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刚川:历史证明没有强大的国防就会遭侵略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6:08:34

梁锦松在8月中旬曾说,收购广发行事宜“还有变数”。变数则包括未知外资股东花落谁家,及外资持股能否突破25%的规限。现时争夺广发行股权的,除了星展银行外,还有荷兰银行连手平安保险,法国兴业银行连手中国华文集团、花旗集团、凯雷投资集团等多个组合。

福建一名年仅13岁品学兼优的少女,长期被同学暴打,因突发头疼住院五天后死亡

2005年9月1日,本是新学年开学的日子,但福建南安市石井镇院前村的少女李明旋却因突发的头疼被送往了医院,5天后,年仅13岁、品学兼优的李明旋离开了人世。不久前,李明旋的母亲李利利整理女儿遗物时,意外发现了一本上锁的日记本。读完女儿日记,李利利放声大哭。

“9月1日早上,小旋突然说她头痛并有呕吐现象,我们赶紧把她送到了医院,到医院时她已经昏迷。医院紧急进行了手术,但脑室内大出血无法止住,到5日她就去了。”小旋的父亲李建军说。

小旋生前就读于石井镇院前小学六年级二班,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乖乖女。“我只知道她的学习成绩很好,每年都被评为文明学生,不是看到日记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被打得这么惨,”李利利说。

五年级下学期以来,小强和小刚两个同班男生的毒打和恐吓,让李明旋的生活如噩梦一般。“那个小强最坏,全班的女生都要听他的命令,也都让他打过。我坐在他前面,常常挨打,什么科的练习册都得让他抄,不让抄又得打人。最可恶的是连考试也都要传他答案,不传也要挨打。他还规定我和几位同学玩,不然就要打。”

“我是多么想读初一,不再受他们的命令……被他们控制后,我失去了自由,只要看到那个小强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

进入六年级,小刚的座位调到了李明旋的旁边,挨打更成了家常便饭。“小刚常打我的头,一天不超过5次才怪,一经过我座位就打我的头,让我动不动就会头疼,头都快被打成傻子了。一次,他又像往常一样,打了我的背,我气极了,还手,他用脚踢了我的腰间盘,那时非常痛,我又哭了。隔天的课前,小刚还警告我,如果老师骂他,他就要打我。”

小旋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把所有的苦痛都埋在了心底,日记成了她倾诉的唯一渠道。

“女儿的东西我很少翻,火化后整理她的房间,才发现了这本日记,”泪水流满了小旋母亲的脸颊,“孩子从不和我说在学校被打的事,只知道她学习很好,毕业考试数学99分,语文97.5分,成绩一直都是班上的第一名,怎么也不会想到被打得这样可怜。”

院前小学校长李金玺说,学校只发现过一次李明旋被打。班主任及时对打人的小刚进行了教育,小刚也承认了错误,还口头和书面保证以后不再犯。

在这个班上,其他女生也经常遭受这两位男生的殴打,李明旋最好的朋友小云甚至因害怕被打而离开了学校。小云说,“经常看到小刚拿椅子打小旋的头,有时用手打,有时用脚踢。”

院前村的一些村民告诉记者,打人的小刚虽然也只有十几岁,但体重已经有60多公斤,胳膊和大人一样粗,打人时不分轻重。

小旋的不少同学都反映,学校的老师除了上课外,对学生其他的方面很少过问。

“现在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学校和家长过分注重学习成绩,却忽略了对孩子品德的教育。”福建省情商研究会副会长林榕发认为。据新华社29日电

科技讯10月29日上午,国产手机新锐创维移动、国虹通讯、大连大显和深圳万利达在北京长城饭店举行小型媒体见面会,宣布建立战略性联盟,以求实现群体性突围。这次会议引人关注的另一亮点是,在通讯行业叱诧风云的人物万明坚以国虹通讯董事长兼任CEO的新身份首次面对媒体。

另外出席本次会议的还有创维移动总裁乐业生、大连大显通信总经理赵学广和深圳万利达移动通信的董事总经理林文泰。四家企业老总的悉数出席,说明了他们对本次联盟的足够重视。

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宣布四家企业建立战略性联盟,在研、产、供、销等方面实现紧密合作,以图形成强大的国产手机阵营,遏制洋品牌的大举反攻。

创维移动总裁乐业生在向科技表达这次结盟的目的时说,“如今企业的竞争已经反映到了资源整合能力上的较量,我们四家企业成立这样的联盟主要是为了对研、产、供、销等方面的资源进行有效整合,以提升我们国产手机的竞争力。”

据悉,四家企业将首先在售后服务等方面进行整合,近期他们将会拿出更具体的整合方案。比如在售后服务上,购买这四家企业手机的消费者将来可以到其中任何一家的售后网点进行维修和接受服务。“这将大大的方便客户,进而提升企业的品牌形象。”

