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I冲刺国际标准投票结束 30天后见分晓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05:47:23

当过几年侦察兵的衡东县吴集镇龙塘村人阳俭生,当时正在广东一家公司当保安。他是5月份才到广州工作的,不久妻子也来了。家里让他牵挂的是年过七旬的养父和一对美丽可爱的女儿。为了这两个女儿,他在8月初回去了一趟,给读初中的小女丽燕送学费,还给拿了毕业证准备来广东打工的大女儿丽凤送了路费。

29日上午,传达室通知阳俭生去接电话,电话里说要他即刻回家。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阳俭生心里怦怦直跳,次日就坐火车赶到衡阳,然后租摩的往家里赶。一进家门,阳俭生看到姐姐已哭成了泪人。地坪里放着黑色的棺木,那里面躺着他72岁的养父。阳俭生心中一阵绞痛,再走进房间,眼前是更悲惨的一幕:爱女丽凤和丽燕双双躺在卧室地面上,揭开盖在她们身上的被单,姐妹俩都一丝不挂,早已气绝身亡。悲痛欲绝的阳俭生连声质问这是谁干的,姐姐面色凝重地拿出了当地公安的结论书。结论书上称,爷爷胡申桥企图强奸孙女未遂,便将孙女扼死,自己畏罪自杀。听到这个结论,阳俭生吐出了一口鲜血……

慈眉善目的养父会奸杀自己疼爱的孙女?在感情上,阳俭生打死也不愿相信,可公安局的结论就白纸黑字的在那儿啊!两个不同的声音在阳俭生的脑中打起了乱仗。

养父如果是无辜的,该上哪里找证据?阳俭生想到了自己的好友阳应根,是他发现第一现场并报案的。

见到阳俭生,阳应根流下了内疚的眼泪。当初阳俭生将这对可爱的孩子托付给他,让他好好照顾,自己也拍着胸脯答应了,没想到现在会发生这样的惨祸。“俭生,我相信申桥叔是冤枉的,一定是公安局搞错了!我一定帮你找出真凶”。阳俭生紧紧握住老友的手说:“我不会罢休的,你告诉我当时是什么情况?”随后,阳应根讲述了8月29日上午自己看到的那惨不忍睹的一幕。

8月27日,阳应根听说村民尹庆林将去广州打工,便找到尹,要他带好友的女儿阳丽凤一起去广州,尹答应了。

29日,因为尹庆林要去衡东买火车票,阳应根便到阳俭生的新房子去找丽凤落实买票的事。上午7时许,他骑自行车来到阳俭生家。在门口叫了几声,无人答应。

吃完饭后,阳应根再次跑到阳俭生的新房子前,看到阳俭生的母亲正在喊“老倌子,老倌子!”但屋内无人应答。阳应根也跟着喊“丽凤、丽凤”。同样没有回音。阳应根觉得有些奇怪,便转到房子后面张望,发现阳家姐妹的卧房有一扇窗户没关,就捡了根棍子将窗帘布挑开往里看,发现床上没有人,只有一个枕头,而另一只枕头掉在地上,床下有一床席子。再仔细一看,席子的一头还露出了头发。阳应根吓了一大跳,又捡了根长些的棍子一挑,发现席子下躺着的正是丽凤,好像已死去多时。

阳应根马上通知了住在附近的村干部,并拨打110报案。公安进入现场后,发现与阳丽凤一同遇害的还有她的妹妹阳丽燕,但找不到住在前房的胡申桥。经刑侦人员寻找,当天下午在胡的床底下发现了他的尸体。

接下来的几天,阳俭生对左邻右舍一一走访,村民们帮他找出了很多疑点。

养父服毒自杀的证据是离出事地点900余米远的一个农药瓶,他服毒后有没有能力从900米外的老屋走回新屋并爬入床底?他为什么要爬到床底?如果确系服毒自杀,他的嘴和腹内应有农药残液,但尸检时没有发现。

其次,床高只有30厘米,养父是如何钻进去的?再者,养父为人本分,对两个孙女一向十分怜爱,而且从体力上讲,胡申桥身高仅1.57米,患有多种老年病,仅凭一双手对付两个身体和他差不多高的孙女,于理说不过去;还有,两个女儿全身伤痕累累,可见生前和凶手进行过搏斗,但养父着装整齐,身上并无伤痕,如何解释?另外,如果排除外人作案,家里的700元钱又到哪里去了?

