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购买150架空中客车飞机总额近百亿美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7:40:34

“解放前,全家五口人一天只能吃一顿,或者两顿……”言语一直平和的七婆,想起往事有些激动,红肿的眼眶里溢出泪水。她掏出一方白帕,喃喃哽咽道,“当时为了两粒米都要争……”

七婆说,家里穷,只能用红薯、野菜、杂粮混着大米做饭,让孩子们吃饱,自己和六婆拣剩下的裹腹。七婆至今还念叨六婆的好:每次都要等她干完活回来,一起吃饭;邻居接济的食物,六婆舍不得一个人吃,等她开工时,就拿出来让她吃饱了再去干活。

李永根还记得,六十多年前,日本人打到广东,经常在村里抓壮丁。有一回,他的大哥、五房生的李永福被抓去干了半天活,两位母亲焦急万分。大哥被放出来后,六婆托关系,找到“水客“,并亲自护着他和大哥日夜兼程,到佛山去避难。七婆则守住房子。在两位母亲心中,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李家的男丁,保住老屋。

“悭俭勤劳。没有七婆,就没有这个家”,这是六婆对七婆的评价。坐在一旁的七婆听了,有点羞涩地笑起来,说:“这个家,谁也离不开谁。我和六婆,当是姊妹关系。”

在街坊和儿孙眼中,六婆、七婆一直和谐相处,两人有着共同的特点:勤劳、坚忍、善良。

李永根说,六婆为人爽快,即使自己家里不够吃,看到别人的小孩饿得可怜,也要舀一碗给人家。在外打工、深知养家不易的七婆偶尔会因此与六婆“拌嘴”,但很快又烟消云散。

今年74岁的何嫦和六婆、七婆做了50多年的对门邻居。她说,六婆脾气比较大,说话直接,而七婆性情比较温和,一直尊六婆是大姐。

七婆说,“有今生,没来世,为什么要吵架呢?只要两个人互相迁就,不计较,生活就可以过得安乐。”

六婆一生没有生育,七婆生下李永根,所有孩子都把两位老人当做亲生母亲。

大儿子、五房生的李永福女儿李卫说,“两位老人对丈夫留下的孩子,不管是哪一房生的,都视如己出,不分彼此。对孙辈,也都个个当作是宝来疼爱。”

李尧在世的儿孙们现在分散在香港、佛山、广西梧州等地。本月15日,儿孙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为七婆庆贺百岁生日,摆了十多围宴席。一时间,六世同堂。

两位老人现在享用着村委会发放的补助津贴,衣食无虞。儿孙们曾考虑将老人接到身边赡养,被六婆拒绝了。

六婆不愿离开老宅子,七婆舍不得丢下六婆一人,因此也不肯投奔儿孙去。她说,没想到会和六婆一起活到百岁,也没想过这是不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广州新火车站已确定选址石壁村。几年后,这个古村将整体搬迁,六婆七婆居住数十年的这座老宅子可能将不复存在。

“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无所谓啦。”两位百岁老人神色淡定地说。对外界的一切变化,她们早已豁达自然。

六婆苏拔,1902年出生在顺德大良西村,家境贫苦,15岁就被送到大户人家做妹仔(即丫鬟),20岁嫁入李家,成为第六房媳妇,至今未育。

七婆区彩,1905年生于顺德陈村,四岁时,父母双亡,成为了孤儿;12岁时,一个亲戚将她送到了李家做妹仔,后来成为李家的第七房媳妇。她为李家生了一个男丁。

新闻背景:阜新市海州区一武术教师三年涉嫌强奸7名女学生,猥亵4人。被害人中最小的8岁,最大的14岁。

据被害学生回忆,涉案教师曾在学校走廊、寝室作案,还让其他学生围观。

昨天,郭女士又在阜新市海州区育英小学校园内等了一天。从10月17日开始,她每天都这样等。

10月17日,是育英小学内华龙武术队教师郝云龙涉嫌强奸多名女童被抓的日子。

郭女士8岁的女儿正是受害者之一。而小女孩儿的伤害并没有随着武术教师的落网而终止。相反,她又要承受失学的痛苦。

一位家长说,前天女儿才告诉她,师傅曾威胁,“如果把事情说出去,杀你全家。”

