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责面对妻子有心无力 购买壮阳药遭欺诈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5:29:00

为了养活一个家,没有劳动能力的李大强学了算命的本事。约从1998年开始,李大强独自一人到了江津珞璜,开始摆地摊算命,并定期把挣的钱捎回家。王维秀则拖着三个孩子,留在贵州农村种地为生。

由于丈夫少回家,常年独守空房的王维秀难耐寂寞,勾搭上了小叔子李大恒。算命先生李大强算天算地,却没算到妻子会红杏出墙:两人在贵州老家同居生活,已经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

去年冬月,李大强回老家看望妻儿,正好撞见王维秀和李大恒在偷情。东窗事发,王维秀向丈夫摊牌,要求离婚。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李大强当然不同意离婚,同时怕妻子外出打工跟人跑了,也不同意其外出打工。于是,李大强带着王维秀到了江津珞璜。

作为男人的李大强,一想起妻子和自己弟弟有奸情,就要把王维秀骂一顿,李大强还威胁说,如果再敢乱来,他就砍死王维秀。

王维秀给远在贵州的李大恒打了电话,表示:为了和李大恒在一起,他们只有把李大强弄死。

2004年12月25日,李大恒赶到了珞璜与王维秀相见。两人当晚就准备请人把李大强杀死,无奈对方没有答应。雇凶不成,两人决定自己动手。两人约定,趁李大强不注意,悄悄用木棍将其敲死。

商量好后,27日凌晨,一直守在珞璜租赁屋外的李大恒,趁李大强半夜上厕所之机,手持木棒朝李大强头部猛击,并将李大强推进屋内,按倒在地,捂住其嘴巴,王维秀见状,赶紧上前卡住李大强的脖子,致其窒息而死。之后,两人怕李大强不死,又用橡皮筋将其颈部套牢,沉尸水库。

残杀亲夫后,王维秀连夜与李大恒回了老家。20多天后,水库缺水水位下降,李大强的尸体被人发现,两人一同落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两人死刑。

麻生22日上午在内阁会议结束后的记者会见上说:“邻国有10亿人口,拥有原子弹,军费开支连续17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而具体内容的透明度却极低。正在成为相当程度的威胁。”

麻生还对日本最大反对党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在美国兜售的“中国威胁论”给予声援:“对(中国军费)透明性抱有疑虑,前原说的意思没错。”

前原诚司本月9日在华盛顿的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演讲称,中国“以经济发展为依托,推动加强军力与军事现代化,这些构成现实威胁。”此前,日本内阁阁僚从未在正式场合公然宣扬“中国威胁论”。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虽然中国拥有核武器,但并不能就将其视之威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驳斥说,作为一名日本外务大臣,煽动这种毫无根据的中国威胁论调,极其不负责任,并质疑麻生“到底意欲何为?”

在日本政坛,麻生素以对华强硬著称。今年10月底小泉组建第三届内阁时,把麻生安插在外务大臣一职上。麻生就职以来,时不时就中日关系风言凉语。上述言论只是把他心里所想,化为官方姿态。

值得警惕的倒是,追溯近年来中日关系种种曲折,日本明里暗里煽动“中国威胁论”,从未将息。

去年12月,日本政府出台“新防卫大纲”,第一次把“中国威胁”的字样列入官方文件。而当时西方媒体评论认为,新防卫大纲实际上暴露出日本军事野心。

在此之前,日本防卫厅发表的2005年度《防卫白皮书》中,用相当篇幅渲染所谓中国海军“战略空间扩大”、空军向“攻防一体化”转型等,同时不厌其烦地用国防预算数字的演绎手法暗示“中国威胁”。

今年年初,日本防卫厅内部一份“西南诸岛有事对策”曝光,该文件以阻击第三国对“西南诸岛”的“入侵”为假定,并把中国领土“钓鱼岛”纳入其防御作战计划。

2月份,在日美两国防长、外长间的“2+2”会议上,双方竟把台海问题列入日美“共同战略目标”。在推动这一条文中,日本扮演了不光彩角色。另据媒体新近披露,日本将与美国在明年1月举行史无前例的“离岛夺回演习”。两国主流报纸随后一针见血指出,此举显然针对所谓“中国军力增强”、“日本西南岛屿面临威胁”。

日本朝野关于中国军事威胁的言论遭到中方严厉反击。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针对前原诚司的说法指出,中国2004年军费开支为256亿美元,而日本军费开支是中国的1.62倍,按照人均军费开支计算,中国为23美元,日本为1300美元,按照军人(自卫队员)人均军费开支,中国为1.3万美元,日本则为20万美元,是中国的15倍。

秦刚反问:“日本领土为中国的1/25,人口为中国1/10,维持如此庞大军费目的何在?现在却说中国构成了现实威胁,请告诉我这种威胁在哪?”

