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宣布新计划督促美国人学外语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28:31

新城将如何创造条件吸引人口流入?他透露,教育方面正在与北京建工学院、北京联合大学、首都医科大学等高等院校磋商安家落户事宜,医疗方面将有儿童医院、宣武医院,交通将有4、5号地铁延长线经过。对于新城的吸引力,他表示“非常乐观”。

千百年来,中国农民一直散居在广袤乡间的自然村落中。在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改革开放20多年来,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在城市化浪潮中挥别农村故园,进入梦寐以求的城市。然而近年来,一种“农民并非一定要进入城市才能享受现代文明”的观念正在形成。

江苏张家港市的韩山村,3年前开始进行社区改造,使原本富裕的村庄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巨变。和过去杂乱无章的村貌不同,社区高标准的居住小区“韩山福地”园内,清波荡漾、满眼花草、赏心怡人。

“过去韩山村虽然离城区仅2公里,但城市生活对村民们来说却很遥远。”韩山社区办公室主任顾耀毅说,社区带来的变化不仅是改善了农民的居住环境,更体现在以人为本的服务上。现在村民只要在家拨个电话,就能享受到水电维修、送水、送气、送花、送医、送报、送奶、送快餐等10多项全免费或补贴性的服务,村民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难题也大多能在社区内解决。寂寥的乡村生活如今也变得丰富多彩,“社区中心广场上,每天都可以看到百人晨练、千人夜舞的热闹景象。”

与韩山村一样,如今浙江绍兴县的新未庄村也叫社区。政府统一规划兴建的471栋仿清代江南民居别墅,粉墙黛瓦。清晨,家家户户的厨房里热气腾腾,但屋顶却不见炊烟——过去的灶台都换成了煤气炉。楼上楼下,不少人家的电话次第响起,传递着订货送货的消息——村里多数农民在不远处的市场或企业中务工经商。“走,到城里的超市买东西去!”料理完家务的妇女们相互招呼着走向公交车站——开到家门口的公交车,让她们过起了“时尚生活”。

在长三角,像韩山、新未庄这样的农村新社区比比皆是。居住其中的农民,过着甚至让城里人眼红的新生活。

经过一二十年城市化浪潮的洗礼,长三角各地政府渐渐意识到,城市化不可能把所有农村都变成城市,也不可能把所有农民都迁到城市。只有在城市化的同时,让依旧留守在乡村的农民也就地过上“市民生活”,才能实现社会的真正和谐。

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说,从国际上看,由于城市化过程中人口向城市过度汇集,产业污染对城市生态环境造成毁灭性损害,城市犯罪的增加给社会带来种种负面影响,直至给整个国民经济乃至国家都带来严重影响。因此,发达国家在城市化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出现了“逆城市化”现象,这也是一个规律。

长三角所处的沪苏浙三地,目前人均GDP超过或接近3000美元。专家认为,到这个发展水平,工业化和城市化都将出现一些新的变化。“逆城市化”就是其中之一。

“逆城市化”首先表现为,原本“城市专享”的现代化基础设施开始向农村延伸。2004年,浙江省全面启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去年就有1000个示范村和4500个整治村动工建设,一举拆除旧房1647万平方米,建设新房1819万平方米。浙江近年来还在全省推开“让农民兄弟走上油路和水泥路”的“乡村康庄工程”,目前至少有1万多个行政村的上千万农民,像城里人一样出门就乘公交车。

在上海,郊区在全市的地位,近年来已从“一个增长点”“组成部分”提升到现在的“重要区域”。一批现代化基础设施向乡村伸展,中心城区商业、教育、医疗、文化、体育资源抢滩渗透,郊区居民不必再羡慕城里的生活。

在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从2003年起,用3年时间投入200亿元,全面实施惠及农村千家万户的几件实事:建立以大病统筹为主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实施新一轮农村改水攻坚工程,用3年时间将农村人口饮用卫生水的覆盖面提高到95%以上;筹措资金2.3亿元,基本完成农村草危房改造任务;投资160亿元,建成农村公路4万公里。

浙江农办副主任顾益康说,多少年来公共财政都是重城市轻农村、亲工业疏农业,这事实上把农村和农民排除在改革开放成果的分享者之外,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补上了这必要的一课。据江苏省统计,从1989年到2003年14年间,财政支农支出由每年8.45亿元增加到76.3亿元,增长了8倍,年均递增17%。特别是2003年,实际支出数比上年增长27.7%,比全省财政一般性预算实际支出增幅高7.4个百分点。

“逆城市化”的另一个表现是,城市市民专享的福利制度开始覆盖农村。据浙江省省长吕祖善介绍,浙江在最低生活保障和孤寡老人集中供养上率先突破城乡分割,覆盖到农村,并同时推行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和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两项制度。到去年底,全省有51.4万农民享受低保金,农村“五保”对象集中供养率达81.8%。另外,全省已有71个县(市、区)的1800万农民参加基本养老保险,有50多个市、县(市、区)建立了医疗救助制度,已救助5.2万人。

