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腹地发现藏羚羊血腥屠宰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4:55:57

由两名少年触电身亡引发的巴黎郊区骚乱5日仍在继续,同时有向外省扩散的迹象。

据法国警方统计,4日晚间,法国有近900辆汽车被焚毁,其中巴黎大区近600辆。法国警方首次在巴黎郊区上空动用了一架直升机监视骚乱情况。当晚共有253名参与骚乱的人员遭到传讯。警方认为,连日的纵火、抢劫等破坏行为是一些流动性很强的有组织犯罪团伙所为。在警方的打击下,这些人开始向外省流窜。巴黎郊区的局势逐步恢复平静。

儿子患癌症,79岁的母亲欲卖肾救子——这不是天方夜谭,就发生在湖湘中医肿瘤医院。

11月3日上午10时许,天空中飘着雨丝,记者走进湖湘中医肿瘤医院住院部,来到外科病房8床。病室内很安静,几丝光线从窗外照射在病床上,41岁身患胃癌的张陆陆在床上翻滚着,面部表情十分痛苦。他的母亲杨菊妹老人蹲守在床边,一身青色衣服,脚穿一双破旧布鞋,不时地给儿子整理着被子,并用手巾擦拭着儿子额头上的汗珠。“儿子,忍着点,会过去的。”眉头紧锁的杨菊妹老人老泪纵横。儿子动情地告诉记者:“我不想失去母亲,我宁肯自己死。”

杨菊妹老人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老人出生在湖南邵阳市绥宁县下水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湖南刚解放时,她和同村村民张秉直结婚。在新婚的第二天,张秉直响应党的号召参军,并随部队开赴前线,一去就是四五年,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丈夫外出参军期间,杨菊妹独自料理家务、耕种农田,不久,丈夫退役返乡,并相继生下了3个孩子,儿子张陆陆排行老二。后来,丈夫张秉直因病离开了人世,这一年儿子张陆陆才6岁。

“我们差一点就去要饭了。”老人说,自从丈夫去世后,一家人就过得非常艰辛。老人自己穿的衣服是补丁加补丁,而孩子们穿的是别人穿过的旧衣服,经常“穿三年,补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即使这样,到了寒冷的冬天,孩子们身上也只有两件单衣,而所改的过冬棉被都是烂的,“透气”得可以让人深夜冻醒。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杨菊妹的三个儿女早早地懂事了,大女儿十二三岁就学会下田种地了,而当时七八岁大的二儿子张陆陆,已经开始帮着放牛。

20多岁时,陆陆曾尝试“谈朋友”,但都因对方嫌弃其家境贫寒而告吹,此后他就再也没有谈婚论嫁了。他的姐姐妹妹此后相继出嫁,但如今张陆陆仍然是单身一人,陪伴在老人身边。

1997年,邻居家发生火灾,无情的大火将杨菊妹的破烂瓦屋付为一炬,家中所有的财物全被烧光,这让原本一贫如洗的杨菊妹和儿子张陆陆流离失所,在好心的村干部和邻居们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身无分文的张陆陆只好用茅草建造了一间小屋,就这样,母子俩在破茅屋内住了8年。

追溯儿子发病史,杨菊妹老人情绪异常激动,号啕大哭起来。老人回忆,早在儿子十二三岁时,某一天正在家中干农活,儿子突然感觉头昏、胸闷、腹部疼痛难忍,不知道出了何事的母亲,立即将他送往当地卫生院,但没有查出病因。由于无钱医治,杨菊妹只好请来当地的土郎中,在查验儿子病情后,开出一些草药。在每个月固定的几天里,村民们都能在深山中看到杨菊妹老人挖草药的身影。

当时,疾病缠身的儿子本该多休息,但孝顺的张陆陆不忍心看着母亲独自操劳,便偷偷地跑到距家两三公里外的深山中砍柴,再将木柴徒步送往数公里外的集市上变卖。“最多的一天要砍两三百公斤,少的话也有50多公斤,一天要往返几个来回。”就这样,张陆陆一天最多也只能赚20元钱。

