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医院招聘护理员要求硕士学历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50:06

为了避免廖立强伤害人质,追捕民警一面劝告廖立强不要冲动,一面紧急通知派出所增援。接到警情后,梧桐所张新镛所长立即带领增援民警赶到现场,与谬立强展开谈判。廖立强提出要求其表弟到现场,并让派出所安排一辆摩托车,由其表弟带其离开现场后,才肯将小孩放走。

案情重大,区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龙岗公安分局局长袁湘滨获知此事后,立即指示副局长王德明带领刑侦大队、巡警大队、预审、法制等相关部门赶到现场,成立现场指挥部。并安排派出所社区民警谭劲松和廖立强的家属去向廖立强做工作。由于谭劲松是处理廖立强强制戒毒和劳动教养的主办民警,对廖立强的情况比较熟悉,在谭劲松的耐心开导下,原本情绪激动的廖立强慢慢平静下来,但是仍然不肯将小孩放掉。

双方僵持了3个多小时后,廖立强情绪开始逐渐平稳,被他抱在怀里的孩子一开始被吓得直哭,不断喊着妈妈。此时,谭劲松不断劝导着廖立强,在民警的开导下,廖立强的态度开始松动,并向民警要水喝。谭劲松趁机要求廖立强放了孩子,廖立强表示只要保证不伤害他,给他水喝就把孩子交给警方,但是要求其表弟和他一起到三楼的房间里去。现场指挥部经过研究,对廖立强的表弟做通思想工作后,同意了廖立强的要求。

4时20分,谭劲松和廖立强的表弟一起来到三楼房间内,并将水放到地上,与廖立强保持一定距离,廖立强在拿过水后,终于将怀里的孩子交给了谭劲松,民警马上将孩子抱出房间,送上早已守候在一旁的急救车。

“小男孩子非常镇静,也不哭,我们都很佩服他。”民警说,“可是他妈妈在外面急得满脸泪水。”

但为了避免廖立强伤害其表弟或作出引爆房间内的煤气瓶等举动,警方随后并没有当即对廖立强采取措施,而是继续守候在廖立强家的周围,采取了现场隔离等措施,并通过电话不断指示廖立强的表弟稳定其情绪,而廖立强也反复通过其表弟表示,只要警方不抓他,他就不会乱来。

晚上8时许,按照民警的指示,廖立强的表弟借口上厕所溜出房间,至此,廖立强已完全在警方的掌控之中。

“廖立强一直将一至三楼反锁,并抱着煤气瓶顶在三楼房间门口。”民警介绍说,“我们一靠近楼门,他就端起煤气瓶,‘嘭嘭’地往地上碰。”声称如有人进去就引爆煤气瓶。由于周边居民楼密集,为确保居民安全,警方将该楼包围,控制现场,耐心和廖某谈判。

目前,对犯罪嫌疑人廖某的抓捕工作仍在进行之中。袁湘滨以及街道办相关领导,均在现场部署抓捕。

昨日下午4时20分,被艾滋“白粉仔”廖立强挟持的3岁男童小聪被警方解救,等待在附近的横岗医院120急救车,立即将小聪及其父母送往横岗人民医院。据医院急诊科罗科长介绍,孩子被接到医院后,医护人员还没有来得及为小聪做检查治疗,小聪的父母便带着孩子直奔深圳市东湖医院做相关检查。

据东湖医院急诊科医护人员介绍,小聪的父母告诉医护人员,孩子刚被解救时浑身是血,不但衣服上是血,而且耳朵、嘴巴里都有血,其父母强调“血是艾滋病疑犯廖立强的”。

随即,东湖医院急诊科医护人员为小聪紧急做相关检查,检查全身皮肤后,医护人员未发现小聪身上皮肤有破损,随即,医护人员为小聪做耳朵和嘴巴的检查,最后在小聪的嘴巴里发现有不明显的针尖状的淤血,目前,不能完全确认小聪是否将血吞下。随后,医护人员为小聪抽血,做了暴露接触HIV病毒后的相关检测。医护人员表示,检测结果将于下周才能得出。随后,急诊科医护人员请示了专家,在专家的指导下为小聪开药,并让孩子服下预防药物。东湖医院艾滋病专家邬医生介绍,今日,专家还将为小聪做复诊。

