是否具有普遍性?如何才能更好地缓解看病贵的难题?本报约请卫生部前司长、大学院长、医院院长、外科医生、药师以及行政法学专业人士,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假如某种处方药的定价为每盒100元,那么给医生的回扣大约40元;花在药品推销员身上的成本——包括底薪和提成,最低10元;中间商——医药公司要赚10元;医药招标中的花费约为15元。75元就这样用掉了。而生产商——医药企业的纳税约14元,原材料、生产成本、企业管理费用、销售成本、工人工资一共才11元。

廖志仁(深圳某医院院长):100元的定价和11元的成本,其中的回扣空间不言自明。这说明药品的定价是成问题的。计划经济时期,药品的价格完全由政府决定。而市场放开之后,医药企业受商业利益的驱动就在价格上做文章,以高价格、高回扣作为促销手段,形成恶性竞争。

于宗河(卫生部医政司原司长):在目前的药价中,很大一部分被用作了营销成本,最初医药代表正常的推销方式已经被整个利益链条扭曲了。在很长时间里,药厂的药品推销员抱怨医生,医院和医生是受责备的。医患的矛盾加深,接着形成了一个怪圈。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某一件事采取措施就能解决的,必须从体制上来解决。

先说回扣,我们称之为“临床费”。给医生的红包一般是1000元到20000元不等,这要看具体情况。一般来讲,30000元能摆平一个三甲医院。

今天的“临床费”不仅表现在现金上。有些医药代表是帮医生发论文。大夫需要评职称,所以我们把“临床费”送给了报社、杂志社。有些是给医生的亲人提供出国方便。医药代表还会培养一些胆子大的“枪手”医生,药品说明书上规定一天只能用一支的,“枪手”可以用5支;有些不需要用的,“枪手”也可以用。

杨先生(外科医生):这老兄的说法有点夸张,回扣一般不超过药价的20%。他说的40%的回扣实际上还包括了医院销售药品的利润。我工作后是到第二年才拿到提成的。这部分钱是科里发放的,和奖金归在一起。如果你不拿,那无疑违背了潜规则。

汪先生(杭州某医院药房医生):回扣确实是有,但产生的原因在医护人员工资不合理性。现在医生的学历都很高,基本是硕士毕业,博士也不少,但价值得不到体现。以我为例,医科大学本科,在药房工作5年,一个月可支配的收入只有1700元。这种心理不平衡在医护人员中很普遍,只好通过灰色收入来弥补。

过去我做医生时,都是劝病人少做检查,用便宜的药,从来没有想到过回扣的问题,什么药能治好什么病才是我们考虑的。那时我们没有陷入利益驱动,就能做医生该做的东西。而现在一般公立医院,财政拨款只占医院总支出费用的2%-5%,只有少数大医院能获得10%,还有一些公立医院完全没有拨款。于是,医院作为福利机构的一面被日渐淡化,作为营利部门的一面被强化。药品的整个利益链也因此产生和被拉动起来。

尽管拿了回扣,但许多医生其实并不满意。因为这种收入不被社会认可。他们其实更想心安理得,以自己的医术获取合理的薪酬。奖金又是和医生能开多大数额的医药费挂钩的,这就导致医生们想方设法给病人开出高昂的医药,过度医疗的现象四处蔓延。

我认为,医生职业作为一个带有福利性质、救死扶伤的特殊职业,在工资上不应该搞市场化。公立医院的医生工资应由政府定价,浮动的奖金部分不应过大。我过去在考察英国、加拿大等国的公立医院时,发现他们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工资是相对固定的。

廖志仁:在杜绝医生收受回扣上,我们医院从明年开始,不再将医生开药和收入直接挂钩。另外,在我们医院,单价超过30元的药品一般都进入监控范围。我们也通过经常变换药厂,打破医生长期对某种药品的“青睐”。下转第2版此产生和被拉动起来。

执业医师法对医生的处罚力度应该加强。在收受回扣这个问题上,如果情节严重的应该取消其执业资格。否则他虽然被这个医院开除了,仍然能在其他医院工作,这会使他有恃无恐。

时间向前推移262年,公元1744年,农历八月廿三,乾隆皇帝一道圣旨,3000户八旗子弟相继离开了皇城根儿下的百年老宅,越辽河北上来到拉林。在乾隆的圣旨里,称其地为拉林阿勒楚喀。

此后,包括索额图、和珅、鳌拜、谭泰、付恒等八旗子弟的族人们,在拉林地区按各旗方位建起24个旗屯,称为“京旗24屯”,这些戍边的八旗子弟,一边守护着清朝的北大门,一边务农自立,过起亦兵亦农的“兵团”生活。

