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骑马在闹市做活广告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6:49:45

很多人认为,由于男女生理上的差异,女性不大可能“强奸”男性。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药物的开发研究,女性完全可借此在违背男性意愿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性侵犯”。抛开药物方面不提,利用职权的威逼利诱或者以身体色诱都可以发生“诱奸”。为此,警方提醒年轻的或未成年的男性与女性接触时,要特别注意以下的情况——

不要轻易喝对方递过的饮料,以免有些女性会借用致幻药物或壮阳药物来轻易地掌控自己,从而实施“性侵犯”;不要过量饮酒,酒能乱性,在酒精的刺激下也会达到和男性功能药物同样的成效;防止女性的色诱,避免单独接触衣着暴露的女性。色诱女性为了“性侵犯”男性,往往利用这种手段,利用自己身体和其接触,用手抚摸而使男性兴奋等方式激起男性的性欲,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防止女性利用职权关系加以威逼和利诱。比如,女上司以辞退工作、升迁等为由性骚扰男下属;女教师以辅导功课、允诺录取等方式“性侵犯”男学生;女医生以看病为由猥亵男病人等等。

警方建议,在目前法律尚不健全的情况下,受害男性可以保留有效证据,如女性阴道分泌物、现场录音录像、女性主动承认性侵害的书证等,要求民事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此外,男性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远离有性侵害倾向的女性。(文中人物为化名)稿件来自《家报》

美国一名大龄女青年为嫁个如意郎,日前以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位于华盛顿公园的一座房子。不过,任何人想买下这座房子,都将获得一个免费的“搭售品”——房东本人。

据悉,这座房子有3个卧室、3个卫生间、一个太阳浴床、一个热浴盆。家具包括大屏幕彩电、除草机等。黛伯拉道:“我在EBAY网上以60万美元拍卖这座房子,是因为它的评估价就值60万美元;我曾咨询过朋友,如果卖房再搭上我自己,那么我该值什么价,我的大多数朋友都回答说:”你是无价的。‘所以房屋搭上我,总价仍是60万美元。“黛伯拉称,她在网上拍卖房子搭售自己的做法,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能认识一些有趣的男人,她称在自己的这个年龄段,和男人约会是非常困难的事;她希望自己通过这种独特的征婚方法,能够让自己遇到真正的梦中情人。

本报北京11月3日电(本报记者袁铁成)“佐立克的演讲为未来的中美关系描述了框架,这是一份非常重要的、非常严肃的、非常深入思考的一份演说。它既是说给中国人听的,也是说给美国人听的。从目前来看,中美双方对佐立克演讲的评价都还比较正面,这是一次对中国非常有用的演讲。”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美国著名思想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总裁约翰·哈姆雷在北京说,他还建议中国人去认真学习这份讲话。

美国新一代年轻中国问题专家“世界安全研究所中国项目主任”孔哲文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佐立克的演讲对布什政府勾画未来的中美关系非常重要,佐立克向中国传达的信息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还有政治方面的,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其传达的政治信息比经济信息还要重要。

美国当地时间9月21日,美国副国务卿佐立克曾在纽约发表了一篇题为《从会员到责任:中国向何处去?》的演讲,其带来的影响至今还在太平洋两岸发酵,并引起各方的高度重视和不同解读。

哈姆雷在外交学院发表演讲时解读了佐立克演讲的背景、意义和重要性,但对于演讲内容,哈姆雷在演讲前有“约法三章”:不许录音、不许录像、不许发表。不过,在演讲结束后,哈姆雷先生回答了本报记者的诸多提问,而且,本报记者还获悉,哈姆雷在接受驻京外国记者采访时谈到了很多跟本次演讲相类似的内容。

CSIS是一家非赢利、非党派、非官方的政策研究思想库,1962年由美国前海军作战部长及保守派学者共同创建,是美国极具影响力的思想库,也有人称之为美国保守主义的阵地,也有人认为该思想库在走中间路线。在2000年担任该思想库总裁之前,哈姆雷曾经出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现在仍然是美国资深的国防事务专家。