据该专家介绍,目前,门诊医生已经喂小聪服下三联强化抗艾药物。但是目前仍无法判断孩子是否感染艾滋病毒,因为要判断孩子是否感染艾滋病毒,要看孩子是否将艾滋患者的血液吞下等因素,所以,目前尚难判断孩子感染艾滋病的几率。

“医护人员希望孩子不会染上艾滋病。”据邬医生介绍,其实艾滋病毒很脆弱,加上胃液等有杀毒的功能,艾滋病毒在胃液里一般存活不了,所以情况不会像想象中的那样严重,但是为了保险,医护人员仍然按照对待最危险的状况的办法去处理,以防止孩子患上艾滋病。

据邬医生介绍,按照监控的要求,孩子每月要来查一次,之后,逐步变为三个月查一次,最后,6个月查一次,一年后,如果没有查出艾滋病毒就不会有了。像小聪遇到的这样的突发情况,一年也不会碰到一次,所以,医护人员十分仔细,医护人员希望小聪不会染上艾滋病毒。

到昨日晚上9时许,小聪检查完毕,并按照专家的要求服用预防药物后,被其父母带离医院。昨晚11点左右,小聪的父亲告诉记者,小聪已经睡了,目前看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艾滋病患者一旦犯罪,警方如何处置?这些罪犯无论是被收押还是强制戒毒,都存在着如何与其它身体健康的罪犯或吸毒者和平相处的“门槛”。深圳警方表示,由于深圳到目前为止并未为患有艾滋病的犯罪嫌疑人设立单独的监室,因此对这类犯罪嫌疑人的处理和安置的确是一大难题。该警官介绍,社区内患有艾滋病的吸毒者如果无违法行为,其所在社区居委会、派出所和司法所应共同帮助他。而患有艾滋病的人有违法行为,警方也会依法处置。据透露,龙岗公安分局已为廖立强准备了单独的监室,对其进行关押。

时报讯(记者蔡民通讯员崔艳玲)一个花样年华的女生却有着183.5公斤的重量,她在发胖的10年中用了各种减肥方法,但却有增无减。因为重量,她的腰椎、关节、心脏等负荷严重,无法享受同龄人的快乐。

小萍说从8岁起身体就渐渐发胖,小时候大家都说她很可爱,可是年龄渐长,她意识到自己的异常了。她说她和正常人的食量其实差不多,但是却不知为何总是长胖,连医生也无法找到病因。最近一年,更是激增30公斤。现在广州几家医院都把她诊断为单纯性肥胖。

这10年间,她用尽了各种减肥方法,中西医结合、针灸、减肥药、减肥茶等等,她还四处搜罗民间偏方,服用泻药巴豆,用醋来洗澡,或者直接饮用食醋。每有新药上市,都会买来尝试。“减肥花的钱应该不会少于15万元。”她说,现在家里也负债累累。出于安全考虑,她16岁就辍学在家。

由于过分肥胖,而且各种各样的疗法把她的身体拖垮了,也引发了很严重的并发症。她的心脏偏小,肺功能不好,营养缺乏,就在前天她由于呼吸休克,被送到了本地的医院抢救。

现在,她来到广州求医,医生给她开的处方是饮食和运动。红会医院专门给她配备了一名营养医师。主诊的内分泌主任陈上云说,高168厘米的陈萍最理想体重为63公斤。由于一个月只能减2公斤,她至少要5年才能减至正常人水平。

中科院科学家日前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早在1958年,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就成立了“宇宙生物学研究室”,进行我国最早的宇宙生物学和高空探测生物学的研究。

1966年,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宇宙生物学研究室就已实现了“生物上天”,先后成功地将两只“航天小狗”送到了距离地面70公里的高空,并安全回收。

