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出高价苦求借种生子 贪财者应聘反被敲诈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22:43:12

李某向一个熟悉的客户借了一辆小货车,并准备了绳索、刀具等作案工具,寻找时机下手。

2005年11月13日中午,他来到公司,看到小红一人在。小红知道李某来要钱,就让他找老总去要。李某伸手到小红的挎包夺钥匙。

在抢夺之间,李某无意看到了小红雪白的胸部。小红是公司最漂亮的未婚少女,大学毕业工作刚不久。李某平时也挺喜欢小红,但自感配不上她不敢往深里想。此时,盛怒之下的李某再没有任何理性了。李某一下子把小红压在身下,掀开小红的上衣,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上抚摸揉捏。

小红挣扎呼救,李某怕有人听到,用随身携带的锤子往小红头部击打。随后,李某用办公室内的电线将小红手脚捆绑,抢走小红现金360元、一部诺基亚手机以及四张银行卡并逼问小红银行卡密码。

离开前,他看到小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再次强奸了小红。担心小红报警,他提来旅行箱丢在小红面前,把小红塞进旅行箱内。

全身赤裸的女会计小红趁李某不备逃出旅行箱呼救,李某被执勤联防队员抓获

李某将旅行箱丢进小货车后箱,准备带到玉沙村出租屋。车在路上行驶时,小红清醒过来,车停在李某租住的院子后,她趁李某不备挣脱电线逃出旅行箱。小红大呼救命。喊声惊动了周围的市民,也惊动了在附近执勤的一名联防队员,联防队员抓住李某,将全身赤裸的小红救了出来。

今天下午,记者与办案民警联系得知,李某因涉嫌抢劫、强奸、故意杀人犯罪已被龙华区检察院批捕。

同时,法律界人士再次提醒所有追讨欠薪的员工,一定要通过正当途径保护自己的权益。

大学生打工仔本来是一个受害者,公司欠他3000元工资,而他正处于母亲重病和姐姐结婚要钱的双重困境中。然而,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却走向另一个极端,竟然抢劫强奸了公司的女会计,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害人者,犯罪下狱,令人扼腕!

从报道来看,李某出生的家庭并不富裕,所以他读大学的目的,就是“发誓一定要让家人生活得好一点”,这实际上从一定层面上反映了李某人生观:追求利益速成,不惜损害他人利益。因此,当玩具厂的工作不能使他获得丰厚利益时,他选择了逃跑。笔者觉得,正是这种自私狭隘的的人生观,导致了李某人生的悲剧。欠薪事件只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

据新华社报道,辽宁辽阳籍亿万富翁、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袁宝璟因雇凶杀人终审被判处死刑。17日上午,袁宝璟在辽阳市被采取注射方法执行了死刑。与袁宝璟同一天被执行死刑的还有其哥哥袁宝琦、堂兄袁宝森,袁宝璟另一堂兄弟袁宝福则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今年40岁的袁宝璟1989年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家银行工作。1992年他在北京怀柔注册了北京建昊实业发展公司,启动资金只有20万元,不久袁获利翻倍。随后他转向股票、债券市场,取得巨大收益后又离开股票市场,随后以资本运作的方式“吞”下60多家企业,成为“商业奇才”,到1996年左右其资产就已经达到30多亿元。

法院审理查明,1996年秋天,袁宝璟、袁宝琦与被害人汪兴在北京碰头,袁宝璟提出在四川成都炒期货时,他损失9000余万元,怀疑是四川商人刘汉与证券交易所修改规则所致。汪兴便提出安排人去打刘汉,得到袁宝璟的认可。尔后,由袁宝璟出资16万元让袁宝琦交给汪兴。1997年,受袁宝璟等人指使的“杀手”枪杀刘汉未果。1997年以来,汪兴多次向袁宝璟借钱未果,便开始以打电话、写信要举报袁宝璟的违法犯罪事实相威胁,引起袁宝璟的极大不满,并产生了杀死汪兴的想法。袁宝璟在向哥哥袁宝琦说了想法后,得到支持。2003年10月4日晚,受袁宝琦具体指使的袁宝福与袁宝森携带猎枪到汪家附近等候,在汪兴开门进楼时,袁宝森持枪近距离对汪连开两枪,将其当场打死。

备受关注的拥有30多亿元资产的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袁宝璟雇凶杀人一案尘埃落定。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走到现在这种地步,恐怕是所有人都无法想像的。袁宝璟从一个苦孩子到中国股票第一人,又到亿万富翁,但在成功以后,就和许多其他一夜暴富的人一样,开始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到了。企业家究竟怎么了?