日本部分政治人物的此类“身传言教”对毒化中日关系、隔阂双方国民感情起到推波助澜作用。

日本保守派报纸《读卖新闻》与美国盖洛普11月联合实施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73%的日本人认为中日关系“糟糕”,72%受访日本人“不信任”中国。

《读卖新闻》借此煞有介事地分析说:76%日本人从中国增强军力感到了“威胁”,“这也许是日本国民对华感情恶化的最大原因”。冯武勇

本报讯(记者龙果)只因走错家门,竟被当作小偷。12月18日凌晨2点左右,多喝了两杯酒的璧山鑫赢机械厂职工秦定义竟被一些群众杀死。

48岁的秦定义是合川市太和镇人,年初随厂从沙坪坝区青木关搬到了璧山县青道,并在中大街租下一间民房与70多岁的老母陈昌华生活在一起。据鑫赢机械厂负责人介绍,秦定义平常工作还不错,为人也好,就是好酒,一天喝几次。

18日凌晨零点过,秦定义和两个朋友到离家不远的“姐姐串串香”喝了酒。据串串香的老板介绍,当时一桌人共要了8瓶啤酒。

昨天下午,秦定义的妹妹介绍了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18日凌晨,秦定义误走到了隔壁一栋楼与自家相同楼层相同方向的一家人门口敲门,当时那家只有一个女的,听到敲门声,误认有贼,遂高呼“有强盗”。众邻闻声而动,将秦定义堵于楼内,又有人送来石灰一袋,洒在秦脸上,更有人拔刀而出,向其左腿连捅4刀,右腿也捅了一刀。与此同时,有人向110报了警,青木冈派出所警察迅速赶到,叫来救护车将秦定义送往医院,但终因抢救无效身亡。

秦定义的妹妹昨天介绍说,据她的了解,哥哥当时身穿厂服,在挨打时还说过“我不是小偷”,并求众人住手。

事发时高喊“有强盗”的妇女尹国菊的丈夫兰治义昨天介绍说,他母亲住在附近,也闻声赶来参与了打秦定义,目前被公安机关送进了看守所,“今天妻子看母亲去了。”

兰治义说,事发当晚自己在单位加夜班,只有妻子一人在家,妻子听见敲门声后连问数次,见门外无人应答,便手拿刀子拉住防盗门内把,同时高喊抓贼,后来才听说人被杀。

记者调查发现,秦定义的家住在中大街19-26号之间1楼右侧,其错去的房屋在中大街17-34号之间的1楼右侧。两栋楼紧紧相邻,几乎一模一样,正面均为白色磁砖,连楼底的卷帘门都一样,而且背面也都是灰色墙体,且两栋楼都是5层,楼道入口处均为钢管防盗门。

针对“误杀”,重庆静升律师事务所律师岳敬华指出,既使是犯罪分子,在其丧失抵抗后也不能殴打,只能扭送公安机关,何况死者只是走错了门。因此,哪怕动刀者只是误杀,也触犯了刑律,构成犯罪。

采访结束时,秦定义的妹妹表示要请媒体帮忙寻人。她说,哥哥数年前与嫂子离婚,有一女儿,现在估计在江北区打工,身份证上的名字叫秦国娟,现在叫秦燕。

本报讯(通讯员李南)21日,43岁的湖北男子孙某因涉嫌多次强奸亲生女儿,被集美区检察院推上法庭,罪名是强奸罪。

4年前的夏天,孙某年仅16岁的女儿从老家湖北到厦门找父母。当时父亲孙某和母亲王某暂住在集美区杏林西滨村一简陋的出租房内,出租房只有一间卧室,卧室内放着两张床,父母睡大床,女儿睡小床。

不久,孙某跟女儿说要带她去看海,女儿很高兴。可是,孙某却把女儿带到西滨村蔡林社的一堆草丛里,要女儿和他发生性关系,女儿挣开父亲后逃跑,但没跑多远就被父亲追上,抱到草丛堆里,实施奸淫。

从此女儿仿佛生活在地狱。孙某供认,4年来,他总共与女儿发生了150多次性关系。

此后,孙某就经常在妻子上班后,奸淫女儿。再后来,孙某甚至在妻子熟睡后爬到女儿的小床上,捂住女儿的嘴巴,强行奸淫女儿。一次女儿反抗并大叫,熟睡中的妻子被惊醒,惊讶地看见丈夫正在强奸女儿。孙某对妻子说:“就做这一次,以后不会了。”

