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江津企业因接待不周被政府部门开巨额罚单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6:49:44

囊中羞涩的张伟闻听此言,慌忙对包厢中的赵晓明称有事,赶紧到柜台买了单就要走人。

张伟临走前,赵晓明吩咐道:“这里是我的老点,有空经常来这里玩,赵大哥跟老板说一下,给你打折,包你优惠。”

此事发生至今已10多天,“赵大哥”作何反映?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海口白沙工商所。(以下是记者和赵晓明的对话,简称记和赵)

赵:是,张伟交到我们所里来了,其实罚得很少。严格按照我们工商的法律条例来处罚的话,完全可以罚2万—3万元。无照经营的非法所得要全部没收的。你想,他那个网吧一个月收入总有2万—3万元吧?

赵:其实不是我让他来请我吃饭,是他的电脑主机被罚没之后主动找到我的。我爱人当时就说不要他过来,他非得要跟我一起吃个饭。看他态度挺好的,我就同意让他过来。

赵(摸了摸脑袋):也没什么,就是一只水鱼和一只野鸭,喝了一瓶长城干红。我和我爱人、我姐姐、姐夫(还有他们的孩子)及我的小孩,一共6人在场,我们开始只点了一只水鱼,他来了之后我才点了一道野鸭。

赵:他坚持说要买单,于是我就让饭店给他打点折。应该只花了800多元吧?

赵:第一次是22台机器上网的“猫”,第二次是主机。第二次查扣是美兰公安分局和美兰区文体局跟我们联合行动的。当时由文体局将电脑主机交给我们美兰工商分局,后来决定先暂时放在我们白沙工商所里保管(毕竟我们是美兰公安分局的下属单位)。当然,他交了罚金之后我们都还给他了。

赵:就在青年路路口对面的白龙南路上。当然,张伟现在肯定是不敢再开了。按目前的情况看,他是绝对不敢在我的辖区内再开网吧了。(语气开始加重)甚至是在美兰区内,只要被我发现,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昨日下午,海口白沙工商所所长邓建雄在就赵晓明“敲诈”被处罚对象一事发表看法时说道,如果赵晓明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组织上会对其进行严肃处理。

邓建雄告诉记者,张伟其实在几天前就已经到所里来反映此事。所里觉得事态严重,已经向上级主管部门——海口工商局美兰分局汇报此事,“此事正在上级部门的紧急调查当中。我认为一切都要按照法律程序去办,不能作违反法律规定的事情,如果他真的违反规定,组织上也会对其进行严肃处理。”

工商执法人员与经营者吃吃喝喝应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了。经营者犯了事,请办案人员吃个饭,求对方高抬贵手,在许多人眼里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偏偏,在这种每天都发生的“正常不过的事”里,发生了这件“不正常”的事——喜欢“吃野味”的赵工商被“黑网吧”老板把整个吃饭的过程用针孔摄影拍了个真真实实。

应当说,张老板无证经营网吧的确该查处,被查处之后又去向赵工商求情,这也是不对的。

作为国家执法人员的赵工商,如果能在张老板求情时铁面无私,一口回绝:“少来这套!该罚多少罚多少!”那么,赵工商就会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然而,这样一个好机会摆在赵工商的面前,赵工商却没有珍惜:主动开口又是吃鲍鱼,又是吃野味,还要按摩,一下子让人感觉他是一个不高尚的人,一个有低级趣味的人,当然,也就不会是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了。

从吃野味能把全家老小都叫来这件事看,赵工商还是一个顾家的人,但他顾的是“小家”,而损害的却是“大家”,是国家。

吃喝之后,罚款可以付价还价,本该罚二三万的,3000元就搞定了。这种有中国特色的执法其危害性极大的:执法队伍的机体在一点点地被吞噬,国家的利益在无形中流失,而法律的尊严也在被践踏。

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八荣八耻”的确太及时了,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中许多人,包括一些掌握国家权力的人,思想意识中早把“荣辱”二字抛到了脑后。对照“八荣八耻”,赵工商起码有“五耻”:背离人民、损人利己、见利忘义、违法乱纪、骄奢淫逸。

3月15日14时许,长春市一家浴池内,热气蒸腾。女搓澡工熟练地套上洗澡巾,使劲在女浴客后背上搓着……“你是全国举重冠军?全国冠军给我搓澡?”女浴客很吃惊。搓澡工没有回答,她疲惫地坐在角落里,表情尴尬。

