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力诱多获成效 获利减仓而未清仓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31:10

2005年4月,山东省外经贸厅公布:“3月10日,卡特彼勒(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和卡特彼勒(香港)有限公司分别出资130.8万元人民币和43.6万元人民币,以股权并购方式获得山东山工机械有限公司30%和10%的股权,成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项目投资总额62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436万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卡特彼勒用不到200万元人民币收购山工机械这家销售收入10亿元、国内工程机械企业排名第七的国有企业40%的股份,顺利地将其纳入自己的中国体系内。而收购山工40%的股份也只是卡特彼勒的一期并购,卡特彼勒提出有权在未来3年内随时收购山工机械的剩余股份。也就是说,其余60%的股份将在适当时机收归美商的氅下。

这是卡特彼勒首次整体收购中国企业,此并购案也是卡特彼勒在华并购战略的第一个实质性战果。对卡特彼勒来说,这应该是“做了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美国的卡特彼勒公司从1995年与徐州工程机械集团建立的第一个合资企业起,就着眼于对中国工程机械的整体并购战略。在完成对徐工的部分控股之后,又兼并了山东工程机械厂。最近,又在试图通过控股投资方式,收购厦门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同时,还在谋求并购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广西柳州工程机械集团、河北宣化工程机械集团。如果这一布局得以实现,等于‘通吃’了中国机械工程行业。”经济学家白津夫向《中国经济周刊》表达了其担忧和警告。

事实上,白津夫的担忧并非危言耸听,业内人士也认为,卡特彼勒在中国的目的很明确:不仅是要控制中国工程机械的龙头企业,它要吃掉的是整个行业。而卡特彼勒在中国庞大的行业整合计划,对中国工程机械业的生存已经构成了巨大威胁,因为中国目前只有厦工、柳工、三一重工等为数不多的工程机械强势企业,如果没有了他们,中国自己的民族机械产业可能就是名存实亡。

据悉,目前卡特彼勒公司已在中国建立了11个生产基地、2个研发中心和1个培训中心,包括(卡特彼勒)徐州公司、上海发动机公司、山西铸造公司、天津亚实履带公司等。对于垄断利润的追逐决定了卡特彼勒这个大型跨国巨头不会停下自己攻城掠地的步伐。从这个意义上说,也许卡特彼勒在中国的并购计划才刚刚开始。

像卡特彼勒这样力图以资本运作方式“吃掉”中国工程机械龙头企业的外资并购案例有不少。

2005年10月25日,我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被美国凯雷投资集团以3.75亿美元(约合3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85%的股权。此前的1995年,美国卡特彼勒已经与徐工设立了合资公司;

在油嘴油泵行业,德国博世公司收购我国油嘴油泵行业的排头企业——江苏无锡威孚有限公司后,我国的油嘴油泵行业几乎全部被跨国公司并购、控股,经过多年建立的技术中心被撤销、合并;

在轴承行业,四年前全国轴承行业首家上市公司——西北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就已经与世界第三大轴承公司德国FAG公司合资,两年后合资公司变成了德方独资企业。由于合资,西北轴承让出了经营了多年的铁路货车轴承的品牌,失去了占中国铁路货车轴承25%的市场;

在化工机械制造行业,占举足轻重地位的“锦西化机”,已与跨国巨头西门子合资,业内人士对这种合作的未来判断是:锦西化机的透平机械核心技术被西门子拿走,国内大型化肥设备的维修要看西门子的“脸色”。

此外,我国重点行业的一批龙头企业——陕西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前进齿轮箱集团有限公司、潍坊柴油机有限责任公司等也都被跨国公司紧紧“咬住”不放。其中,德国的“ZF”公司正在谋求控股杭州前进齿轮箱集团有限公司。杭齿是我国船舶配套的中高速柴油机、齿轮箱及工程齿轮箱的行业排头兵生产企业,并承担一定的军工任务,如果被外商整体控股,其对军品生产的影响比较大。

另有消息称,中联重科、山东临工等企业的相关谈判也正在进行中。可以说,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下,国内的龙头企业正在逐渐地被纳入外资企业的旗下。

前言:虽然现在手机在低端市场的出货量比较大,而在高端市场的利润额比较丰厚,但是一直以来中端市场仍然众多是商家的必争之地,各大厂商也纷纷厉兵秣马,投入了款款不同重量级的产品,虽说这里的机型有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感觉,但是在手机史上不同时期也不乏经典传世之作--想当年的诺基亚3310(报价热评)、8250(报价热评);索爱扭转乾坤之作T618(报价热评视频)、K700c(报价热评视频全景)......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佳品。本着为广大网友热忱服务的原则,笔者今天为大家介绍一些近期活跃在手机市场“最前线”的中端热门机型,近期有购机打算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哦!多普达565(报价热评视频全景)[参考价格:1999元]