通过马不停蹄的走访,阳俭生终于搜集到一个重要线索:有村民说,在案发前邻居曹华兰、曹庆合等人经常到阳家看电视,阳家姐妹对之表示厌恶。在离案发地点300余米远的地方有几滴血迹,但公安局的结论书认为“三名死者无开放性外伤,此血迹应与本案无关”。阳俭生将自己的疑惑一一列出,但未得到有关部门的回应。从此,阳俭生走上了艰辛的追凶之路。-本报见习记者符嘉宝文/图

本报讯(记者李立强)昨晨2时10分许,一辆载有5人的红色大众小汽车,在珠市口附近发生车祸,后座三女子被甩出车外,一人当场死亡、另两人重伤,司机与副驾驶座上女子自称未受伤。据悉,4女子均为中国戏曲学院学生,男司机为该校教职工,目前涉嫌酒后驾车被拘留。

事发珠市口十字路口西南50米处。凌晨2时40分许,现场拉起警戒线,多辆警车和救护车在现场。

自西向东方向的辅路上,一红色汽车头朝西停着,车头和挡风玻璃完好无损,但后半部分严重变形,后座左侧车门已不见。地上散落着汽车碎片和眼镜、书本等物品,还有一张笔记本纸,一面写着9月份艺术团招新计划,另一面写满了英语单词。

路面有10来米长的刹车印,但刹车印偏离车道。据现场警察分析,汽车可能是紧急刹车后撞上马路牙子改变方向,车后部再撞上路灯柱子的。

距事发汽车两米左右,一路灯柱子上被蹭有红色的油漆。附近停车场看车的张大爷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2点10分左右,听到‘咣当’一声响,扭头一看,一个路灯闪了一下就灭了”。

张大爷称,后座有三人被甩出,都是年轻女孩,一个躺在灯柱东面3米左右的主路上;另一个在灯柱西面一米开外;还有一个趴在2米多远的辅路外侧花坛下,头顶着花坛石板,下面有一摊血。急救医生检查后称,人已经不行了。

另一目击者许先生说,司机是年轻男子,未受伤,下车后跪在花坛前的那名女子前,哭诉“我撞死人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也是一年轻女子,自称没有受伤。多名目击者证实,抢救过程中,伤者和赶来的救人者称她们是戏曲学院的学生,司机被称为老师。

两名受伤女生随后被送到宣武医院。凌晨4时许,两人先后被从手术室推出后送往病房。急诊科一大夫说,两女生受重伤,但已无生命危险。据了解,四女生是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的学生。死者姓叶,19岁。未受伤的那名女生坐在急诊室门口神情悲伤,不愿意回去。

据悉,该车司机姓张,是该校的教职工。事发后在交警车内不停低头抹脸。一名围观男子称,与司机说话时可闻到酒味。赶到医院的该校多名学生和老师都提到喝酒,未受伤的女生身上也散发酒气,她向同学讲,当晚她们一起为一个同伴过生日,喝了酒和其他饮料。

本报讯(记者陈良军)前晚,位于白云区西洲北路的广州市机电学校内发生学生群殴。混乱场面在凌晨3时警察介入后平息。

操场边上有栋宿舍楼,住在里面的2005级女生不少都表示看到了当时的场面,“当时已经是晚上11时多了吧,我们听到吵闹声,全都跑到了阳台上来看个究竟。”一名女生说,当时篮球场和足球场上多名学生互相追打。

多名学生告诉记者,打架的双方分别是湛江和阳江的学生。“之前小打小闹的也有过,没想到这次搞得这么大。”事件中有几名学生和保安受伤,被送往附近医院。一位受伤住院的湛江学生说,当时自己在宿舍里打牌,听到外面吵闹,出去看时被别人投掷的东西砸中头部。医生诊断,他的头骨骨折,可能需要开刀动手术。

“这次是我们湛江的学生约好的,要打阳江学生,后来保安又上来阻拦,场面就更混乱了。”一名在医院看护伤者的湛江学生说。有学生透露,湛江这边真正动手的也只有10多个人,但大家一拥而上,看起来人多。

有保安见状便上前阻止,但同样遭到学生的攻击。“我们往保安那边扔石头,他们也回扔过来,有保安还被打伤送进了医院。”

