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敏霞通过父母澄清绯闻 与田亮只是一起吃饭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56:32

一是理顺资源、劳动力、土地、环境等生产要素的价格,把投资收益转化为消费收益。

二是重视研究完善收入分配机制,不断提高居民收入,特别是要提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扩大中收入的人群,同时调节高收入人群。

三是加强社会保障、教育、科技、卫生等工作,进一步解除大家的后顾之忧,使大家敢于消费,形成一个巨大的内需动力。

四是重视提高农民收入,对于广大的农村地区,培育其消费潜力应将重点放在加大生活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上,放在改善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上。

五是致力于改善供给,完善产业政策,优化产业结构。只有实现产需之间的互动,才能培育有效消费和新的消费增长点。

此外,为努力促进经济财政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财政部门还将在其他方面采取相应措施。要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做大经济财政蛋糕,必须进一步完善税收政策的激励机制,改革增值税制度,实现增值税转型,将设备投资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并积极推进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合并,增强企业自主创新的内在动力;完善消费税,适当扩大税基;统一各类企业税收制度,促进企业公平竞争;改进个人所得税,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调整和完善资源税;适时实施燃油税;实施城镇建设税费改革,稳步推行物业税,相应取消有关收费;贯彻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制定完善促进循环经济发展的税收政策;调整完善废旧物资税收政策,促进资源综合利用;完善环境保护税收政策,制定鼓励节能的税收政策,促进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社会建设;完善再就业税收政策和民政福利企业税收政策,进一步发挥税收在促进就业和再就业中的积极作用;根据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完善促进科技发展、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税收政策。

另外,财政在支持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的过程中必须发挥重要作用。要研究约束与激励并重的财税政策,支持发展循环经济,促进建立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支持建立健全环境保护政策机制,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进一步规范和完善政府间财政收支关系,建立税权与事权相匹配的财税体制。

广东联通一位高层向记者确认,目前比较确定的两个人事变动,一个是李刚将到联通集团担任副总裁,另一个是山东联通总经理赵沛也调到集团工作,具体职位是企业发展部总经理。与此同时,原山西电信总经理李旭会接任山东联通总经理一职。

昨天,联通集团原任企业发展部总经理李为冲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他表示,他目前已经离开集团,但对于自己的去向,李为冲表示还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安徽联通的一位高层也承认,关于几位高层变动的说法已经在业内流传很久了,也有另一位电信高管将到联通任副总裁的说法,但“还没有具体的人选”,“安徽电信总经理张钧安将调任联通集团任副总裁的说法肯定是谣传”。

继联通增值业务部王颖沛总经理、数据业务部田文科总经理、计划财务部总经理李秋鸿、移动业务部总经理张云高等部门高官相继调任后,至此,中国联通集团主要部门主管基本换班完毕。

在信产部放开对电信资费的管理之后,运营商之间的价格战愈演愈烈,有业内人士认为,运营商高管换位与政府抑制价格战有关,又由于国家正处在发放3G牌照以及运营商重组的“前夜”,此次突然又剧烈的运营商高管换位被认为是运营商重组的征兆。

不过,在记者采访过程中,运营商内部人士以及行业分析师都否认了这个说法。

安徽联通高层听完记者采访意图之后,非常明确地表示“(这个调整)不突然啊”,“一点都不奇怪”,对于高管换位与价格战之间的关系,他认为非常勉强,“李刚和赵沛都是业内非常有能力、有影响力的人物,电信企业都是国家的,电信领导也都是党的干部,无论到哪任职都是国家和企业的需要”。

联通集团高层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表示,运营商的高管只有副总级别以上的才会由国资委出面调动,省级高管只需要企业之间的协商就可以了,跟国家的3G政策和运营商重组没有关系。

电信专家王煜全认为,此次人事调整只是一个简单的人事变动,政府和企业更多的是从人事上进行考虑的,跟其他因素无关。

至于高管换位能否抑制近期愈演愈烈的价格战,他表示运营商作为上市企业必须遵守市场竞争的基本规则,简单的人事变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价格战的问题,去年三大运营商的高管换位就是很明显的一个证明。

