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荣融要求抓紧股改 称个别央企面临资金链断裂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31:10

酒店保安对记者说:“26号下午,到公安局,他们说私了,我说怎么私了?他们说给一万元钱。”

公安机关是国家职能部门,怎么让当事人私了?林业局公安分局真的说过要他们私了吗?现在案件调查的进展又怎样了呢?我们电话连线了乐东县尖峰岭林业局公安分局。

然而,电话连线走听到了这样的声音:“领导出差,案件还在调查。辖区在山上,电话现在信号不好不通。”

对此,小李夫妇表示,他们是不会答应私了的。他们一定会拿起法律的武器,让不法分子得到法律的惩罚。

本报讯(记者丰雷韩一鸣)前晚,福田区福强路益田村大巴车站,20余名歹徒采用上车堵车门方式,抢劫3辆靠站大巴,抢得四五名乘客手袋、手机后逃跑。

事发于前晚9时30分左右,据4路大巴乘客王小姐说,车辆停靠益田村车站后,突然有20多名男子冲上车,有人将车门堵住,不让司机关门,有人趁乱抢夺车上乘客的手袋和手机,随后,歹徒匆忙下车,又跑上站台上的103路大巴。

据103路大巴乘客张先生介绍,当时大巴车有30多名乘客,车停靠益田村车站后,10来名歹徒上车,有的歹徒同样将车门堵住,其他歹徒冲上车,强行抢夺乘客的财物,其中1名女乘客稍作反抗,歹徒便打该乘客,迫使女乘客将手机交出,随后,歹徒又冲下车跑上站台上一辆362路大巴。

据362路大巴乘客王先生说,歹徒采用同样的手段,将车门堵住,然后对乘客财物进行抢夺,混乱中,歹徒好像没有得手。最后,20多名歹徒冲下车,然后四散逃跑。3名目击者均称,歹徒每次作案都不到1分钟。

“我们立即报警求助”,据乘客介绍,巡警很快到场已经不见踪迹,不久,大巴车辆驶离站台。前晚,公交公安分局值班民警介绍,辖区巡段民警已经介入调查。目前,受害事主报警的不多,故损失尚难统计。

3岁小孩快跑着横穿马路,出租车快要撞向小孩。生死刹那间,一双大手猛然向前将小孩一把推开,小孩得救了,而重医附一院麻醉科医生兰培丽却被撞断了尾骨。昨日下午17:35,兰医生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小孩安全了吗?”

同一科室的同事刘小男目睹了整个车祸发生的过程。昨日下午17:30左右,兰医生和同事们吃完晚饭后沿着学院路准备进入医院后门。两名三四岁似乎要过马路的小男孩引起了兰医生的注意,热心肠的她摸着小孩脑袋问:“要不要阿姨牵你们过马路?”小孩并没有“领情”。

随后,兰医生和同事们过马路刚在人行横道线上走了一半,一辆出租车从袁家岗方向疾驶而来,在和兰医生仅仅相隔3米左右时,那两名小孩突然从后面窜出,飞快朝马路对面跑去,其中一男孩周周(化名)的距离和出租车不足1米,车并没有停下。遭了,危险!其他同事还来不及反应,一旁的兰医生猛然向前,将素不相识的周周奋力推开,几乎就在同时,出租车从兰医生右侧将其撞飞。

“兰医生在空中翻了几转,然后重重摔在约3米远的地方,一动不动!”说到此情形,刘小男眼含泪花,他说当兰医生被人叫醒后眼睛努力半睁着,还用微弱的声音问道:小孩安全吗?

在兰医生被抬进医院的整个过程,尽管她已经疼得流泪,但兰医生仍然不停追问同事:“我好像看到他(指周周)被撞了,你们不要骗我!”直到躺在了病床上,看见周周只是头皮蹭破了一点,经过包扎后被母亲抱在怀里,兰医生才舒了一口气:“小孩没事就好了!”