本报讯(记者庆华)昨日傍晚,长春市重庆路与崇智路交会处出现一个男子,他胸前挂着一个牌子,上面粘了几个红字:“寻妻马××三天内不归必杀人”。

该男子姓王,家住榆树市大坡镇,和电视剧《马大帅》中范伟扮演的“彪哥”有同样的经历。他有厨师的手艺,2000年,他在长春的一家饭店打工,认识了同在这家饭店的服务员马某。2001年两人结婚了,婚后,两人回到老家。马喜欢打麻将,婆婆时不时地要絮叨几句。马听后很不高兴,婆媳关系紧张起来。王也因此常和马打架。去年5月,他们的儿子降生了。一个半月前,马回到九台的娘家,说是去那里的一家编织袋厂打工。10多天后,王带着孩子找到马家,想接妻子回家,马不理王和孩子。次日,他找来哥哥姐姐到马家调解,但马却说不过了,一气之下,王打了妻子一耳光。在众人的说和下,马随王回了榆树的家。可马只待了三天,就说出去打工,不过日子了。

马离家后,曾给丈夫打过一次电话,说自己在长春,要接儿子,王没同意。至今,马离家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王为了找回妻子,14日下午,他从榆树赶到了长春。昨天傍晚,他做了一个牌子,做了一个寻妻告示,来到街上。

“只要她能回心转意,三天内来见我,和我回家过日子,我以后就好好对她,干什么活都行。”王说,自己有缺点,常喝酒,有时还动手打妻子,但以后酒可以不喝了,就是一心一意和妻子过日子。但如果妻子三天后不来找他,那就别怪他了。他给自己的连襟打了电话,说三天后不见人,让马家准备几口棺材。

面对王的想法,记者只好力劝他想别的办法寻妻,更不要做傻事。但王始终不肯改变想法。本报希望王的妻子看到本报报道后,速与本报新闻热线0431-96618取得联系,避免悲剧发生。

“为使身患重病的老伴少受病痛折磨,又不忍心生死离离死别,一七旬老汉与病妻相约服下安眠药共同选择了‘安乐’死!”昨日,昆明市宜良县汤池镇传出惊人噩耗,闻者在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惋惜。

昨日16时许,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记者冒雨来到这户人家,死者家属正在料理后事,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悲情,家里的两位老人以这样的方式与世作别,带给他们的只有无尽的悲伤。灵堂设在正中的一间平房里,门口两边立着纸束。家属并不愿意多谈这件事情。“父亲享年79岁,母亲只有71岁,他们身体都不太好,母亲一直在治疗,但由于年事已高,病情难愈。”一位家属伤感地说。

据知情者介绍,两位老人是在10月13日去世的。生前丈夫身体还比较健康,但妻子病情比较严重,脑袋里长了个瘤子,导致偏瘫,生活不能自理。但丈夫始终是不离不弃,一直守护在病妻床前,子女们也比较孝顺,对两位老人都很好。但病重的老人一直以来产生深深的自责,认为这样会拖累子女们的生活,看着妻子饱受病痛折磨,老汉也十分心疼。得知妻子产生了寻死的念头后,老汉一开始也是极力阻止,后来看到妻子的痛苦状,只能含泪答应。但老汉有个条件,“要走咱们一起走,我不忍心看着你孤单地离去!”于是这对七旬夫妇相约在10月13日偷偷服下了大量安眠药,以殉情的方式自杀身亡。

对于这对七旬老夫妇的死,街坊邻居都感到十分惋惜。“他们一直感情都很好,家人也对他们很好,他们的死是让人感动,但却给他们的子女带来太多的悲伤,特别是身体还算精神的老先生,没必要寻死呀,子女们会让他安度晚年的。”

9月9日清晨,阿城市平山镇农妇王某早早起了床,她整理好床铺,做好简单的早餐,等着女儿、女婿一起起来吃饭。女婿长年在外打工,昨天晚上刚刚回家。年轻人嘛,懒点床属于正常。

王某出来进去几次,发现女儿的屋门虚掩着,已经日上三竿,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王某推开房门,原来女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只有女儿还蒙头大睡。王某掀开被子的一角,发现女儿的脸色有些不对,她试了试女儿的鼻息,已经气息全无。王某这一惊非同小可,她连忙摇晃女儿,女儿的身体已经僵硬。

王某的女儿李英(化名)死在床上,成了平山镇特大新闻。9日上午10时许,阿城市刑警大队接到管地派出所报案,青年女子李英死在自家床上,死因不明。

阿城市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后迅速赶往现场。现场是农村的一个出租屋,李英身上只着短裤死在床上。现场勘察表明,死者身上没有伤痕,现场也没有打斗的迹象。是正常的猝死,还是他杀?侦查员开始寻着蛛丝马迹展开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并不复杂,很快一一查否。侦查中,一个细节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据死者母亲王某反映,案发的头一天晚上,女婿王占国从外地打工回家,并在家中过夜。而案发的早晨,王占国失去下落。村中其他人反映,王占国与死者夫妻关系一般,王占国不在家的时候,李英与村中另一个青年有不正当关系。有时候王占国回家,很快又被老婆撵出去打工。各种迹象表明,王占国具有杀人潜逃的嫌疑。