一年前邹春兰跟丈夫一起来到长春市的这家大众浴池打工,靠给顾客搓背,赚取微薄的收入。十几年前邹春兰曾是闪耀体坛的全国举重冠军,打破过全国纪录、世界纪录。

邹春兰的住所是一间面积不足5平方米的房间,除了床,一张茶几占据了房间的最大面积,上面放了一台小电视,旁边有一袋鸡蛋。“长时间吃米饭白菜,实在受不了,就炒两个鸡蛋解解馋。”邹春兰说。

在一张圆桌上,邹春兰精心地摆弄着自己获得的各种举重奖牌14枚,其中金牌就有4枚。

“有些漂亮的金牌都让亲属要去了。这些奖牌曾让我自豪,但现在留给我的只有痛苦的回忆。”

1987年9月,在全国举重冠军赛,邹春兰取得抓举第二名、挺举第一名的成绩。

1988年秋天,全国举重冠军赛,夺得44公斤级的抓举、挺举、总成绩3枚金牌,其中挺举、总成绩打破了世界纪录。

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由于伤病,是邹春兰惟一没有取得奖牌的比赛,同年退役。

2000年,在举重队食堂工作过一段时间以后,29岁的邹春兰拿着自己的档案,告别了同事和朋友,黯然离开了举重队。

现在,每隔两三天,邹春兰清晨起床后,她都要照很长时间的镜子,看脸上的变化,拔掉嘴边冒出来的黑黑的胡茬。在邹春兰身上,很多地方都带有明显的男性特征,小腿上的腿毛很重,声音厚重、沙哑,皮肤像男性一样粗糙等等。为了保持女性特征,邹春兰需要不断服用雌性激素类药物,这让她花费了不少钱,但是收效甚微。虽然曾是全国冠军,但是她觉得自己连普通人都不如,异性体征时常出现,自卑的心理直到现在仍在伴随着她。

“我现在只有不到小学3年级的文化,拼音都不会。”邹春兰说。由于常年从事体育训练,邹春兰把学业彻底荒废了。除了没有文化,她还缺乏一技之长。长期进行举重训练,邹春兰在实用技术方面没有任何专长,改行学别的又很慢……离开举重运动后的邹春兰感到举步维艰。在狭小的房间里,沉默了很长时间,邹春兰说:“回首痛苦的往事是一种折磨。”

中新网3月24日电中国人事部今天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2005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接收及2006年需求情况调查分析》,分析显示,今年大学生需求专业相对比较集中。

调查结果显示,与2005年专业需求相比,2006年毕业生专业需求情况总体变化不大,排在前两位的仍然是机械设计与制造类和计算机科学与应用类专业。其中排名前十位的专业共需求毕业生587126名,占总需求数的35.3%。此外,还有一个显著特点是医药卫生专业毕业生需求增长较快,进入了前十名,需求数为31756名,与去年需求数17227名相比有大幅增长,预计2006年这部分专业毕业生的就业情况会相对较好。

除排序前十位专业外,2006年统计地区需求数量较多的专业还有师范、法律、汉语言文学、经济学、国际贸易、临床医学、化工制药、材料学、通信工程、金融等。

本报讯(记者方传柳实习生朱嘉怡)昨日,记者从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获悉,原宁德霞浦县盐田乡党委副书记樊文灿,前日一审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5年12月24日,樊文灿闯入当地一民宅,致使该户女主人受伤,其6个月大的女婴死亡(本报2005年12月25日曾作报道)。

据宁德中院刑庭主审这一案件的法官介绍,前日一审宣判时,樊文灿没有当庭表示上诉。详细庭审情况,法官未予透露。

40来岁的樊文灿,是2002年下半年当上盐田乡党委副书记的。据盐田乡的干部称,樊文灿较怪,独来独往,性格内向。

2005年12月24日下午4时20分左右,盐田村村民张干金回到家中时,发现自家厨房里地上躺着3个人,一个是自己6个月大的女儿,一个是黑衣男子,男子身下压着自己的妻子,现场都是血。张干金说,这名黑衣男子见他进来,便直呼他的名字,并一脚踢向他的裆部。张这才看清此人就是乡党委副书记樊文灿。就在樊文灿准备逃离现场时,张干金和闻声赶来的村民将他抓获。随后樊文灿被警方带走。在这起事件中,张干金6个月大的女儿当场死亡,妻子也受了伤。

张干金的妻子事后回忆说,当时,樊文灿一进屋来就掐她的脖子,并抓住她的头发死命往墙上撞。张妻紧紧抱住怀中的女儿,可女婴还是被樊文灿抢走。张妻想抢回孩子,却被一脚踹到墙上,晕了过去。当张干金进屋时,发现女婴头部流血,已经死亡。据张妻称,她是2004年嫁到盐田乡的,事发前从未见过樊文灿。

