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新机扮靓春天 近期热销手机优势分析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29:58

据了解,其实早在事件发生前就有人给市场内的猪肉档档主透过口风,要求档主批发他们的私宰肉,但由于市场管理严格,被发现卖私宰肉后将被取缔摊位,因此档主们虽然畏惧黑恶势力但还是不敢轻易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因为档主不肯屈从,于是7月24日就有人去威胁档主不准再卖肉,并于昨日清晨柴油泼洒运肉车,让市场内干脆无肉可买,企图以此逼迫档主就范。

有关目击者说,事发后警方到场,从地上捡走了6只装柴油的矿泉水瓶子带回调查。但一位自称是知情人的男子告诉记者,其实肉档档主和市场办公室都知道是谁在搞事,谁在干涉市场正常经营秩序,只是大家都不敢明说而已。搞事的人想让档主拒绝卖肉联厂的放心肉,而只卖他们的私宰肉,这样他们就能从中牟取暴利。而肉档档主又都是外地人,在本地势单力薄,担心报复,只能以不出摊来消极抗争。昨日清晨柴油泼猪肉的事情发生后,猪肉档档主们慑于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更没人敢出面。“其实事情很好解决,只要把那些人抓起来自然就天下太平了。”这位所谓知情人说。

现场的白云区工商分局有关人士说,目前黑恶势力已经渗透到菜市场,企图以私宰肉取代放心肉,已经严重影响了市场的正常经营和群众的正常生活,必须严厉打击。这位人士表示,目前案件已经移交给公安机关,希望能尽快破案,恢复市场正常经营,还市场和老百姓一个平静的经营、生活秩序。据了解,由于此前一段时间广州严厉打击私宰肉,各菜市场对私宰肉的管理严格,导致一些黑恶势力介入,试图以暴力为私宰肉开道,寻找出路。

“我们感觉,这个学校几乎只要是年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教师都成了校长的‘猎物’,被他拉网式地捕获。”

“我不想再有人猛地推我进厕所,不想在下楼梯时有人突然从我背后拍我的屁股……我不能再沉默下去!”

区教委有关官员认为:究竟什么是性骚扰——摸一摸,开开玩笑,算不算性骚扰?恐怕是很难说清楚的事情……

那么,这究竟是一起罕见的校长大面积性骚扰女下属事件,还是女教师单方面挑起的纠纷?

26岁的小文(化名)最近正在忙着做一件已经让她沉默了5年的事情——她决定把自己一段“难以启齿”的经历公之于众。她写了一份长长的检举书,再将其复印之后,分别送到有关部门。她要控告自己所在学校的校长对她进行性骚扰。3个星期以来,她不断地到巴南区教委了解调查情况,约见记者,咨询律师,奔走于李家沱、鱼洞和解放碑、江北之间,她甚至没有时间去接4岁的女儿放学……

“我该怎么跟你说呢?这事都好几年了,实在忍受不了了,真是没有办法啊。”7月19日上午,小文在巴南区李家沱的一家茶楼约见信报记者,开始向我们讲述她的一段“难以启齿”的经历:

我是学幼师专业的,1998年毕业后参加工作,1999年调入了巴南区某小学幼儿园。当时我只有20岁,一个没有资历、没有奖项的年轻教师,能在镇上的中心小学幼儿园里当老师是很不容易的。那时,幼儿园里加上我只有8名老师,而我还是4名专职教师之一。

到学校报到后,学校胡校长就找我谈话。到了校长室,胡校长笑脸迎接,跟我握手。看着这名不到40岁的领导对我一个小老师这么热情,我一下子觉得胡校长真是个好人,随和又热心。可是我伸出去的手就这样一直被他握着,或者说是抓着,他说,“小文同志,你放心,以后在学校里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当时,我使劲把手缩了回来,说感谢校长关心,我会努力工作。和校长的初次谈话,我就被他动手动脚的行为吓坏了。但我一直认为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学校是最纯洁的,而身为一校之长的校长不是圣人也应该是君子。所以我也没有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对胡校长本人也很尊敬。

后来我结婚了。婚后,我们的家安在李家沱,距离我所上班的小学幼儿园相隔30多公里,很不方便,我曾向胡校长提出调动,但得到答复都是否定的,到现在,我女儿4岁了,我仍是住在学校宿舍,周末回家和家人团聚。