“我的女儿也刚4岁,当时我完全出于一种母亲的本能去推开那名小孩。如果不把他救下来,我会内疚一辈子。所以,我的眼里就只有孩子,没有车了!”兰医生用这几句话解释了自己救人的初衷,她说她相信任何一个人在那时都会那样做的。

18:30左右记者赶到医院,周周父母满脸焦急的和众人一起等待兰医生的检查结果。

“以前只在报纸上看见舍身救人的事,哪知道现在却真的遇上了……”周周的爸爸哽咽着说,如果不是兰医生那一推,孩子肯定已经没命了。而周周母亲抱着孩子的手一直不停地在颤抖。

当时坐出租车的市民唐先生回忆,事情发生后他还以为救人者是小孩的母亲,后来才知道是一名不认识的医生。“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一名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小孩,这样的情操太高尚了,应该让全社会来学习!”

兰医生是沈阳人,从中国医科大学硕士毕业的她刚刚在重医附一院上班仅4天。“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呀!”她的同事纷纷感慨。

据该院骨科主治医生刘渤介绍,初步诊断兰医生是尾骨骨折,治愈后会影响到她以后的行、坐、躺,目前还不能排除今后瘫痪的可能。另外,其内脏是否损坏也不能排除,要经过24小时观察后才能下结论。不过兰医生目前生命体征稳定,脱离了生命危险。

3名未满18周岁的男孩将2名年仅13岁的女孩挟持后,用活埋、殴打等暴力手段,强行将两个女孩带到了一处出租屋,其中一个男孩在其他人的协助下,将一名女孩强奸。这起骇人听闻的案件是怎样发生的,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到昨日,记者在葫芦岛市绥中县对此案进行了历时3天的调查。

7月1日下午6时许,绥中县某小学6年级学生兰兰(化名)到补习班补课,因为马上就要毕业了,成绩一直不错的兰兰正在提前学习初中课程。“嘿,干什么去?”当兰兰乘坐的三轮车经过一家游戏厅时,3个年纪比兰兰稍大一些的男孩子挡住了三轮车,兰兰看到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自己的女同学洋洋(化名)。“我去补课,洋洋,你怎么在这里?”“补课有什么意思,我们去河边玩吧。”男孩子对兰兰说。“我才不去呢。”着急补课的兰兰明确拒绝。但男孩子连拉带拽,还是把兰兰拉下了车,兰兰这时还不知道,自己正迈向一个巨大的陷阱。

今年13岁的兰兰是个活泼可爱的姑娘,不但学习成绩优秀,在学校各方面表现也不错,“特别惹人喜欢。”兰兰的亲友这样评价兰兰。也许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引发了几个不良少年邪恶的欲望,接下来,几个男孩子把罪恶的手伸向了天真的少女。

离开游戏厅,兰兰被带到了位于绥中城东的六股河边。天渐渐黑了,为了防止兰兰离开,一个男孩子抢过了兰兰的书包,并趁兰兰不注意的时候丢在了河边。在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17岁的男孩小石(化名)开始对兰兰动手动脚。“你要干什么?”发现身处险境的兰兰厉声质问。“啪!”小石挥手打了兰兰一记耳光。周围一片漆黑,兰兰不知道该如何离开这些令人恐怖的少年。

“你要是不答应跟我好,我今天就把你活埋在这里!”小石威胁兰兰说。说着3个男孩就开始把兰兰和洋洋往沙坑里埋,这时洋洋也有些害怕,但洋洋与另一个男孩子小田(化名)关系不错,男孩子们没有太多为难洋洋,只象征性地埋了洋洋一下就把她拉了出来。可兰兰就没那么幸运了。“当时我感觉已经呼吸困难了……”手脚都被捆上的兰兰倒在沙坑中,小石、小田等男孩子开始往兰兰身上埋沙子。兰兰被掩埋的时间很长,兰兰的父母后来发现,孩子身上多处有青紫色瘢痕,同时伴有浮肿等症状。“捡回来一条命啊!”兰兰的父亲叹着气说。