软弱的妻子没敢说话。在这之后,孙某仍然会在夜里强奸女儿,女儿要是反抗,孙某就会找些理由把妻子和女儿痛打一顿。

2003年的冬天,女儿怀孕了。孙某坚持说孩子不是他的,让妻子带女儿去流产。王某只好带着女儿到私人诊所堕了胎。孙某拿了一包避孕药给妻子,让妻子交给女儿吃,但妻子没有拿给女儿。

有一段时间,为了逃离父亲,女儿外出打工,并提出要搬到厂里面去睡。但是,孙某不让女儿搬走,还把妻子赶到厂里面去睡。女儿几次跑掉都被孙某找回,孙某还威胁那些收留女儿的人,说要砍他们。女儿也想过要报警,但母亲说报警会让大家丢脸。

2005年8月底,女儿逃到广东。但没多久,还是被父亲给找到了。父亲经常打电话到广东,威胁要砍收留女儿的人。9月12日,孙某女被迫回到厦门。

怕女儿再跑掉,孙某天天呆在暂住处看着女儿,他出去买菜,就将女儿反锁在家里。

15日早上7点多,孙某再次奸淫了女儿;10点多,孙某拿了几片黄色光碟,叫女儿陪他一起看。在遭到女儿的拒绝后,孙某独自看起了黄色录像。看完录像后,孙某又要奸淫女儿,在遭到女儿的反抗后,孙某就用一条电饭煲插头线抽打女儿,而后强行与女儿发生性关系,事后,孙某拿了避孕药逼着女儿吃。

当天下午4点多,女儿翻墙跑出去,拨打电话报了警。当晚,孙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孙某归案后,多次供认自己4年以来多次强奸女儿的事实。但面对检察院办案人员,孙某突然辩解自己在道德上有罪,在法律上无罪。

四川省、成都市有关领导一直守在现场组织施救。国家安监总局派员于23日凌晨2点赶到现场。施工方中铁总公司、中铁一局集团公司及业主单位四川都汶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相关人员也已赶到现场。

四川省政府已派医护专家对受伤人员进行一对一救治。目前受伤人员伤情稳定,遇难者善后处理工作已有序展开,当地社会秩序稳定。(完)

一个让人感动、震撼的起点,却因不能手术而结束,临别时的握手,灿烂的笑容被遗憾代替,但他们,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互道“珍重”!

两个病重之人,一个渴望尊严,一个渴望生命,带着对幸福的憧憬异地相逢,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握着的双手是那么有力!

“你也保重,你也保重……”带着不能手术的遗憾,昨(21)日,马建华与倪锡恒握手告别。

见面前的企盼、见面后的伤感,在两人离开福州握手的那一刻,在带病的马建华扶着病危的倪锡恒上车的那一刻,互道“珍重”的话语震撼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倪锡恒已于昨日离开福州前往郑州,今日晚上7时45分,马家父子也将与本报记者同机从福州返回成都。结局让人意外,但过程已够感动,包容的成都正等待你的归来!

昨日下午,在受捐者倪锡恒和捐献者马建华的等待中,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对两人身体检查的数据分析终于出来了。院方在一间屋子里,约见了马建华和倪锡恒,并要求全国所有记者不得进入该屋。在等待了40多分钟后,门被打开,马建华和倪锡恒的爱人扶着倪出来,后面跟着医院的相关工作人员。马建华垂着头,倪锡恒的爱人咬着自己的嘴唇,只有倪抬起头对着门外的记者们笑了一下,瞬间,笑容又从脸上消失。

倪锡恒说:“医院跟我们谈了,谈得很仔细,这个手术不能做了。”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平稳。旁边的马建华用手扶在倪的腰上,听到这句话,他抿着自己嘴唇,长吁一口气。

倪的爱人告诉在场的记者们:虽然手术不能做,心里有遗憾,可是,在这一过程中,毕竟感受到人们的关爱,心里很感激。

当倪和爱人正在收拾行囊时,马建华在护士的扶持下,专门去为倪锡恒送行。在医院门口,马建华扶着倪锡恒的肩,摇一下头,想说什么,但话又吞咽回去。倪锡恒握住马建华的手,时间长达两三分钟,然后,他用力摇动马建华的手:“谢谢你!”

马建华叹口气,看着倪和他爱人说:“对不起,没帮到你的忙……”倪打断他的话:“你的一片好心,我们将永远记在心头;我们走了,你自己也不要有什么压力,你也是身体有病的人,好好保养自己吧……”

汽车已经停在门口,虽然自己因为肺病而喘息不停,但马建华还是牵着倪的手,一步一步移动,把倪送到车上。汽车轮子卷起路面上的落叶离开,马建华立在地上,目送汽车,口中喃喃,“你也保重,你也保重……”

在送走锡恒后,马建华回到医院病房,他说,既然倪已经离开,看来这次福州之行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了,他也准备返回成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