同时,联盟还将会尽快的实现统一采购。该联盟一致认为,目前中外手机厂商在“质量、速度、创新、成本和资源整合”五个指标的前三个方面已经差距不大,即便是在某个指标上还存在一些差距但也是可以通过努力弥补的。但不可否认,成本控制和资源有效整合能力上的差距已经成了左右产业格局的决定性力量。

“我们将在供应链上实现切实整合,比如一起采购同一平台的芯片等等,这样我们就能实现规模优势,提高与洋品牌手机抗衡的竞争力。”万利达总经理林文泰如此向科技表达他们四家抱团出击的措施和目的。

与其他几位老总“默默无闻”相比,万明坚一出现立刻引起大家的高度关注和“围攻”。

一套黑色的西装、浅蓝色的衬衣配深蓝色的领带,还是他一贯的着装;从鼻梁上架着的那幅眼镜背后透露出深邃的目光,与以前的形象一样,总有几小撮蓬松的头发翘起,脸上略显沧桑但依旧精神饱满。

这位曾经创造了国产手机辉煌的风云人物选择了在这个只有不到10家媒体的小型见面会上正式宣告复出,显得颇为低调。针对媒体称其“复出”的提法,万明坚说,“其实我一直在这个行业中工作,无所谓复出之说。”

如今,万明坚的新身份是“国虹通迅数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CEO”,在名片姓名的后面依旧是“博士”头衔。

在这次会议上,万明坚首先代表联盟慷慨激昂的陈述了结盟的背景、目的和意义。

“2001-2002年国产手机凭借着工业设计和渠道方面的优势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但当这些优势不复存在时国产手机显现出了衰落的迹象。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今天我们四家国产手机新锐在此宣布建立战略性的联盟主要是为了通过整合资源实现国产手机的群体性突破和复兴。”这位我国通迅业叱诧风云的领军人物依旧激情不减。

在发言中,万明坚着重强调国产手机要实现群体性突破和复兴的策略,他说,国产手机要实现群体性突破,除了结成强大的联盟外,从长远来看还必须在主要配件的通用、生产、营销、售后和媒介宣传等五大方面实现有效整合,借力制胜。

针对这一松散的企业联盟如何避免重蹈当年彩电业结盟的覆辙,万明坚不等记者提问就在发言中自我辩解到,“我们这次结盟是因深层次的共同利益走到一起的,避免了当年彩电业结盟的功利性和短期性。”但即便如此,业内人士仍旧对这一企业自建联盟的行为提出了不同意见。

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厂商领导称,“联盟是把双刃剑,可以实现采购方面的规模效应但也会防碍各自的行动;另外四家企业的文化不同,资源整合时也必然面临冲突和矛盾。这些都很现实。这种松散的联盟是否能长久,之前很多联盟夭折或许能给出答案。”他认为,“这更多的是新获牌照企业向市场进军时的宣传上需要。”

会后,万明坚在接受科技的专访时谈了自己对国产手机在3G时代机会的看法。

“3G对谁都是机会,但要说中外手机谁的机会更大些的话,我认为洋品牌凭技术实力可能占优。”他直言到,“国虹通迅在3G方面也在积极的跟进。”

另外,万明坚也回答了科技关于国虹通迅的一些问题,他说,“目前,国虹的基本架构已经基本完成,我们会全线推出高、中、低端产品和数码产品,甚至推出一些具备手提电脑功能的产品。”他的这一回答否认了之前媒体报道称国虹将只做高端产品的说法。

以新身份亮相的万明坚不愿谈起离开TCL的事情,也不想对自己在TCL的经历发表意见和看法。(臧中堂)

当前煤炭走俏,在煤炭生产领域,黑心矿主以“带血煤炭”攫取财富;而在一些煤田交易时,财富争夺的背后同样充满了血腥。今年轰动全国的内蒙古包头市“亿万富翁”被砍杀案件,经过公安机关细排深查,于6月17日告破。

当警方拨开凶案的重重迷雾时,发现这一凶杀案的幕后元凶竟也是一个“亿万富翁”,他为独吞卖煤田的巨额财富,雇凶谋杀了另一个“亿万富翁”。

今年4月29日22时25分,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刑警大队接“110”报警称:“唐人街”酒吧门前有人被砍伤,受害人在送往医院途中抢救无效死亡。法医尸检证明:死者腰、背、下肢处分别有9处锐器伤,系失血性休克死亡。