面对死亡的威胁,兰兰哀求几个男孩子救她出来,并被迫答应跟几个男孩子走。记者从附近的村民处了解到,当天晚上及午夜前后,一些村民曾听到河边有凄厉的呼救声,但由于时间很晚,河边又人迹稀少,没有人过去看个究竟。

“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7月2日凌晨1点左右了。”负责侦破案件的绥中县公安局机场派出所民警给记者介绍了案件的一些情况。从河边回来,小石和小田把兰兰带到了另一名嫌疑人小路(化名)租的出租房。警方介绍说,小路是外地人,他到绥中打工,今年17岁。在小路“家”,小石、小田和小马(化名,16岁)开始实施犯罪。“这些牲口!”小路看到几个男孩子欺负兰兰,有些忿忿,但也仅仅是骂了一句,然后躲到外面去了。面对犯罪,他没有勇气阻止。

在小田和小马的协助下,小石扒掉了兰兰的衣服,尽管兰兰拼死反抗,但弱小的她怎能抵挡3个比她大好几岁的男生。小石随后奸污了兰兰。“孩子的头上都是包,都是被他们用头往炕沿上用力磕的。”兰兰的爸爸告诉记者,当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儿遭到如此伤害时,他的心都碎了。“出租房的房东就住在对门,他也听到半夜有喊叫和打闹的声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过去询问。”警方在后来调查取证时,房东给出具了证词,但这位房东如果在案发时哪怕过去敲敲门,也许几个少年就不会得逞,但他没有这样做。

“当时我听说女儿失踪了,什么都顾不上,立刻赶飞机往回返。”兰兰的父亲是一个血性汉子,面对记者,他直来直去。7月2日早晨,兰兰的母亲等了一夜也没有女儿的消息,于是给远在数千里外的丈夫打电话。就在兰兰父亲上飞机后不久,兰兰从出租屋里逃了出来,当天是小学升初中考试的日子,经历了噩梦般的一夜后,兰兰还是坚持回到了学校,她借班主任的电话善意地欺骗妈妈:“我昨天在同学那里,我先考试了,不用担心……”

在咬牙坚持考过升学考试后,兰兰回到了家,许多亲友都在等她的消息,在众人面前,她没法对妈妈说自己的遭遇。“大伙走后,孩子立刻就哭了……”兰兰的妈妈没有犹豫,马上到派出所报案。

由于7月2日是休息日,派出所警力有限,在兰兰的爸爸回到家之后,还没有犯罪嫌疑人的一点消息。“我让孩子别露声色,跟那天在场的洋洋联系,终于得到了小石等3个人的下落。”在守候了一天之后,兰兰的爸爸和亲友终于在案件发生的出租屋堵住了3名嫌疑人。随后,警方又在小马家将犯罪嫌疑人小马抓获。

昨天,记者从绥中警方了解到,这起恶性案件已经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因为嫌疑人和被害人均未成年,法院近期将不公开审理此案。目前,4名嫌疑人中,除情节轻微、当时离开现场的小路被取保候审外,其他3名嫌疑人已经被批准逮捕。“小石此前曾经因为其他案件被警方处理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警官告诉记者。

为什么4名未成年人能做出如此让人愤怒的罪行?经过探访,记者了解到这样一些情况:这4个嫌疑人中,3名辍学,1名在读,但成绩较差。对兰兰实施强奸犯罪的嫌疑人小石家庭据说很不和睦,“他父母可能已经离婚了……”小石的一位亲属告诉记者,小石整天在外面混,家里基本没有人管。

“小马的家庭应该是不错,但小马的父母对孩子管教不多,事情发生后,孩子的奶奶整天在家哭,她不知道自己的孙子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情。”小马的一位亲属对记者说,这些孩子犯了罪,家庭是有责任的。

一位社会学专家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只是家庭,我们整个社会都应该反思,是什么原因使这4名少年走上犯罪之路,家庭、学校、社会应该为此承担什么责任?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才能避免今后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躺在宁波二院无菌病房的燕子(化名)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只是到小区门口买几根油条,却让她陷入了一场可怕的噩梦;一个无缘无故的摔跤粉碎了孩子花样的幸福。而近百万元的治疗费让家人和油条摊的方大姐一筹莫展……