一位古稀老人近日在哈尔滨市的一家三级甲等医院住院期间,用550万元(包括住院费及其家属按照医生吩咐从国外购买药品用于治疗的费用)“买”来中国目前“最昂贵的死亡”。此事一经媒体披露,立即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地震”。有关人士认为,这一天价医药费事件再次揭开了我国医疗界的四大“伤疤”。

这位古稀老人在医院缴纳的收费账单显示,他最多一天输血94次、还有一天注射盐水106瓶。

“我这个不懂医学的人都知道,输一次血的最小单位是100毫升,输血94次即输进9400毫升血液,一名成人的全身血液总量只有4500毫升左右,这就相当于一天给老人全身置换血液两次多,这可能吗?有必要吗?医生出手如此之狠,说明他们开大处方习以为常,根本不觉得这样做有违医德!”北京市民张先生感叹道。

心外科专家、水利部总医院原副院长马育光对此评价说:“作为同行,我们觉得也很惊讶。”“我觉得这创造了中国之最。”

“看病贵”刺痛着老百姓们越来越脆弱的神经。今年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发表的审计报告再次令人触目惊心:2003年至2004年,卫生部所属10家医院违规向患者多收费1127万元。卫生部公布的第三次全国卫生服务调查数据同时表明:在城镇,约有48.9%的居民有病不就医,29.6%的患者应该住院而不住院;而“脱贫三五年,一病回从前”则成为广大农民兄弟医疗现状的真实写照。

这位古稀老人的收费账单还显示,在住进医院心外科重症监护室的两个多月里,仅血糖一项就化验了563次(不排除错误登记或虚假填报),平均每天将近9次。化验密度之大,让老人的主治医生都感到困惑。

某省卫生厅厅长给记者讲过一个真实故事:一位身患重病的农民揣着借来的2000元钱到省城大医院看病,第一天就把钱花没了,厅长无意中碰到他时,老实巴交的农民正攥着一打检查单据痛哭流涕。他告诉厅长说,有的检查他已经在县医院做过,可这里的医生要求必须重做。

记者调查发现,全国各地医疗机构正在上演着一场规模浩大的“军备竞赛”,大小医院争相进口最先进的医疗检查设备。设备越先进,收费越高,利润相应越大,从而导致医生非理性开单检查,患者“不该查的查了,应该简单查的复杂化了”。

统计表明,目前我国大型医疗设备使用频繁,但多数是在做“无用功”。经检查发现病症的只占检查人数的30%,远远低于卫生部要求的阳性率达60%的标准。也就是说,至少有一半的患者做了不应该做的高价检查。

由于缺乏足够的医学知识,患者通常处于弱势地位,需要做哪些检查以及用什么药,都由医生决定,患者只能无条件服从。与此同时,人们有病都喜欢往大医院挤,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这些医院的门诊医生一天接诊患者少则几十名,根本没时间给患者详细解释病情、治疗应该注意的事项等问题。患者往往排了一上午队,最后却被医生三言两语给打发了,致使不少患者糊里糊涂地看病,糊里糊涂地交钱。

一旦有人坚持维护自己的知情权,其后果“不堪设想”。天价医药费事件中的患者家属就是考虑到老人的性命掌握在医生手中而不敢索要收费账单的。

俗话说“久病成医”。在全国一些地方,不幸的就医遭遇已经逼出了“自卫型患者”,他们或熟读医书或亲自记录诊疗过程,以防万一。在江苏省无锡市,自称“被逼成半个骨科专家”的60岁老人邹建中写下了18万字的《看病记录》,并据此为因医疗事故死去的母亲“伸了冤”。

在哈尔滨天价医药费事件中,如果不是主治医生出于害怕“背黑锅”而站出来向媒体举报,此事可能会永远地被尘封起来。现实生活里,又有多少类似患者已经或正在或将要被医院无情地“宰割”呢?又有多少医患纠纷被媒体披露出来从而引发社会舆论的公正“审判”呢?

