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商人陆龙生:对个人来说 升值2%就是100%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4:37:46

卡罗莫非是在自断生路?恰恰相反,据悉,卡罗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保留自己留在皇马的那一丝微薄希望。从近期卡罗的用人来看,巴西帮势力受到打压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既然连罗纳尔多这样的绝对巨星也无法幸免于难,那罗比尼奥、西西尼奥、巴普蒂斯塔曾相继遭遇过“牺牲”也就符合逻辑了。本场比赛,若不是贝克汉姆停赛,西西尼奥恐怕也很难再获得主力位置。皇马新年后之所以连胜,与西西尼奥、罗比尼奥、古蒂和齐达内四大动力的并驱前行不无关系,但卡罗自动废弃西西尼奥与罗比尼奥,而齐达内近期连续首发后体能又开始下降,古蒂状态也有所起伏,皇马陷入困境也就在所难免了。这场比赛,皇马发挥最出色的还算西西尼奥,巴西人全场送出13次精准传中,只是苦于中路无人把握机会,另外,他也基本压制了瓦伦西亚左路雷盖罗的发挥。

卡罗之所以弃巴西帮,屈服的正是本土帮的压力,据悉,原本对阿森纳的第二场比赛他已经将西西尼奥与罗比尼奥列入了首发阵容,但最后时刻他又将两人划去,改派萨尔加多与劳尔上场。借助皇马更换主席之机,本土帮重新占据了皇马的权力宝座,而这背后还很可能得到了马丁的默许,卡罗要想留任,本土帮的支持绝对不可少。并非空穴来风的罗纳尔多与古蒂打架消息,正是这种变化的显著体现。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卡罗的经纪人也是卡尔瓦哈尔,这位西班牙足球界真正的大佬同时还是劳尔和卡西利亚斯的经纪人。如此看来,卡西利亚斯之前所说的支持卡罗留任的发言,也含有另一层的意思。(伊万)

今天上午有两家公司来做股改的交流。借用后来总经理于华的一句话,这也算是基金公司第一次找到当“甲方”的感觉。

第一家是原水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649.SH),大成副总经理周一烽率队“迎战”。不过,双方都比较客气,没有见到明显的硝烟味。

第二家开始时,我正在市场部徘徊,突然有人对我说:你该去参加现在的会,气氛很“热烈”。

会议室的长桌两边,与大成分管投资研究的副总周一烽相对而坐的,正是美的老板何享健,两方手下各自依次排开。

一进门,就听到基金经理牛春晖在大声说:“如果美的过去投资者关系做到位的话,现在股改的对价谈判根本不会这么困难,美的的关联交易不断、资本市场形象不好,希望能吸取教训。”好家伙,炮火猛烈。

对面的何享健紧抿嘴唇,脸色凝重,对于这位产业界的强人来说,估计已经很久没人敢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了。

何享健用他浓重的广东口音说:“以后会检讨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交流方面的问题……美的的股价下跌,一方面是大环境的原因,整个股指跌,我们也避免不了。我们过去的确存在透明度不够,关联交易多等问题,希望通过股改,重新树立资本市场形象,不仅仅是对价问题,股改后股价上涨才是最重要的。”

随后,何享健谈起了国家自主创新的政策,他说,公司将提高技术研发水平,走国际化道路以及加强资本运作。大概有十分钟的光景,何享健将话题委婉地转到了对价之上:“你们希望的对价是多少?”

大成这一边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最后,周一烽总结说:“260多家公司谈下来,今天气氛很有‘特色’。我认为两点令人印象深刻:首先,何主席进来后,基金经理都很尊重,这是对何主席作为一位成功企业家所表达的敬意。后来,基金经理表达了情绪,对公司提出了很多意见,这是对美的作为一个公众公司的看法,我们认为,美的在投资者关系方面确实做得不足。”

“至于股改的对价,大成一直有一个原则:第一不想通过对价从大股东那里获得超额收益;第二也不希望由于对价水平导致基金资产的短期损失。所以,我们希望有市场平均水平。有一家的对价比你们还高,我们已经明确要投反对票,如果你们这样的方案我们赞成的话,这不是国民待遇。我们对于股改公司会一视同仁。”

后来才知道,大成是美的公布股改方案后拜访的第一家基金公司。第一次到大成的何享健就遭到了炮轰,可能也是他始料不及的。

2月20日,记者在大成的最后一天,再次见到另一场“交锋”。在著名蓝筹公司海螺水泥(资讯行情论坛)网上投票的最后关头,为了表达对股改方案的保留意见,大成投下了超过2600万股的弃权票,占到参与投票的流通A股股东所持股份总数的18%。

大成基金公司投资部副总监刘明评价说,海螺水泥的非流通股东采取大幅度减少即期支付的对价,代之以远期或有对价的形式。这实际上是在让未来可能上涨的市场来为非流通股东支付对价,这样的方案如果获得通过,后续的公司将会纷纷效仿,这将很大程度地改变已经形成的股改预期,动摇市场的信心。“作为基金管理公司,我们有责任全力以赴为基金持有人争取合理的对价水平。”