只靠丁字裤和彩绘遮挡关键部位的女模特在沙盘前走动、展示,吸引参观者驻足围观、指点、拍照。3月17日全天、18日上午,“裸女”上阵促销惊现于“上海之春”房展会正厅二楼的某“国际汽车城”展台前。售楼小姐说,这是“行为艺术”,是开发商特意用来凝聚人气的。现场一位中年妇女却质问:“这样做就为了吸引眼球?楼市吃了哪门子‘药’?”但这只是上海房展会“异象”之一斑,拉政府的“大旗”作“虎皮”的怪状则更令人瞠目。某“国际服装城”在向参观者散发的宣传彩页里罗列了值得投资的“十三大理由”,最后一条说:“政府支持的形象工程、规模宏大的重点项目,中国唯一的新景观!政府的决心是:不建好不行!不兴旺更不行!……”楼市宣传荒唐到如此地步。

陷阱一:披着“团购”的外衣设套。房展会上,在一家“啊啦团购俱乐部”展区,展板上、宣传册首页上大肆鼓吹:“团购就是力量!团购会员越多,价格越低。”参展商许诺,“会员团购成功者免费参加越南5天4晚豪华邮轮国际游”“投资休闲两不误”,甚至“不需护照即刻出国”。记者询问接待员如何加入“团购俱乐部”,他说只要填张表就可以了。当记者追问“团购俱乐部”的联系方式时,接待员有些不耐烦:“那是别人写的,我就是来卖房子的。”所谓“团购俱乐部”原来是“忽悠”置业者的把戏。

陷阱二:打着高返利包租的幌子“钓鱼”。“包租”是不少参展商诱人投资的“阴招”。上海某“国际大厦”放出“包租宣言”:“您做房东我打工。”海南太和温泉酒店开出的“投资收益分析表”更具诱惑力——3年期短线投资,年均净回报率16.03%;长线投资,一次性付款购房的,满10年后开发商以原价加10%回购,每年回报率为26%。如果在房展会期间下定金,还能得到“三重惊喜”。目前人民币贷款最高利率也只有6.12%,开发商使用何种手段,能让买房人获得比贷款利率高出近20个百分点的超高收益,实在是个难解之谜。

房展会为什么如此怪招迭出、陷阱频现?业内人士称:楼市供求形势大变,调整将持续较长时间,但有人试图尽快结束调控。这就是怪状频生的玄机所在。

一、供求形势逆转。央行发布的2005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截至12月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1.43亿平方米,同比增长15.7%;其中,商品住宅空置面积8319万平方米,住宅成空置主体。据悉,本次“上海之春”房展会比上次“上海之春”房展会成交意向金额下降了20%以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开发商说,“数字摆在这儿,不促销行吗?”

二、有意买房者创历史新低。3月16日央行公布的一季度储户调查显示,未来3个月打算买房的居民人数为18.2%,较上季与上年同期分别降低1和3.8个百分点,创历史新低。北京、天津和上海三地居民购房意愿明显下降。据新华社

业内专家指出,一些房地产商之所以至今仍扛着政府的旗号卖房、设置包租陷阱,验证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报告的判断:目前操纵市场的力量仍然很强,房地产真正的“软着陆”还未实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张群群说,“某些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没有处理好保护商界和关爱民生的平衡关系,明显偏向开发商,甚至将开发商的发展作为自己的责任和目标所在,而将民生放在一边。”据新华社

昨日,北京2006年第一个大型个人购房展在军事博物馆开幕,参展楼盘有70个左右。购房者普遍反映北京房价实在太高,涨得太快。记者看到参展的70个楼盘在半年内,甚至是一两个月内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很多购房者表示现在北京的房价高得让人难以承受。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北京商品住宅的均价为每平方米6725元,上海为每平方米6698元,三年来,北京的房价首次超过的上海。

本报北京3月24日电(记者王亦君)记者今天获悉,“2006中国慈善排行榜”将于4月中旬在京发布。与去年相比,新增加了两个榜单:跨国公司公益捐赠排行榜和上市公司公益捐赠排行榜。

该排行榜由民政部担任指导单位,由中国社会工作协会主办、《公益时报》社和企业公民委员会共同编制。据主办方介绍,2006年中国慈善排行榜依据是2005年1月1日至12月31日的捐赠统计,捐赠数据主要来自6个方面:民政部门提供的捐赠数据;上市公司年报中公开披露的捐赠数据;捐赠者自己提供的数据;各公益机构提供的接受捐赠数据;各种媒体报道的捐赠数据;《公益时报》与企业公民委员会的公益档案数据。