28日下午2点,宁波市第二医院。无菌病房厚实的隔音玻璃窗里面,13岁的小姑娘燕子独自躺在病床上。透过玻璃记者看到,燕子的脸部已经肿得老高,嘴唇向上翻了起来,眼角也有些变形。因为剧烈的疼痛,她不时用同样疼痛的双手去抚摸胸口。玻璃窗外面,姑妈、姑父、干妈等所有视孩子如珍宝的亲人在痛哭。

“妈妈,好疼,好疼,一定要救救我,我怕……”燕子和亲人只能通过对讲器联系,听到干妈的哭声,燕子吃力地重复着这句话。“燕燕,别怕,妈妈和姑妈在外面陪着你,放心,我们一定把你治好。”两个姑妈从前天事发时到昨晚几乎没有合眼,“我一闭眼就是孩子可爱的脸蛋和现在痛苦的模样,简直跟噩梦一样啊。”姑妈说着说着又开始流泪。

自从放暑假以来,燕子就住到尹江二村的二姑妈张女士的家中。姑妈张女士说,每天早上,她都会在买菜的时候顺便带早点回来。27日早上,她感觉身体不适,就在家熬了点粥,让燕子去小区门口方大姐开的早点摊买几根油条。

油条摊就在距离姑妈家两三百米处,燕子是7点50分出的门,一般来说只有5分钟的路程,可是等到8点多,燕子还没有回来。姑妈有些不放心,便出门去找。

“哎呀,你侄女闯祸了,掉到油锅里去了。”刚走到油条摊前,摊主方大姐的丈夫就大喊了起来。再一看地面流淌着油水,姑妈如遭到晴天霹雳。

据油条摊摊主方大姐事后回忆,她当时也没看清楚燕子是怎么跌进油锅里的。“那天,她来到我摊子上,说要买几根热的油条,我正在旁边做饼,也就没怎么特别留意。突然听见‘啊———’的一声,抬头看时,燕子的头部已经扎到锅里。当时真的吓坏了,我赶紧把她扶了起来,拿酱油抹在她脸上给她止痛。我听见有人说望春医院有个烧伤科,叫了辆车就立马把她送过去了,后来又转到了第二医院。”

出生两个月时,燕子的父母因为感情不和而分开了,她被托付给奶奶带,只得跟着奶奶辗转在两个姑妈家里。“出生以来她从来没有跟父母一起生活过,是奶奶用面汤给喂养大的。燕子3岁时,爸爸妈妈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她几乎没有享受过母爱。”说起燕子的身世,姑妈泪如泉涌。

燕子的二姑妈说,可能因为家庭的原因,燕子从小就比较沉默,她不太合群,很少跟小朋友出去玩,上课也不爱回答问题。

“我们都是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尽管我们对她很好,在她心里肯定还是有阴影的,所以我们从来都不会打骂她,就怕她想不开出事。”“燕子也非常懂事,从来都不跟同学吵架,回家后,就自己默默地看书。”

“听说燕子出事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这怎么可能?”7月27日上午8点40分左右,正在开车的项女士接到燕子姑妈的电话,得知干女儿掉进油锅里的噩耗后,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车到医院的,在看到燕子时,我的心都碎了。”干妈哽咽着说着自己与燕子曾经的快乐,她强忍着尽量让自己冷静,可是一想到孩子惨不忍睹的模样,她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失声痛哭。

“4年前的一个傍晚,我在医院挂盐水,旁边10岁的燕子一个人乖巧地也在挂盐水。这么小的孩子,家人怎么能放心让她一个人看病?当时我的心里就涌起一股不忍之情。后来年迈的奶奶气喘吁吁地跑来接孩子,原来奶奶忘了带钱。”从奶奶口中项女士得知了孩子可怜的身世。当天项女士就跟她先生商量想帮助燕子,临走时还给奶奶留下了500元现金。

