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名中国工人在俄遭武装分子绑架抢劫后被释放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45:55

中新网8月11日电据检察日报报道,假释后“旧病复发”,将一柔弱女子强暴的孔祥,经山东省定陶县检察院提起公诉,7月28日被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与原判刑罚余刑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

孔祥因害怕王某告发自己,又将其挟持到郊外,想“结果了她”。王某见状苦苦哀求,说自己丈夫在外打工,愿意和他“好”下去。孔祥信以为真,跟随王某到其家中。

为稳住孔祥,王某“热情”地给他炒了几道菜,还为他温了一壶酒。一斤白酒下肚后,孔祥倒头睡在了王某家的沙发上。王某将门反锁上,立即到邻居家中拨打电话报警,闻讯赶来的民警将睡梦中的孔祥抓个正着。(王玉芬、刘长清、宋京华)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孟光良报道近日军购案在台湾再度升温,不仅台湾军方准备借由11日举行的“2005台北国际航太科技暨防务工业展”开展“爱国教育”,为军购案通过加温。李登辉等独派人士也跳出来叫嚷,台湾向美国交“保护费”理所当然,“立法院”应尽快通过军购案云云。

为争取军购过关,台“国防部”在航太展上特别设置了虚拟战指挥中心,设定两种大陆“犯台”的战术状况发生,而台方以爱国者三型导弹、长程定翼反潜机与柴电潜舰为主力进行接战,而且到场参观者还可以参与模拟指挥系统。台湾军方想通过这种方式使参观者切身感受到“爱国者导弹”保台的重要作用,其为军购案催生的意图十分明显。

据介绍,台军还将展出不少现役的武器,例如M60A3战车射击与驾驶模拟器、T91战斗步枪射击模拟器、船舰操控系统等训练装备,现场均将开放参观民众操作。其余如研发中的无人载具UAV、雷霆两千多管火箭、T91战斗步枪也都会在现场展出,场面相当浩大。

此外,谢长廷日前首度向陈水扁提出了新年度的“政府总预算”,并称“军购案越早通过越好”。陈水扁批示:“为强化国防提升自我防卫能力,国防预算应逐年增加,并尽可能在3年内达到GDP的3%。”有台湾媒体认为,这将是三项军购案的重大突破!

这是因为,原先在野党不同意潜舰、反潜机和爱国者导弹三大军购特别预算,并提出的建议之一就是将这三项改列入年度“国防预算”。而台湾军方指出,台湾目前“国防预算”占“国民生产总值”2.4%,无法容纳这三项军购案;如果调高到3%甚至以上,就可以纳入。

而据台军方高层称,“参谋总长”李天羽在7月访问美国时,美方就提出要求台湾提高“国防预算”到“国民生产总值”3%规模,这样三项军购就可以根据年度预算,逐年地分项购买。

据台湾军方分析,如果“国防预算”提高到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也就等于每年约增加700亿元(台币,下同)。那么,如果按照5年计划编列采购重大武器案的日程,三项军购案中的爱国者导弹和反潜机就可以涵盖在“国防预算”中了,不过8艘潜艇军购金额高达2800亿元,可能还是需要以特别预算采购。

11日的航展上,美国著名军火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也将参展,并针对爱国者导弹等重大军购项目进行说明。该公司亚太区总裁鲍伯·杨指出,该公司非常期待透过参展机会,与目前合作客户及未来可能合作伙伴一起讨论最新型科技产品及计划。该公司还将展出近岸作战舰艇、远程空中监视雷达、F-35联合攻击战斗机、F-16飞行模拟演练系统,有观察人士就指出,这些都是台湾“极感兴趣”的军火。

不仅美国的军火商来台推销军火,美国鹰派势力对泛蓝威逼利诱。美国国会众议院亲台的“台湾连线”三位议员,韦克斯勒(RobertWexler)、查伯特(SteveChabot)、布朗(SherrodBrown)共同署名,致信马英九。三位议员请他协助让军购特别预算案在“立法院”尽速通过,或提高台湾的年度“国防预算”。

美国议员并邀请他在9月访问华府,增进双方沟通,希望了解台湾在野党反对台湾军购预算的理由。这几位议员也不忘在这封信里强调所谓“美国对台湾以及台湾人民的支持”,并重申美国对于台湾安全、繁荣以及台湾前途的承诺。