后来,杨菊妹老人发现了这个“秘密”,从不责骂孩子的老人,还是痛骂了儿子一顿。前不久,病情恶化的张陆陆痛得在床上翻滚,看着儿子如此情形,杨菊妹老人无比痛心。经四处奔走之后,杨菊妹老人终于从亲戚手中借来了两三千元医药费,于10月份将儿子送到了湖湘中医肿瘤医院治疗,医药费花完后,万念俱灰的杨菊妹老人只得与儿子返家。

回到家中,杨菊妹老人因无医药费,每天都以泪洗面。“妈,没事,这辈子能有这样的妈,我已经很高兴了。”儿子张陆陆每次都这样笑着安慰泪流满面的母亲,此时,想为母亲尽最后一丝孝道的张陆陆,仍然拖着重病的身子抢着干家务活。见无法劝解儿子,杨菊妹老人只好同意让其做简单的家务。一切看在眼里的老人,心如刀割,只能晚上偷偷地躲在房间里低声哭泣。

“不能就这样让儿子走了,我一定要救他,即使拼上老命也在所不惜。”老人心中反复思量着,无意间从邻居闲谈中获悉“卖肾能得大钱”,一个计划在老人心中酝酿着。杨菊妹老人一个人跑到打印店,在店老板的帮助下,制作了大量卖肾救儿的传单。随后,她怀揣着厚厚的传单,走街串巷张贴“救儿海报”。

这一消息迅速传开后,得闻此事的法制周报记者立即与湖湘中医肿瘤医院的有关领导进行紧急协商,为了挽救这对母子,最终双方决定让其成为“守护天使”的首位救助对象。随后,记者远赴邵阳,追寻这位伟大母亲的行踪。11月1日,记者从其绥宁县下水村老家,将两母子接到长沙。一见到众好心人,老人便痛哭流涕,表示“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大恩大德”。

湖湘中医肿瘤医院外科主任张支农介绍,他们对张陆陆的病情非常重视,组织了专家对其会诊,经过初步检查,发现张陆陆的胃部有一块较大的溃疡,而“3厘米以上的肿块被确诊为癌症的几率非常大”,经过专家组一致讨论决定:先给其做胃镜检查,以确诊病情,再考虑下一步的治疗方案。如果确诊为癌症的话,会将其胃完全切除。目前,张陆陆暂无生命危险。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有卖肾换些医药费救儿子了。”杨菊妹老人低声说。

杨菊妹:“药费用完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再借到钱了,才想到这样的办法。”

张陆陆:“我没有什么愿望,如果说有的话,那就希望我下辈子还做她的儿子……”

中南大学法学院王飞跃博士介绍,由于目前我国经济实力有限,医疗保障制度也不够健全,社会对于重大疾病救助还缺乏相应的制度保障,而西方发达国家则将重大疾病救助形成了制度化,我国重大疾病救助必须走制度化、法律化道路。他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速重大疾病救助制度的出台,以促进医疗保障体系进一步完善。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朱副教授认为,目前,癌症患者尤其是白血病患者的增加,使得许多原本美好的家庭面对巨额的医药费感到苦不堪言。虽然白血病患者得到了社会上一些自发的爱心捐助,但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而这就必须依靠重大病救助基金提供帮助,但目前这种救助基金还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也表明我国医疗保障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地完善。

癌症患者的医疗总支出已经导致经济资源的巨大流失,每年多达800亿元的人民币花在了对癌症的治疗而不是预防上。与此同时,癌症的死亡率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持续上升,尤其在农村和西部贫困地区更为显著。目前,中国每年死于癌症的人为140万到150万人。流行病学者、癌症专家、预防医学专家和政策制定者,呼吁政府出台能控制癌症的行之有效的政策,促进癌症的早诊、早治研究,以减少癌症对经济发展造成的威胁。