其实这种事只是个别现象,俗话说,树大有枯枝嘛。不用看得那么重或是扣那么大个帽子,没有必要把企业家都给带上了。

我们不能以点概面,袁宝璟不能代表中国民营企业家。他的这种行为只能代表他个人,他违法了,他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袁宝璟不能代表中国企业家。袁宝璟发迹于上世纪90年代初,那时中国的法制不健全,所以袁养成了大胆走四方、只要有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想法。

但随着我国法制的健全和企业家的逐渐成熟,相信这样的案例在中国只是极少数。

企业家能够拥有财富不容易,是辛苦打拼出来的。那么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就更应奉公守法,珍惜自己的财富,珍惜自己的生命。

袁宝璟不是缺少荣辱观的问题,他连基本的自我约束都没有,认为自己不得了、认为可以决定很多事情,甚至膨胀到控制别人的生杀大权。这就疯狂了,离崩盘不远了。

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老的一套秩序被打破了,新的秩序还没有完全被确立,包括一些法律秩序以及一些道德上的软性秩序。在这种情况之下,人到底应该怎么样、去遵守什么样的规则比较混乱。在那种局面下,一些企业的老总成为一路冲杀出来的枭雄,他们无视法律法规,偷税漏税、行贿受贿,在股市上操纵价格,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等。得逞之后,自然会产生对于法律法规的藐视。久而久之,发展到挑战刑律、雇凶伤人。

但这样的企业家毕竟是少数。我注意到大部分的企业家,从一开始就奉公守法。这些企业家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整个社会的法律体系和道德规范也会越来越健康和健全,这是一个趋势。

我认为,企业家不光对现有的法律和道德秩序要遵守,对现在的法律不够明了的地方也应该本着诚实、信用、善良的原则去判断,不要因为商业的成功而造成个人自我的无限膨胀。电话连线祝裕

市场报讯(记者李健)3月18日,受我省第一变性人黄宁倩的委托,本报开通其家乡征婚热线,已有数十名男士打进热线咨询,其中有三位欲接“绣球”。

“黄宁倩敢于挑战世俗,是好样的!”对于黄宁倩敢于手术变性,变性之后敢于公开征婚之举,来自安庆的陈先生如有遇知音之感,“她与我非常合拍,我也是从小就敢挑战世俗之人,所以我愿意与黄宁倩结合。”陈先生是从事餐饮业的,他非常期待能与黄宁倩见上一面。

省城的万先生是从事装潢的,1969年出生,两年前他与妻子离了婚,“黄宁倩受过一次感情的挫折,在杭州征婚时她要求找一个专情的男士,我自认为是一个专情的人,所以我愿意照顾黄宁倩。”万先生这样对记者表示。

“我感谢家乡男士对我的关心”,在得知家乡征婚热线火爆之后,黄宁倩昨日在杭州表示,将会与本报联动,在近期选择适当的时候回家乡与这几位男士见面。

本报讯昨日上午9时39分,安徽民工朱三清,手里提着一个装满汽油的可乐瓶,走在福清城关东门路上。这位38岁的男子,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在路人一片惊异的眼光中,他拧开可乐瓶盖,将瓶中的汽油浇在自己的身上,接着掏出打火机,将自己变成了一个火人。

三分钟后,在附近店家的努力下,朱三清身上的火被扑灭,并迅速被送到医院。昨日中午,神志尚清醒的朱三清,躺在病床上对记者说:“我只想一死了之,我是被逼的!”

昨日上午9时30分,福清城关东门路上怡和茶行的营业员小吴,一个人倚在店门口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几分钟后,小吴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叫声,“我赶紧扭头,就看到一团火,被烧的人还一边大叫!”

隔壁一家床上用品店的林老板也听到尖叫声了。“太凄惨了,声音很绝望!”林老板刚开始还以为街上有人打架,等他跑出来时,看到浑身是火的朱三清倒在地上打滚。“马路对面刚好有个警察跑过来,我立刻跑到店里提了一桶水,朝那个人泼过去!”隔壁还有一个店家也提水过来灭火。

三桶水后,朱三清身上的火被扑灭,紧接着110、120相继赶到现场,朱三清被送往福清市医院。经医生紧急抗休克处理,朱三清恢复神志。据医生介绍,朱三清全身烧伤面积达20%,其中5%三度烧伤,手部尤其严重。昨晚7时,鉴于伤情较重,朱三清被转移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

昨日中午,记者赶到福清市医院烧伤科病房时,朱三清的家属还没到场,经过医生紧急处理,病床上的朱三清已经恢复神志。

得知是记者,朱三清突然流出了眼泪。记者问:“为什么连命都不要了?”沉默几分钟,朱三清说:“我只想一死了之,我是被逼的!”

朱三清告诉记者,自焚是因自己的摩托车被派出所扣留引起的。3月3日,他一个人骑摩托车经过福清市宏路派出所附近路面时,被一名年轻男子拦住,该男子上前将其摩托车钥匙拔走,接着问朱三清有没有驾照。“我坦白说只有牌照,没有驾照!”看到对方没穿警服,朱三清反问对方,能不能出示证件。这时,来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两名警察。“他们三人说了几句福清话后,突然有个警察过来朝我头部挥了一拳,头盔滚到了地上!”随后他被带到宏路派出所,其间,他的头部又被击打了几下,“我说,你再打我,我就告你!”