据报道,马英九表示,美国总统布什在2001年就同意军购,但民进党政府却把军购案搁置了3年,到了2004年6月民进党政府提出军购案时,“立法院”会期只剩9天,且采购金额从台币2000多亿元暴增至6000多亿元,这些都是那时泛蓝反对军购案的理由。马英九表示,目前国民党对军购案的基本态度,就是有条件同意。“若将来预算总额比较合理,相信商量的空间就会增加。”

这是“台湾连线”议员第二度写信给国民党主席。今年五月,就有33位众议员联名致函国民党主席连战,促请尽快结束在野党对台湾军购案的杯葛。

台联精神领袖、“前总统”李登辉8月7日出席台联四周年党庆活动,也对泛蓝阵营施加压力。他宣称,“蓝军被北京统战而不自知,蓝军阻止军购案、与中国交心,却完全枉顾台湾安全”等等。

李登辉昨午出席“台湾李登辉之友会干部研习营”时说:“美国有8艘核潜艇在太平洋巡弋、2000枚核弹对着中共,在战略上已完成对大陆包围网,造成中共的压力,令中共动弹不得;中共陆军要打台湾,起码要10个师。”

李登辉重申,台湾要继续发展、要进入联合国,一定要“正名”“制宪”。

在谈及军购案迟迟未通过时,李登辉表现出很不满的样子说,“美国人形容台湾坐车不付钱,台湾要和人家美国维持关系,哪有自己凉凉的(只顾享受不付出),坐车不付钱呢?”台湾向美国交保护费理所当然,“立法院”应尽快通过军购案。

由于台湾“立法院”9月即将开会,届时将再度审查三项军购特别预算,有消息指出,目前台湾“国防部”等有关各方都在研究“最佳策略”,做最后冲刺。

本报讯(记者万勤通讯员陈俊实习生苏婷婷李辉)现年21岁的女孩潘圆,利用女同学一家人的信任和善良,在4年时间里编造出种种谎言,骗走了女同学一家62万元现金。记者昨日获悉,该女孩因涉嫌诈骗,于8月5日被洪山检察院批准逮捕。

潘圆家住武昌杨园,她与家住洪山团结村的杨燕是武昌某中专的同学。从2001年开始,潘圆先以帮助杨燕上军校、出国留学为名骗钱,又以帮助杨燕的妹妹上外语学校、出国参赛为由骗钱,继而又以代办房产证、建房子为幌子骗钱,四年里她疯狂向杨燕一家行骗,共骗得62万元。

由于受骗,杨燕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妹妹因没有学籍,10岁才入小学读书,家中的房子也被潘圆骗拆,几无栖身之地。

“受到良好教育”与“住上好的房子”,是住在洪山区和平乡团结村的女孩杨燕全家的两大愿望,这一切现在都成了泡影。因为轻信,她最要好的同学潘圆,四年来骗走她家攒下的62万元血汗钱。

昨日记者获悉,该少女骗子因涉嫌诈骗,被洪山区检察院于8月5日批准逮捕。

1999年,家住团结村15岁的杨燕与家住武昌杨园的同龄女孩潘圆,一同考上武昌某中专。两人一起上学,一起骑车回家,很快便成了形影不离、无话不说的好姐妹。潘圆经常到杨燕家去玩。胖胖的她很乖巧,讨人喜欢,赢得了杨燕家一致好感。2001年,两人中专毕业,本来,杨燕打算上武汉科技大学;但潘圆说她爷爷是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可以帮杨燕走关系读军校,学费低,专本科连读,还包分配。杨燕及其家人信以为真,便把上军校的事全权委托潘圆办理。杨母将学费4000元,本科学费5000元,风险抵押金5000元,用具费1800元,全部交给了潘圆。

此后,以学校买电脑、做学生宿舍集资为由,潘圆又从杨家拿走20000元。在这期间,潘圆还向杨燕家借了2500元,并以学校教导主任父母双亡送礼为名,向杨母索要了700元。

一次次地要钱,且数目不小,竟一直没有引起善良的杨燕及其父母的警觉。

过了很长时间,军校通知书还没有下来,杨燕的父母很着急,向潘圆催问了几次。为防止穿帮,潘圆想出一个缓兵之计:2002年4月,她以不想让杨燕父母担心为由,骗杨燕在武锅附近租房共住,说是“等候军校入学通知”,让杨燕告诉家人已到军校报到,又以学校“修建宿舍”为借口,让杨燕耐心等待。为了让骗局更具真实效果,她还鼓动杨燕每月从家里要生活费。

