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美国缘何执著于先发制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08:30

而提出这一想法的,是宏宏自己,他说,为了支持自己学琴,爸爸妈妈压力太大。

从1999年第一次接触小提琴开始,7年来宏宏从对音乐的懵懂,到高分考入音乐学院附中,他一直在音乐的道路上寻梦。父母也始终为他的这个梦而不断努力,仅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妈妈,自学《辞海》帮助孩子记音乐笔记;父亲,来北京打两份工“陪读”,鼓励和支持孩子坚持下去。

但音乐之路的高成本,让这个收入微薄的家庭难以承受。宏宏爸爸说,最初让孩子学音乐,只是想让他有一技之长的谋生饭碗,但孩子进入附中后,他的梦想已经不再局限于考大学,而是当独奏家,家庭现有的经济条件已经追赶不上孩子越来越高的梦想。宏宏爸爸的两份工,加上妈妈的工作,全家每个月的收入大约2000元出头,而这些钱,最便宜的课外辅导课,也只能上6节。

不久前的一天,宏宏突然向妈妈提起:“为了更好地学音乐,我可以给别人做儿子,您同意吗?”胡萍说,自己当时无言以对。几天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和丈夫商量,第二天,他们便做出了决定:不能让孩子的梦想毁在他们手中。“爱他就只能放开他的翅膀”。

于是,两人告诉宏宏,同意帮他找新的“爸爸妈妈”,但是也向宏宏承诺:如果没有人接受他,他们会继续努力陪他走音乐之路,不轻言放弃。

3月8日,在面对本报记者时,宏宏说,学音乐,需要后盾,尽管不舍得爸爸妈妈,但如果找到了新的父母,“他们(亲生父母)就不用那么为难了”。

“我不是卖儿子,也不是要别人的钱,只是要让宏宏能够继续音乐之路。”胡萍说。

宏宏以前三名的成绩考入音乐学院附中;他称,现在的家庭难以承受自己成为演奏家的梦想

前天,在西城东官房租住的不到十平方米的平房里,宏宏一家三口叙述了宏宏学习音乐的经历。

1999年,胡萍和丈夫花四五百元买了一把二手小提琴。“那时就想可以多一技之长,以后有饭吃。”宏宏的爸爸坦言,当时的想法“很朴素”。

宏宏开始参加80元一堂的20余人大课教学。考虑到孩子小理解能力有限,妈妈辞去工作当起了“陪读”,为孩子做音乐笔记。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她,靠自学《辞海》来充电,逐渐地居然还能客串宏宏的“老师”。

经过半年的学习后,由于宏宏的听音能力差,一直没有提高,甚至被人笑称“聋子”,看到宏宏几乎准备放弃时,急得胡萍连砸小提琴。她狠狠心,花2000元买来一部电子琴,给宏宏规定每天三次的训练。半年后,宏宏成了训练班上的“领头羊”。

此时,生活的重担都在爸爸的肩上。为此,爸爸下班后又去开摩的以补贴家用。

宏宏的梦想是考进北京某音乐学院附中,2003年,宏宏第一次考试失败。尽管此时广西一家艺术学院附中愿意接收他,并减免一定费用,但一家三口最终还是决定:到北京找老师补习,继续考!

宏宏和父亲一起,连借带凑地揣着几万元钱北上,在南四环附近一个每月150元租金的房子落脚。“那一年,太难了”,爸爸说。那时候,宏宏一周上四堂音乐补习课,每周仅上课的费用就得1000元。为省钱,宏宏和爸爸风雨无阻地骑一个半小时的自行车到学校上课。

就在离考试有三四个月的时候,宏宏因一场意外受轻伤,一万多元的医药费,让爸爸不得不再一次向亲戚凑钱。20多天后,出院的宏宏还没完全康复就戴着帽子遮住脸,迫不及待地去上课了。

进入音乐学院附中后,宏宏发现周围的同学多出自音乐世家,甚至两三岁就开始学习音乐了,他忽然感到了差距。

“艺术是耗钱的。”宏宏说,琴的很多部件每几个月都得换一次,比如琴弦每两三个月得换一下,一套就要280元。

宏宏说自己知道父母的压力。上学后,爸爸几乎没有在家过夜,白天胡同游拉三轮车后,晚上还要去东四环看守工地,而妈妈在饭店做保洁员,一个月只有600元的收入。仅每年8000多元的学费,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他的同学有一个十万元的琴,音色果然不同。”胡萍言语间夹杂着羡慕和内疚。她说,宏宏的琴从四五百元到五千元,却没有一把是新的。“从衣服到鞋子都是老师给他的”。

宏宏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演奏家,而实现这一梦想,除了刻苦以外,还需要老师的点拨和各种更多的机会,“这意味着成千上万的费用,不是我的家庭能承受的”。

胡萍说,宏宏的一些同学会在课后和假期里请老师补习,每堂课最少也得300元,而她和丈夫一月的工资只有2000出头。而宏宏从来没有请过,“他总感到自己跟同学的差距会因此拉大。”

前不久的一天,宏宏和她聊天时,突然说出一句话,“妈妈,我还想继续追求音乐,但需要有足够的后盾,可是现在家里的状况太难了,只要能更好地学音乐,我可以给别人做儿子。您会同意吗?”