中国小城镇发展研究院院长庄金锋在首届长江三角洲城乡一体化论坛上指出,城市和农村是两个不同的空间区域,有着不同的特点和各自的优势。城乡一体化应在保留城乡各自特点的基础上,创造平等统一的新型城乡关系,营造城乡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环境。

人民网北京3月7日讯7日上午10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明康、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李元就经济社会发展与宏观调控答记者问。

外国记者问起银行系统的改革的情况,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介绍说,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的银行系统改革准备已经基本结束,现在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公司治理结构和内部的一些改革。因此,应该说距离发行上市并不是太远了。他们上市是由董事会来作出决定,同时也取决于资本市场是否有合适的窗口。国内外的投资银行、财务顾问和会计师事务所也在积极工作,上市时机和地点选择等等问题也和这些中介机构所提出的意见有关系。

周小川说,中国几大家银行情况不太一样,所以总体来讲,改革的选择将一行一策,从方向上来讲,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的改革也是必然要向前推进。应该说在中行和建行改革取得进展和取得适当经验的基础上,就会继续推进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革。

中新网3月7日电台“319枪击案”今日有重大进展,被认为涉案的2名枪手中,1人溺毙1名饮弹自杀,皆已身亡。

据台湾媒体报道,“319枪击案”发生即将届满1年,据了解,枪手陈义雄(即秃头黄衣男子)已溺毙安平港,之后已火化,根据陈义雄家属的说法,陈有遗书称自己“就是凶手”。

而另一名枪手凶嫌黄宏仁则是在去年5月20日过后一周举枪自尽。据了解,黄宏仁是在住处举枪自尽,子弹贯穿头盖骨死亡,而在死亡过后半年,警方才在住处找到一把改造过的0.8cm口径改造枪枝和一枚弹壳,对比之后发现子弹和枪击吕秀莲的子弹一致。

项目小组于是进一步展开追查,发现黄宏仁自杀用的枪支是由李姓、吴姓等人之处取得,至于改造枪枝的制造者同样为唐守义。

台湾涉嫌319枪击案的三名疑犯离奇死亡2004年12月16日据悉,三一九枪击案又有了新进展。台湾警方表示,正追缉一名在枪击现场现身的“灰衣男子”,只要查到拥有铅弹及可疑枪枝、类似灰衣男子者,全案随时都可能会破。另一方面,警方至今发现,至少3名与案件有关男子先后离奇死亡...[全文]

回到“3·19”:陈水扁枪击案全景记录2004年5月10日李昌钰回美国后,仍坚持表示,枪击事件“不是暗杀”,射击者无意取人性命;“也不是自己打自己”,陈、吕伤的部位证明不可能自己打自己;射击者是远距离开枪,而非近距离开枪,警方捡到的弹壳位置可能不准确...[全文]

“如果带团,我会向游客推荐去直或是锦溪,周庄过于喧嚣,连掏空了的古朴幽静都找不到了!”3月1日,2005年旅游联盟合作峰会在周庄落下帷幕,但参加会议的100多家国内各地旅行社老总却发出相同的声音———盛名之下的周庄,“小桥流水人家”的风韵已在江南其他水乡之后。

因为国内众多旅行社的推荐,周庄由当年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发展成为一大旅游胜地。但如今,靠周庄发财的旅行社竟传出抵制的声音。难道,周庄和旅行社间的“蜜月”结束了吗?

“2004年之前,周庄的旅游收入的确在江南六大古镇(江南六个著名的古镇有江苏的周庄、同里、直,浙江的西塘、南浔和乌镇)中排在首位,且数字远在第二之上,但去年9月门票涨价之后,周庄的旅游人数猛跌,实际收入估计都不敢对外公布。”

“刚带游客走进‘唐风孑遗’、‘宋水依依’的石牌坊,还没见周庄的真面目,就可闻到阵阵猪蹄香。路边林立的小店,柜台上摆满酱红油亮的蹄膀,店主们竞相吆喝客人‘买上一只’。”中国神州旅游集团秘书长刘荣强指了指身旁“万三蹄膀”的招牌,笑称自己带团20年,从没见过像“万三蹄膀”一样的密集度———十米之内就会有5家,一家接一家。

而密集程度更高的是周庄镇内的三轮车工,他们身穿黄背心,积极上前揽客。“许多人都是在无奈之下乘车的,如果你不需要,他们会追着你走很长一段路,让你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情!在饭店里,河道旁,小桥边,‘民间歌手’随意哼上几句小调,也都追着游人要钱。”说到周庄人的“热情”,刘荣强连连摇头。“现在还是淡季,等到天气再转暖些,游人成群结队,周庄到处招展的小旗和刺耳的喇叭,狭窄的街巷和水道都塞满人,想在中意的景点留张影都要排很长的队,谁能忍受?”