就这样,在外租房住了3个多月,潘圆唱完黑脸唱白脸,杨燕一家被哄得团团转。

潘圆称,读本科不如出国留学,面对杨燕一家将信将疑的态度,潘圆支招说,可以军校的名义,直接保送杨燕到英国赫特福德学院上学,并称她有个哥哥在英国,届时可以照应。杨燕父母再次轻信了她。

这样,她以回家等待去英国留学消息的名义,堂而皇之地让杨燕搬回家中。

2003年9月3日,杨燕终于等来了一纸由潘圆带来的落款为“湖北陆军勘测学院留学部”的通知单,潘圆还带来了另外一则“通知”:“由于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绑架事件的原因,现在留学的学生需要集体住宿,要收取生活费每年2.2万元人民币,三年共计6.6万元人民币,由于是保送生,学校应支出在英国留学期间费用,但学生须垫付。”

至2004年4月8日,潘圆先后拿了18张类似的通知单去杨家,要了18次钱,要钱的名目可称得上是五花八门:办出国证25000元、学校注册费20800元、三个月语言课费22000元,3个月生活住宿费15000元,3年学费61000元,到北京读语言课费10000元,挂靠军校费5000元,3年生活和住所费66000元,飞机票15000元,买法律书和电脑8580元。

她还以帮杨燕的爷爷出国探望孙女办出国证,以及往来的飞机票、生活和住宿费为名,先后又从杨燕的母亲处拿了32.7580万元。

杨燕的妹妹杨玲(化名)才7岁,喜欢绘画,曾经参加绘画比赛得过奖。潘圆将目标瞄准她,施展并不高明的骗术。

她以找人帮忙送杨玲到“武汉育才外国语学校”读书为名,拿走杨家借读费8000元、建校费10000元,并以将杨玲送去参加米兰杯绘画比赛为由,索取出国费用20000元,上学送礼费11500元。后来又以伪造飞机票、办出国证费用等手段,陆续骗走了杨家共9万多元钱。

因觉得杨燕家好骗,潘圆一刻也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是变本加厉,肆无忌惮。

2003年至2004年,潘圆自称在市规划局有熟人,又以可办房产证、占地、办建房证等理由,骗取杨燕家13万多元。潘圆还再三鼓动杨家把房子拆掉重建,她称自己的伯伯就是搞建筑工程的,可以帮杨家做房子。她还煞有介事地与杨父签了一个工程施工合同,并以预交工钱,买材料为由,共要走杨家6.6万元。

潘圆前前后后40多次从杨家拿走的钱已达62万之巨,而且全是杨燕母亲从银行提取的现金。

为了骗取杨家人的信任,潘圆平时在杨家经常吹嘘自己父母很有钱,她还特意在天梨花园租了一间154.3平方米的房子,然后带杨燕去看房,声称是父母送给她的礼物。

4年了,潘圆的种种承诺一次都没有兑现,这让杨燕的父亲开始警觉起来,2004年11月9日,杨父跟踪潘圆来到杨园一处很旧的两间平房,看到的情景跟潘圆的描述反差很大。杨父向邻居打听,邻居反映潘圆是住在这里,她的爸爸妈妈都下了岗,一直靠摆摊卖早点来维持生活,但最近两年没有摆摊了。

杨家这才觉醒,找潘圆逼其还款,潘圆分3次共还11万元钱,并写下一张欠条。

2004年11月24日,杨家再一次找到潘某要钱,潘圆将伪造的天梨花园的房产证押给杨家后,一家人搬走无影无踪。多方寻找,杨家在东西湖农场找到潘圆,但潘圆竟装生病变成了哑巴搪塞,再没有还一分钱。

房子被拆了,已无家可居的杨家还得自己盖房,他们东借西凑,好不容易将房子盖起,由于实在是没有钱,最后连房顶也没有封。

今年2月24日,万般无奈的杨燕父母到洪山区徐东派出所报案,民警寻找5个多月,终于在今年7月,将躲藏在汉阳郭茨口的潘圆抓获。

潘圆一直自称在武汉某国际旅行社工作,行骗后每月拿2000元钱孝敬父母。警方查证,“湖北陆军勘测学院留学部”、“武汉育才外国语学校”均系伪造,武汉某国际旅行社也查无其人。