警方调查后发现,死者是包头市金基伟业贸易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锦新,在包头市从事钢材买卖多年,积累财富上亿元。周锦新后来改做煤炭生意,在蒙古国拥有煤矿,在内蒙古乌海市还拥有一个年产15万吨焦炭的焦化厂。今年4月29日晚,周锦新与朋友去唐人街酒吧娱乐。21时45分左右,周锦新接到一个电话,因酒吧噪音过大,便到酒吧外面接听。这时,早已埋伏在酒吧附近的一男青年突然冲上前来朝周的左腿弯猛砍一刀,周当即被砍成重伤跪倒在地。随后又有3名男青年冲过来朝周的背部、腰部连砍数刀后,上了一辆墨绿色的皮卡车逃走……

“4·29”凶杀案发生后,包头市公安局立即组成了由副局长黄坤勇任组长、刑警支队、技侦支队、昆区分局等部门警员组成的专案组,对这起震惊包头市的“亿万富翁”被杀案展开了调查。通过对案情的缜密分析和研究,警方认为周锦新的遇害是一起雇凶杀人案,查找杀周的“动机”成了警方侦破案件的突破口。

警方围绕受害人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发现周锦新在经商中与3家公司产生了矛盾:一是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某公司,想强行包揽周锦新在蒙古国一家煤矿的运输生意,被周拒绝;二是河北省某建筑公司在承包建设周锦新的乌海焦化厂时,因工程质量问题,周拒付部分工程费;三是包头市中税华通科技有限公司与周锦新在鄂尔多斯市棋盘井煤矿的买卖关系上发生了矛盾。“我们经过调查认为,前两个公司虽然有作案动机,但没有作案时间。”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计志刚说:“所以我们把侦查重点放在了中税华通公司。”

警方调查发现,2003年初,周锦新通过关系拿到了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棋盘井镇的一块面积12平方公里、探明储量1.2亿吨的煤田。考虑到首期投资额高达8000万元、办理采矿证件又有很大难度,他便找到了有“上层关系”的香港籍温州人林平及林伟、张国杰合作,并主动提出先期费用由他垫付。

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刑警陈志明说:“我们发现了一份《棋盘井煤田合作投资协议书》,签约时间是2003年5月29日,签约的投资人有周锦新、林平、林伟、张国杰。”警方通过《协议书》内容发现,以周锦新为法人代表的包头市金基伟业发展有限公司曾经出资,以包头中税华通科技有限公司名义申请办理棋盘井煤田的采矿权证。

包头中税华通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2003年3月26日,注册资本300万元,股东有施小丹(股份50%)、刘相强(股份20%)、赵伟峰(股份10%)、张国明(股份20%)4人。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刑警3中队队长岳军说:“这几个股东都与林平有关系,其中施小丹系林平的妻子,刘相强系林平的‘马仔’,赵伟峰系林平的司机兼保镖,张国明系张国杰的哥哥。这些人的身份表明,中税华通完全在林平的掌控之下。也就是说,中税华通公司是为办理棋盘井煤田的采矿证而建立的。”

包头市金基伟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登峰说:“在《棋盘井煤田合作投资协议书》签订的当日,我公司就按照林平等人的要求,从金基伟业公司拨款271.02万元给中税华通公司作为国土资源补偿费。2004年4月7日,中税华通取得了采矿许可证。虽然采矿证交到了周锦新手里,但林平等瞒着我公司又组建了包头中税华通公司棋盘井矿业分公司。”

警方的进一步调查发现,今年年初,神华集团开始收购内蒙古乌海地区的煤炭资源,周锦新等人的棋盘井煤田也被列入收购范畴。经过几次谈判,双方议定每吨煤炭储量给价2.45元。按照该煤田已探明的1.2亿吨储量,只要卖掉煤田开采手续,即可得到近3亿元现金。徐登峰告诉记者:“周锦新积极联络神华公司,并且想把其乌海市焦化厂与煤田捆绑在一起卖。多次找林平,但林平总是躲着不见。林平想卖矿,但棋盘井煤田的采矿证又在周锦新手里,也卖不成。”

岳军说:“林平等人想通过卖煤矿独吞这笔财富,周锦新拿着采矿证不让卖,因此产生了剧烈的利益冲突。”

警方依据调查中发现的上述重大线索,还查明中税华通公司在案发时间经常有不明身份的年轻人出现。“中税华通公司在包头市没有正经业务,为什么养了这么多闲人?”岳军说:“而且该公司的位置距离发案现场仅有500多米,既有作案动机又有作案条件。”警方经过公开与秘密取证,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了林平的司机兼保镖赵伟峰等7人身上。岳军说:“通过调查,我们发现这些人多数是劳改释放人员,而且基本都是赵伟峰的湖南常德老乡。”