“平时孩子住校,两三个星期才回家一次。但14号中午,我女儿就回家了,到家就哭,一直哭到晚上十点来钟。”想起发现只有8岁的女儿被辱的那天,郭女士流泪了。

“我女儿说她不想上学,我一直问到晚上才问出来,她说师傅(郝云龙)总把她们几个女孩儿的裤子脱了,欺负她们,不听,就打……”郭女士说。

“几个月前,我就听孩子说,不想上学了,说师傅不好。可我根本就没往那上想。”洪女士哽咽着说,“直到师傅被抓起来,我女儿才敢告诉我……简直是恶魔,他竟然作恶了三年。孩子说以前不敢说,怕师傅会打死她。”洪女士回忆,女儿身上总有伤,但她一直认为,练武,身上有点伤也正常。

“其实儿子以前就说过,不想上学了,师傅欺负女生。”赵女士说儿子曾告诉她,“这事儿许多同学都知道,就是谁也不敢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说,自己的女儿也是受害者,前天女儿才告诉她,师傅曾威胁,“如果把事情说出去,杀你全家。”

“受辱女童们出事了,学校就想什么责任都不负,还给孩子退了学。他们凭什么?”

18日,还在为女儿伤心的郭女士突然收到学校通知,在育英小学读一年级的女儿被退学了。同她一起被退学的,还有育英小学里所有华龙武术队的学生。

“育英小学说,想让孩子继续在学校上学,就要和学校签合同:与华龙武术队脱离关系,并证明华龙武术队和育英小学没关系,然后给孩子重新办理入学手续。”郭女士说,“我女儿来上学时,招生简章上写的就是育英小学华龙武术队,现在孩子出事了,学校就想什么责任都不负,还给孩子退了学。他们凭什么?”

为了问出个“凭什么”,郭女士和华龙武术队其他近40位学生家长在育英小学里等了6天。

昨日中午,记者陪同郭女士终于在学校4楼的“图书办公室”找到了陈校长。

但看见有记者,陈校长和另一个男子立即将郭女士推出来,并将门锁紧。无论郭女士怎样要求,屋里的人一直称陈校长没在屋里,并拒绝开门与家长和记者见面。

记者在育英小学采访近4个小时,拨通陈校长的电话后,他说他不在学校,中午图书室里那个人不是他。

育英小学内几位教师模样的人说自己不是育英小学的老师,也不接受记者采访,但是一名自称不是老师的男子跑上教学楼二楼一年级一个班给学生上课去了。

家长出示的各种单据显示,华龙武术队的学员学籍和档案均已经归属到育英小学。

昨日下午,记者看到了一份由阜新市海州区教育文化局提交给阜新市教育局的一份《情况说明》。

2003年8月1日,华龙武术队开始租用育英小学教室独立开办武术队。双方曾有口头协议:校方只出租教室,武术队学员可以在该校进行文化课学习,但武术队的其他活动由其自行负责,与学校无关。

由于育英小学校长不接受记者的采访,我们无法得知究竟是在何种情况下,经过哪个主管部门的批准后,校方决定与这个“未经任何审批”的武术队达成了协议,允许其在自己的校园内公开招生,并为武术队的学员提供文化课教师进行教育教学活动。

而阜新市海州区教育文化局方面也一直称局长开会,一位办公室负责人称,他不能回答记者“育英小学有没有权力给40余名学生退学”等问题,“一切要等局长开会回来。”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武术队学生的家长向记者出示的各种单据上均表明,华龙武术队的学员,其学籍和档案均已经归属到育英小学。

而记者在育英小学一个教室的墙上看到华龙武术队2004年得的一张奖状,右下角红色公章分明刻着“海州区育英小学”字样。

郝云龙的父亲称,“他犯的错太大,就是用他的一辈子和我的一辈子也还不完。”

育英小学与华龙武术队的关系,截止到记者发稿前,校方和相关单位也没能给出更明确的答复。

一个事实是,受害女童无一例外是育英小学的学生,而她们也都是在育英小学教学楼内被辱的,华龙武术队租用的几间教室就在育英小学惟一一所教学楼的一楼。

相对于校方对责任的推诿,武术队教师郝云龙的父亲面对儿子的错误却未回避,“我知道,他犯的错太大,就是用他的一辈子和我的一辈子去还,也还不完。”采访中,老人一直默默地流泪,没有抬起过头来。

在郝父的眼里,儿子是个“从不顶嘴的孝顺孩子”。“云龙的师傅说他是个武术奇才,多难的套路,看一遍就会。”郝父说,“他上完小学就被山东的师傅看中,带去习武了。如果不是出这事,今年,他可能被评上省一级武术裁判。”而现在的结果是,昨天儿媳妇抱着七个月大的孩子回娘家了,“这日子是不能过了。”郝父把脸埋得更低。

晨报讯阜新市公安局已全力介入调查,郝云龙今年25岁,阜新市阜新县关山沟(音)人,12岁起在山东潮州学武术,历时8年,回到阜新以后,和一个叫吴立华的女人,也就是现在华龙武术队的总负责人合开了一个武术队。