当天,朱三清被福清市宏路派出所处以拘留10天,并处罚金1000元。昨日下午,宏路派出所所长何明秀表示,根据治安处罚法规定,无证驾驶,的确要处以15日以下治安拘留,200至1000元的处罚,“拘留10日,并处罚金1000,属于情节严重,大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冲卡,另一种是非法营运”。而朱三清表示,他当天是一个人骑摩托车。

昨日中午12时,接到警方的通知,朱三清的妻子马兆侠等三位家属赶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丈夫,马兆侠几乎昏了过去。

据朱三清哥哥朱彬介绍,朱三清的摩托车是2006年元旦,看了广告后,特地跑到福清渔溪镇买的,当时的价格是3500元,比平时便宜300多元。

马兆侠告诉记者,2001年自己来到福清打工,丈夫一个人留在安徽家中务农。农忙时,她请假回家帮忙,农闲时,丈夫从老家赶到福清照顾自己,偶尔打些零工和收些破烂。

马兆侠说,3月13日丈夫从拘留所里出来后,他和丈夫一起拿着1000元到派出所去缴罚金。“本来说好拘留后,再罚款,就可以取车了,可他们又不让拿车,说非法营运还得再缴2000元!”马兆侠说,“可我丈夫的确没有非法营运啊!”

她说,接下来的三天里,自己特地请假陪丈夫多次到派出所,但一直受到不友好的接待。“我们每次去,都要等很长时间,问他们‘车怎么办?’他们就叫我们滚!”马兆侠认为,与派出所的多次接触,让她的丈夫觉得很冤枉。

而朱三清认为,压垮他神经的是3月15日那天,他和妻子再次来到派出所时,受理该案件的民警陈为朝,对他妻子吼了一声“去你妈的×”。

马兆侠说,夫妻俩结婚14年,丈夫从没骂过自己,那是自己第一次听到如此刺耳的骂声。出了派出所大门,夫妻俩抱头痛哭。“我对不起妻子,让她受委屈了!”朱三清说,从那天开始,他觉得没有了做人的尊严。昨日上午,他给妻子做完早饭后,趁妻子还没起床,一人走到街上,“越想越冤,就找了一个可乐瓶,跑到油站买了6元的汽油。”

在宏路派出所里,记者从该所的案件档案查到,“3月3日,朱三清由于无证驾驶被抓获,处1000元罚款及治安拘留10天。”根据该记录,给朱三清做笔录的民警叫吴声团,送朱三清去拘留的民警叫严学炜。

昨晚,严学炜和吴声团在电话里均表示:“我们在外面出警回来,队长说,这里有个无证驾驶的案子,你们做一下。”至于朱三清是被谁抓回来的,两人都表示“不知道”。

严学炜还告诉记者,朱三清出了拘留所之后,还来找他要车,他就让朱三清去找队长陈为朝,至于朱三清是不是非法营运,他也不清楚。

记者了解到,陈为朝是宏路派出所交巡警中队长。从昨日下午3时30分起,宏路派出所所长何明秀及副教导员刘瑞华接受记者采访时,为了证实朱三清夫妇所言,并了解朱三清无证驾驶案件具体如何办理的,何明秀和刘瑞华两人当场多次拨打陈为朝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宏路派出所所长何明秀介绍,朱三清无证驾驶,被拘留并处罚金后,如果被扣留的摩托车不是黑车,就可以放车。这种事情,民警犯不着动手打人。严学炜和吴声团也向记者表示,他们接手该案后,并未发现有打人的事。

记者了解到,由于朱三清是外地人,其购买的摩托车无法在当地上牌,便借助其当地朋友钟兆福的身份证,办理购车发票、行驶证及上牌。昨晚钟兆福告诉记者,从摩托车被抓到昨日,宏路派出所始终没有人来向其了解那辆险些让朱三清丢了性命的“闽AWF106”摩托车到底是谁的,是不是黑车。

随后,该所副教导员刘瑞华也证实,该车的车主登记确是钟兆福。昨晚他说,找不到钟兆福所做的笔录,要找到陈为朝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记者还多次拨打陈为朝的手机,但始终处于接通但无人接听的状态。本报记者方传柳郑建彬林丹

河北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原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全有期徒刑14年,这起发生在河北官场的腐败“窝案”随之尘埃落定

一进腊月,张全手下的几个处长都“进”去了,先是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副处长刘聚仓。随后是和他关系非常密切的原交通厅国际金融组织贷款项目办公室(简称“项目办”)主任宋敬信。

更重要的是,张全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张翼鹏也因涉及受贿案件,而被办案人员带走,连他这个当副厅长的爸爸都不知道儿子被关在哪儿。

2005年2月5日,正是腊月二十七,再有两天就过年了。就在这天,张全被纪委的人带到石家庄市一家招待所内,办案人员向他出示了“双规”手续。

2005年2月6日,张全因涉嫌受贿罪被河北衡水市检察院刑事拘留,12天后又被批准逮捕。

在张全的同事看来,他为人一向谨慎,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张全出事,交通厅内的一些人至今仍然感到意外。

张全是唐山迁安人,毕业于河北省交通管理学校,在交通厅属于业务型干部,1990年任省交通厅高速管理局副局长、局长,1998年升为交通厅副厅长。

张全的问题出在“衡小线”工程上。“衡小线”是石黄高速路衡水支线项目。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曾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因在建桥梁过程中出现的一起责任事故,王运芳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