3月7日,胡萍终于鼓起勇气和丈夫提起此事。在度过一个难熬的夜晚后,夫妻俩做出了一个决定,替儿子征“新父母”。胡萍望着儿子,没有眼泪,却半开玩笑:“我儿子还是挺帅的。”

宏宏为了继续音乐之路,向父母提出“做别人的儿子”,3月8日,记者就此与他进行了对话。

宏宏:想做独奏家。做音乐有几种出路,当独奏家、当老师、去乐队,再不行还能去酒吧拉琴。我选择的是最艰难的一条路。

宏宏:我的心高得很,但我会努力的。我最欣赏的帕尔曼就是身残志不残的演奏家。

宏宏:不会,反而感到庆幸。我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农民,却能站得那么高,一直培养我学音乐,换一个家庭也许就不给这个机会了。

宏宏:想过,但我现在还没有朗朗的演奏水平,不够资助的资格,而一般捐助的对象又都是老弱病残,我的情况不符合。

新京报:假设有好心人接受你,别人也会有顾虑,到时培养你成材后,你倒不管他们,又回到你的父母身边了。考虑过吗?

宏宏:还没有想那么多,就知道我会很刻苦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等我有出息后,我抚养两个父母。他们都是我的父母。

本报讯(记者蒲哲通讯员曾勇)前日凌晨,随着建始刑警将一堆白骨从天坑里挖出,一起13年前的杀人碎尸悬案告破。昨日,记者从警方获悉,涉嫌该案的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刑拘。

2005年,在公安机关开展“大接访”活动时,州市两级警方再次调集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决定不惜代价侦破此案。

经过近一年的艰苦调查,摸底走访群众300余人。今年3月,该案取得重大突破,曾就职于建始县某学校的教师胡某被列为重大嫌疑人。调查中,在大量的证据面前,胡某如实供述了13年前杀死朱某,并邀约其弟碎尸灭迹的犯罪事实。

据胡某供述,10多年前,在任当地某中学副校长期间,他认识了在该校读书的邻居朱某。毕业后,朱某进入了建始纸厂工作。在此期间,已经到县开发办工作的胡某,利用工作关系多次为朱某帮忙,让朱某如愿以偿去浙江学习两年,回来后到建始烟厂上班。随着频繁的来往,两人产生了感情。

两人的暧昧关系很快被胡妻发现,两个女人经常为此发生冲突。1993年的一天,胡妻再次与朱某发生争吵。事后,一时气急的胡某,竟拿起木棒猛击朱某头部,导致朱某倒地身亡。

发现朱某死亡后,胡某先是将尸体藏匿,并通知弟弟回来帮忙处理。三天后,二人将朱某碎尸后,用两辆摩托车将尸体运出,在距县城80公里的“天坑”里埋尸灭迹。

民警介绍,该天坑深约10米,仅容一人出入,民警花了15个小时,才将朱某的尸骨挖出。

新华网新德里3月11日电(记者李保东)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11日在新德里会见了前来参加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七次会晤的中方特别代表、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

戴秉国说,中国致力于发展与印度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希望以“中印友好年”为契机,将两国关系提升到新的水平。他说,中印双方特别代表的会晤已取得积极进展,中方将与印方一起,为推动边界问题的早日解决作出积极努力。

辛格说,印度把发展印中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作为印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印中友好不仅对两国,也将对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作出巨大贡献。今年是“印中友好年”,印方愿在印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框架下,促进与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将双边关系不断推向新的水平。他肯定印中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迄今取得的进展,认为双方应加紧工作,共同推进边界问题的最终解决。(完)

本报3月10日讯(记者梁保忠)怀仁县南家堡村一名恶徒窜至本村一妇女家中欲行不轨,遭拒后竟将该妇女和其子杀害。随后,在找车外逃的过程中,又连杀三人。5小时后,当其爬上拉煤列车逃至大同时,被民警抓获。