据辽宁电视台报道,最开始武术队只有三个学生,而且用的是民宅,自2003年租用育英小学教室后,生源开始大增,人员最多的时候达到80人,这些学生中,到底有多少人受过郝云龙侮辱不得而知,现在统计的相关数字,只是一个最初的结果,其他的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18日,小陈和小黄被朋友诱骗到石狮市锦尚镇卢厝西坑村,在一出租房里,两人惨遭四男子轮奸,度过了噩梦似的两天后终于成功逃脱。根据两人提供的线索,市刑侦大队沿海中队进行了严密布控,21日成功抓获四名犯罪嫌疑人。

小陈(16岁)和小黄(15岁)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都是外来工,同在晋江某超市当服务员。18日中午,正值下班时间,两人计划着下午一起出去玩。这时,朋友阿强急急忙忙来到超市找小黄并告知她,老乡王大姐在泉州出事了,要小黄和他一起去看看,听到老乡出事了,小黄二话没说,叫上小陈决定和阿强一起去泉州,当他们走到超市门口时,阿强的另外一位朋友小严也赶了过来,在小严那里,他们了解到王大姐已经不在泉州而是到了石狮,由于大家都是挺熟的朋友,小黄没多加考虑,就跟着他们坐上了前往石狮的公交车。

小严把小黄和小陈带到了石狮市锦尚镇卢厝西坑村的一出租房里,在这简陋的出租房里,她们并没有看到要找的王大姐,而是三四个陌生男子。小黄看到阿强和小严好像和他们关系不错,因此便放松了警惕,以为大家都是朋友。还没来得及询问王大姐的事,几位男士便邀请小黄和小陈到附近餐馆吃饭,酒足饭饱后,大约18日晚7时,他们又一起回到了出租房。好景不长,刚进出租房,其中一位被称为“大哥”的男子,便面目狰狞地向小黄和小陈丢下一句话:“以后你们就老实地呆在这里,包吃、包住。”听到这话,两人都惊呆了,顿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面对紧锁的房门,她们欲哭无泪。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小黄和小陈遭到以“大哥”为首的四名男子数次奸污和殴打。据她们反映,在关押期间“大哥”曾要求她们接客、陪酒、洗头,由于她们不肯服从,便不让她们走出房间半步。

直到20日晚8时,小黄和小陈向“大哥”提出要上厕所,当时门正好开着,她们趁“大哥”没有注意,撒腿就跑,跑了好长一段路,直到后面没人追赶,才放慢了脚步。在一漂染厂附近,她们找到公用电话立即拨打了“110”。

沿海中队接到报案后,根据小黄和小陈所提供的线索,很快就找到了案发地点。在21日凌晨1时左右,警方在犯罪嫌疑人居住的出租房附近进行布控,大约凌晨2点30分,三名犯罪嫌疑人醉醺醺地回到了出租房,当即被警方抓获。根据他们的供认,警方很快追踪抓获了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

在对出租房进行全面搜查中,警方发现了一根约半米长的铁棍、一把匕首、两部手机、几本摩托车的驾驶证以及一辆太子摩托车。在警方的审讯下,四名犯罪嫌疑人承认了强奸少女的罪行。(文中人物均为化名)(记者刘丹)

两个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就这么被糟蹋了,她们给我们的教训太深刻了。而少女该如何保护自己呢?警方认为,未成年少女如含苞欲放的花蕾,最容易成为“色狼”攻击的对象,所以必须有强烈的自我防卫意识。未成年少女社会经验较少,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许诺。对熟悉的男性也应保持交往距离,掌握活动的合适地点和方式。另外,家庭对未成年女孩的相关教育和保护也必不可少的。

母亲遗体火化,沸沸扬扬的“卖身救母”网络捐款事件也该平息了。但昨日一早,陈易却收到朋友短信,称仍有网友质疑此事,并表示欲将陈告上法庭。

对此,陈和亲戚表示,会选择一个渠道详细公布账目,同时,希望能有司法机关介入,将调查后的真相告诉公众。他们呼吁,能出现专门的机构监管民间捐款,这样,当事人就不会受到类似伤害了。

泸州市检察院全体党组成员、各部门负责人和易生前好友、亲属均赶来与易告别。泸州市检察院工作人员和其表弟分别发言后,按程序应该是陈易发言,对母亲进行悼念。但颤抖的双手握着话筒,陈只是一个劲流泪,几乎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不得不被司仪“夺”走了话筒。9时许,告别仪式结束,易随即被推走等候火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