哈姆雷11月1日在北京接受外国驻京记者采访时说,在美国官方,决定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有5大势力:工会、高科技企业、宗教界、国防界和商界。这其中,有两大势力来自民主党,三大势力来自共和党。来自民主党包括工会势力和高科技企业势力。来自共和党势力包括宗教势力、国防集团势力和商界势力。在这些势力中,有的不喜欢中国,认为中国夺走美国的就业,认为中国有严重的人权问题,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巨大威胁;还有的人很喜欢中国,认为中国是挣钱的乐园,是巨大的市场,是巨大的商机,而且,机不可失。

对于中国部分学者大力倡导的“和平崛起”(记者注:“和平崛起”一词在中国学界争论也比较大。本报记者获取的高层消息来源说,中国官方正式的说法,“和平崛起”已被“和平发展”代替。)的说法,哈姆雷说,美国上述5大势力都是从各自自己的利益来看待中国崛起的,而且,并不是每个势力都同意中国的崛起是和平的。哈姆雷说:“中国‘和平崛起’是一个很好的说法,但是在华盛顿,人们观察的都是很具体的事件。因此,对于中国的崛起,至少有上述5种不同的想法。”

在外交学院,哈姆雷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还说,中美之间的双边关系非常复杂,因此,在即将到来的中美领导人峰会上,双方要谈的内容很多,比如,双边的贸易不平衡问题、人民币汇率问题、朝鲜核武器问题、禽流感等大规模流行性疾病等问题。不过,哈姆雷又说,美国外交向来有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两种,但是,他相信布什对中国的访问将是很务实的,要解决的也是中美之间的实际问题。对于美国是否会在中美峰会上讨论金融反恐中的洗钱问题,日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他无法对总统即将会谈的内容作出评论。

对于即将展开的朝鲜核武器六方会谈,哈姆雷说,他希望取得成果,但是,形势并不乐观。不过,他认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朝鲜的访问意义非常积极。他说,通过六方会谈达成协议,并执行共同的协议,朝鲜就有非常光明的前途,否则,就是非常不光明的前途。

大三女生陈易在网络上发出了“卖身救母”的帖子后,得到了超过10万元的捐助。但她的一位同学马上在网络上指责“陈穿着阿迪和耐克的新款,她的演技很好,欺骗了众人”。两位网友因此自筹资金,对此事进行独立调查。然而,他们的调查报告被再次质疑。10月22日,身患重病的陈母突然去世。

那扇薄木门终于被打开了。陈易蜷缩在沙发上,穿着睡衣,头发凌乱,眼睛红肿。20岁女孩怀里,紧紧抱着母亲易良伟的遗像。

易良伟是在10月22日去世的。她的死亡,给“女大学生卖身救母”事件写下悲凉的结局。原本一边倒的观点因此再次转变——有人质疑说:是网友“八分斋”等人的独立调查逼死了这位妈妈。

10月25日,本报记者见到了“八分斋”——深圳“根本网”总编辑孙国瑜。这是一位30岁的男士,很健谈,曾任“深圳热线”新闻中心主编。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骂我,说我想出名,是刽子手。还有人说我把调查的资料卖给媒体赚钱。”他说,“但我不生气,让他们骂去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

10月9日,“八分斋”与上海网友“金官人”自费2万元赴重庆,对“卖身救母”的目的进行了追踪。事件的起因为:9月15日,西南大学大三学生陈易在天涯社区发帖“卖身救助急需换肝的母亲”后迅速引起了网友的关注,10万元捐款从全国各地陆续汇来;但时隔三天,一位名叫“蓝恋儿”的网友——她自称是陈的同学——同在天涯称“这是一个骗钱的手段”。由此在网站中引起一片谴责声。而网友“八分斋”等人的调查更引起了一边倒的评论。

“陈易对网友是有所隐瞒的。”10天调查之后,两位“独立调查人”认为。自10月19日起,数万字的《调查报告》开始在天涯社区上连载。该帖的点击率高达20多万。不少网友认为陈母的病情和窘境被女儿夸大,直呼其“骗子”,还有网站以醒目标题“天涯社区惊现全国最大网络诈骗”描述此事。