警方派出4组人马,对7名犯罪嫌疑人展开了抓捕行动。截至目前,除犯罪嫌疑人金宝杰仍在逃外,赵伟峰、饶海军、张广远、丛生、刘小宾、刘云国等6名杀手全部落网。据犯罪嫌疑人赵伟峰交待,林平在帮助周锦新办理棋盘井煤田的采矿证时,就准备侵吞这块煤田的所有权。周锦新发现在林平的操作下,中税华通公司组建了棋盘井矿业分公司,就拿着煤田采矿证坚决不出手。所以,林平等人决定“教训教训”周。林平出资10.8万元“劳务费”,授意其司机兼保镖赵伟峰负责办理。

赵伟峰立即按照林平的授意,找到湖南省常德市同乡刘小宾,密谋雇佣杀手干掉周锦新。刘小宾打电话从常德市调了4名杀手,赵伟峰也从深圳市调来1名杀手。经过几天的密谋跟踪,将周锦新砍死在唐人街酒吧外的大街上。

包头市公安机关经过40多天的全力侦察,幕前凶手赵伟峰等都已经落入法网,然而,犯罪仍在继续。内蒙古东方玉德律师事务所主任杜玉生说:“现在是幕前的凶手落网了,但本案幕后的主谋林平及其妻子施小丹等仍逍遥法外。在本案侦查过程中,林平、施小丹等在幕后继续实施抢夺被害人的巨额财产。”

据犯罪嫌疑人赵伟峰交代:“杀害周锦新的目的,就是为了顺利卖掉煤矿。”但雇凶杀人案件的告破,并没有使犯罪的目的终止。林平等人除掉了周锦新后,棋盘井煤田的股权开始隐蔽地转让。为了掩人耳目,林平及其同伙并没有直接出卖棋盘井煤田,而是将中税华通公司的股权以间接的方式转让他人。

据杜玉生律师介绍,案发后一个月,林平的妻子施小丹和赵伟峰分别将中税华通20%、10%的股份迅速转让给了刘荣增;2005年8月10日,施小丹与中税华通的另一股东刘相强将其全部股份转让给张朝元与刘荣增。至此,中税华通的老股东全部退出。目前,中税华通公司已经被张国明、张朝元、刘荣增控制。也就是说,中税华通公司棋盘井矿业分公司名下的棋盘井煤田近3亿元的资产,也“合法”地归属于新股东的名下。林平及其同伙的犯罪目的,已经基本达到。

“杀死了周锦新,也就排除了林平等人的卖煤矿障碍。”杜玉生说:“公安机关没有把煤田当作犯罪赃物查封,因此,犯罪嫌疑人林平及其妻子乘机以间接方式将煤田转让出手。”

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副局长夏景魁在谈到包头市“4·29”雇凶杀人案时说:“煤炭本是国家资源,这么大储量的煤田通过‘关系’,这么容易地就到了个人手里,全民财富竟成了个人财富,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往轻里说是国有资产流失,往重里说这里隐藏着严重的官员腐败问题。”

内蒙古英南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若冰认为,包头市“4·29”雇凶杀人案件充分暴露了我国煤炭行业管理“法制化”的缺失:一是探矿、采矿秩序方面的管理混乱。煤炭乃国有资源,你不开采,应依法交还政府,怎么能随便买卖。二是投资主体的混乱,几百万元就能注册一个开采煤田的矿业公司,这种小煤窑无论是对煤炭的安全生产、还是资源破坏都是相当严重的。

据包头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披露,这起凶杀案的幕后元凶林平,已被公安机关“网上通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汤计张章白冰)

新华网海口10月30日电(卜云彤、宋洪涛)海南省公安厅30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何邦启介绍,10月29日晚8时许,儋州市公安局王五派出所所长李觉荣在抓捕持枪抢劫在逃犯何登天时。

2005年10月29日晚8时许,儋州市公安局接到举报称,在逃犯何登天和几名同村青年在木棠镇新河村一诊所里喝酒。李觉荣等2名民警和3名保安立即前往实施抓捕。李觉荣第一个冲进诊所,对何登天实施抓捕。这时,穷凶极恶的何登天拉响随身携带的2枚手榴弹,李觉荣当场壮烈牺牲,何登天和同村3名青年被炸死,另外有1名民警和3名保安、2名村民不同程度被炸伤。

何登天是儋州市木棠镇新河村人,2002年加入何振堂为首的犯罪集团,参与了持枪抢劫、伤害、盗窃等恶性犯罪活动。2004年2月3日零时许,何振堂、何登天等蒙面持两支手枪及一把尖刀,冲进海南临高县新盈镇一村民家中公开抢劫,将一名村民打伤后逃跑。经儋州市警方查明,2002年以来,这个团伙已持枪抢劫作案17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