和其他高端智能手机相比,多普达565凭借着时尚的外观设计、强大的软硬件配置和功能,堪称目前市场上同类产品中为数不多的高性价比智能手机之一。现在的它虽然风头不及后继之士,但其强大均衡的性能以及相对低廉价格所展现的性价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体积小巧,然而565的配置依然相当强劲,其在硬件平台上拥有不错的性能。实话实说:作为一款性能依然不俗的智能手机而言,565目前凭借小巧的身影和齐全的功能得到了不少人青睐。目前,该机价格十分的不错,由于各种新机型的推出以及水货市场的低价打压,565一举突破两千元大关,如果有意购买中端智能机的话,选择该机还是可行的选择。

2月22日,商务部正式批复雅芳成为我国第一家直销企业。在浩浩荡荡的申牌大军中,雅芳如愿拔得头筹。

昨天,商务部外资司有关负责人在电话中对《第一财经日报》确认了此事。

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信息系统网上,外资直销企业列表项下豁然写着:共有一家企业,雅芳(中国)有限公司,并表明批复日期为2006年2月22日。而内资直销企业列表项下显示的是:“暂无内资直销企业”。同时,直销培训员列表公布了雅芳7名直销员的概况,注明的备案日期为2006年2月23日。雅芳一位名为帅畅的女士获得了“企独粤穗总字第000197号培000001”培训证号。

雅芳(中国)副总裁孙长青表示,他们也已从多条渠道获知了这一信息,但公司还没有收到商务部批复的正式通知,因此不能对此发表任何评论。

安利(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则认为,雅芳获牌与其之前获得直销试点资格有关。

直销专家何凯立博士表示,雅芳获得试点资格的条件和获得直销牌照的要求基本相当,从技术层面来讲,这样客观上为其在最短时间内准备好材料提供了可能,因此他获牌在意料之中。“至于其他公司,获牌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他说。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第二批直销企业可能何时批复,商务部外资司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无法透露。

据记者了解,其他直销企业中,如新两周前已递交了相关材料,正待商务部回音;安利、康宝莱等则表示,他们正积极筹措相关申请材料,但仅此过程也还要持续一两个月的时间。

安利相关人士称,他们公司首先需要通过全国2300个县中大部分县级商务部门的审核,此后还要将这些材料汇总到各省商务部门,最后才可能将材料送达商务部。目前,安利还在继续其县级资料的送审工作。

康宝莱(中国)保健品有限公司和日晖企业发展(上海)有限公司也称,他们目前也还在审核相关材料,不能给出具体的时间表。

这似乎也意味着,除了如新,大多数直销企业的牌照都要到6月份才有可能拿到。

美国好莱坞科幻大片《金刚》在全球热播的温度还未散尽,就在人们还在对片中那个神秘小岛中“失落的世界”津津乐道时,一支国际科学考察队就为人们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寻找“失落的世界”:在新几内亚岛西半岛的富加山脉,科考队偶然闯入了一个雨林深处的“无人区”,这里人类从未涉足,没有人类生存的痕迹,很多从未见过的动植物不断闯入科学家的眼睛,甚至还有一些人们以为早已灭绝的动物。科学家们立刻兴奋起来,这就是现实版的“失落的世界”吗?可以在这个“失落的世界”中找到人们想象中的“伊甸园”吗?

为了能真实感受科学家此次令人兴奋的发现之旅,我们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到了该科考队领队科学家布鲁斯·比尔勒博士的助手,并希望通过他能与比尔勒博士取得联系。助手汤姆·科恩先生称由于比尔勒博士还在新几内亚考察,无法直接接受我们的采访,但比尔勒博士通过助手转给本报社一份采访资料,这是比尔勒先生在发现失落世界后在巴西短暂停留时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对他进行的独家专访。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TALKOFTHENATION》节目“科学星期五”主持人艾拉·弗拉托:布鲁斯·比尔勒是美国华盛顿美拉尼西亚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的副主席,现在他就在巴西的伊瓜苏瀑布与我们连线参与到我们的节目中。

主持人:不用客气,非常感谢你能加入我们。和我们聊聊你的探险,这一定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不是吗?