据了解,王占国长年在外打工,知情人证明,他打工的地点包括绥芬河、大庆、沈阳、哈尔滨。他对这些城市都有所了解,也是最可能落脚的地方。局长张亚滨决定,侦查小组兵分4路,寻找王占国的踪迹。只有找到王占国,才能揭开李英的暴死之迷。

案发的早晨,王占国像空气一样蒸发了,几路侦查小组都没有捕捉到任何信息。10日下午,侦查员得到消息,王占国往亲属家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二英子(李英的小名)的情况。这个电话暴露了王占国肯定与李英的死有关,也暴露了王占国当时的位置———哈尔滨。几个侦查小组在副局长玄亚庆的调度下,同时收缩,向王占国出现的位置靠拢。

王占国似乎知道侦查员可以利用电话找到他,开始和侦查员玩起捉迷藏。中队长于正军经过查询确定,王占国的第一个电话来自顾乡的一个磁卡电话。随后,间隔一段时间,王占国的电话就会在不同的磁卡电话出现。面对狡猾的犯罪嫌疑人,侦查员不急不躁,他们深信,只要狐狸出洞,迟早会落入陷阱。他们根据王占国出现的不同位置,在哈尔滨区划图上做出标记,几天里形成了王占国在哈尔滨活动的区域示意图。在这个区域里,侦查员昼夜守候,等待猎物的出现。

几天时间过去了,或许王占国天真地认为,危险已经结束。9月23日,王占国出现在抚顺街的一家劳务中介,他带在身边的钱已经花光,他要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的一张嘴。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占国在找活时碰见了死者二英子的姨母。姨母问他: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怎么还在这里晃荡!王占国嗫嚅着回答:过几天我回去自首。离开王占国,二英子的姨母马上向新阳路派出所报案。在新阳路派出所的配合下,王占国在潜逃十余天后,被阿城警方抓捕归案。

在阿城市看守所里,记者采访了杀人犯罪嫌疑人王占国。王占国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中等,肤色微黑,属于比较常见的青年农民。对杀死妻子的犯罪事实,王占国供认不讳。面对记者的采访,王占国一脸迷茫,半晌才吐出一个“恨”字。尽管他的妻子已经死了,依旧看不出他有什么痛悔和惋惜。

7年前,王占国经人介绍认识了李英,不久两个人结为夫妻。虽然不算富裕,但是有两个人劳动,加之父母的帮衬,生活还算过得去。

王占国说,时间不长,二英子的刻薄性格就表现出来。虽然是年轻夫妻,但是二英子要求王占国长年在外打工。外出的王占国在二英子眼里,就是出去取钱。如果不能很快往家里寄钱,二英子就会翻脸。在一起打工的人都知道,王占国的老婆厉害,工钱没有按时发下来,王占国就找打工的朋友借钱往家里寄,满足老婆的欲求。有时候刚找到工地,王占国连饭钱都没有,也是大伙帮忙。

王占国说,“恨”是一点点积存下来的。到哈尔滨打工,王占国的兜里不会超过10块钱,10块钱刚够平山到哈尔滨的车费。如果不能很快找到工作,王占国就要挨饿。同时出去打工,二英子的弟弟兜中却有几百元钱,如果工资不按时发,他还可以找家里要。看着小舅子的待遇,想着自己在老婆心中的地位,不爱说话的王占国把恨意压在心里。

这点小事可以解释为姐姐腻爱弟弟,还不足以导致王占国杀妻,下面的事则更增加了王占国的恨意。结婚几年,二英子一直没有怀孕。王占国和老婆商量,早点要个孩子。一听这个话头,二英子马上发火:没孩子能怪我吗?是你自己不行!王占国自怨自唉,可能真是自己不行。为这件事,两个人多次吵架。然而有一次王占国无意中发现,妻子的兜里有一个做流产的单据,单据上赫然就是妻子的大名。老实人这回急了,与老婆大吵了一场。二英子语言刻薄,把王占国损了一顿。内容无外乎是你一个臭打工的,连老婆都养不起,还要什么孩子。老婆“杀”死了肚子里的孩子,让王占国恼怒、羞愤,做下了心病。