患者的医疗安全该由谁来负责?医院的医疗行为该由谁来监管?从哈尔滨天价医药费事件中,人们不难看出:对于部分医院医疗行为的监管仍然存在真空状态。

有关人士认为:“从监管层面来看,现有机制是‘头痛医脚’。若把卫生行政部门看成‘爷爷’,则‘爷爷’怀里搂抱着医院这一自己的‘亲生儿子’;若把医院看成是‘老娘’,那么,她肚子里怀着纪检监察的‘婴儿’,一根‘脐带’牢牢牵着双方。”事实也印证了这句话。哈尔滨市的这家三级甲等医院自己组织的调查组对天价医药费事件的调查结论是:“(对于该患者)医院不是多收了,而是少收了。”

对此,北京市某医院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忧虑地表示,如果不对现有的“以药养医”“自己监督自己”等医疗体制弊端动真格的,天价医药费事件将会重演。(完)

当时改制方案有两种:一是由企业管理层控股(MBO),国有资产部分退出;二是吸引外资进行收购,国有资产全部退出。后来经过我们企业管理层不停的公关、游说,市政府最终同意了我们制订的一个承债式全盘收购方案:企业管理层2年分4次,合计出资1200万元,收购J市水泥集团100%的股权。

企业管理层共有15人,我是厂长,是理所当然的大股东,我出资720万元,占60%,绝对控股。当时我东拼西凑还是不够,就拿公司的股权找银行贷款,借了300万元,完成了水泥集团的改制工作。

2000年,在安徽W市的一个朋友来找我,说他们那里有一家亏损的大型国有轴承厂要改制,问我有没有兴趣去收购。我去一看,发现那家轴承厂很旧很烂,接近破产,但位置很好,厂区约有120亩,正好位于市中心。我心里有数了,就不慌不忙的找市政府谈判,并抛出了一个宏大的计划:首先,我们集团过来投资2个亿,全资收购轴承厂,并把轴承厂整体搬迁到W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扩建,进行产业升级,新轴承厂建成后30%产品出口海外,并最终形成一个年产值达5亿元以上的轴承集团。

W市政府看了我们的计划很高兴,我们就不失时机的提出了我们的要求:一是把原轴承厂的土地性质由“工业生产用地”改变为“商业开发用地”(仅土地就值1个多亿);二是W市政府自行解决轴承厂的下岗人员分流问题。

经过漫长的协调谈判公关,W市政府在3个月后,同意了我们的收购计划。我们迅速拿到了原轴承厂的土地证,又把该土地拿到银行贷款5800万元。半个月后我们拿银行的贷款同时启动了两个项目:新轴承厂扩建,老轴承厂开发大型的“长江现代城”房地产项目。目前,新轴承厂已步入正常的生产轨道,而“长江现代城”项目已经结束,该项目我们获利2.6亿元。

2004年,安徽C市的一个房地产界朋友又来找我,说咱们一起合伙拿一块地。该地位于C市火车站旁,总面积200余亩,属于净地公开拍卖,起价为6500万元人民币,保证金1000万元人民币。该地总共有6家开发商参与竞拍,但我们在拍卖的前一天晚上以每家300万元人民币的代价,买通了其中的四家开发商。最终,我们公司以6900万元的价格拿下了该地。

经过测算,我们买这块地的实际价格为8300万元(6900万元+1200万元+200万元政府公关费),约折合40万元/亩,而该地的市场价格应在60-80万元/亩。

看清楚了,赚钱就这么简单,我仅仅用了10年的时间,就成为了一个亿万富豪。当然很多人说我是在鲸吞国有资产,这点我不反对。

信报讯(记者革继胜实习生杜法江)在正规商场购买的上广电DVD没用几天就开始“罢工”,拿到厂家去维修时,居然被告知没生产过这个型号。工商执法人员发现,名牌DVD居然是废旧零件“攒”出来的克隆产品。昨天,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揭开了贴牌DVD的“变脸”全过程。

北京的杨先生年初花498元购买了一台上广电DVD,用了没几天就放不出图像了。送修时却被告知厂家根本没生产这个型号。记者注意到:真正的上广电DVD机的厂名直接印制在机壳上,而杨先生买的这台假冒的DVD机上的厂名却是后贴上去的。