在即将出炉的排行榜中,年捐赠额超过1亿的慈善家有4个,捐赠超过100万的人数和他们的捐赠额总数,都超过了去年,所有上榜的慈善家年度捐赠总额比去年增加了三成。

据了解,主办方从收集的数据中发现,除一部分国际知名企业以外,相当多的跨国公司对中国的公益捐赠比较冷漠,捐赠非常少,上市公司的表现同样逊色,有数百家上市公司去年的捐赠数额为零。

本报讯“北京”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小欣月幸福的脸上。父亲说,这么长时间以来女儿从来没睡过这么塌实、这么香……早上8点30分,本报采访车载着欣月踏上了“返”乡的路途。欣月悄悄对爸爸说:“爸,北京真好……等我长大挣钱了还领你来……”。同时,本报与2000多热心读者帮助小欣月圆梦的行为得到了无数读者的认可。中央电视台7个栏目组、上海电视台要与本报联动来长采访欣月;CCTV新闻联播近日来长;沈阳日报、辽沈晚报昨日已到长春进行采访;福建广播电台与本报联建互动平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今日中午12点15分与本报现场连线;、搜狐、腾讯等各大网站网友千条留言写出感动中国,所有这些媒体都希望参与到本报的爱心行动中,大家都想为这个不幸的孩子做些事情。

昨日晚8时30分,刚刚写完稿子,记者就马上来到了长春市委党校招待所,记者赶到的时候,欣月已经睡着了,但是表情十分满足,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颤动一下,似乎正在梦境中重温着白天的激动。

为了让小欣月在宾馆安稳的做个好梦,长春市普济医院的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长彻夜未眠,他们都静静的看着睡梦中的小欣月,并每隔一个小时就对小欣月的身体状况做一次检查。为了确保欣月的安全,普济医院特地准备了氧气袋、血压计以及一些必备的抢救药物,为的就是让小欣月平安度过在“北京"的这个特殊夜晚。

欣月的爸爸告诉记者,在昨晚7时30分的时候,家住通化的李女士在从本报得知小欣月的故事之后,连夜打车从通化来到了长春小欣月的床前。攥着小欣月的手,李女士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李女士给欣月的爸爸留下了1000元钱让他先给小欣月治病,然后回到通化给全单位的同事讲小欣月的故事,和本报以及热心读者为实现小欣月的愿望所做的一切。同时发动单位全体同事为小欣月捐款,并尽一切可能试着找到治疗小欣月的一切方法。但是直到离开,李女士也没有说出自己的职业,她只说想真心的帮帮小欣月。

昨晚21时30分,李女士拨通了本报记者的电话,在电话中,李女士请本报建立一个救助小欣月的专用帐户,她们会把发动同事捐上来的钱存入这个帐户,作为给小欣月治病的专款,如果有一天小欣月不需要这笔钱了。她想请本报作主,将剩余的款项用于资助和欣月一样需要帮助的好心人。

早晨6点30分,记者醒来的时候,朱德春已经将昨天的城市晚报买了回来,正坐在床上一边看一边抹眼泪,看见记者醒来,朱德春哽咽的对记者说:“谢谢,谢谢大家为欣月做了这么多!”

7时,欣月睁开了眼睛,她对记者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能看见了,病也好了,一起到天安门看了一回升旗。”

这时记者的眼睛再次湿润了:“放心孩子,等你的病好了,我们不但要再来北京看升旗,还要带你游遍北京城。”

早上8点,来宾馆接欣月的记者走进宾馆的房间,欣月正瞪着那双大眼睛好象是在想什么事情,护士在旁边看护着她。“阿姨,咱们要回家吗?”欣月第一次主动和记者说话,而且话语那样连贯。“是啊,阿姨接你来了,咱们这就出发。”“阿姨,我还想呆一天……”欣月告诉记者,她很喜欢北京,她还想到天安门多看看。孩子的话让记者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朱德春急忙抱起女儿说:“妈妈和弟弟都想你了,你不还要回家给妈妈讲天安门吗?”“恩,好!”欣月很乖的点点头。这可让记者捏了一把汗!

经过简单的收拾,8点30分,朱德春抱着欣月上了本报的采访车。终于出发了,只要这一路上不出什么差错,绕上3个小时后就能到欣月的家了。上车后,记者告诉欣月要出发回家了,欣月出乎记者意料的说了句:“北京再见!爸,等我长大挣钱了,我还带你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