如果说,这些冷暴力还属于夫妻间可以协商的私事,二英子红杏出墙则让一个男人不再容忍。一次无意间,王占国听到村人的议论,说王占国在外打工,挣下钱寄给老婆,老婆在家里养着别的男人。王占国的脑袋轰的一下大了,别的一切还可以容忍,而自己拼死拼活挣下的钱,老婆不但跟别的男人上床,还把血汗钱给别人花,这是一个男人的奇耻大辱。他找到一个朋友询问,朋友告诉了他实情———二英子跟别的男人好上了(二英子的母亲证实,王占国打工的时候,村里有个青年经常住在二英子屋里)。王占国和老婆吵了一顿,二英子死不承认,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在王占国的心里,自欺欺人地相信,可能妻子真是无辜的。

王占国说,打工的时候他常睡不着觉,想象自己的妻子和别人在一起,常让他心里发堵,觉得生活无路。他说不上是不是爱妻子,不过他知道,以他目前的状态,离开二英子他恐怕不容易再找到女人,所以他坚持不离婚,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来感化妻子。

9月8日上午,王占国从哈尔滨回到平山。这次打工不顺工地还没有开工资。王占国知道二英子的脾气,拿不回钱来会不依不饶。为了息事宁人,他坐车到了20里外的母亲家,看看能不能从母亲手里再拿点钱。为了让老婆能够露出点笑模样,王占国已经多次回家借钱,什么时候能还只有天知道了。

母亲家并不宽裕,而且已经给他拿了几千元,看着操劳的母亲,王占国实在无法开口。母亲问他有没有事,他咬着牙说没有,吃了口饭,返回了自己的家。

20时左右,两个人准备睡觉。二英子习惯地问:你打工赚的钱呢?王占国支吾着说:工地还没有开支。一听没有钱,二英子问:为什么没上你妈家借?王占国回答:我去过了,我妈家也没有钱。因为打工没有拿回钱,两个人吵了起来。实在忍无可忍的王占国,劈手打了二英子几个耳光。二英子冷笑一声,用被蒙上脑袋,扔给王占国一句话:明天早晨咱俩离婚。

王占国越想越生气,结婚7年来狼狈不堪的日子在眼前闪现。我容忍到现在,你还要和我离婚,离婚肯定是为了跟别人好。你不和我过也不能和别人过!他翻身骑在二英子身上。开始,二英子的两条腿还在被下挣扎,不知过了多久,二英子已经一动不动了。他翻身下来,二英子已经没有了气息。他惶恐不安地过了一夜,天刚微明,披上衣服逃到了山上。

王占国捂死老婆,逃到附近的山上。第一天,他龟缩在山凹里,忍饥挨饿地打发时光。时间过得如同蜗牛爬,让他的饥肠更加空落难忍。天黑透了,他钻到妹夫家,让妹夫给他拿200元钱。妹夫手中没钱,他告诉妹夫,一定给母亲捎个信,让母亲给拿点钱来。他详细地告诉好自己藏匿的地点,又趁黑溜到山上。

王占国的母亲是一个标准的农妇,他心疼儿子,所以时常周济他们钱物。她听到过外面的风言风语,以为媳妇年龄大了,收收心也就好了,在一起好歹成全个人家。听女婿说儿子杀了媳妇,无疑是在这个农妇头上炸响了晴天霹雳。天黑下来,她带上200元钱,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后山。资助儿子逃走,让这个没有法律意识的农妇,成了包庇犯罪嫌疑人。

得到母亲的资助,天明后王占国逃下后山,搭车到了哈尔滨,跟警方玩起了捉迷藏。王占国说,逃亡的时候他前思后想,觉得二英子终究还是年轻,有些事是他的岳母捅咕的,岳母平时就看不起自己。他决定打工赚点钱,潜回平山,把岳母王某也一起杀掉。他还没有来得及采取行动,已经落入警方的口袋。

对于杀人嫌疑犯王占国,我们更多的是憎恨,还有可怜。对于导演这幕悲剧、最终自己以死亡谢幕的李英,我们更多的是感觉可悲。夫妻关系看起来简单,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吃喝拉撒,但是夫妻相处实在是个学问。夫妻关系中没有大小,如果一方居高临下,以冷暴力对付另一方,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都会伤害到自己。

本报讯(记者任笑一)“她是北大研究生?”“她的舞跳得好棒,我好紧张!”昨日一早,南方都市报第二届深圳小姐的海选现场就挤满了参赛的佳丽,选拔现场,两名来自北大的女研究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据悉,共有1780名佳丽参加海选,晋级初赛人员名单将于周二公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