我们学校80%以上都是女老师,平时大家都爱说点关于丈夫、孩子等等的家庭琐事。2001年6月,我和丈夫吵了嘴,到学校上班后,便忍不住向其他老师说起这件事情。没想到,过了两天,校长让我到他的办公室去,还没等我开口,他就把门关上了,然后自顾着说:“一直没机会以哥哥的身份和你说说话,你的事我听我爱人说了,我真同情你……”我一下子就被他的温言软语击中了。这时,他开始用纸巾为我擦眼泪。我觉得这样不好,伸手去接纸巾,却被他一把抓住双手。他说:“让我保护你……你受的委屈我补偿,我不影响你的家庭……在这个学校我说了算,你要的我都给你。”这番话,让我顿时明白他为何一反常态关心我了。我马上挣脱他的双手拒绝说:“胡校长,我是一个有老公有孩子的人,请你尊重我,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他继续不甘心地表白他的爱意。我不想听下去了,准备起身离去。哪知他突然上前把我按在椅子上想要强行吻我……我拼命反抗,但他毫不松手,直到我大声说要呼救他才松开手。我才得以疯一般地冲出他的办公室……事后,他给我道过歉,并要求我保密,不要对外人讲。我想他是校长,自己只是一名普通教师,说了对自己的声誉也不好……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后,我选择了沉默。

这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胆战心惊的生活和工作中度过。我不敢把一肚子的委屈告诉家里人,特别是我的丈夫,也不知道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学校里怎么去面对这样的校长,我更加开始注意同事们看我的眼神,生怕有朝一日她们会知道那天发生在校长室里的一切!

我们小学效益不错,我每月也有1200元左右的收入,这在一个小地方来说已经挺可观的了,我不愿意失去这份还不错的稳定工作,为了我的孩子,还有我的丈夫和家庭。我曾尝试着回避,但躲也躲不了,他不断地发短信给我,说些在我们看来只有情侣才会说的肉麻情话。我只好申请调动,但也被校长拒绝。

2004年5月,我和隔壁寝室的许老师去租影碟,无意中说到了学校的一些现象。奇怪的是,当谈到胡校长的问题时,我们都开始回避,但正是这不约而同的回避让我们说出了各自的秘密。原来,许也是他的骚扰对象之一。我们几乎可以异口同声地说出胡校长发给我们的短信息。许说的经历和我自己的经历有着惊人的相似。一种可怕的想法冒了出来:他究竟对我们学校的多少女教师发了同样的色情信息?又对多少女教师说着相同的“情话”……同样的遭遇,让两个可怜的女教师想到未来不禁黯然泪下。

这以后,校长对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我们都会跟对方讲,一是出于对他的愤恨;二是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们曾经商量,既然跟校长硬来会使自己吃苦头,是不是可以尝试着跟他“和平共处”,相安无事,过一天是一天?

2004年11月,我、许老师和另一名冯老师,邀约胡校长到一家火锅店吃饭,因为我们3人都是专职幼师,都希望能在小学有所发展。从那晚以后,我们都又分别收到他的短信,但对他却又束手无策,3人只好在私底下悄悄地商量对策。

我们感觉这个学校几乎只要是年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教师都成了校长的猎物,被他拉网式地捕获。我们几个被骚扰的女教师一起总结出:只要反抗就遭报复,最好能周旋好久就周旋好久,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得罪他。

但是,这样的沉默或许在胡校长看来却成了鼓励。今年5月初的一天、5月27日晚上和6月某天,胡校长对我的举动超过从前,真是让我难以启齿,我痛苦极了,整晚整晚睡不着觉,睡着了就做噩梦,成天精神恍惚,家人对我的变化大为不解,以为我是因为工作调动的事情而闹情绪。

6月28日,我在家里,丈夫无意发现了校长发给我的色情短信。我一直隐瞒的事情终于还是暴露了。

7月初,我在家人的支持下写了控告检举书,并署下真实姓名递交给区教委,希望主管部门能彻底调查这件事情,排除一直在我身边长达5年的性骚扰。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凭我的能力做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我不想再有人猛地推我进厕所,不想在下楼梯时有人突然从我背后拍我的屁股……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我们感觉这个学校几乎只要是年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教师都成了校长的猎物,被他拉网式地捕获。我们几个被骚扰的女教师一起总结出:只要反抗就遭报复,最好能周旋好久就周旋好久,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得罪他。

但是,这样的沉默或许在胡校长看来却成了鼓励。今年5月初的一天、5月27日晚上和6月某天,胡校长对我的举动超过从前,真是让我难以启齿,我痛苦极了,整晚整晚睡不着觉,睡着了就做噩梦,成天精神恍惚,家人对我的变化大为不解,以为我是因为工作调动的事情而闹情绪。