比尔勒:是的,这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这一次,我们是踏着贾雷德·戴蒙德博士的足迹到这里考察的,他在1979年和1981年专门研究这个岛上的鸟类,所以我们带着未知又回到了这个地方。我们知道他发现了园丁鸟,我们想也许我们能发现其他的东西,就像你说的,这里有很多很多的事物。

主持人:告诉我们这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让你花了将近25年到达那里(电话传来笑声),在那里散步,让你那么兴奋的游历。

比尔勒(笑):事实上我们没有在里面散步,我们是乘直升机进入的。原因是,我们想去的地方走路都会用很长的时间。

比尔勒:进入那个迷雾蒙蒙的海拔5000英尺的地区你确实需要一架直升机。戴蒙德教授就是这样做的,我们也一样。

比尔勒:我们想要做的是描绘出新几内亚生物多样性的构成图。在40到45年前戴蒙德教授就做过这样的事,我也在30年前做过同样的事,这里还有很多其他的同事。我主要研究鸟类,其他人还有研究蛙类、杜鹃花属植物、哺乳动物。

比尔勒:当然。我们正在尝试着描述我们发现的这种新的种类。它可以被称作蜜雀(honeyeaterbird),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种群,就像北美的麻雀一样,分布非常广泛。在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有数百种。我们之所以兴奋,是因为这是蜜雀中的一种新的品种,只生活在富加山。我计划给这个新找到的品种取我妻子的名字。

比尔勒:好的,让我来为你画幅画,看看那山区是什么样子的。生活在美国东部的人们可以想象一下大烟山(美国国家公园,译者注),海拔差不多可能更高一些,顶部差不多都在7000英尺(约2133.6米)左右。这里覆盖着茂密的森林,非常美,围绕着一些山丘,但不显得高低不平。这是一片非常大的区域,却没有任何的道路、踪迹,以及适合登陆的地方。

这意味着,这里非常非常独立,与世隔绝,想要进入非常难,进去了也寸步难移。所以我们只能乘直升机到那里,我们只能在一小片沼泽中着陆。那里只是山顶比较清晰的地方,我们想到任何地方都要在树上标上一个小标志,以免互相走失,或是失去联络。从根本上说,我们很清楚,这里的人们不愿意人类涉足这里。这是当地人拥有的土地,他们反对人类入侵这里,和我们一样,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

比尔勒:这里很多野生物我们都似曾相识,因为在新几内亚很多地方也有,很珍贵,比如,我把它称作巨型针鼹,一种长吻针鼹,每只大概10到15磅重(约5到7公斤),主要吃一些土里的虫子。这是一种生活在新几内亚的物种,关于它们的种类有多少还有争论。这里也许有一个庞大的种群,或者4种到5种,但这个问题还要等实验室的研究结果,目前我们还没有结论。但是这个物种出现的越来越少了,科学家们在山区进行计算,我们发现在新几内亚的其他一些地方这些针鼹已经消失了。

比尔勒:呃,比如针鼹,这些可怜不幸的小生命,在有光照的时候对猎手非常敏感,所以想要找到它必须在黑夜,所以我就像一个“鸟人”,必须很快入睡。我们把它们放到枕套里,并拿回营地,测量它的大小,给它拍照。它们没有天然的自我保护来抵挡人类和猎狗。

听众:你好吗?我想知道的是,现在你打算怎样保护这片古朴的土地?因为现在看起来很多人都想到那里去打扰那个地区。而且你们是用直升机发现了这个神圣的地方。

比尔勒:是的。不过请记住,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发现了这个地方。这是1979年戴蒙德教授发现的,我们只是追寻他的足迹。1981年他只是兴奋地向世界宣布他重新找到了园丁鸟,这也给了我们动力。现在,离他的重要发现过去了24年,我相信,没有科学家、入侵者、旅行者,没有任何人能真正意义上地进入那个山区。因此这就给你造成了一种自然的与世隔绝的概念。而且进入新几内亚西部需要得到许可证,这也很困难。因此即使你想要进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主持人:你们有再次回到那里的计划吗?或者你们可能再回去吗?如果上次用了25年,这次也许是25天?