2005年11月29日,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举行“宇宙生物学研究室成立47周年座谈会”,22名老科学家聚在一起回忆往事,同时揭开了一段尘封了近四十年的历史:1966年7月15日,一只名叫小豹的小狗在安徽广德搭载火箭上天,经过了29分钟的高空飞行后,小豹搭乘的生物舱成功着陆在距离发射地点40公里的山区。

29分钟的高空旅程,让小豹成为了我国第一只飞上天的小狗。当年7月28日,第二只飞天小狗姗姗成功上天。

“小豹是百里挑一的。”今年66岁的龚文尧研究员说,像今天挑选航天员一样,当年挑选飞天小狗,也是按照一系列严格的程序,层层筛选出来的。

当年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宇宙生物学研究室,龚文尧研究员专门负责动物选拔和动物血液变化研究。他介绍说,当时研究室里一共养了一百多只备选飞天的小狗,是从各地挑来的。

哪只小狗要想飞天,就必须从这一百多只小狗里脱颖而出。首先,受搭载火箭的设计限制,飞天小狗的身材必须符合严格要求,它的体重须在6公斤以内,而且对身高也有一定要求。结果,仅身材这一条,只有30多只小狗过关。之后,科研人员还对小狗的灵活性和神经类别进行鉴定。神经类别鉴定,类似于今天的考察心理素质。有的小狗灵活性太强,一分钟都坐不住,有的小狗灵活性太弱,一碰到嘈杂的环境就开始发抖甚至痉挛。

经过多重挑选,雌性小狗小豹和姗姗突破重围,成为第一批“航天小狗”。

被选拔成为“航天小狗”后,小豹和姗姗还需要为高空飞行接受六项系列训练。

这六项训练分别是:旋转训练、超重训练、震动训练、噪声训练、高温训练以及气压变化训练。

“由于当时的条件非常艰苦,很多训练器材都是研究室的同事自己做出来的。”龚文尧研究员介绍,当时没有练习旋转眼球振颤训练的旋转架,科研人员便自己动手做了一个可以360度旋转的木板门,木板门上有四个洞;训练的时候,先把小狗的四肢固定在木板上,科研人员再开始手动旋转木板。

对飞天小狗进行高温训练的装置则是一个烤箱。后来,为了让高温感受更加符合真实环境,他们又通过使用100瓦的灯泡给小狗加温。

在严格训练下,小豹等小狗终于达到了“任你翻天覆地,我自岿然不动”的境界。并且,它们可以做到在正常饮食的条件下,六七个小时不排泄。

1966年7月15日,将小豹送上天的火箭,是我国早期生物实验火箭“T-7A(S2)”。这个火箭的前身,便是我国第一枚生物实验火箭“T-7A(S1)”。S1火箭曾经在1964年7月19日将两只固定大白鼠、两只活动大白鼠以及4只小白鼠送上天,而且这些白鼠全部成功回收。

为了满足让小狗飞天的需要,火箭的设计方上海机电研究院在S1火箭的基础上,研发出了改进版的S2生物实验火箭。根据当时的资料,这个火箭全长11.24米,外径0.45米,起飞总重量为1350公斤,最高可以飞至距离地面70公里的高空。

小豹在整个飞天行程中将呆在密闭生物舱内,而这个密闭生物舱的位置就在在火箭的箭头。除了有密闭生物舱外,S2火箭还有箭尖、遥测舱、回收舱等其他三段,由于箭头直径增大,生物舱内除了有小豹的空间外,还留有4只大白鼠的位置。当年,陪同小豹飞天遨游的,是4只大白鼠。

为了保证小豹和4只大白鼠的安全,研究室的工作人员专门为它们设计了一个生命保障系统。“飞行员”小豹被用一个专门制作的帆布“安全带”固定在生物舱的第一层,在小豹的楼下则是“太空乘客”———4只大白鼠的位置。这4只大白鼠被安置在一个密闭的有机玻璃容器里,容器底部还专门设计了一个小槽,用于收集大白鼠在飞行旅程中的“大小便”。