第二天懂事的燕子便来医院找项女士,找了两次,等了3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昨天说要资助自己的好心人。“妈妈!”燕子高兴地呼喊着跑过去,一声妈妈让项女士的心一阵感动:这是个多么懂事的孩子!“当时我就告诉自己,这个孩子我养定了,虽然给不了太多经济上的帮助,但我一定要给她全部的母爱。”

经过医院诊断,燕子的烫伤程度属于深二度,烫伤面积已达10%。目前,燕子的脸部肿得厉害,严重发炎的喉咙也压迫着气管,如果今天喉咙的炎症还没有消退,可能要动个手术。如果不动喉部手术,燕子需要两万多元医药费才能保住平安,如果动手术的话,可能需要五六万元的医药费。燕子后期整容恢复的费用可能要60万-100万元。

说到医药费,钱东社区居委会范书记说:“我们和院方接触时,医院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会首先尽力为燕子治疗,不会急着催燕子付医药费。但近100万元的费用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燕子户口所在地的海曙区西门街道钱东社区居委会居干得知燕子的事情后,立即到医院看望了燕子,并向宁波市慈善总会海曙慈善分会汇报了情况。昨天社区居干终于向慈善总会争取了3000元的救助款,目前,这笔资金已经打入了燕子的医疗账户。保险公司也表示,燕子可获得的最高保险金额为5000元。

昨天早上,燕子的三姑妈接到两个厚厚的信封。“这是我的一个邻居送过来的,邻居嘱咐我一定要给孩子治好病。”燕子的二姑妈也接到了500元的捐款。“我们希望记者在报纸上对他们说声谢谢。”燕子的姑妈说。

昨天无菌病房外,一位个子不高、面色乌黑、手拿几瓶娃哈哈八宝粥的中年女人悄悄站到燕子家人旁边,看着伤心欲绝的燕子家人,中年女人拿起搭在肩膀上的旧毛巾摸了摸眼角。这个女人就是油条摊的摊主方大姐。她是特意来看望燕子的。

“我知道,把摊子摆到店面外的人行道上是不对的。我家里虽然没钱,但我把燕子当成我自己的女儿,我会尽量借钱给燕子医病的。”刚开口方大姐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方大姐告诉记者,在送燕子到医院的路上,燕子不停地想用手去摸自己的脸蛋,她拼命按住燕子的手,怕燕子用手抓而感染了伤口。“孩子疼,我心里也难受啊,当时我根本没有想着我要赔多少钱,而是想这么漂亮的孩子就这样毁了可咋办,孩子得遭多大的罪啊。”

方大姐是台州人。去年3月,和老公、21岁的女儿一起到宁波开了家大饼店。“我们农村人,家里没钱,为了赚钱给儿子娶媳妇,老公出去打工,但只能拿到一半的工钱。去年3月,我和老公还有21岁的女儿来到宁波开了家大饼店,起早贪黑一年干下来,大饼店收入才五六千元。”

谈到近百万元的治疗费,方大姐表示,她会尽量借的。她也希望好心人能够伸出援手来帮助孩子,不能耽误孩子的病啊。事情发生后,早点摊摊主方大姐忙着向亲戚和老乡借钱。方大姐借来6200元,为燕子付了部分医药费。

盛宁律师事务所的谢俊鸣律师认为,油条摊的摊主方大姐和燕子的监护人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油条摊的摊主方大姐进行经营活动时,应该在指定的场所里、将摊位摆在合理的位置上,摊摆到了马路上是明显不合适的;同时,油条摊边没有足够的防护措施,燕子掉进油锅里,摊主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燕子已经13岁了,应该说已经具有了独自购买物品的能力,但她还是未成年人,她的监护人应该对其承担相应的监护责任。至于双方责任的多少,还需要根据事件的具体情况而定。

金陵晚报讯(记者苏丽萍实习生陈娜)昨天凌晨两点,一位妙龄女郎在自家楼前5米处被陌生男子按倒在地企图施暴。该男子双手抱起女子的头往地上砸。女子大声喊“救命”三十多声后,隔壁30米远的一幢楼的邻居李铭(化名)冲下楼来,救下受害的女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