这个调查不并是“八分斋”的处女作。从2004年9月起,他曾参与网络救助20余次,并多次实地探询需要被捐助的人,判断能否给对方帮助。“我始终坚信自己的动机是正义的。”他说,“我想做出一个范例,让大家知道不能随便利用公共资源——网络不是虚拟的,没有什么调查不出来。”

陈母的去世并未让网络调查者感到意外。“八分斋”说:“易良伟是个非常刚烈的女人。为了挽救女儿的名声,她明知道要死也选择上手术台。”他从其了解到的资料分析,陈母当时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宜手术。

可怜的母亲是在2004年6月跌入低谷的。由于肝炎引发了肝硬化,她不得不进行了第一次换肝手术。“这次肝移植手术比较成功。”西南医院的专家说。10月26日,当本报记者赴重庆进行追踪时,该院医教部主任郭继卫、医疗科科长吴昊以及教授余静波接受了采访。

但据大夫们介绍:2005年4月病人到医院复查时,发现为肝脏供血的门静脉有栓塞,而肝动脉旁又长了一个血管瘤。由于手术切除血管瘤风险太高,所以医生建议进一步观察。陈易母女此后曾到各地求医,向西南医院反馈的信息中,有专家倾向于手术,但西南医院采取了慎重态度。直至今年10月,易良伟因消化道出血到西南医院检查,发现动脉瘤有增大趋势,手术指征越来越强。“这对医生来说是个两难选择,”余静波说,“手术的风险很大——病人经历过肝移植手术,本身肝的功能很差,体质也非常弱;如果不做,血管瘤随时可能破裂,引发大出血,死亡也是一两分钟的事。但易良伟本人强烈要求手术,病人的决心可以增强医生的信心。”

10月20日,西南医院为易良伟施行了传统剖腹手术,切除了肝动脉瘤,并清除了门静脉的栓塞。该院专家认为,就手术本身而言是成功的。但这个虚弱的身体的耐受性很差,所以三天后她死于多器官衰竭。

院方强调,易良伟的手术与强烈的社会舆论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根据医学界的规定,只有在病人符合条件时,手术才能进行。

对于陈易发帖时说的“母亲将进行第二次肝移植手术”,专家们予以否认。“这个手术从没有正式提上议程。”郭继卫说,“今年4月我们向病人及家属解释病情时说,如果肝进一步恶化,不排除需要第二次肝移植的可能。而就易良伟的情况来说,还没有到这个地步。”但余静波补充说:“当然,病人和家属可能对病情的理解有误,一听医生提到第二次肝移植,就以为这是肯定的。”

陈易“卖身”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为了传说中的奢侈生活吗?记者随即来到了西南大学。2003年,女孩考入该校文学院。

但她的大部分同学都保持了沉默,只言片语的信息表明:陈易的性格相对开朗,性格也比较坚强,但很多人曾看到她躲在房间里为母亲哭泣。

事件的另一个主角缺席了。当记者拨通她的电话后,她冷冷地说:“我不是蓝恋儿,也不方便说话。”尽管陈易确认是她,因为“很多事只有她知道——比如鞋子和眼镜的事”。这个女孩又发短信给配合本报采访的一名西南大学学生,强调不要将其电话号码告诉任何记者,“难道要把我逼疯么?!”陈易的母亲出事后,这个女孩也从学校消失了。

就“八分斋”在调查里指出陈易大学四年要花费10万元,西南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邓力算了一笔账:学费每年10000元,住宿费每年1000左右,书费并不高昂,而生活费每月在300~500元。所以,算起来应该不足10万。他还强调,学校在了解了陈易家庭的情况后,已为她减免了一半学费。

10月29日,记者来到了陈易位于四川省泸州的家。自从母亲去世后,处于风暴中心的女孩完全断绝与外界的联系,她由退休的姨夫姨母陪同隐藏在最后一片静土中。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约60平方米。没等记者坐稳,姨母就开始展示家中的困顿——她拉开易良伟房间里的衣柜,里面没有挂衣空间,所有衣服都堆在一起。“这衣柜还是易良伟结婚时买的。”陈易的舅舅说。陈易的房间里铺着红色地毯,“这是她姨夫从原来工作的宾馆里捡来的。”姨母说着,掀开了地毯的一角,露出凹凸不平的地面。