此外,生物舱是完全密闭设计的,并有专门的仪器保证舱内的供氧、气压和温度。1966年7月15日上午,“T-7A(S2)”将小豹和4只大白鼠送上天。在接下来20余分钟的高空飞行中,生物舱内的温度始终保持在24摄氏度,气压保持在1个大气压左右,二氧化碳浓度没有超过百分之一。

除了送小狗上天外,考察小狗在高空飞行状态中生理上的各种反应变化也是这次任务的内容之一。据当时参与监控工作设计的科研人员介绍,他们对小豹在飞行过程中的心电、血压、呼吸与体温4项基本生理指标变化进行了全程记录。为了测定小豹的血压,科研人员首先给它动了一个小手术,将小豹右颈部的内总动脉转移到了颈部皮瓣内,然后采用狗颈动脉皮桥技术,进行充气式的间断记录,而其他三项指标则完全连续记录。

为了将小豹在高空飞行的反应全程记录下来,研究室需要专门在生物舱里安装一个摄影机。科研人员介绍,当时研究室还特意开了一次“荤”,从匈牙利购买了一套镜头直径为8毫米的机械动力摄影机。

即使这样这次拍摄还是难以完成,因为这部摄影机的录影带每次只能录5分钟的画面,为了将小狗在天上的20分钟全部记录下来,工作人只得先在暗房中将4盒录影带接起来再装入机内进行拍摄。另外,这个摄影机是通过手动上发条来工作的,为了符合拍摄的要求,工作人员又将其改装成为使用电机为动力的电动摄影机。

那时候相关仪器非常缺乏,如何判断生物舱内失重开始的时间又是一个难题。最后,一名科研人员想出办法,将一个乒乓球拴在生物舱内,当乒乓球飞起来的时候,便可以判定舱内已经处于失重状态了。从当时保留下来的影像资料看,小豹在失重状态下眼睛睁得很大,但表情显得十分“尴尬”。

为了让小豹平安返回地面,研究室的工作人员和安徽广德发射地的群众组成了一个严密的回收系统。当小豹从70公里高空返回地面时,返回舱顶部一个58平方米的降落伞突然打开。在降落伞的影响下,返回舱的下降速度逐渐变慢,最终以每秒8米的速度在距离发射地约20公里的无人山区安全着陆。这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的直升机也出动展开搜寻,江丕栋研究员介绍,这还是空军部队第一次派直升机参与回收工作。

返回舱着陆约40分钟后,科研室的工作人员便赶到了现场,当舱盖打开时,小豹和4只大白鼠安然无恙,小豹还在眨巴着大眼睛往周围看。随后,小豹和4只大白鼠被飞机带了回去做研究。据研究室曾经参与回收的科研人员介绍,发射前他们被安排住在广州军区某部,每个星期天都要进行长途拉练,专门为回收小豹锻炼体能。而最令他感动的是,在回收火箭残骸的时候,当地的群众完全是用肩膀扛着、挑着将残骸从山里运出来的。

娱乐休闲场所本应是游客和市民愉悦身心、享受健康生活的地方,但是有些经营者受经济利益驱使,用色情服务违法招徕顾客,败坏了社会风气。世界艾滋病日前夕,记者深入海口娱乐休闲场所暗访,发现少数娱乐休闲场所存在洗“鸳鸯浴”的色情服务。

这是位于海口市海甸岛人民大道上的一家康体休闲中心,进门右侧是服务台,一楼是美发店。11月12日下午3时40分,记者走进这家休闲中心时,女领班微笑着打招呼?