昨晚11时许,怀仁县公安局接到金沙滩镇南家堡村一村民报案:暂住该村的妇女安某母子被杀死在家中。朔州市、怀仁县两级公安机关经过调查,锁定犯罪嫌疑人为南家堡村村民曹玉宽。警方兵分多路,今日凌晨2时,在大同湖东火车站将其擒获。经审讯,曹玉宽对连杀5人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经查,昨晚9时10分,曹玉宽酒后翻墙进入安某家,见安的丈夫不在家,就提出与安发生性关系。遭拒后,曹竟持匕首将安及其3岁的幼子杀死。为寻找交通工具外逃,曹找到本村人曹小三,想让他用摩托车送一下。行至半路时,其将曹小三杀死,抢上摩托车继续外逃,但没走几步摩托车出现故障。他见本村韩春晖家灯还亮着,遂进去让韩送其出村,韩不从,曹又挥刀将韩杀死。之后,曹玉宽又找到本村个体出租车司机仝云,当仝驾驶夏利车载曹至怀仁县城附近,曹又抽刀将仝杀死。曹到怀仁火车站后,爬上拉煤列车逃至大同湖东火车站。满以为一路杀人就没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了,不料一到站就被在此布控的民警擒获。

本报讯(记者毛学文通讯员张献怀)“先要卸下头盖骨,换头修面,二期手术将‘换脸整容’,尽可能让其脸部和正常人无异,”昨天下午,304医院内,几个医院的专家讨论后称,“狮面”男子杨民(化名)(本报3月4日曾报道)下周将进行手术,其整个医疗费约20万元,但患者出身农村,无力支付高昂费用。而到昨日为止,社会各界捐款已达3.5万余元。

昨天下午北京协和医院等几家医院的神经外科、整形科、颌面外科、眼科、耳鼻喉科等6位国内著名专家聚在解放军304医院,再次给来京求医的杨民会诊。

据304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李安民教授介绍,手术拟分两期进行,第一期主要是“换头修面”,第二期主要是“换脸整容”。修整头部畸形时,为防止术后病变复发,确定将病变的颅盖骨全部切除,换成钛合金颅盖骨。

李安民说,通过第一期手术,患者面部五官基本恢复正常。第二期手术重点解决面部皮肤颜色不一致的问题,切除面部病变的皮肤,取自体带蒂皮瓣移植,对面部分区整容,使患者面部皮肤颜色基本达到一致。

杨民的病情经媒体报道后,其家乡河南省唐河县有关方面也正在开展募捐活动,河南《南阳日报》记者王笑转述,家乡各界到昨天也募集到捐款5000多元。

本报讯(记者廖卫华)“有罪则判,无罪放人”。昨天,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向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作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时再次强调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在工作报告中也强调,认真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昨天上午,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代表委员们听取和审议最高法、最高检的工作报告。

贾春旺在报告中指出,认真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坚持区别对待,对严重的刑事犯罪坚决严厉打击,对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轻微的未成年人,初犯、偶犯和过失犯,应慎重逮捕和起诉,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去年全年共对29334名涉嫌犯罪但无逮捕必要、可以采取取保候审等其他措施的,决定不批准逮捕;对14939名涉嫌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较小的决定不予起诉。

肖扬在报告中两次提到“宽严相济”。在报告开头,他介绍一年来审判和执行工作情况时,要求“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罪当判处死刑但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或者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依法判处死缓或无期徒刑。”第二处是在介绍2006年工作安排时,强调“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犯罪情节轻微或具有从轻、减轻、免除处罚情节的,依法从宽处罚。”去年,我国陆续曝光了佘祥林、聂数斌等系列冤假错案。肖扬说,今年,最高法院将进一步加强刑事司法领域的人权保障,制定和完善刑事证据规则,严格排除非法证据,防止冤错案件的发生。

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曹建明表示,“宽严相济”是一项重要的刑事政策,宽不是要法外施恩,严也不是无限加重,而是要严格依照刑法、刑诉法以及相关的刑事法律,根据具体的案件情况来惩罚犯罪,该严当严,该宽则宽,宽严相济,罚当其罪,只有这样才能够符合“稳、准、狠”的原则要求,真正做到“判决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昨天下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首席大法官肖扬来到山西代表团,参加对“两高”报告的审议。小组讨论结束后,肖扬院长回答了本报记者的提问。

新京报:肖院长,您在今天的报告中提到要完善死刑核准程序,请问何时能收回死刑核准权?

新京报:最高法院专门增设了三个刑事庭专司死刑复核,一共配备了多少名法官?何时能到位?

新京报:湖南省高级法院院长江必新代表在本次人代会上提交修改刑法的议案,提出对贪污罪、受贿罪等经济类犯罪逐步取消死刑,您怎么看?

肖扬:目前还不符合国情,不可能废除死刑。我国现行的法律没有相关条款规定要废除死刑。我国刑法明确规定了保留死刑,但是我们要慎用死刑,确保人权。

新京报:有代表提出,希望最高法院能设立死刑豁免权,在特定情况下给死刑罪犯一个豁免,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