长沙市红十字会办公室的一名女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各种原因,目前社会上重大疾病频繁出现,确实让一些家庭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但他们这里暂无重大疾病救助基金,对此也无能为力。他们目前完全自负盈亏,由于只靠一些企业少量的捐助,根本无法对重大疾病患者进行救助。

湖南省红十字会办公室主任唐丽伟介绍,治疗癌症这类重大疾病少则花费数万元,多则数十万元,完全靠普通家庭支付这笔巨额医药费是非常困难的。

湖南省慈善总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朱先生介绍,他们没有听说有关重大疾病救助基金一事,他们暂时主要进行失学救助等项目,没有此类疾病救助基金。

独家声明:《法制周报》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这里是位于山西省太原市的五一东街,当地人也把这里称作性功能产品一条街。因为在这条全长不足500米的街道上,林林总总各种性功能产品经营店竟有30多家。

店老板:催情药的效果行,这个货卖的多,这个呢,叫巴黎俏寡妇,那个是水的,这个是粉剂的。

这家店里产品可真不少,有片剂的、有水质的、有粉末状的,另外,这些产品还分为男用的、女用的。记者粗略的数了一下,这家店里摆放着各种性功能产品有几十种之多,根据它们功能的不同,这些产品的价格也是从十几到几十元不等。

离开这家店之后,记者又走进了路边其它的几家性用品商店,这些商店里的摆放的性功能产品种类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价格也相差无几。在这家面积不到2平方米的小店里,记者在跟经销者聊天中了解到,这里不仅零售,还可以批发这些性功能产品。

记者在太原市了解到,出售这些性功能产品的还不止在五一东街上,路边一些诊所的玻璃窗上也出现了性功能产品的广告。在这家诊所里,一些性功能产品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摆在柜台上,而且还被加入了一些治疗的功能。

离开路边的诊所,记者又来到了太原规模较大的长城药店,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些具有性功能保健作用的产品。

看到市场上这么多号称改善性功能的产品,记者感到很困惑,是患性功能障碍的人多了呢?还是这些所谓的神奇产品在挂羊头卖狗肉?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真的有它所说的效果吗?山西省卫生厅执法人员决定对太原市80家“性保健品店”进行一次突击检查。

执法人员首先来到了位于下元的那家太原长城药店,在检查中执法人员很快发现,这里销售的所谓产自美国“豹博007”的产品批号竟然是“卫妆准字”,这也就是说,它只是一种化妆品。然而,在这种产品的报纸广告上却宣称:“美国007塑造大男人,一抹就大,永不回缩”。另外还宣称“效果看得见,增长摸得着”。难道化妆品也能有如此大的功效吗?这样一种改善性功能的化妆品是如何进入药店的呢?

卫生执法人员随即要求长城药店的负责人配合进行详细的调查,但太原长城药店的经理这样回答。

随后,执法人员在太原市五一东街和长治路,又对这些性保健品的销售商店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的检查。

在检查中,执法人员发现,这里销售的这些所谓的增强性功能产品的产品批号存在很大的问题。

从这些产品的外包装上可以看到,它们的产品批号大都是卫食准字、卫特食字、还有卫食健字等。产地大都是西藏、云南,甚至还有自称是美国进口。还有的产品包装上干脆什么都没有,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

这些所谓的增强性功能的产品真的是经过国家批准的吗?山西省卫生厅调查后很快得出结论,这些产品包装上标注所谓的西藏、云南的生产企业都是假的,而且这些生产批号也全都是子虚乌有。