6月28日,我在家里,丈夫无意发现了校长发给我的色情短信。我一直隐瞒的事情终于还是暴露了。

7月初,我在家人的支持下写了控告检举书,并署下真实姓名递交给区教委,希望主管部门能彻底调查这件事情,排除一直在我身边长达5年的性骚扰。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凭我的能力做一名优秀的幼儿教师,我不想再有人猛地推我进厕所,不想在下楼梯时有人突然从我背后拍我的屁股……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小文在检举书中提到的几位老师,现在都已经放假在家。记者分别与她们电话联系,问起关于小文检举胡校长的事情、是否曾被其性骚扰以及觉得胡校长为人如何等问题时,除了许老师以外,其余几人所说与小文所说有区别。

许老师:(平静)我的情况小文在检举书里都已经写了,符合事实,教委来调查过,我把我知道的情况如实说了,都摁了手印。我马上要回老家了,就这样。

杨老师:(说话很大声)我不晓得小文的情况,教委要调查?不晓得。6月30日开会我们说的是学校工作,没说胡校长的事情。啥子骚扰哦,你不能乱说!教委找我问话,我还觉得莫名其妙呢!我觉得他还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校长,私人找他帮忙都比较热心。

冯老师:(激动)这件事不太清楚。说我遭性骚扰?!完都完了,没得那回事,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不要乱说哦,会有影响。

赵老师:(轻笑)你是谁?你是小文什么人?(这事)我也不是不晓得,不过没有亲眼看到的,怎么说呢?你说是吧?胡校长工作方面要求严格,为人蛮随和,生活方面就不是很清楚了,没有亲眼所见。

记者:胡校长,我想您已经知道小文老师写了一份检举书递交到区教委了吧?

胡校长:教委已经调查了,到时调查结果是什么就是什么。她说是那样,我说是这样,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一切等教委的结果。

已经接到检举书3个星期的巴南区教委,被几方面看来都是最有权说话的地方。7月21日记者采访了该区教委办公室主任付云。

记者:从小文的检举书上看,每件事情描述得都很细致,部分内容还涉及到其他老师,而且她署的是真名。

付云:不错,对这样署真名的检举我们特别重视,这说明检举人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在做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我们成立了调查组专项调查这件事情。

记者:关于性骚扰案件现在正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而且前不久全国人大也对性骚扰进行立法。

付云:这种事情很难界定,也很难取证,究竟什么是性骚扰,摸一摸,开开玩笑,算不算性骚扰?很难说清楚的事情。

付云:我还是建议你们等我们调查完了再做报道,这关乎到我们领导干部的问题,也关系到检举人的一生,报道出来后会影响我们调查。

2004年5月,临洮县一名遭受继父强暴长达5年的女大学生,在男朋友的鼓励下,鼓起勇气,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将恶继父抓获。但在报批捕时被检察机关退查,公安机关只好将犯罪嫌疑人释放。就在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结束时,犯罪嫌疑人畏罪潜逃。外逃1年后,作恶多端的继父迫于压力返回临洮县投案自首。

遭受继父强奸的女孩叫晓文(化名),现在西安一所著名大学上大三。据晓文的母亲讲,晓文3岁时其亲生父亲因病去世,自己带着晓文过着艰苦的生活。1992年,晓文9岁时,晓文的母亲带着晓文与比她大14岁的包工头王某结婚,1995年,她给王某生下一个男孩。儿子出生后,王某认为她的“任务”已经完成,开始经常打骂她,并且在外面拈花惹草,为了维持这个家庭,她一直忍着,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王某不但在外面找女人,而且将黑手伸向了晓文。

晓文哭着向记者讲述了被继父强奸的过程。1999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中午,晓文一人在家,继父突然回来,到家后叫晓文给他泡杯茶,晓文泡好茶后,继父让晓文坐在他身边。晓文刚坐在沙发上,继父就将她抱住,强行将晓文抱进卧室后,不顾晓文的反抗和喊叫强暴了晓文。

将晓文强奸后,继父拿出一把刀,威胁晓文道:“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如果叫别人知道,我就杀了你外婆和你妈。”刚刚16岁的晓文知道,继父平时经常当着她的面打妈妈,这个恶棍任何事都可以干得出来。所以没有将遭受继父强奸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晓文的软弱助长了继父的恶胆,从此后,只要有机会,恶继父就对晓文实施强奸。1999年底,晓文被恶继父强奸后怀孕,在一家远离县城的私人诊所做了人流手术。这一切她都没敢告诉妈妈。