在客厅正中,摆着一台25英寸的创维电视机。陈舅说,这件电器买于易良伟再婚的那年。至于“八分斋”提到的红木沙发,陈舅再三解释,是去年他出钱到工厂订做送给陈易母女的,价值1200元。陈易的床边放着一台黑色电脑,女孩说是她刚从学校宿舍搬回来的,花了3000多元。她的叔叔出了其中一半,妈妈给了剩下的钱。

“这套房子是泸州市检察院的周转房,月租90元,物业管理费20元。”陈舅说。

“当年她爸爸在泸州市国土局上班,妈妈是泸州检察院的检察员,一家人衣食无忧。可惜两人先后生病,家渐渐衰落了。”陈舅感慨地说。9年前陈易父亲因肝病去世,同样的病又降临在易良伟身上。

陈易家的房产问题是网友调查的重点。“八分斋”提到了三个数据:几年前卖掉国土局的房子后,陈家购买了检察院的房子——按照检察院一位主任的说法是“就在百子园,160平米”。陈易的母亲也曾卖掉过检察院集资的房子“220平方米”;后来又转让出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这些数据让网友感到“不可思议”。

陈舅解释说:陈易父亲去世后,母女住在父亲生前所在的国土局分的房子里。房子后来被易良伟出售,获得不到10万元。泸州市检察院在百子园集资建房时,易良伟购买了一个220平方米套房的指标,并支付了首期。因经济压力日益增大,就把指标转让了。至于160平方米的房子,是检察院提供的信息有误。2004年2月——第一次换肝手术之前,易良伟和陈舅各购买了一个转让出的江阳区检察院集资房指标,面积都是120平方米。除了支付3万元的首期费用外,又加付1万元的转让费。记者从《转让协议》上看到:兄妹俩买房时是各自付款,户主也分别写了各自的名字。

2004年6月,由于易良伟的手术,他们同时将两套房再度转让给一位姓谢的女士。这张《协议书》上写明:甲方因重病急需用钱手术,将定购……房转让给乙方。陈舅回忆:好心的谢女士不仅支付了两套房共80000元的首期费用,每套还追加了5000元的转让费,并把钱送到西南医院,全部用于手术。

据西南医院介绍:肝移植平均所需医疗费为23万—24万元人民币。术后维护,前一二年的费用一般为4万元左右,状况平稳后,一年也需要1万—2万元。

陈舅告诉记者,2004年6月易良伟进行肝移植手术,从在泸州医学院的治疗到转进西南医院的手术,共花掉医疗费30多万。手术前,向泸州市检察院借款35000元,单位同事捐款25000元,工会补贴5000元,共6万元。医疗保险报销了15万左右,剩下的费用全部由自己负担。

在“八分斋”对陈易进行的调查中,最扑朔迷离的是陈易究竟收到了多少捐赠。“八分斋”曾向记者透露过他们粗略统计的捐款,除了陈易公开的工商银行账号里的105000元,陈易还应收到邮政汇款1万左右,海外汇款至少3笔,“移植城”网友捐款12000元,检察院及学校捐款若干。因此仅凭工行账户里的数目统计捐款,是不全面的。

陈易向记者出具了所收到捐赠账目。据记者统计,她公开在网上的工商银行账号里,从9月16日至10月9日捐款截止,共收到210笔银行汇款,总数为105000元。其中最大捐款有两笔,均为13245.20元,捐助日期分别为9月19日和9月29日。

到重庆调查陈易的上海网友“金官人”称,曾向陈易捐款5000元。记者在陈易提供的工商银行账号中并未发现有一笔5000元的捐款。记者联络“金官人”时,他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并将从此退出天涯社区。“八分斋”承认,所谓的5000元是由不同的人分别打到陈易账号里的,而“金官人”捐了5000元的说法,是为了调查陈易时能获得陈易配合的权宜之计。