山西省卫生厅卫生执法监督处处长杜家文:根据有关省市反馈的情况,这些批号都是假冒的,而且这些产品是不能在市场上销售的。

然而,在查处中,卫生执法人员却遇到了新问题,因为在这些性用品商店中,摆着的都是一些空的包装盒,里面并没有实际的产品。

询问中,执法人员了解到,这些性功能产品是由送货人直接送到店里来的,而具体的存货地点,商店的销售都也不知道。

执法人员:刚才我还问他们怎么都是空的呢,他说是怕检查,我说我要药呢,他说打电话再进。

究竟这些性功能产品存在哪里呢?经过几天的调查,记者和山西省卫生厅的执法人员在太原市城乡结合部的后北屯村里,发现了一个名叫夜激情的性保健品专营店非常可疑。

按照这位妇女所说的,他们这里批发的产品不仅数量多,而且品种还不少呢。

另外,这位老板还告诉我们,这几年他们经营这些产品的利润也非常的可观。

经过和经销者的一番攀谈,我们终于确认,这里就是性功能产品的供货点之一。

于是,等在门外的执法人员决定对这家性用品店进行检查,当场在这家商店里发现了大量的违法性用品。

太原市卫生局副局长马秉权:进一步的深入了解它的销售渠道,切断它的销售渠道,寻找加工源头是一个重要任务。

随后,今年5月,山西省卫生厅在山西全省的11个地、市进行了周密部署,决定对所有辖区内的性保健品经营场所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的清理和查处。

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郝光亮:我们要依法严厉查处违法宣传改善性功能的行为,坚决遏制其蔓延。

大同是卫生监督所所长孙占斌:大同市在这次清理和整顿性保健品的过程中,抽调了110名卫生监督员组成了11个专案组,对大同市97家性保健品专营店进行了监督和检查。

虽然是三无产品,但不法经营者却宣传它们有增强性功能的作用,它们真的能有如此的神奇的效果吗?吃了之后它们会对人体会不会产生伤害呢?

山西医科大学教授杨春:有许多宣传说可以提高性欲,提高性能力,可以使阴茎增大增粗,其实这种宣传是不科学的,青春期以后,阴茎大小基本定型了,靠药物使阴茎增大增粗是没有科学道理的。

专家还告诉我们,假如说这些药会有些作用的话,那么恐怕里面有激素成分,或者是兴奋剂,而滥用激素会使人体造成内分泌紊乱,兴奋剂有可能会产生依赖,产生精神作用和不良反应,这些药都没有经过国家审批,如果使用是极不安全的。

性功能产品属于药品,国家对这样的药品有严格的审查和管理,而食品或保健品是不能宣传疗效的,当然不能宣称“可以改善性功能”,山西卫生部门查处的这些宣称能改善性功能的产品可以说完全是假冒伪劣产品,这些产品消费者一旦吃了,不仅不能改善性功能,反而会伤害消费者的身体。

新华社杭州11月6日专电(记者谢云挺朱立毅)“我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3.5年,它的背后与品牌是什么样关系?为什么许多民企‘著名’品牌,瞬即成为过眼烟云?”5日晚在杭州世贸会展中心,慧聪国际资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郭凡生批评说,目前我国许多民营企业做品牌存在严重的急功近利心态。

当晚,这场以品牌力量为主题的“对话——民营企业家沙龙”吸引了近千名企业家和听众。慧聪国际资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郭凡生说,我国民营企业做品牌不能急功近利,这种急功近利心态是创牌的大忌,它不仅害了品牌也害了企业。他说,大家都知道,我国曾出现“秦池”“爱多”等“著名”品牌,本来这次公布的最具竞争力50强企业中也应该有他们的名字,但如今早已销声匿迹。为什么这些声名一时的品牌生命力如此脆弱?究其本质是我们的民营企业家在做品牌的过程中,只看重眼前的市场和利益,这种急功近利心态最终害了品牌和企业。

他说,目前我国许多民营企业做品牌都存在着急功近利心态,在认知程度上局限于做品牌就是为了市场,为了马上赚钱,顾眼前而不考虑长远,对品牌的高目标指向缺乏明确认识。其外在主要表现是,好炒作成了企业提高品牌知名度的惯用手段。“秦池”“爱多”等“泡沫”品牌,说倒就倒,正是前车之鉴。他认为,品牌是“人品”“产品”“企品”的合一,要靠科技创新,靠文化力支撑。要想打造国际品牌,对我国民营企业来说,首先要调整和改变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

2004年12月21日上午7时30分许,常德桥南市场发生特大火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87亿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