分管投资和研究的周一烽说当天上午要请我到楼下喝咖啡,不料,连着有几家公司来股改推介,这杯啡直到下午三点才喝成。

招商银行(资讯行情论坛)大厦一楼的咖啡馆,这里的服务小姐已经很熟悉周一烽的口味,很快为他端上一杯炭烧咖啡,周一烽好像松了口气,点起一支烟,开始谈起了他的投研一体化思路。

2005年4月,周一烽到大成后,公司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拆掉基金经理部和研究部的“墙”,将基金经理部和研究部两个部门合并成了投资部。今年投资部又进行了较大人员调配,将原来做基金经理的王加英调去做研究方面的主管,而让一直做研究的曹雄飞和施永辉,担任基金经理。

“我想通过人员调换,进一步打破这种部门的间隔。”周一烽说。现在大成不论研究人员之间,还是在基金经理与研究员之间,交流和沟通都较原先更加顺畅、及时和讲求实效性。去年大成在煤炭股、银行股等板块上赚了不少钱,都是投研一体化的成果。

从业经历复杂的周一烽涉猎甚多,他的一个判断我认为颇有道理:“现在大家都在讲金融创新,但是金融创新主要是在英美法系中产生,大陆法系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利于金融创新的。”

有次参加投研会,大家在讨论上海机场(资讯行情论坛)的业绩,他说:如果你们觉得现在的上海已经发展到头了,那么你们对中国未来的经济估计也没什么信心,再探讨这些股票的价值有何用呢?”此话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个人不那么正式地谈话时所说的内容:“其实,我们的目标就是,不要做第一,只要做一直跑在前1/2的运动员就好了,关键是要保持业绩的稳定性。”说完随即指着我说:“不过这个不能宣传,否则有人会批评我们不思进取。”

其实,后来仔细回味,能够一直做前1/2的,难道还不够吗?如果是一个长跑比赛的话,那个一直跑在前二分之一的人可能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如果你参加大成的投研会,刘明一定是个吸引你注意力的人。瘦削的刘明是大成分管股票的投资副总监,他管理的景宏基金今年以来净值增长一直名列前茅。

刘明特点之一是声音宏亮,投研会上常常掌握“话语权”。按照我的判断,这样一个人应该性子很着急,这样的人操作买卖会很频繁的。

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刘明管理的景宏基金,换手率远远低于市场平均换手率。

“偏见往往因为无知,对事物不了解,唯一的办法只有一头扎进去,了解清楚原来的面目。”

周一烽说了一句大实话:其实在行情不好时,做投资的压力反而小点,因为大家都讲防御,等到行情好的时候,差距就拉开了,这个时候才是玩命的时候。

眼看着股市的繁荣逼近了,他把研究员和基金经理都“撒到了全国各地”,留在“家里”的几位也难得有时间。我一直在等着找时间和陈尚前聊聊,他是大成分管固定收益的投资部副总监,兼大成债券(资讯净值论坛)的基金经理,听说他管理的债券基金,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规模翻了五番,现在干劲十足,正在外地拜访客户呢。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记者赵晓辉)第三代移动通信(3G)中国标准TD-SCDMA的规模测试方案最终正式确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网通三大运营商分别圈定保定、厦门、青岛。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测试涉及大唐、中兴、鼎桥三家设备提供商。具体方案为:大唐和鼎桥协助中国电信在保定建网,中兴和鼎桥在厦门协助中国移动建网,大唐和中兴合作在青岛协助中国网通建网。

经历了3轮外场测试的历练之后,此次大规模测试是TD-SCDMA发牌之前的最后一次考试,也是商用前的最后准备。业界认为其结果将影响到中国3G牌照的发放时间和发放方案。

与欧洲标准WCDMA和美国标准CDMA2000相比,中国的TD-SCDMA技术起步较晚。虽然经过历次测试和专家论证,这项标准在技术上已经能够和其他两项抗衡,甚至还存在优势,但由于缺乏产业化经验,业界对TD-SCDMA仍有质疑声。此前曾传出运营商不愿选择国产标准的说法。

中国联通因为已拥有CDMA网络,所以在3G时代采用CDMA2000应当没有悬念,其他运营商大多钟情于WCDMA,并建设了遍布全国数十个城市的WCDMA标准的试验网。2月中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信息产业部联合下文,责令运营商叫停和拆除违规建设的WCDMA网络。

随着中国政府态度的逐渐明朗,TD-SCDMA提前发牌以及对使用这一技术的运营商给与优惠政策已成业界共识。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测试三大运营商都积极参与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们对国产标准态度的转变。

测试方案的最终确定使3月份开始测试的计划有望得以实现。据此时间表,年中发放3G牌照较为可能。(完)

火箭更衣室的对面有堵墙,本来漆得白白的挺好看,可是本赛季那面墙给涂上一大块米色的标志,好像贴了块麝香虎骨膏一样。那是火箭本赛季的赞助商赫尔曼纪念医院的标志,这家医院本来名声就不小,本赛季他们的名气就更大了。