此外,根据易良伟的亲笔统计,曾收到并已提取的邮政汇款7笔,数额分别为200元,1000元,6000元,2000元,200元,100元及50元。

易良伟对移植城网友的捐款25笔共12003.28元专门做了登记。经陈易和记者一起核对网点号,证实移植城的捐款已包含在工行的210笔钱当中。

陈易还向记者提供了未提取的一张邮政汇款单,上有200元。三笔海外汇款,其中美金200元、加拿大币150元,已委托中国银行代收,尚未入账。还有工行发出的函一份,要求陈易到银行领取欧元,但数目不详。

陈易所在的西南大学文学院为陈易捐了款,同时,易良伟生前所在的泸州市检察院在市、区级检察院中发动了捐款。但陈易家人称捐款完全由学校或检察院管理,并不知具体数目,也未来得及使用。学校和检察院则拒绝透露具体捐款数目。

“10月20日,我们把所有的捐助都打入了医院的账户中。”陈舅表示,“等和医院结清后,陈易将公开收支明细。她想把所剩捐款全数交给学校,委托学校保管并处理。”记者又向西南医院核实陈家的说法,但医院以“这是病人的隐私”为由不愿透露具体数额。

“卖身救母引起如此强烈的关注,由于网络本身是很大的公共话语空间——一个人在上面说话,可能会有千万人在关注着你。”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彭兰教授说。

有评论称:网络对资源的整合是便捷而高效的,使陈易比曹娥更快更广地获得了公众的同情和援助。但便捷的网络又是脆弱的,网友们素昧平生,远隔千山万水,彼此通过网络建立的信任和情感迅速却不牢靠。比如说网友通过帖子了解陈易母女的不幸遭遇,慷慨解囊。但这种信任往往揉不得半点沙子,一旦有人质疑,并公布了某些信息,这种情绪就会迅速传染。这时候,在网络这个超级大的露天广场中,说什么的都会有,任何人都不能完全左右网友的情绪。

所以,“独立调查人”最终也被卷入这场纠纷。而10月22日凌晨,有网友声称盗取了陈易的QQ号,并公开了未经证实的“陈易与母亲、亲戚、同学的聊天记录”,其中有一些内容激起网友公愤,讨陈之声,声势浩大。

“但现有的条件让你无法断定,这些消息是真是假。”彭兰说,“这也正是网络救助的消极影响。只要有一两次争议,此后公众面对类似的事情就会变得麻木。就像我们在大街上被乞丐骗了一次,以后就不会轻易给他们钱一样。”

“八分斋”说:在到重庆调查之前,他曾一直劝解陈易引入第三方作为“捐助资金托管方”。他希望,通过自己的“独立调查”促成法规的出台。

也有网友提出,中华慈善总会、中国扶贫基金会、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在发动网络救助方面可以起到重大作用。它们的分支机构遍布各地,在核实情况、确定救助对象、发起救助等方面有独特的优势,比网络自发救助做得更好,类似“卖身救母”事件扰攘不止的现象由此可望得到避免。

据美国媒体11月2日报道,一名大龄美国美女为了征婚嫁个如意郎,想出了一个高招,她以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位于美国丹佛市华盛顿公园的一座房子,不过,任何人想买下这座房子,都将获得一个免费的“搭售品”:房东本人。为了找到中意的“买主”,这名美国女子特意雇了一个公共关系公司来帮她对买房应征者进行筛选和面试。

心灵寂寞的黛伯拉一直想再嫁一个如意郎君,但工作繁忙的她根本没时间约会。目前,黛伯拉想出了一个离奇的“征婚办法”:在EBAY拍卖网上打出广告,以6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她位于丹佛市的房子,但任何买主买下这座房子时,都必须免费接受一个“搭售品”———娶她当新娘。

黛伯拉称,她曾花了一年时间来装修这座面积1847平方英尺的房子。她相信这座房子完全适合一对夫妇居住。但她也知道,在自己的这个年龄段,认识一些有趣的男人,和男人约会是非常困难的。

黛伯拉道:“我希望能找个能和我共同生活的男人,我希望他的年龄在40岁到60岁之间,充满智慧,会做一手好菜,因为我恰恰不会做菜。”黛伯拉还称,这名最后令她中意的买房男子必须富有冒险精神,拥有自己的事业,并且善良慷慨,喜欢旅游。如果他结过婚,并且有自己的孩子,那么她也不介意当继母。欧阳编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