女领班开始热情地介绍起来:“我们这里有泡脚、按摩,其中按摩又分中式、泰式保健,有普通、贵宾和‘顶级’三个级别的包厢。二楼是泡脚,每个钟15元。三楼是保健,普通房中式按摩20元,泰式30元。贵宾房有泡浴木桶,可以让女服务员帮助客人擦洗身体……”

女领班边说边领着记者来到三楼靠北面的两个包房内,向记者推荐说:“这就是顶级至尊包房,里面有宽大的席梦思床,有彩电、空调,有供两人同时沐浴的‘鸳鸯浴’桶,客人可以和女服务员同盆共浴。女服务员还可以为客人提供全套‘一条龙’服务,价格要高一些,买一个钟送一钟,让你逍遥得像‘皇帝’一样。”

听完女领班的介绍后,记者花20元要了一个钟的中式正规保健按摩。一位自称来自四川的按摩小姐证实了女领班的介绍,她说:“这家休闲中心才开两个来月,有30多名按摩小姐,分三班轮流上班,按不同的价格,提供不同等级的服务。”

11月15日晚10时30分,记者再次来到海甸岛人民大道这家休闲中心时,一名年轻的男领班上前询问:“老板,按摩吗?”未等我们表态,他便热情地介绍:“我们这里明码标价,服务一流,从不宰客。如果小姐向客人索要小费,可以向我们投诉!”

这位男子径直把记者带到三楼推荐说:“男人嘛,出来就是要玩得潇洒,玩得痛快。不如尝试一下洗‘鸳鸯浴’吧!包你洗了第一次,还想洗第二次……”

这位男领班分别打开贵宾房和“顶级房”让记者选择,他说:“贵宾房洗浴的木桶小些,容纳一个人很宽敞,容纳两个人就嫌狭窄点,小姐为客人提供全方位服务。你提出服务员和你共浴也行,只是挤一点,最好是选择‘顶级房’,浴桶大,可容纳两个人共浴,很宽敞,洗得也舒服。”

记者在和男领班聊天时,看到走廊里有好几对男女进出贵宾房洗“鸳鸯浴”。记者说按个中式保健就行了,于是花20元按了一个正规中式按摩。随后记者从按摩小姐口中得知:洗中档价位的客人相对比较多,洗“顶级”的一般是有钱的老板或求人办事请客,让客人享受最尊贵的服务,这样客人感觉有面子,请客的人脸上也有光。小姐告诉记者:“生意忙时,几个包厢客满客人要等好久才能轮得上。”

记者注意到,这家设有“鸳鸯浴”色情服务的休闲中心的包房内墙上还煞有介事地挂着白底红字的“严禁黄、赌、毒”牌子。

11月27日晚11时20分,记者来到海口市大同路一休闲康体中心。女领班问:“先生按摩吗?”见记者一行两人,她说目前只有一名小姐有空,如果客人有要求,她马上就叫人过来。记者询问这里最好的服务是什么时,她把记者带到走廊最东边一个大包房里,里面有一张大床,有台蒸浴机。靠东边里间还有个大木桶,可以洗“鸳鸯浴”。女领班告诉记者:“可以和小姐洗‘鸳鸯浴’,由小姐给客人提供‘一条龙’的服务。”记者让她叫小姐上来看一下,她说目前人手不够,她马上电话联系小姐上门让客人挑选,如果不中意,出5元钱车费给小姐回去就行了。

这时,休闲康体中心的一位男子进来对记者说:“我们保证让客人满意,你需要什么样的小姐服务我们都可以满足,连女大学生也可以提供,并随叫随到。”

几分钟后,女领班把一位长相清秀的女子带到记者面前。该女子称自己今年18岁,是海口某高校的在校大学生。她说,如果客人中意她就一块进去陪客人洗“鸳鸯浴”,她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让客人失望的。记者借故称朋友刚打来电话,要去打麻将,下次再来。记者掏出5元钱给了这名“女大学生”作打摩的费。随后,记者离开了这家休闲中心。

当晚11时50分,记者来到某宾馆门口街道边,称自己是从内地来海南开会的客人,晚上想找个地方放松一下,问出租车司机哪里有洗“鸳鸯浴”的。出租车司机一听,连忙说:“有!我可以带你们去。”出租车司机把记者载到海秀路一家休闲中心,让门口的“少爷”带记者进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