按照销售商的说法,DVD机的供应商是上广电北京技术服务部。朝阳工商分局执法人员随后对上广电北京技术服务部进行了突击检查,检查中发现了大量标称上广电DVD的包装箱。在事实面前,技术服务部负责人朱庆华承认,他们出售的机器都是没有商标的裸机,而这些裸机都是广州市花都区的北兴天威电声器材厂生产的。

朱庆华承认自己并没有“得到上海广电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授权”,并“通过北京的电器商场方式,总共销售了28A、21D两款假冒的上广电DVD机,约300台。”

记者在上广电技术服务部还发现了一款标称为“康佳高清”的28A型DVD机,和假冒的上广电28A型DVD机相比,除了商标和制造商不一样,两款机器外形完全一样。朱庆华后来承认,这两台DVD机其实都是广州市花都区的北兴天威电声器材厂生产的。

在朱庆华所称的北兴天威电声器材厂里,市场部经理陈建波告诉记者,他们厂的确给上广电北京技术服务部生产过DVD机,但绝对不是上广电牌的。

记者在北兴天威电声器材厂与朱庆华货款的往来账本中发现了这样一个细节:账本中清楚地标注着货款往来的日期、数量和品牌名以及型号,但在品牌一栏,还有多处记录的是“通用商标”。陈建波说,这个通用商标“就是给客户生产的没有商标的机器(即裸机),是按照客户要求生产的”。

陈建波说,这种机器的马达是假的,用了以后,只能工作大概50至20个小时就会死机,转速不够,读不了碟片。陈建波还告诉当地执法部门,他们厂每个月约生产1万台这样的裸机,销往北京、天津、重庆等全国各大中城市,通过当地的主流电器市场流入消费者手中。产品展示厅还有多种如康佳高清、创维精显、长虹阳光、新飞之星等商标的DVD机。

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任小铁说:“生产出裸机运到异地,再加贴从另外的地方运来的标签,进行假冒产品的销售,这样在不同的环节分布在各个不同的管辖辖区里面,就使执法队员在执法调查过程中增加了难度。”

任小铁说,这类造假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往往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甚至使用翻新元件做原料,这样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很难保证。

高碑店工商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对北京技术服务部以“涉嫌违反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为由对其进行立案查处,销售假冒DVD的商家也将承担连带责任,接受相应处罚。工商部门提醒消费者,购买电器商品时应该妥善保管好销售凭证。

昨天下午,记者在西站一家电器商城实地走访时,没有找到文中提到的“由裸机拼出来的DVD”,海信DVD专卖区内只摆出4个型号的产品。售货员告诉记者,还有很多产品没有摆出来,但“你拿的那些牌子,我们这里都没有”。

广州市北兴天威电声器材厂负责为上广电北京技术服务部负责人朱庆华生产DVD裸机。每台成本价不超过200元。

DVD裸机被运到北京后由朱庆华负责加贴假冒的上广电商标,再套上假冒的外包装。

北京的杨先生年初花498元购买了一台上广电DVD,用了没几天就放不出图像了。

送修时还发现这台标称为“上广电28A”的DVD机没有保修卡,只好通过售货发票上的售后服务电话,找到了上广电的北京维修部,却被告知厂家根本没生产这个型号。

杨先生仔细检查合格证,发现这是一张空白的合格证,上面没有检验员号和生产日期,“上广电科技数码有限公司”则是用白纸条贴上去的。

上海贝岭、中储股份为39家重点央企中的两家,海欣股份非上市B股不支付对价转流通B股

今日,沪市第11批公司启动了股改程序,共有14家公司公布了股改说明书或提示性公告。其中,上海贝岭(600171.SH)和中储股份(600787.SH)是管理层此前钦定的39家重点央企之中的两家,而海欣股份(600851.SH)公司境外法人股股东既不参与支付对价,也不获得对价,其持有股份将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办理转流通B股手续。另外,两家ST公司——ST大江(600695.SH)、*ST大元(600146.SH)均采取了资产重组后新控股股东送股的对价方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