杨燕母亲是个善良憨厚的家庭妇女,说起这件事欲哭无泪。她说潘圆经常到家里来玩,平时嘴很甜,加上又是女儿的好朋友,家里也没把她当外人,根本没想到她会是这样一个骗子,被她骗得几乎倾家荡产,还向亲戚借了20多万元,两个女儿的前程也耽误了。

因为等待出国,本来可以上武汉科技大学的大女儿杨燕,已经没有上学了。更可怜的是小女儿杨玲,等着上“武汉育才外国语学校”读书,等了三年一直没有上学,导致上学没有学籍,现在只能找一所民办小学借读。10岁的杨玲没有读一二年级,就直接上三年级,现在功课都跟不上,这件事对她心理伤害很重,画画也没有继续学了。

戴着眼镜的杨燕,是个非常单纯的文静女孩。她告诉记者,自己平常很少与人来往,压根不知道还会有人骗她,且还是被她当作亲姐妹一样的同学。

杨燕说,其实回过头来想想,潘圆的谎言都是非常幼稚和可笑的“小儿科”,稍有识别能力的人就会识破,被她这几年骗走了60多万,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教训。(图/记者万勤)

新华网北京8月12日电(记者张淼淼)12日的北京“大雾弥漫、雷声滚滚、暴雨倾盆”。气象专家称:这个季节,这三种天气现象同一时间“联手”在京城出现至少10年未见。

12日早上9点整,北京市气象台发布暴雨黄色预警:目前强降雨云带已到达北京上空,北京城区及东北部地区将出现暴雨。截至上午10点,记者了解到,西三环的玉泉营桥、南四环的科丰桥等桥底均出现积水。

从11日开始,大雾就已弥漫京城,闷热潮湿。今天凌晨,北京开始降雨,但持续的大雾并未散去,反而愈发浓重,记者早上7点半坐车行驶在南二环路时,能见度不到200米。

北京市气象局研究员吴正华告诉记者:“麦莎”之前为京城带来一场中雨,空气中水分充足,北京的天气状况又呈低压静风态势,雨水蒸发后的水汽滞留在空气中,湿度达到了90%以上,达到饱和,所以11日形成了大雾。

12日,暖湿空气仍旧在低压区堆积,大雾继续弥漫,由于只打雷、下雨但不刮风,所以降雨并没有使市民感觉凉爽。“怎么下着雨还这么闷热,像是进了洗浴池。”早上出门上班的赵女士刚一走出楼门眼镜上就蒙上一层雾气。

由于天气静风稳定,非常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受其影响北京的空气质量已连续两天3级轻微污染,同时污染物的堆积又加重了大雾的浓度。吴正华表示,预计大雾将在明天白天随着降雨的结束逐渐散去。

据介绍,大雾是秋冬季京城经常出现的天气现象,原因是夜间冷,空气湿度在气温较低的情况下容易达到饱和,而还处于夏季的北京出现浓雾需要极高的湿度条件,另外,气象专家还表示,除了大雾、暴雨、雷电天气同时叠加比较罕见外,早上8、9点钟就出现雷电的情况也非常少见。

本报讯(记者林劲松实习生刘献忠)昨日凌晨,20余名男子携带刀棍两度冲进广州黄石东路江下村一酒楼职工宿舍追砍保安。昨日凌晨2时许,3名保安被追砍中躲进宿舍房间,顶死房门。这伙人竟砸烂宿舍后窗玻璃泼入汽油,纵火点燃。两名保安被当场烧死,一名保安被烧成重伤,还有两名保安被砍伤。事件原因目前未明。

东海海鲜大酒楼的员工宿舍位于黄石东路江下村大塘大街一幢五层大楼里,酒楼共有13名保安,其中10人住在103房间。酒店其他工作人员住在上面的楼层里,樊小姐住二楼。前晚10时30分许,她刚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嘈杂声,她站在走廊上往下看,吃惊地发现“一伙人手上有的拿着刀子,有的拿着棍子,在街上追打我们的保安”。樊小姐说,双方对打了10多分钟后,那伙人离去,至于为何发生打斗,她不清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