医院给火箭开了张多大的支票不得而知,估计这笔钱火箭也没剩下多少。自从与火箭签下赞助合同后,赫尔曼医院就生意兴隆通四海,从麦克格雷迪、姚明到穆托姆博、乔恩·巴里,火箭的伤员无一例外都是往这家“定点医院”送,不消说医疗费都是在赞助费里开销。

别说美国人不迷信,他们迷信起来一点也不比咱们轻省,什么忌十三、黑色星期五、一根火柴不点三根烟之类的讲究,他们都信得五迷三道的。可火箭老板毕竟是个商人,只要赞助商肯出大钱,就是火葬场的标志他也敢往墙上刷。

说起那个标志也真神了,杰夫·范甘迪每次做赛前采访,总喜欢像吃了朱砂一样往那标志前一站,仿佛是存心给医院做广告一样。一开始我以为是火箭跟医院有协议,规定范甘迪只能站在那块接受采访,但后来才知道根本没什么协议,他就是爱往那儿站。

有一次一群国内国外的记者到得早了点,于是跟火箭更衣室看门的大胡子闲聊,大家说起这医院标志是个不祥之兆,大胡子给我们支招说:“我看范甘迪也不是故意站在那标志前头,主要是你们每次都围在那里等他,所以他自然会往人多的地方站。”

大家深以为然,于是商定这次集体平移五米,让那个劳什子标志见鬼去。没过多久范甘迪晃晃悠悠来了,点头跟我们打了个招呼,脚下不停还是走到医院标志前往墙上一靠。我等文字记者还可以迅速转移阵地,只苦了拖着摄像机和一大捆电线的当地电视台记者,那哥们一边狂奔一边怒视大胡子,估计吃了他的心都有。

真正深爱火箭的球迷应该给亚历山大写封联名信,强烈建议他下赛季找辉瑞公司签赞助合同。

面对东部崛起、西部大开发、振兴大东北,当“促进中部崛起”战略写进“十一五”规划时,中部6省——湖南、湖北、河南、山西、安徽、江西,终于迎来发展契机。

记者获悉,促进中部崛起将迎来政策上的突破:对西部的扶持政策以及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一些政策,将向中部延伸;某些有特殊贡献的中部地区,还将得到更多的支持……

发展机遇面前,无人甘心落后。如果说争取一种公平区域发展政策它们需要合力的话,那么要真正挑起中部崛起的脊梁,6个省份间则更需要独一无二的发展亮点。在中部省份驻地的京西、新大都等各大宾馆内,六省纷纷抛出各有特色的宏图大略。

湖北的“武汉城市圈”战略、河南的“中原城市群”建设、山西的“国家新型能源和工业基地”建设、湖南的“一点一线”战略、江西的对接“长珠闽”策略、安徽向东部沿海靠拢等,都充分彰显出势要突出重围的阵势。

“武汉城市圈”与“中原城市群”战略的确立,让郑州与武汉,这两个原本分处黄河与长江流域的交通枢纽城市,开始重新确定两者之间的新关系。

对此,湖北志在必得。“我们湖北正在进行火车站的建设,汉口、武昌车站正在扩建,还要新建一个武汉车站,要发挥武汉的交通枢纽作用。”湖北省发改委主任李宗柏说,“目前货运中心、集装箱中心已经到武汉来了。”在他看来,交通部已经恢复了武汉原先撤掉的路局地位,也说明了对这个问题的支持。

郑州市委书记王文超说:“河南有自己的交通优势,河南有条件发挥交通枢纽作用。”他认为,河南不仅可以发展好交通,而且可以在此基础上,发展好现代物流产业。

争当领头羊的同时,各自的“短腿”制约以及资源间的互通有无,又把6省团结在一起,由此达成的共识是:只有共赢才可能打造各省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山西省发改委副主任王斌告诉记者:“去年中部几个省的省长频繁出访山西。山西是能源大省,主要是为大家提供能源支持。”

对此,湖北深有感触。湖北省发改委主任李宗柏说:“湖北省缺煤少电乏气,资源特别是煤炭是我们的短腿,这几年煤电联动,得到了兄弟省份的大力支持。”

王斌认为,制约中部6省发展的最大共性问题是“长期存在政策上的缺陷”,国家不平衡的区域发展政策造成中部“集体陷落”。他诉苦说:“我们有的政策人家都有,但是人家有的我们却没有。”

2002年两会期间,为引起中央关注,武汉市市长李宪生向温家宝同志直接发问:“武汉(的地位)在哪儿?”

今天,虽然“促进中部崛起”被写进“十一五”规划,但在中央力主的平衡发展区域战略之下,中部能够分享到多少独有的政策优势尚未可知。

湖南省发改委主任陈叔红说:“湖南工业滞后,去年地方财政收入只有738亿元,财政不宽裕,是个吃饭财政,‘十一五’期间要增加财政投入,但是如何解决呢?”

郑州面临同样困惑。郑州市委书记王文超告诉记者:“我们的资金都跑到其他兄弟省去了,存贷差比较大。”

湖北省发改委主任李宗柏干脆说:“金融方面,实在不敢恭维!这个你们媒体要呼吁一下。”

中部崛起的第三大制约因素,当数土地问题。刘满仓认为土地因素不容忽视,它的重要性甚至胜于政策优惠。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