一路走过,刘荣强一再向记者强调,而今周庄最大的问题在于,商业气息已经浸染到每一个角落。“人们千里迢迢到周庄,无非是想在这个古朴幽静的‘世外桃源’,亲身体验一些纯朴的民风和优雅的人文环境。然而,如今这里的风气已变,前两年带团到周庄,回去的人多有‘不如不来’的感叹!因为这个原因,旅行社对周庄曾一度冷淡。”

但明知喧嚣破坏了水乡气氛,去年9月,周庄又仗着“江南第一水乡”的招牌,一下子把门票价从60元上涨到100元,“100元仅是大门票,乘坐周庄的乌篷船、入沈厅的回马楼还得额外收费。”大多数推周庄游的旅行社面临越来越多游客的埋怨,此后在古镇旅游上,直、锦溪等幽静水乡成为众多旅行社的首选。

“周庄仅是一个占地0.4平方公里的小镇,但去年有260万游客到周庄,光旅游收入就达到了6.5亿元。如果百家旅行社真的不再带团前来,就当给周庄一个喘息的机会了。”按照江苏水乡周庄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经理张新妹的说法,目前周庄已经和全国600家旅行社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且2001年成功地接待了APEC会议领导人配偶团访问后,周庄更是世界的周庄,每年有大量的中外散客前来旅游。“到现在,周庄的旅游早已告别依靠旅行社的阶段了。”

“在旅游旺季,周庄一天要接待1万多游客。在双休日,游客从双桥走到沈厅要花一个多小时,但正常情况下这至多是15分钟的路程。”周庄旅游股份公司办公室沈主任向记者道苦水,周庄太“热”了,涨门票只是为了给它“降温”。

当记者提及上海旅行社多家老总表示不推周庄推其它江南水乡的意向时,沈主任非常镇静。“周庄最大的客源在于散客:每年从上海旅游集散中心前往周庄的游客就有20万,而在每年200多万的游客中,还有10%的外国游人,这些才是周庄最看好的游客,也是其它水乡不能比拟的。”沈直言,周庄对散客的门票是100元,而对旅行社的优惠价是60元,从周庄保护的角度出发,周庄旅游更欢迎散客。

上海神州旅行社刘荣强指出,在旅行社看来,周庄“不怕你不来,不来也无所谓”的态度甚至是“骄横跋扈”的———门票由60元飙升到100元;每一个入庄的游客要在入口接受强制性拍照,游客不乐意不说,还严重耽误了旅客的入庄时间;而最“苛刻”的在于,即使到周庄住宿的人,也一律被定性为“游客”,因此要在住宿费的基础上加100元的门票费……

但奇怪的是,在此次为期3天的旅游峰会上,周庄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却一再私下向全国各旅行社示好,声称“周庄的发展离不开旅行社”,并透露马上要到上海开推介会,并保证今后会完善服务、更多地让利旅行社……

“现在,入庄时强制性拍照已被取消。而虽然100元一张的门票价不变,但周庄承诺提供赠送纪念品等配套服务。”刘荣强指出,周庄的“温柔”不难解释,据周庄旅游集团一领导透露,2005年的头两个月,因游客减少,已有10多家餐饮集团搬出了周庄,前往其它古镇落脚。

但对于旅行社而言,而今的周庄如同鸡肋。“和江南其它水乡相比,周庄颇为浮躁,这在短时间内很难改变;而与此同时,其他古镇的门票价远在周庄之下,即使涨价之后也维持在60元左右,更能为普通百姓接受。”按照旅行社老总的意思,重新选择周庄,需要理由,也需要时间。

“我的这个店面一年的租金是2.4万元,加上税收等其它费用,一年的总支出大约为3万元。”苏绣周庄直销店的何建芬笑吟吟地向记者介绍,由于游人多,生意好做,她每年的收入超过两万,“这比在工厂工作可好多了”。何建芬的这个店面大约15个平方米,这在周庄镇最多算“中等个”。

正因此,周庄的不少居民都拆墙除瓦、破窗开店,0.4平方公里的小镇上挤满了几百家商店。

前两年频频传出专家呼声:“极具特色的民居消失了!周庄100多种风格和式样的窗户减少了!”但呼吁声中,各式的商店还是一座座增多,用何建芬的话说,在周庄开个店面一年捞三四万元的大有人在,“而这样的收入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蹬三轮车的周先生说,在周庄人眼里,保护老房子是政府赚钱,但开店铺赚的可都是自己的。“以前有人说,游客到周庄要看的就是老房子,老房子拆掉了,客人就不来了。但如果不开店、不蹬三轮车,游客来了也白来!”