2002年高考后,晓文以优异的成绩上线,妈妈希望晓文在兰州上大学,以便就近照顾她,遭受了3年暴行的晓文为了躲避恶继父的蹂躏,坚决不愿意在兰州上大学,最终选择了西安一所高校。

虽然晓文在西安上大学,但每个假期都躲不过恶继父的黑手。每次放假回家,她都在屈辱和羞愧中度过。她曾经多次想一死了之,但看到非常疼爱自己的外婆和妈妈,她的心就软了下来。她不知道这种遭受恶继父强暴的日子何时能到头。

上大学二年级时,晓文谈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的爱让晓文渐渐从被继父强暴的阴影中摆脱了出来。2004年“五一”假期期间,晓文和男朋友到临洮县探望母亲。5月4日,带着前妻出外旅游回来的继父趁晓文一人在卧室的机会对晓文动手动脚,被晓文严厉呵斥,晓文的呵斥声也被在客厅的男朋友听见。在男朋友一再追问之下,晓文将自己多年遭受继父强暴的事全盘告诉了男朋友。晓文的男朋友鼓励晓文报案。但为了自己的名声和顾及母亲的生活,晓文没有报案。

晓文和男朋友回到西安后,没有得逞的恶继父开始对晓文的母亲施暴,连续几日暴打晓文的母亲,接到母亲哭诉电话后,晓文于2004年5月11日赶回临洮看母亲。5月12日、13日连续两天,恶继父乘机又两次强奸了晓文。5月13日晓文再次遭受强奸后,男朋友劝她报案的话再次在晓文脑海中闪现出来,她冲出家门径直到临洮县公安局报了案。

晓文报案后,临洮县公安局立刻采取措施于2004年5月14日将王某抓获,并提取了王某强奸晓文的证据。但在提请检察机关对王某批准逮捕时,临洮县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没有批捕,要求公安机关补充证据。刑拘期满后公安机关将王某释放。2004年6月下旬,在定西市检察院的过问下,临洮县公安局再次提请临洮县检察院批捕王某,检察院于当月底批准逮捕王某,此时自知末日来临的王某已经畏罪潜逃。

2005年3月30日,在外躲避了近一年的王某慑于公安机关追逃的压力返回临洮县,走进公安局自首。记者采访时得知,目前检察院已经将王某起诉到了临洮县人民法院,这个恶棍不久将得到法律的严惩。本报记者柴用君

昨天,国务院法制办和文化部的官员就国务院最新颁布的、今年9月1日起施行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有关假唱、公款消费等大众关心的热点问题对媒体进行了解释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汪永清在会上强调,今后应当严格杜绝演出市场的公款消费。

近年来北京演出市场的高票价问题,是京城观众普遍关心的话题。就此,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汪永清表示,公款消费是演出市场票价虚高的重要原因之一。他称,公款掏钱去搞营业性演出,不仅影响了政府的开支,也损害了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同时公款消费也是一些地方政府搞形象工程的一个表现和方式。他说:“有些地方政府动辄花数百万搞一场演出,戏也看了、脸也露了,可是究竟给地方经济和社会带来什么?”因此,新《条例》防止用公款消费助长价格虚涨,维护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除文化主管部门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对体现民族特色和国家水准的演出给予补助外,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部门不得资助、赞助或者变相资助、赞助营业性演出,不得用公款购买营业性演出门票用于个人消费。

新《条例》还对违反规定进行“公款追星”的个人和单位的处罚作出明确规定,例如对单位给予警告或者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记大过处分;情节较严重的,给予降级或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同时,新《条例》还要求文化主管部门、公安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向演出举办单位、演出场所经营单位索取演出门票。

营业性演出大部分都是在大中城市,对于那些偏远地区和厂矿企业的观众来说,看上一场非常不易。汪永清称,面向大众是此次修改《条例》的根本出发点,同时也要解决人民群众看得上、看得起演出的问题。据汪永清介绍,新《条例》降低了市场准入门槛,取消了原《条例》中有关非法人单位不得成立演出经营主体的规定,规定演出场所、个体演员、个体演出经纪人从事演出活动不需要再履行事先的前置性审批,只要办理登记就行了。允许个体演员独立从事演出活动、允许演出场所在本场所内举办组台演出。同时新《条例》还规定通过宣传、表彰购买版权等方式推动演出活动面向基层、面向老百姓。这些规定将大大调动营业性演出经营主体的积极性,推动文艺表演团体和演员开展面向基层和面向群众的演出,对此国家要给予必要的支持。新《条例》规定,国家对在农村、工矿企业进行演出以及为少年儿童提供免费或者优惠演出表现突出的文艺表演团体、演员,应当给予表彰,并采取多种形式予以宣传。此外,汪永清还强调,为了降低演出成本,对于这些演出国家将采取合法的方式取得著作权,提供给文艺团体和演员使用。同时,将来将把演员在农村和厂矿企业演出的数量以及观众的反应纳入文艺评奖的条件之一。