而今,大清已成历史,旧时的八旗贵族已成地道的农民,然而,他们还在用自己的方式续写着“京旗文化”的历史。

公元2006年1月4日,农历腊月初五,索额图第十二代孙何玉歧卷了支旱烟,又和邻居付英儒杀了几盘棋。

63岁的付英儒其先辈是乾隆九年戍边到拉林的,但他已不知道自己的满族姓氏了,付老说,自己家是小族没什么名气,他对何氏家族很是羡慕:“早年,老何可是正宗的正黄旗贝勒爷,索额图那是康熙的老丈人,像我们这样的人见着都要问安。”

付老说的“早年”是262年前的乾隆年间,那时的何氏姓赫舍里,何氏祖谱上记录着何玉歧是赫舍里·索额图的第十二代孙。那时,赫舍里氏在北京城的主要生活就是遛鸟、喝茶、听戏。

如今73岁的何玉歧是拉林镇红旗乡孤家子村的农民,他的主业是种地,但在农闲时,下棋、抽旱烟、和族人们唠唠祖上的事儿,就成了何老的主要营生。

“满族以西为大,‘老影’都放在西墙,所以在我们这儿,西炕是不能坐的。”

2000年,一本叫《拉林阿勒楚喀京旗原案》的清朝档案被发现,档案记录了262年前索额图、和珅、鳌拜等家族大移民的整个过程。

拉林的八旗后裔们从没忘记过那段辉煌的家族史。每到大年三十,何氏家族就会跪请出“老影”(即祖宗的画像),族人会从各处赶来,一起祭祖,谈起那段历史。现生活在拉林镇双桥子村的和珅后人和氏家族亦如此。

何玉歧说,索额图的“老影”近3米高,1994年被盗。现在何玉歧家保留了一张“老影”的复制品,何老还是把它卷好在家里西墙上。何老说:“满族以西为大,‘老影’都放在西墙,所以在我们这儿,西炕是不能坐的。”此时,记者正坐在西炕上,听了何老的话赶紧尴尬地坐到东炕上。

随后,何老给记者讲起了家史。“我们祖上就是带着这张“老影”,在乾隆九年到拉林阿勒楚喀的。”何老说,多少年来,谁问起拉林的满族人,都会说自己“由于京城”。

拉林镇镇长贾洪林介绍,该镇各村的名字多以旗名为名,当年的“京旗24屯”现在在拉林都可找到,比如现在的双桥子村就是镶红旗的头屯,和珅后人和英琦家就住在那里。这些戍边八旗子弟也给拉林留下了大批历史文物,据拉林镇初步调查,珍贵文物就有3000余件。

“这次戍边,应该以经济目的为主,军事目的为辅,有点儿像‘上山下乡’。”

哈尔滨社科院副研究员、京旗文化研究所所长王晶女士向记者介绍了那段历史真相。

清朝时期,满族为贵族,生来不用劳动便拿朝庭俸禄。乾隆九年时,即公元1744年,京城的满族八旗子弟已人满为患,给政府财政造成巨大负担,加之东北常年受罗刹国(今俄罗斯)侵略,清政府决定将京城内“闲散旗人”3000户迁至拉林。

此后,这3000户八旗子弟在拉林过起亦兵亦农的“兵团”生活,按八旗编制,每旗有头屯、二屯、三屯3个旗屯,称为“京旗24屯”(亦说“京旗32屯”,按东八旗、南八旗、西八旗、北八旗,共32屯,但今在拉林地区有地名可查的有24个旗屯)。

王晶说:“这里靠近俄罗斯,土地肥沃广阔却无人开垦,还有,这里是满族的发祥地,清政府有让他们回到祖宗的发祥地、恢复本民族习俗的意思。所以这次戍边,应该以经济目的为主,军事目的为辅,有点儿像‘上山下乡’。”

现在的拉林镇,13个村,74个屯,耕地面积167377亩,总人口6万人,其中满族人口37000人,已成为哈尔滨南部的第一大镇。

“过节、结婚串门走礼叫‘走事儿’,‘走事儿’时,年长些的妇女进门还行清时的礼。”

在孤家子村,村民们讲话一点没有东北口音,年轻人的普通话很标准,而上些年纪的人,说话都带着几分京腔。

为了不让记者犯规矩,在何家做客的付大爷京腔京韵地低声提醒:“别说错了话儿,在这儿得管勺子叫马档子(音)。”付老讲,索额图的小名儿叫勺子,为了避讳,满族何氏都叫勺子为马档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