周先生介绍,他从1998年开始登三轮,旅游旺季每月能赚2000元,平常的月份的收入也在1200元左右,“这比当年在周庄皮鞋厂的收入高多了。”现在,像周先生这样的车夫,在周庄不下1000人。

1986年,周庄在同济大学专家的指导下,将古镇区0.47平方公里的区域划定为核心保护区;

1997年,在同济大学阮仪三教授等专家指导下,周庄编制了《周庄古镇区保护详细规划》,扩大了保护区范围,保护规划的内容不仅包括文物点的保护、污水处理、建筑物高度控制、挖掘与继承传统民俗文化、发展传统经济,还涉及到停车场设置、桥梁包装等方面;

1998年,周庄镇政府出台《周庄古镇保护暂行条例》,《条例》细致得近乎苛刻:每一幢建筑中的每一个小品、每一个细部,乃至每一扇窗、每一片瓦的选择、定位,都有明确限制;

2000年,在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倡导下,周庄古镇保护基金会成立,规定该镇每年旅游门票收入的10%划入这个基金;

2000年,联合国人居中心将“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授予周庄。

从2002年开始至今,年游客数量保持在260万左右,旅游年平均收入约6.5亿元。作者:晚报记者谢飞君周庄摄影报道

3月7日,长沙浏阳河洪山大桥主线通车。洪山大桥是湖南长沙市二环线东北段的一个关键性工程,大桥主跨206米,斜塔垂直高度136.8米,塔身倾斜角58度。

3月2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右二)会晤韩国外交通商部次官补宋淳,就重开六方会谈展开斡旋。

尽管中国在协调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中作出了极大努力,但美日等国仍表示不满,嫌中国对朝鲜施加压力不够。

美国《华盛顿观察》周刊2005年第七期引用美国智库右翼学者柯罗夫的话说,中国可以对朝鲜更强硬一些。中国不应该因为朝鲜来参加六方会谈而给朝鲜奖励;相反,如果朝鲜不来参加六方会谈,中国应该给朝鲜惩罚。中国作为主办国,应该定下六方会谈的日子,如果朝鲜不露面,那么另外五国照谈不误。这样朝鲜就不会有可乘之机来压住各方进行“讹诈”。

柯罗夫还说,过去一年中,美国一直想将朝鲜半岛核问题送交联合国安理会,但中国坚持说“为时过早”,“中国并没有使用自己的杠杆来给朝鲜施加压力”。

美国国防部中国科前科长卜大年在接受该刊采访时说:“中国同朝鲜和美国都谈得来。美国正在对中国感到不耐烦。”

日本外相町村信孝近日也公开宣称,中国虽然在促进六方会谈中做了工作,但实际上只把自己当成了调停人,“想在两边都做好人”。如果中国不改变这种思维和作法,难以对朝鲜起到大的作用。

《日本时报》最近也发表题为《中国不能使用其影响力》的文章,认为理论上讲,中国从政治、经济和军事三方面都可以对朝鲜政权产生重大影响。然而眼下,中国却被“三个因素”紧紧束缚住了:一是中国担心朝鲜难民拥入;二是目前中国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发展国内经济上;三是中国希望借六方会谈提高自己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但又不愿意同朝鲜这个小兄弟翻脸。

美日发出的“中国人冷眼旁观”的无端指责,实在没有道理。实际上,中国为了促使朝鲜回到谈判桌进行了大量工作,近期外交部长李肇星不断与美国国务卿赖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日本外相町村信孝通电话,中国其他高官也频频访问朝鲜。不懈的努力已初见成效,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近日表示,六方会谈呈现出破冰的新希望,“朝鲜最近向韩国政府非正式转达了6月份重返六方会谈的意向”。

美日不满意中国没有“切断对朝鲜的粮食和油料供应”,然而众所周知,美国九任总统经济制裁古巴40多年都未见效,又怎能要求中国采取这种不人道的方式制裁自己的友好邻邦呢?至于美国右翼学者的言论,专家认为其真正的目的是鼓动美国政府加强在东北亚地区的军事部署。

其实,早在朝鲜公开宣称自己拥有核武器的前几个月,美国就开始策划遏制朝鲜的新方针,企图切断朝鲜的外汇收入来源;与此同时,五角大楼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朝鲜半岛大规模全面战争的准备。面对美国的威胁,朝鲜外务省3月2日要求美国就将朝鲜列入“暴政前哨”一事道歉也就不足为怪了。朝鲜提出的重返六方会谈的四大条件,主要就是要求美国提供安全保障、进行平等对话、提出可信条件、说明将朝鲜定为“暴政前哨”的理由并公开道歉。可见朝美关系的紧张才是六方会谈的主要障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