比尔勒:呃,很难!你知道,我们现在就在那里,国际保护是一个团队,我们在富加山已经工作了一年半。我们有一个地面工作组,既有科学家也有环保职员。我们主要的焦点是环境保护。科学是环保真正的支持者。

比尔勒:当然会!很难想象发现每一样事物的难度。这简直就像在草堆里寻找一根针。这里蕴藏丰富,也有很多限制。对于我来说,每天只有12个小时的有效时间去观察鸟类。如果你看看戴蒙德教授找到的物种名单和我找到的名单,就会发现非常不一样。我们到达这里的季节不一样,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些种群中的一种。我想我们仅仅是触及到了表面。

财经2月27日沪综指开于1297.69点,高开0.82点;深成指开于3396.30点,高开5.43点。沪综指最高1304.61点,最低1293.47点,报收于1297.19点,上涨0.02%,沪深股市主板共成交204亿元。

消息面上:今日,全面股改第二十二批公司亮相,49家公司(上海39家、深圳10家)中,有23家披露了股权分置改革方案。详情请见:全面股改第二十二批公司方案大扫描

周正庆:究竟哪些公司可以率先IPO?我认为,为了稳妥起见,不妨先安排股本较小的高新技术企业在中小企业板发行上市。这样既不至于给市场造成太大压力,也能让投资者从中得到回报,有利于逐步恢复市场信心。详情请见:周正庆:清欠可先于股改让高新技术企业先IPO

大盘方面:上午大盘高位震荡,多空反复拉锯,盘中股指在5日均线处获得支撑,股指成功突破1300点关口,最高至1303点,创出近期新高。下午多方信心仍没被激发起来,空方趁机发力,出现了一轮快速下跌,沪指跌破了千三关口。大盘指数盘中再次走上1300点,强势特征未变,众多日前强势的个股经过回调整理后有可能再掀升势,大盘走强应可预期。

个股方面:大盘风向标中国石化再次发威,盘中大涨,刺激股指高位震荡,其余品种表现平平。领涨热点当属以强生控股为首的公用事业类板块。消费升级概念股,在未来风云多化的市场中亦有望成为亮点。以上海家化、渝三峡创新高为首的化工板块继续上扬,成为与股指同甘共苦的做多品种。对于辽源得亨、沧州化工、南风化工等调整蓄势个股可继续关注,后市仍可成为主力关注的少数潜力品种之一。ST板块表现继续活跃,*ST昌源、*ST国瓷、*ST云大、ST商务、ST湖山等多只个股涨停。日前强势的3G板块个股、华源系个股、深圳本地股等则回调整理中。

在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4年)除夕之夜,贫病交加的曹雪芹黯然辞世,身后除煌煌巨著《红楼梦》外,有关身世、行迹的记载寥寥,最终葬地也已成谜。

二百四十二年后的公元2006年1月,一块刻有“曹公讳霑墓”的石头在通州博物馆首次对公众展出。此时距离这块石头的出土已经过去了38年。

“曹雪芹墓石”是一块怎样的石头,它是怎样被发现的?又为何因真伪问题让人争论不休?近日,本报记者专程赶往通州,试图拨开历史迷雾,了解墓石发现的前前后后。

这块墓石并没有让长久以来关于曹雪芹的葬地的争论尘埃落定。发现24年后的上交反而成了被质疑的焦点,伴随着墓石的首度公开展览,在京城红学界和文物界里再掀波澜。

由于李景柱已经过世,记者试图从李景柱的弟弟李景泉处了解情况,但李景泉已离开张家湾,当地曾经和他熟识的几个人,都没有其联系方式。在通州,记者见到了另一位重要的见证人,韩士宽。

面对记者的提问,他表示,时隔多年,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了,但墓石和尸体确是他和李景柱一块平地时发现的。那是“1968年11月左右”的事,当时他“看到墓石上面有字,但并不认字,也不知道是曹雪芹的碑”(这和李景柱事后追忆的并不一致)。韩士宽说,那时李景柱正要盖房子,说这块石头有用,收工后,他和李景柱的弟弟李景泉就帮李景柱把那块墓石运回了家。再见到这块墓石时,已经是李景柱上交镇政府之后,但他依然肯定,“就是当年那块石”。

对于尸体,韩士宽认定那是一具男尸,因为女的“后脑瓢有锯齿,男的没有”,韩士宽说:“活着的时候肯定没钱,连一点薄皮棺材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估计也就是席筒子一卷就埋了。”后来,尸骨就被运到低洼处埋掉了。

除了人证,现在的物证除了墓石本身,剩下的就是李景柱在把墓石运回家之后做的拓片。周良当时想,通过鉴定拓片纸张的年代也可以说明问题。

他先去琉璃厂最著名的荣宝斋和北京公安局六处,都没能得到确切结论。最后,他找到了沈阳的中国轻工业造纸研究所,轻工业造纸研究所出具的鉴定书称:“确定拓片纸是六十年代生产。”

据周良介绍,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史树清先生与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金石研究专家傅大卣先生曾亲自来通州鉴定此墓石的真伪,两人均表示:这块石头是真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