就消费者权益以及募捐义演等情况,汪永清强调营业性演出不得欺骗观众,演出中演出单位、主要演员或者主要节目变更的,演出举办单位必须向观众说明,不得终止或者退出演出。演出举办单位、演员不得在募捐义演中获取经济利益。对于演出中屡次出现的“拉大旗做虎皮”的现象,新《条例》规定,不得冠以“中国”、“中华”、“全国”、“国际”等字样。同时,为了消除倒卖批文的现象,还取消了原《条例》有关涉外和港澳台演出只能由涉外演出经营机构承办的规定,这是一个比较重大的改革。

在新《条例》中,最引人注目的恐怕就是有关假唱的问题了。对于这个人人喊打的丑恶现象,文化部市场司副司长张新建解释道,新《条例》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规定,首先要求演员不能假唱;第二,演出主办单位不能为假唱创造条件或者组织演员假唱;此外,演出主办方对于演出具有监督职责,如果发现假唱没有制止的,应当追究主办单位的责任。张新建说:“可能有些演员觉得很委屈,他是因为身体不适造成假唱。发生了这种现象,演员和主办单位应当公开向观众说明,得到观众理解。如果是个人演唱会,演员不能唱了,那么观众有权退票。如果演员是假唱或者是对口型,那么他就不能按照真唱收取出场费。”

对于假唱,文化部副部长孟晓驷补充解释道,假唱首先不利于歌手的发展、不利于发现人才、不利于歌坛的吐故纳新、不利于演出市场的建设,假唱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同时假唱也败坏了行业的风气。孟晓驷说:“这种现象已经存在了多年,尽管原先《条例》中也有规定,但是屡禁不止,其中主要原因是证据不容易搜集。另外,原来的《条例》中只规定了文化表演团体和演员的义务,对于举办单位的义务没有明确的界定。新《规定》中不仅规定演员不能假唱,还规定了举办单位不能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给假唱提供条件,并且在“罚则”中对于这些举办单位经各级主管部门向社会各界公布名单并给予相应的罚款。我想仅仅靠立法完全地制止假唱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演员的职业道德修养、演出行业诚信机制的建立以及行业规范,可以说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对于电视晚会的假唱问题,张新建解释说:“在电视的演播厅中录制的晚会,都不属于《条例》规定的范畴,而在摄影棚之外或者其他娱乐场所拍摄的营业性演出,也应当比照《条例》的规定。”除了假唱之外,近年来在舞台上还发现了假演奏的现象。对此,张新建称,虽然新《条例》中没有出现假演奏这个词,但是对假演奏也要和假唱一样来处理。

近几年,在演出现场发生演员和观众伤亡事故的事情屡有发生,造成了许多悲剧。此次新《条例》也开始对这种现象予以关注。汪永清说:“此次新《条例》把解决这类问题作为重点加以规定。首先对于营业性演出可能发生事故规定了一系列的措施,演出场所的建筑设施应当符合国家标准和消防安全规范,大型演出的举办单位要有安全的工作方案,灭火、紧急疏散的应急预案;设立演出场所要依法办理消防安全管理审批;文化管理部门在审批临时搭台演出的时候,应当核验场所验收合格证以及消防安全保卫方案。演出举办单位应该按照公安部门核准的观众数量划定区域,印制和出售门票。最近几年发生的类似悲剧,大多是人员大大超过了现场能够容纳的数量。”对于演出过程中的安全措施,汪永清解释说,演出举办单位发现进入举办场所的观众已经达到核准数量,还有观众要进场的应当中止验票,并向公安部门报告。演出场所应当根据公安部门的要求,配备安全检查设施,并对观众进行安全检查。演出举办单位要维护现场秩序,发现混乱的应当立即采取措施并向公安部门报告。公安部门批准的演出,要加派武警维持秩序,确保演员和观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信报记者张学军/文刘志坚/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